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三十 誠齋集 卷第一百三十一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三十二

誠齋集卷第一百三十一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墓誌銘

   太孺人劉氏墓誌銘

吾州郷貢進士胡籛與其弟太學待𥙷生問自瑶

環瑜珥衣文褓時已嬰陟岵之戚惟胡氏有西昌

黄漕之胡有盧陵值夏之胡籛之先諱衍第慶暦

十一年進士官至朝奉大夫者黄漕之胡也近世

澹菴先生資政殿學士忠簡公值夏之胡也二族

同源而異委皆為吾州名族而籛問以侲子而孤

人謂是家其不競矣夫則有賢母以母之鞠兼父

之訓倒橐胠簏一簮不留盡用以招聘一郡之明

師逺方之良朋以儒其二子二子少長儁聲四馳

文學韡如淳熈十年籛貢詣太常問亦婁中待試

太學生貟明年 夀聖皇太后聖夀郅隆

天子率百官奉玉巵上千萬歲夀上自公卿大夫

下逮士之賞與計偕者其父母皆行封有差於是

籛之母錫紫告象軸封太孺人又三年 光堯大

上皇慶夀湛恩加賜冠帔於是里之人唶曰㣲此

母孰才是子㣲此子孰祉是母二子乃取

綸言子與賔興身逢休慶之詞作堂奉親扁以逢

慶艮齋尚書謝公特書以記其事乗成先生監丞

周公大書以揭其扁少傅大觀文左丞相益國周

公賦詩以侈其榮一時名勝和者山則歳時二子

及婦若孫百拜於庭升堂上夀芝蘭相輝爼壷即

叙太孺人朱顔鶴髮正坐舉觴觀者艷焉一日御

板輿升輕𨊱盛服徃外家留連竟日與諸戚屬款

語特異平時周諄若逺别者暮㱕又與婦子談外

家事甚悉詰朝夙興盥漱冠衣危坐忽若得疾人

無覺者問家人子曰日將午否曰過午矣即奄然

而逝實慶元戊午十一月十九日也享年八十有

六太孺人姓劉氏吉之大和人也父諱獬左奉議

𭅺通判徳慶府太孺人自㓜柔惠警敏父授以孝

經論語孟子一過能誦略通大義終身不忘父愛

之異諸女擇對得邑子胡著字慤仲即以女焉慤

仲茹古績文士友推表於是胡氏劉氏兩族皆以

文儒相髙以詞鋒相摩州閭敬焉無禄慤仲蚤世

而太孺人迪子能家自苗而實將𦬼而浡君子以

為難太孺人經理家政有條于儉于勤初約終豊

視前過之無不及者然天性急義銖視貨寳雍内

睦外宗附婣懷孰児而孤我與室之孰女而𭒀我

與嫁之孰寒孰𩚑穀之絲之晩好浮屠書若有得

者常語家人子曰吾他日當無疾而逝已而果然

二子四孫長曰天麟中待𥙷大學生四女孫長適

進士劉處愚餘皆㓜後二年其歳庚申其月中吕

