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三 誠齋集 卷第四十四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四十五

誠齋集卷第四十四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賦

   糟⿱觧虫

  江西趙漕子直餉糟⿱觧虫風味勝絶作此賦以

  謝之

楊子疇昔之夜夢有異物入我茅屋其背規而黝

其臍小而白以為亀又無尾以爲蚌又有足八趾

而𨾏形端立而旁行唾𮦀下而成珠臂𩀱怒而成

兵寤而驚焉曰是何祥也召巫咸卦之遇坤之觧

曰黄中通理彼其韞者歟雷雨作解彼其名者歟

蓋海若之黔首馮夷之黄丁者歟今日之獲不羽

不䚬奏刀而玉明披腹而金生使營糟丘義不獨

醒是能納夫子於醉郷脫夫子於愁城夫子能親

釋其堂阜之縛爼豆於儀狄之朋乎言未旣有自

豫章來者部署其徒趍蹌而至矣謁入視之郭其

姓索其字也楊子迎勞之曰汝二淛之裔耶抑九

江之系耶松江震澤之珍異海門西湖之風味汝

故無恙耶小之爲彭越之族大之爲子牟之類尚

與汝相忘於江湖之上耶於是延以上客酌以大

白曰微吾天上之故人誰遣汝慰吾之孤寂客復

酌我我復酌客忽乎天髙地下之不知又焉知二

豪之在側

   壓波堂賦

陳晞顔作堂洮湖之上榜以壓波命其友誠齋野

客廬陵楊某賦之其辭曰

敦復先生宅于洮湖日與湖而居猶以湖爲踈乃

堂其涯去湖寸餘蓋城虎牢以逼鄭晋退三舎而

子玉不止者歟一夕波歇鏡底生月忽失洮湖之

所在伹見萬頃之平雪先生欣然曰吾又將載吾

堂於扁舟對越江妃之貝闕我芰我裳我葛我巾

筆床茶竈瓦盆藤尊左簡齋之詩右退之之文舟

人之櫂一縱而先生飄然若秋空之孤雲矣先生

方獨酌濁酒悲吟苦語攬鬚根之霜搜象外之句

管城子楮先生環而攻之麾之未去也有風颯如

有瀾燁如舟人曰浪將作矣夫子其㱕乎先生未

及荅而小波屋如大波山如亀魚陸梁蛟龍睢盱

馮夷撃鼓而㑹戰川后鞭車而疾驅眇一葦之浮

沒眩秋豪之有無舟人大恐相顧無色先生投袂

而起仰天而嘆曰吾與洮湖定交乆矣而未甞識

此竒觀也子産曰他日吾見蔑之面而已今見其

心請改事湖庻幾歳晚之断金

   放促織賦

楊子朝食旣徹步而圃嬉遥見一二穉子集乎逺

華之堂環焉其若圍俯焉其若窺躡焉其若追也

楊子趨而徃視之蓋促織之始生而尚微隨地而

未能飛者也嘉遯而不市故髙步而不卑辟穀而

不飪故癯貌而不肥旣蚱蜢其脩髯亦翡翠其薄

衣彼其臂短而脛甚長是故將進而赼趄翹立而

孤危也楊子𥬇謂穉子曰汝豈識之乎是固夫霜

凄露感而恤緯征人之裳者歟身勤心苦而提耳

女㓛之荒者歟晝聞宵㗲自基而狙堂者歟多言

強聒身隱而聲彰者歟若悲若怨若憤若嘆而吟

歗秋夕之清長者歟奚失據於幽茂而阽身於躪

藉若是其㓜且孱也廼命穉子藉以羽扇遷之叢

間見宻葉其躍如曝冬日其欣然穉子反命曰是

蟲也若子産之魚圉圉焉洋洋焉矣楊子使穉子

反視之至則行矣

   雪巢賦

天台林君景思之廬字以雪巢尤延之為作記廬

陵楊某復為賦之其辭曰

赤城兮霞外天台兮雲表有羙兮先生相宅兮木

杪厭人寰兮喧卑薄市門兮SKchar湫岳谷奥渫蝸廬

褊小陟彼懸崖天紳之涯竒峯日拂枯松霄排飛

上萬仭之顛旁無一寸之階我營我巢維條伊枚

