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一 誠齋集 卷第三十二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三十三

誠齋集卷第三十二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詩

  冮東集

   月䑓夜㘴

秋日非無𤍠秋霄至竟清老夫連數夕露坐到三

更風急星明滅雲行月送迎追驩追不得驩却偶

然成

日落片時許星纔數㸃明須㬰玉棊子徧滿碧瑶

枰向晚垂垂雨通宵得得晴秋蛩伴儂語苦底是

誰聲

   初凉與次公子共讀書冊

暑嬾皈投簟凉醒打當書罷吟唇欲裂起坐膝難

舒汲古㣲瀾動悲秋小雨餘五言未針線百過且

堦除

   後圃秋歩

夏箑秋新妬暄牎冷早侵病葵萱未悟落果草偏

深老矣曽榮望皈歟更嬾心此冠彈與掛若个不

山林

   𭟼用禪𮗚荅曽無逸問山谷語

  昨日評諸家詩偶入禪𮗚如杜之詩法出審


  言句法出𢈔信伹過之爾白樂天云笙歌皈


  院落燈火下樓䑓不如杜子羙云落花游絲


  白月靜鳴鳩乳燕青深也孟浩然云氣蒸雲


  夢澤波動岳陽城不如九僧云雲間下蔡邑


  林際春申君也漫及之右山谷語無逸云見


  墨跡於張㓛父處㓛父云屢問人不暁


說人間無漏仙後說世上無眼禪衲子若全信


佛語生天定在霊運前

   聽蟬八絶句

披襟散髪晚風清細細孤斟緩緩行道是江東官

事冗緑楊隂裏聴蟬聲

一𨾏初來報早秋又𣸸一𨾏說新愁兩蟬對語双

垂栁知闘先休闘後休

渠與斜陽有底讎千寃万恨訢清秋更從誰子做

頭抵只放斜陽不落休

一殻空空紙樣䡖風前却有許多聲呌來呌去渾

無事呌到詩人白髪生

說露談風有典章詠秋吟夏入宫商蟬聲無一些

煩惱自是愁人枉断腸

乍來忽去為誰忙短氣抽教強作長道是渠儂聲

不歇一吟一續萬低昻

望帝啼春夜更多不知蟬意却如何還來入夜便

無語明日將詩理㑹他

罪過渠儂商略秋從朝至暮不曽休莫嫌入夜還

休去自有寒蛩替說

   行部有日喜雨

一雨天良苦連霄釀不成強摩昏睡眼來看滳堦

聲環細開來大珠跳滅又生稲花知我出噴雪

待相迎

   八月朔暁起趣辨行李

雨後晨先起花間濕也行破除婪尾暑領畧打頭

清蠧果無遲落枯枝忽再榮便須秣吾馬及此半

隂晴

   行部暫辞金陵同列有感

爽氣來江外秋容上栁梢生遭女頽罵老觧子雲

嘲衰病𦕅飛屐行蔵鎮把包君看社後燕還憶社

前巢

   木犀初發

可𥬇詩人山澤𦡱平生枯淡不敷SKchar巳搜𣏌菊到

到詒厥絶與木犀親友于挼入杯中金粟走滿澆

天上桂華孤醉眠繞枕兩三朶香肝脾酒更無

   明發金陵晨炊義井

薄薄雲収日霏霏雨散池平波光去逺踈㸃暈來

遲所部餘千里初程第一詩先驅問行李双堠且

晨炊

   道旁槿篱

夾路踈籬錦作堆朝開暮落復朝開抽心粔籹䡖

拖糁近蔕燕攴釅抹顋占破半年猶道少何曽一

日不芳來花中却是渠長命換旧𣸸新底用催

   圩田

週遭圩岸繚金城一眼圩田翠不分行到秋苗初

熟處翠茸錦上織黄雲

古來圩岸護隄防岸岸行行種緑楊𡻕乆𣗳根無

寸土緑楊走入水中央

   蚤起秣陵鎮

人趂村中市雞鳴檐上籠忽看一天紫未吐半輪

紅誰撼扶桒露吹來楊栁風詩肩忍凉冷巳出兩

臞峯

山路秪言逈農家俱夙興短長群穉子廽避一田

