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則天不宜稱本紀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則天不宜稱本紀議
作者:沈既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76

史氏之作,本乎懲勸。以正君臣,以維邦家,前端千古,後法萬代。使其生不敢差,死不忘懼,緯人倫而經世道,為百王準的,不止屬辭比事,以日係月而已。故善惡之道,在乎勸誡;勸誡之柄,存乎裦貶。是以《春秋》之義,尊卑輕重升降,幾微仿佛,雖一字二字,必有微旨存焉。況鴻名大統,其可以貸乎?伏以則天皇後初以聰明睿哲,內輔時政,厥功茂矣。及宏道之際,孝和以長君嗣位,而太後以專制臨朝。俄又廢帝,或幽或徙。既而握圖稱籙,移運革名,牝司燕啄之蹤,難乎備述。其後五王建策,皇運複興,議名之際,得無降損?必將義以親隱,禮從國諱,苟不及損,當如其常,安可橫絕彝典,超居帝籍。昔仲尼有言:「必也正名。」故夏殷三代,為帝者三十世矣,而周人通名之曰王。吳楚越之君,為王者百餘年,而《春秋》書之為子。蓋高下自乎彼,而是非稽乎我。過者抑之,不及者援之;不以弱減,不為僭奪;握中持平,不振不傾;使其求不可得,而蓋不可掩。斯古君子所以慎其名也。夫則天體自坤順,位居乾極,以柔乘剛,天紀倒張,進以強有,退非德讓。今史臣追書,當稱之「太後」,不宜曰「上」。孝和雖迫母後之命,降居藩邸,而體元繼代,本吾君也。史臣追書,宜稱曰「皇帝」,不宜曰「廬陵王」。睿宗在景龍以前,天命未集,徒稟後制假臨大寶,於倫非次,於義無名。史臣書之,宜曰「相王」,未宜曰「帝」。若以得失既往,遂而不舉,則是非裦貶,安所辨正?載筆執簡,謂之何哉?則天廢國家曆數,用周正朔,廢國家太廟,立周七廟。鼎命革矣,徽號易矣,旂裳服色,既已殊矣,今安得以周氏年曆,而列為《唐書》帝紀?徵諸禮經,是謂亂名。且孝和繼天踐祚,在太後之前,而敘年制紀,居太後之下,方之躋僖,是謂不智,詳今考古,並未為可。或曰:班馬良史也,編述漢事,立高後以續帝載,豈有非之者乎?答曰:昔高後稱制,因其曠嗣,獨有分王諸呂,負於漢約,無遷鼎革命之甚。況其時孝惠已歿,孝文在下,宮中二子,非劉氏種,不紀呂後,將紀誰焉?雖雲其然,議者猶為不可,況遷鼎革命者乎?或曰:若天后不紀,帝緒缺矣,則二十二年行事,何所係乎?曰:孝和以始年登大位,以季年複舊業,雖尊名中奪,而天命未改,足以首事,足以表年,何所拘閡,列為二紀。昔魯昭之出也,《春秋》歲書其居曰:「公在乾侯。」且君在,雖失位,不敢廢也。今請並《天后紀》合《孝和紀》,每於歲首必書孝和所在以統之,曰某:「年春正月,皇帝在房陵,太後行某事,改某制」雲雲,則《紀》稱孝和,而事述太後,俾名不失正,而禮不違常,名禮兩得,人無間矣。其姓氏名諱,入宮之由,曆位之資,才藝智略,年辰崩葬,雖纂錄入《皇後傳》,列於廢後王庶人之下,題其篇曰《則天順聖武皇後》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