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二 誠齋集 卷第六十三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六十四

誠齋集卷第六十三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書

   上張子韶書

某嘗言之士窮於窮亦通於窮達於達亦病於達

且夫爵三公禄萬鍾達矣謂道必待達而後達則

公孫之相徒足爲其曲學阿世之資飯糗茹草曲

肱飲水窮矣謂道必以窮而遂窮則顔氏之巷乃

適借之以心齋坐忘之地嗟夫吾然後知富貴者

中人之膏盲而貧賤者君子之穀粟歟昔者孔孟

嘗稱如有用我而舍我其誰矣豈嘗矯情而不願

於達哉蓋其用也意乃在於為東周其不舍也意

乃在於平治天下爾此孔孟之不忍獨樂其樂而

欲以天下樂其樂也若其所以真樂者豈用不用

舍不舍之謂耶自常人觀之忠恕之味固不足以

療不糝之飢仁義之恱心亦豈足以蘇轍環之疲

也哉然非不糝非轍環非伐木非削迹非自衛反

魯非退之齊梁則吾之真樂猶為未達其極不然

重圍之中胡為援琴而歌其出晝也初無不恱之色

此其心果何所屬而其樂果將安寄耶故曰吾得

之於桒落之下又曰我豈若處畎畒之中此聖賢

之意也厥今天下之士何病哉志欲澤物而忘其

我道欲被乎天下而曾不用其一身皆曰達則行

之而惜乎吾之窮也幸而達矣叩之則空空無有

矣蓋前日之惜窮所以爲今日之無有也歟某也

生乎今之世而慕乎古之樂獨嘗歎中庸一貫之

妙致知格物之學此聖賢授受之秘而六經流出

之源子思不識堯舜而以是識堯舜孟子不見孔

子而以是見孔子聖賢之所以内而正心誠意外

而開物成務不待富貴而欣不因貧賤而悲者也

蓋有志焉而其學莫之傳其盟莫之主也竊聞淛

江之西有君子焉異時䇿多士之先居朝廷之上

人皆賀其達而曾不以爲達一旦寘之於蠻徼投

之以寵辱人皆惜其窮居約置散者且將二十年

不遇於人可也抑不遇於天乎殆不然也聖賢君

子之所以爲聖賢君子者惟安於天故極於天極

於天故遇於天何謂安曰數何謂極曰理數非天

之私也天且不能違也吾烏乎而不安若夫理者

天之至也而非天之獨也吾同乎天也盡吾之理

以極天之理亦奚而不能孟子之不遇者天也數

也夫子之見知於天者天也理也以孔孟而終身

匹夫也果遇也歟哉匹夫而安焉安而極焉以匹

夫而為聖賢君子焉彼之困此之亨果不遇也歟

哉安斯極極斯遇矣先生早年而起逺方宰天下

定王室開中興功亦不細矣何其遇也功髙而忌

至道大而嫉生訾先生者無罪擠先生者無禁又

何其不遇也人乎天乎天乎數乎然其未遇而有

遇既遇而復不遇先生初不之知而惟斯道之知

斯道何道也誠也中也公也天之理也孔孟之道

也先生潛而得之也發而為忠孝溢而為功名先

生且不自知也而何遇不遇之知安於數而極於

理人通而天通先生於此不既遇矣乎噫先生之

通於天先生之遇也非天下之遇也雷風之啟金

縢其天下之遇乎夫金縢之啟閉何闗乎先生之

痛痒而闗乎天下之憂樂民之欲天之從昔既然

矣古厚而今於薄天其然哉某也與天下同仰先

生之道而未得與天下同膽先生之容作吏此來

而及門者四三焉入其庭而起敬焉想其風而起

愛焉雖未得見如見之矣如見且然况親見乎天

其或者使小子得與於斯道則必有得見之日使

天下得福於斯道則亦必有啟金縢之日雖然豈

先生意哉小子意也天下意也天意也先生試静

聴而深察之不宣

   見陳應求樞宻書

士之見王公貴人而曰我無求者信乎無求則不

見矣雖然有求則當無所不見而士或有所見有

所不見何也孟子之見梁見齊不知者真以為有

求也及觀其答不見諸侯之問則其不見者亦不

加少矣孟子而果有求也其又奚澤某也以小吏

而登樞宻之門其誰曰求哉夫所急乎求者以利

