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方輿紀要/卷三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讀史方輿紀要
◀上一卷 卷三十七 山東八 遼東行都司 下一卷▶


山東八[编辑]

遼東都指揮使司,東至鴨緑江五百六十里,南至旅順海口七百三十里,西至山海關一千一十五里,西北至大寧廢衛八百六十里,東北至建州衛七百九十里,自都司至山東布政司二千三百三十里,京師一千七百里。

古冀、青二州地。舜分冀東北爲幽州,即今廣寧以西地;青東北爲營州,即今廣寧以東地。春秋、戰國並屬燕。秦置遼東、遼西二郡。漢初因之,武帝拓朝鮮并割遼東屬邑置樂浪、玄菟、真番、臨屯四郡,昭帝省臨屯、真番郡。後漢因之。後爲公孫度所據。度自稱平州牧,傳四世,魏景初二年司馬懿擊滅之。三國魏置東夷校尉,治襄平,而分遼東、昌黎、《晉志》:「昌黎郡,魏置。」樂浪、玄菟、帶方帶方郡,公孫度置。五郡置平州。晉改遼東郡爲國,仍隸平州。《通典》:「魏因公孫度之舊分遼東五郡置平州,後還合幽州。又東夷校尉居襄平,後改爲護東夷校尉。晉咸寧二年仍置平州,以慕容廆爲刺史,治昌黎,屬永嘉之亂,遂有其地。」大興三年爲慕容廆所據,太和五年屬於苻秦,後又屬於後燕。晉太元十年高句麗寇遼東,後燕將王佐救之,爲高句麗所敗,遼東、玄菟遂陷於高麗。是年慕容農復取之。後魏得之,仍爲遼東、昌黎等郡,尋又爲高句麗所據。唐征高麗,初置遼、蓋二州,後又置都督府九,又置安東都護以統之。《通典》:「總章元年李勣平高麗,得城百七十六,分其地爲都督府九,州四十二,縣一百,置安東都護於平壤城以統之,用其酋渠爲都督、刺史、縣令。上元二年徙都護於遼東故城,儀鳳二年又徙新城。聖曆元年更名安東都督府,神龍元年復曰都護。開元二年徙於平州。天寶二年又徙於遼西故郡城,領羈縻州十四。至德後廢。」尋爲勃海大氏所據。五代時地入契丹,阿保機葺遼陽故城,建東平郡,尋升爲南京,《遼志》云:「城名天福。」又改爲東京、遼陽府。金因之。元初置東京總管府,至元二十四年立遼陽等處行中書省,明年改東京爲遼陽路。明朝洪武四年置定遼都衛,八年改爲遼東都指揮使司,十年革所屬州縣置衛,永樂七年復置安東、自在二州。今領衛二十五、州二。
州控馭戎、貉,限隔海島,漢劉歆議「孝武東伐朝鮮,起玄菟、樂浪以斷匈奴之左臂」者也。後漢之季,東陲日漸多事,及晉失其綱,慕容氏并有遼東,遂蠶食幽、薊,爲中原禍。蓋其地憑恃險遠,鹽鐵之饒,原隰之廣,足以自封而招徠旁郡,驅率奚、羯,乘間抵隙,不能無倒植之勢矣。自晉大興以後,遼東不入職方者幾數百年,慕容燕、拓跋魏、高麗相繼有之。隋常圖之而不能有,唐雖得之而不能守也。五代梁貞明五年契丹據有其地,漸營京邑,以侵擾中華。金人亦啓疆於此,用以滅遼弱宋。蒙古先取遼東、西,而金人根本撥矣。後亦置省會於此,以彈壓東垂。明朝都燕,遼東實爲肘腋重地,建置雄鎮,藩屏攸賴。司之西北則朵顏、福餘、泰寧三衛,東北則高麗、耽羅迤北等地,而廣寧、開元居其噤吭,金、復、海、蓋並稱沃饒,爲之根本。邊牆西自山海,東抵開元,延袤二千餘里,東西闊絕,議者以應援爲虞。成化二十年邊將鄧鈺言:「永樂時築邊牆於遼河內,自廣寧東抵開元七百餘里。若就遼河迤西徑抵廣寧,不過四百里。以七百里邊塹堡寨移守四百里,若遇入寇,應接甚易。」弘治六年按臣李善亦言:「邊牆阻遼河爲固。濱河之地,延壘八百餘里,土脈鹹鹵,秋修春頹,動費巨萬。夏旱水淺,不及馬腹;冬寒冰凍,如履平地。所在城堡畏賊深入。遂將良田數萬頃棄而不佃。況道路低窪,每遇雨水,泥濘不通,倘開元有警,則錦義、廣寧之兵不過遙望浩歎而已。臣詢之故老,云有陸行舊路自廣寧抵開元,約三百餘里,兼程不二日可到,地形高阜,土脈滋潤,有古顯州城池遺址。即遼濱城,見瀋陽衛。計莫若開舊路展築邊牆,起廣寧碁盤山,直抵開元平頂山。二山在塞外。移分守八百里之兵,聚守三百里之地,錦、義爲西路,廣寧爲中路,遼陽爲東路,開元爲北路,四路聲援相接如率然之勢,庶廟堂可寬東顧之憂矣。」議格不行。《邊防攷》:「河西一帶隨山起築,多用石砌。廣寧以東地勢平衍,惟藉版築。」弘治中科臣鄒文盛嘗言:「沿邊野草繁茂,水土便益,甚利陶冶。若以歲役丁夫燒磚修砌邊牆,除山谷深峻不必修砌者,約千餘里,及時督成,可爲金湯之固。」議格不用。說者曰:司負山面海,水深土衍,草木豐茂,魚鹽饒給。正德三年撫臣劉瓛言:「遼東邊儲,止是屯糧,歲用不給。二十五衛俱有鹽場,每年例該煎鹽三百八十五萬六千四百三十斤,給軍食用。但鹽場去衛頗遠,運道甚艱,莫若召商開中糴買糧料爲便。」從之。三岔河南北數百里,木葉、白雲之間,大定故城在焉,見北直大寧廢衛。乃委以畀敵,俾得進據腹心,限隔東西。寧前、高平諸處一線之險,形援易阻,保邊長策,得毋坐失之哉!

定遼中衛,附郭,在司治東南。漢襄平、遼陽二縣地,屬遼東郡。後漢仍爲襄平縣地,晉及後魏因之,高齊時爲高麗所據。唐平高麗,復曰襄平縣,後沒於勃海。契丹置遼陽縣,爲東平郡治,尋爲遼陽府治。金仍舊。元爲遼陽路治。明洪武四年改爲衛治,八年改置都司治焉。十年廢縣。十七年置衛。