其日丙申其縣吉水其郷中鵠其原楊梅太孺人

葬焉先是籛與問以奉直大夫廣南東路轉運判

官黄公夏之狀來謁銘銘曰

天孫雲機織錦為詞如綸如絲桂棟蘭梁荷蓋為

堂龍炙玉漿有軒斯魚有綵斯𥚑夀觴斯愉胡松

胡楸言閟其丘言千其秋

   節婦劉氏墓銘

予亡友安福西溪先生劉君彦純育徳丘園遁光

閟芬孝友忠信茂于家庭藹于州里聞于冕旒淳

熈聖人駿發書詔褒嘉幽潜表厥門閭用旌髙蹈

先生既沒其名益尊其善彌章過其門而聞誦弦

之聲登其堂而薫雍睦之風遇諸塗而遜行臨乎

財而遜得者不問而知其為先生家子弟也然未

足觀先生之化也先生有女生長見聞餐義服仁

襲禮安詩自毁齒時不待姆訓不繇師誨有齋且

淑宗婦詠贊者不問而知其為先生女也然未足

觀先生之徳也後數十年則聞安福彭氏有節婦

劉其姓者予聞而驚異焉一日有客自彼來者問

以劉節婦者為誰曰同邑人士彭雲翼之妻應時

之母而西溪先生之女也予曰其節何居曰劉之

㱕于雲翼也春秋二十有三至其嫠也二十有六

其沒也一星終者五始其夫以苦學屬疾授室三

年竟不起云是時舅姑俱存而子未晬也里之人

曰夫亡疇依子㓜疇希是能安其室而疇㱕乎夫

人聞之曰曾謂世無共姜婦皆文君乎舜何人也

予何人也則鬻簮珥以葬其夫祝鬒髢以訓其子

㓗蘭膳以奉其舅姑至於𠮷蠲蘋蘩經紀生業不

SKchar益勤不約益豊買書充㨂秩賔滿座明師諒友

自逺雲集子學曰新子譽日聞於是周急施惠拊

生収死族親表裡咸𬒳庥藾至其自奉荆釵葛製

嚼水脱粟蕭然一窶人子也夫人一女子耳而彭

氏之烝嘗託焉父母託焉子孫託焉而其身則四

十年無儷而安焉兹不謂節婦而謂之何哉予於

是毛髪盡竪胸臆憤發不覺起立而長太息曰伯

夷家児無奪席后稷之孫無惰穡非其性有乎爾

則亦習有乎爾故不知西溪之徳者蓋亦無觀其

人而觀其子弟無觀其子弟而觀其女乎可謂今

之宋伯SKchar陳孝婦也已夫人一子即應時也秋闈

三預侍試太學生員之選一女適進士羅日新孫

女一人許嫁歐陽三傑夫人沒于慶元五年八月

乙酉葬以明年十月己酉郷曰慶雲山曰潭北先

是具孤應時以通直郎新知隆興府武寧縣事歐

陽俁之狀來請銘予與西溪先生友且親非予銘

之而誰也銘曰

耋哉二親呱哉一嬰夫也不存嗟未亡人言煢其

身而當其門胡寕有旻言遺之屯烈彼松筠外鑠

霜氷上貫月星彭氏有祀西溪有子維節婦之韙

   陳養廉墓誌銘

天下有獨立之士乎無也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若永豊陳生懋簡者其庻矣乎邑之里曰沙溪故