言也如以利則今日之王公貴人其能利人者何

數也而某也無足迹於彼之家而獨求於此之門

某之求之也不可謂不小異矣故其也私𥨸自信

以為有所不見而後可以有所見自樞宻之弓也

天下皆曰此吾陳公也其不以爵位而來及其至

也國人皆曰吾能識之此吾小都督也樞宻其必

有以得此也此某之所以見也且夫負天下之望

而當天下之愛者紫巖一老之而已耳今天下之

人不見紫巖而其愛樞宻也與紫巖不異樞宻其

必有以得此也此某之所以見也某也紫巖門下

之士也思紫巖而不見見紫巖之與則如見紫岩

焉而况天下之愛之如此也哉此某之所以見也

然某至都下旬日矣彷徨躑躅而未敢前以詳觀

樞宻之施則又有以信天下之愛者古之人蓋有

當天下之愛而虗其愛者矣是故不難於得天下

之愛而難於信其愛信之為難者何也後不渝於

其前而實無所不逮於其名也樞宻之相其君亦

近爾而能不動聲色不驚觀聴不觸威怒不泄機

括不崇朝而清群小何其神哉古之君子之於小

人也蓋皆有意焉未除其人先危其身未就其功

先迎其凶若此者紛如也蕭太傅劉更生之徒今

猶不㤀其憫而樞宻之舉竒偉如此何其神哉此

真有以信天下之愛也此某之所以見也雖然君

子於此賀與憂相兼唐憲宗蓋嘗出吐突承璀矣

然欲相李絳則出承璀欲召承璀則罷絳則是出

之者召之所倚也相之者罷之所伏也蓋憲宗之

任絳也得非有所未堅其出承璀也亦必有所未

厭使諸君子有以消其君未堅之心而生其既厭

之心則元和季年之衰又何自而來今日之事樞

宻亦嘗憂之乎憂之矣亦嘗有以處之乎某也著

書三十篇極言當世之病而無所恱於時之耳目

欲有献於  上貧未能也友人廣漢子張子曰

陳公不可不投以副某是以來如樞宻之門雖不

見其欠一士亦豈不能収一士樞宻之用某與否

則非某也樞宻也命也天也不宣

   與陳應求左相書

某悚恐頓首𠕂拜伏以仲冬之月㳟惟僕射樞使

平章相公首運化鈞一陶品彚大忠天助鈞𠉀動

止萬福相門玉婘受祉増増其侍老母待戌期帶

經擊壤得以自樂而忘其貧且賤者有吾相以置

天下於樂國之賜也山間幽獨晚聞郵音得城中

親舊書乃知相公膺受典册濟登左席㳟惟驩慶

某自怜踈逺無跡於百寮班賀之列惟有牋啟之

一敬而今以為禮則巳後矣然猶哦數語者不敢

廢禮故也仰乞省覽某頃侍坐於東閣親聞金玉

之音謂 聖上之英明漢宣帝唐太宗不足道也

是時相公雖在兩地然尚居第五天下之事有欲

為而不得為者不在其位固不論也蓋有在其位

而不得為者矣言而莫或忌之動而莫或制之鮮

乎哉相公之在頃者是矣天下皆曰陳公惟無相

相之則國無餘事民無遺恨矣今日之事相公猶


可諉曰吾欲為而不可耶有君如聖上有相如我

公如虞公而曰天下難治者否也雖然取守異執


則作息異機曰天下易治者亦否也髙帝之威施

之秦項則伸施之冐頓則屈以取為守也光武之


勇遇尋邑則彰遇匈奴則晦不以作為息也是二


君者其利病何如哉然猶未難也惟守而取者為

至難蓋以吾之無取彼之有者取也以吾之有守


吾之有者守也以吾之有取彼之有者守而取也

天下莫易於以無而取有莫難於以有而取有何

則以無取有者無所顧以有取有者有所惜也以

有所惜之資而欲爲無所顧之舉此諸葛恪之所

以弊孫氏而王元謨之所以排佛理也是故守而

取者非遇天下之大機其法不可動今日之事願

相公爲其所可爲而不爲其所不可爲則天下幸

甚未再見所禱愛此不訾之身以畢天下之能事

不勝大願

   與左相陳應求書

某悚恐頓首再拜僕射樞使平章相公即辰閏夏

勤雨恭惟緫領衆職尹正天下天助上公鈞𠉀動

止萬福相門蘭玉之眷疇社某受職為邑之初偶

未抵罪以辰知巳蓋素教者入之堅也每念山林

枯槁之身登門在人後而受知在人先至於手携

其三十篇之書薦之於今右相虞公欲相與言之

上而立之朝此意之淺深厚薄何如也事之濟否

尚足校哉故其心之於門下雖未拜賜過於拜賜

矣然違離三年而每嵗無一書以修敬者逺與貧

