西遊補/第七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回
半面淚痕真美死
一句蘋香楚將愁
西遊補
第七回
秦楚之際四聲鼓  真假美人一鏡中
作者:董說
第八回
一入未來除六賊
半日閻羅決正邪


  項羽便問美人何事。行者道:「我日間被那猴頭驚損心血,求大王先進合歡綺帳,妾身暫在榻上閑坐一回,還要吃些清茶,等心中煩悶好了纔上床。」項羽便抱住行者道:「我豈有丟美人而獨睡之理?一更不上床,寧願一更不睡;一夜不上床,情願一夜不睡。」當時項羽又對行者道:「美人,我今晚多吃了幾杯酒,五臟裡頭結成一個磈磊世界。等我講平話,一當相伴,二當出氣。」行者嬌嬌兒應道:「願大王平怒,慢慢說來。」項王便慷慨悲憤,自陳其概;一隻手兒扯著佩刀,把左腳兒斜立,便道:「美人,美人,我罷了!項羽也是個男子,行年二十,不學書,不學劍,看見秦皇帝懵懂,便領著八千子弟,帶著七十歲范增,一心要做秦皇帝的替身。那時節,有個羽衣方士,他曉得些天數;我幾番叫個人兒去問他,他說秦命未絕。美人,你道秦命果然絕也不絕?

  「後邊我的威勢盛了,志氣猛了,造化小兒也做不得主了;秦不該絕,絕了;楚不該興,興了。俺一朝把血腥腥宋義的頭顱兒掛起,眾將官魂兒飛了,舌兒長了,兩腳兒震了,那時我做項羽的好耍子也!

  「章邯來戰,俺便去戰。這時節,秦兵的勢還盛,馬前跳出一員將士;吾便喝道:『你叫什麼名字!』那一員將士見了我這黑漫漫的臉子,聽得我廓落落的聲音,撲的一響,在銀花馬上翻在銀花馬下。那一員將,吾倒不殺他。

  「歇歇兒,又有一個大將,閃閃兒的紅旗上,分明寫著『大秦將軍章』。吾想秦到這個田地也不『大』了,忽然失聲在戰場上呵呵的笑。不想那員將軍見俺的笑臉兒,他便骨頭兒粉碎了,一把槍兒橫著,半個身兒斜著,把一面令旗兒亂招著,青金鑼兒敲著,只見一個金色將軍看定自家的營中趲著。那時俺在秦營邊,發起火性,便罵章邯:『秦國的小將!你自家不敢出頭,倒教三四寸乳孩兒拿著些柴頭木片,到俺這裡來祭刀頭!俺的寶刀頭說與我:「不要那些小廝們的血吃,要章邯血吃!」我便聽了寶刀頭的說話,放了那廝。』

  「美人,你道章邯怎麼樣?天色已暮了,章邯那廝,逕領著一萬的精兵,也不開口,也不打話,提著一把開山玉柄斧,望俺的頭上便劈。俺一身火熱,寶刀口兒也喇喇的響了。左右有個人叫做高三楚,他平日有些志氣,他說:『章邯不可殺他,還好降他。我帳中少個燒火軍士,便把這個職分賞了章邯罷。』俺那時又聽了高三楚的說話,輕輕把刀梢兒一撥,斬了他坐下花蛟馬,放他走了。那時節,章邯好怕也!」

  行者低聲緩氣道:「大王,且吃口茶兒,慢慢再講。」項羽方纔歇得口,只聽得樵樓上鼕鼕響,已是二更了。項羽道:「美人,你要睡未?」行者道:「心中還是這等煩悶。」項羽道:「既是美人不睡,等俺再講:次日平明,俺還在那虎頭帳裡呼呼的睡著,只聽得南邊百萬人叫:『萬歲!萬歲!』北邊百萬人也叫:『萬歲!萬歲!』西邊百萬人也叫:『萬歲!』,東邊百萬人也叫:『萬歲!』。俺便翻個身兒,叫一個貼身的軍士,問他:『想是秦皇帝親身領了兵來與俺家對敵?他也是個天子,今日換件新甲?』

  「美人,你便道那軍士怎麼樣講?那軍士跪在俺帳邊嗒嗒的說:『大王差了;如今還要講起「秦」字?八面諸侯現在大王玉帳門前,口稱「萬歲」。』俺見他這等說,就急急兒梳了頭,戴盔,洗了足,穿靴,也不去換新甲,登時傳令叫天下諸侯都進轅門講話。巳時傳的號令,午時牌兒換了,未時牌兒又換了,只見轅門外的諸侯再不進來,俺倒有些疑惑,便叫軍士去問那諸侯:『既要見俺,卻不火速進見,倒要俺來見你?』

