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三十一 誠齋集 卷第一百三十二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三十三

誠齋集卷第一百三十二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墓誌銘

   贑縣主簿季仲承墓誌銘

予中男次公之婦翁季仲承主簿窀穸有日其子

仁羸然衰服來謁予再拜哭而請曰先君主簿㓜

辱先生與之游又辱與之婣今且納石壤下㣲先

生孰與特書其蹟有迪㓛郎蘄州黄梅主簿羅君

惟一所書之狀在惟先生財哀之予哀而予之曰

諾即發書觀之其辞曰仲承諱槩仲承字也姓季

氏季故為官族世有名人其攴𣲖有仕至二千石

者獨仲承之曽祖兆祖循皆潜徳不耀至其父通

直郎次魚荐詣太常得官為長沙酒正歴桃源金

谿丞以卒有田僅百畒無贏儲仲承少時起於貧

襟度𨊱豁言貌矜莊若貴公子見者敬之稱為秀

子弟力學自奮為文抽軋氣力磨濯肝肺務出竒

不與人為同歳壬午試鄉舉其弟渠聮中戊子仲

承復魁經試禮部發䇿論風俗之弊謂天下之患

莫大於上作而下不應尤莫大於下不應而上輙

止雜引經傳指㨿明切而主之以孟子禮忠仁三

自反之説同試者異之口傳以熟榜既掲不中又

相傳稱屈印山羅君价卿宗卿月橋丁君無競故

與仲承為友又同試三君與選而仲承不第然不

敢以得失相重輕咸遜仲承頭角身遁而聲昌翕

然敬其為名進士仲承既不偶漸不喜為文務涵

蓄專為已學釀郁六經以為語孟者經之門也為

之訓觧成編發摘聖秘辭理淵澈人士有蕭伯和

者王才臣者與仲承之族子夭麟者皆一時之俊

而徃來質辨以仲承為宗推為鄉先生云仲承持

身謹處家儉教授鄉里以淑諸人束脩之入亦量

而後受苟未憤悱者必却之曰此無㓛之禄也義

不素飡焉事継母有異母弟人不能間言凢三娶

子男皆前二娶謝氏所生今夫人陳氏獨無所生

仲承以身淑之閨門雍如無戚踈意可謂有徳君

子矣仲承自少而壯名聲曰張不惟仲承有以自

期而人亦以澤世望仲承至晩無遇仲承若無意

矣而望仲承者猶前日也然卒齟齬淳熙丁未

以累舉試集英初調武岡軍武岡縣主簿丁母劉

氏大孺人憂再調贑州贑縣主簿贑守侍𭅺黄公

艾憲使大卿俞公𪷁咸敬重焉發政論人物皆取

平於仲承稱為先生不以屬史視之仲承之所挾

絻小用之若此終官來㱕浩然林下又未遂其樂

而死人以是尤惜焉仲承善與人交鄉里名流縉

紳賢大夫咸尚友之大卿楊公獬尹吉水以書幣

迎致縣齊使其子受學而身自友之退而詢政仲

承推心不隱嘗自家趨邑夜止逆旅耳屬于壁得

二人談劉某之𡨚甚悉仲承詰朝以告尹尹曰此

重獄也詰之果得其情劉得釋且全其家然仲承

不言而劉莫之知仲承於義所當言不愛力類如

此得年六十八實慶元庚申七月十四日終三子

仁伋僑僑先卒女三人長適承務郎監衡州安仁

縣税楊次公次適免觧進士羅子介次適鄉貢進

士孔伯元孫男二人執中用中女八人將以某年

某月某日葬于某所羅君之狀云爾羅君亦予友

且親其所書仲承之行其事核其辞公銘云

