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八 誠齋集 卷第一百二十九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三十

誠齋集卷第一百二十九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墓誌銘

   羅价卿墓誌銘

予外舅羅公天文以詩學鳴政和間為横舎明師

自天文至其曽孫𤅀継継里選者十有二人䇿第

者六人元亨仲謀父子仕皆不逹至价卿其文方

昌其徳方茂其聞方焯士友謂大天文之家在是

矣年五十有二淳熈八年正月望一疾而卒天乎

痛哉初价卿父子同薦名而价卿為詩學舉首再

舉與兄弟六人同升三舉擢進士第未擬官居父

憂復居母憂毀SKchar逾制除䘮授迪㓛𭅺南雄州保

昌縣尉始至湖北㓂逸入江西將犯廣東提㸃刑

獄司業林公光朝宿重兵南雄禦之价卿謁曰南

安前章貢後賊來南雄將焉𭔃徑惟韶州仁化其

徑有三曰珠子嶺曰九曲嶺其険可守曰芙溪長

岡其地坥夷㓂所必趨盍遣一軍為覆以待之可

𤏖也林公從之賊果至大破之廣東轉運司厥貢

惟銀異時歳以緡錢十五萬市於州縣近歳止給

三一官無自出始以民産髙下征之民弗堪⿺辶商

公遷轉運副使价卿謁曰緡錢日朘而銀如初不

剥民焉取之盍請諸朝使盡給異時緡錢之數則

一路䝉福林公嘉歎即席草奏薦之公車韶之樂

昌有甿詣部使者言其令盗所臨部使者怒遣价

卿廉之至則以無罪告部使者疑其有所左右移

价卿乳源尉下其事司敗凢三易官典理其獄令

竟得釋秩滿造朝見丞相衛國史公浩極論二廣

煑海改法之弊請一用舊章又作平邊䇿論戰守

䟽民瘼瘼欲内治以俟天時丞相竒之用薦者陞

秩從政𭅺調監行在省倉中界門旣㱕日聚族子

弟尊酒論文澹如也官期將及未赴而卒价卿性

簡而厲言動從縄靜以禦繁勇以行義里閭族黨

欲辨曲直有不之官府而之价卿者一語曉之聞

者意沮其猶子子琳與劉振英貧而無教則迪之

以文其郷曲小民以饑𡻕不能自給則書其名數

廪(“㐭”換為“面”)之以粟二弟曰維申曰維翰皆自㓜教之旣

而維申薦名維翰與价卿同日擢第人咸曰价卿

之教父之旣𣳚悉舉先疇以遜二弟曰堇堇足矣

奚以多為廬陵縣令梁君兊聞之為文以風流俗

而二弟亦固辞不受盡以給族親之貧時稱義門

云价卿居官秋毫不苟保昌學官燬無尺椽亟白

縣令啓度一新春秋釋萊禮用無矌講武營表鞠

為樲𣗥擘張逋播存者十五价卿旣至習射有亭

築場有垣逋者來㱕旗幟精明見謂稱職价卿諱

維藩廬陵人曽祖仇祖紼字天文父上逹字元通

母季氏娶蕭氏男一人澥弱冠與里選女一人⿺辶商

進士楊奎予叔父麻陽知縣子也女孫一人尚㓜

有古賦二卷詩十卷史論二卷平邊䇿四卷詩觧

二卷左𫝊說二卷論語觧二卷𮦀著六卷棣蕐集

二十卷目曰印山集卒之歳十二月庚申澥奉价

卿之䘮葬于吉水縣郷曰同水原曰醴泉前事來

請銘予泣曰予出入舅家三十年甘而銘元通元

亨元忠仲謀矣今又銘价卿乎銘曰

惟文惟徳后帝所嗇多取奚益汝文斯赩汝徳斯

碩汝聞斯白探珠旣獲㱕覿其宅則毀其璧而祖

之澤厥世有奕尚⿰目𡨋汝穸

   王舜輔墓誌銘