實為之也抑相公之所以知某與某之所以事相公

者在兹乎不在兹乎以是不自疑亦不自畏非不

疑不畏也其所以當疑且當畏者有大於此也倐

而合忽而離四而喜三而怒是之可畏爾使其有

此人雖不疑豈不自疑吾雖不畏人豈不畏今之

事人者吾見其初而巳矣如某區區之守正不願

得相公之恱於今日者也相公之於此心察否也

雖然見不數者愛不篤隔不乆者忘不亟某之去

門下無見之數而有隔之乆其何能使相公有其

愛而無其忘哉雖其心不自畏亦不得不疑矣近

此得簽判鄭君僑書云昔韓退之欝不得逞蓋時

相不相知耳今左右揆之知足下以國士亦足以

撥置其窮愁此皆鄭君語也以其客之語可以知

其主人之意也用此又不復自疑某塞貟於兹者

暮月矣半生病於為邑既已為之亦無甚病焉借

曰不孰於刀筆猶將不悖於仁義借曰無以利其

民猶將不蠹於其民蓋今之為邑者能吏不病之

書生病之然不病者必有受其病者矣病之者必

有受其不病者矣可與智者道也且用有小大道

無小大士大夫之言曰小官不足以行吾道也其

始亦惑之今則釋矣井不食則泥才不試則腐某

昔者之空言烏知其非五十九之非歟哉故其身

雖棄於荒山野水之外而其心不自知其折腰之

為卑且辱也東閤之中名士如林皆羞蓬萊而薄

閬風者使聞此語豈不大笑之然蜩與鷽鳩之視

鯤鵬亦各笑其笑也仰惟相公之達觀必有以超

牟子莊子者其於門下之士大論小言固將一視

也知已之前狂率如此死罪死罪未見所願二相

同心不疑不忌不躁不折以濟登宋氏之中興不

   見虞彬甫樞宻書

某聞之天下之情必有憂有憂必有所在不在民

則在君不在君則在相天下有事無一人出而任

之者當是之時其憂在君與民雖然天下之所甚

憂而君子以為不足憂何者無一人任此事安知

果無一人任此事者至於有一人焉出而任之任

之而不堪不堪而不能憂此真可憂者也蓋吾既

相吾君而任此事則吾君不復憂矣天下之民舉

其憂以㱕之君君舉其憂以諉之相至於相則復

誰諉者故夫天下之憂至於相之身而止矣不去

矣憂不去於吾身而吾乃趯然欲自寕於憂之外

嗟夫殆哉昔者白公之役楚子髙之入也楚之人

或曰恐傷君若之何不冑或曰國人望君如望嵗

若之何胄欲子髙之冑者愛之者也欲子髙之不

冑者亦愛之者也子髙何修而得此於民哉蓋子

髙者楚之命也無子髙是無楚也憂其不冑而至

於傷雖然斯言也既見子髙者之言也見子髙者

一人而未見子髙者千萬人千萬人未見則有千

萬人之憂國人欲解此憂而皇皇焉不知所付子

髙而胄也國人何從而識也國人無從而識則憂

無從而解子髙何修而得此於民哉無乃任之而

能堪故歟無乃堪之而能憂故歟任之而能堪堪

之而能憂楚無事矣今之天下其可為耶其不可

為耶聞之曰孟賁之手無重負倉公之鄉無沉痼

何則天下之事自有能之者也獨患能者不得為

為者不能爾異時虜酋乗我積安不戰之後卒然

而臨長江天下之憂何如也樞宻與紫巖張公今

副陳公起而麾之天下之不憂何如也然則任之

而能堪堪之而能憂不在樞宻而誰耶自樞宻之

㱕蜀也國之人西其首者幾何時矣至於屢召而

未至也不特天下之憂吾君亦憂之矣三數日以

來竊怪國之人何其喜也問之則曰吾相虞公既

至云耳非喜也喜其憂之解也非喜其憂之解也

喜樞宻之來果足以付此憂也某也逺方書生未

嘗有足迹於王公貴人之門非敢倨也重於從也

有從則無改矣可不重乎自至都下獨一見副樞

陳公天幸又逢樞宻之至私竊自喜將得其從也

且陳公曰吾將言子於虞公某之所以來也某有

書三十篇極陳天下之事而不知時之所諱欲有

献於 上而未能某貧故也敬納其副於東閤當

今之世不惟士求宰相宰相實求士古者不相求

而相值者有矣兩相求而不相值者有矣某之此

來也樞宻不謂之去不敢去不謂之留不敢留將

將樞宻之所以命不宣

   與虞彬甫右相書

某恐悚頓首再拜伏以仲冬之月恭惟僕射樞使

平章相公進顓國秉天人大和神之相之鈞侯動