謏學吃吃指墄為室君詣理窟刮見經骨身亨位

窒㓛屯言蔚厥聞有崒于祀一日

   季商霖墓誌銘

淳熈閼逢執徐歳月集星紀既生覇之三日逢腋

學子數十百軰大㑹而慟于南昌縣嵩安鄉榻岡

之野東西行者皆不得行且小觀之亦為之側楚

則諏其居人曰是何物大人之塴一何送者如兩

偯者如父也曰近故竹林先生季其姓商霖其字

也送而偯者其弟子員也先生隱者歟曰否先生

墨兵之與居客卿之與娛上泝巢燧下浴劉季魯

壁之廋汲瘞之裒鳥跡之茫稗説之荒立天立人

義陽仁隂疇得疇失疇理疇忽心櫝𠏉根手攬匯

原姟春兆秋千徴萬幽繅之若柚玉鳴金彌撞彌

洪㫪紀惟先生罔靳其勤特書以焯諸幽不寕惟

諸孤如天之福抑先君而尚有知也欣欣其樂康

哉語畢又再拜者再余敬荅拜曰諾先生諱脪説

商霖字也世家豊城冠而孤事母夫人黄盡孝當

是時兵荒荐仍生業婁空千耜帶經負米致飬嘗

藥侍疾無愛体膚執䘮哀疚有人所難免䘮十年

言及其親必泣如始䘮者同産一弟字之訓之淑

而才之同室同㸑逾三十年湫隘離居則與之市

SKchar田築善室盡遜先業身不著一簮云三試禮部

無遇退㱕竹林先生後以了追秩奉議𭅺曽祖仲

元祖安常父倬皆不任妻黄贈安人四子脩已虚

已勝已恕已伯季第進士仲叔未仕三女適人士

黄應何端仁劉堯仁孫男九人義方義章義問義

和義行義榮義隆義端義山女八人先生之沒以

塴歳之六月二日得年六十有一銘曰

若有人兮嵩之罔哀寳璐兮握夜光芰荷衣兮夫

容裳曠一世而莫我知兮退將反余竹鄉溘涘風

余上征兮晞余髪於扶桒登閬風而倚閶闔兮掲

斗柄以酌天漿曷不化鶴而來㱕兮獨令子孫之

涕滂

   夫人劉氏墓銘

客有自安福來者曰邑之西林有孝子朱雲孫者

一日衰絰羸然踵門而愬曰雲孫不天有二痛極

焉吾父母幸而偕老謂百其年以撫我子孫而母

獨先即世一痛極也艮齋先生尚書謝公諤嘗言

朱氏孝子事冝書汗青未及載筆於公之孝史吾

母無傳焉二痛極也雲孫竊聞之誠齋楊先生嘗

職太史又嘗銘當世公卿名臣之㓛徳言行子誠

齋故人也願徼福於子為我乞銘於先生則吾母

死而不死雲孫與吾父不夭而天也余曰雲孫奚

而得孝子之稱謝公奚而欲書朱氏之事客曰雲

孫以母病革血指書詞以禱焉又剔股為𩜾以進

焉翼日有瘳他日復病革其妻曰子瘍尚新妾也

當進此𩜾翼日復瘳他日父病疽雲孫丙夜𤋲薌

於臂以禱于天請以身代翼日疽潰里之士張鑑

彭維岳等四十有二人上其事于縣者至再前縣

令黄奭之尉張椿年記之後令趙師日序之卿大

夫歐陽俁又詩之謝公䟦之是以有孝子之稱而

謝公之䟦謂冝書者也余即取謝公所述孝史與

客閲之剔股之事由隋而上未之前聞也惟唐有

三人焉曰王友正曰何澄粹曰李興謝公既書三

人者以為孝則謂朱氏事宜書豈不然哉客曰栁

子頌李興而韓子絀鄠人何也余曰皆是也栁子

恫其志故頌之以厲誶色韓子坊其流故絀之以

儆毁傷於是客袖出夫人行狀以請銘蓋從政郎

提㸃坃治鑄錢司幹辨公事陳章作也夫人劉氏

邑之谷口人也自其穉齒靖㳟明淑父文藴授以

孝經内則劉向列女傳一讀成誦竒之曰是不可

以女凢子擇對得朱君邦衡字正卿㱕事尊章伈

伈孝儆勉正卿以學闑内之政囊篋細碎米塩靡

