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十九 誠齋集 卷第一百二十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二十一

誠齋集巻第一百二十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碑

   宋故左丞相節度使雍國公贈太師謚忠

   肅虞公神道碑

自昔立國者不幸當强虎狼之敵非得天下之大

㔟國未昜立也大㔟一得則萬億年之基可定於

一日不然百戰万舉何益於成敗之數是故吳以

赤壁晋以淝水吾宋以牛渚皆以一日之大㔟定

基而立國者然赤壁淝水之役乘其方鋭之初君

子以爲昜牛渚之役振於屢敗之後君子以爲難

客有問者曰事難而㓛反昜何也曰我

高宗皇帝知人如堯善任使如漢高祖而已其人

受任使者爲誰曰丞相虞公公有勇力乎曰否公

儒者也公非賁育公焉得力公有機數乎曰否公

徳人也公非孫吳公焉得數然則曷濟登兹曰忠

誠而已方諸將皆遁而我師大潰公身先冐死以

激怯懦不以忠乎方虜酋遺吾元帥書以行惎

間公昌言其詐以安危疑不以誠乎夫大忠可以

貫日月何人不感至誠可以動金石何人不懐感

一而萬從懐一而萬順惟吾所嚮何敵不克何難

不濟何㓛不成哉故曰公之成㓛忠誠而已客曰

足矣然君子以謂堯之知人猶失之鯀漢祖之善

任使猶失之綰與濞今我 髙宗一舉而得公公

一戰而定國故公之㓛難於周公瑾謝㓜度而

髙宗之聖賢於堯與漢祖逺矣嗚呼盛哉公諱允

文字彬父隆州人也糸出周虞仲在六國曰卿在

唐曰世南世南七世曰殷守仁夀郡即隆州也因

家焉曽祖昭白祖𨊱父祺皆贈太師周魏秦國公

仕至左中奉大夫徳陽縣男潼川府路轉運判官

初秦公未有子禱于梓潼神是夕夢入一官府見

一大官衮冕迎秦公執客主禮甚敬主人忽指其

側一人介胃而立者曰此為而子秦國夫人娠公

将生户外有異光云六嵗暗誦六經十嵗賦詩有

驚人語諸老知其逺器未冠屬文有能名初不欲

以門子進𥘿公曰汝薄吾澤耶公乃拜命鎖㕔試

凢四薦名至紹興二十四年第進士竟如志初仕

監成都府𣙜茶司賣引所又監雅州名山縣茶場

𫞐四川都大提舉茶馬司幹辨公事四川緫領所

辟荖幹辨行在分荖户部粮料院既登第轉左奉

議郎通判彭州未赴制置司檄權黎州改知渠州

召除秘書丞兼兵部員外𭅺兼實録院検討官兼

國史院編修官除吏部員外郎兼𫞐樞宻院検詳

又兼検正又兼右司員外𭅺除起居舍人兼𫞐中

書舎人假工部尚書使虜皈除中書舍人兼直學

士院兼侍講為江淮督視府参謀軍事拜兵部尚

書川陜宣諭使 孝宗即位徙知䕫州未上召除

敷文閣學士知太平州改兵部尚書兼湖北京西

宣諭使就陞制置使改顯謨閣學士知平江府徙

知潼川府未上再知平江府召拜端明殿學士同

簽書樞宻院事改参知政事兼同知樞宻院事未

幾以端明殿學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召拜知

樞宻院事又以知樞宻院事為四川宣撫使召拜

樞宻使進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樞

宻使兼制國用使濟國公迁左丞相兼樞宻使華

國公終少保武安軍節度使四川宣撫使雍國公

以少傅致仕薨贈少師又贈太傅謚忠肅

今上慶元元年贈太師公在茶馬司使長賈思誠

議増茗課公力諫不從謁告引去公在渠州地埆

民窶而常賦之外又行加㰸流江一邑尤甚公亟

除之然後上聞嵗減緡錢六万五千有竒逺民呼

舞考試類省所得多知名士宰臣沈該薦公於

髙宗召見公献言謂君道有三曰畏天曰安民曰

法 祖宗時論韙之 顯仁后崩百官入臨皆吉

服公獨變服有非之者公不改俄詔百官昜服公

在西掖𥘿檜妻王贈希妙先生冨民金鼐以奴事

檜而累官至閤門宣賛舍人給使元君實以結官

官而超除樞宻副承㫖公皆封還詔書吏部侍郎

汪應辰出知衢州公請留之時諸軍帥皆以官官

充承受公奏罷之紹興季年和戎既乆虜情叵測