命黄鵠而衘枝驅玄鶴而曵柴斧辛夷以為柱刈

山桂以為棟蘭橑椒其有芬荷蓋岌其不動將旁

招樵夫朋盍溪友以落之且有日其善頌矣夜半

風作頓撼林薄天駭地愕山跳海躍已而寂然四

無人聲黯天黒而月落忽八牎之夜明恍身墮於

氷谷羗刮骨其寒生窮猿曹噑飢烏獨鳴先生夙

興而視之伹見千里一縞群山失碧翔玉妃以萬

舞飄天葩之六出皓皓的的繽繽籍籍蓋朔雪十

丈乾没吾巢而無人跡矣先生舉酒酧曰巢成雪

至雪與巢㑹式瑶我室式珠我𪠘空無一埃㸃

勝旣継自今匪仙客其勿迎匪詩人其勿對廼擣

氷漿與雪汁飲兎鬚於墨澮大書其楣曰雪巢標

俗子出諸大門之外

   清虗子此君𨊱賦

吾友清虗子家有竹𨊱命曰此君誠齋楊某為賦

客有問於清虗子曰昔者子猷愛竹字之曰君謂

此君一日之不可無古之知竹者未有若子猷之

勤者歟清虗子曰子猷可謂愛竹矣知竹則未也

古之知竹者其惟吾夫子乎蓋甞聞之夫子⿺辶商

公孫青僕子在淇園有風動竹聞蕭瑟檀欒之聲

欣然忘味三月不肉顧謂青曰人不肉則瘠不竹

則俗汝知之乎其詩曰瞻彼淇奥緑竹如簀言念

君子温其如玉吾乃今知竹之所以清武公之所

以盛也蓋君子於竹比徳焉汝視其節凜然而孤

也所謂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者歟汝視其貌頎

然而臞也所謂伯夷叔齊餓于首陽之下民到于

今稱之者歟汝視其中洞然而虗也所謂囬也其

庻乎屢空有若無者歟故古之知竹者其惟夫子

乎子猷非知竹者也客曰甚哉清虗子之言似夫

子也敢賀此君從陳蔡者皆不及門君何修何飾

乃得與四子而同席願堅晩節於歳寒以無忘夫

子之徳

   梅花賦

紹熈四祀維仲之冬朝煖焉兮似春夕凄其兮以

風楊子平生喜寒而畏熱亦復重裘而厚幪呼濁

醪而拍浮嗔麟定之未紅已而月漏微明雪飛滿

空楊子欣然而嘆曰舉世皆濁滕六獨清舉世皆

暗望舒獨明滕也挾其清而不洿終歳遯乎太隂

之庭舒也𠋣其明而不垢當晝閟其廣寒之扄蓋

工於相避而疑於不相平也今夕何夕惠然偕來

皎連璧之逈映蹇𣣔逝兮裴囬吾獨附冷火而撥

死灰 -- 灰 顧不詒二子之咍乎爰筞枯藤爰躡破屐登

萬花川谷之頂飄然若絶弱水而詣蓬萊適群仙

拉月姊約玉妃讌酣乎中天之䑓楊子揖姊與妃

而指群仙以問焉曰彼縞裙而侍練恱而立者為

誰曰玉皇之長姬也彼翩若驚鴻矯若游龍者為

誰曰女仙之飛瓊也彼膚如凝脂體如束素者為

誰曰泣珠之鮫人也彼肌膚若氷雪綽約若處子

者為誰曰藐姑射之山之神人也其餘萬妃皓皓

的的光奪人目香襲人魄問不可徧同馨一色忽

一妃起舞而歌曰家大𢈔兮荒凉系子真兮南昌

逢驛使兮𭔃逺耿不㱕兮故郷歌罷因忽不見且

而視之乃吾新植之小梅逢雪月而夜開

   海鰌賦有後席

辛巳之秋牙斯冦邉旣飲馬於大江𣣔断流而投

鞭自江以北號百萬以震擾自江以南無一人而

寂然牙斯抵掌而笑曰吾固知南風之不競今其

幕有烏而信焉指天而言吾其利渉大川乎方將

杖三尺以麾犬羊下一行以令腥羶掠木緜估客

之艓登長年三老之舩並進半濟其氣巳無江壖

矣南望牛渚之磯屹峙七寳之山一幟特立于彼

山顛牙斯大喜曰此降幡也賊衆呼萬𡻕而賀曰

我得天乎言未旣䝉衝兩艘夾山之東西突出於

中流矣其始也自行自流乍縱乍收下載大屋上

横城樓縞於雪山䡖於雲毬翕忽徃來頃刻萬周

有𩀱壘之舞波無一人之操舟賊衆指而笑曰此