宻夙宵盡瘁秋豪不以累其夫正卿招聘師友市

書充棟以訓雲孫夫人垂橐以佐其費無小靳色

正卿嘗出見道旁棄一女子方晬雍𣗳以㱕夫人

鞠為己子既長嫁之歳大侵榖貴必痛下其估寒

者衣疢者藥昬䘮而匱者賙酷嗜葱嶺書祁寒隆

暑朝誦不SKchar𣑽宫壞隤傾家必葺每語夫子曰積

之涓流散之阜丘其冨優優歳在丙辰除夕前二

日雲孫帥婦子雞鳴沃盥秩初筵㓗犧象楚籩豆

豊肴蔌将百拜堂下上二親千嵗夀夫人坐未安

而逝享年五十有九一男雲孫也一女適人士王

大崧孫男一人定未冠爰謀窀穸爰諏僂句曰其

歳壬戌其月癸卯其日甲申其山上湖銘曰

不有斯母不有斯子子不愛体母也痊只其痊其

延考終厥年母年有止子心靡已古求忠臣不千

而門有九其旻無籲其閽

   宋故彭遵道墓誌銘

一鄉之人能皆冨乎曰否有冨必有貧能皆貧乎

曰否有貧必有冨然則天之生斯人一何其均而

其賦斯人又何其不齊也伯仲齒長矣仕恐時過

盍以畀逮二子曰願遜逮來年八月壬寅諸孤

君于廬陵縣羙化坊明月崗之原以中散大夫提

舉亳州眀道宫林公祖洽之狀來謁銘銘曰

士患不位君夙乎仕位患不才君刄乎恢才患不

遇君鴥乎翥我魚我書我菟我符一麾在手千騎

在廐蓘弗囷兮弋弗鶉兮齡弗椿兮千嗟旻兮

   劉隠君墓誌銘

出安福縣北門四十里所曰東江之劉者儒家者

流也予所識者曰堯京暨其子子東子方曰立道

曰仲謙暨其子希韓希仁蓋予與堯京父子同登

瀘溪先生王公之門而立道仲謙又與予同僚於

贑也獨隱君季齡無一日雅然亦聞其賢予猶子

夀森忽攜族弟夢信所狀季齡之行來求予銘予

驚唶曰季齡未老何至於斯曰年五十有一何時

嘉泰壬戌二月五日嗟乎予年七十有六而閲

諸劉在亡者四五世矣信矣人夀幾何也耶則論

次而筆之君諱擅移皇堂安石懼棄官遁身變姓

名曰斛某云後家開封今寓廬陵曾大父道故将

仕郎大父祥累贈金紫光禄大夫父継善故朝請

大夫知汀州累贈中奉大夫君㓜警敏好學未冠

能賦試閩之鎖廰薦名前列後以父任非其志自

右迪㓛郎用舉者改宣教郎終官朝請𭅺歴郴州

郴縣主簿邵州推官臨江軍新淦縣丞隆興府豊

城縣令知贑州興國縣通判衡州知賀州未赴卒

年六十二嘉泰二年八月十三日惟新淦以母憂

不赴初主郴簿李金亂初定加之年饑溪蠻出掠

漢民震擾太守擇官轉粟以振群蠻莫敢行君請

行郡中壯之郡檄宜章令與俱至則令已移病矣

君笑曰洞中真虎穴耶匹馬孤徃悉召酋長諭以

朝廷威徳太守慈惠家詣人撫賙之無遺蠻衆感

恱相率送踰境既㱕太守舉酒相勞曰非主簿孰

了吾事是時孫公侍郎逢吉吳公郎中鎰初仕於

郴與君同寮俱稱重焉在郴勾稽一年其餘歳月

或攝邑事或攝幕賓或攝椽曹並以才擇人歎獨

勞君裕如也逮賛邵幕民有兄弟以産訟者閲七

八有司至是三十年部使者以屬君君決以文法

之平訓以骨肉之恩相與感泣罷訟里民輸租異

時有司受輸徃徃虐取利其贏以自入民甚病之

及君下不民漁上不官朘贏則㱕之官輸者懽呼

以為創見逮令豊城乃豫章劇銗筩日四百紙君

卯出辰畢老吏駴駴退食再出吏呼一人立庭下

以試君君顧曰此非晨來民樂其寛愛惜公蔵甚

於家産坐曹聴訟至忘寢食遇事精明終㱕寛厚

