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史 (劉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詠史
(二十一首)
作者:劉基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列朝詩集/甲前01》和《劉基集/12卷

凱風扇朱夏,草木生清涼。
臥疾淡幽曠,白日悠且長。
散帙觀古人,喟焉想虞唐。
陽春能幾何,陰氣多繁霜。
天道諒悠悠,人理亦茫茫。
詠歌寄深情,歌罷增慨慷。

神樞斡元化,循環運陰陽。
善惡隨氣異,禍福竟何常。
朱均繼堯舜,時事已搶攘。
至人妙轉移,霾曀回晶光。
祥麟踣大野,君子徒慨慷。
黃星照中原,天道遂披猖。
汗漫千百年,流潦浩滂滂。
否泰有傾覆,霖雨見朝陽。
惜無風與牧,乘時佐羲皇。
熙熙返大樸,濟濟垂衣裳。
鼎湖去不復,嘆息空哀傷。

野馬不豢食,疆受組與羈。
低頭衡軏下,各自東西馳。
秦人任法令,斬艾尊君師。
六合始一家,恩愛已乖離。
一旦山東客,揭竿以為旗。
叫呼驪山徒,天下響應之。
素車拜軹道,誰復為嗟咨。

周昌勇廷諍,子房善奇謀。
王陵抗高議,平勃終安劉。
經權兩不廢,道立知亦周。
煌煌東都士,節義明清秋。
孰知讒佞巧,舉足觸戈矛。
顧此悲世運,泫然涕交流。

食毒偶不死,謂言堇可餐。
墮河偶不溺,謂是天所完。
侈心不自顧,利欲紛多端。
百勝困一躓,名滅軀體殘。
君子戒僥幸,小人樂災患。
不見瑤與羽,千載遺悲酸。

燕昭志報復,金臺求俊賢。
下齊如破竹,大恥雪九泉。
六王死灰人,安可與比肩。
奈何驕氣盈,妄想彼神仙。
安期不可致,即墨火已然。
煌煌召公業,委棄如浮煙。

天狗吠梁野,七雄扇妖氛。
吳徒二十萬,剽若狼虎群。
鼓行破棘壁,長驅似輕雲。
漢將三十六,朱旗燿天垠。
救梁不奉詔,太尉真將軍。
遂令千載下,知人稱孝文。
哀哉潼關戰,百萬徒紛紜。

平居觀群物,紛紛爭朵頤。
口舌不能勝,兵戈遂相隨。
古來豪傑士,於今安所之。
大運一朝至,孰分賢與蚩。
所以四老人,去采商山芝。
清風扇六合,百世真吾師。

景公返雀襜,晏子稱其仁。
鰥寡既有室,長年不負薪。
焉知予玉節,遺禍逮天倫。
推恩限目見,太息此君臣。

田橫不事漢,刎頸送咸陽。
二客既冢穿,島中皆自箋。
雖非中庸道,要亦有耿光。
英雄久淪沒,世俗但炎涼。
嗟嗟翟廷尉,慷慨令人傷。

吾聞共工臺,乃在昆侖北。
長蛇戴九頭,利吻錯戈戟。
呿呀恣啖食,抵厥成溪澤。
嗚呼三仞沮,可以警貪得。

四七續炎運,漸臺殪狂新。
建侯首褒德,拳拳念生民。
富春有遺老,終竟不為臣。
遂令節義士,視身若埃塵。
前車屢折軸,後駕無回輪。
不有錮黨禁,何由起黃巾。
為邦貴知本,明主宜書紳。

建光悖祖德,封爵逮閹豎。
忠良坐荼毒,隕涕盈道路。
南巡既不返,狡窟寧久固。
功成十九侯,事已非細故。
況聞用骨鯁,乃以浮陽疏。
中官既世襲,山陽更嬌妒。
時事亦可知,君子獨未寤。
美哉吳長史,衡門掩秋露。

當途亂天紀,赤帝懸空名。
寧知辟掾日,禍機已潛萌。
晉主念私勞,荀馮巧相迎。
撫床竟不寤,骨肉成鯢鯨。
好還實大道,狙詐徒人情。

香餌獲死魚,重賞致死士。
自古以為訓,世俗寧知此。
陳湯困刀筆,壯夫皆切齒。
如何中興主,終竟惑薏苡。

隋帝易廣勇,天命以不長。
唐宗昧治恪,本支竟摧箋。
聖人有達節,變通亦何常。
禹湯不同跡,萬古皆明王。

永嘉昔潰亂,南渡馳五馬。
長江畫天塹,九廟扇灰灺。
豈無運甓人,亦有誓江者。
眢池不揚波,靈物棲曠野。
哀哀黍離淚,空向新亭灑。

蓽門翳蓬蒿,窮巷絕馬跡。
中有抱膝人,疏糲不充食。
榮華過浮埃,敝服無慍色。
獻玉鄙卞和,扣角羞寧戚。
天潢不垂雲,中夜起嘆息。

吾愛閔仲叔,幽居翳茅茨。
應辟思濟世,利祿豈其私。
進當致堯舜,退則老蒿藜。
焉能犬馬豢,以為天下嗤。

美人皎如玉,挾瑟升高堂。
泠泠向長風,操作孤鳳凰。
曲度未終竟,玄雲蔽穹蒼。
走獸駭赴林,飛鳥號且翔。
高山與流水,日暮空淒涼。

夫差臥薪日,勾踐嘗膽時。
人生各有志,況乃身踐之。
寧知姑蘇鹿,已與西施期。
空令千載下,痛恨於鴟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