而 朝廷翫愒晏然無虞公因見上力陳虜必渝

盟冦來之道有五曰川陜曰荆襄曰淮東彼必不

出於此必以正兵出淮西竒兵出海道宜為之備

時上方在 顯仁諒闇太息深以為然未幾公使

虜館公者與公賔射公一發破的君臣驚異公見

虜中猝猝輓芻粟肄舟師皈見上再申前言請備

之上継使徐度使虜還言虜無變意三十一年五

月虜使來賀天申聖節因索将相大臣割兩淮地

上始悟公前言乃以劉錡為淮東制置使京畿河

北等路招討使軍于建康王𫞐與錡姪汜副之九

月虜以重兵出淮東劉錡禦之元顔亮自将大軍

自夀春渡淮入冦衆號百万王𫞐禦之既而二将

望風遁還而𫞐以偽退誘虜為辞公料𫞐必渡江

南奔白執政未信十月丁巳諜報𫞐果渡江中外

大震上避殿減膳面諭宰臣議散百官浮海避狄

宰臣陳康伯曰不可於是上始聞公料𫞐必敗語

謂公知兵心倚重焉急召李顯忠為淮西大将命

知樞宻院葉義問督視江淮諸軍事以公為参謀

洪邁馮方俱入幕府庚申公辞行上曰卿詞臣不

當遣以卿洞達軍事姑為朕行公泣謝曰主憂臣

辱臣願盡死力辛酉公出脩門聞王𫞐盡失淮西

劉錡盡失淮東錡亦託疾過江戊辰公至京口見

錡問兵敗状錡抵讕曰兵凶器聖人不得已而用

公曰虜席卷兩淮直窺江表今日用兵為得已乎

屬建康告急公與義問倍道而進十一月壬申劉

汜又大敗于𤓰洲逆亮以兵向采石即牛渚也甲

戍公與義問至建康是夜有詔罷劉錡以成閔代

召王𫞐以李顯忠代於是義問檄公如池州招顯

忠領西師且犒師采石乙亥公行是日逆亮已次

采石刑白黑馬祭天期以詰朝渡江丙子公未至

采石十五里所已聞江北鼓聲震天公見官軍十

十五五㘴道旁蓋王𫞐敗軍也公念𫞐已去顯忠

未來若㘴待顯忠國事去矣呼而問之曰逆亮在

江北汝等何乃在此從者皆𭄿公還建康曰事㔟

至此皆他人壊之且督府直委公犒師耳非委督

戰也彼自有将帥公柰何代人任責以速辜公曰

吾位從臣使虜濟江則國危吾亦安避今日之事

有進無退不敵則死之等死耳退而死不若進而

死死吾節也䇿馬至采石趨水濵望見江北虜兵

連營三十餘里不見其後号七十万馬倍之而王

𫞐潰兵止一万八千人馬數百而已諸将已為遁

計公召其将時俊張振戴皐盛新王琪勞問之曰

虜万一過江汝軰走亦何之今前控大江地利在

我孰若死中求生乎且 朝廷飬汝軰三十年乃

不得一戰報國乎衆皆曰豈不欲戰誰主張者公

覺其可以義動因謂言曰汝軰止㘴王𫞐之謬至

此今 朝廷已别選将將此軍矣衆愕立曰誰也

曰李顯忠衆皆曰得人矣公曰今顯忠未至而虜

以來日過江我當身先進死與諸公勠力決一戰

何如且 天子出内帑金帛九百萬給節度承宣

𮗚察使告身今皆在此有㓛即發帑賞之書告授

之若有遁者我亦皈報某用命某不用命衆皆曰

如此則我軰效命有所付矣請為舍人一戰公即

與時俊等謀整步騎為陣分戈舩為五其二上下

東西兩涯為遊軍其一載精兵於中流以待戰其

二伏内港以備不測號令甫畢公復上馬至水濵

見北岸有一髙䑓其上立大朱繡旗左右各二環

立侍者中張一大黄蓋有一人被黄金鎧據胡床

㘴其下者逆亮也忽虜衆大呼聲動天地亮親秉

一小朱旗麾舟數百艘絶江而來一瞬間七十餘

丹已達南岸其登岸者與官軍戰我師小郤公乗

馬徃來陣間顧見時俊撫其背曰汝膽略聞四方

今可作氣否若立陣後則児女子耳俊囬顧曰舍

人在此耶即手揮双長刀出陣𡚒撃士皆殊死戰

無不一當百俘斬略盡其中流者舩小而卒衆又

自爭舟兵刄隔塞運掉不俊而我之䝉衝徃來如

飛横突乱刺虜舟被溺死者數万頃刻江水為舟

虜引餘舟遁去公命强弓勁弩追射之虜兵多傷

至夜師還數尸四千有七百殺万户二人生得千

户五人女真五百人是夕公具捷奏以聞椎牛釀

酒大饗将士公謂虜明日必復來乃與諸将再徃

水濵整列步騎戈舩出海鰌舩五之二以其半直

北岸上流楊林河口以遏虜舟之所自出丁丑虜

衆如牆而進我師射之應弦而倒死者万計舟來

未已海鰌逆撃虜舟大敗顧見我師扼其皈路即

縱火自焚我師舉火盡焚其餘二百艘逆亮遁去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留遣一騎移書招王𫞐其辞若與𫞐有宿

