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六 誠齋集 卷第七十七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七十八

誠齋集卷第七十七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序

   施少才蓬户甲藳後序

蓬户甲藳者吾友生蜀人施淵然少才之文也吾

讀其文槁乎其無文也又取讀之則腴乎其有文

矣讀其詩杳乎其無詩也又取讀之則琅乎其有

詩矣無文與詩今人之不嗜則冝有文與詩古人

不嗜之耶嗜與不嗜非施子之所與知也吾獨有

歎焉閟焉而不以覿市焉而不以亟施子之為人

則然詩文云乎哉則其窮也亦冝吾葢喜而悲之

施子而不窮施子當不喜而窮也吾又奚以悲吾

不以悲夫施子之窮而以悲夫窮施子者也斯人

也有斯文也有斯詩也而有斯窮也非夫窮施子

者之為悲而誰為吾以悲之而彼又何辤焉藉曰

不受則吾為妄人矣吾妄則施子又大妄矣施子

妄也歟哉不妄也歟哉吾不妄也歟哉吾妄也歟

哉施子之於此道也勤矣亦且至矣吾猶有以為

施子贈勤而安而後思不疲至而妄其至焉則詞

泰矣思逸而詞泰則古之人其去我逺者乎抑近

者乎既以為贈亦以自贈紹興壬午秋九月五日

   送蔣安行序

王道熄禮義廢夷禮閎以肆欲天下不胥而狄者

否也伊川之民被髮以祭君子已憂其戎漢之君

志荒而妖夢是践吾民始夷乎言祝乎首以為好

此五胡耶律之先驅也非乎五胡耶律之禍亦烈

矣吾民不創而顧樂之哀哉人固自智也而樂禍

也則亦無所主有所懼焉無所主而求道是故無

得於實而有得於妄有所懼而畏死是故妄之中

又滋其妄焉死生之故鬼神之情狀聖人不知之

耶而不以訓憂乎妄之勝也佛之說曰生幻也死

而禍福實也無有而有無此其妄冝不待智者而

後知也然不待愚者而後信也何也智者疑中人

疑信半愚者信乎尔疑也疑信半也則於此塞其

哀信也則徼以福其親矣不者家者詈里者讟矣

嗚呼夷禮而親焉瀆之大也夷俗而身焉乱之大

也然下達乎細民而上通乎王公大人安焉於瀆

且亂而不知𢙣也豈皆爲之者之禍歟抑有所不

欲爲而不得不爲歟不詈於迫而讟於𪫟者幾人

也佛足道哉求夫特立獨行舉天下非之而不顧

者又幾人也佛足道哉吾誠悲之零陵之士蔣安

行其家故貧䘮其親哭踊葬祭甚禮而零陵之人

不稱孝焉問焉則曰佛無所禱也安行聞之若未

始聞之也嗟乎不能於王公大人而能於匹士其

賢否何如哉而零陵之人云者人病乎安行病乎

佛之行乎中國幾年矣佛之俗將狄乎夏矣人之

聞於古也弗絶而絶矣而安行毅以守如此天下

之大曰無安行乎聖人者作因天下守者之心明

先生中正之道而禮復於古言異有禁術異有誅

以攘佛者之妄而謂天下不復於先王之治可不

可也吾既於安行乎嘉之而又深有歎焉知我罪

我吾敢知乎哉

   送郭慶道序

萬里老母病肺且二十年謁醫於江湖遍也大氐

夕痊而朝發万里有憂之來零陵聞人士有郭慶

道者於醫無所不工召而視焉發藥一二而去初

服食之未始有藥也未幾則未始有病也他日問

之曰鄉也饋藥一何少也而其㓛一何緩也然初

緩而率不緩焉又何術也慶道笑曰醫不必言也

且子以多為貴乎則淝水之役符堅法當勝謝元

也且子欲已病乎欲嘗藥乎威文之覇不數年而

成也而敗亦稱是三代之王者皆百年必世而後

興醫身之與醫國異不異也天下之人惟其無所

挾也有所挾則必有所成不於其成之待而於其

初之責夫其初者不可見也而其成則不可禦世

之人忽其不可見以敗其不可禦者何數也醫不

必言也万里聞其言欣然有㑹於吾心為書其説

以贈之隆興元年三月一日廬陵楊万里 廷秀

   送王才臣赴秋試序

予退居于南溪之北涯三年户不閉而無客未嘗

掃迹而出無所於徃間一出則遇鄉里之達官要

人鳴珂傳呼則又匿草間以俟其過乃敢行及所

至或逢商有無議什百紛如也聞予來則泯黙罷

去若燥濕若酸鹹至於時之所指以爲迂儒寒士

達不多於予而窮不少於予者則徃徃日來而月

不去晨坐則際夕賔主面有飢色而談有餘味人

不惟以嗤居者亦以嗤來者不惟人之嗤也予亦

自嗤且自惑焉謂予與人相同於無相同則後之

稱奚以合謂予與人相異於無相異則前之稱奚

以暌使予不惑而不得也最後得王生子俊才臣

者其於古聖賢書一見便領其妙下筆無俗下語

亦不之彼而之此生其有以哉居數月告予以行

曰將試於有司願請所以贈予曰生之是行志於

得科目而己也將其志不止於得科目而己耶志

於得科目而已也則生之挾時之恱生之鬻時之

售有餘也科目足道哉其志將不止於得科目而

已也則予欲不言得而不言耶上之不置乎士士

之不遯乎上生以為為何等事耶靜則道動則功

出處語黙世則儀之天地人物身則福之是之為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之文夸以賈驚麗以媒欣抑末矣是之為