君諱大臨字舜輔姓王氏醉𨊱其自號也系出臨

川自髙祖徙吉家焉今為吉水人曽祖景視大丞

相荆國文公為從祖教授于吉從之者傾一州龍

圖蕭公世京大愽彭公夑著作楊公純師皆從之

授業著書數百卷號野民集祖端禮㓜以文名元

祐三年蘇公子膽孔公經父孫公蕐老知貢舉而

𥘿少游黄魯直張文潜晁無咎諸公皆佐春官第

去取於是䇿第仕止賀州冨川令有易論語𫝊父

鴻舉以文行再薦于郷號非非老人君生而濩落

有大志不肯入小學老人不之強建炎中胡馬南

牧老人避盗為虜所掠君年十三三嗁跌以從行

數十里老人得脫㱕與盗遇盗欲兵之君抱持老

人號呼請代群盗義而免之時州里新𬒳兵跬歩

SKchar𭤑君度單弱不能自逹因說群盗乞護送還舎

請謝錢萬盗許之君乃前行隂結里中少年嚴兵

伏閭左盗以老人至諸少年譟而出拜庭下問故

老人云云諸少年目盗欲縛之君稽首曰吾父免

矣可若何乃殺一豕貰斗酒遣盗讋而去不敢索

一錢年十六七始𡚒於學日誦數千言自經史外

虞初小說道家釋氏之書無不貫穿沉浸尤熟於

左氏𫝊與三國七朝史口講指畫若身履然紹興

庚午客求和鎮館于曽氏㑹贑卒以城叛民訛言

㓂至曽氏欲徙以避之君設三䇿以料賊乃不果

徏鎮賴以寕未㡬㓂平悉如君言晩歳號是翁自

放於酒燕處之室名曰醉𨊱又號醉𨊱居士酣嬉

淋漓萬事不省得錢不計多寡悉送酒家不足則

䘮褐衣𥜗悉捐 --捐以予之不計直客有具衣冠儼然

造焉則箕踞慢罵不容口行遇田夫野父輙強之

使坐與為賔主為說經義論古今不能休父謝不

能觧乃𥬇聴去淳熈乙巳冬十二月望屬疾詔諸

子曰明年吾不復此矣至正月朔晝漏未盡一刻

而逝得年七十娶蕭氏故兩御史家也子男四人

子仁子俊子偲子信女二人⿺辶商歐陽次周孫男七

人少愚少魯少愿少忠少慤餘尚㓜孫女四人諸

孤將以其年之 月葬君于所居之東胡塘之原

前期子俊以朝奉𭅺提轄行在文思院曽三復所

狀君之行來謁銘子俊嘗從予游義不得辞則敬

諾而銘諸銘曰

陟彼糟兵天風颼颼望彼醉郷大荒蒼蒼八仙于

疆于廬于糧舜輔從之酌其天漿駕趜車而追𭭕

伯凌闖風而超扶桒拘拘者方哭送其遺蛻又焉

知舜輔之不亡吁仲尼之門不用酒也如仲尼之

門用酒則太白入室舜輔升堂者耶

   陳擇之墓誌銘

君諱𤦺字擇之陳氏清江人祖宗禮以髙年賜爵

迪㓛𭅺父善明經尤𮟏於易君㓜刻苦自𡚒必欲

續聞旣冠以易學再貢擢乾道丙戌第主衡州衡

陽簿未上張公孝祥帥潭愛其材招與之但因從

南𨊱先生張公栻受學焉及官衡陽有殺人于野

而主名不立提㸃刑獄鄭公丙責游徼甚急吏迹

一驛卒其䄡有血掠訊誣服吏献之鄭鄭下之州

誥之皆不寃州下之邑君攝邑疑之初診屍得死

者禂署曰羅仲羙君即掲諸衢有見而哭者曰吾

子也蓋仲羙與其族弟餘偕商而仲羙貲倍餘殺

而取之君逮餘辞服白之鄭釋驛卒由是名聞一

路郴饑官糶無紀人相蹂死部使者命君徃振之

書當糴者伍之而𢌿以一劵目許一人持劵遞遞

以糴簡而周整而無譁諸郡法焉用薦舉循從事

𭅺調贑州贑縣丞南𨊱先生帥桂招君攝莫府廣

西諸郡計仰漕司塩子錢漕輒嗇師以聞請益下

漕漕輒格㑹漕闕帥攝漕君賛帥歳増諸郡子錢

十三邕歳市大理馬馬來巳二千里自邕逹諸軍

又位故多道斃桂舊有圉君請憩而飼之瘠者止