塍隨大能知路𮪍牛底用繩兹行有勝事何處不

豊登

   𮗚稼

井字行都整花香逺巳甜穗肥黄俯首芒勁紫

掀髯風攪平雲陣聲鬆缺月鎌不愁禾把减髙廉

却愁𣸸

   路口囬望方山

鍾阜囬頭失方山戀眼寒似巾簷短㡌如覆玉琱

槃每恨青蒼逺因行反覆看皈時記面目城裏指

雲端

   寗橋小渡

橋壊仍泥滑舟横隔水呼岸頭危徑窄轎子莫人

扶午漏相將裏秋陽未肯無明知近前店暗𮗜展

脩途

   横山

巳過方山了横山更絶竒爭髙一尖喜妬逸衆青

追万馬頭驚拶千旗脚恣吹姢峯恰三五隔栁尚

参𦍑凡十五峯從南數起第三最髙尖

   入漂水界閱堠子

絻入漂水界休教勤吏民是誰差堠子乆立待車

塵苔蘚今仍古風霜秋復春不知双與𨾏迎送㡬

行人

   午憇万虚坐睡

午暑殘偏力長亭歇未行睡郷蠅俶擾詩陣筆專

征今夕南吾枕何時北我旌不應菊花酒児女不

同傾

   樊系

𠕋攵不做也由伊做了何須死不辭可惜一杯金

屑酒飲來秪較早些時

   方虚日斜再行宿烏山

日已衰容去風仍劈面來征徒歇得醒老子不須

催緑䕃凉過傘黄泥晒作埃欣然片雲起半霎

又吹開

多稼村村過垂楊店店迎偶然逢客子問得好山

名投宿欣猶早斜陽落更明僕人休進扇得似晚

風清

   發烏山入漂水縣中山驛

雨脚依山見風頭觸𣗳囬泥深行不去轎兀睡還

來栩栩情㣲⿺辶商喧喧眼竟開夢殘那可續續得轉

悠哉

   圩丁詞十觧

  江東水郷隄河兩涯而田其中謂之圩農家

  云圩者囲也内以囲田外以囲水蓋河髙而

  田反在水下SKchar隄通斗門每門䟽港以溉田

  故有豊年而無水患余自漂水縣南一舎所

  登蒲塘河小舟至孔鎮水行十二里備見水

  之曲折上自池陽下至當塗圩河皆通大江

  而蒲塘河之下十里所有湖曰石臼廣八十

  里河入湖湖入江郷有圩長歳晏水落則集

  圩丁日具土石捷菑以修圩余因作詞以擬

  劉夢得竹枝栁枝之聲以授圩丁之修圩者

  歌之以相其勞云

圩田元是一平湖慿仗児𭅺築作圩万雉長城倩

誰守兩隄楊栁當防夫

何代何人作此圩石頑土膩鉄難如年年二月桃

花水如律流皈石臼湖

上通建徳下當塗千里江湖繚一圩本是陽侯水

精國天公勑賜上農夫

南望双峯抺緑明一峯起立一峯横不知圩裏田

多少直到峯根不見塍

兩岸SKchar隄有水門萬波隨吐復隨吞君看紅蓼花

邊脚𥙷去脩來無水痕

年年圩長集圩丁不要招呼自要行萬杵一鳴千

畚土大呼髙唱緫齊聲

児𭅺辛苦莫呼天一日修圩一歳眠六七月頭無

㸃雨試登髙處望圩田

岸頭石板紫縱横不是修圩是築城𫝊語赫連莫

烝士霸圖未必賽春耕

河水還髙港水低千枝万𣲖曲穿畦斗門一閉君

休咲要看水從人指揮

圩上人牽水上航從頭㸃検万農桒即非使者秋

行部乃是圩翁暁挼莊

   宿孔鎮𮗚雨中蛛絲

雨打蛛絲不打蛛雨來蛛入𦘕簷隅網羅滿腹輸

渠巧也只蠅蚊命屬渠

雨罷蜘蛛却出簷網絲小减再新𣸸莫言辛苦無

㓛業便有飛蟲宻處粘

空中仰面却飛身寂似毘耶不動尊忽有一蚊來

觸網手忙脚乱便星奔

走得團團織得窠群飛來徃不逃他網罷外面逃

多少枉了辛勤設網羅

網羅最宻是蛛絲却被秋蚊聖得知粘著便飛來

不再蛛絲也觧有踈時

   蛩聲

山行我巳厭征塵夜語誰能伴老身幸有暗蛩同

店宿𬒳渠告訴却愁人

床根吟夜句𡨋搜莎底啼寒泣怨秋人世如何無

苦樂一般蟋蟀兩般愁

莫憎苦調大酸辛月思霜哀亦可人村落小家無

此客漂陽少府是前身

