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093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三上 説郛 卷九十三下 卷九十四上

  欽定四庫全書
  説郛卷九十三下    元 陶宗儀 撰宣和北苑貢茶録熊蕃
  陸羽茶經裴波茶述者皆不第建品説者但謂二子未嘗至建而不知物之發也固自有時葢昔者山川尚閟靈芽未露至于唐末然後北苑出為之最是時偽蜀時辭臣王文錫作茶譜亦第言建有紫筍而臘面乃産于福五代之季屬建南唐嵗率諸縣民采茶北苑初造研膏繼造臘面既又製其佳者號曰京鋌聖朝開寳末下南唐太平興國初特置龍鳯模遣使即北苑造團茶以别庶飲龍鳯茶葢始于此又一種茶藂生石崖枝葉尤茂至道初有詔造之别號石乳又一號的乳又一種號白乳葢自龍鳯與京石的白四種紹出而臘面降為下矣葢龍鳯等茶皆太宗廟所制至咸平初丁晉公漕閩始載之于茶録慶厯中蔡君謨將漕創小龍團以進被㫖仍嵗貢之自小龍團出而龍鳳遂為次矣元豐間有㫖造密雲龍其品又加于小龍團之上紹聖間改為瑞雲翔龍至大觀初今上親製茶論二十篇以白茶者與常茶不同偶然出非人力可致于是白茶遂為第一既又製之已細茶及試新銙貢新銙自三色細第出而瑞雲翔龍頋為下矣凡茶芽數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鷹爪以其勁直纎挺故號芽茶次曰揀芽乃一芽帶一葉者號一鎗一旗次曰中芽乃一芽帶兩葉號一鎗兩旗其帶三葉四葉皆漸老矣芽茶早春極少景德中建守周絳為補茶經言芽茶只作早茶馳奉萬乗嘗之可矣如一鎗一旗可謂竒茶也故一鎗一旗號揀芽最為挺特光正舒王送人閩中詩云新茗齋中試一旗謂揀芽也或者乃謂茶芽未展為鎗已展為旗指舒王此詩為誤葢不知有所謂揀芽也夫揀芽猶貴重如此而況芽茶以供天子之新嘗者乎芽茶絶矣至于水芽則曠古未之聞也宣和庚子嵗漕臣鄭公可問始創為銀線水芽葢將已揀熱芽再剔去秪取其心一縷用珍器貯清泉漬之光明瑩潔若銀線然以制方寸新銙有小龍蛇蜒其上號龍團勝雪又廢白的石乳鼎造花銙二十餘色初貢茶皆入龍腦至是慮奪真味始不用焉葢茶之妙至勝雪極矣故合為首冠然猶在白茶之次者以白茶上之所好也異時郡人黄儒撰品茶要録極稱當時靈芽之富謂使陸羽數子見之必爽然自失蕃亦謂使黄君而閲今日則前此者未足詫焉然龍焙初興貢數殊少累增至于元符以斤計者一萬八千視初已加數倍而猶未盛今則為四萬七千一百斤有竒矣此數見范達所省龍焙美成茶録達茶官也白茶勝雪以次厥名實繁今列于左使好事者得以觀焉
  貢新銙大觀二年 試新銙政和二年白茶政和二年龍團勝雪宣和二年御苑玉芽大觀二年萬夀龍芽大觀二年上林第一宣和二年 乙夜清供宣和二年承平雅玩宣和二年龍鳯英華宣和二年 玉除清賞宣和二年啟沃承恩宣和二年雪英宣和二年   雲葉宣和二年  蜀葵宣和二年金錢宣和三年   玉華宣和二年  寸金宣和三年無比夀芽大觀四年 萬春銀葉宣和二年宜年寳玉宣和三年玉清慶雲宣和二年 無疆夀龍宣和二年玉葉長春宣和四年瑞雲翔龍紹聖二年 長夀玉圭政和二年興國岩銙香口焙銙   上品揀芽紹興二年新收揀芽太平嘉瑞政和二年 龍苑報春宣和四年南山應瑞宣和四年興國岩揀芽  興國岩小龍 興國岩小鳯已上
  號細色
     揀芽    小龍
  小鳯     大龍    大鳯以上號粗色
  又有瓊林毓料浴雪呈祥壑源供李篚推先價倍南金暘谷先春夀岩却勝延平石乳清白可鑒風韻甚髙凡十色皆宣和二年所製越五嵗省去
  右嵗分十餘綱惟白茶與勝雪自驚蟄前興役浹日乃成飛騎疾馳不出仲春已至京師號為頭綱玉芽以下即先後以次發逮貢足時夏過半矣歐陽文忠公詩曰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師三月嘗新茶葢異時如此以今較昔又為最早因念草木之微有瓌竒卓異亦必逢時而後出而況為上者哉昔昌黎先生感上鳥之䝉采擢而自悼其不如今蕃于是茶也焉敢効昌黎之感姑務自警而堅其守以待時而已
  貢新銙竹圈銀模 方一寸二分 試新銙竹圈同上龍團勝雪竹圈銀模同上 白茶銀圏銀模徑一寸五分御苑玉芽銀圈銀模徑一寸五分 萬夀龍芽銀圈銀模
  上     上林第一  方一寸二分
  乙夜清供竹圈同上    承平雅玩
  龍鳯英華  玉除清賞  啟沃承恩同上
  雪英    横長一寸五分
  雲葉 同上 蜀葵    徑一寸五分金錢銀模同上 玉華銀模   横長一寸五分寸金竹圈  方一寸二分 無比夀芽銀模竹圈
  同上    萬春銀葉銀模銀圈兩尖徑二寸二分宜年寳玉銀圈銀模直長三寸  玉清慶雲銀模銀圈方一寸八分 無疆夀龍銀模竹圈直長一寸
  玉葉長春竹圈 直長三寸六分
  瑞雲翔龍銀模銅圈徑二寸五分 長夀玉圭銀模直長三寸  興國岩銙竹圈方一寸二分
  香口焙銙竹圈同上    上品揀芽銀模銅圈
  新収揀芽銀模銀圈同上    太平嘉瑞銀圈徑一寸五分 龍苑報春  徑一寸七分南山應瑞銀模銀圈方一寸八分 興國岩揀芽銀模
  徑三寸    小龍   小鳯銀模銅圈上同大龍銀模銅圈   大鳯銀模銅圈
