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 誠齋集 卷第三十一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三十二

誠齋集卷第三十一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詩

  江東集

   和陸務𮗚用張季長吏部韵𭔃季長兼簡

   老夫𥙷外之行

今代老亀䝉無書遺子公也能將好句特地𭔃西

風遲暮甘三巳飄零𥬇兩究絶憐張與陸百戰角

新㓛

别去公懐我詩來我夢公半輪笠澤月一信鏡湖

風豈有詩名世而無鬼作究管城言暁事猶欲䇿

元㓛

   之官江左舟中梳頭

耐痒呼僮理乱絲一梳一快勝千篦是中妙處無

人㑹合眼垂頭到睡時

   題張以道上舎寒緑𨊱

菊芽伏士糝青粟𣏌笋傍根埋紫玉雷聲一夜雨

一朝森然迸出如蕨苗先生飢腸詩作梗小摘珍

芳汲氷井風爐⿱觧虫眼𠉀松聲罛䍦親撈㣲帶生爛

炊凋胡淅青精芼以天隨寒緑萠飢時作齏仍作

羹飽後龍鳯同庖烹太官蒸羔壓花片宰夫胹蹯

削瓊軟豹胎𤎅出禍胎來貴人有眼何曽見天隨

尚有愁作魔愁𣏌作棘菊作莎君不見黄金銭照

紅玉豆秋髙更𮗜風味多先生釀金鍊紅玉自莎

自𣗥如予何金空玉盡苗復出喫苗喫花并喫實

天隨白眼屠沽児不道有人頭上立

   宿長安閘

野次何銷追水程昏時即住暁時行驚眠幸自無

㸃猶有舩頭擊柝聲

   讀詩

舩中活計只詩編讀了唐詩讀半山不是老夫朝

不食半山絶句當朝餐

   夜泊平望

夜來㣲雪暁還晴平望維舟嫩月生道是燭花総

無恨為誰須暗為誰明

一色河邊賣酒家於中酒客一家多青帘不飲能

樣醉弄殺霜風舞殺他

   平望夜景

二鼕鼕三當當夜泊平望更㸃長新月無光湖有

光昨宵一雪今宵霜犬吠兩岸皈人壮夜深人靜

無一事𦘕燭泣殘人欲睡忽有漁舡外水來一棹

波聲風雨至半生隨在紅塵中浮家東呉東復東

樓舡夜宿瑠璃國誰言别有水精宫

   逺𣗳

行行逺𣗳惨無聊脫盡清隂只有梢霜幹瘦來無

可庇更能庇得鷺鶿巢

   望姑蘇

曠野平中天四垂凍雲罅裏日平西水村人逺看

來短茅屋簷長反作低最愛河堤能底巧截他山

脚不勝齊喜聞借得姑蘓館百尺髙䑓入杖藜

   風定過垂虹亭

松江未過不勝愁過了垂虹百不憂忽見石湖山

上塔定知塔背是蘓州

   鱸魚

兩年三度過垂虹每過垂虹每雪中要與鱸魚償

旧債不應張翰獨秋風買來一尾那嫌少尚有杯

羹慰老䆒秪是蓴絲無覔處仰天大咲咲天公

   泊姑蘓城外大雪

夜燒銀燭卷金巵猛落天花醉未知若怯一寒都

不看却教六出更投誰開門片片洒人面送眼山

山呈玉肌纔雪又晴晴又雪呉中風物許清竒

今月晴光滿碧空也無霧雨也無風寂然窓戸黄

昏後霍地瓊瑶一望中千里湖山銀作地半篙舴

艋玉為宫丁寕浮蟻非常緑計㑹祥麟分外紅

   跋𡊮起岩所蔵蘭亭帖

南朝千載有斯人拈出蘭亭花草春俛仰之間巳

陳跡至今此紙尚如新

   謁范参政并赴𡊮起岩郡㑹坐中熾炭周

   囲遂中火毒得疾垂死乃悟貴人多病皆

   養之太過耳

後炭前爐便是窰饒君似鉄也教銷不須泉下火

山獄新制人間法外條今日晴明殊可喜病夫意

緒自無𦕅看來只欠刀圭藥脚蹈層氷雪沒腰

   辛亥元日送章徳茂自建康移帥江陵

極知借㓂未多時道是㣲黄有近期不割半青江

令宅却飛大白習家池湖山觧語云來暮淮水無

情也去思莫近郷関動皈興䡖黄一㸃上双眉

西湖一别忽三年白首相從豈偶然到得我來恰

君去政當臘後與春前醉餘犯雪追征㡌送了憑

