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五 誠齋集 卷第七十六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七十七

誠齋集卷第七十六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記

   隆興府奉新縣懷種堂後記

奉新人士王模𡊮去非將仕郎曾商英移書合辭

來請於余曰先生宰新吳日大帥樞密武夷劉公

嘗請於朝為民除僑田之害邑人徳之作懷種堂

以祠之先生記之矣今又有可記者蓋自紹興經

界既行民田既正惟是田之在官其名曰營者皆

地之幽遐疇之汙萊民之荒棄者也於是官無日

不討其民強而授之曰惟種惟糧於我乎取惟犢

惟來於我乎貸惟繇惟更於爾乎復厥田畒賦米

斗有半厥土畒賦泉六十民咸利其薄征始競耕

焉其後議臣建白鬻之於是民之田此田者以泉

讎官以田業已不省其害也吏言於官曰新田之

賦不當夷於民田之賦於是兩稅二役繭絲預買

為粟為帛舉重其估易而為泉民之輸者其費視

舊十百始不堪命民訴之邑邑謁之州諏之吏吏

曰不可今明府張君琯未及下車究知民之甚病

者在此力謁之州其不可益堅於是君孤憤不勝

欲觧印綬桂縣門去模三人舉幡倡邑民遮留曰

寕存民病勿失賢宰今請不可何知後終不可耶

後有賢師與賢宰意合則必可矣未幾龍學尚書

廣漢張公來帥豫章君欣然曰吾幾妄去今謁不

行則去不妄矣即重謁之於公公欣然行之吏猶

爭曰不可公一不聴於是田無故新均曰民田賦

無抑配均曰正賦然後新田之民為户一千有九

十蹙者舒凋者蘓疢者除舉以手加額而相賀曰

微吾宰張君不能爭吾民難爭之賦微吾帥張公

不能從吾宰難從之請是可不大書特書以侈張

公莫厚之惠以慰吾民無窮之思願先生記焉摸

三人者當與邑之民繪公之像與劉公同堂社而

稷之前劉後張文武忠孝則人相若師長慈惠則

政相若剗磢疾苦則事相若兩公玉立二碑對峙

式永厥垂其不淵曜先生雖欲辭將何辭余謝曰

其何敢辞或曰兩公除民之害則同然而孰難余

曰劉公易也張公則難耳且事有欲為而不得為

有得為而不欲為不得為者在上我欲為之我能

言之耳行與否在我乎故曰難劉公是已今張公

行之自我不行亦自我上無柅旁無牽顧我不欲

耳我欲之何難焉曰惟其得為亦得不為是以難

為何也以新田用舊賦捐州家十百之利其細匱

官其大匱勲何謂不難或曰張公亦非難也留此

以遺張公者則難也併書其說以荅三士慶元戊

午人日具位楊万里記

   静菴記

宋中興以來自 髙宗及 孝宗及 太上及

今上 四聖御極七十有四祀臨𨊱策士凢二十

有三得人衆矣不可得而詳已惟我大江之西有

一族而叔姪同年者一時艶之以為盛事若予與

故叔父麻陽令諱輔世是也有一家從兄弟同年

者若予族叔祖忠襄公之二孫曰炎正曰夢信是

也有同産兄弟而同年者若吾州印岡之羅曰維

藩曰維翰蘭溪之曾曰天若曰天從是也有父子

同年者若清江之徐曰得之曰筠是也至於父子

有後先異時而同登甲科者誰歟故資政殿學士

参知政事清江蕭公照鄰紹興十八年甲科第五

而其子景伯又以淳熈十四年甲科第四弓治奕

葉名第趾美其不又盛矣哉中興以來一家而已

景伯收科之年葢 孝宗之季年王道郅隆之時