約者公𮗚其書𫞐之將佐變色公慮生變即顧諸

将曰此反間也欲以攜我衆耳諸將拜曰頼公之

明當效死以報是日李顯忠至公諭之曰京口無

備我今欲徃公能分兵見助否顯忠曰惟命即分

李捧軍一万六千人及戈舩百艘會京口庚辰公

至京口謁劉錡問疾錡執公手曰疾何必問

朝廷飬兵三十年我軰一枝不施今日大㓛乃出

於一儒者我軰媿死矣時京口止有戰艦二十四

艘㑹李顯忠戈舩亦至公與楊存中成閔謀曰虜

棄采石來此欲出我不意我宜反出其不意庚寅

大閲舟師大而䝉衝小而海鰌皆外堊板城中運

機輪但見舟行不見有人三周金山沂洄徃來矯

如白龍奴飛水上風濤掀天江水盡沸北岸諸酋

憑壘縱𮗚駭愕皆以為神亟遣人報亮亮至見之

笑曰此𥿄舩也欺我哉因列坐諸酋前跪曰南軍

有備未可䡖進亮震奴㧞剣數其罪命斬之哀謝

乆之亮曰姑赦汝宜率諸將五日必絶江違命先

斬諸酋退曰南涯必不可徃徃即死亮不可諫諫

亦死盍先諸亮居亀山寺乙未夜諸酋偽效南軍

劫砦直至亮幄前閽曰何為者曰欲奏事既入即

乱射幄中亮被箭呼曰汝南人乎吾人乎皆應曰

吾人遂連射殪亮十二月己亥公與楊存中等具

奏以聞公尋詣闕奏事甲辰公至

上見公慰籍甚渥公謝曰此 廟社之靈

陛下之英断臣何力之有公因奏曰采石之役張

振等以偏禆勝逆亮今止賞以三官臣願貤臣官

以賞振等 上曰曩者江上事𫝑此何等危事如

此宣力㓛其可忘即除振等正任承宣𮗚察等使

於是劉錡致仕王𫞐劉汜削籍流嶺表

上命公徃經理兩淮公請以兵断虜皈路徐發京

口之師襲之為進取計比至淮上諸軍先已過江

盡復兩淮矣戊申車駕幸建康於是有宣諭川陜

之命三十二年春公自襄漢而西開幕府于興元

初與大将吳拱李道㑹于襄陽既又與吳璘㑹于

河池又與璘㑹于秦州前後博議經略中原之䇿

令董庠守淮東郭振守淮西趙撙次信陽李道進

新野吳拱與王彦合軍於商州吳璘姚仲以大軍

出闗輔因長安之糧以取河南因河南之糧而㑹

諸軍以取汴則兵力全而饟道省至如兩河可𫝊

檄而定初以此䇿聞于 髙宗又以聞于

孝宗經理有緒関河響應旌𭥆所指軍民皈附日

以万計且爭出芻粟牛酒以迎王師遂復涇原煕

鞏等十六州而蜀士楊民望者𡝭公沮橈於中謂

宜棄新復州郡而退守蜀之故封言者信之大臣

史浩主之公婁爭不能得乃請入見而陳便宜詔

許焉既見 孝宗問棄地得失何如公以笏畫地

具陳形𫝑険要如是而固吾蜀如是而基進取上

慨然曰史浩誤朕公既忤時宰於是有當塗之命

隆興元年春也明年春襄陽有警召㱕於是有

宣諭湖北京西之命未幾進制置使公開幕府於

襄陽與大將王宣趙撙等㑹議攻守之䇿以為荆

襄藩籬實在唐鄧然勝㔟在唐州方城其次樊城

其次光化軍而唐鄧無城難以㨿守乃先城新野

次城鄧州次城唐州又開泌河以通漕運藩籬既

固則襄漢乆安此安䇿也王師進取之路出蔡以

睨陳出襄郟以襲許出汝以逼洛出嵩SKchar以震河

東出商以圖陜西此攻䇿也部分已定累奏以聞

而宰臣湯思退欲速和戎議棄唐鄧既而二州之

民虜皆孥戮上亦悔之召公詣闕未至而有姑蘇

潼川之命旋又有召皈之命公絫辞不獲参知政

事王之望忌公請少湏政成召用未晩上可之而

召公益急既至見 上即除簽書樞宻院事而之

望未之知也命下之望失色初虜議和其約曰俘

虜兩還叛亡則否至是併求所否公執不與未幾

有参知同知之命⿺辶商議母后戚畹恩澤公請視旧

𦍑増視今損半蜀軍請謀帥或薦王𫞐公執不可

虜使來聘故事大臣躬與除館公獨不行虎賁給

其厮役公請昜以材官使者驕惰公請之不果識

者韙之湖冦李金頗熾潭帥珙請濟師公曰鄂將

可用而與某州将不相下即遣鄂将而以某州將

継之鄂将聞之力戰禽賊時乆不置相有兩参預

㑹蜀人李宏求中書除官同列欲與之公曰是冨

者子吾曹可不避謗同列不悦言於

上曰虞某納李宏王帶将除以某職御史章服附

其説以彈公請付廷尉匄罷政於是有太平興國

宫之命獄成有司懐二奏以候司 上意

上迎問曰帶自虞某家出否對曰否於是同列亦

罷政李宏流新州章服貶秩絀中外讋服即召公

於是有知樞宻院之命未幾蜀帥吳璘卒於是有

四川宣撫之命 上輟所御履及黄金甲胄賜焉

公開幕府於利州時軍政久蠧民力愈凋公曰敝

之攸興興於大將之貪與私也於是首劾大將任

天鍚剥其下以為苞苴又劾幕SKchar王槐孫以戰㓛

官其親族又劾守令劉洪宋琛等十一人之病民

瘝官者首薦員琦為西帥吳珙為東帥又薦可將

材者三人又薦其次者五人又進退偏禆二百余

人大將得人後進獲伸諸軍驩呼四蜀交賀於是

開公正絶請謁繕營壘修噐械明𭄿沮甄窳良㧞

智勇絀姦貪戢裒克禁子本杜役訓技撃汰老癃

刋𥧾籍核贗名一日罷浮食者一万有七千余人

乃闢蒐庭乃試射侯今之挽弓一石有五者昔之

弩五石有五者昔之三石者也至是軍政修矣請

擇使者厚賈胡簡權竒却罷駑設監牧廣騋牝至

是馬政修矣又請捐公錢一百万緡代民𥙷輸自

是一嵗軍湏減錢榖九百万有竒四路郡縣除逋