有六一先生祠堂乆而圯圯而莫之葺葺與不葺

不校也而生一日過之若大戚焉獨奮而葺之新

而大之予聞而嘉之曰此庻幾所謂獨立之士也

非乎或曰此士之細也奚嘉焉曰漢世春秋之學

嘗尊公羊矣又嘗尊左氏矣時之所尊𫝑之所㱕

也㱕乎彼必叛乎此在彼無㱕在此無叛其獨立

之士也歟陳生是已生字飬廉懋簡其名也世居

吉之永豊曽祖言祖深老略俱不仕飬廉㓜敏慧

意趣磊落少長勵志問學從試有司累無遇則喟

曰經不耕不得道田不耕不得食是可一廢乎每

讀書小極則取陶朱治生之書而考問焉晝爾于

田宵爾于簡編經史内飫食貨外羡卒擅一郷士

農之贏然營以胼胝享以錙撮積以豆區施以𢈔

釡遭父䘮及葬送車數十百兩母夫人春秋高飬

志飬体情文兼隆食上必察所膳食下必請所與

先意將迎先事貯儲擇地爽塏築室廣深丸數百

楹娶兄弟子姪無得異居無不合食爾學於斯爾

稼於斯宅里冲裕親庭怡愉郷人儀之罔蹈非義

其子自伯虎而下競爽有令質可才可儒則擇明

師以迪之厚禮幣以資之今皆有稱復命伯虎築

一精舎不SKchar不塵庋書於間其專其勤艮齋先生

謝公扁曰立齋以朂之云歳辛夘大侵繡漕者流

乗之藴年官勸之分則上其估以浚民飬廉痛下

其估逺至旁郡異縣咸賴以活百里之内疾者藥

死者蔵婚者不失時緩急叩門不以在亡為辞不

以有無為觧養廉既一新六一先生之祠大夫士

翕然稱之適新太守方侯崧卿下車聞之馳書致

禮且諗瀧岡阡無恙否亟出公布屬邑尉陳元勲

汛除焉又請養廉贊之養廉欣然曰吾志也即盡

力佐費屋廬垣墉是葺是周是堅是飾工告成而

養廉以疾逝矣蓋紹熈二年八月一日也享年六

十有五娶徐氏先卒八子長伯虎也次朔大度大

明大用大中大雅大敏二女適進士徐少逸郷貢

進士毛作賔孫男十六人無悔僉無偽無莫介無

咎無勉無伐㑹弇無已無競無倦無違無惑女四

人俱㓜其來年正月辛酉諸孤葬養廉于邑之明

徳郷沙溪里之塘原予嘗以羅椿之請為養廉記

六一先生祠堂之役矣今其孤又以迪㓛郎新臨

江軍清江縣主簿曾煥狀因予猶子夀森來請銘

銘曰

道初一源𣲖百其川自百而千以燕伐燕六一皇

皇仁義其相金玉其章與韓相望祠之奚巍莫祠

奚卑陳生其嘻其梧其枝有為為之無為不為陳

生不知知者其誰

   大恭人董氏墓誌銘

孝婦董氏衢之西安人贈奉直大夫劉公諱藴之

妻朝請大夫司農少卿緫領淮西江東軍馬錢糧

頴之母也初皇姑某氏性嚴且急里人以為難事

惟夫人能得其懽心姑𬒳末疾起居飲食非人不

動夫人夙興問安否退區處日用復適姑所掖以

興為之衣服率家人舁置便坐理髮靧面具藥餌

胹膳飲節寒煖而進之且代之手𠤎筋間則虞侍

左右至夜寐始敢休息抑搔苛癢澡沐垢汙罔弗

躬者每有肴核必導其㫖甘宻為貯儲問所欲而

敬薦之如是八年猶一日叔姒姑之猶子也前輙

麾郤曰大婦事我有和氣無倦色吾心安焉顧謂

夫人汝盡孝他日子孫必孝汝姑疾竟不起其父

母皆年 無恙每語夫人吾女不幸久嬰沈痼夫

人事之孝雖死吾無恨恨無以報夫人天必能為

我報之姑之弟兄來過夫人出拜輙引避或不覺

膝為之屈曰夫人事吾娣孝莫能報其敢辱尊礼

以重吾過夫人無勤願厚自愛當必享後福姻族

敬慕郷里稱願教其女婦必以夫人為言夫人之

先好善樂施郷人以佛稱之夫人生而家已貧㱕