也如唐之正觀開元如 本朝之慶暦元祐而景

伯以卓詭切至之言上當 聖心臚句之日参政

以疑丞侍 玉座觀殿上傅呼其子姓名景伯既

出班再拜謝恩畢参政自  帝左右趨而下文

石復再拜謝恩自宰相侍從百官及在廷之士皆

咨嗟歆羡予時亦以省試官待罪廷中目睹盛事

謂景伯十年鳯池名位視其父有過之無不及者

後十四年予既以衣冠挂神虎門上而景伯方為

國子博士兼史官遺予書曰達嘗讀易竊有志於

静之一字則以名其所居之草菴以自儆焉敢請

先生一言以記之予復之曰在易貞雷而其悔山

山以静静動之義也故其卦曰頥頥者飬也貞山

而其悔雷以動動静之義也故其卦曰小過小過

過也知以静静動之為養又知以動動静之為過

則静之道得矣然聖人猶有大戒焉何戒也頥戒

在初小過戒在上然則静終不可動乎曰静而不

動可以動矣慶元六年五月 日具位楊万里記

   張希房山光樓記

永豐石井張氏秀民相望磊磊也昔乾道間文仲

武仲弟兄好義喜賓客治樓觀築園囿與徃來士

大夫行樂其中文仲之樓命曰霽月武仲之樓命

曰慿虗皆求名於予而予命之也今垂四十年矣

客有自石井來者予必問二樓無恙否為我寄聲

樓中風月客曰霽月故無恙慿虗今為烏有先生

矣予每歎息嵗月無幾何而物之廢興乃爾其速

也客曰慿虗雖廢而武仲有賢子師良字希房者

種學擷詞尤工詩句即其舊址作新一樓靡汰昔

宇靡遁今覽宇前有嶼嶼上有葩嶼外有沚沚中

有蕖沚外有疇罫若博局疇外有溪横若羅帶是

皆未足為樓中之偉觀也因出袖間一圗予披而

視之則佳葩美木繁蘤爭發秀色奪目竒芬襲人

予為驚喜客曰未也客以右手卷其軸而左手舒

其繪樓隐㴔浸沒而葩草翻翻退蔵忽有萬峯横

空起立邇者如黛遐者黝濃者如濕淡者如無銳

者如筍卓者如屏跳青躍碧吁雲噏霧或嚮而來

或背而去或偃而倨或僂而揖或奔而追或凝而

居予不覺眸子眩晃應接不暇客曰某之來也希

房九頓首奏記𩓑徼福於先君武仲敢請先生名

此樓且記其役予曰韋蘇州之詩不云乎鳥啼山

光夕此古今絶唱也命以山光可乎客謝曰幸甚

年月日具位楊万里記


   章貢道院記

贑之為州控江西之上流而接南粤之北垂故裡


顓一路之兵鈐而外提二境之戎昭其地重矣邑


十而大疆袤而阻物夥而昌其事叢矣民毅而直


小詘必見於色小伸即釋可以義激亦可以氣而


慝其俗古矣地之重事之叢俗之古故視邦選侯


比他郡惟艱慶元五年前尹直秘閣郎中三山彭


公改帥五羊 皇上命祥刑使者華文大卿霅川


俞公兼領府事葢㺯印不畀者將㫷逮十有一月

以畀今尹右史舍人括蒼張公公來之初延見士

民覽觀風謡受其質直信其無諼則𥸤其耆老而

諗之曰而之所大欲將無在於父母妻子之相安

乎將無在於衣食飽温之不匱乎將無在於刑憲

頌繫之無麗乎皆對曰諾公退而喜曰謂贑民未

易治者皆謗吾民者也即表聞于 上曰凢厥有

生性皆本善又曰若先以小人而待人豈古者良

吏之為吏斯言一出十邑之民以手加額家傳人

誦楮生毛頴其價十之於是一令無出出而必承

一政無行行而必傾無改民勇勇於孝悌無息民

爭爭於耕織年榖大穰盗訟頓清未㫷年而贑之

治聲以最聞焉於是一府之督郵從事皆賀公曰

公之表詞人始而未信中而信且疑今罔不信矣

非夫人之信於公而公之信於人非夫公之信於

人而公之信於心也大哉心乎以政化者揉木之

枉以心化者以抱召嚮公笑指其燕喜之堂曰此

