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 誠齋集 卷第一百二十一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二十二

誠齋集巻第一百二十一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碑

   宋故龍圖閣學士張公神道碑

淳煕聖人在位二十有八載聖神武文道盛徳備

奄有五三漢唐以還皆自鄶而下然天下知其聖

矣至其所以聖則蕩無能名若稽盛大之極其惟

從諫之聖乎嗚呼足矣堯舜之聖蔑以加矣於是

忠鯁雲集用即丕㓛時則有若諫臣張公者山之

岱嵩星之五行歟公諱大經字彦文世家建昌之

南城曽祖諱新祖諱本父諱冨俱隠徳不仕父贈

至光禄大夫母朱氏封太冝人贈冝春郡夫人皆

以公也光禄倜儻尚義而深不願人知君子知其

有後公自総角從師刻志勵行不妄交游𨽻業精

勤休澣不輟人罕識其面年十九罹光禄憂執䘮

如禮敬奉慈母益力學問再舉禮部第紹興十五

年進士公閲仕自尉南陵丞貴溪晋江宰言之龍

泉簽書定江軍判官事守真州提舉湖南常平提

㸃湖北江東刑獄入為監察御史大理少卿殿中

侍御史侍御史右諌議大夫侍講禮部尚書侍讀

出守建寕提舉玉隆宫鴻慶宫太平興國宫積宫

至正議太夫贈銀青光禄大夫爵清河郡侯食邑一

千九百户享年八十有五公在江東半嵗召入覲

公見 上歴陳民瘼時務氣和詞直翊日除監察

御史先是 上欲重風憲之選命條上部使者十

人御筆獨可公姓名召見 上曰朕於十中得卿

一人以卿風力峻整命下中外聳歎公自惟暮歯

擢自逺外益思𥙷報首論士風四弊曰掊克媮惰

誕謾浮虗時初秋閔雨詔兩浙江東慮囚言諸路

獄多淹滯有未决者一百有六十欲令刑部書之

于籍嚴立其期趣令具獄庶囹圄一空感召和氣

以消旱暵一再言之 上嘉其言増秋二等大理

正丞比年居外公以為言有㫖作舍寺廷由是寺

官無居外者朝列蕭然淳煕八年為殿試考官對

䇿切直者置前列其在殿中首言今日之不治由

大臣不任責又言勑局儲才之地冝選仕而已試

者仍不除兼官又以治民之本在監司請令侍從

給舍舉郡守之通敏可監司者一二人職事官𥙷

外亦必𮗚其才力勝任然後畀之諸路捄荒監司

守令之賞冝戒偽濫時二麥既登流徙稍復而飛

蝗頗多公言於 上曰願 陛下深思天人相與

之理彌加警懼飭大臣講求人事之未至者更張

而力舉之政刑之間益致其謹俾内而百官有司

輸忠讜崇寛大各修其職以濟事㓛外而監司守

臣察貪吏平𡨚獄去苛㰸以寛民力而息愁歎公

嘗因見  上談間奏云 陛下面命講讀官欲

鍳徳宗之失令各言缺失謙冲如此何憂不治

上曰徳宗不學不知道公奏云信如 聖訓徳宗

拒諫飾非奉天所聴陸贄之言皆出强勉

陛下從諫如流實 宗社之福其在䑓端首進正

人心之説以為士風未厚吏治未肅民力未蘓和

氣未應臣嘗求其故毋乃人心之未正乎昔

仁宗嘗患搢紳躁竸文彦博以為恬退者擢則趨

求者耻乃薦張環韓維軰  真宗嘗問治道何

