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史 (刘基)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Disambig.svg更多资料:咏史
咏史
(二十一首)
作者:刘基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录于:《列朝诗集/甲前01》和《刘基集/12卷

凯风扇朱夏,草木生清凉。
卧疾淡幽旷,白日悠且长。
散帙观古人,喟焉想虞唐。
阳春能几何,阴气多繁霜。
天道谅悠悠,人理亦茫茫。
咏歌寄深情,歌罢增慨慷。

神枢斡元化,循环运阴阳。
善恶随气异,祸福竟何常。
朱均继尧舜,时事已抢攘。
至人妙转移,霾曀回晶光。
祥麟踣大野,君子徒慨慷。
黄星照中原,天道遂披猖。
汗漫千百年,流潦浩滂滂。
否泰有倾覆,霖雨见朝阳。
惜无风与牧,乘时佐羲皇。
熙熙返大朴,济济垂衣裳。
鼎湖去不复,叹息空哀伤。

野马不豢食,疆受组与羁。
低头衡𫐄下,各自东西驰。
秦人任法令,斩艾尊君师。
六合始一家,恩爱已乖离。
一旦山东客,揭竿以为旗。
叫呼骊山徒,天下响应之。
素车拜轵道,谁复为嗟咨。

周昌勇廷诤,子房善奇谋。
王陵抗高议,平勃终安刘。
经权两不废,道立知亦周。
煌煌东都士,节义明清秋。
孰知谗佞巧,举足触戈矛。
顾此悲世运,泫然涕交流。

食毒偶不死,谓言堇可餐。
堕河偶不溺,谓是天所完。
侈心不自顾,利欲纷多端。
百胜困一踬,名灭躯体残。
君子戒侥幸,小人乐灾患。
不见瑶与羽,千载遗悲酸。

燕昭志报复,金台求俊贤。
下齐如破竹,大耻雪九泉。
六王死灰人,安可与比肩。
奈何骄气盈,妄想彼神仙。
安期不可致,即墨火已然。
煌煌召公业,委弃如浮烟。

天狗吠梁野,七雄扇妖氛。
吴徒二十万,剽若狼虎群。
鼓行破棘壁,长驱似轻云。
汉将三十六,朱旗耀天垠。
救梁不奉诏,太尉真将军。
遂令千载下,知人称孝文。
哀哉潼关战,百万徒纷纭。

平居观群物,纷纷争朵颐。
口舌不能胜,兵戈遂相随。
古来豪杰士,于今安所之。
大运一朝至,孰分贤与蚩。
所以四老人,去采商山芝。
清风扇六合,百世真吾师。

景公返雀襜,晏子称其仁。
鳏寡既有室,长年不负薪。
焉知予玉节,遗祸逮天伦。
推恩限目见,太息此君臣。

田横不事汉,刎颈送咸阳。
二客既冢穿,岛中皆自笺。
虽非中庸道,要亦有耿光。
英雄久沦没,世俗但炎凉。
嗟嗟翟廷尉,慷慨令人伤。

吾闻共工台,乃在昆仑北。
长蛇戴九头,利吻错戈戟。
呿呀恣啖食,抵厥成溪泽。
呜呼三仞沮,可以警贪得。

四七续炎运,渐台殪狂新。
建侯首褒德,拳拳念生民。
富春有遗老,终竟不为臣。
遂令节义士,视身若埃尘。
前车屡折轴,后驾无回轮。
不有锢党禁,何由起黄巾。
为邦贵知本,明主宜书绅。

建光悖祖德,封爵逮阉竖。
忠良坐荼毒,陨涕盈道路。
南巡既不返,狡窟宁久固。
功成十九侯,事已非细故。
况闻用骨鲠,乃以浮阳疏。
中官既世袭,山阳更娇妒。
时事亦可知,君子独未寤。
美哉吴长史,衡门掩秋露。

当途乱天纪,赤帝悬空名。
宁知辟掾日,祸机已潜萌。
晋主念私劳,荀冯巧相迎。
抚床竟不寤,骨肉成鲵鲸。
好还实大道,狙诈徒人情。

香饵获死鱼,重赏致死士。
自古以为训,世俗宁知此。
陈汤困刀笔,壮夫皆切齿。
如何中兴主,终竟惑薏苡。

隋帝易广勇,天命以不长。
唐宗昧治恪,本支竟摧笺。
圣人有达节,变通亦何常。
禹汤不同迹,万古皆明王。

永嘉昔溃乱,南渡驰五马。
长江画天堑,九庙扇灰灺。
岂无运甓人,亦有誓江者。
眢池不扬波,灵物栖旷野。
哀哀黍离泪,空向新亭洒。

荜门翳蓬蒿,穷巷绝马迹。
中有抱膝人,疏粝不充食。
荣华过浮埃,敝服无愠色。
献玉鄙卞和,扣角羞宁戚。
天潢不垂云,中夜起叹息。

吾爱闵仲叔,幽居翳茅茨。
应辟思济世,利禄岂其私。
进当致尧舜,退则老蒿藜。
焉能犬马豢,以为天下嗤。

美人皎如玉,挟瑟升高堂。
泠泠向长风,操作孤凤凰。
曲度未终竟,玄云蔽穹苍。
走兽骇赴林,飞鸟号且翔。
高山与流水,日暮空凄凉。

夫差卧薪日,勾践尝胆时。
人生各有志,况乃身践之。
宁知姑苏鹿,已与西施期。
空令千载下,痛恨于鸱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