非燕喜之堂吾州之道院也賔皆曰然遂易其扁

曰章貢道院而以書屬予記之則書其所聞以復

之公名貴謨字子智與予友善今二十年云庚申

十月十八日具位楊万里記

   湖北撿法廰盡心堂記

鄱陽忠定張公参政孤忠大節霜清玉㓗在廟堂

而百官聳在邊鄙而四夷服在出處而萬民仰葢

紹興名臣之冕弁江左人物之泰華也由今望之

生氣凛凛故其典刑文献衣被子弟傳襲宗族如

漢韋平如晋王謝家芝玉而人鳯麟今湖北憲䑓

撿法官張君瀛其群從之仲季也以達學懿文㧞

竒軰流蚤踐世科趾美續聞方當 聖上軆天大

徳蹈舜好生妙選膚使桂林唐公為祥刑使者又

差擇語掾如君者以賔賛之而諏律焉退之所謂

志同氣合川泳雲飛者不在此其將焉在君於今

年某月某日以公𪠘乆敝撤而新之於其東偏作

一燕坐閣其上而堂其下扁其堂曰盡心盖取諸

禮經侀成之戒也不逺千里移書諹記於万里曰

瀛不佞生也後仕也遐願一就先生之下風而亡

繇然幸與先生之季子為僚於斯將有請於斯斯

堂也斯名也瀛竊願學於侀成之君子焉惟先生

進之某復之曰盡心於刑其戒在禮其說在易易

之中孚曰君子以議獄緩死夫議獄云者將議而

入之歟抑亦出之歟緩死云者將緩之而求其死

歟抑求求生歟惟君子之孚於中而誠於心者知

之矣此盡心之說也昔于公之隂徳其慶在定國

歐陽崇公之仁其報在六一先生君子遲之若君

之盡心者今盖稀矣空枽不云乎豈若吾身親見

之哉惟君楙之嘉泰元祀十月望具位楊万里記

并書

   秀溪書院記

安福縣之南三十里而近有秀溪者十里而九榮

凝為天鏡涌為車輪行為齊紈魯縞之紋激為金

簧玉磬之音人士周奕彦博居其上築館臨之命

之曰秀溪書院講經有堂諸生有舍叢書於間旁

招良傅以訓其四子曰伯紀承勛伯仍大同艮齋

先生聞而嘉之為大書四字以署其堂焉彦博來

問於予曰奕也聞先生之於後學勿之有拒焉爾

矣葢有不可教而教未有可教而不教也盖有未

嘗問而告未有有問而無告也奕將俾諸子之學

繄理義乎或曰若是哉其左也今之仕者非此其

出也繄文辞乎或曰若是哉其洿也古之學者非

此其入也願先生攡張謝公大書書院之㫖以啟

其衷予對曰子之言皆是也抑漢髙帝所謂公知

其一未知其二者也我今告子子以為聖人之經

君子之學端奚事乎道之以人之理齊之以人之

綱如是而止耳綱焉在曰親曰君而止耳理焉在

曰孝曰忠而止耳故動天地貫日月通神明開金

石表四海範百世莫大乎忠孝昔者孔子嘗謂古

之學者為巳矣欲知古人為己之學此其是也曰

左可乎若夫學文者孝弟之餘力也修辞者立誠

之宅里也故四教首文黎献先言昔者子張嘗學

于禄矣欲知今人干禄之學此其是也曰洿可乎

將由夫或者前之說乎是木植而斸其柢也將由

夫或者後之說乎是榖茹而訕其耘也子於斯二

者惟勿後乎子之所先者勿先乎子之所後者勿

訕其耘左者其不右乎勿斸其柢洿者其不隆乎

子盍於孔子子張而問之乎彦博嗜學而强記經

史百氏靡不綜貫云伯紀承勛婁以詩學首選於

膠庠餘皆競爽嘉泰壬戌人日通議大夫寳文閣

待 制致仕吉水縣開國伯食邑七百户楊万里

記并書

   醉樂堂記

吾州歐陽氏皆率更之苗也率更之葉五傳者曰

琮剌吉州子若孫遂家焉琮之葉又八傳者曰萬

宰吉之安福其子若孫家于吉者𣲖為三支一支

為永豐之歐六一先生是也一支為廬陵之歐近

世詩人伯威是也一支為安福之歐今奉議郎賜

