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九 誠齋集 卷第一百三十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三十一

誠齋集卷第一百三十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墓誌銘

   蕭君國蕐墓銘

君諱飾字國蕐蕭氏世居廬陵之横溪曽祖吉祖

𧚘玠皆隱徳不仕父僴字伯寛愽聞強記為崇𮗚

三舎名貢士國蕐生九歳而孤母朱日誦柏舟之

詩以自誓是時兵亂未敉強宗内逼豪氓外陵殆

無以安其居母羹藜飯糗教育國蕐兄弟三人耨

以詩書耘以師友國蕐㓜而頴異長而温冲方頥

廣顙重厚寡言事母至孝友兄弟以義有愉色無

間言宵爾誦絃書爾朝蠱術業有聞士林稱焉歳

隆興甲申冬國蕐攺葬伯寛而兩雪兼旬國蕐

憂之前一夕齋沐禱於庭曰天其或者假某半日

之霽得奉窀穸不然請以死報詰朝助爽物開除

日光穿漏得以襄事咸喏國蕐之孝感云淳熈十

年歳大饑郡守趙侯方講荒政國蕐兄弟首請于

郡願身先之凢活饑民三百餘人侯甚誼之年三

十餘䘮室師玉陽子非蕐元之戒乃於所居之偏

别築一堂掲以仁夀幅巾藜杖徜徉其間棐儿明

䆫爐香獨坐盡繙佛老之書而呻之中夜夙興終

始無倦者五十餘年一日嫡孫謙侍國蕐於堂上

國蕐曰居吾語汝吾子孫森然矣吾年八十有二

將何之汝其大吾門乎謙掖國蕐以㱕沐浴而逝

實紹熈二年八月十有七日也國蕐處已以敬待

人以誠郷人有爭不詣官府就折𠂻焉樂好施歳

饑則倒廪(“㐭”換為“面”)活人豊則輿梁甓路非求利益也子男

三人揆振拱揆好學善談論振拱以乾道間輸粟

助振貸官奏之朝𥙷將仕𭅺郷先生廣西主管羅

巨濟噐重之言於部使者檄振以邕州上幕檄拱

以封州遂溪尉揆振皆前卒女一人⿺辶商周侃孫男

八人謙樞𫞐諤謨機紀皆強學女五人⿺辶商陳作礪

蕐孚榮劉燦胡塤劉千載曽孫男六人女三人皆

㓜拱與謙樞將以紹熈四年七月十有三日丙子

葬國蕐于髙澤郷余陂之原國蕐所預卜也拱介

予弟萬遇以國蕐之行實來請銘銘曰

岵兮斯徂屺兮𡠉居𫩜兮其孤横溪之蕭衆睨厥

巢兩風揺揺予手予劬子口予書其妥巋如旣培

其根孰韡其芬彼茁者蘭

   劉君季從墓銘

君諱大同字季從姓劉氏世居廬陵之石塘曽祖

蕐祖珍父逢辰皆不仕父以儒學行義劬躬㑹友

所與游皆州里名士嘗從参政董公學参政賢之

為其子聘其女焉君生三歳而母胡夫人卒又八

歳而孤哀毀已如成人有兄旣壯不夀君撫其猶

子而教之因謂曰先人門户託予二人若不力學

何由自立乃聘人士之善講習能文辞者相與北

面師之君種學績文彌乆不SKchar月生日長從進士

舉數無遇於有司君舉益不SKchar性謹厚不妄𥬇語

平居接物色怡氣平惟恐傷之嘗曰與物無競吾

樂也篤親宣慈善行純表終始若一姪寖長欲分

田嚋𢌿之沃壤而巳取其瘠焉量入為出不蠅營

於錐刀倒廪(“㐭”換為“面”)於榖貴之歳輙痛損其估以濟人人