先李沆對以不用浮薄此最為先因言梅詢曽致

堯等不可用今能如此則浮薄之風何患不革陳

絳𧷢敗 仁宗諭輔臣以訓飾親民之官轉運張

士遜辞王且且以榷利為戒今能如此則貪刻之

風何患不革臣願 陛下用人之際益思所以察

邪正崇忠厚表廉白明義利彰示好𢙣俾中外知

趨附浮薄者之必抑貪汗掊克者之必去則莫不

洒濯其心靡然一皈於正 上再三稱善至言朝

士謁告以免朝参浙西收租而加公量諸軍市為

諸郡遏糴奉使不可以不素擇監司不可以限資

格事皆施行而監司一説 上尤注意妙邊寺丞

四人同時臨遣中外咸以為榮其在諫省首以警

懼為戒謂人主之患莫大乎安於小成足於近效

而無始終不息之志故愛君憂國之臣每以逺大

之效古人之事業勉其君以必為魏證願為良臣

蓋以臯䕫自任而致太宗於堯舜也

陛下宵旰圖治二十二年于兹而其效猶未能逺

過於太宗比年以來旱蝗継作星緯失常雖宸心

焦勞聖徳感召而獲一稔之應退舍之祥然天人

相與之際蓋有甚可畏者欲望 陛下謹終如始

天心既格而警懼之誠益專沴氣雖銷而修省之

意愈篤不為近㓛毋急小利必欲措世泰和而後

已 上深嘉納官官陳源以姦敗公言欲革此習

當裁之於未然公見民力愈困請通漕臣之計以

𥙷州郡之有無拘户絶之租以廣常平之儲偫又

請嚴𧷢罪改正之法以懲貪黷之吏收外路辟闕

皈吏部以杜私謁而通孤寒公嘗從容奉燕間

上曰比來中外亦無事公退而上䟽曰臣聞治不

忘乱此人主之逺圖也漢文帝時可謂安矣而賈

𧨏以為方今之𫝑猶抱火厝之積薪之下而寢其

上 本朝 仁宗時可謂治矣而蘓洵以為天下

之㔟如㘴敝舩之中駸駸乎将入於深淵蓋二臣

之心憂治世而危明主不得不然也今者法度修

明紀綱振肅上下和輯邊陲晏清謂非治安可乎

然邊境雖安而輿圖未復災修雖消而豊歳未可

必至如寛賦𥙿民選将練兵急人才厚風俗未能

副 聖意之所欲者尚多也臣願 陛下愈加兢

業日新又新毋以古人之治為難能而勉其所未

至毋以今日之効為已足而堅其所欲為

上忻然開納秋旱下 詔求言公上䟽陳四弊曰

臣聞心和則氣和氣和則形和形和則聲和聲和

則天地之和應今者旱暵之繇蓋人心不和有以

致之民力困竭而愁嘆者多軍士貧乏而嗟怨者

衆當今之弊無大於此二者夫民力之竭由於賦

㰸之無藝賦㰸無藝本於財計之趣迫州縣之間

繒帛不受其物而多折其估米粟過收其贏而何

止倍輸峻榷酤之禁苛関市之征至如預借田租

誅責積負羅織以罪而罰入其財無名之需數外

之㰸有不可殫舉者督迫之㔟自上而下民之愁

嘆理所必然蘓民力而息愁嘆其必自版曹始版

曹寛則州縣寛州縣寛則民力蘓矣 國家竭天

下之財以飬兵而軍伍乃有貧乏之嘆何哉蓋生

歯滋衆而廪(“㐭”換為“面”)給不贍故負薪鬻屨亦皆為之為主

帥者又多務剥下以濟其私臣聞之道路皆謂中

外兵帥多出貴倖之門主之者唯譽其美恃之者

略無所憚平時賂遺之費非天雨鬼輸軍士安得

不貪怨讟安得不作初𫝊 陛下欲親大閱士卒

忻然俄而報罷殿帥閱習勞賚薄少遂有太半不

聲喏者試藝㓕裂軍容不整至有失馬踐死者紀