定遼左衛,附郭。在司治西南。洪武四年置千户所,十年升爲衛。

定遼右衛,附郭。在司治西。建置同上。

定遼前衛,附郭。在司治東北。建置同上。

定遼後衛,附郭。在司治西北。洪武四年置,初名遼東衛,治得利嬴城,尋徙治於此。八年改爲定遼後衛。

東寧衛,附郭。在司治北。洪武十三年置五千户所,十九年置衛,并五所爲左、右、前、後四千户所。尋又增置中所及中左千户所,以謫戍者實之。

自在州。附郭。永樂七年置,治開元城內,領新附之衆。後徙置於東寧衛西偏。
遼陽城,即司治。《遼志》:「契丹神册四年葺遼陽故城,謂之鐵鳳城,以勃海漢户建東平郡。天顯三年遷東丹國民居之,升爲南京,名天福城,幅員三十里,有八門。其宮城在東北隅,南爲三門,壯以樓觀,四隅有角樓,相去各二里。外城謂之漢城。天顯十年改曰東京、遼陽府。」金、元皆因舊城。明朝洪武五年改建定遼城,周十八里有奇,門六:南面門二,左曰安定,右曰太和;東面門二,左曰平夷,右曰廣順;西面門一,曰肅靖;北面門一,曰鎮遠。十二年展築東城一里,其北又附築土城,以處東寧衛內附之衆。永樂十四年復修築北城,南北一里,東西四里,合於南城。司城共周二十四里有奇。北城之門三,東永智,西武靖,北無敵。自是每加修飾,萬曆庚申以後鞠爲茂草矣。○遼陽廢縣,在司城內。漢縣,屬遼東郡。後漢安帝初改屬玄菟郡。晉廢。《遼志》云:「遼陽縣,漢浿水縣也,高麗改爲句麗縣,勃海爲常樂縣,遼爲遼陽縣。」按浿水縣漢屬樂浪郡,《遼志》悞也。金、元俱爲遼陽縣,明初廢。
襄平城,司北七十里。漢縣,爲遼東郡治,後漢及晉因之。亦謂之遼東城。慕容廆使其子翰鎮遼東,即是城也。隋大業八年度遼水,圍遼東城。唐貞觀十九年親征高麗,拔遼東城,以其城爲遼州。儀鳳初年移安東都護府於遼東故城,明年復移新城。賈耽曰:「自營州入安東,道經汝羅守捉,度遼水至安東都護府五百里,府故漢襄平城是也。」又司東北有武次城,亦漢縣,屬遼東郡,東部都尉治此。後漢廢。
鶴野城,司西八十里。漢居就縣地,屬遼東郡,晉因之,後廢。勃海置雞山縣於此。遼改爲鶴野,屬遼陽府,金因之。元廢入遼陽縣。○宜豐城,在司西南百里。遼置宜豐縣,兼置衍州治此,亦曰廣安軍。金皇統三年州廢,以縣屬遼陽府。元初縣廢。又來遠城,亦在司西南。《遼志》:「本屬女真地,統和中伐高麗置城於此。」金升爲來遠軍,又升爲州。元廢。
石城故城,在司東。金置石城縣,屬遼陽府。元省。志云:司東南十二里今有石城山,縣蓋因以名。又東南有故石城,蓋高麗故城也。唐貞觀二十一年遣牛進達等自萊州渡海擊高麗,拔其石城,進至積利城,敗其兵而還。又橫山城,亦在司東。《唐史》:「太宗征高麗,拔其橫山等城。」又顯慶四年薛仁貴破高麗於橫山,即此。
紫蒙城,在司東。《遼志》:「漢樂浪郡鏤方縣地,後佛涅國置東平府,領蒙州紫蒙縣,尋徙遼城,并入黃嶺縣。渤海復置紫蒙縣,遼因之,屬遼陽府。」金廢。○于河城,在司東北。晉大興三年慕容廆取遼東,平州刺史崔毖奔高句麗,高句麗將如奴子據于河城,廆遣將張統擊擒之。又湯州城,在司北。《遼志》云:「漢襄平縣地,渤海置州,領靈峰、常豐、白石、均谷、嘉利五縣。遼廢縣存州,在東京西北百里。」金廢。
興遼城,在司西南。《遼志》:「漢遼東郡平郭縣地,渤海改爲長寧縣。遼曰興遼縣,屬遼陽府。」金廢。○婆速城,在司東西百七十里。金初置統軍司於此。天德二年置總管府,貞元初又置府尹,爲婆速府路。元訛「速」爲「娑」,曰婆娑府。至元十七年改隸東京總管府,後廢爲巡檢司。
鳳凰城,司東南三百五十里。其相近有鳳凰山。山上有壘石古城,可屯十萬衆,相傳唐太宗征高麗駐蹕於此。明成化十七年以朝鮮使臣還國,道經山下,爲不知何人所掠,奏乞於舊路南新開一路,以便往還,於是撫臣王宗彝奏言:「鳳凰山前後實出沒要途,距遼東三百餘里。其間土地廣漠,舊無烽堠。請自山之東北至靉陽間築墩臺二十二座;距山之西北一十五里舊有古城遺址,於此築立一堡,名爲鳳凰城;距城西六十里曰敘列站,宜築立一堡,曰鎮寧堡;距城西北六十里曰新通遠堡,於堡南增築一堡,曰寧夷堡。各置軍馬,爲鳳凰城聲援,則自遼陽直抵朝鮮,烽堠聯絡,既拒零賊東南竊掠,亦便朝鮮使臣往來。」朝議改鎮夷堡爲鎮東,寧夷堡爲鎮夷,餘悉從之。志云:鳳凰城東南去鎮江城凡百餘里。○鎮江城,在司東南四百六十里。舊爲朝鮮貢道。其相近者有安奠堡。明天啓元年毛文龍襲安奠,入鎮江城是也。又有斬木城及火煙溝等處,其西北與鳳凰城相近。
首山,司西南十五里。山連海州衛界。頂有平石,泉出其中,挹之不竭。曹魏景初二年司馬懿伐公孫淵,潛濟遼水,進至首山,大破淵軍,遂圍襄平是也。唐貞觀十八年征高麗,車駕度遼水,軍於馬首山,即此山矣。或謂之駐蹕山。《唐史》:「駐蹕山在安市城外。」志云:首山一名手山,以山頂石上有文如指掌,故名。
平頂山,司東百里。山周三十里,其頂平曠,可資耕稼。有泉湧出,中產蒲魚。又千山,在司南六十里,峰巒叢密以千數計,中有龍泉、溫泉、香巖等寺及仙人臺、羅漢洞諸勝。○華表山,在司東六十里,因丁令威化鶴得名。俗呼爲橫山。又通明山,在司南九十里,山多洞穴,俗名窟龍山。又有石門山,在司東南四十里。舊有石門砦,萬曆中李如松救朝鮮,道出於此。
安平山,司東北百里。俗名平礦山,一名天城山。上有鐵場,置百户所戍守,屬瀋陽中衛。又龍鳳山,在司東南四百里,大蟲江出焉。司東北五百里又有幹羅山,大梁水出焉。○老鴉山,在司西百三十里。明初故元平章高家奴聚兵處。
鳳凰山,司東三百六十里,詳上鳳凰城。其相近者曰青山。○大石嶺,在司南十五里。又分水嶺,在司東四百里。又有大盤嶺,在司東南近大海。志云:司北邊外百餘里有車輪坡,爲三衛駐牧處。
西彌島,在司東南海中。天啓中毛文龍言:「西彌島相連有三山,周廣二百餘里,中雲從山,前西彌島,後珍珠島,與朝鮮國境鐵山城相近,陸程則八十里,水程僅三十里。西彌大路至朝鮮之義州百六十里,鐵山水路如之。義州與鎮江相對止三四十里,鎮江去遼陽三百六十里。」
遼水,司西百六十里,又西距廣寧衛二百里。自塞外流入三萬衛西北境,南流經鐵嶺、瀋陽而至此,又南至海州衛西南入海,行千二百五十里。魏司馬懿伐公孫淵,圍襄平,會大霖雨,遼水暴漲,運船自遼口竟至城下,平地水數尺。隋大業七年伐高麗,至遼水,衆軍俱會,臨水爲大陣。高麗阻水拒守。隋兵不得濟。命宇文愷造浮橋三道於遼水西岸,既成,引橋趨東岸。橋短丈餘,士卒赴水接戰,高麗乘高擊之,爲所敗。乃引橋復就西岸,命何稠接橋,二日而成,諸軍進戰於東岸,高麗大敗。明年復度遼攻遼東城,未克,會楊玄感作亂,引還。唐貞觀十八年遣營州都督張儉等討高麗,值遼水漲,儉等久不得濟。既而車駕至遼澤,泥淖三百餘里,人馬不可通。詔閻立德布土作橋,軍不留行。既濟,即撤之以堅士卒之心。及師還,以遼澤泥潦,遣長孫無忌將萬人剪草填道,水深處以車爲梁而度。今遼地遇雨則多淖,蓋天設之險矣。永樂築邊牆於遼河內,東西曠絕。自廣寧至遼陽以遼河爲津要,秋冬冰結,人馬可以通行,易於應援。冰開時爲敵所據,則兩城勢孤,雖有渡船,不能猝濟。天順十一年邊臣馬文升請復浮橋以聯聲援,從之。自是常加修治。《遼志》:「遼河出東北山口爲大河,西南流爲大口入海。」
太子河,在司東北五里。一名東梁河,一名大梁水。源出幹羅山,西流五百里至此,又折而西南,至渾河合爲小口,會遼河入於海。司馬懿斬公孫淵父子於梁水之上,即此。或曰太子河即故衍水,燕太子丹匿於衍水中,後人因名爲太子河。
渾河,在司西北。一名小遼水。源出塞外,西南流至瀋陽衛合沙河,又西南流至都司城西北入於太子河。《水經注》:「小遼水出玄菟高句麗縣之遼山,西南徑襄平縣爲淡淵。晉永嘉中淵涸。小遼水又徑襄平入大梁水。」
鴨渌江,司東五百六十里。《漢志注》:「玄菟郡西蓋馬縣有馬訾水,西南至遼東郡西安平縣入海,過郡二,行一千一百里。郡二,玄菟、遼東也。」《新唐書》:「馬訾水出靺鞨長白山,色若鴨頭,號鴨渌水。」杜佑曰:「鴨渌水闊三百步,在平壤西北四百五十里,遼水東南四百八十里。」隋大業八年伐高麗,分道並進,皆會於鴨渌水西。唐貞觀十九年程名振等拔卑沙城,遣將耀兵於鴨渌水。又龍朔元年契苾何力討高麗,高麗守鴨渌水,不得濟,何力乘冰堅渡水,大破之。乾封二年李勣伐高麗,管記元萬頃檄文曰:「不知守鴨渌之險。」高麗報曰:「謹聞命矣。」即移兵拒守,唐兵不得渡。乾封三年李勣大破高麗兵於鴨渌栅,進圍平壤,高麗降。宋大中祥符二年契丹主隆緒伐高麗,渡鴨渌江,高麗敗保銅州。元至正二十年元主廢高麗王,伯顏帖木兒立其昆弟在京師者曰塔思帖木兒,以兵送之國。高麗國人不服,至鴨渌江,高麗伏兵四起,兵敗,僅餘十七騎還京師。今鴨渌水源出長白山,下流入海,與高麗分界。萬曆二十年大帥李如松等援朝鮮,出石門至鳳凰山,渡鴨渌江而東是也。○大蟲江,在司東四百里。源出龍鳳山,南渡入於鴨渌江。
海,司南七百三十里。《齊都賦》:「海之傍出者爲勃。」遼東延袤二千里,其南面皆臨渤海。《遼志》:「遼陽府東至北烏魯虎克四百里,南至海邊鐵山八百六十里,西至望平海口三百六十里,東西南三面皆抱大海。」
連山關,司東南百八十里。地有連山,因名。朝鮮入貢之道也。有官軍戍守。志云:遼陽城北三里有鎮湘關。又有刺榆關,在司南百七十里。○鴉鶻關,在司東南三百三十里。其東有喜昌口,即中外分界處。天順三年帥臣趙輔等分軍由鴉鶻關、喜昌口,又踰鳳凰城、黑松林、摩天嶺至潑豬江,斬獲而還。萬曆四十七年,大帥李如松由清河出鴉鶻關是也。
德勝營,在司西六十里,舊爲軍士屯戍之所。又虎皮營,在司北六十里。亦曰虎皮驛。又威寧營,在司東六十里。志云:三萬衛鐵場百户所置於此。
首山堡,司西十五里,以近首山而名。又南沙河堡,在司西南三十里。又有北沙河堡,在司北八十里。○鞍山堡,在司西南六十里,以地有鞍山而名。亦爲鞍山驛,西南去海州九十里。
柳寨堡,在司北。舊爲柳條寨。弘治中始增置營堡於此。又蓮花泊堡,在司北九十里。又長勇堡,在司北百五十里,其西爲長勝堡。○長營堡,在長勇堡東北。《邊防攷》:「堡南有毛得山,爲屯兵按伏之所。又長安堡,在司西北五十餘里。其西爲長定堡,又西南爲長寧堡,又西爲長靖堡。」
甜水堡,司東南九十里。亦曰甜水站,遼海衛鐵場百户所置於此。又南八十里曰草河堡。又有青苔峪堡,在司南百五十里,以當青苔峪而名。○東丹堡,在司東百二十里。其相近者曰白澤山。○馬根單堡,在東丹堡東三十里。其相近者曰靜寧墩,兵衝也。志云:馬根單堡與清河堡、鹹場堡、靉陽堡,相距皆七十餘里,中間有乾河、王老諸嶺皆險隘可守之地也。
清河堡,司東南三百里。南臨太子河堡,西有白塔佃,可按伏。又西有威寧營,可屯兵。其東接鴉鶻關往來。○散洋峪堡,在清河堡西。嘉靖二十五年增置,當鴉鶻關之衝。又司東南三百七十里有鹼場堡,近堡有金人砦,可按伏。又有孤山堡,在鹼場堡東南,亦嘉靖二十五年置。
靉陽堡,在司東南四百餘里。近堡有湯頭溪,可按伏。又新安堡,在靉陽堡西。近堡有石嶺兒、梁家峪,皆設險處也。又灑馬吉堡,在新安堡東北,與孤山堡相接。,
險山堡,司東南四百餘里。嘉靖二十五年增置。堡北有雙嶺臺堡,東有石坌口,鎖果直等臺。○寧東堡,在險山堡西南。其南又有江沿臺堡,亦嘉靖二十五年增置。又湯站堡,在險山堡西,其西南與鳳凰城接界。
寬奠堡,司東南五百里。萬曆六年築。其東北有松子嶺、林剛谷堡。東又有晾馬佃,亦曰晾馬臺。○長奠堡在寬佃南百里。其東北五十里爲永奠堡,又大佃堡在寬佃東南三十里,又東爲石岔口驛,又寬奠北三十里曰新奠堡,俱萬曆六年置。《邊防攷》:「寬奠新疆,邊人謂之張其哈剌佃子。」
牛毛砦,在司東北塞外。其北又有馬家砦。志云:牛毛砦相近有萬遮嶺。又有葛渌砦,亦在寬奠塞外。又有董古、閻王等寨。○修火寨,在司東南塞外。又鴨兒匱,亦寬佃塞外地,距二百里。
甬道。在司西遼河上。隋大業八年伐高麗,起浮橋渡遼水,因築甬道於河旁。唐貞觀十八年伐高麗,李世勣軍發柳城,多張形勢,若出懷遠鎮者,而潛師北趨甬道,出高麗不意,度遼水至玄菟,即隋所築甬道也。懷遠鎮,見北直廢大寧衛。

