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十五 誠齋集 卷第一百十六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十七

誠齋集卷第一百十六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傳

   李侍𭅺傳

李椿字夀翁洺州永年縣人父升進士起家以廉

正稱靖康之難汴都不守虜大掠升䕶其父泰以

背受刄與其長子相継卒椿殯三䘮侍後母張避

地遡湘隃領備嘗艱僒用父遺澤補官初調潭州

衡山縣尉丁母憂服除調桂陽監司理参軍臨武

㓂作求盗者禽致五十九人鞠之才六人抵死又

誣為官軍鄉導者父子三人通㓂釋之調衡州軍

事判官郡守陳正同怒永民張巨泗誣以死刑椿

鞠其獄竟直之再調寕國軍節度推官豪民執偽

劵奪陳氏田陳父子斃于獄妻又將斃辯其偽取

田㱕陳氏元顔亮將渝平亟白守宣近江宜為備

因為經理繕城池葺軍械料民兵宣恃以無恐張

浚節制兩淮軍馬辟充凖備差遣浚拜宣撫使又

拜都督連辟椿為屬是時賔賛之盛皆一時選至

經營兩淮形勢事宜綏流民布屯戍詞軍情砦山

水搤險要涉歴周遍規度精宻皆椿力也癸未之

春將臣有以北討之議聞者下其議督府椿方奉

檄至巢亟移書浚之子栻言藩障不固儲備不豊

將多而非才兵弱而未練節制未允論議未定彼

逸我勞雖得地必不守未可動也㱕至合淝師已

行矣復致書於浚言大將勇而無謀願授成筭俾

進退毋損威重俊皆如椿言是冬浚入覲事小異

椿勸之去來年春浚出視師小人之黨已勝浚跡

甚危而浚自以宗臣任天下之重誓當捐軀死而

後已椿又連書趣之去初椿得監登聞鼓院在職

數月有所不樂請通判廉州未赴召對除知卾州

至鄂首行墾田復户數千曠土大闢軍民有争一

裁以法主將忻服以治理聞移廣南西路提㸃刑

獄决前使者未竟之獄縱釋數十百人盛夏行部

厲毒弗避牢户慮問人人諄悉退閲文牘一夕千

紙廢發運司所復昭州金坑禁瓊管仕者買土物

復移荆湖北路轉運判官許奏事行及近甸屬時

宰方諆逐正人逆忌公促便道之部抵卾㑹嵗大

侵官配民備米賑糴民争於糴而官下其估商舟

不至米益踴貴椿損强配之數弛裁抑之直未幾

四方之米輻湊賤十之三漕計之數常賦有定數

乃有嵗糴代發之米凋殘未盡復乃有増起二分

之錢椿奏乞蠲其額寛其期又楮劵壅滯請通以

錢和糴侵民請從市直監司行部多從吏卒擾州

縣椿單車以行不將一軰所至之州就取吏卒以

為使令又前戒吏具所當問事各條列為籍按之

以問無復相通為姦携私錢自給一不受餉召為

吏部員外郎頃之因議郊赦有蠻人讎殺並與釋

罪者椿白執政曰此椿在廣西因李棫事一時有

請耳非可常行也當删執政愧謝曰都司無人除

樞宻院檢詳諸房文字時張説㑒書樞宻㑹小吏

有持南丹州莫酋表求自宜州市馬者因説以聞

椿白説邕逺宜近官非不知也故迂之者豈無意

哉莫氏方横柰何導之以中國地里之近請治小

臣引致邉事之罪説又建議募民為兵以所募多

寡之數立為賞罰之格以勸沮州郡椿白説贑吉