  先人作茶録賞貢品極勝之時凡有四千餘色紹興戊寅嵗克攝事北苑閲近所貴皆仍舊其先後之序亦同惟躋龍團勝雪于白茶之上及無興國岩小龍小鳯葢建炎南渡有旨罷貢三之一而省去之也先人但著其名號克今更寫其形製庶覽之無遺恨焉先是壬子春漕司再攝茶政越十三載乃復舊額且用政和故事補種茶二萬株正和周漕種三萬株比年益䖍貢職遂有創增之目仍改京鋌為大龍團由是大龍多于大鳯之數凡此皆近事或者猶未之知也三月初吉男克北苑寓舍書北苑貢茶最盛然前輩所録止于慶厯以上自元豐後瑞龍相繼挺出制精于舊而未有好事者記焉但于詩人句中及大觀以來增創新銙亦猶用揀芽葢水芽至宣和始名顧龍團勝雪與白茶角立嵗元首貢自御苑玉芽以下厥名實繁先子觀見時事悉能記之成編具存今閩中漕臺所刋茶錄未備此書庶幾補其闕云淳熙九年冬十二月四日朝散郎行秘書郎國史編修官學士院權直熊克謹記





  北苑别録無名氏
  建安之東三十里有山曰鳯凰其下直北苑旁聫諸焙厥土赤壤厥茶惟上上太平興國中初為御焙嵗模龍鳯以羞貢篚葢表珍異慶厯中漕臺益重其事品數日增制度日精厥今茶自北苑上者獨冠天下非人間所可得也方其春蟲震蟄羣夫雷動一時之盛誠為大觀故建人謂至建安而不詣北苑與不至者同僕同攝事遂得研究其始末姑摭其大概修為十餘類目曰北苑别録云
  御園
  九窠十二隴 麥窠    壤園
  龍游窠   小苦竹   苦竹裏
  鷄數窠   苦竹    苦竹源
  鼯䑕窠   教練隴   鳯凰山
  大小焊   横坑    猿游隴
  張坑    帶園    焙東
  中厯    東際    西際
  官平    石碎窠   上下官坑
  虎膝窠   樓隴    蕉窠
  新園    天樓基   院坑
  曾坑    黄際    馬鞍山
  林園    和尚園   黄淡窠
  吳彦山   羅漢山   水桑窠
  銅塲    師如園   靈滋
  苑馬園   髙 畬   大窠頭
  小山
  右四十六所廣袤三十餘里自官平而上為内園官坑而下為外園方春靈芽萌拆先民焙十餘日如九窠十二隴龍游窠小苦竹張坑西際又為禁園之先也
  開焙
  驚蟄節萬物始萌每嵗常以前三日開焙遇閏則後之以其氣𠉀少遲故也
  采茶
  采茶之法須是侵晨不可見日晨則夜露未晞茶芽肥潤見日則為陽氣所薄使芽之膏腴内耗至受水而不鮮明故每日常以五更撾鼓集羣夫於鳯凰山山有打鼓亭監采官人給一牌入山至辰刻則復鳴鑼以聚之恐其踰時貪多務得也大抵採茶亦須習熟募夫之際必擇土著及諳曉之人非特識茶發早晩所在而於採摘亦知其指要葢以指而不以甲則多温而易損以甲而不以指則速斷而不柔從舊説也故采夫欲其習熟政為是耳采夫日役二百二十二人
  揀茶
  茶有小芽有中芽有紫芽有白合有烏帶不可不辨小芽者其小如鷹爪初造龍團勝雪白茶以其芽先次蒸熟置之水盆中剔取其精英僅如針小謂之水芽是小芽中之最精者也中芽古謂之一鎗二旗是也紫芽葉之紫者也白合乃小芽有兩葉抱而生者是也烏帶茶之帶頭是也凡茶以水芽為上小芽次之中芽又次之紫芽白合烏帶皆在所不取使其擇焉而精則茶之色味無不佳萬一雜之以所不取則首面不均色濁而味重也
  蒸茶
  茶芽再四洗滌取令潔浄然後入甑俟湯沸蒸之然蒸有過熟之患有不熟之患過熟則色黄而味淡不熟則色青易沈而有草木之氣唯在得中為當
  榨茶
  茶既熟謂茶黄須淋洗數過欲其冷也方入小榨以去其水又入大榨出其膏水芽則以髙榨壓之以其芽嫩故也先是包以布帛束以竹皮然後入大榨壓之至中夜取出揉匀復如前入榨謂之翻榨徹曉奮擊必至于乾浄而後已葢建茶之味逺而力厚非江茶之比江茶畏沈其膏建茶唯恐其膏之不盡膏不盡則色味重濁矣
  研茶
  研茶之具以柯為杵以瓦為盆分團酌水亦皆有數上而勝雪白茶以十六水下而揀芽之水六小龍鳯四大龍鳯二其餘皆一十二焉自十二水而上曰研一團自六水而下曰研三團至七團每水研之必至于水乾茶熟而後已水不乾則茶不熟茶不熟則首面不匀煎試易沈故研夫尤貴于强有力者也嘗謂天下之理未有不須而成者有北苑之芽而後有龍井之水龍井之水清而且甘書夜酌之而不竭凡茶自北苑上者皆資焉亦猶錦之于蜀江膠之于阿井詎不信然
  造茶
  造茶舊分四局匠者起好勝之心彼此相誇不能無弊遂併而為二焉故茶堂有東局西局之名茶銙有東作西作之號凡茶之初出研盆盪之欲其匀操之欲其膩然後入園製銙隨笪過黄有方故銙有花銙有大龍有小龍品色不同其名亦異隨綱繫之于貢茶云
  過黄
  茶之過黄初入烈火焙之次過沸湯爁之凡如是者三而後宿一火至翌日遂過煙焙之火不欲烈烈則面炮而色黒又不欲煙煙則香盡而味焦但取其温温而已凡火之數多寡皆視其銙之厚薄銙之厚者有十火至于十五火銙之薄者八火至于六火火數既足然後過湯上出色出色之後置之密室急以扇扇之則色澤自然光瑩矣
  綱次
  細色第一綱
  龍焙貢新
  水芽  十二水十宿火 正貢三十銙創添二十銙
  細色第二綱
  龍焙試新
  水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創添五十銙
  細色第三綱
  龍團勝雪
  水芽 十六水 十二宿火 正貢三十銙續添二十銙創添二十銙
  白茶
  水芽 十六水 七宿火  正貢三十銙續添五十銙創添八十銙
  御苑玉芽
  小芽 十二水 八宿火 正貢一百片
  萬夀龍芽
  小芽 十二水 八宿火 正貢一百片