劉氏又貧以冢婦任家政艱難辛苦有人所不堪

者烹餁滌濯織紝紐縫靡不親之劉自五季居西

安之潘村世服田畒奉直公始入小學簞瓢不能

自給先進多憐而教之或與之訓章䝉而受業焉

自是斆學于外惟歳時㱕覲其親家事一不暇問

蓋二十餘年遂以賢能薦於郷上書

天子又免郷薦學成行尊為郷國善士後軰多師

從之奉直公所以能忘内顧之憂得一意於學既

以美其身又以淑其子皆夫人之助也姑之没十

年少卿君甫冠遂以進士起家夫人享其養蓋三

十有六年累封至太㳟人晩歳歳益康寕面有孺

子色歩履啖啜如少壯自少卿君入官中都出使

右輔江淮迎侍板輿㡬徧東南㞐處膳服之奉燕

游登覧之勝子婦孫曽扶床坐膝朝夕笑語嬉𭟼

之樂皆人所難全者人以夫人夀考安榮為孝感

之報夫人雖未嘗習知圖史而天性敏悟言行中

於義承賔祭穆姻族交郷鄰待奴𨽻誠敬恩意無

不曲盡事有是非立語可决人有善為之喜躍不

善多面折之有烈丈夫所不如者自其貧時或告

之急觧衣推食惟恐後少卿君仕有餘俸率推以

𥙷不足皆夫人之志也姻族家事有疑必於夫人

謀之可否斟酌咸服其當郷鄰之至者無老㓜必

請拜夫人以得見言色為喜幸資勤儉至老未嘗

一日晏起服新麗不常御食多品不辨嘗間輟以

與僮御人謂夫人以養福夫人曰吾知不忘其初

少卿君不擇仕宰壯縣佐莫府治賦調兵備嘗険

阻後所歴多劇煩夫人念其勞而勉其忠在官下

未嘗問外事惟以寛刑罰恤貧弱成就寒晩為訓

素少疾一旦暴下顧謂家人曰吾平生六腑堅壯

今若此吾其死矣家人曉譬之笑曰不然夜半啜

粥晨起飲湯復小卧奄然而逝享年八十一初少

卿君觧褐為漂陽簿始奉重親至建業仰斗食洎

夫人再至視舊什百甚自慰恱乃終始于是䘮車

東㱕㡬二千里皆少卿君舊所臨者官吏迎矛相

屬人士耋老奔走塞塗觀瞻嗟嘆至於泣下可謂

五福備順生榮死哀也已男三人長即少卿君次

顥次頎女二人孫男七人長强學迪㓛郎新全州

清湘縣主簿次正學迪㓛𭅺潭州寕郷縣主簿次

務學餘未名孫女五人曽孫男女八人其卒以紹

熈三年六月十八日少卿君卜以某年某月某日

合葬于奉直公之兆實其邑靖安縣濟川里蔣家

塢云將辟遣一个走書二千里以朝散大夫權知

惠州陸律狀來請銘于万里万里與少卿君最故

且同官于金陵雖未致升堂之拜然嘗置生芻送

美檟銘其敢辞銘曰

宋有孝婦有孝無古有痡其姑得婦不痡指不挾

匕爾我之指身不屈伸爾我之身三千朝夕不SKchar

彌力姑瞑而神請于帝旻報以榮光䄖狄伊煌報

以耋夀開秩伊九報以子孫是生名卿天表此老

式是東土爰碣其窀俾夜作晨

   夫人張氏墓誌銘

予頃職在太史當世之孝子慈孫不以予不能文

徃徃詭以銘狀其先世鉅人長徳之㓛行用諗于

後千年者予欲拒得而拒哉如莆田大丞相魏國

陳公樞宻權公資政胡公或以知己或以師友或

以其孫子契好皆欣然為之落筆既㱕自江左得

臂痛之疾且心罷於績文囊研櫝筆今數年矣予

予亡友之子劉庭𣏌一日犯風雪𣢾予門跽而請

曰庭𣏌知先生以作文為諱然有士友廖執中自

長沙走數百里以來屬庭𣏌以其母夫人菆而未

葬非不葬無以葬也今天下名能文詞不在誠齋

先生乎妣氏不得先生銘之其何以葬惟先生動

心焉予曰諾今三年矣丙辰八月望庭𣏌再至予

迎勞之曰子不趣廖氏銘詩乎再拜曰幸甚則因