負緡錢三百四十三万有竒又禁兩税之豫索者

又禁鹺酒之豫輸者又減常賦之虗額者⿺辶商卭蜀

等十四郡告饑則發帑廪(“㐭”換為“面”)除年租活流民數十万

口至是民力𥙿矣法行之初謗讟盈路或謂召變

公不為動既而下無異論蜀民頓蘓軍政一新實

自公始公引疾匄祠一再愈力上優詔召公降詔

者一錫宸翰者二遣中使迎勞趣行者五公固辞

者八特命北門草麻除樞宻使未幾有右輔辨章

兼官樞廷國用之命時乾道五年八月戊子也右

相陳公俊郷薦龔茂良宣在本朝有詔𥙷外陳公

見上上愠見 上震怒陳公退匄罷政

上不留行恩禮頓衰公泣入見 上為陳公摧謝

且言願全所以進退大臣之禮 上怒未怠公百

拜于前始授陳公𮗚文殿學士知福州汪應辰曰

虞公所謂范堯夫佛地位中人也聞者一辞

上自即位再郊見上帝皆以雨望祀于齋居之宫

六年卜郊及期又雨公憂形于色是夕公雨立霑

衣𤋲薌𥸤天引咎責已丙辰開霽上登壇成禮公

感 上不世之遇深思所報每曰宰相無職事旁

招俊乂列于庶位而已懐袖有一小方䇿自曰材

館録聞人一善必書一再諭蜀首薦注應辰趙雄

黄鈞梁介范仲𦬊章森前後居中及為相首用胡

銓張震洪适梁克家留正鄭聞周執羔王希吕韓

元吉林光朝丘崈晁公武吕祖謙張珖楊甲王

質辛棄疾湯拜彦王之竒尤袤王佐王公衮又用

吕原明司馬康故事薦張栻入經筵又薦布衣李

垕制科一時得人之盛廪(“㐭”換為“面”)廪(“㐭”換為“面”)有慶暦元祐之風先

是浙民嵗輸身丁錢絹細民生子即棄之稍長即

殺之公聞之惻然訪知江渚有获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利甚厚而

為𫝑家及浮屠所私公令有司籍其數以聞請以

代輸民之身丁錢絹以緡計者至一十三万七千

有竒絹以疋計者一十六万三千有竒免符下九

州之民呼舞始知有父子生聚之樂㑹慶聖節燕

群臣及虜使酒半 上起更衣使者宻諏儐曰侍

坐孰為虞丞相覘者以聞 上命儐與之見公于

幕次歎曰真漢相也 上大喜召公見曰卿能重

中國如此七年春建儲公言於上曰皇太子宜日

聞正言日見正行以飬成其徳必與正人處乃薦

王十朋陳良翰為詹事劉焞李彦頴為侍講侍讀

㑹慶節虜使烏林荅天鍚來賀見紫宸殿既跪進

其主遺上書因跪不起要我以故事所無之禮左

右失色公請駕興上入内天鍚色沮公遣問門官

𫝊宰相之令云使人奸禮有詔放仗使介還館更

相譙責乃因儐者豤祈詰朝朝見上夀遂極恭順

朝論稱快公下其事于邊郡令檄虜中天鍚皈果

獲罪 上遣使使虜請陵寢地虜不可而荆襄羽

書報云虜以三十万騎奉迁陵寢以來中外恟恟

於是荆襄大將韓彦直帥臣張棟請發兵禦冦公

料虜決不敢動戒邊臣勿妄動已而寂然中外大

服其後書賛稱公鎮物如嵩岱決事如蓍亀者以

此一日有報國門外海舶數百艘將及岸者中外

恍駭 上召問公公對當是外夷賈舟風飄至此

果髙廉賈胡也 上志克復嘗手筆付公曰朕必

欲用武臣為樞宻曹勛如何公執奏不可

上勉從之未幾復用張説為簽書樞宻院廷臣極

諫 上怒甚公力捄觧皆授以郡 上蒐講官制

欲正左右丞相之名於是有左丞相之命八年公

引疾求去不許御史蕭之敏彈公移

帝城騎兵一軍於建康非是 上曰丞相有大㓛

勿移彈文之副公伸前請祈致其仕三請不許強

起視事之敏外𥙷公上疏留之不報朝論皈重尋

力祈觧政納禄其詞危苦 上察公意不可奪於

是有少保節度使宣撫四川之命鍚宴禁中

上賦詩餞行有云皈来尚想終霖雨未許鄉人衣

錦看又詔奉常賜公家廟五室祭器其後大臣不

復此矣公開幕府於漢中建諸蜀軍曰衆者㣲増

廪(“㐭”換為“面”)於是諸軍大悦又請関外四州之民凢飬馬

者復其賦役於是馬數嵗滋又大将𥘿琪以邊頭

六軍兵將散漫地㔟囬逺公請随地昜置左右前

後中軍之部分以便緩急於是軍㔟首尾相應商

SKchar之間有冦鄰者擁衆數万嘗輸𣢾於我公不䡖

納虜中捕之或請増兵公不為増虜卒自退契丹

之使曰六彪者潜請合力於我俟命於西和州上

乆不遣㑹其屬疾公請遣還無致後悔青羗犯邊

制司請發兵公止調緜州兵三百留屯成都聲言

撃羗而實不進羗自散 上鋭意大舉宻詔趣迫

公不奉詔復於 上曰機不可為伹令機至勿失

耳植根本國冨強待時而動可也安敢趣師期為

乱階乎公注意將才偏禆行伍寸長必録延見慰

薦人人得其驩心幕府再招人士如韓曉王元李

昌圖韓炳陳季習陳損之李舜臣後朝廷皆頼其

用云公念屬任至重益務修軍政𥙿民力儲財用

戴星乗馬氷滿𩯭髯人不堪其勞公不顧也竟以

此得疾而薨實淳煕元年二月癸酉也享年六十

有五是日大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沙前兩夕大星霣于軍前太史

奏將星墜云訃聞上大慟輟視朝於是有贈少師

太傅之命公娶王氏成都甲族累封蜀國夫人三

子公亮奉議郎直秘閣前四川制置司参議官公

