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斋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七 诚斋集 卷第七十八
宋 杨万里 撰 景江阴缪氏艺风堂藏景宋钞本
卷第七十九

诚斋集巻第七十八

       庐陵杨 万里  廷秀

 序

   鳣堂先生杨公文集序

吾族杨氏自国初至于今以文学登甲乙者凡十

有一人前軰之闻者曰屯田公中奉公仁宗皇帝

尝题殿柱云杨丕之廉谨者即屯田公也中奉公

宰杭之仁和县是时天下惟知有蔡太师从之者

富贵可曲肱取也忤者不死则黜则屈则窒蔡氏

之门有老尼居仁和攘细民土田讼久不决公杖

尼以田畀民流落者以此自屯田公中奉公之后

至忠襄公以死节倡一世于是杨氏之人物不为

天下第二始忠襄公入云际山寺读书同学齐名

者其族弟鳣堂先生也当二公同学时每相厉曰

爵禄不必力取当力取名节耳忠襄之及于难也

先生宰池之贵池县实经理忠襄之家而收恤其

孤以皈士大夫咨且慕曰兄忠于国第忠于兄不

知二公之相期非及难之日也先生竟以毅毅顽

顽仕率不合弱冠登第得年六十而官止于宣州

签判先生既没二十年其子次山论次先生之歌

诗文章为若干巻命某序之曰先君之才于功不

施而施于斯先君其不有憾哉某曰先生奚憾焉

如先生而不用不用者之憾也先生奚憾焉且君

之所以为先生憾者不以其不达于位故耶吾闻

古之君子达不以位也先生不与忠襄异其趋者

也趋者无不同遭者有不同耳先生之文俊于气

强于力以诣于古其歌诗沛然有李太白之风兹

非其躬之达欤达于位不必达于躬达于躬不必

达于位君子也众人也未尝相近也至于二者其

不兼焉则均也先生独能遁其均乎哉次山曰是

先君之志也乃书而序之先生讳杞字元卿乾道

五年八月六日侄孙具位万里序

   送侯世昭序

侯氏袁之世于医者也至世昭问其医之所自起

则十世不啻矣其无误已可信世昭年未及壮有

老医易之不谓其能也同疗一富者子之危疾老

医屈焉世之论人率以为老者精而少者粗岂尽

然耶世昭于医无所不工而长于奇疾众医所惊

者世昭一见即曰是名某疾一发药无不愈至于

针镞刀匕危道也世昭曰不犯至危勿求至安在

审不审尔然则天下之事审之茍明矣必曰危不

可犯者否也刘𤣥徳之欲袭许李泌之欲取范阳

彼其审者欤世昭曰今之医不读古医家之书而

言医殆如子之儒废书而求道者也然予闻世昭

尝疗一疾不药不针而愈之以一惊子曰此于书

何征世昭曰吾以意也不废书又不可欤子曰子

之妙于医信矣子之功如古之十全者乎曰吾之

不医者三疾不可为聴于主而不吾聴既吾聴而

复以庸医参焉者予于是有感焉其一可以为未

病者之儆其二可以为不择医而医与得医而不

用者之规

   书吕圣与零陵事序

上爱民急治夙寤太息洿隆根株是在尔吏吏最

近民不在县令百年以还流俗习传羞薄厥官为

茸为庳迺简其良差择且严功实白者许以荐言

风挥雷行丕变故常于是江西提举胡公首以知

江州徳安县吕侯应书有诏政事堂书其功状秩

满将选用焉或曰邑固未易作作邑亦未易盖治

其赋与治其民有以获乎彼必无以获乎此矣今

吕侯兼焉难乎哉予曰是未足为侯之难也侯尝

为零陵宰予尝为亟全州兵执其守臣以叛全距

永不百里永之摄守惧告潭师请讨之持书者前

矣侯夜叩州门谒守曰讨之是济其乱且震湖南

独全州乎谓宜白于使家亟下教咎其守臣镇抚

猘徒乱庶可已姑徐图之曷云其迟侯策既行一

路静嘉是侯之难也一邑难乎哉且无事患有事

有事患无人有人患无功全卒之静而叛自无事

而之有事也叛而静自有事而之无事也自有事

而之无事有人故也吕侯是已然是役也有人矣

而无功焉是所患也非吕侯之患也天下之患也

使全卒叛而不静不静而及于湖南不知命几将

遣几兵费粮几何阅几日而后湖南无事耶如是

而后无事则谓之有功矣谓彼为有功则吕侯为

无功宜也自古有事未有无人有人未有有功有

事而无人则叹焉有人而无功则不叹焉独吕侯

欤予因书之以私告夫好善之君子并嘉胡公之

能荐士也吕侯名行中字圣与云乾道辛卯四月

二十六日庐陵杨万里书

   罗徳礼补注汉书序