其携至朝請𭅺新通判𡊮州曽光祖之狀而序次

焉夫人張氏湘潭人也祖大任貢上舎嘗注春秋

學子爭𫝊之父曄迪㓛郎能𫝊業夫人鬌而警敏

笄而婉嫕授孝經女訓於其祖略通大義攸縣人

廖君主簿聞其淑問以次子天經請昬入門而娣

姒咸喜既饋而尊章胥慶鷄鳴盥漱勤以先衆蓍

簮大布倹以率下每遇秋罷必勉其君子以下粟

之估用活捐瘠道無殣者主簿既没又勉其君子

以悌于同産貨不已豊食不已獨再閲一星乃如

一日艮齋先生謝公嘗銘廖氏先阡深唶其奕葉

之雍睦云夫人尤喜教子為其子聘朋師徠益友

延名勝賔客輳集川至林立講習洋洋夫人嘗曰

鬄鬒秩薦實心慕之陶嫗何人哉年五十一終于

紹熈辛亥孟冬之晦前一日菆塗于來年之季秋

葬于乙卯二月五日郷曰清陽里曰宣化原曰曹

衝男女六人執中用中致中皆業進士有稱用中

為季氏後云女適成忠𭅺監建昌軍廣昌縣酒税

李希道進士譚知言季尚㓜銘曰

彼儒者子嬪于斯士同徳有煒維詩及禮治爾子

孫無念爾親聿脩厥身對于母勤詩禮一卷爾畬

爾甽匪SKchar爾蓘用載爾稛

   夫人左氏墓銘

乾道戊子亡友劉彦純嘗與予語州里儒家者流

其子孫能世其業者鮮焉因及永新譚氏曰是儒

其躬者四世矣未㡬譚君微仲以彦純書來屬予

記其一經之堂又書其桂林精舎之扁未㡬又識

㣲仲之弟明仲於行在所之客舎自是予與譚氏

子弟還徃今年九月朔予族弟奎來請曰㣲仲之

李子鳯能世㣲仲者也其家無禄以紹熈五年十

二月某甲子䘮其母以今年十二月某甲子襄事

敬介奎以謁於兄有明仲之狀在願徼福於兄乞

銘以託不腐則序而銘諸夫人姓左氏世為吉之

永新人父時彦紹興間為郷里儒宗晩以累舉得

官終於安逺丞以奉議𭅺致其仕夫人之生頴異

絶羣奉議公竒之每語所親曰欲為是女擇對未

見可者其所親曰姑徐之是時邑里先進譚公致

政朝奉諱其名能文詞妙齡郷賦薦名既以累舉

得官不願仕後學者從也游者奉議公亦在焉致

政之子長諱某蚤䇿上䇿終官朝奉𭅺子景先即

明仲今為朝散大夫昌化軍次諱觀復觀復之長

子諱吉先㣲仲其字也㣲仲嗜學為文下筆不休

奉議公見之欣然曰是子非池中物吾得佳壻矣

遂以夫人㱕之夫人之㱕也當致政朝奉公太耋

康强群從叢居不啻千指夫人平心以處一無間

言朝奉公喜曰吾家得此孫婦譚氏其昌乎夫人

聞之不矜不SKchar事姑尹晨夕側立無媠容視姑顔

色愉恱夫人始喜不然徐請曰得無有不可於意

者姑見妯娌必稱夫人之賢常俾諸婦視以為矜

式乆之朝奉公及舅姑相継即世夫人送終無一

不盡時節烝嘗必痛哭流涕聞者惻楚夫人既荐

履艱疚覺生理寖㣲謂㣲仲曰世有無職而食者

乎男職耕耘女職組紃弗耘弗紃寒飢其臻於是

傾槖倒篚一簮不以著身盡用以為生績麻條桑

以燭継晷脱粟菅蒯以菲自奉三年而成室廬五

年而闢菑畬七年而倍其初於是㣲仲得顓顓於

文字間延師儒訓子弟暇則從賔客投壷弈棊釃

酒賦詩蕭然有出塵之想諸子咸父母之訓相髙

以行相先以學相琢以文州庠邑序春秋課試非

兄以詩經首選則弟以書經首選夫人曰未也有

人於是者歳當上熟穀價如土夫人必贊㣲仲上

其估以㰸之及歳大侵穀價如玉夫人必贊㣲仲

下其估以散之邑人徳之㣲仲既没夫人數從中

表族親諏之曰今儒士中誰可為子弟師或曰某

人又博諏之僉曰然夫人始命其子聘之及至其