良者行後者至先者發馬用不耗帥辟奏為真不

報旣至贑太守尚書留公正待以客縣賦不給毎

訟不直者令入金錢君首除之官錢曰經緫制者

𨽻提㸃刑獄司有使者析秋毫計一路逋錢大萬

君亟言曰此錢舊制所無借未能除不失凢最足

矣今又益之可乎媿而止部使者列其治于朝詔

中書書其姓名用薦舉轉宣教𭅺知贑州興國縣

未上㑹留公制置四川辟掌機宜文字西南夷舊

為蜀患近時復創馬市歳不能徹戍議者欲用利

路義士法什伍𥠖雅之民如李徳𥙿雄邊子弟以

代更卒 朝廷下其議制置司檄君經紀之君言

其不可兩州之士無慮六千盍析為二擇壯者二

千以備邊餘以居守則民可用戍可徹蜀法𫞐酒

錢曰折估者病民上欲損甚下蜀議制置檄君益

昌定議君上書緫領馮公憲詞甚懇惻卒減緡錢

三十萬初蜀之民私以楮劵為貨謂之交子至天

聖中官始權之再歳一易謂之交界其後有司並

縁巧取凢劵之微壞者皆没入之不賂不易蜀之

兵為屯十有八所𨽻之將三士之廪(“㐭”換為“面”)給當折物為

錢者必其視所屯之地稱其土物之直以直之低

昻為錢之多寡故米之估則龍州得仙人関之半

絹之估則興元得西和州三之一銀之估則大安

得龍州之半而過之乃有軍在某州之屯反用他

州之估者故軍多怨讟留公憂之乃與君謀杜交

界之姦以信楮劵平廪(“㐭”換為“面”)給之估以慰士心君雖在

逺而賢稱目至于朝近臣有欲薦君為郡而君死

矣人皆惜其用之不盡也君天資敏而靜宻而寛

遇事迎刄而觧亦不自㓛事至不拒事巳不有聴

訟從明决訟從恕與人言若無所拂而實有所規

事上官細廉介通不同不為逢迎毎言輙聴與同

寮處如家人不見崖異亦不詭從君自受學於南

軒進進日新嘗扁其齋曰克南𨊱銘焉其屬意於

君蓋甚逺云為文覃思深湛詞乃夷易尤工於詩

得江西体年四十有九淳熈十一年五月二十有

六日卒于官明年二月其孤返樞自蜀九月丁酉

葬于建安郷古堂之原娶曽氏子三人男復之渙

之女⿺辶商郭琛皆舉進士孫三人二男一女復之不

逺二千里走行在所以太學愽士彭亀年所狀君

之行謁銘於某某與君雅故敬銘之曰

猗嗟擇之其挾不訾其趨不卑南𨊱是師趾其堂

基𮕵其璧圭一𥬇而㱕將遐其蜚而蚤其披侯豊

其資侯嗇其施云誰之司

   太宜人蕭氏墓誌銘

太宜人蕭氏吉之西昌人故安逺主簿王季安之

妻也季安即世太宜人以勤倹齊家以詩禮迪子

淑問益茂家政益葺自 壽皇聖帝時尊親錫𩔖

介賚海内若大夫若士若氓父母髙年者詔縣以

姓名上之郡郡上之朝賜爵行封有差吉州以夫

人年徳髙邵應舊初封太孺人再封太安人新天

子御極湛恩厖洪三封太宜人絲綸褒表式如金

玉象服焜燿有嚴山河族親州里罔不以手加額

以太宜人為母師太宜人自㓜在父母家以柔嫕

聞曁㱕季安王氏在廬陵族大家昌季安砥行好

㫦以不及當世之賢而知名者為耻傾身下士傾

家序賔其門長者車轍常滿其堂日具數百人之

饌而其室落然若無人聲以故士多從季安游季

潜伏巖谷之下而其聞彰焯江湖之外里中以

賢多太宜人太宜人毎退然恐不勝也長子邦

季安前室黄所生也仲子孚季子仁皆季安季年

所生太宜人拊鞠顧復人以為三子一母三子亦

云然也太宜人生以崇寕甲申丁巳𣳚以紹熈庚

戌八月癸巳得年八十有七將⿰目𡨋與其子訣問其