  上林第一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乙夜清供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承平雅玩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龍鳯英華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玉除清賞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啟沃承恩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雪英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雲葉
  小牙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蜀葵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金錢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寸金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一百銙細色第四綱
  龍團勝雪    已見前 正貢一百五十銙無比夀芽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五十銙   創添五十銙
  萬春銀葉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宜年寳玉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玉清慶雲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無疆夀龍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十片
  玉葉長春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瑞雲翔龍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一百八片
  長夀玉圭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二百片
  興國岩銙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七十銙
  香口焙銙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五十銙
  上品揀芽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片
  新收揀芽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六百片
  細色第五綱
  太平嘉瑞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三百片
  龍苑報春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六十片   創添六十片
  南山應瑞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六十銙   創添六十銙
  興國岩揀茶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五百十片
  興國岩小龍   中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七百五片
  興國岩小鳯   中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五十片
  先春雨色
  太平嘉瑞    已見前 正貢二百片
  長夀玉圭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續入額四色
  御苑玉芽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萬夀龍芽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無比夀芽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瑞雲翔龍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麤色第一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六水 十宿火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四水十五宿火
  增添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小龍茶八百四十片
  麤色苐二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龍六百七十二片
  入腦子小鳯一千三百四十片 四水
  十五宿火
  入腦子大龍七百二十片 二水 十五宿火入腦子大鳯七百二十片 二水 十五宿火增添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小鳯茶一千三百片
  麤色第三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鳯六百七十二片
  入腦子大龍一千八百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八片
  增添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
  大龍茶四百片 大鳯茶四百片
  麤色第四綱
  正貢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六百片
  入腦子小龍三百三十六片
  入腦子小鳯三百三十六片
  入腦子大龍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二百四十片
  建寧府附發
  大龍茶四百片 大鳯茶四十片
  麤色第五綱
  正貢
  入腦子大龍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六百片
  建寧府附發
  大龍茶八百片 大鳯茶八百片
  麤色第六綱
  正貢
  入腦子大龍一千三百六十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三百六十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六百片
  建寧府附發
  大龍茶八百片 大鳯茶八百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二百片
  麤色第七綱
  正貢
  入腦子大龍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腦子大鳯一千二百四十片
  京鋌改造大龍二千三百二十片
  建寧府附發
  大龍茶二百四十片 大鳯茶二百四十片京鋌改造大龍四百八十片
  細色五綱
  貢新為最上後開焙十日入貢龍團為最精而建人有直四萬錢之語夫茶之入貢圈以箬葉内以黄斗盛以花箱護以重篚花箱内外又有黄羅羃之可謂什襲之珍矣
  麤色七綱
  揀芽以四十餅為角小龍鳯以二十餅為角大龍鳯以八餅為角圈以箬葉束以紅縷包以紅紙緘以蒨綾惟揀芽俱以黄焉
  開畬
  草木至夜益盛故欲尊生長之氣以糁雨露之澤每嵗六月興工虛其本培其末滋蔓之草遏鬱之木悉用除之政所以導生長之氣而滲雨露之澤也此之謂開畬唯桐木則留焉桐木之性與茶相宜而又茶至冬則畏寒桐木望秋而先落茶至夏而畏日桐木至春而漸茂理亦然也
  外焙
  石門 乳吉 香口
  右三焙常後北苑五七日興工每日採茶蒸榨以其黄悉送北苑併造











  品茶要録黄儒
  説者常怪陸羽茶經不第建安之品葢前此茶事未甚興靈芽真笋往往委翳消腐而人不知惜自國初已來士大夫沐浴膏澤詠歌升平之日久矣夫身世灑落神觀沖淡惟兹茗飲為可喜園林亦相與摘英誇異制棬鬻新而趣時之好故殊異之品始得自出于蓁莽之間而其名遂冠天下借使陸羽復起閲其金餅味其雲腴當爽然自失矣因念草木之材一有負瓌偉絶特者未嘗不遇時而後興況于人乎然士大夫間為珍藏精試之具非尚雅好真未嘗輒出其好事者又常論其采制之出入器用之宜否較試之湯火圖于縑素𫝊翫于時獨未有補于賞鑒之明耳葢園民射利膏油其面色品味易辨而難詳子因閲收之暇為原采造之得失較試之低昻次為十説以中其病題曰品茶要録云
  一采造過時
  茶事起于驚蟄前其采芽如鷹爪初造曰試焙又曰一火其次曰二火二火之茶已次三火矣故市茶芽者惟同出于三火前者為最佳尤喜薄寒氣𠉀隂不至凍芽發時尤畏霜有造于一火二火皆遇霜而三火霜霽則三火之茶勝矣晴不至于暄則榖芽含養約勒而滋長有漸采工亦優為矣凡試時泛色鮮白隠于薄霧者得于佳時而然也有造于積雨者其色昏黄或氣候暴暄茶芽蒸發采工汗手薰漬揀摘不給則製造雖多皆為常品矣試時色非鮮白水脚微紅者過時之病也
  二白合盜葉
