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九 誠齋集 卷第八十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八十一

誠齋集巻第八十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序

   盧溪先生文集序


紹興八年故資政殿學士胡公以言事忤時相黜


又四年謫嶺表盧溪先生以詩送其行有癡児不


了公家事之句小人上飛語告之時相怒除名流


夜郎時先生年七十矣於是先生詩名一日滿四


海里之士愛先生者謂詩之禍從古昭昭也先生


不戒又欣然犯之適以濟權臣之威成小人之名

此先生之禍也亦先生之過也或曰先生何過哉

先生言直而詩工耳言不直詩不工世無傳也世

有傳矣不見媢於明必見媢於幽故庭草随意之

詩空梁燕泥之詩飛燕昭陽之詩不才多病之詩

言非直也詩工而巳耳詩工而非直猶且小者逐

大者死況先生之詩工而言直耶先生何過哉濟

權臣之威亦稔其𢙣先生成小人之名未若小人

成先生之名先生何過哉未幾時相殂先生得㱕

又未幾 上踐祚初召除國子監簿再召除直敷

文閣年餘九十耳目聦明賦詩作文不見老人摧

頹之氣朝廷想聞其風采天下誦傳其詩禍先生

者何知其非福先生乎嗟乎天人之理其紊也或

勝之其定也或正之不觀其定而觀其紊則古之

聖賢厄於小人者皆過也獨先生之過也乎先生

王氏諱庭珪字民瞻登政和八年第調茶陵丞以

上官不合棄官去隠居盧溪者五十年自號盧溪

真逸少嘗見曹子方得詩法蓋其詩自少陵出其

文自昌黎出大要主於雄剛渾大云清江劉清之

子澄評先生之文謂廬陵自六一之後惟先生可

継聞者韙焉先生之孫澹及曾孫徵及其門人劉

江詮次先生之詩文凢若干巻將刻棗以傳而太

守朱公子淵復刻其詩於郡齋澹屬某序之某嘗

侍先生之杖屨聞先生之誨言者欲辭敢哉淳煕

戊申九月晦日門人朝奉大夫新知筠州軍州事

楊万里序

   西溪先生和陶詩序

余山墅逺城邑復不近虚市兼旬不識肉味日汲

山泉煑湯餅儐以寒韲主以脫粟紛不及目囂不

及耳余心裕如也偶九日至呼児問有酒乎曰秫

不登無所於釀余仰屋喟曰安得白衣人乎已而

所親送至新醅余欣然又問有菊乎曰秋未涼菊

亦未花余又喟曰既得隴復望蜀可乎因悠然獨

酌取几上文書一編觀之乃余亡友西溪先生和

陶詩也讀至九日閑居淵明云塵爵耻虚罍寒花

徒自栄東坡和云鮮鮮霜菊𧰟溜溜糟床聲西溪

和云境靜人亦寂觴至壺自傾則又喟曰四者難

并之歎今古如一丘之貉也児跽而請曰東坡西

溪之和陶孰似余曰小児何用强知許事淵明之

詩春之蘭秋之菊松上之風澗下之水也東坡以

烹龍庖鳯之手而飲木蘭之墜露餐秋菊落英者

也西溪操破琴鼓断絃以冩松風澗水者也似與

不似余不得而知也汝盍於淵明乎問焉西溪之

子偉及其猶子湘送此集謁予序之因書此語于

篇首云西溪劉氏諱承弼字彦純嘗再與計偕報

聞則㱕隠于安福之西溪今諫大夫謝公諤嘗倡

郡士百千人列其孝行節義于朝有 詔旌表其

門閭淳熙戊申九月晦日友人朝奉大夫新知筠

州軍州事楊万里序

   彭文蔚補注韓文序

永明尉彭君文蔚與予同郡且同鄉舉自紹興癸

酉一别至淳熙戊申七月二十五日忽觸熱騎一

馬來訪予於南溪之上道舊故相労苦外文蔚喟

然曰四民精其業者三而已惟士獨否道徳之粹

精義理之淵永姑未用擊考也句讀之不分訓故

之不徹者麻竹如也因出其補注韓文八帙以示