著朝散郎知開州斻孫奉議郎余杭縣丞女樞娘

⿺辶商從事郎黎州軍事推官張熠孫八人昜簡承議

郎前𬃷陽軍使剛簡通直郎知成都府華陽縣方

簡宣教郎知瀘州江安縣炑宣教郎知眉州青神

縣夷簡宣教𭅺知成都府郫縣丞普承奉郎曾泰

未奏公事𥘿公𥘿國夫夫至孝宅夫人憂哀毁柴

立既塟伏哭墓前僵仆不能起阡中有枯桒是夕

兩烏巢焉里人賦詩頌其孝感𥘿公嘗疾篤公驚

懼書章黙禱於天云願移父之疾加臣之身減臣

之年為父之夀𥘿公即瘳後一星終乃薨公在紹

興隆興間以忠孝文武勲名徳望與魏國張公浚

相頡頑 孝宗嘗稱公曰今閫外能類魏公者獨

有卿耳然二公以身徇國皆不免於讒口頼

上聖明其言不行魏公嘗遺公書曰自昔任事於

外鮮獲安全優游不為率有後福公嘗以聞且言

於 上曰一天下輿圖昜一朝廷議論難然公天

資寛厚每以徳報怨故王之望公所薦馮方公所

厚而每排公章服與公無怨而附他執政彈公及

公為相念之望以罪廢請授以資政殿學士方以

水死而禄不及嗣請官其一子服乆逺竄請貼職

授郡或問公曰聖人謂何以報徳何如公曰聖人

不曰以徳報怨寛身之仁乎有以明哲保身規公

者公曰仲山甫之明哲不曰柔亦不茹剛亦不吐

乎公之經學絶人如此公性廉介雖君賜亦固辞

初除簽書樞宻賜白金及縑疋兩各一千力辞得

請乃已最後諭蜀辞行賜錢一万緡至蜀以市國

馬大將有献附子發之金也有献家釀珠也公笑

曰是直一劾劾之近名郤之而已公傾而長山立

玉色望之如神仙中人其音如鍾傑魁俊偉慷慨

磊落内無城府外無邊幅好士如好色視軍士如

視其子待内外族親如待其家人家居雍容無疾

言厲色不訾飲食不詈臧獲謁鄉郡太守出入不

由㦸門自秉政至諭蜀退食必𮗚書為文立成不

不琱而工嘗注唐書五代史有詩文奏議若干巻

諸孤以某年月日葬公于某所後二十八年不逺

八千里遣一个行李來廬陵請銘万里嘗待罪太

史於職宜書銘曰

維古南國以江為璧維 宋中興以人為城孰為

其人虞姓雍公玉立長身岩岩岱嵩諒我

髙宗殪彼羯戎匪公則賢 髙宗叡牎揠而將之

萬英之中紹興辛巳彼羯暴至其來衝風其速山

鬼我師既潰彼鋒益鋭公𡚒孤忠轉敗為㓛羯酋

射天岱嵩壓之羯駓飲江岱嵩跲之跲之則斃壓

之則殪赫吾天聲濯吾王靈風鶴弗鳴彼自震驚

草木弗兵彼自割烹在昔典午有導有安曷嘗帥

師與敵周旋武哉雍公儒衣㨿鞍矢石紛前對之

夷然弗聲弗麾弗𭥆笑談之間一清腥羶乾坤再

安神人重驩赤子晏眠今四十年公事

髙宗盡節盡瘁萬事不理維理一事公相

孝宗端委廟堂旁招俊乂寘彼周行維 宋中興

兩社稷臣前張後虞皆蜀之人相望有偉與

宋靡已作頌以紀太史万里

   宋故少師大𮗚文左丞相魯國王公神道

   碑

孝宗皇帝齊聖天授勇智天挺皇乎有闔門宇宙

旋乾轉坤之姿蓋 藝祖之神武 仁宗之仁倹

神宗之英明 髙宗之武文集 四聖之大成金

聲而玉振之者也而稽古舍已比崇華勛聞善從

諫兼徽湯禹聖而不居能而不矜漢五鳯唐正𮗚

風斯在下矣故其圖任相臣在初元時則有若魏

國張公浚在中年時則有若雍國虞公允文皆駿

發揚厲誓清中原人咸謂君臣投分一何契也至

其季年則不然乃選於衆而舉魯國王公公之為

人貎不襮其剛動不顯其方呐呐恂恂言徐色夷

以春遲冬濕之氣而當風行雷厲之威人又謂君

臣異趨又何睽也然公自疑丞以宅該輔十有四

年視前數公獨乆厥職筭效考成濟登隆平日不

足而嵗有餘朝廷清明網紀爰整衆正列布百度

咸熙民物樂康邊卑嘉靖淳熙之治視慶暦元祐

無所與遜者主之聖亦臣之賢又何偉也嗚呼

孝宗之逺猷深㫖是可得而天窺海測也耶公諱

淮字季海其先太原人五季避地至婺八世業儒

曽祖本祖登䇿進士第終官承議郎知湘潭縣父

師徳宣義郎皆贈太師魯魏楚國公毌時氏封魏

國太夫人公自㓜警敏寡笑與言表和裏正力學

工文紹興十五年第進士時年二十為台州臨海

尉太守蕭振一見許以公輔器振師蜀辟公入幕

府造朝改左宣教郎累迁校書郎 高宗皇帝命

御史中丞朱倬舉可御史者以公應書除監察御

史迁右正言首論大臣飬尊小臣持禄以括囊為

智以引去為高願 陛下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

以正百官以正万民時宰相湯思退無物望公條

其罪數十於是𠕋免公論韙之至於宰士方師尹

之狡険大将劉寳之掊克吉州守臣魏安行虗増

鬻公田之估皆奏免所居官陳輝王𫝊之才皆薦

為郡如兩淮之互市如七閩之鬻塩如諸道之預

買折帛如淮漕之奪民椎酤皆言其敝多所施行

丁楚公憂既葬奉母廬墓哀動行路免䘮除直敷

文閣福建轉運副使時 孝宗隆興二年也旧制

鬻塩官自為場其後户計人筭强而售之淆以泥

沙損其銖兩公復其旧小民大悦未幾召皈言於

上曰堯以知人安民為難舜以明目達聡為急願

陛下以堯舜自期群臣以堯舜其君自任又云自

治之䇿治内有三曰正心術曰寳慈倹曰去壅蔽

治外有四曰固封守曰選將帥曰明賞罰曰儲材