所欲言者勉以孝悌葬以十月己酉地曰蕭塘曽

祖某祖某父桂三男邦乂修職𭅺先卒孚保義𭅺

仁承節𭅺五女⿺辶商將仕𭅺黄文郁胡諮文林即劉

伯源嚴可乆潭鳯孫男七人藉嶠嶼有徳峴𡵚某

嶠舉郷貢進士女一人⿺辶商修職𭅺李如圭曽孫男

六人大年于大保大彌大方大有大女五人⿺辶商

揚祖張淵餘㓜先事孚走一个行李以從政𭅺主

管刑工部架閣文字雷孝友之狀來中都謁銘於

某某職在太史銘之為宜矧與孚游最故銘曰

人鮮克夀姥九其齡夀鮮克貴三命其承有子有

孫有孫有曽盍髙其閎後當有興

   夫人趙氏墓誌銘

夫人趙氏保義𭅺廬陵王孚信臣之妻濮安懿王

之七世孫蕐原郡王仲佺之曾孫武翼大夫隆興

府兵馬鈐轄不北之女也夫人自㓜警敏年十有

六㱕信臣事舅姑夙夜寅㳟其理家有網有條下至醯

醢調胹米鹽靡宻絺紵織絍必躬必手人不知其

天宗之貴也信臣尊賢下士賔客滿門殆無虚日

夫人為具豊倹等衰率與信臣意合剣佩鏘鳴杯

杓淋浪日昳夜艾夫人無墯容垂槖倒廪(“㐭”換為“面”)其室婁

空信臣交游半天下聲聞日焯夫人益喜路鈐公

曁伯兄相継淪謝諸孤方穉夫人與信臣畢力經

紀其家今二弟若姪駸駸官塗所至有稱人謂路

鈐公有賢女云信臣少力學旣長以夫人貤屬籍

恩得官非其好也則杜門里居延師儒以才其子

夫人暇月督課程嘗曰汝家群從預賔薦取科級

者項皆相望自棄為門户羞長曰峴嘗以所著文

謁丞相益國周公公不輕許可一見峴輙稱異之次

曰𡵚亹亹有立信臣事母大夫人某氏至孝夫人

曰侍盥櫛不SKchar益䖍太夫人年九秩而夫人奉養

如一日紹熈初元夏五月夫人嬰疾秋八月太夫

人復嬰疾夫人力疾起進𩜾鬻治藥物大夫人驚

曰汝舎汝療而吾療乎太夫人竟不起冬十月甲

辰夫人亦不起年三十有八以十有二月丁酉葬

于廬陵縣宣化郷朱岡之原信臣以承議𭅺知隆

興府公寕縣陳夢材所狀夫人之行實來謁銘銘

寳婺分煒天孫輟機周宗之SKchar來嬪士郷宣溪之

王淑問用光何恙載纒婦姑後先朅彼下泉飬姑

于幽不年奚尤樂哉斯兵

   太令人方氏墓誌銘

余淳熈七年為廣南東路常平使者而友人蔡定

夫實護漕事治所皆在畨禺是時同列五人而並

居畨禺者四其有母者二人而已蓋余母年七十

有九癸母年六十有五二母生朝兩家交賀同列

羅拜奉觴上千歳夀南人咨嗟以為盛事後三年

余母即世又九年蔡母亦即世定夫哀號遣使者

以書赴告且持朝請大夫廣東提㸃刑獄方侯崧

卿所紀夫人行實來抵余曰子昔銘吾父今可不

銘吾母余嘗升堂拜夫人夫人視以子姓者則哭

而銘諸夫人姓方氏諱道堅與化軍莆田人方為

莆大族自秘監而下登巍科歴顯仕者踵接曽祖

宿故朝奉𭅺祖齊卿故中散大夫父松隱徳不仕

惟夫人一女酷愛之必欲配名閥故㱕于同郡承

事𭅺通判鎮江府贈朝散大夫蔡公湍夫人自㓜

聦而𥙿淑而恪事親篤孝嘗欲祝髮為比兵以報

鞠育親力止之旣嫁奉事尊章肅㳟誠至時其飲

食起居色養無違皇姑濟南郡夫人多疾罕能中

其意者藥非夫人所和食非夫人所視不御躬定

省侍匜恱或經月不少SKchar濟南疽于要㡬殆夫人

吮血乃愈毎稱其孝曰為宗族師夫人嫁時槖中

裝甚豊悉以㱕兩姑貧而不悔其於娣姒姑叔調

娯曲盡愛譽無間言佐其夫正以從治家有法大