禮益加於前夫人天性寛𥙿而理家肅嚴諸婦事

女紅不夜分不得息夫人坐堂上夜聴諸子讀書

喜而不寐或至申且既屬疾猶語諸子曰汝等冝

自强為善以纘乃祖父之志紹興乙夘大饑汝大

父與汝曽大父朝奉公為粥以食餓者所活甚衆

朝奉公糲食𢙣衣坎瘞緡錢將終以告汝父汝父

不省者三十年一日出此錢以畀群從諸弟小子

識之第力學後豈無興者言終而逝得年七十有

六夫人男女各四人長男鶚志學勤家先卒次鴻

鵠好書以氣節自許次鵬性慤而志大為文出儕

軰右早世無子鳯以其次子卿月後焉次鳯至性

孝悌刻意學問屬文盈編才敏意新長女適叚昌

胄次適龍光朝皆進士次適訓武𭅺新融州管界

都巡檢使張安世次適秉義𭅺新監行在省倉上

界張鎰孫女八人曽孫男三人曽女孫八人銘曰

謂姥不齡八秩其年謂姥不昌四葉其孫謂姥不

福五者其全中正之里漢山之趾姥宫於間祚爾

孫子後以五鼎其不源於此

   静菴居士曽君墓銘

艮齋先生尚書清江謝公未仕日嘗假館於廬陵

蘭溪曽氏之槐堂授徒講學一時俊秀自逺來學

者北自九江南暨五嶺西而三湘東則二淛鱗襲

於堂下詩禮之訓仁義之實誦弦之音洋洋如也

後數十年異材林立列布朝野或以學𫝊或以行

著或以能稱或以文炳者多艮齋之門人弟子也

曾氏為加多其大者首出二史兼官六卿冠豸柏

臺拂芸道山其次者乗别駕車試治縣其小者猶

累舉𥙷官薦名太常也惟静菴居士其學得艮齋

之源委其人經艮齋之品題逺之為同業邇之為

同宗皆推之為艮齋之髙弟乃韞玉而莫之與沽

種徳而莫之與秋有司不以薦揚天子不聞幽仄

旣在於人而邦弗獲其用復畸於天而躬乃嬰其

疾兹命也耶兹命也耶居士諱機字伯虞姓曽氏

其先金陵人五季自冝春徙吉之吉水祖光逺將

仕𭅺父敏才宣政間游太學有聲紹興間以東義

𭅺終官監䖍州舩場君生而小異㓜而頴出夙興

呻佔夜誦申且請飪忘嘗請席忘牀家人憐之曰

書誰之不讀一何自苦如此竟不改既冠從謝公

學公語人曰静敏寡言不事表襮必是子也興曽

氏者既無遇于有司則歎曰學殖也畫而弗殖吾

則我咎也殖而弗稔吾復誰咎哉既而又奮曰原

夫之軰豈學也乎自是不以阿房誦於人浩然賦

招隱之詩所居正對王笥諸峯每弦琴觴酒卧興

揖之曰清風招我朋月呼我諸峯友我尚應接不暇

而暇問槐花之黄否乎築一室獨居之揭曰静菴

監烝周公扁以二大字而大丞相益國公銘之曰

不出户庭能定能應蓋惜其定應之兩能而卷懷

之無施也君於書無所不觀於文既敏而工於詩

尤幽而淡晩得末疾安之若無有來問者笑笑之

曰大塊勞我以生逸我以疾慶元庚申八月己亥

談笑而終年六十有四有詩文十卷目曰静菴猥

藁配婁氏承務𭅺天任女也二男曰克定克永俱

好學有文克永嘗與計偕一女妻進士婁鞏孫男

曰暐𪰋昉三女明年二月丙午其孤葬君于縣之

仁夀郷㱕仙里龍子岡之原克永嘗以詩謁予予

讀之驚曰是何黯然有后山之味至是持通直𭅺

新知全州灌陽縣事王夢得之狀來請銘予既善

克永又嘗記君之菴者其何辞銘曰

幽哉若人如淵斯奫如璞斯珍如衢斯堙珍莫予

售堙莫予疚維静乎守惟徳乎楙尚書之稱丞相

之銘有鍠有聲有姟其齡

   太冝人𭅺氏墓誌銘

慶元六年五月八日小男㓜與㱕自中都因問昔

同朝故人今在列者幾人抑有未忘老杇者否㓜

輿首出朝請大夫太常少卿虞公書二札其一問