緋魚袋紹之是也紹之自未冠在縣庠弟子員中

已嶄然角立讀書五行俱下試文屢中甲乙至鄉

舉輒不讎乃拜王父藤州史君門子之命非其好

也四轉而為永州録事參軍於是年四十有九矣

慨然太息曰大丈夫不為風翮九霄之鵬則當豹

隱南山之霧耳安能作韓退之判司箠楚之酸語

乎昔朱買臣曰吾年五十當貴吾亦曰吾年五十

當隱於是上書北闕願致為臣挂其冠即日自駕

柴車㱕安福東門外秀峯之西麓開三徑墾九畹

垣一圃内卦千畦晝爾于行宵爾于營某所髙寒

亭之榭之某所深𥥆沼之沚之某所演迤花之竹

之其芰其蘭尸祝靈均其菊其松尚友淵明其石

其泉佳招游巖日與方外之士觴詠其間乃作一

堂奄有萬景揭以醉樂師我醉翁堂成與客落之

客曰醉翁之樂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間子之樂何

如紹之笑曰我醉欲眠姑俟他日紹之名似得謝

今十年矣嘉泰壬戌閏月望通議大夫寳文閣待

制致仕吉水縣開國伯食邑七百户楊万里記

   永新重建寳峯寺記

安福之南垂永新之北際介乎其間有山孤秀其

髙五千尺其袤數十里逺而望之儼乎如王公大

人弁冕端委秉珪佩玉坐于廟堂之上使人一見

而敬心生焉廹而視之澹乎若巖岳幽人被薜荔

帶女蘿餐菊為糧紉蘭為佩呼吸日月挼挲雲煙

使人一見而塵心息焉故老相傳其名曰萬寳峯

云距山不逺有浮屠氏之宫曰寳峯寺飲山之翠

納山之光領山之要里之人樂游焉而樂之尤者

槎江居士朱君諱戬也始游而愛其幽䆳昕而來

夕而返超然有㑹於心乆而忘㱕既而惜其棟宇

之壞隤漫漶欲葺而新之葢心許而末之言也一

夕夢至某所若道家所謂小有天者其地瑶玉其

厦金鋈其浸芙蕖其林多羅其禽頻伽其牧猿猊

其人偏袒右肩其服珠琲孔翠徃徃或跨龍鳯以

為駟或坐菡蓞以為床駕雲騰空超忽變化須㬰

山川草木異彩炳煥皆若金色光奪人目霍然驚

起因悟曰兹非予之心許而未言者耶則側槖召

匠斸山取材為殿為堂為寢為廊為門為墻為囿

為像樸斵堅好琱飾備具金碧有爛鼔鍾其鏜市

腴田以業其生賈度牒以世其徒遂為衆山佛宫

之冠至其子良肱継再葺焉近嵗戊午燼於欝攸

其孫知微知廣復一新之焉於是壤之蕪者薙基

之窪者夷級之缺者甃宇之燎者立像之亡者補

尺欀寸甓舉非其舊其舊惟數古佛及政和間一

大鍾而止耳里人縱觀耋者喜其復穉者駭其麗

逺者賀其新寺始葺于紹興之甲子再葺于紹熈

之庚戌一新于慶元巳未之仲冬後先之費為錢

各百萬云既成知微介予債劉億來謁予記之予

喟曰天下事患莫之倡倡之矣患莫之継然士大

夫之家而祖而父倡以忠孝継以背誔倡以術業

継以荒嬉是亦継也有能如知微弟兄之継其父

祖之志者乎無也抑請大之其明年四月十一日

通議大夫寳文閣待 制致仕楊万里記并書

   長汀縣重修縣治記

閩之為郡八孰難理曰汀汀之為邑六孰難理曰

長汀曷難乎汀曰其山峭岏其川怒湍其氓悍堅

堅曷難乎長汀曰汀為閩尤長汀為汀尤天台謝

君周卿佩印組一之日顧而嘻曰地岡險易險易

在令氓罔怚愿悍愿在政爰整維綱爰䆒源委以

肅乎氓者肅乎躬以繩乎胥者繩乎裏先是邑以

鬻鹽為田外之賦盬以餐錢為俸外之給君曰非

令甲也則却而儲之於外府迨暇循行邑居周視

墻屋問其門序傾西隤東問其圜扉上雨旁風問

其帑𢈔戸蠧壁空初而戚既而懌曰不有外府於

