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二 誠齋集 卷第四十三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四十四

誠齋集卷第四十三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賦

   浯溪賦

予自二妃祠之下故人亭之旁招招漁舟薄遊三

湘風與水其俱順未一瞬而百里欻兩峯之際天

儼離立而不𠋣其一怪怪竒竒蕭然若仙客之鑑

清漪也其一蹇蹇諤諤毅然若忠臣之蹈鼎鑊也

怪而問焉乃浯溪也蓋𢈪亭峙其南峿䑓巋其北

上則危石對立而欲落下則清潭無底而正黒飛

鳥過之不敢立迹予初勇於好竒乃疾趨而登之

挽寒藤而垂足照衰容而下窺忽焉心動毛髪森

竪乃蹟故步還至水滸剥苔讀碑慷慨弔古倦而

㘴於釣磯之上喟然歎曰惟彼中唐國已膏肓匹

馬北方僅𫉬不亡觀其一過不父日殺三庻其人

紀有不斁矣夫曲江為篋中之羽雄狐為明堂之

柱其邦經有不蠹矣夫水蝗稅民之畒融堅椎民

之髓其天人之心有不去矣夫雖微禄児唐獨不

霣厥緒哉觀馬嵬之威垂渙七萃之欲離殪尤物

說焉僅平達於巴西吁不危哉嗟乎齊則失矣

而楚亦未為得也霊武之履九五何其亟也宜忠

臣之痛心𭔃春秋之二三䇿也雖然天下之事不

易於處而木難於議也使夫謝奉𠕋於髙邑禀重

巽於西帝違人欲以圖㓛犯衆怒而永濟天下之

士果肯欣然為明皇而致死哉蓋天厭不可以復

祈人潰不可以復支何哥舒之百萬不如李郭千

百之師搉而論之事可知矣且士大夫之捐 --捐軀以

從吾君之子者亦𣣔附龍鳳而攀日月踐台斗而

盟帶礪也一復涖以耄荒則夫一呼萬𣄣者又安

知其不掉臂也耶古語有之投機之㑹間不容穟

當是之時退則七廟之忽諸進則百世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嗟

肅宗處此其實難為之九思而未得其計也已而

舟人告行秋日已晏太息登舟水駃於箭囬膽兩

峯江蒼茫而不見

   㱕歟賦

繄端月之渉七兮諏其日則曰人倦予游於道路

兮念求以憩予神豈不愛䆫月之姢好兮睡郷檄

予以卜鄰曽不及於觧衣兮遑暇脫予之巾怳栩

栩以一⿺辶商兮忽乎還家而及門忘予身之為羇兮

驟喜覿予之親烱鶴髪之予照兮一哂以勞予勤

環児女之挽袖兮犬雞亦為之載欣予親呼酒以

予酌兮奚未舉而旣失驚客舎之已晨𠔃牎不見

月而見日風挾寒以薄人兮巧尋罅以入室纔予

親之膝下兮夢𮗜而千其里湛清盧之易溢兮澘

予面其如洗推予枕其不能寐兮捐 --捐衾裯而又不

能起嗟予生之艱勤兮墨兵納我於學林慕黄口

而䡖予之明月兮以耒耜而易搢紳旣自山海之

棄而粥於市兮又何歎池活而籠馴羗初心之豈

其然兮亦曰負米而為貧家焉釡吾親兮公爾以

芹吾君惟是行之猖狂兮隨薦書以呌閽謁帝乆

而乃覲兮豈不就於一列其如釡甑之空兮履無

當而衣有結樂調飢而濟渴兮猶幸有曽氷之與

積雪仰王都之造天兮非都盧其奚躡反而顧予

之躄足兮𣣔自雜於汗血夢㱕而不㱕兮不念吾

親之指囓㱕歟㱕歟豈南溪之無泉兮南山之無

   中秋月賦

  乾道丙戌中秋因與友人王才臣野酌言及

  師友有懐紫岩先生慨然賦之

湛秋旻之不瑕兮泝佳月其耿然鶩玉車以𨾏輪

兮挂孤鏡之明蠲何秋半而明倍兮乃大異於他

之夕豈望舒之革面兮抑羿妃之増飾繄天地㓗