  茶之精絶者曰鬬曰亞鬬其次揀芽茶芽鬭品雖最上園戸或止一株葢天材間有特異非能皆然也且物之變勢無常而人之耳目有盡故造鬭品之家有昔優而今劣前負而後勝者雖人工有至有不至亦造化推移不可得而擅也其造一火曰鬭二火曰亞鬭不過十數銙而已揀芽則不然徧園隴中擇其精英者耳其或貪多務得又滋色澤往往以白合盜葉間之試時色雖鮮白其味澁淡者間白合盜葉之病也一鷹爪之芽有兩小葉抱而生者白合也新條葉之初生而白者盗葉也造揀芽常剔取鷹爪而白合不用況盗葉乎
  三入雜
  物固不可以容偽況飲食之物尤不可也故茶有入他葉者建人號為入雜銙列入柿葉常品入桴檻葉二葉易致又滋色澤園民欺售直而為之試時無粟紋甘香盞面浮散隠如微毛或星星如纎絮者入雜之病也善茶品者側盞視之所入之多寡從可知矣嚮上下品有之近雖銙列亦或勾使
  四蒸不熟
  榖芽初采不過盈筐而已趣時争新之勢然也既采而蒸既蒸而研蒸有不熟之病有過熟之病蒸不熟則雖精芽所損已多試時色青易沈味為桃仁之氣者不蒸熟之病也唯正熟者味甘香
  五過熟
  茶芽方蒸以氣為𠉀視之不可以不謹也試時色黄而粟紋大者過熟之病也然雖過熟愈于不熟甘香之味勝也故君謨論色則以青白勝黄白余論味則以黄白勝青白
  六焦釡
  茶蒸不可以逾久久而過熟又久則湯乾而焦釡之氣出茶工有乏新湯以益之是致蒸損茶黄試時色多昏黯氣焦味惡者焦釡之病也建人號熱鍋氣
  七壓黄
  茶已蒸者為黄黄細則已入捲模制之矣葢清潔鮮明則香色如之故采佳品者常于半曉間衝䝉雲霧或以罐汲新泉懸胸間得必投其中葢欲鮮也其或日氣烘爍茶芽暴長工力不給其采芽已色不鮮明薄如瓌卵氣者壓黄之病也
  八漬膏
  茶餅光黄又如䕃潤者榨不乾也榨欲盡去其膏膏盡則有如乾竹葉之意唯吾飾首面者故榨不欲乾以利易售試時色雖鮮白其味帶苦者漬膏之病也
  九傷焙
  夫茶本以芽葉之物就之捲模既出捲上笪焙之用火務令通熟即以灰覆之虚其中以熟火氣然茶民不喜用實炭號為冷火以茶餅新濕欲乾以見售故用火常帶煙熖煙熖既多稍失看𠉀以故薫損茶餅試時其色昏紅氣味帶焦者傷熖之病也
  十辨壑源沙溪
  壑源沙溪其地相背而中隔一嶺其去無數里之逺然茶産頓殊有能出力移栽植之亦為土氣所化竊嘗怪茶之為草一物爾其勢必猶得地而後異豈水絡地胍偏鍾粹于壑源豈御焙占此大岡巍隴神物伏護得其餘䕃耶何其甘芳精至而美擅天下也觀夫春雷一驚筠籠纔起售者已擔簦挈槖于其門或先期而散留金錢或茶纔入笪而争酬所直故壑源之茶常不足客所求其有桀猾之園民隂取沙溪茶黄雜就家捲而製之人耳其名睨其規模之相若不能原其實者葢有之矣凡壑源之茶售以十則沙溪之茶售以五其直大率倣此然沙溪之園民亦勇于覓利或雜以松黄飾其首面凡肉理怯薄體輕而色黄試時雖鮮白不能久泛香薄而味短者沙溪之品也凡肉理實厚體堅而色紫試時泛盞凝久香滑而味長者壑源之品也
  後論
  余嘗論茶之精絶者其白合未開其細如麥葢得青陽之輕清者也又其山多帶砂石而號佳品者皆在山南葢得朝陽之和者也余嘗事閒乗晷景之明浄適軒亭之瀟洒一一皆取品試既而神水生于華池愈甘而新其有助乎然建安之茶散人下者不為也而得建安之精品不善炙葢有得之者亦不能辨或不善于烹試矣或非其時尤不善也況非其賓乎然未有主賢而賓愚者也夫惟知此然後盡茶之事昔者陸羽號為知茶然羽之所知者皆今之所謂茶草何哉如鴻漸所論蒸笋幷葉畏流其膏葢草茶味短而淡故常恐去膏建茶力厚而甘故惟欲去膏又論福建為未詳往往得之其味極佳由是觀之鴻漸未嘗到建安歟













  本朝茶法沈括
  本朝茶法乾德二年始詔在京建州漢蘄口各置𣙜貨務五年始禁私賣茶從不應為情理重太平興國二年删定禁法條貫始立等科罪淳化二年令商賈就園戸買茶公于官塲貼射始行貼射法淳化四年初行交引罷貼射法西北入粟給交引自通利軍始是嵗罷諸處𣙜貨務尋復依舊至咸平元年茶利錢以一百三十九萬二千一百一十九貫為額至嘉祐三年凡六十一年用此額官本雜費皆在内中間時有增虧嵗入不常咸平五年三司使王嗣宗始立三分法以十分茶價四分給香藥三分犀象三分茶引六年又改支六分香藥犀象四分茶引景徳二年許人入中錢帛金銀謂之三説至祥符九年茶引益輕用知秦州曹瑋議就永興鳯翔以官錢収買客引以捄引價前此累增加饒錢至天祐二年鎮戎軍納大麥一斗本價通加饒共支錢一貫二百五十四乾興元年改二分法支茶引三分東南見錢二分半香藥四分半天聖元年復行貼射法行之三年茶利盡歸大商官塲但得黄晩惡茶乃詔孫奭重議罷貼射法明年推治元議省吏計覆官旬獻官皆決配沙門島元詳定樞宻副使張鄧公參知政事吕許公魯肅簡各罰俸一月御史中丞劉筠入内内侍省副都知周文買西上閣門使薛招廓三部副使各罰銅二十斤前三司使李諮落樞密直學士依舊知洪州皇祐三年筭茶依舊只用見錢至嘉祐四年二月五日降勑罷茶禁國朝六𣙜貨務十三山塲都賣茶嵗一千五十三萬三千七百四十七斤半租額錢二百二十五萬四千四十七貫一十其六𣙜貨務取最中嘉祐六年抛占茶五百七十三萬六千七百八十六斤半租額錢一百九十六萬四千六百四十七貫二百七十八荆南府租額錢三十一萬五千一百四十八貫三百七十五受納潭鼎澧岳歸峽州荆南府片散茶共八十七萬五千三百五十七斤漢陽軍租額錢二十一萬八千三百二十一貫五十一受納鄂州片茶二十三萬八千三百斤半蘄州蘄口租額錢三十五萬九千八百三十九貫八百一十四受納潭建州興國軍片茶五十萬斤無為軍租額錢三十四萬八千六百二十貫四百三十受納潭筠袁池饒建歙江洪州南康興國軍片散茶共八十四萬二千三百三十三斤真州租額錢五十一萬四千二十二貫九百三十二受納潭袁池