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方輿紀要/卷一百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讀史方輿紀要
←上一卷 卷一百二十 貴州一 封域 山川險要 下一卷→


貴州一[编辑]

《禹貢》荊、梁二州荒裔。自春秋以來,皆爲蠻夷地。其在天文,亦參、井之分野也。漢時亦爲牂牁南境。三國時相傳諸葛武侯封牂牁蠻酋濟火爲羅甸王,國於此。唐時羅羅鬼主居之,羅羅本羅甸之盧鹿部,後訛爲羅羅。宋時爲羅施鬼國地。。或云州境即殷、周之鬼方也。《易》曰:「高宗伐鬼方。」《詩》言「覃及鬼方」,故今猶有羅鬼之名。。元於此置八番順元等處軍民宣慰使司都元帥府,八番,程番、韋番、方番、洪番、龍番、金石番、羅番、盧番也。龍番又有臥龍、小龍、大龍三番,而實與龍番同種。故云八番。隸四川行省。至元二十八年改隸湖廣行省。明初以其地分隸湖廣、四川、雲南三布政司,洪武十五年設貴州都指揮使司,永樂十一年始建貴州等處承宣布政使司。領府十、屬州九、縣十四、宣慰司一、安撫司二、長官司七十一,而都司所領衛十八、直隸所一、守禦所十、長官司六,總爲里七十有九,夏秋二稅約三萬七百石有奇。蓋府衛參設焉。今仍爲貴州布政使司。

貴陽軍民府,屬州三,安撫司一,縣二,長官司十七。
新貴縣,附郭。貴定縣,附郭。
定番州,領長官司十七。
程番,附郭。小程番,韋番,方番,洪番,盧番,上馬橋,臥龍番,小龍番,大龍番,金石番,羅番,盧山。已上皆長官司,又木官等里附見。
開州,
廣順州,
金築安撫司,領長官司三。
木瓜,麻向,大華。
貴州宣慰使司,與府同城,屬長官司九。
水東,中曹蠻夷,青山,劄佐,龍里,白納,底寨,乖西蠻夷,養龍坑。
貴州衛,與府同城。
貴州前衛,與府同城。
安順軍民府,屬州三,長官司六。
寧谷,西堡。
鎮寧州,領長官司二。
十二營,康佐。
永寧州,領長官司二。
慕役,頂營。
普安州,
普安衛,與州同城。屬所四。
樂民,平夷,安南,安籠。
都勻府,屬州二,縣一,長官司八。
清平縣,都勻,邦水,平浪,平州六洞。
麻哈州,領長官司二。
樂平,平定。
獨山州,領長官司二。
合江洲陳蒙爛土,豐寧。
都勻衛,與府同城。
平越軍民府,屬衛二,州一,縣三,安撫司一,長官司一。
清平衛,
興隆衛,
黃平州,領縣三。
餘慶縣,甕安縣,湄潭縣。
凱里安撫司,領長官司一。
楊義。
平越衛,與府同城。
黎平府,屬縣一,長官司十三。
永從縣,潭溪,八舟,洪舟泊里,曹滴洞,古州,西山陽洞,湖耳,亮寨,歐陽,新化,中林驗洞,赤溪湳洞,龍里。潭溪以下俱蠻夷長官司。
五開衛,與府同城,屬所五,隸湖廣都司。
黎平,中潮,新化亮寨,隆里,新化屯。
銅鼓衛,隸湖廣都司。
思南府,屬縣三,長官司四。
安化縣,附郭。永德江,附郭。蠻夷,附郭。婺川縣,印江縣,沿河祐溪,朗溪。
思州府,屬長官司四。
都坪峨異溪,都素,施溪,黃道。
平溪衛,隸湖廣都司。
鎮遠府,屬縣二,長官司二。
鎮遠縣,附郭。施秉縣,偏橋,邛水十五洞。
鎮遠衛,與府同城,屬長官司一,隸湖廣都司。
臻剖六洞橫坡等處。
偏橋衛,隸湖廣都司。
清浪衛,同上。
銅仁府,屬縣一,長官司五。
銅仁縣,附郭。省溪,提溪,大萬山,烏羅,平頭著可。
石阡府,屬縣一,長官司三。
石阡,附郭。龍泉縣,苗民,葛彰葛商。
龍里軍民衛,屬長官司一。
大平伐。
新添軍民衛,屬長官司五。
新添,附郭。小平伐,把平寨,丹平,丹行。
威清衛,
平壩衛,
普定軍民衛,
安莊衛,屬所一。
關索嶺。
安南衛,
畢節衛,屬所一。
七星關。
赤水衛,屬所四。
赤水前,摩尼,阿落密,白撒。
烏撒衛,
永寧衛,
普市所。

東連五谿,

思州、鎮遠、銅仁、黎平,皆五谿地,與湖廣之辰、沅、靖州相錯雜,苗蠻環伺,乘間抵隙,每煩撲滅焉。

南接西粵,

廣西柳州府之西北境,慶遠府及南丹州之北境,皆與都勻、貴陽、安順接界,而泗城州密邇普安。滇、黔有警,應援相近,故師旅相尋,必議以一軍出泗州,爲後勁之勢。

西通滇服,

自普安而西七十里爲亦資孔驛,驛滇、黔分界處也。自驛而東地氣蒸濕,雨潦不時,自驛而西山川開朗,風景晴和,黔土在藩服之間,固爲最劣哉!