多徳之里有大東塘漑田數十百頃歳乆不治將

遂圮廢衆憚其費莫敢議其役君一且視之慨

曰吾田湏此水者甚寡然使水旣瀦亦衆利也乃

捐金鳩氓築之䟽為溝塍取之不竭旱有先備歳

無大侵吉塘有小溪橫道患無輿梁毎雨集暴漲

及隆冬凝寒徃來者病渉君乃召匠計工伐石它

山橋其上費一錢粒粟不徴於人橋成行道呼舞

君之樂於利人𩔖此使天假之年則其推有餘濟

不足其事當益宏大又非令所見聞者比也紹熈

三年三月乙亥君以疾卒于正寢年三十有八娶

楊氏贈左中大夫徽猷閣侍制謚忠襄邦乂之孫

故右朝奉𭅺都大提㸃坑冶鑄錢司主管文字振

文之女生三男䇾𧦴謩皆競爽四女許嫁羅歩蕭

昌齡宣溪王桯盧溪王漑泉江郭栖鳯君卒之明

年其孤欲以九月甲申葬君於髙澤郷遥塘之原

前期以迪㓛𭅺潭州瀏陽縣丞蕭一致之狀來謁

銘於予忠襄予叔祖也主管予叔父也雖予宦游

北南與君未覿面然與君親也且聞其賢則哭而

銘之曰

齓而不天忙而不年學而不騫其立匪易其劬匪

置其折匪意莫賢者淵莫孝者騫則亦云然君也

何懟子也可誨庸詎不大

   孺人賀氏墓誌銘

孺人賀氏吉之永新人故迪㓛𭅺致仕寗君名儁

字公才之妻也元祐宣政間有文名于辟雍號江

西大小賀者其先也父師孟潜徳不仕孺人生有

淑問嶷然其殊女紅婦徳兼茂並秀二親愛之選

所宜㱕以⿺辶商公才人入門下氣怡聲允恊上下嬂

所宜靡務不輯始𡠉居二十餘年孺人晨昬肅祗

閫内之事禀命無遂紹興丙辰米㪷千錢豪右藴

年孺人語致政曰郷有餓莩積而不散非仁也廼

平直倒廪(“㐭”換為“面”)且為粥於路以食丐者所活甚夥鄱陽

有賊聚不逞掠居民致政女弟之夫為所劫質孺

人聞之號泣傾橐贖之一簮不留致政叔母寡居

婁空字二㓜孫粰橡不給孺人自致政迎致于家

生飬死葬以所事姑禮事之蚤鞠一孤女自髫及

笄訓之劬愉嫁之敷SKchar閨壷妯娌以為愛女賢於

愛子蓋甥也致政雅好賔客一日無客意𧰼悶悶

客至必取車轄投之井壷觴淋浪豆籩旁午卜夜

継晝盡驩竭貲靡有小靳孺人躬饋未嘗形惰容

乾道之季歳大侵師参政龔公奉詔𭄿分懸爵愽

諭致政謀之孺人孺人唶曰活州里之饑此吾願

也握粟貿官豈吾榮哉且吾児欲取官以啓吾宇

何不讀書於是傾家市書萬卷旁招名勝秀孝以

淑其子居亡㡬何其子綜貫易經種績藝文𤥨切

新義聲聞日章孺人之教也性賤貨貴義梁川甓

塗捐 --捐金賣珠至於浮屠老子之宫罔不盻飾州里

冠昏䘮𥙊莫能舉者戚踈薄厚周之無倦了無徳

色一日立子孫於堂下而誨之曰貴出如糞土賤

取如珠玉此貨殖家者流所謂上䇿也吾則不然

冨為怨府利為身仇亶免凍鋖奚以贏為小子志

之淳熈甲辰遇 東朝慶貤恩老老封為孺人遂

與致政同日尚書艮齊謝公扁其堂曰蕐夀云致

政旣逝孺人体力康強有加無衰後六年忽農起

屬疾子孫嘗藥以進孺人劫之曰人生百年七十

者稀吾今濟登上夀又奚藥焉復舉似他日堂下

之誨言終而逝實癸丑二月二十有八日也子男

三人齡千能昌英女二人⿺辶商進士呉少陽劉藻皆

士族云千齡及二女皆前卒孫男九人有志有謙