耶士之言曰我將先之末継之本嗟乎木以先猶

末以継而又末以先者耶是故為士者植其初用

士者計其終而取士不與焉盖曰姑以是取之云

爾古之人不介不逹不摯不見場屋之文其士之

介與摯也歟介之弁若吃也摯之𢙣若𡠾也於賓

之賢若否也無繫也士之愚良繫不繫於場屋之

文哉種玉者不䃉蓻稗者不禾奈之何其以末先

以本継也生其力乎其所以植以堪乎其所以計

則生之得科目非生之得也上之人之得也介與

摯乎爾夸與廉乎爾則生之得生之得也上之人

得也耶生行也予於生乎觀南溪楊万里序

   歐陽伯威脞辭集序

始予識歐陽伯威於傅彦博之坐中見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眉吐

氣抵掌論文落筆成詩屈其坐人予敬之慕之私

竊自媿其不如也後二十年聞吾里蕭岳英為子

弟擇師得異人焉急徃謁之則吾故人伯威也方

吾二人相識時皆年少氣鋭豈信天下有老哉予

既涉患難鬢髮之白者十二而風霜彫剥之餘落

然無復故吾矣伯威之氣凜凜焉不减於昔獨其

貧増焉耳不以増於貧而减於氣如伯威者鮮乎

哉予因索其詩文伯威顰且太息曰子猶問此耶

是物也昔人以窮而吾不信吾既信而窮已不去

矣子猶問此耶已而出脞辭一編曰子不憐其窮

而索其詩子盍觀其詩而療其窮乎予退而觀之

其得句徃徃出象外而其力不遺餘者也髙者清

厲秀邃其下者猶足以供耳目之笙磬卉木也盖

自杜少陵至江西諸老之門户窺闖殆遍矣他日

伯威過我曰子真不有以療我之窮耶吾笑謂之

曰窮之療與否可療與否吾且不吾及吾庸子及

哉吾有一説焉杜子美李林甫謝無逸蔡太師四

人者子以為孰賢伯威怒曰子則𭟼論也然人物

當如是論之也哉予曰人物何不當如是論也當

李與蔡之盛時天下肯以易杜与謝哉今乃不然

耳然則子之窮姑勿療焉可也雖然窮之瘳如李

焉如蔡焉不既震曜矣哉杜與謝之窮至今未瘳

也子之窮療焉亦可也杜與謝之窮則至今未瘳

矣使二子而存肯以此而易彼乎子之窮勿療焉

亦可也伯威曰吾當思之乃書其説以序其詩伯

威名鈇吾州永和人也其族與文忠公同系其先

䇿第者凢七人有曰中立者附入元祐黨籍其尊

公彦美終於廣州經幹伯威事毋至孝中書舍人

周公子充愛其文行稱之曰奇士云

   習齋論語講義序

讀書必知味外之味不知味外之味而曰我能讀

書者否也國風之詩曰誰謂𦰏苦其甘如薺吾取

以為讀書之法焉夫食天下之至苦而得天下之

至甘其食者同乎人其得者不同乎人矣同乎人

者味也不同乎人者非味也不然稻粱吾猶以為

淡也而欲求薺於荼乎哉論語之書非吾道之稻

粱而奚也天下可無稻粱則是書可無矣雖然匹

夫匹婦一日而無稻粱死不死也死也一匹夫匹

婦而已矣况未必死乎然則稻粱者無之不可也

一日而無之亦可也至於是書一日而無之則天

下其無人類矣非無人類也有人類而無人心也

