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七 誠齋集 卷第七十八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七十九

誠齋集巻第七十八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序

   鱣堂先生楊公文集序

吾族楊氏自國初至于今以文學登甲乙者凢十

有一人前軰之聞者曰屯田公中奉公仁宗皇帝

嘗題殿柱云楊丕之廉謹者即屯田公也中奉公

宰杭之仁和縣是時天下惟知有蔡太師從之者

富貴可曲肱取也忤者不死則黜則屈則窒蔡氏

之門有老尼居仁和攘細民土田訟久不決公杖

尼以田畀民流落者以此自屯田公中奉公之後

至忠襄公以死節倡一世於是楊氏之人物不爲

天下第二始忠襄公入雲際山寺讀書同學齊名

者其族弟鱣堂先生也當二公同學時每相厲曰

爵禄不必力取當力取名節耳忠襄之及於難也

先生宰池之貴池縣實經理忠襄之家而収恤其

孤以皈士大夫咨且慕曰兄忠于國第忠于兄不

知二公之相期非及難之日也先生竟以毅毅頑

頑仕率不合弱冠登第得年六十而官止於宣州

簽判先生既沒二十年其子次山論次先生之歌

詩文章為若干巻命某序之曰先君之才於功不

施而施於斯先君其不有憾哉某曰先生奚憾焉

如先生而不用不用者之憾也先生奚憾焉且君

之所以為先生憾者不以其不達於位故耶吾聞

古之君子達不以位也先生不與忠襄異其趨者

也趨者無不同遭者有不同耳先生之文俊於氣

强於力以詣於古其歌詩沛然有李太白之風兹

非其躬之達歟達於位不必達於躬達於躬不必

達於位君子也衆人也未嘗相近也至於二者其

不兼焉則均也先生獨能遁其均乎哉次山曰是

先君之志也乃書而序之先生諱杞字元卿乾道

五年八月六日姪孫具位万里序

   送侯世昭序

侯氏袁之世於醫者也至世昭問其醫之所自起

則十世不啻矣其無誤已可信世昭年未及壯有

老醫易之不謂其能也同療一富者子之危疾老

醫屈焉世之論人率以為老者精而少者粗豈盡

然耶世昭於醫無所不工而長於奇疾衆醫所驚

者世昭一見即曰是名某疾一發藥無不愈至於

鍼鏃刀匕危道也世昭曰不犯至危勿求至安在

審不審爾然則天下之事審之茍明矣必曰危不

可犯者否也劉𤣥徳之欲襲許李泌之欲取范陽

彼其審者歟世昭曰今之醫不讀古醫家之書而

言醫殆如子之儒廢書而求道者也然予聞世昭

嘗療一疾不藥不鍼而愈之以一驚子曰此於書

何徵世昭曰吾以意也不廢書又不可歟子曰子

之妙於醫信矣子之功如古之十全者乎曰吾之

不醫者三疾不可為聴於主而不吾聴既吾聴而

復以庸醫参焉者予於是有感焉其一可以為未

病者之儆其二可以為不擇醫而醫與得醫而不

用者之規

   書吕聖與零陵事序

上愛民急治夙寤太息洿隆根株是在爾吏吏最

近民不在縣令百年以還流俗習傳羞薄厥官為

茸為庳廼簡其良差擇且嚴功實白者許以薦言

風揮雷行丕變故常於是江西提舉胡公首以知

江州徳安縣吕侯應書有詔政事堂書其功狀秩

滿將選用焉或曰邑固未易作作邑亦未易盖治

其賦與治其民有以獲乎彼必無以獲乎此矣今

吕侯兼焉難乎哉予曰是未足為侯之難也侯嘗

為零陵宰予嘗為亟全州兵執其守臣以叛全距

永不百里永之攝守懼告潭師請討之持書者前

矣侯夜叩州門謁守曰討之是濟其乱且震湖南

獨全州乎謂宜白於使家亟下教咎其守臣鎮撫

猘徒乱庶可已姑徐圖之曷云其遲侯策既行一

路靜嘉是侯之難也一邑難乎哉且無事患有事

有事患無人有人患無功全卒之靜而叛自無事

而之有事也叛而靜自有事而之無事也自有事

而之無事有人故也吕侯是已然是役也有人矣

而無功焉是所患也非吕侯之患也天下之患也

使全卒叛而不靜不靜而及於湖南不知命幾將

遣幾兵費糧幾何閱幾日而後湖南無事耶如是

而後無事則謂之有功矣謂彼為有功則吕侯為

無功宜也自古有事未有無人有人未有有功有

事而無人則歎焉有人而無功則不歎焉獨吕侯