律隳壊一至於此蓋由主帥營利自豊素召衆怨

是以一旦臨事遂見乖謬池州統帥虐用衆力不

勝其苦燕饋総領費用不貲軍情揺動怨語流播

而黜罰皆未加焉臣願 陛下精擇將帥使之愛

飬士卒窒其倖進之路察其借譽之私赫然如齊

威王烹阿之舉則軍情悦而緩急可用矣然今日

之弊復有大者臣聞漢王吉曰朝廷不備何以言

治左右不正何以化逺徃者一二近習固嘗招𫞐

納賂以致人言 陛下特發英断斥而去之雖舜

之去四凶不是過也今道塗之人猶𥨸有議伹見

于進者或得其所欲由徑者或遂其所求而𥨸意

其有為之地者皆謂此軰在 陛下之前未必敢

直指某人之賢與否也明言某人之求與此除也

意者浸潤之言或得以乗其𨻶彌縫之譽或得以

逞其私不然此軰居第名園越法踰制外莊列肆

在在有之非賂遺之廣何以濟其欲耶臣願

陛下踈斥姦回憸腐之人更選老成醇重之旧以

備給使痛懲僣侈抑絶倖門毋俾妄議上累


聖徳然今日之弊又有大者臣聞韓愈嘗因旱抗


論曰君陽也臣隂也獨陽為旱獨隂為水聖明在


上而群臣不能盡心於國有君無臣是以乆旱𮗚


愈此言其㫖深矣今  陛下厲精於上而大臣

不任責於下今日進呈明日取 㫖殆不過常程


荖除𤨏𤨏細故而已欲革一弊先恐召怨欲立一


事惟恐累身事有可行而不行曰此 上意也人

有當用而不用曰此 上所不樂也委其責於人

而掠其㓛於已每事依違無所可否如此而望其

爕調隂陽感召和氣難矣臣願 陛下深鑒韓愈

之言垂意人主之職責成宰輔一提其綱則天下

之事必有能辦之者而 陛下又何勞焉閲旬日

公見 上而言曰 陛下近以閔雨引咎責躬求

言𥙷闕願擇衆言有可行者行之 上曰已令大

臣録其可行者亦捐 --捐南庫錢與户部池州郝政與

降充綂制官殿帥尋亦𥙷外蓋用公言也其在春

官雖無言責而論思献納尤多如開數路而求賢

以𥙷郎曹教兩淮之民兵以備緩急監司毋多騶

從以費州郡諸路時行推排以惠貧民减宗子取

應舉數以廣睦族之恩増四川銓試律義以嚴門

子之選求人才者大臣之職舉將才者二府之責

馭軍冝嚴侈俗冝禁劇郡擇守以備監司之選治

行列薦必推實迹之求中武舉者勿換文資宰岩

邑者必由薦舉每進見縷縷為 上陳之其在講

筵因講昜之家人損二卦深陳正家之道損上益

下之義嘗侍 燕間賜𫝶從容 上問日飲㡬何

所餌何藥宦遊所歴何地嘗當春時

上問玉堂花木云卿於此亦可少進杯杓及皈院

即宣賜流香果實恩意周洽如此公婁祈退願為

祠官 上曰卿公廉必能為朕牧飬小民乃以徽

猷閣學士知建寕公自除大宗伯至是衣帯鞍馬

再膺蕃鍚都門祖餞從臣分韵賦詩朝士以詩贈

行𮗚者歎息如二疏焉其在建寕未幾移鎮紹興

公力祈免不拜 新命章數上乃被提舉玉隆宫

之除以皈公還家省松楸㑹親友奬後進蔵書万

卷周覽無倦鄉閭有枉抑不伸孤弱無告或貧不

能舉婚䘮或不能詣吏部試禮部者公皆全而濟

之至親近族或月有所給焉継領南京鴻慶宫十

六年 太上登位以覃霈轉通議大夫人特頒

詔奬進龍圖閣學士下 詔求言公乃上䟽言先

正司馬光嘗論人君之大徳有三曰仁曰明曰武

致治之道有三曰官人曰信賞曰必罰又曰當法