有秩有㓛有開有為有文有永有與伹力學有俊

聲女六人⿺辶商進士曽邁將仕𭅺劉崈一譚宗元呉

有興顔世徳其季許嫁劉載曽孫男四人炳燁煇

燧女四人其孤千能昌英命詹尹諏大蔡葬宜某

日某地詹尹卦之曰是在嗣歳其月星紀于丙攴

午其塴之晷羲和之里一牛鳴地石角之潭封之

右臂先事昌英以太常少卿曽公三復所狀孺人

之行來請銘於予先是予嘗銘公才矣今其可辞

銘曰𠝹

允孝廼姑允㳟廼夫允才廼雛其莊其劬金珠之

氛羅縠之塵亀布之緡濯以蘭芬有青者編有鏘

者篇有來者賢儒我子孫子孫昌昌厥閥斯張我

銘其蔵訖古其光

   通判吉州向侯墓誌銘

侯諱澣字節之向氏河内人丞相文簡公五世孫

也少以父秘閣䕃𥙷將仕𭅺授右迪㓛𭅺再監潭

州南岳廟循右從政𭅺監洪州修舡場攺宣教𭅺

知潭州安化縣歴廣西經畧司幹辨公事湖北安

撫司幹辨公事五轉左朝散𭅺錫五品服通判吉

州未之官而卒享年六十蓋淳熈辛丑三月二十

有八日也江西舊以官舟轉饟漏者輙棄逢侯汝

霖緫東西饟事請置舡官於洪歳取舊舟更其十

三聴之漕司州不預焉歳乆官失併修舟艦侯曰

是可不正言於轉運使使家是之州不敢強安化

故梅山地拊以誠慤率以公廉稅節賦時氓獠安

業丁秘閣憂始秘閣間學于文定胡公故䘮𥙊不

事浮屠法或以為冝𮦀用俗尚者侯曰先志不可

違乃悉遵司馬氏儀侯執䘮哀毀禮無違者母畢

夫人先秘閣三十五年卒旅殯于洪侯方九歳能

記其物色至是始克易棺㰸遷祔又訪収畢氏後

自秘閣没宗族留落異方侯必載以㱕而振業之

廣右連谿峒官屬之辟置馬政之便宜悉𨽻帥司

幕府侯毎賛其長行之盡公桂帥李寶文浩與侯

有舊毎盡言不隱浩欲於近城為營田從事皆承

意籍取逃氓絶産以廣其數侯曰所籍磽硧無勤

師徒後竟廢之侯嘗至中都故人劉公珙在西府

使人問訊侯巳於銓曹得湖北SKchar始見珙珙敬歎

乆之荆州再歳易五帥侯澹然自守不可戚䟽沈

資政夏委侯行城於襄陽爲之盡力條具其宜复

深噐之旣得吉之貳喜曰文簡湏嘗居此官吾甚

榮之戍期方及而侯巳病矣曽祖受西京左蔵庫

副使祖宗𤦺太中大夫致仕累贈少師父子忘奉

直大夫直秘閣致仕累贈太中大夫自建炎南渡

中原故家﨑嶇兵乱多失其序秘閣寓湘中紏合

群從䘏孤継絶始程氏書建家廟正神主嚴𥙊祀

事思澤生産先猶子後已子長㓜雍肅侯卒而守

之故江南稱舊族之有家法者曰伊山向氏侯資

質直遇事鯁挺義不可者雖上官亦面折不少借

至接親族慈愛𣢾曲人有緩急傾橐濟之故所至

人畏而親敬而樂方𥘿丞相檜用事張魏公居二

水秘閣家伊山侯毎徃來魏公所問起居魏公甚

愛重之遂以其姪孫女妻侯之長子娶黄氏今封

太宜人六男士克從政𭅺武岡軍武岡縣令士允

未仕士充迪㓛𭅺永州祁陽縣主簿士光士寛士

先皆未仕四女長適從政𭅺潭州湘隂縣丞宋剛

仲次⿺辶商免觧進士田竒次⿺辶商進士王瑊次⿺辶商承務

𭅺前隨州酒稅李正夫孫男八人女四人尚㓜以

其年六月十五日葬于法輪寺髙塘山秘閣瑩之

右從侯志也士克以其壻宋剛仲狀侯之行乞銘

於予銘曰

冨而好禮非貴介公子如彼寒士敏而好學非樂

