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衡/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量知篇第三十五 論衡
謝短篇第三十六
作者:王充
效力篇第三十七

  《程材》、《量知》,言儒生、文吏之材,不能相過;以儒生修大道,以文吏曉簿書,道勝於事,故謂儒生頗愈文吏也。此職業外相程相量也。其內各有所以為短,未實謝也。夫儒生能說一經,自謂通大道驕文吏;文吏曉簿書,自謂文無害以戲儒生。各持滿而自(藏)〔臧〕,非彼而是我,不知所為短,不悟於己未足。《論衡》之,將使〔〕然各知所(之)〔乏〕。夫儒生所短,不徒以不曉簿書;文吏所劣,不徒以不通大道也。反以閉暗不覽古今,不能各自知其所業之事未具足也。二家各短,不能自知也。世之論者,而亦不能訓之,如何?

  夫儒生之業,《五經》也,南面為師,旦夕講授章句,滑習義理,究備於《五經》可也。《五經》之後,秦、漢之事,(無)不能知者,短也。夫知古不知今,謂之陸沉,然則儒生,所謂陸沉者也。《五經》之前,至於天地始開、帝王初立者,主名為誰,儒生又不知也。夫知今不知古,謂之盲瞽。《五經》比於上古,猶為今也。徒能說經,不曉上古,然則儒生,所謂盲瞽者也。

  儒生猶曰:「上古久遠,其事暗昧,故經不載而師不說也。」

  夫三王之事雖近矣,經雖不載,義所連及,《五經》所當共知,儒生所當審說也。夏自禹向國,幾載而至於殷;殷自湯幾祀而至於周;周自文王幾年而至於秦。桀亡夏而紂棄殷,滅周者何王也?周猶為遠,秦則漢之所伐也。夏始於禹,殷本於湯,周祖后稷,秦初為人者誰?秦燔《五經》,坑殺儒士,《五經》之家所共聞也。秦何起而燔《五經》,何感而坑儒生?秦則前代也。漢國自儒生之家也,從高祖至今朝幾世?歷年訖今幾載?

  初受何命?復獲何瑞?得天下難易孰與殷、周?家人子弟,學問歷幾歲,人問之曰:「居宅幾年?祖先何為?」

  不能知者,愚子弟也。然則儒生不能知漢事,世之愚蔽人也。「溫故知新,可以為師。」

  古今不知,稱師如何!彼人問曰:二尺四寸,聖人文語,朝夕講習,義類所及,故可務知。漢事未載於經,名為尺籍短書,比於小道,其能知,非儒者之貴也。儒不能都曉古今,欲各別說其經,經事義類,乃以不知為貴也。

  事不曉,不以為短,請復別問儒生,各以其經旦夕之所講說。先問《易》家:《易》本何所起?造作之者為誰?彼將應曰:「伏羲作八卦,文王演為六十四,孔子作《象》、《繫辭》。三聖重業,《易》乃具足。」

  問之曰:「《易》有三家,一日《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伏羲所作,文王所造,《連山》乎?《歸藏》,《周易》也?秦燔《五經》,《易》何以得脫?漢興幾年而復立?宣帝之時,河內女子坏老屋,得《易》一篇,名為何《易》?此時《易》具足未?」問《尚書》家曰:「今旦夕所授二十九篇,奇有百二篇,又有百篇。二十九篇何所起?百二篇何所造?秦焚諸書之時,《尚書》諸篇皆何在?漢興,始錄《尚書》者何帝?初受學者何人?」問《禮》家曰:「前孔子時,周已制禮,殷禮夏禮,凡三王因時損益,篇有多少,文有增減,不知今禮,周乎?殷、夏也?」

  彼必以漢承周,將曰:「周禮。」

  夫周禮六典,又六轉,六六三十六,三百六十,是以周官三百六十也。案今《禮》不見六典,無三百六十官,又不見天子。天子禮廢何時?豈秦滅之哉?宣帝時河內女子坏老屋,得佚《禮》一篇,六十篇中,是何篇是者?

  高祖詔叔孫通制作《儀品》,十(六)〔二〕篇何在?