夫公旣宅特進憂生理中微夫人悉力經理攻苦

絶甘以濟春秋烝嘗親滌濯羞簠簋細務至醯酒

醓醢必躬至老遇事迎觧緩急輕重皆曲而當大

夫公仰成不知家之有無也教子慈而不縱㓜課

以詩書長勉以名節見其子登進士甲科名次復

踐其祖端明之舊五持使節再緫軍儲入為館職

為𭅺為卿為宰士從其子游宦踰嶺渉湖上漢沔

歴江浙㡬半天下人皆榮之夫人以盈為懼毎戒

其子曰我為汝家婦逮事乃祖乃祖仕不過二千

石汝父一官四十年而在官僅五稔汝趾羙襲慶

今幸有田廬家不啻足無不知足以貽吾憂故其

子安義命恬進取夫人之教也晩更多難㓜子家

婦相継淪䘮夫人不樂逺⿺辶商嘗曰我得死於吾廬

幸矣其子屢以親老辞寵禄蓋母志也誨飾諸女

不少弛言動惟法故諸女⿺辶商仕族皆冝其夫家待

内外姻戚恩稱而禮得馭臧獲不嚴而肅勤倹慈

愛出於天性子旣宦逹悉力致養夫人必欲均及

自享其薄春秋益髙以禮自飾歳時宴享肅雍淐

克如始嫁婦云性淡泊早受道家籙齋戒之日十

居四五晨起誦浮屠書非疾病不廢初遇

今天子正位儲宫以子登朝三遇 慶夀恩霈自

孺人累封至太令人紹熈二年五月乙卯卒于常

州之私第享年七十有七男二人長定夫也名戡

今為朝散大夫直寳文閣主管建寕府武夷山冲

佑𮗚次曰武先夫人卒女五人長⿺辶商進士鄒彦謙

蚤卒次⿺辶商儒林𭅺監泰州角鈄塩場孫敏問次⿺辶商

朝散大夫知信州張棱次⿺辶商承奉𭅺監隆興府糴

納倉張元渙次⿺辶商文林𭅺定江軍節度推官胡鑑

孫男二人康修職𭅺新建康府江寕縣主簿𢈔尚

㓜孫女二人戡將以是年六月丙午舉夫人之摳

祔於武進縣懷德南郷譚墅大夫公之墓銘曰

大令之孫端明之婦大夫之妻宰士之母莆宗疇

昌維蔡及方懿厥夫人兩家之光𧰼服斯皇魚𨊱

斯鏘八秩斯長有煒莆常人知其福莫知其徳維

碣可𪵶維徳彌白

   夏侯世珍墓誌銘

世珍諱琳夏侯其姓也其先有自譙從夀春者五

季時為宜春椽因家焉今為分宜人曽祖藩祖敏

父繹俱不仕世珍弱不好弄從群児遨習弦誦之

聲父異其儁市書萬卷愽延師儒用楙其學一時

名公鉅儒若今刑部尚書蕭公直顯謨閣楊公監

察御史艮齋謝公皆折軰行與世珍交以故耳濡

目染前言徃行叢于厥躬嘗以文辞薦名春官旣

給札而父赴告至徙歩二千里淚血靧面骨立足

繭見者為動祖母春秋髙母夫人在堂弟娣六人

㓜不更事生理棼紊緫于世珍晝理家夜誦書奉

老者司顔色盡孝敬字㓜者勤教載時昏嫁宗族

之貧者資之失職者業之親鄰之見者朂以善不

記其過正其失䘏其災用是其行信於家其賢著

於郷凢縣令之省風謡問民瘼必諏度焉𡊮之𢈔

僑於臨江舊矣蓋𡊮之為州地陿田寡粟財堇堇

州民必山伐陸取方舟乗流貿之臨江易粟以輸

議者建欲遷𢈔於分宜世珍以不便民白州州以

聞主計不從至今民病之邑有瀦澤曰泉塘者漑

田畮千而嚚者顓利歳有水訟澤不均宏世珍自

詭司水不以租挈有無自源徂流靡不波及有武

經𭅺廵検張攜孥之官邕筦客死分宜其孤生十

年矣囊無一簮存亡無㱕世珍聞之旣為之棺㰸

館置其孤白縣若郡為之上聞其孤授承信𭅺世

珍厚其道費而㱕之亡卒胡弄兵略居民逆顔行

部使者帥師討之不能禽賊語人曰得夏侯某一

言即降竟平之祖母母夫人旣除䘮家議出分世

珍語弟姪曰先廬旣堅某姪居之山墅旣蕐某弟