欄望去舩待把衣冠掛神武看渠勲業上凌烟

   金陵官舎後圃散䇿

江梅未落杏先繁萱草都齊桞半勻却是淺寒花

較耐東風未要十分温

旋種花窠二百株不知種了有花無阿誰便向春

工說急擣紅藍染玉酥

   過秦淮

暁過新橋啓轎窓要㸔春水弄春光東風作意驚

詩眼攪乱垂楊兩岸黄

   後圃杏花

小𣗳手初種當年花便稠㨂枝那忍折繞徑秪

成愁淡了猶紅在留渠肯住不無端万銀竹判却

一春休

   戲綵堂前海棠

露揉雨漬栁方濃日曬風曛杏政烘秪有海棠非

旋染粟來大小便鮮紅

   櫻桃花

櫻桃花發滿晴柯不賭嬌饒只賭多落盡江梅餘

半朶依前風韵合還他

   春寒

陣陣風寒𣗳𣗳斜不容老子出簷牙繡簾半捲門

偏啓深𠋣胡床逺看花

   春隂忽霽

雲膜辛勤護月華一重縠子一重紗玉奩忽透菱

花影淡與油窓描杏花

   過笡橋

䡖風欲動没人知早被垂楊報酒旗行到笪橋

中半處鍾山飛入轎牎來

   登鳯凰䑓

千年百尺鳯凰䑓送盡潮囬鳯不囬白鷺北頭江

草合烏衣西面杏花開龍蟠虎踞山川在古徃今

來鼔角哀只有謫仙留句處春風掌管拂蛛煤

   上巳寒食同日後圃行散

百五重三併一朝風光不怕不嬌饒鹿䓤引道心

猶卷楊栁譍門手對招笻未喚隨非是強扇𦕅作

伴不須揺先生道是無歌舞花𭄿鸎醻酒自銷

   代書呈張㓛父

不見子張子令人夢亦思只應依旧瘦近作㡬多

詩聮句平生事看花去歳時海棠今好不𫝊語併

酴醿

   移瑞香花斛

夜掇香窠沐露華畫移翠斛馥牎紗將身挨起簾

帷着生怕簾帷挨着花

   三月三日上忠襄墳因之行散得十絶句

暖轎行春底見春遮欄春色不教親急呼青繖小

凉轎又被春光著莫人

草藉輪蹄翠織成花囲巷陌錦幃屏早來指㸃

人處今在遊人行處行

淮山脚下大江横御栁梢頭絳闕明覧盡山川更

城郭雨花䑓上太竒生

天公也自喜良辰上巳風光忽斬新㸃撿一春好

天色更無兩日似今晨

游人不是上墳囬便是清湍禊事來最苦相逢無

處避天禧寺及雨花䑓

女唱児歌去蹈青阿婆咲語伴渠行只𧇊𭅺罷優

䡖殺櫑子双檐挈酒缾

SKchar孫児活逼真𧰼生果子更時新輸嬴一擲渾

閑事空手入城羞殺人

長千橋外即烏衣今着屠沽賣菜児晋殿呉宫猶

碧草王亭謝館儘黄鸝

除却鍾山與石城六朝遺跡問難真里名只道新

名好不道新名誤後人

切忌㝷春預作謀教君行樂定成愁老夫乗興翩

然出不遣風知雨𮗜休

   折花

指似青童折海棠繁枝仍要艷花房癡眉騃眼生

踈手顫脫花房悶一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行闕養種園千葉杏花

不信東皇也有私如何偏寵杏花枝於中更出紅

千葉且道此花竒不竒

白白紅紅兩不真重重疊疊是精神誰言⿰𧾷攴石眠

雲客也見長楊五柞春

   清明日雨雪來早晴霽

清明一雨壊花時梅杏櫻桃総脫枝挽住落英供

細舞東風猶自妬游絲

清明一雪怪生寒逗暁新晴雪未殘要見海棠還

𫝊粉捲簾不徹急來看

   海棠四首

小園不到負今晨晚喚嬌紅伴老身落日爭明那

肯暮艷粧一出更無春𣗳間露坐看揺影酒底花

光併入唇銀燭不燒渠不睡梢頭恰恰掛氷輪

暖醉寒醒各自竒千花誰是復誰非燕攴濃透春

風面翡翠新裁生色衣破落東皇能許劣莊嚴西

子較些肥痴児猶恨無香在紫蝶黄蜂政打囲

競艷爭嬌最是他教人嫌少不嫌多初酣暁日紅

千滳晚咲東風淡一渦自是花中無國色非関格

外占春窠開時慳爲渠儂醉却恨飄零可若何

吾詩多爲海棠哦花意依前怨不多巳拆未開渾

是韵乍濃還淡総由他留連春色能銷底請託東

風定肯麽豈是少陵無句子少陵未見欲如何

唐詩多未見至鄭谷詩方見