夀皇之孝與勤倹遵行

夀皇之畏天愛民任人納諫又言毋恃和好之安

而忘備禦之謀紹熙改元領太平興國宫告老以

通奉大夫致其仕公夀登八十闔室驩躍於立春

講慶命章綵服重行拜舞捧觴稱夀鼔吹並作内

外姻旧載酒設禮撰為詩歌以賛美之尋開賔筵

踰月乃罷閭里歆艶以為盛事五年八月

皇上受禪覃霈於是有正議之命閏十月降詔撫

問賜銀匳藥茗王人踵門恩光赫奕前此未覩也

公姿禀特異年寖髙体氣益彊一日疾作頓甚粥

食為廢湯劑靡効乃語諸子曰吾目可瞑吾愛

君憂 國之心不可冺無一語及家事薨于正寢

慶元四年七月二十九日也訃聞

天子憫之於是有銀青之贈公娶同郡蔡氏累封

至淑人兩遇 慶夀恩以子加封咸寕蘄春郡夫

人夫人與公同生於甲午先公八年葬子六人元

謙早世元晋奉議郎主管台州崇道𮗚元益從政

𭅺監潭州南岳廟元豫儒林郎監潭州南岳廟元

渙承事𭅺監筠州新昌縣酒税元復國子監發觧

元豫元復皆先卒女二人長已笄而亡次⿺辶商承節

郎趙師復孫十二人國噐承事𭅺知吉州太和縣

丞國華修職𭅺新興國軍司户参軍國均承務郎

新監紹興府攴塩倉國成承奉𭅺新監温州攴塩

倉國光國棟國樞國祥國蓍國基國俊國紀孫女

六人長⿺辶商從政𭅺南康縣丞吕伯固次⿺辶商陳堯向

大榮黄䇿皆舉進士餘未行曽孫男三人女四人

皆㓜諸孤將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可封郷梁家

湖之原從蘄春夫人之兆也公忠孝天得方重質

實自奉清倹待人謙和言不妄發宇量恢莫測其

際而開心見誠學問醇正識趣超詣處事精審慮

患深長每先事而言或者以為過計已而信然冝

春太夫人享年九十有八時公年亦六十象服委

他金紫怡愉七迎板輿就飬公館士大夫榮之元

晋等承顔飬志皆就祠禄元渙雖任筦榷間求檄

皈侍及屬疾捐 --捐三子皆在左右云先事元晋以書

赴告於予曰先公辱下執事與游乆故甚厚非執

事誰冝銘予不得辞公為守令有惠化為部使者

風稜待制劉公國瑞狀公行實備矣兹不重出獨

表其在言路関國之大事者著于篇銘曰

諫罔惟行后罔聖名諫罔惟咈臣罔直聲於穆

孝宗惟天為崇從諫一者聖名獨隆温温張公不

婞厥衷不媕厥躬惟樸故忠朝陽在東鳯鳴梧桐

匪鳯則鳴惟天為聡文皇徴珪臣主惟一舜一䕫

不在淳熙

   故工部尚書煥章閣直學士朝議大夫贈

   通議大夫謝公神道碑

淳熙聖人睿文自天典學日新尊道隆儒先路五

三於是儒學之士雲滃川匯人舒向家毛鄭也而

其耋艾典刑之尤者在二淛則霅川程公泰之在

西蜀則眉山李公仲仁父在江西則清江謝公昌

國也然程李二公或以經學鳴或以史學鳴或以

文辞鳴曰經而經曰史而史曰文而文者其惟謝

公乎公諱諤昌國其字世家臨江之新喻其先叔

方唐武徳初都督洪州因家于髙安至元和華徙

居新塗十世而懋與弟歧子舉廉世充同登元豊

八年進士第時稱臨江四謝舉廉字民師有藍溪

集東坡蘓公與之論文有書尤稱其世上無真是

之詩蓋公四世伯祖也曽祖臻祖誠父革皆不仕

父始徙居新喻自号清風老人累贈太中大夫母