饒歙建撫筠宣江吉洪州興國臨江南康軍片散茶共二百八十五萬六千二百六斤海州租額錢三十萬八千七百三貫六百七十六受納睦湖杭越衢温婺台常明饒歙州片散茶共四十二萬四千五百九十斤十三山塲租額錢共二十八萬九千三百九十九貫七百三十三共買茶四百七十九萬六千九百六十一斤光州光山塲買茶三十萬七千二百十六斤賣錢一萬二千四百五十六貫子安塲買茶二十二萬八千二十斤賣錢一萬三千六百八十九貫三百四十八商城塲買茶四十萬五百五十三斤賣錢二萬七千七十九貫四百四十六夀州麻步塲買茶三十三萬一千八百三十三斤賣錢二萬四千八百一十一貫三百五十霍山塲買茶五十三萬二千三百九斤賣錢三萬五千五百九十五貫四百八十九開順塲買茶二十六萬九千七十七斤賣錢一萬七千一百三十貫廬州王同塲買茶二十九萬七千三百二十八斤賣錢一萬四千三百五十七貫六百四十二黄州麻城塲買茶二十八萬四千二百七十四斤賣錢一萬二千五百四十貫舒州羅源塲買茶一十八萬五千八十二斤賣錢一萬四百六十九貫七百八十五太湖塲買茶八十二萬九千三十二斤賣錢三萬六千九十六貫六百八十蘄州洗馬塲買茶四十萬斤賣錢二萬六千三百六十貫王祺塲買茶一十八萬二千二百二十七斤賣錢一萬一千九百五十三貫九百九十二石橋塲買茶五十五萬斤賣錢三萬六千八十貫

  煎茶水記張又新
  故刑部侍郎劉公諱伯芻於又新丈人行也為學精博頗有風鑒稱較水之與茶宜者凡七等
  揚子江南零水第一
  無錫惠山寺石水第二
  蘇州虎丘寺石水第三
  丹陽縣觀音寺水第四
  揚州大明寺水第五
  吳松江水第六
  淮水最下第七
  斯七水余嘗具瓶於舟中親挹而比之誠如其說也客有熟於兩浙者言捜訪未盡余嘗志之及刺永嘉過桐廬江至嚴子瀨溪色至清水味甚冷家人皆用陳黒壞茶潑之皆至芳香又以煎佳茶不可名其鮮馥也又愈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南零殊逺及至永嘉取仙巖瀑布用之亦不下南零以是知客之説信矣夫顯理鑒物今之人信不迨於古人葢亦有古人所未知而今人能知之者元和九年春予初成名與同年生期于薦福寺余與李徳垂先至憩西廂𤣥鑒室會適有楚僧至置囊有數編書余偶抽一通覽焉文細密皆雜記卷末又一題云煮茶記云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逢陸處士鴻漸李素熟陸名有傾葢之懽因之赴郡泊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驛將食李曰陸君善於茶蓋天下聞名矣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南零水又殊絶今者二妙千載一遇何曠之乎命軍士謹信者挈瓶操舟深詣南零陸利器以俟之俄水至陸以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水曰江則江矣非南零者似臨岸之水使曰某擢舟深入見者累百敢虚紿乎陸不言既而傾諸盆至半陸遽止之又以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曰自此南零者矣使蹶然大駭伏罪曰某自南零齎至岸舟蕩覆半至懼其尠挹岸水增之處士之鑒神鑒也其敢隠焉李與賓從數十人皆大駭愕李因問陸既如是所歴經處之水優劣精可判矣陸曰楚水第一晉水最下李因命筆口授而次第之
  廬山康王谷水簾水第一
  無錫縣惠山寺石泉水第二
  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
  峽州扇子山下有石突然洩水獨清冷狀如龜形俗云蝦⿱口水第四
  蘇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五
  廬山招賢寺下方橋潭水第六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江南零水第七
  洪州西山西東瀑布泉第八
  唐州柏巖縣淮水源第九淮水亦佳
  廬州龍池山嶺水第十
  丹陽縣觀音寺水第十一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明寺水第十二
  漢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水苦
  歸州玉虚洞下香溪水第十四
  商州武闗西洛水第十五未嘗泥
  吳松江水第十六
  天台山西南峯千丈瀑布水第十七
  栁州圓泉第十八
  桐廬嚴陵灘水第十九
  雪水第二十用雪不可大冷
  此二十水余嘗試之非繫茶之精麄過此不之知也夫茶烹於所産處無不佳也葢水土之宜離其處水功其半然善烹潔器全其功也李實諸司馬遇有言茶者即示之又新刺九江有客李滂門生劉魯封言嘗見説茶余醒然思往嵗僧室獲是書因盡篋書在焉古人云㵼水置瓶中焉能辨淄澠此言不必可判也萬古以為信然葢不疑矣豈知天下之理未可言至古人妍精固有未盡强學君子孜孜不懈豈止思齊而已哉此言亦有禆於勸勉故記之
  大明水記歐陽脩