止萬福相門玉婘茀禄滋至某侍親讀書待次於寂

寞之濵仰依廣厦之萬間豈不知幸頃者側聞遄

㱕廟堂蓋嘗奏記黄閤計已徹聞矣今兹敬審播

告大庭延登右輔恭惟驩慶某謹綴牋啟一通申

賀仰乞賓覽某門下之士也相公髙大深愽者某

不得而窺測也竊觀忠義忧慨之氣恢廓兼容之

度說者謂有冦平叔范希文張紫巖之風然人同

而㓛異者兹不在於天乎哉今日之事相公以為

天乎人乎當其無人㱕譏於人及其有人未必有

功又將何譏焉有得乎人無得乎天君子謂之躁

古之人有為之者孔明是也有得乎人有得乎天

君子謂之遇古之人有為之者謝安劉裕是也天

不違乎人人實違乎天君子以為媮古之有為之

者亦謝安劉裕是也漢氏之人晉氏之天二相求

而不相值相避而不相待是可歎也今以聖天子

英明願治之資得相公與陳公而為之佐某之所

謂得乎人者未有盛於今日者也夫復何歎焉雖

然先乎天則為漢後乎天則為晋為漢者無㓛為

晋者無業人與天並㓛與業偕是以難也敢以告

門下未占參拜東望戀戀所祈愛身以及其君愛

君以及其社稷不勝心禱

   與虞彬甫右相書

某悚恐頓首再拜僕射樞使平章相公鈞㘴即辰

詔閏當暑㳟惟首出百辟獨運一化相維天只鈞

候動止萬福相門襲吉某捐 --捐棄之迹侍親携孥巳

抵官下者㫷月矣偶未逐去繄仲尼之覆燾是頼

重念某地寒而能薄意廣而事左其身之所操者

皆非時之所售而時之所售者又非身之所操半

生挈挈無所於逢雖逢亦何所就自分老死於茂

林修竹之間山鹿野麋之羣而頃者一見之初便

辱待以國士别去三年疇昔之遇謂相公忘之矣

而近此里中羅主管某之㱕又辱寄金玉之音然

則區區之姓名公猶未忘也幸甚過望某之至奉

新其始不民事之憂而催科之憂非不民事之憂

也民事不外乎理曉也非催科之憂也民財不可

以仁免也既不可以仁而免又不可以威而取於

是立之期而示之信罷逮捕息笞箠去囚繫寛為

之約而薄為之収行之一月民無違者某嘗見今

之言辨事者以為恩信不如才力書生不如健吏

非以身試之烏敢以意疑之哉世之師申商者為

是言固也師孔孟而不為是言者希矣所謂陽尊

懐王為義帝而實不用其命者歟非相公不可以

言此言也其之言又有狂於此者相公能聴之否

某之里中有富人焉其田之以頃計者萬焉其貨

之以舟計者千焉其所以富者不以已為之而以

人為之也他日或說之曰子知所以居其富矣未

知所以運其富也子之田萬頃而田之入者嵗五

千子之貨千舟而舟之入者嵗五百則子之利不

全於主而分於客也富人者於是盡取其田與舟

而自耕且自商焉不三年而貧何昔之分而富今

之全而貧哉其入者昔廣而今隘其出者昔省而

今費也且天下之理豈有盡廢於人而並為於身

哉則亦以人易人以客易客而已矣近此復修發

運之廢官何以異此小言可以大喻相公母忽天

下之福也相公能不恕虜使之悖而不能不恕祝

懷之責此其所以賢於天下也某是以言之而不

懼未見君子惄如調飢敬賦是詩以聞焉不宣

   上虞彬甫丞相書

某雖愚不肖頗知擇其所從未嘗輕以一武詣人

未嘗妄以一身許人丁亥之春一見相公見其慨

然有英覇之略恢然能兼客天下之士於是自喜

以為得其所從矣既而相公當國盡起山林枯槁

之士置之朝列將以共成中興太平之功此千載

一時也而某實在焉每思所以報知巳非不感憤

激切欲効其萬分也而因仍至今竟未有一言上

補廟堂之未議方欲投劾而㱕甚不樂也今者竊

見張栻驟逐而韓玉堅留此朝廷黜陟之大失也

門下士可以一言乎說者謂栻之議論與丞相議

論間有異同某以為不然昔者晏子謂齊景公曰

梁丘據非和也同也和如和𡙡同如濟水子思謂

衛君曰自今以始君之行事將日非矣君出一言

郡臣賛以為善者如出一口然則古者廟堂之上

議論之間固貴於可否之相濟而不以異同為相

忤也孰謂相公之賢肯以小異為忤而以逐賢為

快哉其知相公之必不然也是必栻前此樞廷之

議有以召近習之怨日浸月潤以至於此爾雖然