性本沖素不事華靡暇則讀書或鳴琴奕棊雖家

人子莫見喜怒初太㳟人將及月辰臨汀府君假

寐夢一釋子曳杖及階曰能仁寺僧也驚寤而君

生娶陶氏朝請大夫堯夫之子継室董氏朝散大

夫昌裔之季皆封安人三子述蘧逮一女⿺辶商交林

𭅺監廣州都鹽曽宏父孫男二人聞禮立禮女一

人病且亟語述蘧曰吾官止外𭅺澤不能徧汝有

荅罔窮厥志孔武斡令以古逝將虙堯后皇黄虞

我甿挈世之漓于雍于熈竟不其逢韞襲于于百

一其試其就豈細哉先生隐乎哉然則先生仕者

歟曰否先生竹君之與處儀狄之與語節者處之

凋者去之聖者語之賢者吐之得意二子死友不

死君唱余賡狄哦余唫陵武五詞柏梁七之建安

煟起義熈孤峙甫白坡谷霆辟電蹙東籬之馨西

洛之英魄淵秋明淩隂夏清柳嘒晩咽谷嚶晨發

崖溜寒滑澥濤沃日楚客雌風燕俠白虹于句于

䏈大翫厥篇有癖于此曷晲于彼哉先生仕乎哉

後九年客有過我者為余道之余慿鳥皮儿而耳

之蓋一語九太息也未幾先生之子從政𭅺新武

岡令君恕已自豊城犯隆暑走五百里謁余於廬

陵南溪之北涯再拜者再伏而哭哭而起袖出文

書二通跽而請曰此吾兄朝奉郎成州史君脩已

之書詞與先君竹林先生之行狀也先君即世既

竁距今十有八祀而宿草拱木寂寂無曰不能曷

為不能曰吾之於十指吾能使之齊則天之於萬

人天亦能使之齊矣然則天之於人其漠然無愛

矣乎曰否然則曷為弗愛夫貧者而獨愛夫冨者

乎曰其愛貧者有甚於冨者奚其甚曰二家之中

有壯子焉有弱子焉父母之愛弱子有甚於壯子

故必以弱子屬之於壯子天之於人也亦然一鄉

之中有冨者焉有貧者焉貧者天之弱子也惟其

甚愛之故必賦冨者而屬之賦一冨者所以屬十

百貧者也冨者若曰吾自冨也彼自貧也坐觀貧

者之凍餒若觀凍蟻飢禽焉其不負天之所屬乎

孟子曰一鄉之善士斯友一鄉之善士能不負乎

天之所屬斯可謂一鄉善士矣斯中乎孟子可友

之科矣若吾州安福之士彭遵道者其孟子所謂

一鄉之善士者歟其中孟子可友之科者歟其吾

所謂不負天之所屬者歟遵道諱懷胸次恢踈曠

無邊幅結交耐乆耻言人過其事後母人無間言

中表稱孝同居從兄不異同生士友稱悌通孔安

國尚書穿穴姚姒跌宕盤誥試文有司一再無逢

喟曰言采其薇獨不可樂吾飢取彼狐狸獨不可

級吾衣則山中芰製藜杖芒屩奔命雲月定交猿

鶴旁招勝流觴咏談謔窮追幽事造極物外之樂

悠然不知日之將夕夜之申且也至於教子追師

不逺千里厚幣異禮以聘以延艮齋先生尚書謝

公聞而恱之命其書堂曰經訓大書三字掲之楣

間遵道學者也非世之所謂冨者也然慈而哀貧

惠而勸分冨者所弗如也每謂緩急人所有俗子

多蔵吾所唾去故凢有扣者必稱家贏縮倒囊垂

橐無小靳色人有凍餒於我乎濟人有札瘥於我

乎劑人有窀穸於我乎瘞一鄉之民愛之如親四

方之士慕之如㱕吾所謂不負天之所屬孟子之

所謂一鄉之善士而可友不在斯人又将誰在嘉

泰元祀八月乙巳無疾而逝享年五十有六三祀

十有一月壬辰葬于安平之鄉思塘之原曾祖璿

祖儀父大球皆不仕配劉氏二子尚徳蚤世尚賔

孫一男二女将竁尚賔以迪㓛郎新饒州餘于縣

主簿羅子介之狀來乞銘銘曰

山暉虹升中韜連城川光夜發下韞明月老彭之