吾友罗徳礼寄所作补注汉书示予古文奇字分

章别句其据也有依其证也有来盖汉书之幽者

白纷者释険者不険矣始汉书旧注有郭璞臣瓒

軰数十家使其人自为奇家自为详矣及颜师古

最后出如道子之画鲁公之字子美之诗盖兼百

家而无百家旷千载而备千载者也至吾宋又有

三刘之注出焉学者以为汉书于是无馀秘矣今

观吾友罗子之注又出于三刘之外然则书果有

穷哉汉书之为书学者争读之以其文也夫文之

于道也末矣然犹不可穷如此而况圣人之经而

指一家之说以为尽于此可乎且当郭璞臣瓒軰

之为注也岂知有颜师古师古亦岂知有三刘三

刘亦岂知有罗子哉前乎罗子不知有罗子后乎

罗子乌知无罗子乎未可知也天下之事孤举者

难起众挈者易趍茍众矣天下无难成之功也而

况有难读之书乎吾于罗子之注有得焉年月日

诚斋杨万里序

   李去非愚言序

人异异习世异异承文之逺者传必伪不必先秦

之书也李杜之诗韩柳之文亦近尔犹病乎伪也

然予尝以为是无足病足病者盖有之矣伪不在

人者是真足病也吾尝学为文矣吾书吾口不曰

异世吾口吾心不曰异人然心传之口口传之书

其于真也邈矣而病人之伪乎哉虽然文枝也至

于道天授之圣圣授之后世其授无象其传无器

又非若文而已也今吾欲超万古而圣辙使无象

者有象无器者有器其合也否也真也伪也是未

可知也蜀士李开去非著书六十九号之曰愚言

愚言云者将以李氏子之言索颜氏子之愚也其

言曰颜惟愚故无书亦无徒然其传至今不绝曽

子子思孟子有书有徒然其传屡绝予读而惊焉

嗟乎果哉李子之言也李子之言大抵书始口口

如心能以秋毫为太山见而秋毫泯复以太山为

秋毫秋毫还而太山具䌷之至幽以揭之至炳非

今人之文也然吾闻一言而足是道之不忘言也

不言而足是道之忘言也茍不忘言矣曰颜惟愚

故无徒而传乎尔茍忘言矣不曰颜惟愚故无书

无徒而传乎尔李子之六十九篇奚以为哉奚以

为哉年月日杨万里序

   陈晞颜诗集序

予昔岁为友人陈晞颜作敦复斋记晞颜以书来

且寄近诗百馀篇曰子之记吾斋吾未属餍也子

盍序吾诗既而晞颜自湖南帅襄阳地益逺书问

益踈今年八月忽得晞颜书来徴余叙篇盖余已

忘之矣而晞颜未忘也予初与晞颜相识时各出

诗文一编盖予喜晞颜诗而晞颜喜予文至今十

年予文日以退而晞颜之诗日以进以日退之文

叙日进之诗借曰予不忘予犹不敢也晞颜犹喜

而不忘何哉多情今夜月送我到衡州半夜打蓬

风雨𢙣平明已失系船痕此晞颜前日之句也予

甚爱之每欲效之疾驱急追目未至而足已返矣

而况于近诗乎如秋日十咏及谒衡岳等篇盖秋

后之山露下之蕖霜中之菊而雪前之梅竹也是

可得而效哉予尝闻晞颜言少从后湖先生游尽

得诗之秘然则学而无传信不可欤诗家者流尝

曰诗能穷人或曰诗亦能达人或曰穷达不足计

顾吾乐于此则为之尔且夫疚于穷者其诗折慆

于达者其诗炫折则不充炫则不幽是固非诗矣

至俟夫乐而后有诗则不乐之后未乐之初遂无

诗耶聊为晞颜道之襄阳鹿门以为城汉水以为

池岘山之碑习池之馆有羊杜山公之遗迹今无

恙乎晞颜有新作否予叙既往晞颜诗当来予盥

手以俟年月日杨万里序

   送叶伯文序

予出守毗陵日一周天矣未尝召医也今年五月

妇偶有寒疾于是始召医诹其良者众对曰某子

良州家尝用之又曰某子良州家常用之世言效

験者必求之于所常用予欲勿用焉得而勿用然

医药纷如效験蔑如盖五易医得叶君伟而后愈

叶君者先是州家未尝用也然则常用者果皆其

人未尝用者果无其人欤病至于五易医病盖坏

矣壊而后使叶君为之焉为之而效焉如叶君者

其信良矣哉虽然坏而后使良者为之固不若未

壊而使良者为之也夫岂不欲未坏而使良者为

之然不免于壊者岂非懵于良不良之别欤且良

不良之别将安出哉无乃出于其所诹者耶盖予

之召医前之诹诹乎胥后之诹诹乎友方妇病之

将壊也吾友蔡定夫过予予因诹之定夫曰莫叶

君良也已而果然不择其所诹信不可欤予既感

定夫且嘉叶君书以赠之君字伯文年月日杨万

里序

   益斋蔵书目序

余于朝迹最末至故虽与天下之英俊并游然阅

三数月识其面未遍也既未遍识其面乌能遍交

其人一日除书下迁大宗正亟尤公延之为秘书