驕樂如金玉追𤥨故家子孫不淟厥身不阤厥門

文献具存于湘之濵維伊山之向云

   端溪主簿曽東老墓誌銘

予生二十七因入州府謁友人郭克誠郭於曽乎

館暄涼外道舊故未竟主人子出年可十七八許

頎然玉立眉目如𦘕即之似不能言與之語泉迸

雷出予驚喜自失遂與定交曽其姓栝其名禹任

其字也一字伯貢後更名震字東老云其先金陵

人五季徙𡊮又徙吉之吉水里曰蘭溪曽大父君

彦隐不肯仕大父光逺𥙷將仕𭅺至父敏㳟始自

𡚒發有志於當世㑹外舅匠監丞歐陽珣使虜死

焉無子 朝廷官其壻三遷知與安縣以宜教𭅺

致其仕東老結髪不好弄不妄言𥬇入小學日誦

數千言少長發藻蔚甚是時今尚書煥章閣學士

艮齊毎課諸生所肆業未嘗不首東老且謂興安

曰是將亢而宗年甫踰冠亟薦于郷侍興安往官

下興安卒東老自桂林徒跣護䘮以㱕間関數千

里毀瘠立骨見者為泣奉継母彭夫人拊二第四

妹尚丱允孝允仁族黨州閭稱焉築文友詠㱕二

堂旁招明師躬率二弟與其子問業焉父子兄弟

講畫釀郁誦音弦聲洋洋如也以故弟雩雖蚤世

巳嶄然露頭角需亦再薦名天朝荐行錫𩔖之典

母夫人以東老兄弟得封寵錫使蕃珈翟焜燿𡻕

時奉觴為夀率子弟拜堂下孝友怡愉叶氣靄然

東老自少馳俊聲人謂一第不足慁也晩乃試集

英得仕非東老雅意也予與艮齊先生皆勉之曰

官無小政無不可為君臣之義廢之可乎則相與

剡章薦諸朝調徳慶府端溪縣主簿單車之官㑹

愽士闕府選東老攝焉諸生望其容貌聴其議

論起敬起畏得所矜式秋大比士子譁訟其官墨

不可監試者復選東老攝通判州事徃董之入鏁

闈語考官曰諸君母陋南州異時張曲江余襄公

皆一代人物之英願留意勿草旣掲牓士稱得人

鍾官冶金之課屢殿使者病之符東老行諸郡督

其滯還至章貢遇侍𭅺趙公彦操經略番禺一見

𭞹甚曰南海事叢吾憊其孰助我子其與我偕開

府亟以户曹SKchar辟東老東老為盡力𥙷弊剸繁一

府嘉頼塩使者歳貢鋈金毎若干鎰謂之一網

網𢌿謂至三未得所宜東老廉且才俾盡護以㱕

水衡東老辞不能使者曰吾求其人乆矣微君莫

可東老不得巳遂行至贑屬疾卧舟中其子克巳

遡洄及之於西昌則東老病矣然一見其子獨問

母夫人安否語訖而逝時紹熈四年十月十日也

得年五十有八東老風誼甚髙有以患難空乏告

者不以有無為觧可賙賙之乆假不庚不問性不

好麗羞服取給未嘗過制至奉先事親則否治家

始若不肅終而不弛友朋至隨所有治具爵不踰

五客主不及乱罷則談經說理商略終古紙䆫竹

屋風雪蕭然寒爐青燈相對終夕人人自以為得

所欲也所居面玉笥諸峯多晋梁隱君子之蹟嘗

暇日杖屨徃游毎有誅茅山側之興因自號群玉

隱居言語文章自出機軸無一語襲前作九喜為

詩平淡簡古深得陳黄句法丸悲𭭕憂樂登髙懷

逺覽古行役一切寓之於詩得若干篇并𮦀文丸

若干卷目曰群玉集又於書字畫遒勁人比虞禇

云蔵書數萬卷又得歐陽氏故書數千卷閣以𢇮

之終日倘徉其間雖隂陽卜筮天官地理浮屠老

子之說無不綜貫人有問者隨扣隨應時軰見謂

殫洽配毛氏同邑貢士頴士之女先東老二十三