暄涼訪生死寄藥物其一則曰儔不天䘮所恃塴

七年矣而未有以焯諸幽夙夜祇懼無以詔孫子

稔將來俾母徳其埋厥辜誰㱕託契不淺言立而

𫝊㣲執事疇控焉有朝散大夫尚書吏部𭅺中林

公湜之狀在某敬再拜序而銘旃大宜人𭅺氏寕

國府寕國縣人父侗郷先生也太宜人生而静專

先生特異之嘗曰此女類我雖貧不以妻凢子故

朝散𭅺虞公璠先生忘年友也遂㱕之太宜人既

自忘其外家之貧朝散公亦自覺其婦徳之冨君

子謂𭅺先生善於擇壻朝散公慶於宜家兩族有

煒州里儀之太宜人事姑孝姑嘗寢疾適免乳且

哺子且執事于膳于藥匪躬弗置匪嘗弗進姑見

其勤諭遣之曰汝自湏人扶吾小愈毋乆汝若太

宜人曰敬諾然終不斯湏離也既亡春秋祭祀之

曰雞初鳴急起盥漱滌豆籩具性酒皆出其手既

秩既蠲而家人有未知者如是者終其身朝散公

每觀書至夜分而㱕太宜人逆之闑右如大賔大

大客肅雝莊栗慈撫諸子每見朝散公義方嚴甚

從容言曰児誠嗜學彼自彼勵頻督過之將無傷

恩遇下以寛有過失未嘗笞罵又為之開釋一家

之中上無卞急下無齎咨朝散公平日詩酒為樂

客至必取其車轄投井中摽從者出之門外禁毋

得歌驪駒於是卧尊罍飛琖斝投壷奕碁賡酬詩

句大笑為樂不極驩不止太宜人既不憚煩且為

備先具以待不時之湏是以朝散公益得以交天

下各勝至於家人燕集絲竹問作則獨凝然危坐

若不聞者一坐肅然平居似不能言時發一語理

盡而氣和每謂婦有長舌維厲之階多言祇以賈

禍其子儔自監察御史按刑湖南 孝宗皇帝以

太宜人春秋高改使浙東四明闕守復命兼攝繡

衣玉節導迎板輿翟茀朱憤暉映行路徃來千巖

十洲之間每至登臨勝處芝蘭詵詵冠蓋欣綵服

後先上千歳夀士夫𧰟之半歳御史得郡九江諸

子恐動老人念不敢言既而聞之喜曰吾乆矣動

㱕興今得過家天賜也既㱕會親戚諸姥之髙年

者杯酒接歡恩意周洽家有名園日渉其間御史

承迎母心欲求為祠官以便色養遽以疾捐館紹

熈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也臨絶湛然享年八十五

太宜人生長儒素㱕大家見其子冠豸為部使者

又以 高宗 慈福慶恩三封至太宜人人謂貧

冨異觀貴賤易志而自奉甚薄自視甚卑一毫不

𪫟其心御史嘗諗同院御史林公湜曰吾母雖當

燕衎未嘗不勉儔以名節常懼無以稱塞人見御

史立朝以直言見排居外以振職左遷皆韙御史

不知家有師也晩耽釋氏書風兩不渝清晨未嘗

茹葷蓋五十年云諸孤以五年正月壬午祔于西

山寶于朝散公之墓從治命也男五人价伸儔佃

倬迪㓛𭅺新黄州黄陂縣主簿倬以郷貢進士入

大學前卒女四人俱嫁士人今惟季在孫男六人

道衎衢衡衛術道國子進士衢迪㓛𭅺新鎮江府

丹陽縣主簿女九人曾孫男六人熹餘未名女一

人銘曰

朝散造家相維淑嬪奉常蹇躬匪師他人奉常何

師萱堂老椿

帝曰此母是生鯁臣予狄汝服予錦汝綸若節春

秋夀觴其芬九齡有開言㱕其真有西者山有巋

者墳兩葉而根禔厥子孫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一百三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