予上自先秦之古書下逮漢晉之文史近至故老

之口傳旁羅逺摭幽討明擇殆數萬言於是韓子

之詩文雅語奇字發擿呈露無餘秘矣如援順宗

實録而知上李實書之有㫖㨿唐史本傳而知送

鄭權序之有負至於城南聨句採月㘭泓等語怪

奇不可理曉者援證益白他難以悉數是有補於

後學為不少也昔程子以姜里操為韓子得文王

之心以軻死不得其傳為韓子見之識之之大此

固讀韓文之大觀逺覽也而文蔚之注亦獨可廢

乎學者以文蔚之注求程子之意而讀韓子之文

韓子猶曰小得意則人小笑之大得意則人大笑

之是後世終無韓子乎後世有韓子韓子之幸也

後世無韓子韓子幸乎哉文蔚屬予序之因書其

説文蔚尚有春秋指掌集義二書子恨未見也當

再拜以請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約齋南湖集序

初予因里中浮屠徳璘談循王之曽孫約齋子有

能詩聲余固心慕之然猶以為貴公子未敢即也

既而訪陸務觀於西湖之上適約齋子在焉則深

目顰蹙寒肩臞膝坐於一草堂之下而其意若在

岩岳雲月之外者蓋非貴公子也始恨識之之晩

既而又從尤延之京仲逺過其所居曰桂隠者於

是盡出其平生之詩蓋詩之臞又甚於其貌之臞

也大抵祖黄陳自徐蘓而下不論也延之仲逺退

而深嘉之余笑而不言二君曰子奚笑約齋子余

曰彼其先王翼真主以再造王家大忠髙勲塞兩

儀而貫三光為之子若孫者謂宜掉馬箠鳴孤剣

畧中原以還 天子若夫面有敲推之容而吻作

秋蟲之聲與隂何郊島先登優入於飢凍窮愁之

域此我軰寒士事也顧汲汲於此而於彼乎悠悠

爾此余之所以笑約齋子也二君曰子之笑約齋

子祗所以嘉約齋子歟余出守髙安約齋子寄其

詩千餘篇曰南湖集且諗余序之乃書其説于篇

首云約齋子張氏名鎡字功父淳熙己酉四月庚

辰誠齋野客廬陵楊万里序

   易外傳序

易者何也易之爲言變也易者聖人通變之書也

何謂變蓋隂陽太極之變也五行陰陽之變也人


與萬物五行之變也萬事人與萬物之變也古初


以迄于今萬事之變未已也其作也一得一失而


其究也一治一亂聖人憂焉幽觀其變湛思其通


而逆紬其圖易之所以作也易之爲言變也故易


者聖人通變之書也其窮理盡性其正心脩身其


齊家治國其處顯其傃窮其居常其遭變其參天


地合鬼神萬事之變方來而變通之道先立變在

彼變變在此得其道者蚩可哲慝可淑𤯝可福危

可安亂可治致身聖賢而躋世泰和猶反手也斯

道何道也中正而已矣唯中為能中天下之不中

唯正為能正天下之不正中正立而萬變通此二

帝三王之聖治孔子顔孟之聖學也後世或以事

物之變為不足以攖吾心舉而捐之於空虗者是

亂天下者也不然以為不足以遁吾術挈而持之

以權譎者是愈乱天下者也然則學者將欲通變

於何求通曰道於何求道曰中於何求中曰正於

何求正曰易於何求易曰心愚老矣嘗試與二三

子講之二三子以為愚之言乎非也愚聞諸先儒

先儒聞諸三聖三聖聞諸天淳熙戊申八月二日

廬陵楊万里謹序

   誠齋江湖集序

予少作有詩千餘篇至紹興壬午七月皆焚之大

槩江西軆也今所存曰江湖集者蓋學後山及半

山及唐人者也予嘗舉似舊詩數聨於友人尤延

之如露窠蛛䘏緯風語燕懷春如立岸風大壯還

舟燈小明如踈星煜煜沙貫日緑雲擾擾水舞苔

如坐忘日月三杯酒卧䕶江湖一釣舩延之慨然

曰焚之可惜子亦無甚悔也然焚之者無甚悔存

之者亦未至於無悔延之曰詩何必一軆哉此集

存之亦奚悔焉舊所存者五百八十首大児長孺

再得一百五十八首於是併録而序之云同郡之

士永新張徳噐婁求之不置因以寄之淳熙戊申