有人類而無人心其死者一匹夫匹婦而已乎然

則論語之書又非止於吾道之稻粱而已也故學

者不自五六嵗讀之不見也然讀之之不遲知之

之不早不以其食之而淡歟食之而淡也食如不

食也吾友習齋子杜門三年忘其爲三年也夫三

年不爲不淹矣杜門不爲不幽矣忘其爲淹且幽

也不惟忘之而又樂之問之則曰吾方論語之讀

而不百家之讀聖人之覿而不今人之覿是以樂

也始吾之讀是書也厲乎其趨其若狂酲而不可

紲也已凝乎其瞻其若失亡而不可捕也已今也

勃乎其辭其若决溢而不可窒也已於是筆之於

書以其副遺予予取而讀之欣然歎曰快哉是非

所謂苦而甘者歟是非所謂淡而非淡者歟是非

所謂得味外之味者歟甚矣乎習齋子之於斯道

其劬若此其得若此其發若此也予聞書與人必

相變也書變則人矣人變則書矣然讀申韓之書

而不申韓者未始不加少讀孔顔之書而不孔顔

者未始加少彼之變也奚以亟此之變也奚以舒

願與習齋子評之年月日楊万里序

   送劉景明游長沙序

始予生二十有一自吉水而之安成拜今雩都大

夫公劉先生為師而友子劉子彦純一日彦純與

客過我客年甚少身偉且長舉酒百醆皆釂呌呼

大笑坐上索紙筆為古文辭詩章百千言頃而就

飄然不可SKchar羈予驚且奇問之則劉其姓景明其

字亦劉先生之門弟子也自是定交居三年亦不

自以為樂予既白劉先生去皈其家日夕非彦純

景明之為見於是始悲已而予官於贑又官於永

中間與景明遇者一再今年秋景明訪予於南溪

之上予與景明皆有服相問則相泣相愬以皆失

所天於是相弔當予與景明居年少氣鋭各未更

事視天下哀樂泊如也豈今日之弔之知哉嗟乎

吾二人者自不相識而相友相友而相樂樂而離

離而悲悲而不見見而相弔人生之萬變慨乎其

有感於予心也數日景明求皈予曰子乎留也予

與子八年乃一見今又去後當復幾年乃見耶此


生之八年者有幾使予與子皆中夀率八年而一


見則其見者又有幾予不子留子猶予留景明曰

吾不幸家以學而得貧身以嫡長而責不輕吾父


之窀穸有期而所為窀穸之貲者無期吾將道冝


春以之長沙以謁焉於二三故人者以佐吾貲予


因賀之曰子行矣或曰初留而卒亟其行弔未既

而賀及之禮歟予曰非禮歟父病無教子病無學

教以畀之學以慰之景明之貧也其不貧者多矣

予是以賀事親者不干其豐干其勤豐言物勤言

躬也景明之諸弟未有立而景明是恃景明畢其

力以送其死而飬其生不曰躬乎景明之孝於是

乎大予是以又賀景明之故人賢也而厚禄之為

食見以貧猶將勸於貧而况為親而見耶其不勸

乎否也予是以又賀無或人之説無以發吾説吾

無説無以為送景明之説乾道二年八月日誠齋

野客楊万里序

   送羅永年序

今年六月予皈自都下一書生來謁予羅其姓椿

其名永年其字永豐之人也問其所以來則曰椿

世吏也今去吏而儒是習過不自量其不肖來見

麻陽縣尹達齋先生先生不鄙揖而進之以為可