海州衛,司西南百二十里。南至蓋州衛百二十里,西至廣寧衛二百四十里,東南至鴨渌江三百八十里。

秦、漢時遼東郡地,後魏末爲沃沮國地,高麗爲沙卑城,渤海號南京、南海府,遼爲海州、南海郡,金曰澄州,元廢。明朝洪武九年置今衛。
衛襟帶遼陽,羽翼廣寧,控東西之孔道,當海運之咽喉,遼左重地也。
沙卑城,今衛城。亦曰卑沙城,高麗所築,疊石爲城,幅員九里。或訛爲卑奢城。自登、萊海道趣高麗之平壤,必先出此。隋大業十年來護兒出海道至卑奢城,敗高麗兵,將趨平壤,高麗懼而請降。唐貞觀十八年伐高麗,張亮帥舟師自東萊渡海,襲卑沙城。其城四面懸絕,唯西門可上,唐兵攻拔之。總章李世勣初復得其地。後沒於勃海,置南京、南海府,兼置沃州,領沃沮、鷲巖、龍山、濱海、昇平、靈泉六縣。遼改置臨溟縣,爲海州治。金爲澄州治。元州縣俱廢。明洪武九年改築衛城,周六里有奇。
新昌城,在衛東。漢縣,屬遼東郡,後漢因之。永寧二年高句麗與鮮卑寇遼東,太守蔡諷追擊之於新昌,戰歿。晉亦爲新昌縣。咸和九年慕容仁自平郭趨新昌,都護王寓擊走之,遂徙新昌入襄平。時仁與慕容皝相攻也。○居就城,在衛東北。漢縣,屬遼東郡,後漢省。晉復置。咸和九年慕容皝擊其弟仁於遼東,入襄平,居就及新昌皆降於皝。
析木城,衛東南四十里。漢望平縣地,屬遼東郡,後漢因之。晉改屬玄菟郡。勃海置花山縣。遼改曰析木,屬遼陽府。尋置銅州、廣利軍治焉。金皇統三年州廢,以縣屬澄州。元省。
遼隊城,衛西六十里。漢縣,屬遼東郡。隊讀隧。後漢初廢,公孫度復置。曹魏景初元年幽州刺史母丘儉擊公孫淵,屯遼東南界,淵逆儉於遼隊。會天雨十餘日,遼水大漲,儉戰不利,引軍還右北平。明年司馬懿伐公孫淵,淵使其將卑衍、楊祚屯遼隊,圍塹二十餘里,懿佯出其南,而潛軍濟水,出其北徑指襄平。晉廢。《水經注》:「遼隊縣在遼水東岸。」是也。渤海國置永豐縣。遼曰仙鄉縣,屬遼陽府。金廢。
耀州城,衛西南二百里。勃海置椒州於此,領椒山、貂嶺、澌泉、尖山、巖淵五縣。遼改置耀州,仍屬海州、南海軍節度。金廢。志云:巖淵城在衛西南百里,即渤海所置縣也。金廢。○濱州城,在衛西北百二十里。勃海置晴州於此,領天晴、神陽、蓮池、狼山、仙巖五縣。遼改置嬪州,仍屬海州、南海軍。金廢。
三角山,衛南二十里。又衛東南三十里有白山,東三十里有滑石山。
遼河,在衛西南五十五里。自遼陽界流入,又南注於海,謂之三岔河,當東西往來之衝。亦謂之遼澤,或謂之黃水。晉咸和八年慕容仁舉兵平郭,襲慕容皝於棘城,至黃水,知事露,乃還據平郭。胡氏曰:「黃水在險瀆故縣界」,蓋即遼瀆之異名。
南北通江,衛西百八十里。源出衛東滑石山,自東而西,橫度遼河,折而南流,又折而東復入於遼河。其間有閬洲,方十餘里,可以耕稼。
散水河,在衛北。源出塞外,西流經衛境,下流入太子河。又新開河在城西七十里,城西二百九十里又有開通河,下流俱匯於遼河。
勃錯水,在衛西北。唐貞觀十九年親征高麗,攻安市城不克,引還至遼東。渡遼水,遼澤泥淖,車馬不通。命長孫無忌剪草填道,至蒲溝駐馬督填道,諸軍渡勃錯水,暴風雪士卒沾濕多死者。胡氏曰:「蒲溝、勃錯水皆在遼澤中也。」
梁房口關,衛西南七十里。又東南九十里即蓋州也。海運之舟由旅順口達者,於此入於遼河。旁有鹽場三,其二屬瀋陽衛,一屬遼海衛,各置百户所屯戍。○大片嶺關,在衛東百十里,向亦置官軍戍守。
永豐堡,衛西南六十里。又西有臨清、廣積、保寧、鎮海等四堡。○東勝堡,在衛北。其西南爲東昌堡,堡東有趙皮灣,向爲屯兵設伏之所。
牛家莊驛。衛西北九十里。又西北八十里爲沙嶺驛,西至廣寧七十里。又耀州驛,在衛南六十里。又南六十里即蓋州也。○杜家屯,在衛西北遼河東岸,亦與廣寧接界。又衛西南九十里有鹽場,衛東九十里有鐵場,向各置百户所司之。

蓋州衛,司西南二百四十里。南至復州衛百八十里,西北至廣寧衛三百六十里,東至鴨渌江五百五十里。

秦、漢時遼東郡地,高麗爲蓋牟城。唐置蓋州,勃海因之,又改爲辰州。志云:以路通辰韓也。遼初爲長平郡,尋爲辰州、奉國軍。金初改軍曰遼海軍,尋又改州曰蓋州,軍仍曰奉國。元初爲蓋州路,尋復爲州,以州治建安縣省入,屬遼陽路。明洪武九年廢州置衛。
衛控扼海島,翼帶鎮城,井邑駢列,稱爲殷阜。論者以爲遼東根柢,允矣。
蓋牟城,今衛治。亦名曰葛牟城。唐貞觀十九年伐高麗,取蓋牟城,因置蓋州。志云:遼置建安縣爲州治,元省入州。明洪武五年改築今城,周五里有奇。
熊岳城,在衛南六十里。《遼志》:「勃海杉盧郡也,領縣五:曰山陽、杉盧、漢陽、白巖、霜巖。遼改置盧州、玄德軍。」金州廢,以州治熊岳縣屬蓋州。元廢。志云:縣西至海十五里。傍海有熊岳山,今爲熊岳堡。下有熊岳河。
安市城,衛東北七十里。漢安市縣,屬遼東郡,後漢及晉因之。高麗亦曰安市城。唐貞觀十九年征高麗,攻安市城,不克,引還。咸亨三年高麗餘衆復叛,遣將高侃擊之,敗之於安市城。渤海改置鐵州,領位城、河瑞、蒼山、龍珍四縣。遼仍爲鐵州,亦曰建武軍,改置湯池縣。金州廢,以縣屬蓋州。元省。今爲湯池砦堡。遼志:「鐵州城在東京西南百六十里。」又後黃城,在衛東,亦高麗所置。唐太宗攻安市,先拔其後黃、銀城二城。胡氏曰:「高麗東境城也,與安市相近。」時又拔其橫山、磨米、麥谷等數城。
秀巖城,在衛東南。本名大寧鎮,金明昌四年升爲秀巖縣,泰和四年廢爲鎮。貞祐四年復爲縣,屬蓋州。元廢。又興遼城,在衛東。《遼志》:「漢平郭縣地。勃海置長寧縣,遼曰興遼縣,屬遼陽府。」金廢。○烏骨城,在安市東南,近大海。《唐史》:「自登州東北海行,至烏湖島,又行五百里,東傍海㽭,有道至烏骨江。」唐貞觀中太宗圍白巖城,烏骨城遣兵爲聲援。又太宗圍安市不下,羣臣皆言宜釋安市,并力拔烏骨城,度鴨渌水,直取平壤是也。
平郭城,在衛南。漢縣,屬遼東郡,後漢因之。晉省縣而城存。大興四年慕容廆以其子翰鎮遼東,仁鎮平郭。咸和八年仁據平郭以叛慕容皝。咸康二年皝襲仁於平郭,自昌黎東踐冰而進,凡三百餘里至歷林口,舍輜重輕兵趨平郭,遂克之。歷林口蓋在衛西北,昔時濱海要口也。七年,皝又使其子恪鎮平郭城,後魏時廢。○建安城,在衛東南。漢平郭縣地,高麗置建安城於此。唐貞觀十九年伐高麗,張儉進度遼水,趣建安城。又李世勣言:「建安在南,安市在北,安市先下,然後向建安。」二城蓋相近也。儀鳳初徙熊津都督府於建安故城,其百濟户口先徙徐、兖等州者皆置建安。舊志:自遼東城西南行三百里至建安城。遼置建安縣,蓋循故名耳,非即舊城也。
西安平城,亦在衛東南。漢縣,屬遼東郡,後漢及晉因之。咸康七年石虎將王華帥舟師自海道襲燕安平,破之,即此城也。○文城,在衛西。漢置文縣,屬遼東郡。後漢改曰汶縣,晉省。咸和八年慕容皝遣將攻其弟仁於平郭,敗於汶城之北。胡氏曰:「汶城在平郭之西。」
永平監城,衛南百五十里。永樂七年建。城周三里有奇,有東西南三門。志云:舊有昇平、新昌等監六,甘泉、安山、河陰、古城等苑二十四,後惟存永寧一監,清河、深河二苑,仍屬遼東行太僕寺及苑馬寺,寺皆置於鎮城內。
駐蹕山,在衛東。《唐史》:「本名六山,在安市城外。貞觀十九年征高麗,攻安市城,高麗將高延壽等來救,帝曰:『彼若勒兵連安市而壁,據高山取城中粟食之,縱靺鞨掠吾牛馬,攻之不可下,此上策也。』及延壽至,距安市四十里而屯。帝曰:『虜墮我策中矣。』既延壽又進一舍,至城東南八里依山爲陣,上命李世勣將兵陳於西嶺,長孫無忌將奇兵自山北出狹谷以衝其後,自將步騎挾鼓角偃旗幟登北山。上命諸軍聞鼓角齊出奮擊。及戰,高麗兵敗,無忌斷其歸路,延壽乃降。因名其山曰駐蹕。」或曰衛東分水嶺諸山,即太宗駐蹕處也。又六山,今廣寧毉無閭山之別名。
石城山,衛東北十五里。上有石城,城中有泉。相傳唐太宗征高麗,土人築此城以避兵。又平山,在衛北五十里。三萬衛鹽場百户所置於此。又北十里有關山。○竈突山,在衛東南十五里。羣山環遶,中有孤峰特起,若竈突然。又布霧山,在衛東南百四十里。其山最高,常有雲霧在其上。又有城子山,在衛東南百七十里。
青泉山,衛南九十里。或曰即泉山也。唐咸亨二年高麗酋鉗牟尋叛,立安舜爲王。詔高侃、李謹行討之,破其安市城。三年,又敗之於泉山,即此。或云今復州衛城南四十里有龍泉山,即故泉山云。○望海山,在衛西南三十五里。登山可以望海。又衛西南五十里有孛羅舖山。
分水嶺,衛東百四十里。綿亘數百里。山下有泉,東西分流,因名。又有七盤嶺,在衛東百十里。○陡松嶺,在城南百里。又南十里爲貓兒嶺。又鍋兒峪,在衛東南五十里。《邊防攷》:「衛又有豬兒峪,明初葉旺等敗敵處。」
清河,衛南五里。源出衛東分水嶺,西南流經此,一名州南河,又西流合於泥河。志云:衛南有柞河,或訛爲梓河,即明初葉旺敗敵處。或以爲即清河之支流也。○泥河,在衛東七十里。亦曰蓒芋濼,以水多蓒芋草也。或謂之浿水,悞矣。又五重河,在衛東北百五十里。源亦出分水嶺,流經城東北,有杓子河流合焉,下流匯清河、泥河之水爲臨江注於海。志云:臨江,在衛東南三百里。
畢里河,衛東南百八十里。《一統志》:源出衛東南山谷間,南流經復州衛入海。本作畢列河。唐乾封元年詔李勣爲遼東道行軍大總管,伐高麗。又詔獨孤雲卿出鴨渌道,郭待封出積利道,劉仁願出畢列道,金待問出海谷道,並爲行軍總管,受勣節度。畢列道蓋以此水名,俗訛爲畢利河。其相近者有將軍山,即明初葉旺敗敵處。
鴨渌江,衛東南五百里,與朝鮮分界。○八角湖,在衛西,近海。鐵嶺衛鹽場百户所置於此。
海,衛西十里。又西十里爲歸洲,又西南百十里曰葦子套,波濤險惡,不利行舟。志云:衛南海口有馬石津。晉咸和九年遣使者由海道致命於慕容皝,船下馬石津,皆爲慕容仁所留。時皝在棘城,路由平郭始達也。《新唐書》「自登州大洋東北行,過大謝、龜歆等島,北渡烏湖海,至馬石山東之都里鎮」,所謂馬石津,當即此處也。
連雲島關,衛西十五里。置關以控海濱之險。又梁房口關,在衛西北九十里。又有梁房口堡,向設兵戍守,與海州接界。○石門關,衛東七十里,亦有官軍屯戍。
曷蘇館,在衛東南。契丹移女真部落數千家於此,置館領之,謂之熟女真。金亦置曷蘇館路節度使,後徙於寧州,尋廢。寧州,見三萬衛。
背陰寨堡。衛西北十五里。又西北有平山堡、八角湖堡。衛南百二十里有五十寨堡,又衛東北九十里有排山寨。東二百五十里有岫巖寨。○鹽、鐵場,志云:衛西四十里有鹽場百户所,北九十里有鐵場百户所。

