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補/第八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回
秦楚之際四聲鼓
真假美人一鏡中
西遊補
第八回
一入未來除六賊  半日閻羅決正邪
作者:董說
第九回
秦檜百身難自贖
大聖一心皈穆王


  原來行者做虞美人時節,忙忙然撞入玉門,便一心只想未來世界如何長短,不曾現得原身。當時聽得六賊之言,方纔猛省,慌忙抹抹臉,叫:「六賊看棒!」那六賊心膽俱碎,跪在道旁,哀哀告上:「大聖慈悲菩薩!我等當年在枯藤古樹之下,不該擋你師父,惱了大聖尊性,弟兄六個,一時橫死。那時一點靈魂奔入古人世界。古人世界道是我有個賊名頭,不肯收留,只得權到這裡,堂堂正正,剽掠過日,並無半件不良的事業,伏望大聖放生!」行者道:「我放得你,你卻放不得我!」登時拔出棒來,打為肉餅。望前便走,一心要尋伏道。

  忽然一對青衣童子一把扯住行者,道:「大聖爺來得好,來得好!我們閻羅天子得病而亡,上帝有些起工動作之忙,沒得工夫派出姓氏,竟不管陰司無主。今日大聖爺替我們權管半日,極為感激!」大聖想想:「若又錯過半日,明早纔好見始皇哩。萬一師父被妖精弄死,怎了怎了?不如回頭那童子去罷。」便叫:「兒!我別的事做得,若是閻羅天子,斷然做不得。我做人雖然直達,卻是一時性躁,多致傷人,萬一陰司有張狀詞,原告走來,說得是,我便忽然憤怒,拔出棒來打得被告稀爛。若是沒有公道硬中證的還好;一時間有個中證,直頭跪上前來,又說原告不是,被告可憐,叫我怎麼樣?」青衣道:「大聖差了。生死關頭在你手裡,又怕那個哩?」也不管行者肯不肯,一把扯進鬼門關,高叫:「各殿出來迎接,我尋得一個真正閻羅天子來也!」

  行者無奈,只得升了正堂。當時有個隨身判官徐顯,捧上玉璽,請行者權掌。階下赤髮鬼、青牙鬼、一班無主無歸昏淪鬼,共八千萬四千六百個;殿前七尺判官、花身判官、總巡判官、主命判官、日判、月判、芙蓉判官、水判官、鐵面判官、白面判官、緩生判官、急死判官、陷奸判官、助正判官、女判官等,共五百萬零十六人,呈上連名手本,口稱「千歲」;又有九殿下進謁。行者通打發出去。當時主簿曹判使跪倒階下,送上生死簿子。行者接在手中翻看,心中暗想:「我前日打殺一干男女,不知他簿子上可曾記著?不曾記著?」又翻了一頁,道:「萬或記在上邊,孫悟空打死男女幾干人,我如今隱忍好?還是出牌票好?」正躊躇間,忽然醒悟通:「啐!吾老孫當年趕到此間,把姓孫的多已抹倒;哪一班小猢猻還靠我的福蔭,功罪兩無。況且老孫自家幹事,哪一名小鬼敢報?哪一個判官敢記哩?」便順手翻翻,擲落階下。曹判使依舊捧在手中,傍著左柱立起。

  行者便叫:「曹判使,你去取一部小說來與我消閑。」判使稟:「爺,這裡極忙,沒得工夫看小說。」便呈上一冊黃面歷,又稟:「爺,前任的爺都是看歷本的。」行者翻開看看,只見打頭就是十二月,卻把正月住腳;每月中打頭就是三十日,或二十九日,又把初一做住腳,吃了一驚道:「奇怪!未來世界中歷日都是逆的,到底想來不通。」正要勾那造曆人來問他,只見一個判官上堂稟:「爺,今日晚堂該問宋丞相秦檜一起。」行者暗想道:「當時秦檜必然是個惡人,他若見我慈悲和尚的模樣,那裡肯怕?」便叫判官:「拿坐堂衣服過來。」行者便頭戴平天九旒冠,身穿繞蛟袍,腳踏一雙鐵不容情履;案上擺著銀硃錫硯一個,銅筆架上架著兩管大紅朱筆;左邊排著幽冥皂隸籤筒一個,判官總名籤筒一個,值堂判官籤筒一個,無名鬼使籤筒三個。登時又派起五項鬼判:一項綠袍判官,領著青面青皮青牙青指青毛五百名剮秦精鬼;一項黃巾判官,帶著金面金甲金臂金頭金眼金牙五百名除秦厲鬼;一項紅鬚判官,領著赤面赤身赤衣赤骨赤膽赤心五百名羞秦精鬼;一項白肚判官,領著素肝素肺素眼素腸素身素口五百名誅秦小鬼;一項玄面判官,領著黑衣黑裙黑毛黑骨黑頭黑腳只除心兒不黑五百名撻秦佳鬼--配了五色,按著五行,立在五方,排做五班,齊齊立在畏志堂前。又派一項雪白包巾、露筋出骨、沉香面孔、銅鈴眼子的巡風使者,管東邊簾外;一項血點包中、露筋出骨、粉色面皮、峨象鼻子的巡風使者,管西邊簾外;著一個徐判官總管。又派一項草頭花臉、蟲喉風眼、鐵手銅頭的解送鬼六百名,著崔判官管了;一項虎頭虎口、牛角牛腳、魚衣蛟色的送書傳帖鬼使一百名;一項迎賓送客、蔥花帽子陰陽生;一項卷簾刷地的蓬首鬼二百名;一項九龍腳鳳凰頭的奏樂使者七百名。

  行者便叫小鬼把鐵風旗杆兒豎起了。判宮傳旨,簾外齊聲答應,擂鼓一通。鐵杆立起,閃閃爍爍,二面大白旗,分明寫者「報仇雪恨,尊正誅邪」八個純金字。行者看立旗杆,登時出張告示:    正堂孫:天道恢恢,法律無情。

    一切掌善司惡判使,毋得以私犯公,自投嚴網。

    三月  日示

告示掛畢,簾外齊聲大喊,擂鼓一通。行者又出吊牌:

    一起秦檜

判官跪接牌兒,飛奔出簾,掛在東邊棟柱。簾外大震,擂鼓一通。

  行者便叫卷簾。有數個鬼使飛趨走進,把鬥虎簾兒高掛。只見眾判官排班,雁行雁視,兩邊對立。外面又擂鼓一通,吹起海角,擊動雲板石,鬧紛紛送進一首白紙旗兒,上寫:偷宋賊秦檜到了頭門。頭門上鬼使高叫:「偷宋賊秦檜牌進!」簾外齊聲答應,擂鼓一通,重復吹起海角,擊動雲板石;殿中青牙判使便撞起奪邪鐘,頭門上發擂,二門上也發擂,簾外也發擂,煙飛斗亂。頭門鬼使高叫:「秦檜進!」簾內五項鬼判,簾外眾項鬼使,同聲吆喝,響如霹靂。

  鼓聲纔罷,行者便叫:「放了秦檜綁子,細細問他!」一千個無職雄風鬼慌忙解下繩來,把秦檜一揪揪下石皮,踢了幾腳。秦檜伏在地上,不敢做聲。行者便叫:「秦丞相請了!」


  (寫行者扮威儀處,一一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