齊之氣兮肇允乎否而兊乎澈蓋風露無所容其

清兮播為秋而裒為月竟歳年以俟此月兮一之

遭而百違幽人得此豈不偉兮乃未懌而旣悲始

予行之詰曲兮志乎南而趾北不臨深乎孟之海

兮矧踐迹乎顔之域自徳人之振我兮初予導夫

康莊子竭蹷以無愛兮柰之何阻且長莝予馬以

疾其驅兮僕夫告予以餒而舉一世以好徑兮予

乃獨背而馳予蘭茹而菊餐兮豈求飽之故也臞

予躬以鷺立兮彼SKchar者哂予誤也予旣瞭而忽眩

兮欲陳詞於徳人痛斯人之九京兮㴞㴞者知其

津清莫清兮秋之節明莫明兮秋之月所羙之不

可𩀱止兮予豈不知其可恱裏乎慨而感表兮亦

不自知其奚為而𫟍結嗟人生之處此兮前萬斯

古而後億年競權利之屑窣兮奚甘帶之異旃逐

逐焉金椎之控頥兮纍纍焉蒼苔之蝕其骨何如

予與子之迨暇兮又邂逅此秋月悲秋豈其逹人

兮愛月乃我軰事及金樞之未央兮獨可有酒而

無醉

   秋雨賦

楊子心疲於詩而病臞目疲於書而病眚故其畏

熱如喘牛之見月其喜冷如渴井而得綆丁亥八

月秋暑特甚蓋歳行之十㫷未有今歳秋陽之強

梗楊子不堪其熱仰而歎曰江南何物以餉餽惟

春寒秋暑之二味古諺有謂也安得萬里之長風

吹層雲滿太空以蕩此秋陽之餘紅者耶疇昔之

夜祖肩露足呼竹君以為床命桃笙而同宿見一

熒之青燈猶憎其助秋暑而為酷夜半驚起飛雨

驟至劃悲風之怒號借一鼔之聲勢淅淅乎牖戸

之欲洒急雪也洶洶乎松竹之摧落枝葉也磔磔

乎茅屋之震響將壓也犬雞夜鳴児女咿嚶縮頸

入腹皆作寒聲楊子亦震掉瑟縮而不寕視絺絡

其若讎嘆衣褐之未營旣不能寐坐而太息曰凍

者願烈日之不夕暍者思秋氣之一滌不得則思

旣得則悲悲與思其循環老忽至而不知俛仰千

載孰能逃造物之此機蓋有能逃之者矣春不能

燠秋不能肅天地不能老今古不能局聞之前修

太上立徳次㓛次言所立惟擇三者必不得已而

去惟㓛則繋乎通塞至於徳也者照宇宙之珠玉

也言也者載仁義之舟轂也禀焉於穹富以其躬

莫歉其豊莫塞其通不曰國㓛而曰聖㓛楊子則

窮且老矣抑知其有未甞老未甞窮者耶彼造物

者自寒自暑自風自雨亦何闗於汝

   月暈賦

楊子與客暮立於南溪之上玩崩雲於秧疇聴古

樂於蛙水快哉所欣意若未巳偶俗士之足音予

與客而亟避退而坐於露草之徑衣上已見月矣

寒空瑩其若澄徍月澈其如氷一埃不騰一氛不

生楊子喜而告客曰吾聞東坡先生之夫人曰春

月之可人非如秋月之悽人也吾亦曰今之時則

夏矣月尚春也言未既微風颯然䡖隂拂然驚五

也之晃蕩恍白虹之貫天使人目亂而欲倒如𮗚

江波之漩而身亦與之囬旋楊子懼而呼客曰月

華方明奚驟眩焉紺旻方㓗奚忽變焉客曰⿺辶商

薄雲莫知所來非北非南不東不西起於極無之

中忽乎明月之依輪囷光怪相薄相盪而為此也

殆紫皇為之地而風伯為之媒歟楊子釋然曰所

謂月暈如蜺者不在斯乎不在斯乎方詳𮗚而無

厭乃霍然而無見蓋月以有雲而隱復以無雲而

顯也雲以一風而聚還以一風而散也楊子若有

感焉乃告客曰天下之物孰非月之暈耶暈之生

也其可洗耶暈之消也其可止耶而天下之士以

晋楚之冨爲無竭以趙孟之貴爲有祗其去則持

之而不忍其來則居之而不耻其癡𭶑何如也客

未對童子請曰人語旣寂子盍㷌息楊子與客一

笑而作曰今夕何夕見此竒特

   木犀花賦

秋氣己末秋日巳夕楊子觴客客醉𣣔出偶雲物

之淨盡吐霽月之半璧楊子鼻𮗚若有觸焉澹空

山之何有驚妙香之郁然急謂客曰是必有異吾

與子盍小𮗚之行而求之無物可即也舎而不求