歟予因書之以私告夫好善之君子併嘉胡公之

能薦士也吕侯名行中字聖與云乾道辛卯四月

二十六日廬陵楊万里書

   羅徳禮補注漢書序

吾友羅徳禮寄所作補注漢書示予古文奇字分

章别句其據也有依其證也有來蓋漢書之幽者

白紛者釋険者不険矣始漢書舊注有郭璞臣瓚

軰數十家使其人自為奇家自為詳矣及顔師古

最後出如道子之畫魯公之字子美之詩蓋兼百

家而無百家曠千載而備千載者也至吾宋又有

三劉之注出焉學者以為漢書於是無餘秘矣今

觀吾友羅子之注又出於三劉之外然則書果有

窮哉漢書之為書學者爭讀之以其文也夫文之

於道也末矣然猶不可窮如此而況聖人之經而

指一家之説以為盡於此可乎且當郭璞臣瓚軰

之為注也豈知有顔師古師古亦豈知有三劉三

劉亦豈知有羅子哉前乎羅子不知有羅子後乎

羅子烏知無羅子乎未可知也天下之事孤舉者

難起衆挈者易趍茍衆矣天下無難成之功也而

況有難讀之書乎吾於羅子之注有得焉年月日

誠齋楊万里序

   李去非愚言序

人異異習世異異承文之逺者傳必偽不必先秦

之書也李杜之詩韓柳之文亦近爾猶病乎偽也

然予嘗以為是無足病足病者蓋有之矣偽不在

人者是真足病也吾嘗學為文矣吾書吾口不曰

異世吾口吾心不曰異人然心傳之口口傳之書

其於真也邈矣而病人之偽乎哉雖然文枝也至

於道天授之聖聖授之後世其授無象其傳無器

又非若文而已也今吾欲超萬古而聖轍使無象

者有象無噐者有噐其合也否也真也偽也是未

可知也蜀士李開去非著書六十九号之曰愚言

愚言云者將以李氏子之言索顔氏子之愚也其

言曰顔惟愚故無書亦無徒然其傳至今不絶曽

子子思孟子有書有徒然其傳屢絶予讀而驚焉

嗟乎果哉李子之言也李子之言大抵書始口口

如心能以秋毫為太山見而秋毫泯復以太山為

秋毫秋毫還而太山具紬之至幽以揭之至炳非

今人之文也然吾聞一言而足是道之不忘言也

不言而足是道之忘言也茍不忘言矣曰顔惟愚

故無徒而傳乎爾茍忘言矣不曰顔惟愚故無書

無徒而傳乎爾李子之六十九篇奚以為哉奚以

為哉年月日楊万里序

   陳晞顔詩集序

予昔嵗為友人陳晞顔作敦復齋記晞顔以書來

且寄近詩百餘篇曰子之記吾齋吾未属饜也子

盍序吾詩既而晞顔自湖南帥襄陽地益逺書問

益踈今年八月忽得晞顔書來徴余叙篇蓋余已

忘之矣而晞顔未忘也予初與晞顔相識時各出

詩文一編蓋予喜晞顔詩而晞顔喜予文至今十

年予文日以退而晞顔之詩日以進以日退之文

叙日進之詩借曰予不忘予猶不敢也晞顔猶喜

而不忘何哉多情今夜月送我到衡州半夜打蓬

風雨𢙣平明已失繫舩痕此晞顔前日之句也予

甚愛之每欲効之疾驅急追目未至而足已返矣

而況於近詩乎如秋日十詠及謁衡嶽等篇蓋秋

後之山露下之蕖霜中之菊而雪前之梅竹也是

可得而効哉予嘗聞晞顔言少從後湖先生游盡

得詩之秘然則學而無傳信不可歟詩家者流嘗

曰詩能窮人或曰詩亦能達人或曰窮達不足計

顧吾樂於此則為之爾且夫疚於窮者其詩折慆

於達者其詩衒折則不充衒則不幽是固非詩矣

至俟夫樂而後有詩則不樂之後未樂之初遂無

詩耶聊為晞顔道之襄陽鹿門以為城漢水以為

池峴山之碑習池之館有羊杜山公之遺迹今無

恙乎晞顔有新作否予叙既往晞顔詩當來予盥

手以俟年月日楊万里序

   送葉伯文序

予出守毘陵日一周天矣未嘗召醫也今年五月

婦偶有寒疾於是始召醫諏其良者衆對曰某子

良州家嘗用之又曰某子良州家常用之世言効

験者必求之於所常用予欲勿用焉得而勿用然

醫藥紛如効験蔑如蓋五易醫得葉君偉而後愈

葉君者先是州家未嘗用也然則常用者果皆其

人未嘗用者果無其人歟病至於五易醫病蓋壞

矣壊而後使葉君為之焉為之而効焉如葉君者

其信良矣哉雖然壞而後使良者為之固不若未

壊而使良者為之也夫豈不欲未壞而使良者為

之然不免於壊者豈非懵於良不良之别歟且良

不良之别将安出哉無乃出於其所諏者耶蓋予

之召醫前之諏諏乎胥後之諏諏乎友方婦病之

將壊也吾友蔡定夫過予予因諏之定夫曰莫葉

君良也已而果然不擇其所諏信不可歟予既感