   發孔鎮晨炊漆橋道中紀行

夢中一夜雨浪浪暁過田間尚雨香塘水漑田能

㡬許雨餘田水却皈塘

可堪衰病兩相纒更苦懸車尚五年羡殺雨中山

上水留他不住竟皈田

雨入秋田恰及時禾頭相枕卧相依路南路北皆

秋水淨洗行人屨上泥

不伹秋原雨冐田坐看平地路成川隔田山下青

松外不見人家只見烟

斫地燒畬旋旋開豆花麻莢更菘栽荒山半寸無

遺土田父何曽一飽來

君看人跡蝶來輕蹈得林間路作坑古路今人行

不得一時移上上頭行

行穿詰曲更崔嵬野店柴門半未開皂莢𣗳隂黄

草屋隔籬犬吠出頭來

雨入秋空細復䡖松梢積得太多生忽然落㸃

來大偏作行人滳傘聲

清暁新凉愜老懐只愁傔從可憐哉泥行寸歩無

由到雨去前山却復囬

水夾横隄栁万株雨餘新沐更新梳柔條如線長

而細不貫双魚只貫珠

   過平公橋

髙岸行成路清渠淡不波荇花深似菊芡葉皺於

荷聞道新橋好還成帶雨過如何平氏店宿處不

逢他店極新㓗

   水漚

淡日䡖雲雨㸃踈大漚隨雨起清渠跳來走去瓊

槃裏創見龍宫徑寸珠

至寳何縁識得全𮪜珠浮没只俄然金仙額上莊

嚴底只許凡人見半邊

   攸山望石臼湖

雨中深閉轎牎紗驚見孤光射眼花一顧平湖山

盡處碧銅鏡外走青虵

   野店二絶句

不勞官吏出將迎山店如何逺有聲人報官來爭

出看牛逢轎過忽然驚

山店茅柴強一杯梨酸藕苦眼慵開深紅杬子䡖

紅鮓難得江西郷味來江西以木葉汁潰鴨子皆深紅曰元子

   菱沼

柄似蟾蜍股樣肥葉如蝴蝶翼相𦍑蟾蜍翹立蝶

飛起便是菱花着子時

   山村

一搭山村一搭竒亦堪風物索新詩稲花雪白糁

栁絮柘子猩紅團茘枝行者自愁居者樂晴時即

𤍠雨時泥問知桐汭多程在未說宣城與貴池

歇處何妨更歇些宿頭未到日頭斜風烟緑水青

山國籬落紫茄黄豆家雨足一年生事了我行三

日去程賒老夫不是如今錯初識陶泓計巳𦍑

   發銀𣗳林

莫過溪橋銀𣗳林溪深未抵路泥深清風一陣掠

人面晴色半開𨵿客心逺嶺惹雲秋裏雪淡天刷

墨暁來隂㡬多好句爭枝我栁奪花偷底處㝷

   入建平界

漂水南頭接建平了頭児子便勤耕踈麻大豆巳

前軰蕎麥晩菘初後生席卷千山為一囿天憐春

種賜秋成不如老圃今真个樊子何曽透聖扄

一歳昇平在一収今年田父又無愁接天稲穗黄

嬌日照水蓼花紅滳秋風有炎涼纔頃刻雨無朝

暮政滂流浪言出却金陵界入却廬陵界始休

   早炊童家店

長亭深處小亭竒雜蘤麄蕤亦有姿羊角豆纒松

葉架雞冠花隔竹槍籬不辞雨卧風餐裏可惜橙

黄橘緑時行到前頭楊栁逕平分紅白兩蓮池

   過謝家灣

行盡牛蹊兎逕中忽逢平野四連空意随白鷺一

双去眼過青山千万重近嶺巳看看逺嶺連峯不

愛愛孤峯一丘一岳知何意踈盡官人着牧童

   轎中看山

買山安得銭有銭價不賤住山如冠玉人見我不

見世言游山好一峯足双繭峰外復有峯歴盡獨

能徧不如近看山近看不如逺請山略退步容我

與對面我行山欣隨我住山樂伴有酒喚山飲有

蔌分山饌隔水絶髙寒縈雲偏舊絢雨滋青弥深

日炫紫還淺端居忽飛動遐逝即囬轉孤秀呈復

逃層尖隱還顯掇入轎中來置在儿上玩劣行三

兩驛巳閲百千變非我去旁搜皆渠來自献𭔃言

有山人勿賣亦勿典金多汝安用價重山亦怨估

若為我低傷廉又非願山巳在胸中豈復有餘羡

羡心固無餘更借山一看

   嘲蜻蜓

餌花春蝶即花仙飲露秋蟬怕露寒只道蜻蜓觧

餐水元來照水不曽餐

   發中橋

濕轎乗凉入斜燈借路明栁欹元不倒橋闊自多