年卒四男子克巳克允克寛克家皆嗜學克巳克

寛嘗預秋薦二女長⿺辶商朝散郎荆湖南路安撫司

幹辨公事陳夢材之子東次在室孫男女二人尚

㓜諸孤厝東老於仁夀郷佛塔岡之原將以十二

月己未塴克巳持陳君夢材之狀來見拜且哭曰

先君子辱先生與游先生不銘之孰銘之銘曰

近世勃興蘭溪之曽蘭玉盈庭四士収科東老則

那曁仕而皤二士舒英曲臺承明東老伶俜文行

可𫝊詩可管弦人後巳前其生不昌其死不亡東

老何傷

   臨賀太守簡公墓誌銘

公諱世傑字伯俊姓簡氏其上世逺矣周有大夫

師父漢有昭徳將軍雍至公之先自建業徙豫章

今為進賢人曽祖真祖英世有隱徳考喬累贈朝

請𭅺妣安人宋氏公自㓜頴異讀書畧章句要為

有用之學隆興癸未第進士授左迪㓛𭅺辰州録

事参軍丁父憂服除調靜江府司理参軍有兄弟

殺人者吏當以重比且連坐公閱其實弟初不與

謀卒以讞奏外邑以盗上府丸六七軰府以屬公

公物色非是出之後果獲真盗時参知政事范公

成大為帥將重劾邑令而請賞公公力辞范公薦

公治獄詳明有詔記公於中書載籍淳熈初元范

公徙鎮全蜀辟署公為四川制置司准備差遣蜀

自中興以來置帥尤重于時頻易帥西南夷㓂邊

前帥坐免至是邊防機事范公專以委公公悉心

賛夙夜不SKchar所辟客惟公一人相𠋣如肺腑邊備

稍飾則考論四蜀利害次第興除其大者如對减

折估歳五十萬緡罷関外四州之和糴以蘇民力

實自公白發其端蜀人大和異時士大夫有謁於

制司者不得則讟幕府故僚屬徃徃怵於𫞐利公

廉巳和物援寒畯通下情事有未安必盡言不阿

范公虗心以聴尚書鄭公丙手書貽公云聞蜀士

翹楚皆為范公得可謂自吾有囬門人益親范公

召還薦公於上前乞不次擢用 上方留意吏治

以公新攺秩詔中書除知鄂州蒲圻縣當承平時

賦入甚夥今視舊十不能一且經界不正徭役失

平以作業若干訾民民皆竄易名數吏手得以上

下公下令覈欺隱第甲乙為書蔵之有司至今利

焉頻歳⿰氵荐饑振廪(“㐭”換為“面”)𭄿分境無流莩諸使者列公治

行以聞有詔秩滿詣中書察廉丁母憂服除通判

靖州靖深入五溪環以夷獠王民土爬山耕荒傖

相望而官賦無定式錢曰經緫制者歳五十萬其

出無從徃徃虐侵巧奪以啓蠻心乃尼穿漏検贏

餘相為𥙷除削其苛政欒官林順才者要結五砦

坎用牲於夷鬼將有異志公諜知之亟白郡守遣

腹心諭以禍福莫徭聴命有羅鬼蠻者開山通道

以馬市為名包蔵不測符公經紀其事公躬渉険

阻創立砦柵折其姦萠邊以無事於是丞相趙衛

公與諸使者以公才能列於朝除𫞐知賀州入見

紹熈 新天子因問公徃在制幙成都𫞐酤之課

近年益殿何也公對以苦趙開籠鹺荈酒之利以

佐軍興因此猶張弓也今數十年不㢮民其有不

困乎比年西蜀歳豊物賤而民愈貧養生之湏有

急於酒者課之殿也則冝 上深然之元年冬公

始至郡首修孔子廟及郡學民知公意在教化相

率服從嶺外自塩筴婁更復用官自鬻之法民以

為病公一切罷之乃痛自酌損必由身始齊厨不

炊賔筵生塵佐吏服其清苦云諸使者䟽一道郡

守之課以公為第一書聞而公已疾以紹熈三年

十月十有七日致其事未㡬卒享年六十有六州