用 上曰郷曩居言責議論確除秘書少監時

光宗為㳟王 上妙簡師友首命公兼王府直講

國史院編修官執政錢端禮私謁於公正色拒之

㑹王府生 皇孫公請正其典禮端禮因是䜛公

上知公不相安命知江州改建寕府仍直敷文閣

至郡老㓜逆于境曰吾一佛復來矣公倹以𥙿財

用寛以撫軍民民有骨肉之訟者曉以恩義有泣

而去者獄無頌繋里無歎聲就迁副漕未幾得召

御史李處全沮之詔仍故官建之北溪湍悍方舟

以濟每歳桃華水生隨綴隨裂民病涉焉公伐石

為梁官費而民不與梁成而民不知民堂其南涯

肖公像而祠之改浙西提㸃刑獄見

上陳閩中利病四事天語褒嘉且令一至東宫皇

太子待以師儒特施拜禮既至官下精意讞平寃

者輳集有數十年不決之訟皆與直之於是有司

不敢怠事獄吏不敢舞文囹圄婁空民知逺罪諸

邑有前期借民租調者公下令必罰民用昭蘓治

最上聞以太常少卿召近習曽覿一再來見公竟

不見聞者欽歎兼中書舍人吏部侍郎太子左庶

子未幾西掖為直兼直學士院侍講太子詹事㑹

郊祀恩應任子公舍其子任其弟時閤門官陳覺

民超轉遥郡防禦使近習龍大淵贈太師仍畀開

府儀同三司恩數参知政事姚憲罷政除資政殿

學士戚里張説為樞宻罷政除太尉在京宫𮗚公

皆封還詔書公自掌帝制訓詞深厚有西漢風如

蘓公軾贈太師詞尤為海内𫝊誦除翰林學士知

制誥知貢舉 上嘗與公論及朋黨至是發䇿問

士以崇名節𢙣朋黨士風丕變得士最盛

上問公以文行之士公薦鄭伯熊李燾程叔達後

皆擢用淳熙二年除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宻院事

公言於 上曰曩者大臣知以和為和而不知以

和為戰於是一新經武大整師律請令蜀中軍帥

𥙷置偏禆者必詣宻院以審其才諸將勿私置親

軍以消其黨廬州勿撤戎兵以嚴其備中外諸軍

勿互招亡卒致紀律之不嚴荆襄士夫勿私役民

兵致忠勇之不振薦蜀帥吳拱才可登用郭田張

宣才堪為帥辛棄疾平江西茶冦上㓛太濫公謂

不核真偽何以𭄿有㓛文州蕃部擾邊吳挺𥘿厙

彦威失利之罪靖州夷人擾邊楊倓奏田琪失利

之罪公謂二將戰没若反罪之何以𭄿士三年八

月除同知樞宻院事靖州蠻既平率逢原殺及老

㓜文州羗既定李昌祖誘殺降者公皆請懲其罪

四年六月除参知政事先是参預龔茂良之政大

氐慕魏相庶位承風多過於苛龔既去時宰席久

虗公與李公彦頴同秉大政贊 上以治尚忠厚

諸路奏讞多所平反政刑中和一時氣象藹如也

五年三月除知樞宻院事蜀帥胡元質奏黎州青

羗冦降公請詔守臣不得邀㓛吳挺奏草姜冦亦

降公請詔撫之以𭄿來者先是蜀帥范成大言興

元軍帥郭鈞御衆無術至是折知常乃言鈞治衆

以整成大言吳挺頗失士心至是胡元質乃言挺

治軍有紀 上問鈞挺一人而毁譽二三公曰挺

固未可遽𠖥鈞亦未宜遽用此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理也五年

十一月除樞宻使詔班綴恩禮並視宰臣

上從容言武臣嶽祠之員冝頁公曰有戰㓛者壯

用其力老而棄之可乎宰臣趙雄言北人皈附者

畀以員外置之職宜令詣吏部 上曰姑仍舊公

賛曰 聖意即天意也雄又言宗室岳祠八百員

宜罷公曰堯睦九族在平章百姓之先䟽骨肉之

恩可乎郴冦陳峒頗張帥臣王佐請節制諸軍公

言莫若使各展其效冦平公言佐之㓛卓然賞不

可薄 上即除佐次對又言佐用流人馮湛有㓛

請先釋其纍囚趣上其㓛又言軍志曰賞不踰時

請趣佐上諸軍㓛狀殿岩歩軍帥岳建夀初元職

即鞭其偏禆十人有死者士有怨言公言恩未加

而威先之請宻賜訓敕薦陳溱㐾健無華王世雄

竒厖有謀 上皆将之楚州守臣翟畋專殺八盗

池州守臣趙粹中專殺一驛騎皆罪非殊死公言

其𡨚而正二人之罪廣西帥劉焞平妖賊李接

上問焞㓛孰與辛棄疾王佐公曰弗如也乃𢌿焞

集英殿修撰七年詔王某起居不名黎州冦平

上曰皆卿協賛之力江湖廣冦卿力尤多至於行

賞惟允遂為後法昔陳康伯雖有人望至於處事

皆不及卿蜀帥言昨平蕃冦將臣成光延髙冕失

律公請奪爵或流竄  上曰不已䡖乎盍從軍

制公曰故事平内冦之㓛其賞半於平北虜之㓛

罰亦宜然 上欣然曰朕因郷言釋然有悟乃命

減死公執政七載多在樞廷凢選授中外將臣及

邊方守臣各稱其職有泛求恩倖從中出者皆執

不行四方所陳軍務雖數千里外應之皆切中事

機上眷益隆而公益夙夜兢兢朝野賢之望其為

相八年八月癸丑拜右丞相兼樞宻使封福國公

先是自夏不雨至秋是日甘雨如注朝士相賀曰

此𫝊霖也時户部言諸郡旱者口筭絹錢其緡八

十余万 上喜命相而雨盡除一年於是公請發

廩以振兩淮之飢擇官以検民田之損糶官粟以

平畿甸之榖價於是冨民無藴年貧者無道殣民

皆欣然若更生焉先是丞相趙公雄蜀人也故蜀

中名士多汲引在朝及趙罷相有為飛語以撼蜀

士者皆有去志公謂一宰臣去所用者皆去唐季