扮氣和以醇何物不春何人不欣曷其而轃其環

曰遵學環于身惠環于人穹騭其淑維蘭維玉馬

鬛封之過者其肅

   王同父墓誌銘

賢否烏乎定曰定于衆曷為定于衆曰今有人焉

一賢之與十賢之孰賢曰一不若十十賢之與百

賢曰十不若百然則賢否不定于衆而奚定乎故

孟子論用人之法終於國人皆曰賢夫豈不以衆

乎哉然則康章一康章也國人稱其不孝而孟子

獨稱其孝於陵一於陵也國人皆信其廉而孟子

不信其廉将奚從曰吾從孟子然則國人衆乎孟

子衆乎曰國人寡矣孟子衆也獨不見春秋傳之

論商周乎商以兆人亡周以十人興而傳乃謂周

能用衆非人之衆也善之衆也然則一孟子不衆

於國人乎哉孔子曰論篤是與君子者乎夫天下

之議論至君子然後為篤論是一君子之論已衆

於天下之論矣而况一國之論乎今吾州之士有

王同父者衆君子之論合辭皆稱其賢豈不又衆

平哉同父之賢於是乎論定矣同父諱異同父其

字世居廬陵之桂溪其先有諱懷者生八子長曰

勲次曰讃讃者瀘溪先生之五世祖也勲者同父

之九世祖也曾祖瑞祖章父度祖與父再世薦名

春官皆有文名同父未冠䘮二親發憤自𣗳立耕

學穫文鑚礪追琢至忘寢食不數年貫綜經史如

月入牗靡罅不照操觚臨紙如泉出山所向淙然

也再試有司連中待試太學弟子員之選作摟百

尋儲書充棟署曰藝芳以斆諸子紓於殖貨而𣗥

於序賔嗇於奉身而汱於濟物莊於正家而寛於

御下每遇年飢必發廪以活餓者其或水毁必方

舟以拯溺者斯非賢而能之乎於是乗成先生監

丞周公賦詩稱之有朋儔㑹集之辞有天葩竒芬

之辭平園先生大丞相益國周公賦詩又稱之有

清芬藹階庭之辞有䞉馥霑黨術之辞艮齋先生

尚書謝公作記又稱之有君子長者之辞有忠信

孝弟之辞夫是三先生者一人稱之此已賢矣三

先生同稱之此又賢也一辞稱之此已賢矣特稱

之屢稱之不一稱之此又賢也然則同父之賢衆

君子之論皆無異辞其賢於是乎論定其不然矣

乎同父娶羅氏秘書丞日宣之孫也五男謙中養

中敏中皆業進士有聲時中執中及一女皆㓜同

父之卒以嘉泰壬戍閏十二月十五日年四十六

其葬以明年十一月某日其墓在某鄉某原将辟

謙中以迪㓛郎潭州長沙主簿徐楚之狀來乞銘

銘曰

附驥伊超千里匪遥附鳳伊飄千仭匪髙猗歟同

父洵敏且晤是綴是附疇予敢娒維三先生焯彼

日星遹觀厥評遹成厥名維昔千駟維死無紀維

爾同父維死無死

   西和州陳史君墓誌銘

君諱公璟師未其字陳其姓新蔡人也今居𡊮之

冝春冑岀舜後嬀滿朝奉郎守司農少卿贈銀青

光禄大夫式者其曽祖朝請大夫贈金紫光禄大

夫之純者其祖朝請大夫贈正議大夫升者其考

贈碩人晁氏贈宜人徐氏者其妣也君某氏出也

以父任歴鄂之蒲圻韶之曲江主簿澧州司理参

軍未赴丁母憂除䘮為贑之㑹昌令又為静江府

義寕令以薦者改宣教郎知筠州髙安縣通判徳

安府知開州西和州未赴西和請為祠官攺主管

建昌軍仙都觀卒年六十四終官朝散大夫君在

蒲圻適武昌軍壘增葺區廬發諸縣屬役他邑良

擾獨君所即工取佛老之廢宫以爲材僦市井之

庸保以爲使不日而成卒乗交賀而田里罔覺嘉

魚缺令諸部使者檄君攝之邑之地卑皆江面湖

每歳桃華水生環邑之境匯爲巨澤亘數百里三