南人之喜幻不木不竹其誑我以楮先生之儔乎

不然神為之楫鬼與之游乎笑未旣海鰌萬艘相

継突出而爭雄矣其迅如風其飛如龍俄有流星

如萬石鍾霣自蒼穹墜于波中復躍而起直上半

空震為迅雷之隱𧮯散為重霧之SKchar濛人物咫尺

而不相辨賊衆大駭而莫知其所從於是海鰌交

馳攪西蹂東江水皆沸天色改容衝飊為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秋日為之退紅賊之舟楫皆𨈆藉于海鰌之腹底

吾之戈鋋矢石亂發如雨而横縱馬不必射人不

必攻隱顯出沒爭入于陽侯之珠宫牙斯匹馬而

宵遁未㡬自斃于𤓰歩之𣗥叢予嘗行部而過其

地聞之漁叟與樵童欲求牙斯敗(⿰血刄)之處杳不見

其遺蹤伹見𠋣天之絶壁下臨月外之千峯草露

為霜荻花脫茸紛櫂謳之悲壯𮦀之以新鬼舊鬼

之哀恫因𮗚䝉衝海鰌于山趾之河汭再拜勞苦

其戰㓛惜其未封以下瀬之壯侯𠕋以伏波之武

公抑聞之曰在徳不在險善始必善終吾國其勿

恃此險而以仁政為甲兵以人材為河山以民心

為垣墉也乎

  右采石戰艦曰䝉衝大而雄曰海鰌小而駃

  其上為城堞屋壁皆堊之紹興辛巳逆亮至

  江北掠民舩指麾其衆欲濟我舟伏于七寳

  山後令曰旗舉則出江先使一𮪍偃旗於山

  之頂伺其半濟忽山上卓立一旗舟師自山

  下河中兩旁突出大江人在舟中蹈車以行

  舩伹見舩行如飛而不見有人膚以為紙舩

  也舟中忽發一霹𮦷礮蓋以紙為之而實之

  以石灰 -- 灰 硫黄礮自空而下落水中硫黄得水

  而火作自水跳出其聲如雷紙裂而石灰 -- 灰 散

  為煙霧眯其人馬之目人物不相見吾舟馳

  之壓賊舟人馬皆溺遂大敗之云

   後蟹賦

  昔趙子直漕江西餉予糟⿱觧虫因為賦之江西

  蔡師定夫復餉生⿱觧虫風味十倍曹丕再為賦

  之

司徒道明來自洛師至止江湄逢一湖海之仙貌

肖乎晋之觧楊而其怒有赫骨像乎漢之彭越而

其圜中規獨愛其二執戈者前矣視其趾二四而

有踦意以為呉中介士郭先生也不知其姓則彭

其字則蜞也亟攜其手而上曰吾自渡江以來取

友不少矣如孔之金如玉之瓊吾皆得而友朋如

魏之玉如𢈔之榖吾皆得而款曲夫子安在何相

見之暮而不夙也於是歯牙嗜焉胸懐𭔃焉與之

一飲一食而同醉焉夜半客起若有所剌者司徒

腹心岑岑若有所崇者詰朝下逐客之令屏之陽

侯之遐裔焉他曰以天子之命作牧于豫章幕府

初開延見俊良望見一客又似乎彭越與觧楊命

典謁曰是甞祟我而㡬我傷者矣予不汝殺世無

黄祖其生致之於遡江而上之楊乎楊子方晩飲

聞其至揖而進之曰吾有二友惟彼麴生與爾郭

索老夫與之同死生不減顔氏子之樂彼也日從

予遊爾也乆予云邈何相忘江湖莫我肯顧也何

使我清風明月必思元度也爾之徳吾能言之洗

手奉職徳之上也就湯割烹徳之次也餔霊均之

糟卧吏部之甕徳斯為下矣客於是涕唾流沫圜

視而顰謝曰士固有以贗亂真以逺間親聖而受

圍肖乎形也孝而投杼同乎名也僕之主公昔以

彭為郭今以郭為彭不遇蔡司徒幸遇揚子雲願

借先生蒼頡之篇與太玄後蚓之文詳註爾雅彭

郭之異族庻觧嘲於司徒之門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四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