  而復定《儀禮》,見在十六篇,秦火之餘也。更秦之時,篇凡有幾?問《詩》家曰:「《詩》作何帝王時也?」

  彼將曰:「周衰而《詩》作,蓋康王時也。康王德缺於房,大臣刺晏,故《詩》作。」

  夫文、武之隆貴在成、康,康王未衰,《詩》安得作?周非一王,何知其康王也?二王之末皆衰,夏、殷衰時,《詩》何不作?《尚書》曰「詩言志,歌詠言」,此時已有詩也,斷取周以來而謂興於周。古者采詩,詩有文也,今《詩》無書,何知非秦燔《五經》,《詩》獨無餘(禮)〔札〕也?問《春秋》家曰:「孔子作《春秋》,周何王時也?自衛反魯,然後樂正,《春秋》作矣。

  自衛反魯,哀公時也。自衛,何君也?俟孔子以何禮,而孔子反魯作《春秋》乎?孔子錄史記以作《春秋》,史記本名《春秋》乎?制作以為經乃歸《春秋》也?

  法律之家,亦為儒生問曰:「《九章》,誰所作也?」彼聞皋陶作獄,必將曰:「皋陶山。」詰曰:「皋陶,唐、虞時,唐、虞之刑五刑,案今律無五刑之文。」或曰:「蕭何也。」詰曰:「蕭何,高祖時也,孝文之時,齊太倉令淳于(德)〔意〕有罪,征詣長安,其女緹縈為父上書,言肉刑壹施,不得改悔。文帝痛其言,乃改肉刑。案今《九章》象刑,非肉刑也。文帝在蕭何後,知時肉刑也。蕭何所造,反具(肉)〔象〕刑也?而云《九章》蕭何所造乎?」

  古禮三百,威儀三千,刑亦正刑三百,科條三千。出於禮,入於刑,禮之所去,刑之所取,故其多少同一數也。今《禮經》十六,蕭何律有九章,不相應,又何?

  《五經》題篇,皆以事義別之,至禮與律(獨)(猶)經也,題之,禮言昏禮,律言盜律,何?

  夫總問儒生以古今之義,儒生不能知,別(名)〔各〕以其經事問之,又不能曉,斯則坐守(何)〔信〕(言)師法、不頗博覽之咎也。文吏自謂知官事,曉簿書。問之曰:「曉知其事,當能究達其義,通見其意否?」

  文吏必將罔然。問之曰:「古者封侯各專國土,今置太守令長,何義?

  古人井田,民為公家耕,今量租,何意?一(業)〔歲〕使民居更一月,何據?年二十三(儒)〔傅〕,十五賦,七歲頭錢二十三,何緣?

  有,何帝王時?門戶井灶,何立?社稷、先農、靈星,保祠?歲終逐疫,何驅?使立桃象人於門戶,何旨?挂蘆索於戶上,畫虎於門闌,何放除?

  牆壁書畫厭火丈夫,何見?步之六尺,冠之六寸,何應?有尉史令史,無(承)〔丞〕長史,何制?

  兩郡移書曰「敢告卒人」,兩縣不言,何解?郡言事二府曰「敢言之」,司空曰「上」,何狀?賜民爵八級,何法?名曰簪、上造,何謂?

  吏上功曰伐閱,名籍墨(將)〔狀〕,何指?七十賜王杖,何起?著鳩於杖末,不著爵,何杖?苟以鳩為善,不賜而賜鳩杖,而不爵,何說?日分六十,漏之盡(自)〔百〕,鼓之致五,何故?吏衣黑衣,宮闕赤單,何慎?

  服革於腰,佩刀於右,(舞)〔帶〕劍於左,何(人)備?著(鉤)〔〕於履,冠在於首,何象?

  吏居城郭,出乘車馬,坐治文書;起城郭,何王?造車輿,何工?生馬,何地?作書,何人(王)?造城郭及馬所生,難知也,遠也。造車作書,易曉也,必將應曰:「倉頡作書,奚仲作車。」

  詰曰:「倉頡何感而作書?奚仲何起而作車?」

  又不知也。文吏所當知,然而不知,亦不博覽之過也。夫儒生不覽古今,(何)〔所〕知(一)(永)不過守信經文,滑習章句,解剝互錯,分明乖異。文吏不曉吏道,所能不過案獄考事,移書下記,對(卿)〔鄉〕便給。(之)准〔之〕無一閱備,皆淺略不及,偏駁不純,俱有闕遺,何以相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