撫漳汀等州俗勁悍募之易也湖北瀕蠻京西淮

南凋敝恐有以捕為募者必驚擾請毋限額積兩

事忤説說語人曰吾乃無一可耶椿不自安驟請

補外 上疑之以問執政参知政事鄭聞以實奏

上令諭以安職未㡬説罷遷左司員外郎兼權検

正深嫉吏姦毎裁正之輪對言三衙諸衛㳂江蜀

漢之兵有用之兵也當益者也諸州將兵禁廂兵

無用之兵也當銷者也然銷之有道死亡勿補二

十年之後無復無用之兵矣異時寕以㳂江蜀漢

之兵分屯諸州可也又言榖帛本也錢末也今榖

帛之説變而為錢此榖帛所以愈輕而錢愈重民

何自而不貧願正賦法更禄令多畀之以榖帛而

寡畀之以錢請補外降真龍圖閣知隆興府江南

西路安撫使改荆湖南路轉運副使又改都大提

舉四川茶馬俄復㱕湖南建請减桂陽軍月樁錢

嵗萬二千緡損民税折銀之直免户部配鬻乳香

衡嶽廟火椿言廟洊火天寔猒其非制請除壇以

祭而不屋毋違典禮毋煩財力不報茶冦作帥臣

絀椿被 㫖權湖南安撫時江西兵已集㓂執僒

謀復乗虗徑湖南擣嶺外公當敗衂之餘兵備單

弱遣一將將數百人捍禦干攸茶陵安仁郴桂陽

之境指授合事宜㓂卒不能再至事平請諸

朝嵗分兵以戍湘隂平江益陽龍陽産茶之地召

㱕首言軍政之敝曰近者卾渚大軍二千捕茶冦

數百亡失過半小㓂尚爾如大敵何上乃得盡聞

外間軍事除司農卿椿㑹大農嵗用米百七十萬

斛而省倉見米僅支一月或兩月歎曰真國非其

國矣力請嵗儲二百萬斛以為一年之蓄又請自

南庫給錢以為糴之資又請糴洪吉潭衡軍食之

餘及鄂商之舟及取江西湖南北寄積之米自三

緫領所迭輸中都又言於制國用者曰今倉庾所

用一月營一月之粟帑藏所給一旬貸一旬之錢

而米有豐儲倉之積錢有南上庫之積所謂積者

本非有餘也移東就西耳 朝廷之與户部遂分

彼此告借之與索償有同市道此陽城所以𢙣裴

延齡者願懲佞臣之欺革而正之皆不果用臨安

擇守椿在議中参知政事李彦頴曰李椿於人無

委典 上曰正欲得如此人遂兼權臨安府異時

守臣走權門奉約束民事一付吏椿身親文牒簿

書不避浩繁寡弱得伸權貴屏息私謁不至故事

府有中人承受公事守至必謁椿弗謁怒因諭

㫖故遷延以相沮傷椿白廟堂無所用承受

徳夀宫送内人四軰鞠火事實甲遺燼而誣乙一

問得情市有火近大閹之舍怒捄者不専遣兩親

卒至府庭趨驩椿奏下兩卒大理大理觀望覆逮

府吏卒椿即委府職於其貳而自劾有

㫖杖兩卒釋府吏卒杭僧跌蕩慿藉私宇數百因

有姦事椿悉取其宇以舍中都官旋觧府事椿在

府止三月云因轉對言易二五剛柔之義曰以九

居五以六居二位當之卦十有六宜無不利而辞

多艱以六居五以九居二位不當之卦十有六宜

有悔咎而辞多吉蓋君以剛健為體以虗中為用

用虚中以行其剛健臣以柔順為體以剛中為用

用剛中以守其柔順

陛下得虚中之道以行其剛健之徳矣未見剛中

以守柔順之臣臨九二未順命者剛中之臣也遯

六二固志者柔順之臣也願觀象玩辭取九二剛

中之臣或未即順命究其義而無虧則信而任之

察六二柔順之臣或挾情固位而無所執守則踈

而逺之執政滋不悦久之求去除江南西路轉運

副使還前職辞行 上曰卿未可以逺去改知婺

州進職秘閣修撰初至訟牒日五百久之猶二百