復州衛,司南四百二十里。南至金州衛百八十里,西北至廣寧衛五百四十里,東南至海二百四十里。

秦、漢時遼東郡地,唐沒於勃海。遼置復州、懷德軍,金仍曰復州,元廢。明洪武十四年置今衛。
衛山海環峙,川原沃衍,亦遼左之奧區也。
永康城,今衛治。遼置永寧縣,復州治焉。金大定七年更名永康。元廢。洪武十五年因舊城修築,永樂四年增修,周四里有奇。
得利嬴城,衛東八十里。元季土人築以避兵,明初朝洪武四年置遼東衛治此。尋徙入司城中,曰定遼後衛。又南有廢德勝縣,遼置,屬復州。金廢。
明山,衛東十里。亦曰明王山,相傳以高句麗王子東明葬其上,因名。又鍋鐵山,在城南十里。○駱駝山,在衛西三十里。又西二十里海中有屏風山。
長興島,衛西南四十里。亦曰長生島,內容五軍。復州糧一萬二千,而長生輸其七。又茶河島,在衛西南五十里。又西南三十里曰長山島,上有塔。○萬灘島,在衛東海中。陸行至島二百四十里,水行不過六十里。又老鴉島,在衛西北四十里。
沙河,衛南八里。出衛東得利嬴城山下,流經此,衛南三十里有麻河流合焉,西注於海。又窑河,在衛西一里。源出駱駝山,東流注於沙河。○畢里河,在衛東北二百十里。又東北四十里有杓子河,會畢里河入海。
海,在衛西四十五里。有白沙洲,最爲險要。南爲南信口,北爲北信口。
欒古關,衛南六十五里,以近欒古山而名。有官軍戍守。
盤谷堡。衛東二十里。其東南又有富川、秀山、臨溪三堡。又牟官砦堡,在衛西四十里。衛東南八十里又有胡十八砦堡。○鹽、鐵場。志云:鹽場百户所在衛西四十二里,鐵場百户所在衛北九十里。

金州衛,司南六百里。南至大海百二十里,西北至廣寧衛七百二十里。

秦、漢時遼東郡地,高麗爲南蘇城,遼曰蘇州、安復軍。金皇統三年廢,貞祐四年改置金州。元廢。明洪武四年置今衛。
衛控臨海島,限隔中外,明初屢有倭警,自劉江告捷而患息。舊制運道,由登州新河海口至金州鐵山、旅順口,通計五百五十里;自旅順口至海州梁房口、三岔河,亦五百五十里。海中島嶼相望,皆可灣船避風。運道由此而達,可直抵遼陽沈嶺以迄開元城西之老米灣,河東十四衛俱可無不給之虞。自正德以後,舊制浸廢,嘉靖中雖嘗舉行,而議者旋以奸民伏匿爲言,復罷。嘉靖三十七年遼東大祲,督臣王忬等請開海禁以紓遼困。從之。四十年山東撫臣朱衡言其不便,復罷。夫創法之初,以遼隸山東者,正以旅順海口片帆可達登、萊耳,乃修舉無術,坐視遼左之匱乏而莫之卹歟?
南蘇城,即衛治。高麗所置。晉永和初燕王皝遣慕容恪攻高句麗,拔南蘇。隆安二年燕慕容盛以高句麗王安事燕禮慢,自將兵襲之,拔新城、南蘇二城,開境七百餘里。隋大業七年伐高麗,分遣段文振出南蘇道。唐貞觀二十一年李世勣伐高麗,渡遼水,歷南蘇等城,敗其兵而還。又乾封二年薛仁貴破高麗兵,拔其南蘇等城。顯慶中置南蘇州於此,尋沒於渤海。遼置蘇州,兼置來蘇縣爲州治。宋建隆初,女真自其國之蘇州,泛海至登州賣馬,故道猶存。宣和初復由此道遣馬政等通金,謀攻遼。金改置化成縣,尋爲金州治。元州縣俱廢。明洪武四年修築舊城,周四里有奇是也。
歸勝城,在衛東北。遼置歸州,治歸勝縣,金廢爲歸勝鎮。又衛東有懷化城,遼置縣,屬蘇州。金省。
沓氏城,在衛東南。漢縣,屬遼東郡,後漢因之。晉廢。志云:遼河旁有沓渚,漢沓氏縣因以名。非也,縣西南臨海渚謂之沓渚。三國吳嘉禾二年謀討公孫淵。陸瑁曰:「沓渚至淵道里尚遠。」蓋泛海至遼,沓渚其登涉之所也。魏景初三年以遼東沓縣吏民渡海居齊郡界,立新沓縣,即沓渚之民矣。
新城,在衛西。胡氏曰:「新城西南傍山,東北接南蘇、木底等城。晉咸康五年慕容皝擊高句麗,兵及新城,高句麗乞盟乃還。隋大業九年復伐高麗,遣王仁恭出扶餘道。仁恭進至新城,攻之不拔。唐乾封二年李世勣伐高麗,度遼,謂諸將曰:「新城,高麗西邊要害,不先得之,餘城未易取也。」遂壁西南山臨城,城下,進擊一十六城,皆拔之。此蓋高麗之新城也。
木底城,在衛東。胡氏曰:「此高麗之南道也。」晉咸康八年,慕容皝擊高句麗。高句麗有二道,其北道平闊,南道險狹。慕容翰曰:「彼以常情料之,必謂大軍從北道,當重北而輕南。今以銳兵從南道擊之,出其不意,丸都不足取也。別遣偏師從北道,縱有蹉跌,其腹心已潰,四支無能爲矣。」皝從之。遂克高句麗。蓋從北豐而進者爲北道,從南狹入木底城而進者即南道也。義熙初後燕慕容熙攻高麗木底城,不克。唐乾封二年高麗襲新城,薛仁貴敗之,進擊高句麗兵於金山,遂拔其南蘇、木底、倉巖諸城。尋置木底州於此,後廢。倉、巖本高麗二城名,唐置倉巖州,亦在衛境。
大黑山,衛東十五里。絕頂有城,四面懸絕,唯西面一路可通,中有井,昔人避兵處也。又有小黑山,在衛東北七十里。又衛東北百五十里有獨山,以挺然獨秀而名。○鐵山,在衛西南百五十里。亦曰鐵山島,爲濱海要地。又宋家峪,在衛東北十五里。衛東二十里又有姚家峪,衛南五十里有狗兒峪。
南關島,衛南二十里。天啓中守將張盤議開河斷南關島,以守衛城。即此。又杏園島,在衛西十里。河口島,在衛北三十五里。海青島,在衛東南四十五里。
蓮花島,衛東三十里,濱海險要處也;衛東南百二十里又有金線島;俱有兵戍守。明朝永樂十七年大帥劉江於金線島西北望海堝上築壘備倭,會瞭者言東南海洋內王家山島夜舉火,江急遣馬步軍趣堝上小堡備之。翊日倭泊馬雄島,登岸徑奔望海堝,江大敗之。志云:王家山島在衛東南三百里海中,馬雄島在金線島東南。○蕭家島,在衛東北百五十里。有蕭家島關,駐兵戍守。又青山島,在衛東北百二十里。志云:衛境凡七十二島,羅列海濱,居民往往漁佃於此。近時遼左流民多居其地。
雙島,志云:有二,南雙島在衛西南百里,又北十里即北雙島。《餉遼圖》:「自旅順口西鐵山至老貓圈三十里,又西北至雙島四十里,自雙島至羊頭凹四十里,羊頭凹至八隻船四十里,八隻船至宗島三十餘里,宗島至長行島亦三十餘里,長行島至老瓜島六十里,又至歸洲百餘里,又至南套三十里,南套至蓋州二十里。又由北套百餘里而至三岔河。自旅順口至三岔河凡五百五十里。」此由海道泝遼河之舊迹也。
三山島,在城南海中。天啓中毛文龍言:「三山島在旅順東三百里,從島可以入旅順,旅順者登、萊、朝鮮水路津要也。三山島轉北二百里爲廣鹿島,從島可入金州;廣鹿島而東五十里爲長山島,從島可入復州,長山東北二百餘里爲石城島,從島可入海州;石城相近有小松島,從島可入蓋州;石城又東二百餘里爲麗島,從島可入岫巖;麗島而東二百里爲鮮鎮寬靉。以兵守之,乘間抵隙,可以惟意所向矣。」
皮島,衛東七百餘里。地形廣衍,有險可恃。天啓中毛文龍屯駐於此。其東北爲僧福島,又東北即朝鮮東境之鐵山矣。○長行島,在衛東南百餘里。天啓中毛文龍使朱昌國駐長行島,曾有功駐三山島,張盤守金州,爲百里棋布之勢是也。
海,衛西三十里。又衛境東南二面皆濱大海。○東沙河,在衛東百里,下流入海。
貴端水,在衛西南。唐永徽五年程名振等討高麗,度遼水趣新城,高麗以其兵少,開門度貴端水逆戰,名振等大破之,焚其外郭而還。今堙。
旅順口關,衛南百二十里。海運舟達金州衛者至此登岸。有旅順口南北二城,金州衛中左千户所在此備禦。又哈思關,在衛南十八里。
望海堝堡,衛東南七十餘里。地特高,可駐兵千餘。洪武初都督耿忠於此築堡備倭,寇至必先經此,海濱咽喉地也。永樂十七年總兵劉江用石壘之,倭乘海𦩲入犯,直逼城下,登岸索戰,江出奇敗之,賊奔櫻桃匯空堡,江圍之,特開西壁以待其奔,分兩翼夾擊,盡殲之,遼之倭患遂絕。櫻桃匯,或云在堡東北。又堡西有左眼、右眼、三手、西山、沙州、山頭、爪牙山敵臺凡七所接於旅順口,是皆明初所置。
石河堡,衛北六十里。衛西南六十里又有木場堡。又紅嘴堡,在衛東八十里。衛東北七十里有歸服堡,又東北三十餘里有黃骨島堡。○鹽、鐵場。志云:衛東北百三十里有鹽場百户所,衛東百三十里有鐵場百户所。《邊防考》:「衛西北二十里有鹽場島。」
赤烽鎮。在廢新城東。唐顯慶三年營州都督程名振等攻高麗,拔其赤烽鎮,即此。

廣寧衛,司西四百二十里。西至山海關五百八十里,西南至廣寧中屯衛百八十里,東南至海州衛二百四十里,南至海百三十里。

秦、漢遼東郡地,晉因之。後魏亦屬遼東郡,後沒於高麗。唐復取其地,尋沒於勃海爲顯德府地。遼置顯州、奉先軍。金改爲廣寧府,亦曰鎮寧軍,初屬東京路,尋屬北京路。元亦曰廣寧府,至元十五年改爲廣寧路。明洪武二十三年改置今衛。
衛西衛渝關,東翼遼鎮,憑依山海,隔絕戎、奚,地大物繁,屹然要會。用之得其道,易高麗之舞,革朱蒙之音不難也。昔之議邊事者,每曰備鎮、靜則南寇不能北來,駐三岔則寇不能東渡,廣寧要會,約有二途云。

