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王國維先生的《曲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讀王國維先生《曲錄》六卷,《晨風閣叢書》本。今早出門,買得《晨風閣叢書》,內有《曲錄》及《戲曲考原》。我前曾見《曲苑》內所收《曲錄》二卷,甚不滿意;前次《小說月報》中頡剛的小記一條,始知《曲苑》本為初讀不完全的稿本,故買此本讀之。

  《曲錄》卷一為《宋金雜劇院本部》,凡九百七十七種,多采自周密的《武林舊事》及陶宗儀《輟耕錄》。此外尚有采自錢曾《也是園書目》之《宋人詞話》十二種,當日猶未知其非戲曲也;至近年江東老蟫覓得《京本通俗小說》九種,共四冊,三冊上有錢遵王圖章,而其中《錯斬崔寧》和《馮玉梅團圓》兩種即見於《也是園書目》的,人始知此十二種乃是話本,不是戲曲。後羅振玉借得《唐三藏取經詩話》,影印行世,始知當日“詩話”、“詞話”皆是當日平話的種類。錢曾誤列此十二種入戲曲部,王先生沿其誤而不及改。以此類推,周陶兩目所列九百餘種中,定有許多不是曲文,其以調名(如《金明池》,《山麻稭》)或以事系曲調者(如《四皓逍遙樂》,《請客薄媚》,《柳㘩上官降黃龍》)固是曲,無疑;其以事系扮演之腳色者(如《貨郎孤》,《貧富旦》,孤與旦皆腳色名目)亦無疑。但其中有以事名者(如《刺董卓》,如《懸頭梁上》),有以人名者(如《王安石》,如《史弘肇》),皆不一定為曲文。《王安石》也許和《京本通俗小說》中的《拗相公》同是一本。其中最明顯的是頁二十八之《太公家教》一本,此本之非曲文,王先生後來在他處曾得著鐵證,已無可疑。又頁四二以下之“官名”、“飛禽名”、“花名”,等等,大概也都是話本。

  卷二列有主名之元雜劇四百九十六種。卷三列有主名之明雜劇一百五十六種,元明無名氏雜劇二百六十六種,清雜劇有主名的六十九種,無名氏十四種:共五百〇五種。計二卷,可定為元明清三朝雜劇的,共一千〇一種。

  卷四列傳奇,有主名的二百六十七種,無名的百二十種。其首列之董解元《西廂》,乃弦索彈詞,不當列在此。又此三百八十多種,只有五六種是元人做的,大概皆元末明初人;其餘皆明人之作。

  卷五列清代傳奇,有主名的四百三十七種,無名的三百七十二種,附禁書目中六種,共八百十五種。中如歸莊的《萬古愁》明是彈詞,高鶚的《紅樓夢》明是小說,皆不當列入。又如舒位的《修簫譜》四種,皆是極短的雜劇,也不當列入傳奇之部。此外,遺漏的當不少。如曹寅的《虎口餘生》(《鐵冠圖》),原署《遺民外史》,此錄列入無名氏。曹寅作曲大概不少,今皆不可考了。

  計五卷所列,三朝曲本共存三千一百七十八種之目,其全本留傳者,大概只有十之二三了。“正統文學”之害,真烈於焚書之秦始皇!文學有正統,故人不識文學:人只認得正統文學,而不認得時代文學。收藏之家,甯出千金買一部絕無價值之宋版唐人小集,而不知收集這三朝的戲曲的文學,豈不可惜!

  全本既不可得,則保存一部分精華之各種總集為可貴了。《曲錄》於此類總集,也有小錯誤。如《誠齋樂府》不當在“小令套數部”;如重要選本如《綴白裘》,竟不曾收入;又如《曲譜》中既收那些有曲無白的譜,而反遺去曲白俱全之《六也曲譜》等:都是短處。

  此書出版于宣統元年,已近十四年了。這十四年中,戲曲新材料加添了不少。我們希望王先生能將此書修改一遍,於每目下注明“存”、“佚”,那就更有用了。

  十二,二,十

  (原載1923年3月4日《讀書雜誌》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