率閲竟乃退食償户部積負二十萬緡

詔衢婺市皮角若干而筋居五千斤椿奏一牛之

筋四兩是屠二萬牛也 上為收前詔除吏部侍

郎言民貧多盗非國之便願令有司各疏冗食之

可省者監司疏一路守臣疏一州上于

朝議而省之 上善其言委椿疏婺州事上之椿

為吏部請薦舉陞改奏狀限半年而逹以革欺奪

選人酬賞許後收用以勸勞効户部酒庫監官不

許辟舉以公銓選秀邸館客周荃特注湖州户掾

椿言荃未銓試且衝待次人閡選法奏改員外置

不預事  上親慮囚命椿與張掄叙囚徒掄官

承宣使奏牘欲列名椿右椿不可白丞相丞相令

先掄椿退謂權要恃恩不足怪廟堂曲徇為可畏

草奏言臣固知承宣使序權侍郎之上但使事以

閤門副侍郎耳所被 㫖臣名實在上不可不正

章未逹而事聞掄亟罷時

上獨㩜機務羣臣媮免椿言天下國家譬之一身

君為元首而在上臣為支體而在下故有腹心之

臣股肱之臣手足𤓰牙之臣耳目口舌之臣易經

八卦亦曰乾為君為首坤為臣為腹六子為足為

股為耳為目為手為口今

陛下焦勞於上百官逸豫於下號令未允輿議則

曰出自 上意除授不猒衆望則曰命由中出大

臣不弼侍從不規給舍不駮臺諫不論是人君獨

任一身之責也願体乾剛健委任責成使腹心股

肱手足𤓰牙耳目口舌之臣各盡其職侍衛司兵

因競而碎僧寺新補軍頭乗忿而剽都市

朝廷不深治椿舉張彛之事為戒言官彈劾不勝

去職所從風聞者坐黥𨽻椿言非置臺諫為耳目

之本意軍中結邏者以揺主將攟擿騰播椿請嚴

階級之法又極言閽寺之盛曰自古官官之盛衰

繋有國之興亡其盛也始則人畏之甚則人𢙣之

極則群起而攻之漢唐勿論靖康明受之禍未逺

今畏之矣未甚𢙣也有以裁制之不使至極則國

家免於前日之患宦官亦保其富貴願官置蠶室

而限其數復 祖宗之制官髙者補外又門禁宫

戒之外勿使預於人材政事又嚴士大夫兵將官

與之交通之禁上聞靖康明受之事嚬蹙久之曰

朕㓜亦聞此納疏袖中最後爲 上極言邉備以

奕爲諭曰敵有强弱猶奕之有優劣奕固以優劣

爲勝負而又論先後焉此易之所以貴乎豫今春

虜加無禮於吾使人所以備之不可不豫歴疏保

淮之地有八曰楚曰盱眙曰招信曰濠曰渦口曰

花靨曰正陽曰光保江之地有四曰髙郵曰六合

曰巢湖口曰北狹関若保淮之計今之事力或未

能及則保江之計在所必守呉事如此近事如此

又襄陽宜屯一軍應城以為近援又荆南屯軍宜

徒江之南以備吕䝉取闗羽之故智又論瓦梁濡

湏之形便 上與徃復商略椿以病賜告請奉祠

弗許既朝竭力請甚哀 上察其誠惻然許之除

集英殿修撰知寕國府改知太平州将發賜尚方

珍劑當塗寔采石重地 上意屬以一面椿請有

機宻章奏願從通進司以聞皆從之既至力圖上

流之備上言州管禁軍舊籍二千七百而贏今裁

一千一百而縮欲募若簡横江水軍千人選将練

習緩急列艦以直裕溪上可以援東闗濡湏下可

以應采石又言采石水軍舟多卒少欲以歩卒之

半為水戰之用或擇利而進則舍舟登岸不専采

石之備而為徃來巢湖必保濡湏之計又言㳂江

津渡宜𨽻南岸時和州利算商舩開支港首尾屬

之江椿曰是自隳天險也奏之 上亟遣塞之居

嵗餘年六十九即請老 上初惜其去章三上乃