邑之民不可以稼政和間唐令築萬頃隄以鄣之

隄潰四十年莫之能復君率乃僚行視故跡荒度

地執於是徙廣就陿舎舊相新距故隄三百舉武

因兩山之阨搤外水之咽發耕者七百人治之勞

賚勸相勉以乆利董以大家三旬而隄成截若霽

虹隱若金城連嵗大穰民厭魚稲民歌之曰馮夷

不仁兮奄吾疇以為湫天惠陳侯兮涸彼湫以為

疇黄雲兮被野后稷欣欣兮乗白雲而來下一飯

兮祝侯與大椿兮相永平春秋緫領王公炎聞而

薦之後為樞使又薦之君在㑹昌屬摘山之盗突

入贑境張甚君首掲格外賞募猛士以蝥弧為前

鋒盜退太守侍郎陳公天麟表其績以父憂去義

寕地雜蠻漢崇山複嶺商旅道断而官自鬻塩府

散之縣縣散之鄉故事皆强民售之君為設場聴

民自售罔不呼舞溪蠻間發乗以大盗師旅之後

加以年飢君專意撫字民用昭蘓蠻有呉其姓者

黠而勇隂嘯群醜時闖漢疆君以䇿縛致麾下諸

酋出謝君勞饗之喻以忠孝開以福旤感恱而去

一境寕謐師劉焞漕梁安世合章薦之宜州蠻叛

帥王卿月招君議事遣徃攝守君遜不敢當而條

上平蠻方略卿月用之蠻汔平定髙安茶租挈重

君痛節百費以他賦之羸代民輸之民力頻寛政

聲籍甚冠冕一路太守侍郎俞公𪷁首薦之万里

相繼假守亦薦之君秩滿造朝万里祇召継至復

薦於朝而君已詣銓曺署徳安郡囗矢有㫖理為

中書除命時戎帥兼知徳安政用戎索鷹撃毛摯

覘民細事以神其明道路以目君每事盡規横政

小霽復州缺守諸部使者列于朝請以君攝凢五

閲月作水樓以代民丘之役嚴邊備以激義勇之

士提舉尚書張公孝伯漕使劉立義提刑張垓交

章薦之辰蠻叛師樞使王公藺檄君議事將辟為

真守君復遜不敢當而條上平蠻方略君凢再辞

辟郡談者髙之君至開州治賦不擾而裕聴訟不

察而明㫷年而治民氣和樂迨暇訪求唐刺吏栁

公綽韋處厚之遺跡而追和其詩句峽中爭傳之

有嘉禾一莖九穗生其境内部使者表其事以為

君之異政所致制帥龍學尚書劉公徳秀率茶使

王某同薦之給事程公叔逹中書舎人陳公居仁

亦屢薦之前後舉者二十餘人既㱕自蜀意已倦

飛得請祠官超然自得悠然自放廼築池館廼蓻

松竹芳晨勝日䇿杖孤徃詩狂酒聖胥命同社園

翁溪友所至爭席徃徃登山臨水吟風弄月窮日

之力至夕忘返嘉泰二年十一月朔子孫方羅拜

稱賀君忽慨然曰吾其㱕乎皆問曰翁既㱕矣又

将焉㱕君笑而不荅後五日夙興焚香立而逝云

娶駱氏賔王之裔也封宜人前一年卒二子元勲

從政郎前道州軍事判官元老將仕郎後君數月

卒四女長適進士馮百藥次適文林郎泉州觀察

推官孟囗皆前卒次許武徳郎贑州正将夏用中

之子允徳次許進士易光廷之子孫男二人衍衢

治命以納禄之澤奏𥙷衢孫女二人俱㓜君色粹

氣温表裏一如可愛可親至涖官謹度遇事必為

凛不可奪然睦家庭篤親故上信誼下𫝑利聞人

一善若已有之見人急難若身逢焉尤為龍學尚

書劉公所知公帥長沙道宜春聞君之䘮親臨弔

焉哭之慟禭之渥撫存其孤意惻惻也元勲将襄

君大事以夫人駱氏祔焉諏之玄夫重告曰某嵗

癸亥某月辛酉某月丙申兹謂良辰縣曰宜春鄉

曰信義里曰徳成原曰貂石兹謂良窀廼走一騎

持李監嶽逢原所書官簿求請銘銘曰

世罔能吏何以立我事我事未立我民已泣世罔