驚宿霤停殘滴朝曦放快晴溪流太無頼不作一

聲聲

新雨豊今𡻕初晴屏積隂猛収千疋練㣲露一稜

金天熨粉青嫩山描愁黛深誰言殘剰暑卓午不

相㝷

   早炊髙店

過雨溪山十信明乍晴風日一畨清白鷗池沼菰

蒲影紅棗村虗雞犬聲SKchar食坐曹良媿死囊衣行

部亦勞生不堪有七今成九傖父年來老更傖

   午熱憇忠義渡

秋陽嗔我緊追程急泊臨流一短亭摘索風巾些

子倦蒼茫水枕霎時醒單牌双堠頭都白万岳千

岩眼強青不及溪邊老亭父一生卧護竹牎𣠄

   宿雞林坊

路𮗜徃而復意迷東與西元來八九渡只是一條

溪亭午雖㣲暑兹辰較少泥諸峯雲上出不但與

雲齊

草有清無俗田生不用耘菰花琱品字荇葉缺銭

文出水浮難没揺風淨更芬物情豈難狀作麽未

前聞

   初九夜月

珍重姮娥住廣寒不餐火食不餐烟秋空拾得一

團餅隨手如何失半邊

也知月姊是天妹天上人間絶世無霧刷雲撩何

不可却須挿一水精梳

   村店竹床

村店事事無秋熱夜夜至一𩀱好竹床無人將去

   問月二首

月色幸自好元無半㸃雲移床來一看雲月兩昏

月入雲中去呼他不出來明宵教老子何面更相

   將睡

老夫豈不眠只是眠未得若到睡思來華胥是誰

一更打二㸃夜夜此時睡今夜當此時不睡縁底

𬒳詩為祟更𣸸茶作魔端能去二者一武到無

睡去非不願熱來無奈何蒙渠致西爽為汝守南

   暁行望雲山

霽天欲暁未明間滿目竒峯総可𮗚却有一峯忽

然長方知不動是真山

   㱕雲

可殺皈雲也愛山夜來都宿好山間偶看一絮

翩然起引得崩騰相趂還

三足鴉児出海東飛光一朶染天紅只銷半㸃

雲動立地𪷟𪷟暗太空

㘴看山頭託宿雲一雲纔動萬雲奔霍然散作千

村霧逺處昏來近處昏

   日出

散雲作霧恰昏昏収霧依前復作雲一面紅金大

圎鏡盡銷雲霧照乾坤

   道旁店

路旁野店兩三家清暁無湯况有茶道是渠儂不

好事青瓷瓶挿紫薇

   蛛網

深山無水又無人晒網攤𦌘奪日明却是蜘蛛遭

積雨經綸家計趂新晴

   加餐

脫髪星星徧加餐日日新二升卧龍玉一斗謪仙

春雲子恐稱屈麴生能𥬇人吾方有公事公等不

須嗔

   道傍竹

竹竿穿竹籬却與籬為柱大小且相依榮枯何足

   暁行山烟

暁烟横抹碧山隅只在松梢疋練如作意行前尋

一看逺濃近淡忽都無

   雨漱紫泥

道旁雨漱紫浮泥髙底成山下底溪谷轉峯回雲

出岫沙翻石走草縁堤波生蟋蜶漂新宅水落蚍

蜉識旧蹊大地山河亦如此看來只是許髙低

   炬火發誓節渡勇家店

飄燼飛空落曉星隨風入草化秋螢莎蟲誤認天

明了却變寒聲作暖聲

昨午秋陽尚袵哉今晨莫待日光催麻蒸一照三

十里底用金蓮花炬來

   暁過花橋入宣州界

路入宣城山便竒蒼蚪活走緑鸞飛詩人眼毒巳

先見却旋褰雲作翠幃

敬亭宛水故依然疊障双溪阿那邊謝守不生梅

老死倩誰海内裳風烟

近山淺緑逺深青兩樣風姿一樣清似怨朝陽卷

雲霧𬒳儂看着太分明

不是青山是𦘕圖南山瘦削北敷SKchar兩山名姓君

知麽一字玄暉一聖俞南山名文脊北山名敬亭

   野店多賣花木𤓰

天下宣城花木𤓰日華露液繡成花何須堠子強

呈界自有瓊琚先報衙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卷三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