民罷市巷噐積官為朝請𭅺假服三品娶帥氏靖

安貢士尢之女封安人子男三人約綸紳約紳先

亡女六人二女早夭次⿺辶商進士吕仲良次⿺辶商進武

校尉新監涔陽鎮酒務葉洪㓜許嫁進士葉沂男

二人廉度孫女四人公風度凝逺不形喜愠其學

問通古今其議論守大体其好善出天性自試進

士為范公所識拔因是游公之門及在廣蜀再為

其屬主賔相𭞹金石不愉及范公退㱕公亦婆娑

于外范公所薦蜀士數十人公為之首同薦軰流

有至執政者公子無羡心當路諸公有欲釣致竟

謝不徃初公宦粤蜀皆單車之官妻子不至官寺

暮年安人及其子始偕徃臨賀更未盡安人先㱕

聞公赴悲傷感疾而殁綸將以明年二月甲申奉

公及安人之樞合葬于靖安縣長安郷石馬岡予

與公雅素且厚綸以公壻眉山吕仲艮之狀來請

銘則哭而銘之曰

范公帥蜀載萬𨾏玉㱕献黄屋大者鈞樞小猶伏

蒲剌天魚魚上客伯俊而馬不進卒老于郡我能

非賢我否非天毋悼下泉

   夫人鄒氏墓誌銘

夫人鄒氏世居臨江軍新塗縣曽祖復祖昌齡父

敦禮昌齡字永年大𮗚間登進士第終建昌士曹

敦禮字和仲紹興初乙科登第仕至通直𭅺贑州

節度推官鄒氏世儒而士曹教子尤篤嘗仕於衡

因家焉故通直兩以貢士冠于衡又以𩔖省試冠

湖南娶衡人都曹谷氏之女谷夫人⿺辶商鄒氏兩族

薦紳文學相髙𥚃法相礪故諸女日閑訓誨夫人

有女徳通直尤愛之毎曰吾此女不妄與人紹興

丙子 朝廷行郷飲酒禮縣君黄君龯與人士約

試畢而後行禮於是曽君徳賢以書一經就試黄

君喜其文及行禮通直攝僎介事黄君出徳賢文

卷示之且於行禮間覘其人物儀矩秀茂通直一

見傾蓋遂許以夫人㱕之夫人㱕曽氏時徳賢之

大父仲平年七十餘方康強好𭭕樂其子慶羙慶

善日娯侍左右夫人於妯娌間序為下陳凢膳羞

牢醴頃刻而辨仲平得優游晩歳與親賔相娯恱

雖其家之肥亦夫人先意承志之助仲平旣終而

慶善夫婦亦老矣夫人下氣怡色昏定晨省奉醴

以進必極其㫖奉饌以進必極其豊退又探其所

嗜羅列而進慶善左善賔客毎與客燕集必卜其

夜式歌且舞曼衍畢陳以極賔𭭕彌日乃罷其𬞞

果暇㫦山膚海錯何珍不致徹巳不進慶善毎喜

其後春秋益髙牙車豁揺宰夫烹熬皆不合意至

夫人刀匕所供毎事必嘗曰有婦如此吾無飢矣

方其時慶善二女將及笄其長子徳元適早世孤

女三人俱㓜慶善夫婦旣愛其女擇對惟艱又憂

其孫之無㱕夫人於侍膳間必寛其意願以身任

至五女者言動視聴織絍纂組必手𢹂面命俾如

内則之禮慶善視女若孫婉娩聴從嘆曰㣲吾婦

之賢疇克爾厥後以其長⿺辶商臨武令奉議𭅺蔣君

昻其次⿺辶商靜江府𮗚察攴使文林𭅺洪君光謙諸

孫亦各擇良匹而嫁之其橐中裝皆夫人恊力營

之加隆乃巳蔣洪二君旣𣳚則又𭄿徳賢収䘏其

孤淳熈乙巳慶善夫婦與徳賢兄嫂相継而逝徳

賢治䘮哀毀不攴夫人盡夜哭臨緫齋内外及至

葬車轍填門夫人勠力應接終日忘食由是感疾

紹熈辛亥畢㓜子趙氏婣趙氏尤為夫人所愛入

門未㡬而卒夫人益哀由是疾篤以是年十二月

二十日終于正寢享年五十有五子男二人千能