教是以在此自是與予相過款且久見其文辭清

潤日異而月不同駸駸乎進而未止者也予甚愛

之嵗且竟將皈勤省其母與兄來與予别且求予

言予曰子皈乎吾言亦奚以為永年曰椿之命儒

也邑之人恱我者之衆未若嗤我者之衆也得一

言恱者信嗤者息矣予曰子之邑人固嗤夫命儒

者乎永年曰非嗤夫命儒者也嗤我之用儒變吏

也予曰然則嗤之所在在子者不加多在彼者不

加少矣且用儒變吏與用吏變儒孰可孰不可也

用皂隷而變公卿者無之乎用暴客而變衣冠者

無之乎用樲棘變䑓池也用豺狼變父子兄弟也

不惟用吏變儒而已也吾不以嗤夫嗤子者吾以

悲夫嗤子而不自嗤者彼不病其悲子獨病其嗤

何也乾道丁亥十二月望日序

   送郭銀河序

予聞郭銀河妙於數其談禍福多奇中其言杉溪

先生尚書劉公又其奇中之尤者也乾道戊子

一月二十日來謁予貌甚古辭甚辯如𨊱轅彌明

之長頸楚語也於十日十二子五運六氣言之如

漢廷諸老生之論治也如秦醫和漢太倉公之知

病也予驚且奇之與舊所聞無所不及而有加焉

予問之曰子之技前於人而子之貪亦前於人獨

何與銀河仰而笑俯而歎曰技不負予也予惟恐

負技也惟恐負技故以人徇技而不以技徇人其

於人也不有所迎而有所攖以至於斯也然予之

貧可守而予之守不可悔予益奇之如銀河者其

隠於技者歟挾技者必有求求不得則罪其技自

技而之貧自貧而悔自悔而無所不之也不為此

者希矣如銀河者其隠於技者與謹序

   送馮相士序

楊子午睡既覺意象殊昏昏也强取故書讀未竟

篇童子自外來云有客予急取其謁視之則永嘉

道人馮君君與予别四年别我時自言將上九疑

歴蒼梧以遍覧嶺表之山川與南海之濤波未返

也忽至吾門恍莫知其從既見驚且喜相勞苦無

恙外馮君悒然不樂問之則曰俗情益不古之似

矣吾厭之吾厭之吾將脱冠巾祝𩯭髯以去之子

謂之何楊子曰子知去俗以就不俗矣未知子之

去俗以就俗也子以佛之説者為不俗也叛父母

搥仁義不俗者不為也子以世之人為俗也攴暢

浩初比髙門之炎以自㸃其雲月泉石之身此為

不俗耶子欲去俗以就不俗正使文暢浩初之與

曹猶將俗乎爾也文暢浩初今可多也哉然則俗

不俗果佛不佛之謂耶氷雪也塵埃也孰㓗孰汙

也使氷雪之所棲必塵埃之地之為擇則地之有

氷雪者加少矣塵者自塵何與於吾之氷埃者自

埃何與於吾之雪子之俗不俗在子之内耶在子

之外耶子之所厭者外也非外則無厭矣此未可

以言語得也馮君憮然而應馮君名一徳字貫道

涉獵書傳及唐人詩善言骨相予在衡湘中識之

其言今湖南漕使者直閣鄭公最奇中以是名益

聞因併書之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七十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