惠人何以字我民我民弗字彼姦䝉仁有煒陳君

罔臨不春有惠之政無惠之病有能之能無能之

稱謂無知己薦累其紙謂不逢時手兩其麾俾或

克夀可量厥就未就而萎何司為斯為君問天天

且弗知

   宋故朝請郎賀州斛使君墓銘

賀州斛史君諱僖字公和一字宗魯其先河北胡

氏在 太祖皇帝時有勲臣曰與曰槩者其祖也

在 仁宗時有為永定陵官屬曰安石者四世祖

也㑹丁謂雷允㳟吏吏猶漁民以官漁吏吏不漁

民乎病民二也經緫之布不及其初已三十年積

而為逋鉅萬矣不舉而蠲之徒為黠吏之外府耳

病民三也王公曰㣲君憂民吾安聞此於是蠲征

商之積逋減經緫之緡錢 光宗登極詔議免諸

郡無名賦以寛縣道君白府祈痛蠲月貢之布謂

之月椿者遂免十四邑地窪瀕江恃隄為安異時

一水縣為巨浸民皆登屋不炊死者十二至是水

復然蓋甲子一周矣父老以曩事告皆泣君曰我

在此若等毋恐君即循行隄上躬負一土囊以苴

罅漏吏民爭先趨之惟東北隅隄壞莫敢徃君寢

食隄上夜漏二十刻視隄不没者三十君黙禱且

沉牲酒有頃水𫝑頓却父老驩呼來賀水既落隄

朽而阤君馬諸帥漕得錢三百萬躬帥吏民勸相

板築市木石擇揵菑増卑培薄㫷月之間新隄告

成至今水不為灾降與繭絲之征曰和買者征之

不均君上帥書請損益其政使盡善可乆幕府沮

之後漕使庭老季齡其字也其先出漢長沙定王

發在唐曰景居髙安徙東江景十二世曰曼於君

為曾大父曰彦卓於君為大父曰汪於君為考此

君之系世也安福之名儒故桂陽縣丞歐陽彦文

今通直郎戴仲弼者此君之外舅與毌舅且師範

也其初從彦文仲弼講習切磋學進進而文增增

朝異而夕不同毎一文出二公必稱焉謂同學子

皆當避君三舎及賈于有司輒不讎年四十即㱕

隱曰此豈古人為已之學耶署其堂曰養浩尚書

謝公為書之且記焉杜門取故書讀之源乎六藝

以鈎其沈𣲖乎諸子以泝其流泳乎遷固晋唐之

史以慱其瀾厲掲乎韓栁歐蘇之文以演迤其畔

岸此君之文學也武經郎髙某夫婦僑死于里中

老子之宫未葬其子器之如武昌謁親故又僑死

于塗器之有子尚㓜有女兄新寡無子挈一孤

以依其弟至是無所於㱕君葬其三䘮教育其子

而廪其家以族子娶其甥而迎其妻母歳大侵細

民棄嬰児於野數百君為粥以食之至西成以㱕

其父母二甿相仇甲欲潜兵其乙君呼來前折其

不直者俾謝其直者釋然觧去慶元五年秋鄉鄰

有山帀曰𩀱田虗者兩山墻立一溪蛇行其間居

民數百家在焉一日天欲眀溪水涌出傾一市徃

觀未至水已登岸觀者反走入室隨入室又升樓

水至樓又升屋水至屋未一瞬間數百家者忽失

所在廬舎人畜蔽流而下未午水涸漂尸滿野哭

聲震天君徃拯之載糗糧具棺槥恤生瘞死活者

何數此君之行𧨏也配歐陽氏彦文女也二子紹

元紹雲皆業文有稱紹雲秋闈選充太學待試弟

子貟二女嫁進士張子華彭逢辰此君之家人也

鄉曰某鄉原曰某原山曰某山此君之宅里也某

歳某甲子某日某甲子此君之塴時也銘曰

猗嗟季齡洵惠且文文不于其邦于其身惠不于

其民于其鄰疇尼其伸莫亨其屯一豈其天一豈

其人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