  世傳陸羽茶經其論水云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又云山水乳泉石池漫流者上瀑湧湍潄勿食食久令人有頸疾江水取去人逺者井取汲多者其説止於此而未嘗品第天下之水味也至張又新為煎茶水記始云劉伯芻謂水之宜茶者有七等又載羽為李季卿論水次第有二十種今考二說與羽茶經皆不合羽謂山水上而乳泉石池又上江水次而井水下伯芻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江為第一惠山石泉為第二虎丘石井為第三丹陽寺井為第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明寺井為第五而松江第六淮水第七與羽説相反季卿所説二十水廬山康王谷水第一無錫惠山石泉第二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扇子峽蝦⿱口水第四虎邱寺井水第五廬山招賢寺下方橋潭水第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江南零水第七洪州西山瀑布泉第八桐栢淮源第九廬山頂水第十丹陽寺井水第十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明寺井第十二漢江南零水第十三玉虚洞香溪水第十四武闗西洛水第十五松江水第十六天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栁州圓泉水第十八嚴陵灘水第十九雪水第二十如蝦⿱口水西山瀑布天台千丈瀑布皆羽戒人勿食食而生疾其餘江水居山水上井水居江水上皆與茶經相反疑羽不當二説以自異使誠羽説何足信也得非又新妄附益之耶其述羽辨南零岸水特怪其妄也水味有美惡而已欲舉天下之水一一而次第之者妄説也故其為説前後不同如此然此井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水之美者也羽之論水惡渟浸而喜泉源故井取汲多者江雖長流然衆水雜聚故次山水惟此説近物理云
  浮槎山水記歐陽脩
  浮槎山在慎縣南三十五里或曰浮巢二山其事出於浮圖老子之徒荒怪誕妄之説其上有泉自前世論水者皆弗道余嘗讀茶經愛陸羽善言水後得張又新水記載劉伯芻李季卿所列水次第以為得之於羽然以茶經攷之皆不合又新妄狂險譎之士其言難信頗疑非羽之説及得浮槎山水然後益知羽為知水者浮槎與龍池山皆在廬州界中較其味不及浮槎逺甚而又新所記以龍池為第十浮槎之水棄而不録以此知其所失多矣羽則不然其説曰山水上江次之井為下山水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言雖簡而於論水盡矣浮槎之水發自李侯嘉祐二年李侯以鎮東留後出守廬州因遊金陵登蔣山飲其水又登浮槎至其山上有石池涓涓可愛葢羽所謂乳泉漫流者也飲之而甘乃考圖記問故老得其事迹因以其水遺余於京師余報之曰李侯可謂賢矣夫窮天下之物無不得其欲者富貴之樂也至於䕃長松藉豐草聴山溜之潺湲飲石泉之滴瀝此山林者之樂也而山林之士視天下之樂不一動其心或有欲於心顧力不可得而止者乃能退而獲樂於斯彼富貴者之能致物矣而其不可兼者惟山林之樂爾惟李侯生長富貴厭於耳目又知山林之為樂至於攀緣上下幽隠窮絶人所不及者皆能得之其兼取於物者可謂多矣李侯折節好學喜交賢士敏於為政所至有能名凡物不能自見而待人以彰者有矣其物未必可貴而因人以重者亦有矣故予為誌其事俾世知竒泉發自李侯始也













  十六湯品蘇廙
  第一得一湯火績已儲水性乃盡如斗中米如稱上魚髙低適平無過不及為度葢一而不偏雜者也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湯得一可建湯勲
  第二嬰湯薪火方交水釡纔熾急取旋傾若嬰兒之未孩欲責以壯夫之事難矣哉
  第三百夀湯人過百息水踰十沸或以話阻或以事廢始取用之湯已失性矣敢問皤髩蒼顔之大老還可執弓抹矢以取中乎還可雄登闊步以邁逺乎
  第四中湯亦見夫皷琴者也聲合中則失妙亦見磨墨者也力合中則失濃聲有緩急則琴亡力有緩急則墨喪注湯有緩急則茶敗欲湯之中臂任其責
  第五斷脉湯茶已就膏宜以造化成其形若手顫臂嚲惟恐其深缾觜之端若存若忘湯不順通故茶不匀粹是猶人之百脉氣血斷續欲夀奚茍惡斃宜逃
  第六大壯湯力士之把針耕夫之握管所以不能成功者傷於麄也且一甌之茗多不二錢茗盞量合宜下湯不過六分萬一快瀉而深積之茶安在哉
  第七富貴湯以金銀為湯器惟富貴者具焉所以榮功建湯業貧賤者有不能遂也湯器之不可捨金銀猶琴之不可拾桐墨之不可捨膠
  第八秀碧湯石凝結天地秀氣而賦形者也琢以為器秀猶在焉其湯不良未之有也
  第九壓一湯貴欠金銀賤惡銅鐵則甆瓶有足取焉幽士逸夫品色尤宜豈不為瓶中之壓一乎然勿與誇珍衒豪臭公子道
  第十纒口湯猥人俗輩煉水之器豈暇深擇銅鐵鉛錫取熟而已夫是湯也腥苦且澁飲之逾時惡氣纒口而而不得去
  第十一減價湯無油之瓦滲水而有王氣雖御銙宸緘且將敗徳銷聲諺曰茶瓶用瓦如乗折脚駿登髙好事者幸誌之