   花下夜飲

夜深移入小杯盤囬首花枝不忍看豈與海棠情

分薄老夫自是怯春寒

   栁絮

寒勒花遲却速殘暖將絮過忽吹還雪翻霽日光

風急毬衮囬廊曲榭閑万里雲天皆去處群飛蹤

跡恣中間道渠催得春闌着春不縁渠獨不闌

   折杏子

天暖酒易醺春暮花難覔意行到南園杏子半紅

碧䡖風動髙枝可望不可摘聳肩⿰𧾷攴一足偶尔攀

翻得攀條初亦喜折條還復惜小苦巳自韻未酸

政堪喫聊將挿𩯭皈空樽有餘瀝

   紅錦帶花

天女風梭織露機碧絲地上茜欒枝何曽繫住春

皈脚只觧縈長客恨眉節節生花花㸃㸃茸茸晒日

日遲遲後園初夏無題目小𣗳㣲芳也得詩

   送劉覺之皈蜀

  余少時師事清純先生雩都知縣朝奉劉世

  臣世臣復令其子三人從余學其季則覺之

  也覺之留落大寕監後二十九年復相見於

  金陵為留十日而别贈之長句以冩悲喜

大江東西湖南北鵠袍學子森如竹何人開口不

伊川阿誰初道此水源清純先生劉夫子冷𥬇俗

儒鑚故紙夢中親見大小程為渠刺舩入洙泗唴

我結髪從先生日日看子趨鯉庭先生命子却從

我小窓短檠共燈火陋巷柴扉共寒餓安知頭上

天㡬大子今行李𭔃大寕翩然束書游

帝城袖中一卷經濟䇿天関九虎呌不譍朝來忽

見毛生刺看來看去驚且喜風花聚散二十年何

許飛墮老眼前相逢㡬日又相别珍重两字不忍

說我有故山江之西秪遣思皈不遣皈贈行聊借

退之詩石頭城下一杯酒便是此生長别離

   跋余伯益所蔵張欽夫書西銘短紙

一髙一下一中央怙恃兼儂豈别房撞過烟樓休

劣相秪如𭅺罷也無良

横渠方寸着乾坤𫝊到南𨊱更莫論四海交朋霜

葉落半張翰墨雪濤翻

   游定林寺即荆公讀書處

鍾山巳在万山深更過鍾山入定林穿盡松杉行

盡石一菴猶隔白雲岑

一个青童一蹇驢九年來徃定林居經綸枉𬒳

公誤罷相皈來始讀書

半破僧菴半𥙷籬旧題無復壁間詩秪餘手植双

桐在此外仍兼洗硯池

蹈月敲門訪病夫問來還是雪堂蘓不知把燭高

談許曽舉烏䑓詩帳無

   半山寺即荆公旧宅𠝹

霜松雪竹老重㝷南蕩東陂水自深鳯去宅存誰

與住不如作寺免傷心公哭元澤詩云一日鳯鳥去

老無穉子為譍門病有毘耶伴此身相府梵宫均

是幻却須捨宅即離塵

日邊賜額寺名新雞犬猶迎舊主人見說小児齊

拍手半山寺主褁頭巾名崇報寺

   初夏即事

今日風光定自佳不寒不𤍠恰清和百年人世行

樂耳一歳春皈奈老何苟藥晚花終是小戎蔡新

莟許來多俸銭自咲渾無用秪合文江買釣蓑

   賀建康帥余處㳟迎寳公禱雨随應

大士多時不入城入城猶未炷爐熏忽吹淮水千

峯兩不費鍾山半朶雲桒葉秧苗俱起舞蔡花萱

草亦𭭕欣尚書款送公㱕去留下豊年二十分

   跋虞丞相與趙樽節使帖還其猶子濟

虞丞相與趙將軍同䇿江淮第一勲大羽進賢今

寂寞凌烟頌裏感風雲

側厘一幅落雲烟意豁神傾歎兩賢從古將門長

出將眼看小阮勒燕然

   送李君亮大著出守眉州

老夫匄外自縁老復聞建鄴江山好不應夫子亦

翩然一柁江花更江草黄金宫闕三神山蓬萊五

雲霄漢間仍將弱水三万里隔断塵世無徃還西

州名勝李太史豈徒國士天下士玉皇催入道山

堂知費䑓家㡬黄紙似聞𭅺罷對薰風忽思錦江

茘枝紅人生奉親行樂耳金印斗大阿関儂峨眉

山月却入手影落庭闈一杯酒蚤賦中和樂職宣

布詩㑹看䕫龍集鳯池

   晝倦

睡眼䰒鬆倦日長却抛詩卷步囬廊貍奴幸自双

双戯忽見人來走似獐

   陪留守余處㳟総領銭進思提刑𫝊景仁

   游清凉寺即古石頭城

山自新亭走下來化為一虎首重囬平吞雪浪三

江水卧對雨花千丈䑓㸃檢故城遺址在凄凉浩

歎宿雲開六朝蹤跡登臨徧底事兹游獨壯哉