以敷文閣待制致仕越二年湖南謀帥兵役之後

思有以鎮安之

上以椿為重厚遂落致仕進顯謨閣待制知潭州

荆湖南路安撫使再辞不得請乃强起至亡幾何

悴者蘓疑者釋復如盛時 朝廷下府議復税酒

椿定其議府貰民物積不償者椿至一錢悉償之

斗酒千錢亦不妄用故人賔客助以私財縣有羡

賦州竭取之縣以不可為椿㱕其半民事必躬剖

决如縣冷然嵗旱振廩勸分下一紙之令而定蠲

租十一萬給常平米二萬糶又數萬民免流徙前

守創新軍曰飛虎驩議未息椿曰長沙鎮壓蠻徼

枕湖院嶺二十年間至三乞師可無一軍且巳費

縣官四十二萬緡何可廢也亦在馭之而已椿善

遇其將而責之訓厲俄而技擊精紀律明隐然為

彊軍異論怙息 上説進其將一官郴故多盗而

又厚賦民輸田租率一斛官取倍之又八斗椿曰

何自弭盗謮損之今為二斛而减其一斗焉民稍

寛未滿嵗請復致其事 詔不可章又三上言極

危苦乃進敷文閣直學士致仕年七十有三椿年

三十始學易有得不著訓傳或先儒未言則述之

在臨安奉 詔擇靈隐寺主僧椿復于

上願崇先王之道正人倫之本毋鬻度僧牒撤無

名佛屋漸汰㳺墯㱕之農桒椿莊重簡淡嶷然有

守泊然無欲而其中夷易平直㢘不異衆介不絶

物不比權貴亦非矯厲毎曰不幸值要人亦忌而

敬之 上嘗亟稱其樸直云椿嘗議渡江以來茶

法之敝謂官執空劵市之園户州縣嵗額配之於

民卒有頼文政之㓂請更法初廣西塩法官自鬻

之後改鈔法漕計大窘乃盡以一路田租之米二

十二萬斛令民折而輸錢至五倍其估米既為錢

二十餘州吏禄兵稍無以給則又損其估以市米

於民曰和糴曰招糴民愈病久之鈔費售者三年

椿請改法從舊除民折苗和糴官民俱便椿初在

莫府即建兩淮屯田之䇿欲令兵民雜耕以楚泗

滁濠之田給鎮江之軍廬夀無為之田給建康之

軍光黄之田給江池之軍襄郢安隨之田給襄郢

之軍俾之自耕自收其利軍分為二嵗迭耕焉庻

㡬地利闢邉儲廣軍士足乾道之初渡江四十年

矣北來諸軍率老且病於是立法汰去養之諸州

然廪給不時而諸州亦困新軍未戰而舊人已空

椿言已汰者宜善視之毋使失職未汰者可勿汰

毋給全廩其子弟不願湼者以為効用毋失彊壯

可以收士卒之心寛州郡之力壯軍伍之勢又言

中原來㱕者待之宣有别若河朔起事摧敗而來

者山東旱蝗流徙而來者逆虜入㓂避死而來者

與大將通約先後而來者皆吾赤子其優之宜也

亦或可用也然優之之恩厚於正軍以怠吾舊人

不可也薄於降虜以怒仗義來㱕者亦不可也至

於遼東逃而來者符離降而來者蓋讎敵之餘孽

也貸其生足矣宜悉置之江上諸軍下者分配部

伍之役髙者假以添置軍職之名勿散之州郡勿

屬之軍馬勿令出入於禁衛可也男二人毅夫正

夫椿居官儉而法官燭不入中門家人不用公家

供張始至有新帟幕必撤而蔵之以湏迎新去之

日不私一物餽餉非律令所應受者率㱕之公帑

素篤風誼同僚李燮死有女棄民間贖而育之嫁

之云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一百十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