胡氏累贈淑人公㓜敏而愿不妄語誦書日記千

言既冠文名載振屢薦名最後首送紹興二十七

年第進士授迪㓛郎峽州夷陵縣主簿未赴江西

常平使者王𫝊檄公攝撫州樂安縣尉公條治盗

方略上部使者其要在開其徒自告三十一年至

夷陵⿺辶商北陲有興羽檄旁午邑𡙇真令州請於使

以公兼邑事軍無乏興民亦不擾循左修職𭅺陞

左從政郎授吉州録事参軍瘦死者旧瘞以鞂徃

徃暴骨公白郡取舩官棄材以棺㰸之氓有陳其

姓者僮胠其篋以遁有隱盗者陳訢之官辞過其

實反為隱盗者誣訴連帥龔公茂良怒欲沒入陳

之産公為書以白帥陳氏竟免而師亦以是知公

以薦者改左宣教郎知袁州分宜縣表孝悌崇學

校政尚忠厚縣名難理積負於郡者數十万一歳

常賦之外又鑿空索緡錢二万餘公歎曰桒洪羊

復生亦不能矣乃䟽其弊於諸部使者力求蠲損

得損亡㡬以母憂去後令許公及之継請于

朝竟蠲積負十三万緡至公居言路又以分宜及

秀之華亭月摏同奏詔兩路漕臣躬至二邑廉問

故𡊮之四邑例蠲正額緡錢僅二万而華亭又數

倍焉分宜之民始有生意服除請為祠官以便飬

親授主管台州崇道𮗚尋丁父憂服除授幹辨行

在諸司糧料院除國子監主簿太學博士監察御

史先是州縣役法乆蠧公里居時嘗教其里之人

自占户之甲乙産之髙下當役者自請承之編為

一書命曰義役至是以聞於 上下之諸路民多

便之又論民之繇役有曰保長者有十二患又論

湖州安吉复租繭絲之征既輸細綾又輸細絹請

蠲其一從之除殿中侍御史論士大夫八習曰不

恤曰徇私曰貪恣曰刻薄曰侈汰曰䡖率曰詐偽

曰隱蔽凢此八習為民八患宜法湯之官刑以儆

之除侍御史首論已然之𢙣為易見未然之姦為

難知謂之姦者𡨋於心晦於迹未易研究

上嘉納之淳熙十四年淮浙大旱七月詔求直言

乃條𡙇政如繋獄之淹如征商之苛如榷酤之羡

如經総月樁之筭緡如越州廣徳軍之和買又條

振貸七䇿其要在𭄿分從之除右諫議大夫兼侍

講講尚書因言於 上曰先儒論學先致知經者

致知之源帝王之學先稽古書者治道之本故𮗚

經者當以書為本𮗚書者當證以後世之得失

上曰人君不知學則必至於自怠如唐太宗非無

㓛也而不知學卿謂讀書取證於後世者甚善

上又言及學問公對曰天下之事立本救弊而已

臣嘗聞 陛下論及允執厥中蓋中者本也中則

不倚自然無敝 上曰聖人所以貴中者無過與

不及也嘗夜召見論及南北事 上曰當乗機㑹

公曰機㑹雖不可失而舉事亦不可䡖

上曰甚善公每遞宿必召見賜坐賜茶從容問曰

聞卿與郭雍從遊雍學問甚好公具陳本末

上曰雍論性可取朕於性説獨取孔子性相近與

上知下愚之説其言簡而易明自孟子而下論性

者愈煩皆失性之本公對曰 陛下論性真得其

要 上又問雍曽見伊川否公對曰程頥時雍尚

㓜雍父忠者得頥之𫝊 上問曰𮗚雍議論多出

於易有易觧否公對曰有其觧明白雍初封冲晦

處士加封頥正先生皆自公發之 太上登極公

献十銘其辞曰業成而難其敗或易兢兢保之常

恐失墜道甚簡易在尊所聞帝王之學匪藝匪文

畏天之威主徳為最水旱雷風天之仁愛存心公

正治之所起毫𨤲之私患及千里妄賞不𭄿妄罰

