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旱災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旱災表
作者:權德輿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88

臣德輿言:伏見自春三月不雨,連夏涉秋,田裏嗷嗷,農收無望。陛下齋心減膳,憫惻元元,告於宗廟,禱於天地。一物可祈者,必致其禮;一介有請者,必誠其言。憂人閔雨,可謂至矣。而甘澤未降,眾情如焚,公私窘迫,日月以甚。臣聞水旱之沴,陰陽之變,前哲王之所不免,但有備之之術而已。銷天災者,莫若修政事;感人心者,莫若流惠澤。人和浹洽,則天地之和應矣。昔堯舜在上,天下無窮人。今陛下愛人之心,遠過堯舜,而猶有窮困未濟者,此臣所未喻也。敢以樸愚,條陳管見,伏惟聖慮裁擇。

一、頃年縱旱,亦皆有苗,但時雨或愆,不秀不實。今則甸畿之內,多有不下種而不生出者,才出短苗,旋即焦乾者,大率皆赤地而無所望。流庸轉徙之人,或趍近輔或抵京西,斃踣雕耗於道途者。又居其外,但慮至種麥時無種可下,頃者憂麥,所收蓋寡,旋屬旱歉,性命是虞,迫於目前,苟利糊口,蚩蚩愚夫,須與支計。伏望以今年夏稅麥中,各於本縣量留,充臨時賑貸麥種。今年秋稅,除水利地據分數外,餘一切放免。遠年逋負,悉皆蠲除。發德音,下明詔,沛然及物,使皆聞知,則人心重遷,喜氣交感。假使不放,亦決無可徵,不若先事圖之,則恩歸於上,此乃今之至切也。去貞元十四年,夏旱不甚於今,官吏多督責取辦以為心,不副陛下視人如傷之旨,至有縣令為部內百姓毆擊者,前事不遠,伏惟陛下留念。

一、漕運之事,以濟關中,有司量入,固以支計。以臣愚所見,且自東都以來,緣路倉所貯米,隨水陸節給,倍程般運,應給腳價,皆與實錢,務令速到京師,不計在途省費,續計料江淮米入運,以備恒數。又以太倉粟,約一歲費之外,出糶於人,則時價必減,而蓄藏者自出矣。

一、《書》曰:罪疑惟輕,又曰:「宥過無大。」陛下巳命省寺,疏理係囚,各從減等,務使原免,此誠睿慈恤隱,莫大之澤。臣愚以為不如特降成命,敷宣於朝,使轂下萬人,渙然受賜。又比來有經黜放者,自謂永無錄用之期,坐為匪人,感動和氣,冬薦官逾三年未受命者,不敢出城,相顧以乞食,溘然而就斃,此亦窮人之一端也。近有超擢黜放者,或起為二千石,其徒必互相慰勉,上荷聖恩,雖未命者,知牽復可望,冬薦官皆敘巳用適其輪轅,此誠睿慈勤慮,獎人於祿也。伏惟因而宏之,使人人自效。昔顏子不貳過,蘧伯玉知非,則明古之賢人,皆不能無過,在知而改之而已。棄瑕獎善,用其所長,則無廢人,此理道之至切也。

一、天下理在百姓安,百姓安在賦稅減,賦稅減在經費省,天下未有不由此塗出也。生之者少,靡之者多,物力既屈,人命必蹶。大曆中絹一疋價近四千,今止八百九百,設使稅入之數如其舊,出於人者巳五倍其多。又四方守臣,銳於上獻,為國斂怨,為身市思,或廣軍實之求,而兵有虛籍;或倍地征之數,而取以多方。固非家財皆出於人力者也,雖有心計巧曆,能商功利者,其於困人均也,割股啗口,莫甚於斯,在陛下慮之而已,行之而已。大《易》、《節》之說曰:「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人。」伏望俾有司審量入之數,節輕用之源,無冗食,無浮費,百事省嗇,以俟豐年,此一救災恤患之切務也。

一、前史云:「一時不雨,人且狼顧。」今曆三時矣,農之望歲,以食為天,京師比屋,惶惶靡措。《詩》曰:「先人有言,詢於芻蕘。」古語云:「愚者千慮,時有一得。」況含齒戴發,斯人最靈,伏望俾百執事之人,皆得上言利病,可者酌而行之,否者容而恕之,此亦惻隱含宏之大要也。以前臣伏以今年饑旱,京師艱食,聖心憂軫,臣下何安?臣謂救之者不在於禱求,乃在於事實;有備者不止於公廩,亦在於編人。

苟懷愚管,不敢緘默,上煩宸扆,事或非宜,慺慺血誠,所貴無隱。不任惶灼隕越之至!謹槁手疏以聞。臣某誠恐誠懼頓首頓首。謹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