定夫且嘉葉君書以贈之君字伯文年月日楊万

里序

   益齋蔵書目序

余於朝蹟最末至故雖與天下之英俊並游然閱

三數月識其面未徧也既未徧識其面烏能徧交

其人一日除書下遷大宗正亟尤公延之為秘書

丞吾友張欽夫悦是除也曰此真秘書矣予自是

知延之之賢始願交焉然亦未解欽夫之云之意

也既與延之還徃且久既同為尚書郎論文討古

則見延之於書靡不觀觀書靡不記至於字畫之

叢殘月日之穿漏歴歴舉之無竭聴之無疲也余

於是始解欽夫之云之意然於延之有未解者焉

蓋延之每退則閉户謝客日計手抄若干古書其

子弟亦抄書不惟延之手抄而已也其諸女亦抄

書不惟子弟抄書而已也且延之之於書腹之矣

奚所事於手之乎此余之所未解者也雖然又有

未解者焉今年余出守毘陵蓋延之之州里也延

之持淮南使者之節而皈一日入郛訪余余與之

秉燭夜語問其閑居何為則曰吾所抄書今若干

巻將彚而目之飢讀之以當肉寒讀之以當裘孤

寂而讀之以當友朋幽憂而讀之以當金石琴瑟

也余於是疑焉蓋若延之者記之强不必抄之富

學之就不必讀之劬彼其渟之為道徳流之為文

章溥之為事業深矣而猶脱腕於傳寫焦唇於誦

教此余之所疑而愈不可解者也蓋彼其不可解

也祗其為不可及歟延之屬余序其書目余既序


之且將借其書而傳焉然使余盡傳延之之書傳


猶不傳也蓋世有得易牙烹飪之方者欣然以易


牙自為也且得其方不若治其飪治其飪不若嚌

其滋治其飪而不嚌其滋飪猶不飪也而況得其

方而未嘗治其飪者耶予老矣每觀一書口誌而


心忘意未究而目告病矣使盡傳延之之書其曰

飪之云乎未可知也飪之矣其曰嚌之云乎未可

知也則亦得易牙之方而已予以是媿延之亦以

是服延之年月日楊万里序

   袁機仲通鑑本末序

初予與子袁子同為太學官子袁子録也予博士

也志同志行同行言同言也後一年子袁子分教

嚴陵後一年予出守臨漳相見於嚴陵相勞苦相

樂且相楙以學子袁子因出書一編蓋通鑑之本

末也予讀之大抵搴事之成以後於其萠提事之

微以先於其明其情匿而泄其故悉而約其作窕

而摦其究遐而邇其治乱存亡蓋病之源醫之方

也予每讀通鑑之書見其事之肇於斯則惜其事

之不竟於斯蓋事以年隔年以事析遭其初莫繹

其終攬其終莫志其初如山之峩如海之茫蓋編

年繫日其軆然也今讀子袁子此書如生乎其時

親見乎其事使人喜使人悲使人鼓舞未既而継

之以嘆且泣也嗟乎由周秦以來曰諸侯曰大盜

曰女主曰外戚曰宦官曰權臣曰夷狄曰藩鎮亦

不一矣而其源不一哉蓋安史之乱則林甫之為

也藩鎮之禍則令孜之為也其源不一哉得其病

之之源則得其醫之之方矣此書是也有國者不

可無此書前有姦而不察後有邪而不悟學者不

可以無此書進有行而無徵退有蓄而無宗此書

也其入通鑑之户歟雖然覿人之病戚人之病理

人之病得人之病至於身之病不懵焉不諱焉不

醫之距焉不醫而繆其醫焉古亦稀矣彼闇而此

昭宜也切於人紓於身可哀也夫子袁子名樞字

機仲其為人也正物以己正枉以直有不可其意

憤怒見於色辞蓋折而不靡躓而不悔者孔子曰

剛毅木訥近仁子袁子有焉

   雙桂老人詩集後序

讀雙桂老人馮子長詩其情麗奔絶處已優入江

西宗𣲖至於慘澹深長則浸滛乎唐人矣近世此

道之盛者莫盛於江西然知有江西者不知有唐

人或者左唐人以右江西是不惟不知唐人亦不

可謂知江西者雖然不知唐人猶知江西江西之

道亦復莫之知焉是可歎也斯道也下之不足以

決科上之不足以速化而詩人顧曰不廢江河萬

古流其莫之知也則冝又何歎乎讀雙桂一編之

詩吾甚愛之然子長方窮而未有知之者庸非詩

為之祟耶是吾之所甚愛子長所冝怨也而子長

方且為之未巳不惟不怨而又樂之曰速營詩壇

吾将老焉然則吾子長正患彼知之爾彼而不知

其足歎也夫其不足歎也夫子長名頎洛人今居

嚴陵之雙桂坊為江州通判云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七十八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