廣寧中衛,在城內西南隅。洪武二十七年置。

廣寧左衛,在城內東北隅。洪武二十七年置。

廣寧右衛,在城內西北隅,洪武二十七年置。初治大凌河,永樂元年徙治衛城內。

無慮城,今衛治。本漢之無慮縣,屬遼東郡,後漢屬遼東國。元初二年遼東鮮卑圍無慮。又陽嘉初鮮卑寇遼東屬國,耿曄移屯無慮城以拒之。晉省。唐置巫閭守捉城。勃海爲顯德府地。遼置奉先縣爲顯州治,金改爲廣寧縣,元省縣入府。明初因舊城修築,周十里有奇。永樂中總兵劉江增拓南關,是後數修築。嘉靖三十四年復增築南關,合於北城,謂之新城。
鍾秀城,衛西南五里,遼奉先縣灺,金天會八年改置鍾秀縣,屬廣寧府。後廢,尋復置。元至元六年廢。又衛東北有故歸義城,遼置縣,屬顯州,金廢。○閭陽城,在衛西南三十五里。漢無慮縣地,遼景宗賢葬此,謂之乾陵,因置乾州、廣德軍,并置奉陵縣爲州治。金天會八年州廢,更縣名曰閭陽,屬廣寧府。元改爲千户所。至元十五年以户口繁多,復立行千户所,尋復爲閭陽縣。明初縣廢,置閭陽驛於此。志云:閭陽城亦曰閭陽鄉。其西有高城,唐太宗征高麗時嘗屯兵於此。
望平城,衛東北九十里。漢置縣,屬遼東郡。後漢因之。晉省。遼置山東縣,屬顯州。金仍分置望平縣,元曰望平千户所,尋復爲縣。明初省。又遼西城,亦在衛東北。遼置遼西州、阜城軍,統長慶縣,仍屬顯州。金廢。○險瀆城,在衛東南。漢縣,屬遼東郡。應劭曰:「縣依水險,故曰險瀆。」後漢屬遼東屬國,金廢。
川州城,衛西北百二十里。《遼志》:「本唐青山州地,屬營州都督府。遼初置白川州,尋曰川州、長寧軍,領弘理、咸康、宜民三縣。」金初因之。大定六年廢川州爲宜民縣,屬懿州路。承安二年復置川州,泰和四年仍罷州,以宜民縣屬興中府。元復曰川州,屬大寧路。明初廢。志云:川州有東西二城:東川州,遼所置也,西南去義州衛百五十里;西川州,金所置,南至義州衛九十里。又有徽川城,在川州西。《金志》:「承安二年以徽川寨爲徽川縣,屬川州。泰和四年州廢,縣亦罷。」
懿州城,衛北二百二十里。遼置慶懿軍,更爲廣順軍,尋爲懿州、寧昌軍,領寧昌、順安二縣。金因之,初隸咸平府,後屬中京路,領順安、靈山二縣。元以靈山縣省入順安,又省順安入州。至元二十四年諸王乃顏反,元主發上都兵討之,至撒兒都魯之地,敗之。既而其黨犯咸平,宣慰塔出之瀋州,分遣亦兒撒趣懿州,悉平之。明初置廣寧後屯衛於此。永樂八年徙衛入義州。又寧昌城,在懿州北二十里。本勃海之平陽縣,遼改曰寧昌,爲懿州治。金徙州治,以寧昌并入順安。又靈山廢縣,在懿州西。《金志》:「本勃海之靈峰縣,金曰靈山。」元省。
閭州城,在衛東北。遼置。志云:以近毉巫閭山而名,在遼州西百三十里,西北至上京臨潢府九百五十里。金廢。又順州城,在衛東北百二十里。《遼志》:「漢遼東郡遼隊縣地也。遼置順州,西北至上京九百里。」金廢。○豪州城,在衛東北二百二十里。《遼志》:「漢遼東西安平地也。遼置州,西北至臨潢七百二十里。」金廢。又渭州城,在衛東北二百五十里,《遼志》:亦曰高陽郡。金廢。
同昌城,衛西北百九十里。遼初置長府軍,尋曰成州、興府軍,統同昌縣。金州廢,縣屬川州,大定六年改屬懿州,承安二年復隸川州,泰和四年改屬義州。元廢。《遼志》:成州在宜州北百六十里,北至臨潢七百四十里。○肇州城,在衛北境。《元史》:「至元三十年以阿八剌忽者之地產魚,立肇州城。元貞元年立肇州屯田萬户府於此,元末廢。」又金置肇州,在開元衛境。
毉巫閭山,衛西五里。舜封十有二山,此即幽州之鎮山也。《周禮•職方》「幽州山曰醫無閭」,即此。亦謂之北鎮,隋開皇十四年詔以醫無閭爲北鎮是也。其山掩抱六重,亦謂之六山。巖洞泉壑,種種奇勝。山麓有石門,自衛城西北經平坂,兩山屹立如門,有谿中出。巖壑窈窕,峰巒迴合。契丹耶律突欲嘗讀書山巔,築堂曰望海。及卒,遂葬於此,謂之顯陵,顯州之名以此。○蛇山,在衛東三十里。巖嶂稠疊,徑路崎嶇。又有盤山,在衛東九十里。又衛北二十五里有三尖山,東北九十里有白雲山,又北三十里有鞍山。
蒺藜山,在衛北塞外。宋政和七年遼主延禧以金人取東京,募遼東人爲兵,使報怨,號曰「怨軍」。命耶律淳將之,屯於蒺藜山。既而金將斡魯古等與淳戰,淳走,金人追至河里真陂,遂拔顯州,於是乾、懿諸州皆降於金。
牽馬嶺,衛西北六十里。山脈與醫巫閭相接,勢極險峻。中通驛路,行者必下馬攀援乃得越,故名。今置驛於此。又西至義州衛五十里。又白土嶺,在城北六十里。
板橋河,出毉巫閭山,同源異流,一經衛城北,一經衛城南,俱至城東南合蘆溝及雙峰河入海。今城西有板橋驛,以此名。又衛西有楊郎河,亦出毉巫閭山,合於板橋河。○珠子河,在衛東北。源出白雲山,南流入遼河。又有細河,在城西六十里。源出衛西北百里之響山,南流合於大凌河。
路河,衛東四十里。其上流爲羊腸河,源出白雲山,經鎮武堡、高橋舖入鐮刀湖,又東合潮河流入三岔河。中間有沙嶺,地形高阜,多沙,河易淤。自盤山驛以東九十里,每霖雨河水泛濫,軍馬策應嘗虞艱阻。正統中於沿河築隄岸,爲長廣道,河水通行。初起海州東昌堡南十四里布化堡,西至廣寧城北,凡二百里。後由廣寧東制勝堡至東昌,凡百七十里。自海運廢,河道遂阻塞。志云:路河以緣路濬河而名。遼地多泥淖,路河濬可以外禦敵騎,內洩瀦水達於海。嘉靖末嘗因舊迹濬河築隄,行旅稱便。久之隄日頹,河日淤,敵得乘隙以入,而內水無所洩,瀦爲洿池,地不可畊,久雨則行旅斷絕矣。此宜急爲修築,邊防水利,胥有賴焉者也。又高橋河在衛東南四十里,衛東南六十里又有龍灣河,舊皆通於路河。
雙峰湖,衛南二十里。源出毉無閭山,東西沿流通板橋河。又莽獐湖,在城南九十二里。○古老、無名泉,在城北。二泉湧出,自城西南流入城中,至東南隅達於城濠,四時不竭,汲者便之。又滿井,在城西北二里。水甘美,人多汲飲,雖旱常滿。
白玉廠關,城北七十里。諸部於此入市。又分水關,在衛北八里。上有鎮北樓。又魏家嶺關,在衛西北六十里。
通定鎮,在衛東百八十里,近遼水。舊志:高麗於遼水西置軍,以警察渡遼者,謂之武厲邏。隋大業八年伐高麗,唯得遼水西武厲邏之地,置遼東郡及通定鎮而已。九年詔修遼東古城以貯軍糧,即所置遼東郡城,以仍舊名,亦曰古城也。唐貞觀十八年伐高麗,李世勣自通定濟遼水趣玄菟。即此。又唐壘,志云:在衛東南三十二里。唐太宗征高麗屯兵於此,因名。○夫犂營,在衛西。或曰夫犂當作「巫閭」,蓋依山結營,以毉巫閭山爲名也。後漢元初二年遼東鮮卑圍無慮,又破夫犂營,殺縣令,蓋即無慮令。或誤以夫犂爲縣,賢曰「夫犂故城在營州東南」;或又以爲夫犂爲徒河縣地;皆誤也。
鎮邊堡,衛西北七十里。又西有鎮夷堡,接義州衛界。志云:鎮夷堡東南有盤嶺,可以按伏。又鎮遠堡,在衛東北六十里。其西南曰東安堡。又鎮寧堡,在鎮遠堡東南四十餘里。堡西有蛇山,可按伏。○鎮安堡,在衛北三十里。其西北有鎮靜堡。又團山堡,在衛西北二十五里。
鎮武堡,衛東百五十里。萬曆末邊將羅一貴駐守於此。又東八里曰西興堡,堡東南又有西寧堡,西寧之西曰西平堡。又平洋堡,在衛東二百里,接海州衛界。亦曰平洋舖。○制勝堡,在衛東二十里。《一統志》:堡在衛北境者曰鎮安、鎮邊、青石、團山、雙樹、北安、東安、南安、西安、中安等堡,在東境者曰高廟、倒塔、板橋、平洋等堡,在南境者曰四塔、閭陽、柳河、十三山、豐安、沙窩、沙墩、海潮、大覺、凌河、雙峰等堡,凡二十五云。又有鹽場砦,在衛南百里。
十三山驛。在衛西南七十里,即十三山堡也。又西八十里達錦州之小凌河驛。又高平驛,在衛東四十五里。又衛東九十里有盤山驛。○老虎林,在邊外百餘里,三衛駐牧處也。

義州衛,司西北五百四十里。東至廣寧衛百二十里,東南至廣寧右屯衛亦百二十里,南至海岸百四十里,西南至廣寧中屯衛九十里,西至邊外廢興中州百六十里。

秦、漢遼西郡地,漢末爲山戎所據,唐爲營州地。遼置宜州、崇義軍,金改爲義州,屬中京路。元屬大寧路。明初州廢,洪武二十二年置今衛。
衛山川環峙,迫處疆索,亦控馭之所也。
廣寧後屯衛,在義州衛治西偏,洪武二十五年置。初治舊懿州,永樂八年徙治於此。今廢。
弘政廢縣,今衛治。漢置絫縣,屬遼西郡,後廢。遼置弘政縣,爲宜州治,在今衛東北二十五里。金移今治。元省縣入州。明初州廢,洪武二十二年置衛,因故城修築,周九里有奇。正德中復修治。其城南有南關,周一里有餘。
聞義廢縣,衛南四十里。遼置海北州、廣化軍,治聞義縣。金皇統三年州廢,縣屬義州。元省。
青山,衛東三十里。上有塔。又衛東北五十里有隘口山,又十里有駱駝山,與廢川州接界。○牛心山,在衛西六十里,與廢興中州接界。又衛北二十里有石門山,又北十五里有嘉福山。
擦牙山,衛西北六十里。其相近者曰營城山。又雙山,在衛南十五里。又南十里有八塔山。
大凌河,衛西北六十里。源出廢大寧衛之松山,流入境,東南流經衛東,又經廣寧左右屯衛界,下流入海。○隘口河,在衛東北八十里。源出廢川州之雙峰山,流入清河。志云:雙峰山在衛東北九十里。又清河,在衛東北百里。源出廢川州境,南流合隘口河入大凌河。
石河,衛南四十里。源出衛西南山中,流爲石房河,經衛城西一里南流爲石河,又東入大凌河。衛南二十里又有泥河,出西山中,流經衛東二十里之杵頭山入大凌河。
大定堡,衛西南七十里。堡東南有十方寺。由大定而西北有大安堡,堡北曰半邊山,可屯兵。又西北曰大康堡,其相近又有義家堡。○太平堡,在衛北六十里。堡南有狗河寨,可按伏。又有黃泥溝、黑鷹山,賊衝也。又大寧堡,在太平堡東二十里。堡南有金家溝,可按伏。又有達達嶺、分水嶺,爲賊衝。又正義堡,在大寧堡南二十里。
大靖堡,衛東北七十里。其東曰大清堡,又東接廣寧之鎮夷堡。○永寧堡,在衛東三十里。又有杵頭堡,在衛東二十里,以近杵頭山而名。其在衛東者又有遼鎮堡、三家城等堡。
塔山堡。衛東南六十里。其相近者又有塔山南堡、塔山北堡。又五里莊堡,在衛南。其相近者,又有鵝食、團山、欒家、開川等堡。又泥河堡,在衛南二十里。其東北又有城南堡。○石家堡,在衛西南,其相近者曰八塔山堡。又青榆林堡,在衛西。其北爲萬佛堡,以近萬佛山而名。志云:山在衛西十五里。又衛西北邊外百餘里有凌河屯。《邊防攷》:「凌河、墨州、上𠳀三衛,地險隘,皆在義州塞外。