  「我的說話還有一句兒不完,忽然轅門大開,只見天下的諸侯王個個短了一段;俺大驚失色,暗想:『一伙英雄,為何只剩得半截的身子?』細細兒看一看,原來他把兩膝當了他的腳板,一步一步捱上階來。右帳前拜倒幾個袞冕珠服人兒,左帳前拜倒幾個袞冕珠服人兒。我那時正要喝他為何半日叫不進來,左右稟:『大王,那階下的諸侯接了大王號令,便在帳前商議,又不敢直了身子走進轅門,又不敢打拱,又不敢混雜;眾人思量伏在地上,又走不動,商商量量,愁愁苦苦,懮優悶悶,慌慌張張,定得一個膝行法兒,纔敢進見。』

  「俺見他這等說話,也有三分的憐憫,便叫天下諸侯抬起頭來。你道哪一個的頭兒敢動一動?哪一個的腳兒敢搖一搖?只聽得地底上洞洞兒一樣聲音,又不是鐘聲,又不是鼓聲,又不是金笳聲;定了性兒聽聽,原來是諸侯口稱『萬歲』,不敢抬頭。想當年項羽好耍子也!」

  行者又做一個「花落空階聲」,叫:「大王辛苦了,吃些綠豆粥兒,消停再講。」項羽方纔住口。聽得樵樓上鼕鼕鼕三聲鼓響,行者道:「三更了。」項羽道:「美人心病未消,待俺再講:此後沛公有些不謹,害俺受了小小兒的氣悶,俺也不睬他,竟入關中。只見一個人兒在十里之外,明明戴一頂日月星辰珠玉冠,穿一件山龍水藻黼黻文章袞,駕一座蟠龍緝鳳畫綠雕青神寶車,跟著幾千個銀艾金章懸黃佩紫的左右,擺一個長蛇勢子遠遠的擁來。他在松林夾縫裡忽然見了俺。那時節,前面一個人慌忙除了日月星辰珠玉冠,戴著一頂庶人麻布帽;脫了山龍水藻黼黻文章袞,換了一件青又白、白又青的淒涼服;下了蟠龍緝鳳畫綠雕青神寶車,把兩手兒做一個背上拱。那一班銀艾金章懸黃佩紫的都換了草絛木帶,塗了個朱紅面,倒身俯伏,恨不得鑽入地裡頭幾千萬尺!他們打扮得停停當當;俺的烏騅馬去得快,一跨到了面前。只聽得道旁叫:『萬歲爺!萬歲爺!』俺把眼梢兒斜一斜;他又道:『萬歲爺爺!我是秦皇子嬰,投降萬歲爺的便是。』俺當年的氣性不好,一時手健,一刀兒蘇蘇切去,把數千人不論君臣,不管大小,都弄做個無頭鬼。俺那時好耍子也!便叫:『秦皇的幽魂,你早知今日。......』」

  卻說行者一心原為著秦始皇,忽然見項羽說這三個字,便故意放鬆一步道:「大王,不要講了,我要眠。」項羽見虞美人說要眠,那敢不從,即便住口。聽得樵樓上鼕鼕鼕鼕鼕打了五聲更鼓,行者道:「大王,這一段話得久了,不覺跳過四更。」

  行者就眠倒榻上;項羽也橫下身來,同枕而眠。行者又對項羽道:「大王,吾只是睡不穩。」項羽道:「既是美人不睡,等我再講平話。」行者道:「平話便講,如今不要講這些無顏話!」項羽道:「怎麼叫做無顏話?」行者道:「話他人叫做有顏話,話自己叫做無顏話。我且問你:秦始皇如今在那裡?」項羽道:「咳!秦始皇亦是個男子漢;只是一件:別人是乖男子,他是個呆男子。」行者道:「他並六國,築長城,也是有智之人。」項羽道:「美人,人要辨個智愚、愚智。始皇的智是個愚智。元造天尊見他懵懂得緊,不可放在古人世界,登時派到懵懂世界去。」

