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旱灾表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论旱灾表
作者:权德舆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488

臣德舆言:伏见自春三月不雨,连夏涉秋,田里嗷嗷,农收无望。陛下斋心减膳,悯恻元元,告于宗庙,祷于天地。一物可祈者,必致其礼;一介有请者,必诚其言。忧人闵雨,可谓至矣。而甘泽未降,众情如焚,公私窘迫,日月以甚。臣闻水旱之沴,阴阳之变,前哲王之所不免,但有备之之术而已。销天灾者,莫若修政事;感人心者,莫若流惠泽。人和浃洽,则天地之和应矣。昔尧舜在上,天下无穷人。今陛下爱人之心,远过尧舜,而犹有穷困未济者,此臣所未喻也。敢以朴愚,条陈管见,伏惟圣虑裁择。

一、顷年纵旱,亦皆有苗,但时雨或愆,不秀不实。今则甸畿之内,多有不下种而不生出者,才出短苗,旋即焦干者,大率皆赤地而无所望。流庸转徙之人,或趍近辅或抵京西,毙踣雕耗于道途者。又居其外,但虑至种麦时无种可下,顷者忧麦,所收盖寡,旋属旱歉,性命是虞,迫于目前,苟利糊口,蚩蚩愚夫,须与支计。伏望以今年夏税麦中,各于本县量留,充临时赈贷麦种。今年秋税,除水利地据分数外,馀一切放免。远年逋负,悉皆蠲除。发德音,下明诏,沛然及物,使皆闻知,则人心重迁,喜气交感。假使不放,亦决无可征,不若先事图之,则恩归于上,此乃今之至切也。去贞元十四年,夏旱不甚于今,官吏多督责取办以为心,不副陛下视人如伤之旨,至有县令为部内百姓殴击者,前事不远,伏惟陛下留念。

一、漕运之事,以济关中,有司量入,固以支计。以臣愚所见,且自东都以来,缘路仓所贮米,随水陆节给,倍程般运,应给脚价,皆与实钱,务令速到京师,不计在途省费,续计料江淮米入运,以备恒数。又以太仓粟,约一岁费之外,出粜于人,则时价必减,而蓄藏者自出矣。

一、《书》曰:罪疑惟轻,又曰:“宥过无大。”陛下巳命省寺,疏理系囚,各从减等,务使原免,此诚睿慈恤隐,莫大之泽。臣愚以为不如特降成命,敷宣于朝,使毂下万人,涣然受赐。又比来有经黜放者,自谓永无录用之期,坐为匪人,感动和气,冬荐官逾三年未受命者,不敢出城,相顾以乞食,溘然而就毙,此亦穷人之一端也。近有超擢黜放者,或起为二千石,其徒必互相慰勉,上荷圣恩,虽未命者,知牵复可望,冬荐官皆叙巳用适其轮辕,此诚睿慈勤虑,奖人于禄也。伏惟因而宏之,使人人自效。昔颜子不贰过,蘧伯玉知非,则明古之贤人,皆不能无过,在知而改之而已。弃瑕奖善,用其所长,则无废人,此理道之至切也。

一、天下理在百姓安,百姓安在赋税减,赋税减在经费省,天下未有不由此涂出也。生之者少,靡之者多,物力既屈,人命必蹶。大历中绢一疋价近四千,今止八百九百,设使税入之数如其旧,出于人者巳五倍其多。又四方守臣,锐于上献,为国敛怨,为身市思,或广军实之求,而兵有虚籍;或倍地征之数,而取以多方。固非家财皆出于人力者也,虽有心计巧历,能商功利者,其于困人均也,割股啖口,莫甚于斯,在陛下虑之而已,行之而已。大《易》、《节》之说曰:“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人。”伏望俾有司审量入之数,节轻用之源,无冗食,无浮费,百事省啬,以俟丰年,此一救灾恤患之切务也。

一、前史云:“一时不雨,人且狼顾。”今历三时矣,农之望岁,以食为天,京师比屋,惶惶靡措。《诗》曰:“先人有言,询于刍荛。”古语云:“愚者千虑,时有一得。”况含齿戴发,斯人最灵,伏望俾百执事之人,皆得上言利病,可者酌而行之,否者容而恕之,此亦恻隐含宏之大要也。以前臣伏以今年饥旱,京师艰食,圣心忧轸,臣下何安?臣谓救之者不在于祷求,乃在于事实;有备者不止于公廪,亦在于编人。

苟怀愚管,不敢缄默,上烦宸扆,事或非宜,㥪㥪血诚,所贵无隐。不任惶灼陨越之至!谨槁手疏以闻。臣某诚恐诚惧顿首顿首。谨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