廣寧中屯衛,司西南六百里。東至廣寧衛百八十里,北至廢興中州百五十里,西北至故大寧之廢建州百五十里,西南至寧遠衛百二十里,南至海岸五十里。

秦、漢遼西郡地,東晉時慕容皝置西樂郡,《遼、金志》俱作西樂郡。後墟其地。遼置錦州、臨海軍。金因之,屬大定府。元屬大寧路。皆兼置臨海節度於此。明初仍爲錦州,洪武二十四年改置今衛。
衛山川盤錯,屹峙邊陲,稱爲形勝。
廣寧左屯衛,在中屯衛治西。洪武二十四年置。
永樂廢縣,今衛治,遼置,爲錦州治。金因之。元省縣入州。明朝改州置衛,因舊城修築,周五里有奇。成化十二年復增築,弘治十七年并城南關。今城周七里有奇,形勢若盤谷,謂之盤城。
安昌城,在衛西。遼置安昌縣,屬錦州,金因之。元省。陳元靚曰:「元臨海節度領永樂、安昌、興城、神水四縣。」攷諸志無興城縣。
神水城,在衛西北。《遼志》:「漢徒河縣地,屬遼西郡。遼開泰二年置神水縣,屬大定府。」金改屬錦州,皇統三年廢爲神水鎮,尋復爲縣。元廢。志云:城北有溜石山堡。金末蒙古將木華黎鎮北京大定府,降將張致據錦州以叛。華黎以致地險兵精,欲設奇取之,遣兵急攻溜石山堡,而使別將屯永德西十里。致馳救溜石,永德軍遣騎將斷其歸路。華黎馳至神水與致遇,永德軍亦至,致敗走,錦州遂下。○永德城,在衛北。遼初置安德縣,屬乾州,改屬霸州,尋升置安德州、化平軍於此。金州廢,大定七年改爲永德縣,屬興中府。元廢。志云:永德城西北去神水城五十餘里,東北去興中城百里。
木葉山,衛東三十里。契丹阿保機建南樓於木葉山,在今三衛境內廢永州,非此山也。又紫荊山,在衛東八十里。○望海山,在衛東南十五里。山高可望滄海。
紅羅山,衛西六十里。亦名紅螺山。有大小二山,綿亘東西百餘里。今因其勢築長城,爲一方之障塞。又白雲山,在衛西二十五里。土人以山驗晴雨。○杏山,在衛西南四十里。今有杏山驛。又西南三十里有乳峰山,中峰如蓋,東西十二峰,拱城北向,懸巖有竇,泉出其中,寒溜如乳。又翠幕山,在衛北十里。又北十五里有梯子山。又有望城岡,在衛北八里。
小凌河,衛東南十五里,出廢大寧衛界,南流經衛西南五里,有女兒河流合焉;河出衛西南五十里之女兒山,至此並流而東;又有哈唎河在衛南十里,亦東流合於小凌河,又南注於海。志云:衛西有小河名錦川,州以此名。或曰小凌河與諸水回合如錦也。○大凌河,在衛東南四十里。自義州衛流入境,又東南入廣寧右屯衛界。
松山堡,衛南二十里,以地有鬆山而名。宣德三年置中左千户所於此,屬中屯衛。又大凌河堡,在衛東四十里,以近大凌河而名。宣德三年亦置中左千户所於此,屬左屯衛。
大興堡,衛西六十里,又西與寧遠衛接界。堡北有新莊子,可屯兵。又大福堡,在大興堡東北。又東爲錦昌堡。○大鎮堡,在衛西北三十里。其西曰沙河堡。又大勝堡,在衛北。其南曰蔡家堡,有分水嶺,可以按伏。
大茂堡,衛東北四十里,其南曰流水堡,有葦子溝,可以按伏。自堡而東接義州之大定堡。○年豐堡,在衛東四十里。《一統志》:衛境自東轉南,有廣濟、順陽、常豐、仁和、大有、廣盈、嘉禾、順寧、樂安、豐稷、春華、西杏、西和、永豐、臨川、富有、錦昌、豐稔、興稼、得安、南陽、福寧、秀穎、蔡家、西寧,凡二十五堡。又衛境鹽、鐵場凡四,其鹽場百户所一在城南六十里,一在城南八十里;鐵場百户所一在城西六十里,一在城南百里。
小凌河驛。衛南三十里。又衛西四十里有杏山驛,又西六十里達寧遠衛之連山驛。《邊防攷》:「遼東之木市凡三,置於錦州、寧遠及前屯衛。」

廣寧右屯衛,司西五百里。北至廣寧衛百二十里,西至廣寧中屯衛八十里,南至海岸三十里。

秦、漢遼東郡地,遼爲顯州地,金爲廣寧府地,元因之。洪武二十七年改置衛。
衛南臨大海,北峙毉閭,遼左有事,此亦出奇之地矣。
右屯衛城,今衛治。元閭陽縣之臨海鄉也。洪武二十六年置衛於十三山堡,二十七年遷治於此。永樂中築衛城,周五里有奇。
十三山,衛北三十里。五代胡嶠《北行記》:「十三山,西南去幽燕二千里。」又《遼史》「燕王淳討武朝彥,至乾州十三山」,即此。又塔山,在衛北四十里。有塔在其上,因名。
大凌河,衛西二十五里。自廣寧中屯衛流入境,又東南入於海。又城東一里有枯凌河,從大凌河分流,或盈或涸,故名。亦東南入海。
黑林堡,衛西北五里。又衛東南有河通堡。《一統志》:「自衛境東北折而南,有枯樹、東海、枯凌河、檳榔、常豐、女貞等六堡。又鹽場百户所,在衛南二十里。鐵場百户所,在衛東五十里。」
望海頓。在衛西南。隋大業八年伐高麗,敗還,勅運黎陽、洛口、太原等倉穀向望海頓,圖再舉,謂此。

廣寧前屯衛,司西九百六十里。西至山海關七十里,南至海二十里,北至邊牆二十五里,西北至大寧廢衛三百七十里。

秦、漢遼西郡地,晉及後魏因之。唐初爲營州地,咸亨中置瑞州於此。契丹置來州、歸德軍。金天德三年改爲宗州,泰和六年復爲瑞州。避金主睿宗諱也。元亦曰瑞州,屬大寧路。明洪武二十五年改今衛。
衛襟帶燕薊,控扼營、平,當戎索之要衝,司雄關之鎖鑰,誠咽喉重地也。
來遠廢縣,即衛治。《唐史》:「貞觀十年以烏突汗部落置威州於營州境,後改瑞州。又置來遠縣爲州治,後廢。」契丹改置來賓縣,來州治焉。金曰宗安縣,泰和六年改曰瑞安,元省縣入州。明改置衛,因舊城修築,周六里有奇。
海陽城,在衛東。《遼志》:「漢海陽縣地,屬遼西郡,瀕海多鹼鹵,置鹽場於此。慕容皝置集寧縣,遼置隰州、平海軍。」領海陽縣,縣屬瑞州。元省。○海濱城,在衛西七十里。《遼志》:「本漢陽樂縣地,屬遼西郡。遼置潤州、海陽軍,統海濱縣。」金州廢,縣屬瑞州。元省。明初置東關遞運所於此。
遷民廢縣,在衛西北。遼置。亦漢陽樂縣地。統和中置遷州、興善軍,統遷民縣。金州廢,又廢縣爲遷民鎮,屬海陽縣。元仍曰遷民鎮,屬瑞州。致和元年燕帖木兒迎立懷王於大都,上都諸王也先帖木兒等自遼東以兵入遷民鎮,即此。
萬松山,在衛西北十五里。綿亘東西百餘里,連山海、永平界,山多松,因名。山北相接者曰五指山,五峰秀拔,若五指然。志云:五指山在衛北五十里。○三山,在衛西北三十里。高數千仞,三峰並秀。《遼志》謂之三州山。又鐵場山,在衛北三十里。衛東北百五十里又有九洞山。
十八盤山,衛北九十里。縈回曲折,十有八盤。志云:衛北三十里有石梯山,昔人鑿石爲梯,以便登陟處也。又有關山,在城北十五里。○灰山,在衛西北七十五里。又衛西北九十里有龍門山。志云:衛西北三十里有蛇倒退山,以險峻難越而名。又大寨兒山,在衛東北四十里。衛東北二十里又有小寨兒山。
橫嶺,衛北二十里。又北十里曰分水嶺、青石嶺。衛東北四十里又有白石嶺。又長嶺,在衛西三十里,其相接者曰高嶺。又西四十里曰歡喜嶺。麻子峪,在衛西四十里,鐵場百户所置於此。又山口峪,在衛東南七十里,鹽場百户所置於此。又衛西北四十里有寺兒峪。
急水河,源出萬松山,經衛西五十里入海。又有慢水,源出歡喜嶺,經衛西七十里入海。○六州河,在衛東北七十里。大寧、建州等六州之水合流入境,南流經衛東北十五里之蛇山,又東南入海。
杏花溝,衛東北三十五里。又東北三十五里有三道溝,又東北二十里有葦子溝。又爛泥溝,在衛東五里。又衛北二十里有芍藥溝。○白龍潭,在衛東南七十里,南流入海。又衛西北三十里有黑龍潭。
山海關,衛西七十里,與北直永平府接界。詳見北直重險。
急水河堡,衛西五十里。宣德三年增置中前千户所於此。堡南有芝麻灣,濱海要地也。○杏林堡,在衛東五十里。宣德三年增置中後千户所於此。
鐵場堡,衛西六十里,與山海關接界。又永安堡,在衛西北四十五里。背陰堡,在衛西北三十里。志云:嘉靖二十五年置。又三山營堡,在衛西北三十里。○平川營堡,在衛北三十里。又東北爲瑞昌堡,又東北爲高臺堡。志云:自高臺入盤嶺二百五十里,又北入毛安舖二百里,皆前屯舊界也。
三道溝堡,衛東北七十里。又東爲新興營堡。嘉靖三十五年馬市成,俺答縱掠如故,別酋把都兒辛愛犯遼東新興堡,即此。又錦川營堡,在衛東北九十里。又東接寧遠衛界。
塔山堡,衛東南六十里。又安寧山堡,在衛東北五十五里。慶春山堡,在衛東北七十餘里。○海山堡,在衛西南四十里。《一統志》:「衛境自北而東南有戰歌、安家、慶春、永豐、古城、廣積、積糧、長安、鎮安、永安、蛇山、海泉、海山、新安、林樹、泰新、鹽場、三山、塔山、海濱、劉興、興安、城南、老軍,凡二十四堡。」
椵木衝,衛西北三十里。其相近者又有碾兒衝。○黃喜衝,在衛東北三十里。又東北四十里爲塔兒衝,又十里爲老鸛衝。《邊防考》:「衛境塞外百里有鐵嶺川,三衛所居也。」
沙河驛。衛東北四十里。又東三十里達寧遠衛之東關驛。又高嶺驛,在衛西南三十五里,西入山海關之道也。