丞吾友张钦夫悦是除也曰此真秘书矣予自是

知延之之贤始愿交焉然亦未解钦夫之云之意

也既与延之还往且久既同为尚书郎论文讨古

则见延之于书靡不观观书靡不记至于字画之

丛残月日之穿漏历历举之无竭聴之无疲也余

于是始解钦夫之云之意然于延之有未解者焉

盖延之每退则闭户谢客日计手抄若干古书其

子弟亦抄书不惟延之手抄而已也其诸女亦抄

书不惟子弟抄书而已也且延之之于书腹之矣

奚所事于手之乎此余之所未解者也虽然又有

未解者焉今年余出守毗陵盖延之之州里也延

之持淮南使者之节而皈一日入郛访余余与之

秉烛夜语问其闲居何为则曰吾所抄书今若干

巻将彚而目之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

寂而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

也余于是疑焉盖若延之者记之强不必抄之富

学之就不必读之劬彼其渟之为道徳流之为文

章溥之为事业深矣而犹脱腕于传写焦唇于诵

教此余之所疑而愈不可解者也盖彼其不可解

也祗其为不可及欤延之属余序其书目余既序


之且将借其书而传焉然使余尽传延之之书传


犹不传也盖世有得易牙烹饪之方者欣然以易


牙自为也且得其方不若治其饪治其饪不若哜

其滋治其饪而不哜其滋饪犹不饪也而况得其

方而未尝治其饪者耶予老矣每观一书口志而


心忘意未究而目告病矣使尽传延之之书其曰

饪之云乎未可知也饪之矣其曰哜之云乎未可

知也则亦得易牙之方而已予以是愧延之亦以

是服延之年月日杨万里序

   袁机仲通鉴本末序

初予与子袁子同为太学官子袁子录也予博士

也志同志行同行言同言也后一年子袁子分教

严陵后一年予出守临漳相见于严陵相劳苦相

乐且相楙以学子袁子因出书一编盖通鉴之本

末也予读之大抵搴事之成以后于其萠提事之

微以先于其明其情匿而泄其故悉而约其作窕

而摦其究遐而迩其治乱存亡盖病之源医之方

也予每读通鉴之书见其事之肇于斯则惜其事

之不竟于斯盖事以年隔年以事析遭其初莫绎

其终揽其终莫志其初如山之峨如海之茫盖编

年系日其軆然也今读子袁子此书如生乎其时

亲见乎其事使人喜使人悲使人鼓舞未既而継

之以叹且泣也嗟乎由周秦以来曰诸侯曰大盗

曰女主曰外戚曰宦官曰权臣曰夷狄曰藩镇亦

不一矣而其源不一哉盖安史之乱则林甫之为

也藩镇之祸则令孜之为也其源不一哉得其病

之之源则得其医之之方矣此书是也有国者不

可无此书前有奸而不察后有邪而不悟学者不

可以无此书进有行而无征退有蓄而无宗此书

也其入通鉴之户欤虽然觌人之病戚人之病理

人之病得人之病至于身之病不懵焉不讳焉不

医之距焉不医而缪其医焉古亦稀矣彼暗而此

昭宜也切于人纾于身可哀也夫子袁子名枢字

机仲其为人也正物以己正枉以直有不可其意

愤怒见于色辞盖折而不靡踬而不悔者孔子曰

刚毅木讷近仁子袁子有焉

   双桂老人诗集后序

读双桂老人冯子长诗其情丽奔绝处已优入江

西宗𣲖至于惨淡深长则浸淫乎唐人矣近世此

道之盛者莫盛于江西然知有江西者不知有唐

人或者左唐人以右江西是不惟不知唐人亦不

可谓知江西者虽然不知唐人犹知江西江西之

道亦复莫之知焉是可叹也斯道也下之不足以

决科上之不足以速化而诗人顾曰不废江河万

古流其莫之知也则冝又何叹乎读双桂一编之

诗吾甚爱之然子长方穷而未有知之者庸非诗

为之祟耶是吾之所甚爱子长所冝怨也而子长

方且为之未巳不惟不怨而又乐之曰速营诗坛

吾将老焉然则吾子长正患彼知之尔彼而不知

其足叹也夫其不足叹也夫子长名颀洛人今居

严陵之双桂坊为江州通判云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长孺 编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门人罗 茂良 校正


诚斋集巻第七十八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