相公於此亦不得以辞其責蓋其實出於近習而

其名㱕於相公也以為出於近習歟何前日之抗

章而諫行言聴也以為不出於相公之意歟何以

有議論異同之謗也大抵君子若不足樂也乆而

有味小人若可喜也終心受其禍今韓玉以可喜

而留張栻以不足樂而逐不特朝廷之憂也亦門

下之憂也昔王介甫之於吕惠卿初喜其順巳卒

逢其賣巳温公之於東坡初欲逐其役法之異議

卒能容其異議相公於此二者將奚擇焉狂言之

罪相公察之則以為忠相公不察則以為罪恕之

斥之俯伏俟命

   與虞宣撫書

其皇恐頓首再拜其官鈞座屬者茸纛啟行百官

班送於都門之外後者攙前旁者㨗出以見靣争

先為勤某也僅得一覩鈞顔而已方未至祖帳别

語離思勃勃乎排肺肝而上浮也既而一語不得

吐作𢙣之懐又甚於未至祖帳之先人事好乖莫

苦於離合尤莫苦於有語而不得吐不見朞月巳

不勝其思乆則當如之何即辰冬日晏温恭惟衮

繡勞勩山川悠逺天助大忠鈞𠉀動止萬福恩閎

相婘受祉方增某侍老母仕飬如初惟是空餐無

𥙷而免於大譴大何者皆恩紀所覆護也某重自

惟念山林枯槁之人何曽作朝蹟之夢身行天下

恤恤乎無所於㱕受知者我丞相先生張魏公陳

丞相而已知己之稀豈不信稀乎哉知之者三人

而用之者一人而已知己之稀不愈稀乎哉丞相

之髙深愽大者與造物同道與百聖同學其無得

而稱也不惟無得而稱也亦無得而探也至如憂

國如憂家好士如好色雖叔孫武叔復生不能以

其口而勝天下之口也天下之口可勝天下之心

不可欺天下之心可欺叔孫武叔之心不可欺也

是紛紛者其如予何且元顔之役微先生起而麾

之雖武叔軰亦有吾其左祍之歎矣古者思其人

則愛木愛其人則及烏今也稱其功而掩其人被

其仁而忘其自此殊不可解也至於一旦㱕志浩

然視去相位若脫屣若遺蛻是紛紛者又何以云

哉可付一笑也抑聞盛名難全雋功不數公瑾赤

壁之役不聞再赤壁也㓜度淝水之役不聞𠕂淝

水也不然由基之百發百中未免觀者有一發不

中之規矣先生之西也登之亞保授之節鉞或者

以為先生榮不知其棄相位且如脫屣遺蛻而獨

榮此哉出祁山封函谷或者又以為先生責不知

其古者英雄之與功名此二事也獨我責哉釋重

負者不可驟吾固知先生之非樂於不釋者也雖

然由基百發之論願先生毋忽君子之道非岀則

處非處則岀是二者道非徇君子而君子徇道裴

晋公緑野時豈自知其再相也哉而我先生何必

焉崔子淵之㱕因之問訊何如惟愛重不訾之身

以濟登百年之上壽

   見執政書

某聞之天下之情有所利有所難古之君子以其

所難者先身而後民以其所利者先民而後身天

下之所以治也後之天下所以不治者其君子反

此而巳矣清介㓗廉之行此豈非天下之所難而

貴冨饒樂之事此豈非天下之所利者耶君子於

所難者有諸身而後可以責諸民於所利者無諸

身而後可以譏諸民今也難者不能後民執法而

臨之曰天下無良民誰之過也古之君子不動而

民随不令而民應於影響不求不爭於民而民知

遜不求不貪於民而民知亷何為其然也某也嘗

竊有歎以爲天下之治至今日亦極矣不極不復

物之理也復之者不干其改于其人有一人焉獨

爲天下之所不爲而不爲天下之所爲則天下之

治如指其掌參政者豈非某之所謂其人者耶世

皆浮我獨靜世皆刻我獨仁世皆洿我獨㓗天下

亦曰我公古之君子也不爲天下所利之事不曰

不爲天下之所爲耶力爲天下所難之行不曰獨

爲天下之所不爲耶賈子曰使囬心而向道類非

俗吏之所能爲也惜乎賈子之不見参政也某也

得與参政同時而得見賈子之所不得見樂哉某

之見参政也今日之來旣以為賈子惜又以為某

賀又以為天下賀惟參政不虗其所以賀也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六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