寧遠衛,司西七百七十里。西至廣寧前屯衛百三十里,東北至廣寧中屯衛百八十里,東北至廣寧衛三百里,西北至故大寧衛廢利州百五十里。

秦、漢時遼西郡地,唐爲營州地,遼爲錦州及來州地,金、元亦爲錦、瑞二州地。明初爲廣寧前屯及中屯二衛地,宣德三年始置衛。今改置寧遠州,屬錦州府。
衛內拱巖關,南臨大海,居表里之間,屹爲形勝。
寧遠城,今衛治。創建於宣德三年,撫臣包德懷所奏置,據三首山爲固。城小而堅,周七里有奇。
和州城,衛北百二十里。元初置和州,屬大寧路,至元五年并併入利州,爲永和鄉。利州,見廢大寧衛。
三首山,衛東二里。三峰相峙,上有泉,四時不竭。又望海山,在衛東十八里,下臨大海。八塔山,在衛西南二十五里。上有八小塔。又鐵帽山,在衛西十八里。
大團山,衛西北三十里。中高四下,固守之可斷北寇出沒之道。今團山堡置於此。又鎮山,在衛西北二十里。其相近者又有雙山。又剌梨山,在衛北,與塞外相接。○長嶺山,在衛東北五十餘里。向有長嶺山堡。萬曆中朵顏寇連山驛,總兵杜松出中屯所長嶺山,夜至塞外之哈流兔,襲賊營,大有斬獲。志云:長嶺即弘螺山之別名。今衛東北五十六里爲小紅螺山,衛東北六十里即大紅螺山,蓋與中屯衛接境處也。
白塔峪,衛西北三十五里。又衛西六十里有石峽口,其泉流爲曲尺河,東入海。○桃花島,在衛東十五里海濱,海舟往來恒泊於此。又覺華島,在衛東南二十里。上有海雲、龍宮二寺。
寧遠河,源出城西北山谷中,流至城西分爲二池,環抱城郭,復合爲一,南流入海。又衛東北二十五里有七里河,源出廢和州,東南流入海。又臭柳河,亦出和州境,下流入海。○北沙河,出衛西二十里之小隱山;又有北沙河出衛西四十里羊角山;俱東流入海。志云:城東三里又有沙河,源出衛北塞兒山,東南流入海。
東關河,在城西六十里。自大寧境流入,上通六州河,南流入海。又女兒河,亦自境外流入,經城西一里東南入海。又有石橋河,在衛西十三里。源出鐵帽山,南流入海。○西湖,在衛西十五里,有藕芡魚蝦之利。
海,衛南二十五里。又衛東南至海僅十五里。
塔山所,在衛東五十里。宣德三年別置中左千户所於此,屬寧遠衛。所城周三里有奇,嘉靖三年修築。○小沙河所,在衛西四十里。宣德三年別置中右千户所於此,屬寧遠衛,所城周三里有奇。
黑莊窠堡,衛西六十里,其南即石峽口,可屯兵。又西與廣寧前屯之錦川堡接界。又仙靈寺堡,在黑莊堡東。其東又有小團山堡。堡西有五澗山,可屯兵。堡西北爲老虎衝,可按伏。○興水堡,在衛西北五十里。堡北有煙籠山,可屯兵。堡東爲王保兒山,可按伏。又白塔峪堡,在白塔峪口。其東爲陡嶺口,可按伏。
寨兒山堡,衛北二十里。堡東爲鷹窠山,可屯兵。堡西爲橫嶺,可按伏。又灰山堡,在寨兒山堡東。○松山寺堡,在衛東北四十里。堡東有廟兒山,可屯兵。又沙河寨堡,在衛東北四十餘里。又東北即長嶺山堡也。又椵木衝堡,在衛東北六十里。又東接錦州西境之大興堡。志云:衛有鹽場百户所,在城南二十五里;鐵場百户所,在城南十八里麻子峪。
連山驛。城東北三十二里。又曹莊驛,在城西南十三里。東關驛,在城西六十里。又西六十里爲前屯衛之沙河驛。又瓦窑衝,在衛東北四十里。○雙塔,在衛東。萬曆中三衛部落嘗聚此犯寧前諸處,或曰即塔山所也。又東南爲湯池站,故屬錦州,置站於此,西達曹莊驛。

瀋陽中衛,司北百二十里。北至鐵嶺衛百二十里,東南至鴨渌江六百里。

《禹貢》青州地,春秋、戰國時屬燕。秦、漢爲遼東郡地,晉及後魏因之,尋爲挹婁國地。唐得其地,屬安東都護府,後沒於勃海,置瀋州。遼置興遼軍,後更名瀋州,亦曰昭德軍。金因之,後更爲顯德軍。元曰瀋陽路,《元志》:「金末瀋州毀於兵火,元初徙高麗降民散居遼陽,置高麗舉民萬户於瀋州,以城郭初創,寄治遼陽故城。」中統二年改爲安撫高麗軍民總管府。及高麗舉國內附,又分置安撫高麗軍民總管,理瀋州。元貞二年併兩司爲瀋陽等路安撫高麗軍民總管府,仍治遼陽故城。」明洪武二十年置衛。
衛控禦荒徼,撫集戎夷,遼陽之頭目,廣寧之唇齒也。
樂郊城,今衛治。遼初俘薊州三河縣民置三河縣於此,後更爲樂郊縣,瀋州治焉。金因之,後廢。明朝洪武二十一年修築故城,周十里有奇。城南有南關城,周不及一里,遊兵居焉。
章義城,衛西南六十里。《遼志》云:「漢襄平縣地,高麗置當山縣,勃海爲鐵利郡。契丹初置鐵利州,統和八年州省。開泰七年復置廣州,治昌義縣。」金皇統三年州廢,改縣曰章義,屬瀋州。元廢,今爲章義站。
遼濱城,衛西北百八十里。高麗之遼東城也,唐太宗克之,改曰遼州。時亦謂之新城,以別於遼東故城也。《唐史》:「貞觀十九年伐高麗,江夏王道宗將兵數千至新城。二十年復伐高麗,命李世勣將營州兵自新城道入。永徽三年高麗侵契丹,松漠都督李窟哥將兵禦之,大敗高麗於新城。儀鳳二年徙安東都護於新城,以統高麗、百濟之地。」此唐所名之新城也。後爲拂涅國城。勃海置東平府,督伊、蒙、陀、黑、北五州。契丹阿保機攻勃海,先克東平,五州皆下,復置遼州於此,并置遼濱縣爲州治。亦曰東平軍,德光更爲始平軍。金皇統三年州廢,縣屬瀋州。元并廢縣。近志謂之遼陽城,又謂之顯州城,皆悞也。
北豐城,在衛西北。後漢末公孫度據遼東,置城於此,謂之豐城。司馬懿伐遼東,豐人南徙青、齊,其留者曰北豐。宋元嘉十五年北燕主馮弘奔高麗,至遼東,高麗處之平郭,既而徙之北豐,尋殺之。胡氏曰:「慕容翰議以偏師從北道攻高麗,即此豐道云。」○白巖城,在衛西,高麗所置城也。唐貞觀十九年克遼東城,進軍白巖城,克之,改置巖州。勃海曰巖州、白巖軍,治白巖縣。契丹因之,改屬瀋州。金廢。
貴德城,衛東八十里。《遼志》:「漢襄平縣地,契丹置貴德州、寧遠軍於此,治貴德縣。」金因之。元廢。又有奉德廢縣,在貴德州東。《遼志》:「勃海緣城縣地,契丹置奉德州於此,尋降爲縣。」金省。○奉集城,在衛東南。《遼志》:「高麗置霜巖縣於此。勃海置集州,治奉集縣。契丹仍曰集州,又爲懷衆軍。」金廢州,以奉集縣屬貴德州。元縣廢。今爲奉集堡,有鐵場百户所,屬鐵嶺衛。志云:堡東去鐵嶺衛二百十里。
崇信城,在衛東。《遼志》:「漢長岑縣地,屬樂浪郡。勃海置崇州,領崇山、溈水、緣城三縣。遼仍置崇州,亦曰隆安軍,并崇山三縣置崇信縣爲州治,在東京東北百五十里。」金廢。○玄菟城,在衛東北。漢武開朝鮮置玄菟郡,領高句麗、上殷臺、西蓋馬三縣。又昭帝元鳳六年築玄菟城。陳壽曰:「玄菟郡本治沃沮城,後爲夷貊所侵,徙治高句麗縣西北。」是也。公孫度據遼東,復置玄菟郡於遼東東北二百里,晉因之,即此城矣。隋大業八年伐高麗,分遣辛世雄出玄菟道;唐貞觀十八年征高麗,拔玄菟城;皆謂此城也。
東牟山,衛東二十里。唐高宗平高麗,勃海大氏以衆保挹婁之東牟山。《唐史》「山東直營州二千里,武后時大祚榮築城於此居之,其國界南至新羅,以泥河爲界,東窮海西契丹」,蓋即此山矣。或云在三衛福餘境內,悞。又輝山,在衛東北四十里。層巒疊嶂,爲諸山之冠。又黑山,亦在衛東北。○長山,在衛西北八十里。又衛東南二百里有三角山。又有蘇水嶺,在衛東三百八十里。
薄刀山,在撫順關口。亦曰剝刀山。志云:塞外有石門山,有分水嶺。○媳婦山,亦在撫順關外。
渾河,衛南十里。自衛東北塞外流入境,又南入定遼衛界。○遼河,在衛西百十里。自鐵嶺衛流入界,又南入定遼衛境。
蒲河,衛北三十里。源出輝山,西流入渾河。又沙河,在衛東南,亦西流入渾河。又有夾河,在撫順城南四十里。源出塞外分水嶺,亦西流至衛南入於渾河。
小瀋水,衛西南四十里,東流入於渾河。亦謂之活水。宋政和六年女真阿骨打攻遼叛將高永昌於遼陽,取瀋州,永昌帥衆拒金人於活水。金師既濟,永昌軍不戰而却,逐北至遼陽城下。永昌敗奔長松,其下執之以獻,於是東京州郡皆降於女真。長松蓋與遼陽相近,或以爲即司東境之松山。
撫順所,衛東北八十里。志云:金貴德州地,洪武二十一年置撫順千户所,屬瀋陽中衛。城周二里。○蒲河所,在衛北四十里。洪武二十一年置蒲河千户所,屬瀋陽中衛。城周不及一里。
撫順關,在撫順所東二十里,置馬市於此。
靜遠堡,衛西七十里,與定遼衛之長營堡接界。其相近又有陳寧堡。○上榆林堡,在衛西北四十里。其相近者有倒塔兒空堡,萬曆末增置。又十方寺堡,在蒲河所西北。其南有馬空堡,亦萬曆末增置。
武靖堡,衛西南七十里。又衛南六十里有永盈堡。志云:衛南又有常豐、慶稔、嘉禾、大有、土母河五堡。○會安堡,在撫順所東十餘里。所西南又有渾河、塔下二堡。志云:衛西有高墩屯,弘治中嘗議建營堡於此。又有鐵場百户所,在衛東九十里安平山。山屬定遼衛。又有鹽場百户所,在海州之梁房口。
古勒寨。在撫順關外百餘里。○八甔口,在衛東境。宋政和六年遼東京裨將高永昌以三千兵屯八甔口,誘其勃海戍卒作亂,入遼陽據之,即此。