黨禍之胎也豈聖世所冝有於是求去者留乆次

者迁蜀士乃安朝論以為盛徳事有王叔簡者蜀

類試第一人也趙公薦之得召既至而趙去公力

薦其文行用為博士近習王抃為樞宻都承㫖怙

𠖥為姦中外莫敢言者公極陳其罪語甚切謂自

古人主受謗鮮不由此 上即斥之公薦名儒蕭

燧代之小人屏跡言者論冗官之敝請損任子公

請自大臣始人服其公及郊祀任子減前郊之半

上甚喜時有謂公省事多積除吏多滯者語聞

上問乆不除郡守何也公翼日啓擬三人

上問孰可帥蜀公以留正對命下諫大夫黄洽賀

上曰蜀帥得人矣  上喜以其語告公於是薦

劉國瑞可風憲李昌國可版曹趙汝愚可閩帥張

枃可畿漕 上曰卿通日選用得人決事惟允公

曰臣薦一士則讒興決一事則毁至非

聖主責臣以乆不除吏臣何敢哉先是故相梁公

克家乆外公嘗從容為上誦言其賢九年九月己

巳巳拜公左丞相克家右丞相二公對持國秉同

心輔政 上虗已信任士夫翕然皈重天下顒然

望治公首以進賢報上為己任謂李椿之成朱熹

之練達可以寄民命 上使椿帥長沙熹為浙東

常平使者謂鄭丙之剛正芮煇之文學可以侍經

幄 上使煇為侍講丙為天官謂余端禮之精宻

曽逮之風力可使為民曹謂葛邲之行𧨏熊克之

文詞可使登法從又謂𥙷館職之闕員以儲人材

選治郡之髙第以為郎官 上嘗訪公以當世人

物公言儒學政事之臣如京鏜謝深甫鄭僑何澹

表説友吕祖謙尤袤謝諤閻蒼舒羅㸃范仲藝洪

邁沈揆陸游倪思莫叔光宇文介謝師稷王正已

趙思趙汝𧨏何万鄧馹陸九淵劉頴趙鞏詹元宗

吳燠陳仲諤詹騤周頡黄黼蔡戡林枅李璧鄭鍔

趙彦中豊𧨏詹儀之方有開皆一時之選也

上皆用之薦李處全及錢端禮之孫象祖為郡守

上曰王某長者一日  上謂公曰今中外得人

前所未有復見古風矣故淳煕人物之盛至今以

為美談然公守法度愛名器重人命欽刑罰惜人

材全始終恤民隠宣徳意審幾事持逺謀夙夜切

磋無㣲不盡故鄭丙議戍期至而不之官者必嚴

其禁令公請遵已行之法林宗臣議私請託以求

薦舉者必白發其私書公謂長告訐之風鄧槹祈

改丹書而宰SKchar謂其罪不可揜或欲屈法以從所

祈公曰如是則有司可廢矣進士有求以免舉之

恩為陞等之恩或謂求者止八人何必靳公曰八

人得之則百人援之矣官官張去為請以已之官

貤其子云公言其子已為遥郡法不應迁龔頥以

執政之客𥙷官求詣銓曹公言聖世無近比門不

可啓公之守法度愛名器如此丹陽民有擅決湖

水以溉田者張枃請重其罪公言民嘗請而官不

報罪不在民又有飢而強借民榖者執政請痛懲

之公言令甲飢民刦食罪不至死左帑胥吏受賕

抵罪者三十人公言刑者頗衆恐傷好生之徳於

是流一人耐三人䕫帥林栗奏部民譚汝翼豪横

可殺公言夷人殺汝翼下人一百七十餘人汝翼

止殺夷人十七人謂宜減死於是止從編置吳宗

且劉國瑞請為盗者必殺公言若爾則盗必曰殺

人者死不殺人者亦死等死耳何憚而不殺人乎

公之重人命欽刑罰如此故相陳公俊卿請老公

言其材可惜未宜遽從趙公雄請祠公言人才實

難亦未宜聴右相梁公克家告病求去公言時方

盛寒請留之以經筵在京祠官之職使春暄而後

行部使者曽逢請祠以飬親公言逢之孝飬宜加

以貼職美名之𠖥示砥礪於風俗周極有才而人

多議其䡖公言跅弛之士緩急能出死力

上遂用為郡守辛棄疾有功而人多言其難駕御

公言此等緩急有用 上即畀祠官公之惜人才

全始終如此版曹王佐言諸路旱熯除租至五十

四万石 上疑其過於多公言其非過趙子濛言

抹荒多濫公言百姓其謂朝廷䡖失人命而重發

廪(“㐭”換為“面”)雖知其濫可不從厚沉宗禹請行推排貧冨

升降之法公言開民更相紏舉其害甚大退謂同

列曰吾軰見民疾苦當如疾病之在身王佐請諸

郡上供一嵗再校後期者罰公言頃嵗嘗一校殿

最州郡爭先鞭笞苛峻有至死者今若一嵗至再

其害不細謂宜止於每嵗之抄擇一二逋負之尤

者罰之庶幾吏不急征民苛政 上大喜曰甚善

公之恤民隠宣徳意如此 上嘗論唐太宗之㓛

業因歎大㓛之未就公以先徳後㓛為規

上嘗遣湯邦彦使虜而虜酋不禮吾使因歎宿憤

之未攄公以上䇿自治為献虜使魏正吉朝賀不

肅公責之以朝儀卒致其㳟順而成禮

上欲廢樞宻院之非古官公言軍務至重不宜弛

備以示敵公之審幾事持逺謀如此公所建明

上皆施行此其尤著者十一年冬邊吏言虜主皈

朔庭公言於 上曰虜之情偽未可知也或中原

豪傑起而圖之為吾驅除亦未可知也所宜先者

擇將帥嚴守備明斥候峙糗糧耳邊吏又言虜境

檄稱其主處行故國南朝來嵗賀正旦生辰使暫

輟一年  上曰彼止吾使若彼使至則如之何

盍亦遣使郊勞乎公曰彼既止吾使亦必暫止彼

使未幾邊吏再言虜境有檄果亦云然

上再三嘉公曰卿言於前乃験於今真廟謨矣時

髙宗皇帝聖夀新嵗八十公言禮之大者儀必極

其崇慶之隆者澤必侈其溥 上命公緜蕞其典

十三年正月朔 上躬帥百官朝徳夀宫奉玉巵

上鴻號禮成發徳音行慶澤群公百執律増秩於