北屏川南。

川南亦蠻夷淵藪也。西起烏撒,東抵平茶,迴環不啻千里,跳梁之禍往往而起。萬曆以降遵義、永寧之亂,其尤劇者也。而貴州諸境與川南皆犬牙相錯,不特平越掣遵義之肘,畢節掎永寧之足也。故出奇制勝,從事於貴州者,什恒居其五六。

其大川則有烏江,

烏江,在貴陽府北二百里。出水西境,內與四川遵義府分界。湍流洶悍。其渡處有烏江關,兩境恃以爲險。東北流經平越府餘慶縣及罋安縣西,又北經石阡府西,又北入思南府,經府西北流入四川重慶府彭水縣界而爲涪陵江,經縣西又東北經武隆縣治南,復折而西北,經涪州城東而入於大江,蓋貴州東北境之大川也。

盤江。

盤江,在貴州境者爲北盤江,出四川烏撒府西百五十里,《一統志》:「盤江有二源,北流曰北盤江,南流曰南盤江,環繞諸部,各流千餘里,至平伐橫山寨而合焉。」曲靖府霑益州正據南北二江之間。蓋盤江之源流,諸志皆未備。《一統志》雖言有二源,而源所從出者既不詳,其言合於平伐橫山寨,亦殊荒略。羅氏云源出陸涼州,亦非也。今詳見廣西大川右江。東南流至烏撒南九十五里謂之可度河,又東南爲七星關河,折而南經雲南霑益州界入貴州境,經安南衛東,又南經永寧州西境、普安州東境,盤迴曲折於山箐間,陰翳蒙密,夏秋多瘴,《安南志》:「盤江兩岸崖壁阨束,林木深阻,江流闊狹無時,隱見不一,藏垢伏穢,蒸爲瘴癘。」流經慕悅長官司東南,而南盤江流合焉。又東南入廣西泗城州境而謂之左江。陶弼云:「左江即盤江,盤江即牂牁江也。」漢武帝時唐蒙欲浮船牂牁以製越,武帝遂使馳義侯發夜郎兵,下牂牁江會番禺。諸葛武侯南征亦至盤江。此貴州西南境之大川也。今詳見《川瀆異同》。

其重險則有七星關,

七星關,在烏撒衛東南百七十里、畢節衛西九十里。其地有七星山,山有七峰,置關其上。楊慎云:「孔明禡牙之地也。」關下爲七星河,兩崖壁立,迤邐而東,鳥道崇岡,屹然天險。水經其中,奔騰澎湃,險不可犯。初立鐵柱繫鐵絙以渡。後爲浮梁,架以七舟,名曰應星橋。然泛漲時輒至漂壞,易舟以濟,則橫流沖激,尤多覆溺。嘉靖間道士黃一中者,始創爲七星橋。經營相度,糾工聚材。其徒繼之,功始集,公私便利。今從雲南霑益州而北,道烏撒,越七星關趨畢節,而後臻赤水、永寧。關當雲、貴、川三省之交,爲喉嘰之要矣。元末大理段功追敗明玉珍於七星關。明洪武十四年傅友德自曲靖引兵搗烏撒,尋大破蠻兵,得七星關以通畢節,進至可度河即盤江,見四川烏撒府。而東川、烏蒙、芒部諸蠻皆下,關蓋必爭之所也。今有官軍戍守。

偏橋。

偏橋,在鎮遠府西五十里。自湖廣沅州而西,四百四十里而至偏橋。自貴陽府而東,三百六十里而至偏橋。蓋辰、沅之指臂,貴陽之噤喉,偏橋警而東西隔絕,糧援中斷矣。明時幅員滇洱,置驛四川,不如取途湖廣爲徑。雲南、湖廣之間,惟恃貴陽一線。有雲南不得不重貴陽,重貴陽不得不急偏橋,必至之勢也。元人開置黔壤,即有偏橋中寨及德勝寨偏橋四甲等處諸長官司。明洪武四年設偏橋長官司,二十五年置衛,地在貴州,而軍屬湖廣,可以知控制之勢矣。嗣後苗蠻有警,必急扼偏橋,而不軌之徒,亦復眈眈於此。楊應龍跋扈於前,襲偏橋而楚、黔中梗;安邦彥跳梁於後,犯偏橋而黔、貴幾危。後乃於湖南建節,而以、偏沅爲稱者,蓋偏橋在三省之交,苗蠻環錯,四顧皆險,其在貴陽,尤爲上游之形勝也。
貴州自元以來,草昧漸闢,而山箐峭深,地瘠寡利,苗蠻盤繞,迄今猶然。惟是滇南北上,必假道茲土。故疆理制置,不容不急焉。又其地界川、湖夷峒之間,師旅之費,大都仰給二省,時稱匱詘,若寄生然。至於水西、普安、凱里諸酋,舊以富甲他夷,奸萌日稔。自萬曆以來,播、藺二凶傋禍於外,水西狂孽繼亂於中,勞師動眾,騷驛已甚。而賊亦大創,不逞之志,今屏息矣。夫國家製馭蠻夷,貴圖之於豫。逮其亂作而草薙禽獮之,亦豈善策也哉?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