  第十二法律湯凡木可以煮湯不獨炭也惟沃茶之湯非炭不可在茶家亦有法律水忌停薪忌薫犯律踰法湯乖則茶殆矣
  第十三一面湯或柴中之麩大或焚餘之虚炭木體雖盡而性且浮性浮則湯有終嫩之嫌炭則不然實湯之友
  第十四宵人湯茶本靈草觸之則敗糞火雖𤍽惡性未盡作湯泛茶减耗香味
  第十五賊湯一名賤湯竹篠樹梢風日乾之燃鼎附瓶頗甚快意然體性虚薄無中和之氣為茶之殘賊也
  第十六魔湯調茶在湯之淑慝而湯最惡煙燃柴一枝濃煙蔽室又安有湯耶茍用此湯又安有茶耶所以為大魔
  湯者茶之司命若名茶而濫湯則與凡末同調矣煎以老嫩言者凡三品注以緩急言者凡三品以器標者共五品以薪論者共五品
  述煮茶小品葉清臣
  夫渭黍汾麻泉源之異稟江橘淮枳土地之或遷誠物類之有宜亦臭味之相感也若乃擷華掇秀多識草木之名激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能辨淄澠之品斯固好事之嘉尚博識之精鑒自非笑傲塵表逍遥林下樂追王濛之約不讓陸納之風其孰能與於此乎吳楚山谷間氣清地靈草木頴挺多孕茶荈為人採拾大率右於武夷者為白乳甲於吳興者為紫筍産禹穴者以天章顯茂錢塘者以徑山稀至於桐廬之岩雲衡之麓鴉山著於吳歙䝉頂𫝊於岷蜀角立差勝毛舉實繁然而天賦尤異性靡俗諳茍制非其妙烹失於術雖先雷而贏未雨而擔蒸焙以圖造作以經而泉不香水不甘爨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若淤若滓予少得温氏所著茶説嘗識其水泉之目有二十焉會西走巴峽經蝦蟇窟憩蕪城汲蜀岡井東遊故郡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江留丹陽酌觀音泉過無錫𣂏慧山水粉搶牙旗蘇蘭薪桂且鼎且缶以飲以歠莫不瀹氣滌慮蠲病折酲祛鄙恡之生心招神明而達觀信乎物類之宜得臭味之所感幽人之佳尚前賢之精鑒不可及已噫紫華緑英均一水也皆忘情於庶彚或求伸於知己不然者藂薄之莽溝瀆之流亦奚以異哉遊鹿故宫依蓮盛府一命受職再朞服勞而虎邱之觱沸松江之清泚復在在封畛居然挹注是嘗所得於鴻漸之目二十而七也昔酈元善於水經而未嘗知茶王肅癖於茗飲而言不及水表是二美吾無愧焉凡泉品二十列於右幅且使盡神方之四兩遂成其功代酒限於七升無忘真賞云南陽葉清臣述






  採茶録温庭筠
  
  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逢陸鴻漸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驛將食李曰陸君别茶聞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南𤃩水又殊絶今者二妙千載一遇命軍士謹慎者深入南𤃩陸利器以俟俄而水至陸以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水曰江則江矣非南𤃩似臨岸者使者曰某掉舟深入見者累百敢有紿乎陸不言既而傾諸盆至半陸遽止之又以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曰自此南𤃩者矣使者蹶然駭曰某自南𤃩賫至岸舟蕩覆過半懼其尠挹岸水增之處士之鑒神鑒也某其敢隠焉
  李約汧公子也一生不近粉黛性辨茶嘗曰茶須緩火炙活火煎活火謂炭之有熖者當使湯無妄沸庶可養茶始則魚目散布微㣲有聲中則四邊泉湧纍纍連珠終則騰波鼔浪水氣全消謂之老湯三沸之法非活火不能成也
  
  甫里先生陸龜䝉嗜茶荈置小園於頋渚山下嵗入茶租薄為甌犧之費自為品第書一篇繼茶經茶訣之後
  
  白樂天方齋禹錫正病酒禹錫乃饋菊苖虀蘆菔鮓換取樂天六班茶二囊以自醒酒
  
  王濛好茶人至輙飲之士大夫甚以為苦每欲𠉀濛必云今日有水厄
  
  劉琨與弟羣書吾體中憤悶仰真茶汝可信致之






  鬬茶記唐庚
  政和二年三月壬戌二三君子相與鬭茶於寄傲齋予為取龍塘水烹之而第其品以某為上某次之某閩人其所賫宜尤髙而又次之然大較皆精絶葢嘗以為天下之物有宜得而不得不宜得而得之者富貴有力之人或有所不能致而貧賤窮厄流離遷徙之中或偶然獲焉所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良不虛也唐相李衛公好飲惠山泉置驛𫝊送不逺數千里而近世歐陽少師作龍茶録序稱嘉祐七年親享明堂致齋之夕始以小團分賜二府人給一餅不敢碾試至今藏之時熙寧元年也吾聞茶不問團銙要之貴新水不問江井要之貴活千里致水真偽固不可知就令識真已非活水自嘉祐七年壬寅至熙寧元年戊申首尾七年更閲三朝而賜茶猶在此豈復有茶也哉今吾提瓶去龍塘無數十步此水宜茶昔人以為不減清逺峽而海道趨建安不數日可至故每嵗新茶不過三月至矣罪戾之餘上寛不誅得與諸公從容談笑于此汲泉煮茗取一時之適雖在田野孰與烹數千里之泉澆七年之賜茗也哉此非吾君之力歟夫耕鑿食息終日䝉福而不知為之者直愚民耳豈我輩謂耶是宜有所紀述以無忘在上者之澤云










  説郛卷九十三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