是恩達于薦紳矣太學弟子員徑詣太常於是恩

達于韋布矣虎賁材官飫賜餐錢於是恩達于尺

籍伍符矣敬老尊賢薄刑已責於是恩達于幽人

山農海隅蒼生矣公亦當進兩秩増封邑公豤辞

焉退而喜曰吾求去八九矣而 上不聼今可以

從此逝矣三月公祈上丞相印綬皈田里章四

上不許九月再請為祠官又不許進封魯國公來

年六月又累章申前請又不許是秋

髙宗升遐一時典禮皆公所定北虜遣使來賀生

辰或謂上在哀疾既不受禮冝辞其來公獨言継

好已乆驟辞其使未可也謂冝除館延之徐議禮

遣從之 上欲遂服令 皇太子参決機務廼於

祥曦殿西序設幄次命曰議事堂每有大政宰執

詣堂禀議翼日隨 皇太子詣内殿進呈時公當

軸寖乆盡瘁夙夜重以魏國年髙士思而國䘏方

殷欲去不可閔免躊躇非其志也來年春

髙宗祔廟公乃上章匃祠見 上面控其辞危苦

上惻然曰丞相無苦敬當勉從除𮗚文殿大學士

仍前特進魯國公判衢州從公便郷鄰侍板輿之

志也 詔許辞行拊勞再三退辞東宫慰蔚周悉

宰執百官設祖帳都門外𮗚者歎息侍親皈里穉

耋驩迎親故歆𧰟以為古人𭟼綵晝繡公獨兼之

公即日上章力辞典州請為祠官 上恩閔勞改

提舉臨安府洞霄宫未幾 孝宗倦勤

光宗嗣位公以旧學首奉 明詔詢初政公荅

詔言極切至大槩謂盡孝進徳奉天敬民用人立

政罔不在初 上欲拜公使相而公宅魏國憂有

詔服除日降制公念母子相為命者六十四年至

此痛極不如無生誓以素食終䘮既卒哭得脾疾

親旧𭄿公曰此素食所致也䘮有疾御酒肉禮也

盍強食從禮言未畢公一慟幾絶𭄿者乃止未幾

小愈聞王人及門𫝊宣慰問且襚魏國以白金及

帛疋兩各七百公起拜 命自草奏稱謝一日忽

語家人子曰易卦六十有四吾年亦然即命子弟

執筆自占表章祈致其仕翼日夜漏下十刻薨于

正寢實淳熙十六年某月某日也先是一月有大

星霣于里門遺表上聞  兩宮震悼輟朝二日

贈少師禭以白金及帛疋兩各千令奏親屬一人

添差本路幹官以治㐮事官其子孫七人䘏典從

厚終始哀榮明年十二月甲申葬于婺之北郭外

隆夀之原公娶何氏左奉議郎知温州瑞安縣紳

之女累封冀國夫人子八人模通直郎監西京中

岳廟樞朝散郎主管佑神𮗚機通直郎監西京中

岳廟樸迪㓛郎棟奉議郎主管佑神𮗚檝修職郎

監西京中岳廟橚宣教郎監西京中岳廟栻寄理

将仕郎模機樸皆先公卒一女⿺辶商校書郎姚頴孫

男女十四人公風骨清臞蕭然簡逺家人未嘗見

其喜愠沖淡寡欲自奉甚薄食不重肉一衣十年

每一飲食魏國未食不敢先嘗閨門肅然寂無歌

舞在公退食端居齋房𮗚書或至夜分合族千指

與同飽温訓迪子姪不異已子士夫客死必賙其

皈好賢惜才人有片善終身不忘然不立黨與不

市私恩每有薦進不告其人其不知者或以為怨

終不自明公相  孝宗論事安舒不迫不激論

人先純正論政本寛厚是時士大夫多言閩人不

可用者公嘗薦一二士 上曰非閩人乎公曰立

賢無方湯之執中也必曰閩有章子厚吕惠卿也

不有曽公亮蘓頌蔡襄乎必曰江浙多名臣也不

有丁謂王欽若乎  上稱善自此閩士多收用

云博士章頴論事狂直 上議絀之公曰

陛下樂聞直言故士夫以言相髙耻不相若此風

可賀也絀之乃成其名也絀之愈甚其名愈重名

既皈於下謗必皈於上  上悦頴復留有司言

天長縣水毁七十余家  上曰此常事何必以

聞公曰昔人謂人主一日不可不聞水旱盗賊禮

曰四方有敗必先知之可謂人之父母矣

上敬納焉君子謂此三言者真古大臣之言也其

開廣賢路長飬諫者固結民心増益主徳其㓛逺

矣故  上每稱公曰不黨無私又曰剛直不欺

夫外人見其粹温而  上獨見其剛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已要

譽者能之乎  隆興以來稱名相云有文集若

干巻制草若干巻奏議若干巻既葬十四年栻走

二千里以其兄樞之書來廬陵謁万里曰先生非

先公故人乎墓隧之碑未立先生而不為尚以誰

諉万里則按其諸子所作家𫝊及起居郎熊公克

所行狀摭其繋天下國家之者書之銘曰

皇矣 孝宗聖與天通英武剛明而相魯公

孝宗赫然魯公凝然赫然如天凝然如淵規鑿矩

柄落落弗契云胡相逢同底于治聞諸晏嬰有同

有和同罔可否和罔唯阿未聞衢室以俞廢咈面

惟予從違弗汝弼維皇之剛用公濟而皇之英用

公粹而皇武用公保大定㓛皇朋用公海函地容

皇徳増増皇㓛鍠鍠皇治其弘有巍其成昔周之

宣艾夜勤止暨厥末造鶴誨駒刺唐之文皇唐之

成康其漸二五曽謂無荒隆興之元闔開乾坤震

是狁魂于强于安淳熙之季薄海丕入金瓯罔缺

亀玉罔毁何施臻兹維皇不疑維公不欺維卒不

欹謂公平平無勇㓛智名後有思者訾不來下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一百二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