又不能自息也天風驟來其香浩蕩楊子乃凝神

而從之忽欣然而獨徃蓋吾履未出於柴門之裡

吾身已超於廣寒之上矣水國湛湛不足以為其

空明而深靚也雪宫皚皚不足以為其髙寒而逈

映也玉堦之前有團其隂蔚乎璃瑠之葉摵乎瑟

琴之音天葩芬敷匪玉匪金細不逾粟香滿天地

蓋向者之所聞乃於兹其良是摩挲玉蟾蜍而問

焉亦不知其名而字之曰桂吾甚愛之欲求其裔

將川其枝以修月之玉斧瀹其根於銀河之秋水

移之以㱕蓺我庭砌羿妃頩然而不恱曰予將白

之於帝楊子聳然而悟月尚未午客亦未去顧而

見木犀之始花宛其若天上之所覩笑而問客曰

吾之兹遊夢耶醉耶惘然不知其處

   學林賦

吾友胡英彦取班孟堅序𫝊之卒章與黄豫章求

益牎下之意命其齋房曰學林誠齋野客楊万里

為賦之其辭曰

學林先生宇宙一室書𠕋永日江聲山影排戸而

願交詩臞書癡牢関而不出客有念其幽獨者闖

然詣之仰瞻其玄霧之巾則垢以銖兩計也俯視

其烏皮之几則埃以分寸量也客意若不釋然者

而問先生曰子奚若是哉癡臞之為𩀱埃垢之為

郷世與子忘乎子與世忘耶先生塊然若不聞者

徐顧客曰子可與談乎俄掀眉而𡚒袖粲玉歯之

有光源以開闢波以帝皇幽以天緯焯以人綱脞

以虞初之破碎粹以東家之文章初松風而澗水

忽玉磬而金簧客驚而自笑曰吾郷也病子吾今

也敬子子殆近於道者耶不然何癡於今而𭶑於

古歟何臞於貌而SKchar於文歟何埃其几而不埃其

心歟何垢其巾而不垢其徳歟子殆近於道者也

雖然子之幽且遐者吾不能以問子亦不能以告

吾也願聞其膚而已檀柘有郷不朋不植也玉石

有𤥨不友不益也今子也十趾之下無百里之歴

兩耳之竇無單辞之獲則子也旣絶學乎諒直矣

不㡬於不羽而翶書囿不脛而趍聖域哉此吾之

所以不惑而不得也先生曰非竹實林惟書爲林

今吾百聖之與居群書之與曹蓋終日揖遜其間

之不暇子猶病吾虗空之逃耶客聞而悟出而喜

謂其人曰吾有聞矣吾有聞矣其人曰子烏聞此

客曰吾聞之學林之叟學林之叟聞之小徳之父

小徳之父聞之叔皮之子

   交難賦

客有問焉於楊子曰䝉學射於羿羿為盡技技在

羿則羿安技在䝉則羿危孟子不罪䝉而罪羿子

無疑歟楊子曰子虗之子不可以問本系言有託

也周子之兄不可以談夢寐言罔覺也子以為孟

子之言無為而作也耶客曰擇而後友其友端矣

友而後擇其盟寒矣且䝉之為人也薄乎云爾羿

何與之盡驩射之𫝊與否不足道也羿獨不於交

而難之乎楊子曰客知其一未知其二也昔者孔

壬詐堯晝寢誑孔象以愛兄之道來雖舜亦為之

動蓋天之生物有萬其品彼淑慝之不齊造物不

能為之禁閟梟心於鸞喙予施㫖甘而報予以鴆

雖聖哲兮柰何羿何為兮巳甚其或免而或遭惟

繋幸與不幸且夫孟子之於樂克誅其舎館之未

定今使皐陶而為理與蘓公而同聴一則訴殺師

之𡨚一則責見師之敬羗皐蘓兮於斯將二罪兮

孰訂嗟乎人之生世孰無朋儔言合則金㫪而玉

應意適則雲凝而風休蓋亦天與之樂道與之謀

也若夫嚚之與居駔之與徒思一射之愈巳則反

目而相圖如羿者政可哀耳莊周曰求其至此而

不得者命也夫其羿之謂乎客笑日子言則美矣

吾則異於子矣継自今息交以絶遊雞肋不足以

煩一矢公等皆去吾亦從此逝矣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四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