是畢捐所却之布為錢萬者百廼市松石廼陶瓴

甓廼屬匠役門序鼓樓之屋若干區皆因故為新

圜扉之屋十有二區帑𢈔之屋十有四區皆以新

易故又以其贏為燕息之所其肈造者曰釣䑓曰

村莊曰靖節之祠亭曰森爽閣曰蓬萊其更造者

曰琴堂曰偃室曰槐堂匪棘匪紓若倦若劬㫷年

𠊩㓛無麋公蔵無聳民聴霍然山出煥然霞湧君

子謂是役也一舉而三善具矣費而不費捐已所

却取疑從舍受疑從辭不曰㓗乎不知其賦視其

贏不知其野視其庭不曰敏乎事輯而民不疚役

不迫而㓛就不曰惠乎仲尼不云乎惜哉不齊之

所治者小嘉泰三祀二月庚申具位楊万里記

   瑞蓮齋記

吾邑之士蕭君季隨弓冶祖考襟帶詩禮耕獵陶

楮士之良也少之時徒手持一泓暨一中書君歩

入吾州萬鵠袍之場其聲籍甚也巳而曰是不足

為皈而遁其光遣其子異負笈逺侍從𭅺章公學

焉其文日進士友推服嵗在戊午其子肄業齋房

之前池中生蓮一莖二葩章公聞之曰耿耿祉哉

為之兆矣是秋有司薦異詣太常又上異之子應

雷可博士弟子員章公喜曰吾言其有合哉則大

書瑞蓮齋三字以遺季随季隨廼遣異來謁予記

之予曰章公之所記瑞其止於一蓮而已乎將不

止於一蓮而巳也予聞蕭氏之先其種徳百年至

季随遂有聞焉不曰瑞乎至異又有聞焉不曰瑞

乎至應雷又有聞焉不曰瑞乎抑予猶有以楙焉

者而家在唐自瑀至遇持國秉者八葉兹又瑞之

大者予欲而家之子若孫襲八而九可無楙乎抑

予猶有以擇焉者瑀之忠復之直瑞也嵩之貴俛

之達亦瑞也後之瑞瑞干而家者也前之瑞不惟

瑞干而家者也予欲而家之子若孫襲八而九可

無擇乎嘉泰甲子燈夕後二日具位楊万里記

   山居記

山居者待制侍𭅺霅川沉公賔王之居也賔王之

居不于其山于其郛而曰山居者癖於愛山也人

各有癖武子廦於馬賔王癖於山郛居而各以山

居以見愛山之意無適而非山也賔王胸次灑落

如風𣠄月牗韻致清曠如雪山氷岳身居金馬玉

堂之近而有雲嶠春臨之想職在献納論思之地

而有㶚橋吟哦之色家本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何山之麓也而世

居呉興之郛非其好也爰即其居小築一室其廣

三楹署以此名客有過之而笑者曰君子之宅有

二有晏子之宅有𢈔信之宅𢈔于林晏于市也今

子之宅晏也非𢈔也而曰山居嘻甚矣子之愛山

也抑亦居則有矣𢙣睹所謂昆侖哉問其戸外則

康衢之埃也那得青壁之倚天問其墻東則唐肆

之區也那得千巖之秋氣問其極目則黄公之壚

也那得飛泉之漱玉昔羊叔子有鶴嘗矜其能舞

一日客至求觀公為出之竟氃氋而不能舞今子

之山居將無類羊公之鶴乎賔王笑曰子知笑吾

之無山而有山不知吾亦笑子之有目而無目也吾

嘗仕于江西章貢之憲幕矣又嘗守天台矣又嘗

守㑹稽矣翠浪玉虹丹丘赤城若耶雲門千巖萬

岳至今磊磊皆在吾目中也今吾此室之前怪石

相重松竹相友泉流相暉其巉然者非崆峒天台

乎其森然者非雲門禹穴乎其冷然者非瀑布廉

泉乎吾居無山吾目未嘗無山子目無山吾居未

嘗無山開禧乙丑六月既望誠齋野客廬陵楊万

里記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七十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