  行者聽得「懵懂世界」四字,卻又是個望空,慌忙問:「懵懂世界相去有幾里路程?」

  項羽道:「還隔一個未來世界哩。」行者道:「既是懵懂世界還隔一未來世界,那個曉得他在懵懂世界?」項羽道:「你卻不知。原來魚霧村中有兩扇玉門,裡邊有條伏路,通著未來世界;未來世界中又有一條伏道,通懵懂世界。前年有一個人名喚新在,別號新居士,他也膽大,一日,推開玉門,竟往懵懂世界去,尋著父親歸家。來時,鬚髮盡白。那新居士走了一遭,原不該走第二遭了,他卻不肯安心,歇得三年,重出玉門,要去尋他外父;當時大禹玄帝重重大怒,不等他回來,叫人拿一張封皮封了玉門關。新居士在懵懂世界出來,見了玉門關兒緊閉,叫了一日,無人答應。東邊不收,西邊不管,這中人卻是難做。喜得新居士是有性情的,任在未來世界過了十多年,至今還不歸家。」

  行者便叫:「大王,玉門果是奇觀,我明日要去看看。」項王道:「這個何難。此處到魚霧村,不過數步。」正說之間,聽得雞聲三唱,八扇綠紗窗變成魚肚白色,漸漸日出東山,初昕鼓舞。四個贈嫁在窗外走動,但有腳聲,無口聲。行者便叫:「蘋香,吾要起身。」一個贈嫁在窗外應道:「叫來。」

  頃刻,蘋香推進房門;項羽扶了行者一同走起。登時就有一個贈嫁趨進,請娘娘到天歌舍梳洗。行者便要走動,又轉一念道:「若是禿禿光光,失美人的風韻。」輕輕推開綠紗窗兩扇,摘一瓣石榴花葉,手裡弄來弄去,仍舊丟在花砌之上。

  行者轉身便走。不多時,走到天歌舍,只見一隻水磨長書桌上,擺一個銀漆盒兒,合著一盒月殿奇香粉;銀盒右邊排著一個碧琉璃盞兒,放一盞桃浪胭脂絮;銀盒左邊排著一個紫花盂,盂內放一根纏頭帶;又有一個細壺兒,放一壺畫眉青黛。東邊排大油梳一個,小油梳三個;西邊排著青玉油梳一套,次青玉油梳五斜,小青玉油梳五斜;西南排大九紋犀油梳四枚,小赤石梳四枚;東北方排冰玉細瓶,瓶中一罐百香蜜水,又有一隻百乳雲紋爵,爵中注著六七分潤指甲的酨漿(即酒漿也);西北擺著方空玉印紋石盆,盆中放清水,水中放著幾片奇石子,石子上橫放一隻竹節柄小棕刷;南方擺著玄軟刷四柄,小玄軟刷十柄,人髮軟刷六柄;人髮軟刷邊又排一個水油半面梳一斜,牙方梳二斜,又有金鉗子一把,玉鑲剪刀一把,潔面刀一把,清烈薔薇露一盞,洗手菉米粉一鐘,綠玉香油一盞,都擺在一面青銅古鏡邊。

  行者見了鏡子,慌忙照照,看比真美人何如,只見鏡中自己形容更添顏色。當時便有侍女兒簇擁行者,做髻的做髻,更衣的更衣。

  曉妝纔罷,又見項羽跳入閣來,嚷道:「美人,玉門前去也!」行者大喜。項羽叫打轎;行者道:「大王這樣不知趣!一步兩步的路,又都是松陰柏屋之下;俗嗒嗒打什麼轎!」項羽就叫不許打轎。兩人攜手出閣。不多時,走到玉門關下;兩扇門上也不見什麼封皮,用手推推,玉門半開。行者暗想:「此時不走,等待何時?」便把身子一閃,閃進玉門關;項羽慌慌張張,嗒嗒吃吃,扯住一把衣裳,又扯了一個空,撲的一跌。行者全然不顧,竟自走了。

  卻說行者撞入玉門,原來是一直滾下去的。滾下數里,耳朵裡只聽得楚王哭聲,侍兒號叫;又滾下數里,纔不聽得,只是未來世界再不肯到。行者心焦,便嚷道:「哎喲,哎喲!老孫一向騙別人,今日反被項羽騙入無量井了!」忽聽得耳邊叫:「大聖不用懮煎!此處一大半路,再走一小半,便是未來世界。」行者道:「大哥,你在那裡說話?」那人道:「大聖,我在你隔壁。」行者道:「既然如此,開了門等我進來吃口茶水。」那人道:「這裡是無人世界,沒得茶吃。」行者道:「既是無人,話無人的是哪個?」那人道:「大聖多的聰明,今日又呆!我是離身數的,卻不曾連身數。」

  行者見門兒不開,賭個氣,苦用力一滾,直落下未來世界。剛剛立得地上,走得幾步,對面撞見當年六賊。行者笑道:「啐!時運不濟,白日裡見鬼!」六賊便喝:「美婦人休走,等我來剝下衣裳,留下些寶物買路!」


  (竟是一篇項羽本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