鐵嶺衛,司北二百四十里。北至三萬衛九十里,東南至撫順千户所一百里。

秦、漢時遼東地。勃海置富州,契丹更名銀州。金皇統三年州廢,以其地屬咸平府。元因之。明洪武二十六年置衛。
衛控扼夷落,保障邊陲,山川環繞,屹爲要地。
新興城,今衛治。本勃海富壽縣,爲富州治。境有延津,遼更名延津縣,銀州治焉。金皇統三年州廢,更置新興縣,屬咸平府。金末廢。元因之。明洪武二十一年在衛治東南五百里故鐵嶺城置鐵嶺衛,與高麗接境。二十六年徙治於此,因故城修築,周五里有奇。又有故新興城,在今衛東。《遼志》云:「故越喜國地,勃海置銀冶於此,因置銀州。遼改富州爲銀州,以故銀州置新興縣屬焉。」是也。金并入延津縣,又改延津爲新興縣。
挹婁城,衛南六十五里。本挹婁地。《遼志》:「漢樂浪郡海冥縣地,勃海置興州,領盛吉、蒜山、鐵山三縣。遼廢,尋復置興州、興中軍,治常安縣。」金州廢,大定二十九年改爲挹婁縣,屬瀋州。元縣廢。今爲懿路所。
慶雲城,衛西北五十里。本勃海蒙州地,契丹阿保機俘檀州民置檀州,併置密雲縣於此。尋改州爲祺州、佑聖軍,縣曰慶雲縣。金州廢,縣屬咸平府。元廢縣爲慶雲驛。《元志》:「至元三十年置遼陽路,自慶雲北至合里賓凡二十八驛。」○永平廢縣,在衛東北。本勃海優富縣地,契丹置永平寨於此,尋升爲縣,屬銀州。金省。
銅山城,衛西北五十里。《遼志》:「勃海東平寨地,契丹置同州鎮東軍,後更爲鎮安軍,治東平縣,兼領永昌縣。金州廢,尋改置銅山縣,屬咸平府。元廢。○雙城廢縣,在衛西六十里。本挹婁故地,勃海置安定郡及安夷縣,後廢。契丹置雙州保安軍,治雙城縣。金州廢,縣屬瀋州。元省。
咸平城,在衛東北。《遼志》:「漢遼東郡侯城縣以北地,高麗爲銅山縣地,勃海置銅山郡地,在龍泉府之南。多山險,寇盜以爲淵藪。契丹建城於此,初號郝里太保城,開泰八年置咸州、安東軍,治咸平縣。」金曰咸州路,天德二年升咸平府,大定中又改咸平縣爲平郭縣。貞祐初耶律留哥聚衆隆安,金人討之,爲所敗,盡有遼東州郡,稱遼王,都於此。元初縣廢。以咸平府隸開元路,後改隸遼東宣慰司。明初廢。○清安城,在咸平東北。遼置肅州、信陵軍,治清安縣。金廢州,以縣屬咸平府。元廢。
歸仁城,在故咸平東境。《遼志》:「通州、安遠軍,本扶餘國王城,勃海號扶餘城,遼初故置龍州,尋曰通州,領通遠、安遠、歸仁、漁谷四縣。」金州廢,以三縣并入歸仁,屬咸平府。元初廢。又玉山廢縣,在咸平東南。金置縣,屬咸平府,貞祐二年升爲玉山州順安軍。金末廢。○榮安廢縣,在衛西北遼河東岸。金置,屬咸平府,元廢。
龍首山,衛東二里。又衛東三十里有松山,又東六十里有大灰山。○虎頭山,在衛東南百十里;又衛東八十里爲山羊山;皆東面之障蔽也。
保山,衛西北三十里遼河西岸。又馬鞍山,在衛西百十里遼河之西。又有塔兒山在衛西南四十里,又西南四十里有上塔兒山,又西南十里爲下塔兒山,三山亦俱在遼河之西。○黃山,在衛西南五十里。又西南十里曰豬兒山。又有寨坡嶺,在衛南六十里。
遼河,衛西八十里,自三萬衛南流入境,又南入瀋陽衛界。○柴河,在衛北二里。源出衛東松山之西,會諸水而西入遼河。又汎河,在衛南三十里。出松山之東,亦會諸山之水西南流經黃山塔北流入於遼河。
小清河,衛南六十里。源出廢貴德州南山中,西流經懿路城南,又西入於遼河。又泥溝河,在衛南八十里。源出瀋陽衛之東山,西北流入境,又西流經瀋陽之十方寺堡入於遼河。
懿路所,即故挹婁城也。明初置中右千户,左左千户及中左千户等所,屬鐵嶺衛。洪武二十九年調左左千户所於懿路城。永樂初蒙古鬼力赤等寇遼東懿路寨,即此城也。五年因舊城修築,周四里有奇。八年復調中千户所戍於此。嘉靖三十七年改築懿路關廂,四十四年復增築焉。○汎河所,在城南三十里。正統四年調中左千户所於此。築城,周不及四里。
三岔兒堡,衛東南七十里。志云:堡在懿路所東,其東有張家樓,近堡又有黃泥窪,賊徑也。又東南有二道關,又東有三道關。○丁字泊堡,在懿路所西,接瀋陽衛蒲河所界。
宋家泊堡,在泛河所西十里,西南接丁字泊堡。所東有白家衝堡,西南接三岔兒堡。又有曾遲堡,在宋家泊堡東北。其東北又有平定堡,又東北接三萬衛之定遠堡。志云:所東有李屯堡,嘉靖間增。
撫安堡。衛東五十里。其東有石門堡,可屯兵;南有小釣子山,可按伏。又有龍潭寺口,兵衝也。又鎮西堡,在衛西北遼河外。近堡有熊官兒屯,官軍嘗禦敵於此。又堡東有彭家灣堡,嘉靖中增築。○常裕堡,在衛南三十五里。《一統志》:「自堡而東南,有永登、秀穎、豐平、大有、富豐、安福、團山、康嘉,凡八堡。」

三萬衛,司北三百三十里。南至鐵嶺衛九十里,西至廢懿州三百七十里,東北至三衛境廢信州三百十里。

古肅慎地,隋、唐時,爲黑水靺鞨所居。唐元和以後勃海取其地,屬上京龍泉府。勃海衰,黑水女真復有之。後滅遼,此爲會寧府之地。金末其將蒲鮮萬奴據遼東,蒙古克之,至元二十三年置開元路。《元史》:「元初平遼東,置開元、南京二萬户府,治黃龍府,至元四年更遼東路總管府,二十三年改爲開元路。」王氏曰:「開元者,金上京境內地名,元平遼東,引師至此,遂定其地。時上京一帶俱已殘燬,因改建開元路。以三萬衛爲即會寧故地者悞也。」明洪武二十一年置諸軍民府,二十二年罷府,置今衛。
衛控臨絕徼,翼帶鎮城,居全遼之上游,爲東陲之險塞。
遼海衛,在三萬衛治東北。洪武二十一年置。初治牛家莊,二十六年移治於此。
安東州,在三萬衛治西南。永樂七年置。
開元城,今衛治。元或作「原」,悞也。蒙古窩闊臺六年初立開元、南京二萬户,治黃龍府。或以今城即黃龍城,非也。蓋初寄治於黃龍府,後徙今治。明初因舊城設三萬衛,洪武二十五年修築,周二十三里有奇。
廢信州,在衛東北四百里。《遼志》云:「本粵喜故城,勃海置懷遠府,治懷福縣。遼改置信州、彰聖軍,又改置武昌縣爲州治。」金因之。元州、縣俱廢。又定武廢縣,在信州境。本勃海豹山縣地,遼置定功縣,又改爲足武縣,屬信州。金廢。
廢韓州,在衛東北。《遼志》云:「本藁離國,舊治柳河縣。高麗置鄚頡府,都督鄚、頡二州。勃海因之,後廢。契丹初置三河、榆河二州,尋併二州置韓州、東平軍。」金因之,又增置臨津縣爲州治,而以所統柳河縣屬焉。元初廢。○柳河廢縣,在韓州境。《遼志》:「本勃海粵喜縣地,遼置柳河縣,屬韓州。」金因之。元省。
廢鳳州,在故韓州北二百里。遼置。志云:亦藁離國故地,勃海之安寧郡也。契丹置州,西北至上京九百里。金廢。○九連城,在衛東北九十里𨚗木川東岸。城連屬有九,因名。明初征納哈出,駐兵於此。
黃山,衛東北十五里。又衛東一十里有塔兒山,又東四十五里有松山。○刀鞸山,在衛西南二百五十里,刀、鞸蓋二山,西相連。又熊山,在衛西北百九十里,與刀鞸山俱在遼河西岸。
金山,在衛西北三百五十里遼河北岸,一名曲呂金山,又西北三十里曰東金山,又二十里曰西金山,三山延亘三百餘里。明初馮勝破納哈出於此。詳見北直兀良哈境。○牛心山,在衛東北三百五十里。志云:在艾河之北,土河之東。又阿兒干山,在衛東北三百五十里廢信州之東南。
分水嶺,有二:東嶺在衛東二百五十里密河西岸,西嶺在衛北二百里遼河西北。天順三年大帥趙輔分遣左軍出渾河、柴河、石門河、土木河,至分水嶺,是也。
金線河,在衛城東北。西流入城,出西水關,又南入清河。夾岸多柳,因名。
清河,衛東五十里。謂之大清河。源出分水嶺,流經城東南,有小清河自衛東流合焉,經城南,西流入於遼河。○密河,在衛東二百五十里。自塞外流入,合於大清河。又馬鬃河在衛西三十里。源出衛東北境黑嘴山,繞黃山後西南流入於大清河。又衛東北百里有𨚗水川,源亦出分水嶺,下流入大清河。
艾河,衛東北二百五十里。源出塞外,流經衛東北境黑嘴山與土河會。又土河,在衛北二百五十里。亦自塞外流入,至黑嘴山合於艾河。二河合流謂之遼海,經衛西八十里,又西南流入鐵嶺、瀋陽境,即遼河之上源也。○塗河,在衛西北二百五十里。自塞外流入境,南合遼河。又有亮子河,出衛東北境槍竿嶺,西南流入於遼河。
鎮北關,衛東北七十里,海西族朝貢市易處。又廣順關,在衛東六十九里靖安堡東。嘉靖中海西族分道款關,因以鎮北曰北關,廣順曰南關。○新安關在衛西六十里慶雲堡北,又清河關在衛西南六十里,山頭關在衛南六十里,各關俱有官軍戍守。志云:衛南四十五里有中固城,永樂五年築,撫順驛置於此。
靖安堡,衛東六十里。近堡曰黃泥岡,按伏處也。又東川堡,在衛東南七十里。
古城堡,衛西南四十五里。又西十五里曰慶雲堡,與中固城、定遼堡相爲應援。《邊防攷》:衛城南舊有馬市。○永寧堡,在衛西北二十里。其東曰鎮夷堡。近堡有皇甫城,按伏處也。
定遠堡,在衛南中固城西。近堡有高麗屯,可屯兵。又柴河堡,在中固城東南。近堡有關門衝,可屯兵。又有馬家砦,可按伏。○威遠堡,在衛東五十里。近堡有𨚗木川、百峰山,皆爲賊衝。又松山堡,在靖安堡西南,與中固城、柴河堡接境。
清陽堡,衛北二十里。又東二十里曰鎮北堡。去鎮北關六十里。又有靜邊堡,與鎮北堡相近。
瓦峪堡,衛東三十里。又扣河堡,在衛東南六十里。《一統志》:「衛境自東南轉西,有實秀、實穎、迎陽、扣河、長城、東川、福興、關東、嘉禾、雍康、石門、常寧、上饒、團山、甘泉、穀城、向陽、問糧、古城、僊安、永慶、長樂、山岡、三山、勸農、富川、聚貨、梁山、高梁、中寨、泉安、黑穗、豐樂、蓮湖、永豐,凡三十五堡,俱有官軍戍守。」○曹子谷寨,在衛東南塞外。
亦赤哈答寨。在靖安堡邊外七十里。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