居之誅茅水濵吾將老焉邑有郷校徙之非是士

欲復故世珍攘𬒮屬役以劬得疾祀明堂

徳音許世珍詣 集英西箱奉 大對將應書未

行而卒實淳熈十年十二月癸酉也得年五十一

初室何臨江人給事某之從孫継室羅廬陵人奉

議𭅺安仁知縣某之女子男四人詮謨謙識女五

⿺辶商進士羅介周穡鄒廷瑞其一許嫁李其一尚

㓜孫男一人發將以甲辰十二月二十一日葬世

珍于化全郷徳全里赤塘之原詮以文林𭅺新永

州教授歐陽某之狀來請銘某與世珍雅素且親

乃哭而銘之曰

傷哉世珍言折其玉言就于木言穸于谷視人以

身視䟽以親視金以塵無復斯人有實在鼎有泉

在井可薦可羞莫予云省我有嘉賔誰其酧之我

有窮人誰其收之賔筵散矣行道嘆矣傷哉世珍

古斯萬矣

   夫人李氏墓誌銘

故承務𭅺監淮西江東緫領所惠民局胡君泳字

季永之夫人姓李氏紹興府上虞人曽大父髙累

贈太子太保大父光擢進士第宣靖間為侍御史

有敢諌聲紹興参大政㑹宰相𥘿檜主和議公力

詆其非坐削爵貶儋耳檜死復資政殿學士謚莊

簡父孟堅氣慷慨方莊簡在謫籍里人誣以私史

下詔獄貶夷陵父子各天一方旣偕莊簡復官丞

晋陵宰鍚山守嘉禾俱以最聞方用為淮東提舉

常平而没善𩔖嗟惜夫人慧淑莊重容止有度喜

愠未嘗見聲氣莊簡愛之甫齓而祖父俱逺謫復

罹母鄭憂泣𫩜𫩜然哀動左右乳下弟疾甚夫人

視之不少置卒頼以安姻族稱其孝友忠簡胡公

之再謫珠厓也季永侍行年十有二莊簡見而異

之問其始生之歳辰⿺辶商與巳相似莊簡喜謂忠簡

曰是児氣質不凡為胡邦衡子而命復𩔖我他日

寕為畸人必不為佞人吾有孫女當以奉箕帚故

夫人年十有九㱕于胡氏事舅姑如父母𥬇言不

聞于中閨敬夫如賔時節朔望必端拜待諸姑妯

娌如同産未始有絲髪畦畛忠簡嚴於事先夫人

躬䟡滌濯為諸婦倡季永志逺業夫人以米塩自

詭不以累其夫至諸姑之有行毎輟囊篋相之婦

徳優優式是里居忠簡毎訓諸女必曰家婦非而

軰法邪季永官金陵不幸蚤世夫人才三十有三

撫群㓜泣且誓之死靡他不御鈆澤不服蕐侈惟

飾諸孤從師就學比其長也皆𡚒然有立槻始筮

仕監鈆山酒稅務以㢘介為今参政蕭公尚書葉

公論薦榘自明州比較務攝令𧰼山郡太守岳公

以尤異薦于 朝有 㫖書姓名于中書人以為

母訓之修云初夫人念父母家欲其子官于浙㡬

一㱕省榘旣官甬水遂奉板輿以東夫大㱕拜松

楸見諸父昆弟心甚喜淳熈戊申冬自𧰼山復還

上虞閱數月以疾卒實巳酉七月十日也饗年四

十有七男三人長即槻今為承事𭅺簽書光化軍

判官𠫊公事次即榘修職𭅺次桯亦好學孫男一

人復孫孫女四人婉孫夀孫粲孫李孫諸孤將以

紹熈攺元五月庚申葬夫人于廬陵縣順化郷龍

囬之原先事以通直𭅺江州駐劄御前諸軍都統

制司幹辨公事玉宗孟所紀夫人行實移書乞銘

于万里万里與季永父子間游最故且師事忠簡

公先生其何敢辞銘曰

胡李兩翁儋崖相從昏姻南東一世清風季永不

年夫人其艱松雪其寒蘭王其蕃漕邑言㱕言慰

其思載馳一詩嘻其廢而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一百二十九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