萬里長江天上來石頭却欲打江囬青山外面周

如削紫府中間劃洞開蘇峻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今草𣗳仲謀廟

㒵古塵埃多情白鷺洲前水月落潮生聲自哀

有呉太帝廟

巳守䑓城更石城不知併力或分營六師只遣環

天闕一壘真成借㓂兵向者王蘓俱觧此寃哉隗

恊可憐生若言虎踞渾堪𠋣万𡻕千秋無戰爭

   和𫝊景仁游清凉寺

旧時月過女墻頭風雨摧頽廢不㫦地老天荒無

處問松聲灘響替人愁祥刑使者來何暮弔古詩

篇清更幽収拾江山入懐袖却皈講席進鴻疇

   夏日雜興

金𨹧六月暁猶寒近北天時較少暄打盡來禽那

待熟半開萱草巳先翻獨龍岡頂青千摺十字河

頭碧一痕九郡報來都兩足挿秧収麥喜村村

   新亭送客

六朝豈是乏勲賢為底京師不晏然柏壁買人天

一𥬇楚囚對注後千年鍾山喚客長南望江水留

人懶北還強管興亡談不盡枉教吟殺夕陽蟬

   𭟼詠陳氏女剪綵花二絶句

    拒霜

染露金風裏冝霜玉水濵莫嫌開最晚元自不爭

   菊

味苦誰能愛香寒只自珍長將潭底水普供世間

   謝余處㳟送七夕酒果蜜食化生児

踉蹡児孫忽滿庭折荷𮪍竹臂春鶯巧樓後夜邀

牛女留鑰今朝送化生節物催人教老去壷觴拜

賜喜先傾醉眠管得銀河鵲天上皈來打六更

戌考試殿庐夜漏殺五更之後復打一更問之雞人云宫漏有六更

新釀秦淮鴨緑㘭旋𤎅粔籹蜜蜂巢來禽農抹日

半臉水藕初凝雪一梢豈有天孫千度嫁枉同河

鼔两相嘲渠儂有巧真堪乞不債蛛絲𦊰果肴

   初秋行圃

今年六月不勝凉七月炎蒸不可當一陣秋風初

過雨个般天氣好燒香

小小園亭亦自佳晚雲過雨却成霞爛開梔子渾

如雪巳熟來禽尚帶花

花梢飛下兩鳴鳩欲住還行行復留拾得來禽吞

不得啄來啄去竟成休

落日無情最有情徧催万𣗳暮蟬鳴聴來咫尺無

尋處尋到旁邊却不聲

   跋澹菴先生辞工部侍𭅺答

   詔不允

髙卧崖州二十年黒頭去國白頭還身居紫禁鶯

花裏心在青原水石間

願挽天河洗北夷老臣底用紫荷為丹心一寸凌

霜雪秪有隆興 聖主知

   跋澹菴先生繳張欽夫賜章服荅

   詔

平生師友兩相知苦為君王惜一衣剌口爭來爭

不得青蠅猶傍太陽飛

紫綬當時賜兩人一為乳臭一名臣老韓不要令

同𫝊誰㑹先生此意真是時同日欽夫與一呉氏子同賜命服獨繳欽夫

   中元前賀余處㳟尚書禱雨沛然霑足

㸃飄蕭供晚清二更傾㵼到天明雷驅雲氣如

旋磨雨徧山村却入城簟面頓無秋後暑簷牙㝡

愛夢中聲尚書幸有為霖手偏洒江東作麽生

   竹床

巳製青奴一壁寒更搘緑玉兩頭安誰言詩老眠

雲榻不是漁𭅺釣月竿醉夢那知蕉葉雨小舟親

過蓼花灘蹷然驚起天將暁牎下書灯耿復殘

   中元日午

雨餘赤日尚如炊亭午青隂不肯移蜂過無花絶

糧道蟻行有水遏㱕師令朝道是中元節天氣過

於初伏時小圃追凉還得𤍠焚香清㘴讀唐詩

   偶成

珍禽飲盆池將扇撲牎户一聲驚得飛再聲驚不

   秋日早起

我眠亦甚安夢中初無驚如何作夢語反側意不

平起來不復寐郡樓撾五更牎紙尚昏昏看到漸

次明卷簾啓後户披衣歩中庭汲井漱新泉滿面

吹寒氷仰看天宇曠微白復淡青猶挂爛銀梳未

昇紫金鉦砌蛩餘夜唧𣗳鵲作暁鳴群動俱擾擾

競若有所營而人居其間獨欲免夙興岀山三見

秋一年一征行今兹秋又至皈心捺還生㑹當挂


其冠髙卧聴松聲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三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