不畏賞罰大𫞐以妄為忌貪吏虐民戒石莫聴奬

廉以激捷於号令民之疾苦幽逺難知日訪日問

猶恐或遺財在天下理之以義未聞刻㰸其罪在

吏乱之所生非止夷狄姧囬䛕説尤害于國自治

十全可以理外重乃馭䡖䡖動為戒又䟽二事其

一則謂治天下必有家法以為一定長乆之道其

二則謂舉人望之賢以聳動中外則巍巍之㓛易

以有成時稱十銘如李衞公丹扆箴云因經筵𭄿

講又陳二節三近累百千言大槩謂所當節者二

曰宴飲曰妄費所當近者三曰執政大臣曰旧學

名儒曰經筵列職未㡬𥙷闕薛公叔似拾遺許公

及之有 詔各與卿監以示褒擢公献䟽曰以𥙷

遺迁卿監官固陞矣意則非也况此二職

夀皇復建之所以導諫用意至逺若驟廢之非新

政所宜公嘗言有直諫有寓諫直諫者言之難受

之尤難寓諫者言之易受之亦易嘗進講至書無

逸嗣王其監于兹言於  上曰監之一字帝王

治㓛之根本由三代而上以監戒之辞為常所以

治多而乱少堯舜之慈倹禹之菲飲食卑宫室湯

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皆周公所言四君無逸之

類也太康敗於𠂀酒桀敗於酒池厲王敗於荒酒

幽王敗於沉湎滛泆皆周公所言商受酒徳之類

也成王能用其言而躬無逸之行以致盛治誠可

為万世法十六年四月除御史中丞尋𫞐工部尚

書六月上章請為祠官甚力除煥章閣直學士知

泉州又辞乃除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秩滿再請

者再既奉祠來皈天下士君子髙其風公始居縣

之南郭名其燕㘴曰艮齋天下稱艮齋先生後居

東郭茂林脩竹環列其居而桂尤盛遂以桂山名

其堂又皆稱桂山先生云紹煕五年十一月九日

以疾薨於正寢享年七十有四階朝議大夫爵清

江縣開國伯食邑九百戸遺表聞特贈通議大夫

娶胡氏封淑人柔恭勤敏梱内之事不以毫髪煩

公二子峴宣教郎新荖充江淮荆浙福建廣南路

都大提㸃坑冶鑄錢司検蹈官峙先卒三女⿺辶商

士丁南容胡定彭煟孫男四人淮渭皆登仕𭅺漳

澧皆䕃𥙷未命女三人長⿺辶商進士欧陽珙餘㓜公

孝友温㳟出於天性清風老人喜詩公每征行有

賦詠必寄皈曰以此當綵衣之𭟼老人曰以是娱

我足矣二親耋期而康寕朝夕侍飬怡愉見者感

化教育二弟皆得公學識有舉庠序諮中淳熙乙

未科每謂二弟曰二親髙年兄弟侍飬之樂雖聖

賢亦所難必公毎云人之立志要以聖賢自期豪

末私意不介胸中然後能與天地相似

孝宗嘗有恬静正大之褒故烏䑓諫省出入七年

凢所紏正無異論無怨言公有文集一百巻經觧

四十三巻奏議十巻性學淵源五巻𮦀著二十巻

孝史五十巻公之經學受易於郭雍以達于二程

謂艮者聖人之止無妄者聖人之動其銘有曰仁

義忠信蓋無常名由近而推則勇於行又曰出門

万里其塗蕩蕩用震以乾是曰無妄學者宗焉公

之文大氐祖欧陽公與曽南豊予嘗謂公曰近世

古文絶弦矣昌國之文如送陳獨秀序甚似欧而

南華蔵記甚似曽皆我所弗如也予在朝時嘗攜

二文以示兵部侍郎蜀人黄鈞仲秉仲秉以古文