月晦日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誠齋荆溪集序

予之詩始學江西諸君子既又學後山五字律既

又學半山老人七字絶句晩乃學絶句於唐人學

之愈力作之愈寡嘗與林謙之屢歎之謙之云擇

之之精得之之艱又欲作之之不寡乎予喟曰詩

人蓋異病而同源也獨予乎哉故自淳熙丁酉


春上暨壬午止有詩五百八十二首其寡蓋如此

其夏之官荆溪既抵官下閱訟牒理邦賦惟朱墨

之為親詩意時往日來於予懷欲作未暇也戊戌


三朝時節賜告少公事是日即作詩忽若有寤於

是辞謝唐人及王陳江西諸君子皆不敢學而後

欣如也試令児軰操筆予口占數首則瀏瀏焉無

復前日之軋軋矣自此每過午吏散庭空即攜一

便面步後園登古城採擷杞菊攀翻花竹萬象畢

來献予詩材蓋麾之不去前者未讎而後者已迫

渙然未覺作詩之難也蓋詩人之病去軆將有日

矣方是時不惟未覺作詩之難亦未覺作州之難

也明年二月晦代者至予合符而去試彚其藳凢

十有四月而得詩四百九十二首予亦未敢出以

示人也今年備官公府掾故人鍾君將之自淮水

移書於予曰荆溪比易守前日作州之無難者今

難十倍不啻子荆溪之詩未可以出歟予一笑抄

以寄之云淳熙丁未四月三日廬陵楊万里廷秀

   誠齋西㱕詩集序

予假守毘陵更未盡三月移官廣東常平使者既

上二千石印綬西㱕過姑蘓謁石湖先生范公公

首索予詩予謝曰詩在山林而人在城市是二者

常巧於相違而喜於不相值某雖有所謂荆溪集

者竊自薄陋不敢為公出也既還舍計在道及待

次凢一年得詩堇二百首題曰西㱕集録以寄公

今復寄劉伯順與鍾仲山淳熙丁未六月十五日

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誠齋南海詩集序

予生好為詩初好之既而厭之至紹興壬午予詩

始變予乃喜既而又厭之至乾道庚寅予詩又變

淳熙丁酉予詩又變是時假守毘陵後三年予

落南初為常平使者復持憲節自庚子至壬寅有

詩四百首如竹枝歌等篇每舉似友人尤延之延

之必擊節以為有劉夢得之味予未敢信也潮陽

劉渙伯順為清逺宰時嘗為予求所謂南海集四

百首者至再見於中都伯順復請不懈乃克與之

嗟乎予老矣未知継今詩猶能變否延之嘗云予

詩每變每進能變矣未知猶進否他日觀此集其

羨也乎其亦厭也乎予詩自壬午至今凢二千一

百餘首曰江湖集曰荆溪集曰西㱕集曰南海集


曰朝天集餘四集伯順尚欲之他日當續寄也丙


午六月十八日誠齋野客楊万里廷秀序


   誠齋朝天詩集序


予游居寢食非詩無所與㱕淳熙壬寅七月既嬰


戚還家詩始廢至甲辰十月一日禫之徒月也大


児長孺請曰大人久不作詩今可作矣乎予蹙然


曰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詩詩必頹善如


爾之請也是日始擬作進士題後二十七日拜除

召之命後十日就道入京道塗堇堇得二十餘詩

然自覺其扞格不如意蓋哀未忘故也既至中都

就列庀職明年二月被 旨為銓試考官與友人

謝昌國倡和忽混混乎其來也至丁未六月十三

日得故人劉伯順書送所刻南海集來且索近詩

於是彚而次之得詩四百首名曰朝天集寄之云

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八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