千齡女五人長⿺辶商從政𭅺新州新興縣令李昌齡

⿺辶商迪㓛𭅺建昌軍司户参軍胡卿月餘在室夫

人生於儒家甚徳而慶禮無違者敬事尊章為諸

姒率同室千指俱無間言下而媵僕撫柔慈惠各

⿺辶商其意方徳賢少之時篤志問學求師結友夫人

經紀家事井井不紊建子之長訓誨尤力好學之

士願與子游者悉招延之故其子學以成毎母子

尊爼談𥬇間時以班SKchar女誡及古今列女𫝊反覆

評論聼者忘倦郷里之為婦為女者是則是式其

孤以今年某月某日㱕夫人之樞於同郷西江之

石蘭原前期千齡以迪㓛𭅺新廣州増城縣主簿

劉汝明之狀來請銘於予予與和仲居則鄰郡官

嘗同寮和仲江西詩人也夫人當能詩而未聞者

何也銘曰

伯喈之子封胡之娣林下之風閨中之懿婦徳婦

言彤管有煒豈無胡笳之辞應有栁絮之詩胡不

𫝊兮應見其二子而問之

   安人王氏墓誌銘

安人王氏慶人也贈少保茂之曽孫樞宻副使資

政殿學士贈太子少師庻之孫知㱕州之道之女

朝請大夫直秘閣張公允蹈之介婦朝奉𭅺新通

判隆興軍府事奭之妻也奭字叔保叔保當靖康

初侍直閣公﨑嶇兵間自亳社南來居廬陵今再

世矣安人自㓜警悟徳性敏淑樞使尤所鍾愛遴

擇名閱良對年十七㱕張氏時直閣公猶未脫吏

部選賦禄甚薄児女在髫齓者數人尤重義好客

有無盡費安人不逮事姑㱕先長姒閨閫之政一

出經理仰盡婦禮俯育諸㓜益斥簮珥以葺生理

初年堇堇今則裕如穉者壯壯者婣聘不汰裝不

𥚹粤自設恱首造𥙊噐𥙊日必躬滌濯必致豊㓗

如是者終其身年旣莫止子婦滿前不以屬也張

氏有逺屬三女落南直閣公㱕而字之未及適人

公巳捐 --捐館安人力賛叔保擇可妻者費皆巳出不

靳叔保異居從弟兩孤女貧不能嫁安人尤不忘

俱有㱕巳有孤姪則納為仲子婦仁及中表舉族

親間範焉楷焉叔保莅官所至有聲亦惟内助寔

賢不以秋毫家事為官事累延師儒以淑其子弟

尤篤平時自奉苦淡不妄費一錢至賙人急難欣

然傾倒遇妄媵不可犯而無小大皆懷其恩紀先

是柄臣當 國樞使公以異議退居江之徳安薨

子之竒兄弟為其下所告時直閣公為邑長為白

其誣再告于朝直閣公坐殿課之竒謫嶺表道廬

謝直閣公曰一日見天日誓不忘後之竒僉書樞

宻院事有舉前恩賀叔保者安人獨曰此古人所

絶口者報亦不及語孟詩史皆蚤歳成誦毎與家

人語輙訓以古義初封孺人再封安人五子履賁

隨臨𮗚孫男三人孫女七人屬纊無他語惟勉諸

子以學且深念叔保孰當為舉案者寔紹熈三年

五月二日也得年六十有一里之人見者䀌聞者

惻至出涕曰安人之賢而止於斯卜以九月十三

日葬于廬陵縣髙澤郷永和鎮新莊之原將辟叔

保以其女弟之夫監察御史曽公三復所狀安人

之行來請銘銘曰

外家方屯燾以捐 --捐身尊者之仁外家復享不㗲于

庚親者其宏北客南翔家孰其昌今稱曰張非鸞

疇依曜疇齋不偕其耆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一百三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