自命未嘗推表一人至見此文讀之一過曰好再

過曰極好三過曰此古人之文非今人之文也鈞

也見文集不少矣而獨未見此文果何代何人作

也予笑曰此古人今在中都之逆旅将詣曹而覔

官黄驚曰乃今人乎慶元元年十一月甲申其孤

峴奉公之喪葬於𡊮州分宜縣神龍鄉鍾山里西

峰安覺院之右近太中淑人之塋從公志也後六

年峴以書及文林郎充荆湖北路提㸃刑獄司幹

辨公事欧陽朴之狀來曰先公葬六年而墓隧之

碣未立非敢忘也念先友最故者加少而深知者

又加少兼斯二者㣲先生碣之而誰也予因特書

其大者其詳則有行狀與言行録銘曰

皇矣維宋奎宿芒動文儒以光漂漢滌唐洛中之

程洞聖之經南豊之曽司文之盟豊祐以降疇嗣

其響 中興昌辰謝公其人攡易之緼

孝宗下問優入程域澄源乎艮以文而鳴古文勃

興陟彼曽壇韶鈞其砰有一其得則百斯世云胡

傷廉奄有其二公没六年草鞠新阡碑于隊前列

彼下泉

   六一先生祠堂碑

嘉泰三年夏四月上庠名儒武寕胡公元衡以廷

尉正膺 帝懋簡作牧廬陵幕府初開延見士民

顧而喟曰此邦六一先生之故里也太守今日之

政其將疇師近舍先生逺取遂霸是宅鄧林而度

材於他山航滄海而採珠於攴川於是每夜漏未

盡十刻先雞以興盛服以出周諏民瘼允哲民情

治賦以寛聴訟以詳敷政九思而後行録囚百慮

而後決至於精意雩禜体為之瘁禱雨雨集祝雪

雪至既十告朔仁形於心化孚于民山農溪叟咸

以手加額曰此古儒者之政也前日開府之言其

有合哉是足以對越吾郷先生文忠公矣公一日

迨暇登方史君所作六一之堂則又仰而喟曰古

者必𥙊有道徳者為樂之祖此禮經明訓也今居

六一之故國撫喬木之蒼然誦秋聲鳴蟬之賦覽

唐書五代史之藁莪如之冠晬如之容忽乎瞻之

在前也伊欲折白鷺之芰荷酌青原之石泉社而

稷之乃無一精舍以安屏攝以為邦人考徳問業

之地不曰室邇而人逺乎面堂之南得一虗亭増

築一室猶先生之像而祠焉明年四月将屬士民

落之移書万里曰紀祠之碣招神之些不在子其

将焉在乃為之作迎享送神之辞曰

繄斯文之鼻祖兮肇集成乎素王二太極而三兩

儀兮曽謂逺賢於虞唐一刪一定而一繫兮紉天

紀而綴人綱膊盾止於麟筆兮遏万祀臣子以無

將恫岱頹而設崇兮邪詖燄烈而波狂蹇道統之

三絶兮疇再延孔氏之光隄無君無文之方割兮

崒一孟之為坊撲虗無齊戒欝攸兮前一韓而後

一欧陽㣲一聖三賢之澤兮人倫何怙而不亡惟

泰元尊之丕仁兮賚先生乎 仁皇上以杗夫法

宫兮下以玉乎此邦羗此邦之子衿兮疇莫扈先

生之芬香耿先生之精爽兮千秋萬歲此邦乎不

忘矧崇永之馬鬛兮宿草風悲而雨荒庸展省之

不懐兮獨乆於潁乎相羊雲起青原之峩兮月湧

白鷺之茫筍有正版之葅兮相有羅浮之霜麴西

江以為酒兮手北斗以為觴帥諸生北嚮以迎拜

兮夀先生乎新堂乗囬風而載雲旗兮忽焉來皈

乎故鄉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止


誠齋集巻第一百二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