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象山先生全集 卷第十二
宋 陸九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三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二

  與趙然道

某驚蟄前乗晴登山㝷復積雨二十四日少霽始得

一訪風練飛雪之状方念不得與賢昆仲共之是晚

來書適至喜可知也去非從善勇决如此沛然之壮

在胸中矣又何以𮗚瀑為㢤狂聖之相去逺矣而罔

念克念之端頃刻而分人心之危豈不甚可畏㢤有

虞之朝克艱之說從逆之戒伯禹進之警戒無虞之

說逸樂怠荒之戒伯益又進之明明穆穆聚精㑹神

其切磋琢磨之功如此若已汨扵利欲蔽扵異端逞

志遂非徃而不反雖復鷄鳴而起夜分乃寐其爲害

益深而去道愈逺矣奚足以言此㢤今然道方耻利

欲之習知異端之非願益致擴充之功則吾道幸甚

  二

兹閱來書知此志不替有加夫道一而已相去千里

相後千𡻕者猶若合符節况其近者乎然古人𠩄以

汲汲扵師友愽學審問謹思明辯之者深懼此道不

明耳扵其大端大㫖知其邪正是非形有相近而實

有相逺則知精㣲之處亦猶是也夫子十五而志學

則既得其端緒矣然必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

而後曰知天命及其老也猶曰我學不厭今學者誠

知端緒則亹亹翼翼自致日新之效者其能自已乎

秋凉過我當究是言時事第可永歎良難言也王參

恐未至如傳者之言囬書不見情實此其常態其𠩄

以不如古人者盖在扵此然道之言可謂切中其病

 三

昔循中不無尊師重道之誠而家庭牽制不克自遂

其質固自通爽而殊乏剛强深懼其汨沒扵世習而

能以自立故前書稍振翼之耳富貴利逹之不足

慕此非難知者仙佛之徒拘曲之士亦徃徃優扵㫁

棄而弗顧視之彼既自有𠩄溺一切㫁棄亦有何難

但一切㫁棄則非道矣知道之士自不溺扵此耳𥘉

未甞㫁棄之也故曰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

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君子無入

而不自得焉𠩄謂自得者得其道也夫子曰富與貴

是人之𠩄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然則以其道

而得焉君子處之矣曷甞㫁棄之㢤孟子之荅彭更

亦曰非其道則一簞食不可受扵人如其道則舜受

尭之天下不以為泰子以為泰乎君子亦惟其道而

已矣𠩄謂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

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滛

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非虗言也學者𠩄造縱未

及此苟志扵道便當與俗趣燕越矣志鄉一立即無

二事此首重則彼尾輕其𫝑然也作意立說以排遣

外物者吾知其非真志扵道義者矣𠩄欲有甚扵生

𠩄惡有甚扵死死生大矣而不足以易此况富貴乎

富貴之足慕不足慕豈足多較扵學者之前㢤前與

循中書𠩄以云云者懼其弱植孤立扵横流之中而

此志不能以自㧞耳雖然SKchar周之衰此道不行孟子

之沒此道不明千有五百餘年之間格言至訓熟爛

扵浮文外飾功利之習汎濫扵天下氣質之美天常

之厚者固知病其未流矣而莫知病其源立言制行

之間抱薪救火揚湯止沸者多矣當今之世誰實為

有志之士也求真實學者扵斯世亦誠難㢤非道之

難知也非人之難得也其𫝑則然也有志之士其肯

自恕扵此而弗求其志㢤今粗有其志而實不能

自㧞則𠩄謂講學者遂為空言以滋偽習豈唯無益

其害又大矣若其善利之間甞知决擇大端巳明大

志已立而日用踐履能常扵清明剛徤一有緩懈

舊習乗之捷扵影響應荅之際念慮之間隂流宻䧟

不自省覺益積益深或遇箴藥勝心持之反加文飾

因不能以自還者有矣甚可畏也况其大端未甞實

明大志未甞實立有外强中乾之證而無心廣體胖

之樂者可不深致其思以省其過求其實乎略此不

察而苟為大言以盖謬習偷以自便嚚以自勝豈惟

不足以欺人平居静慮亦寧能以自欺乎至是而又

自欺其心則𠩄謂下愚不移者矣誠能扵此深切著

明則自成自道自求多福者𫞐在我矣前言徃訓真

先得我心之𠩄同然耳引翼勉勵惟日不足何暇與

章句儒譊譊玩愒𡻕月扵無用之空言㢤别𥿄𠩄問

多是古人憫憐後學詳為註釋以曉告之可謂昭若

日星煥然無少𮐃蔽但當從容紬繹以滋其涵飬鞭

䇿之實豈宜復為蛇畫足重為贅疣乎

  四

吾心苟無𠩄䧟溺無𠩄蒙蔽則舒𢡖之變當如四序

之推遷自適其宜記之𠩄謂亡扵禮者之禮也其動

也中盖近之矣夫子𠩄謂克已復禮為仁誠能無毫

髪巳私之累則自復扵禮矣禮者理也此理豈不在

我使此志不替則日明日著如川日増如木日茂矣

必求外鑠則是自湮其源自伐其根也侍旁千萬致

意適旅應酬之冗不及拜書

  與趙詠道

至當歸一精義無二誠得精當則若網在綱有條而

不紊故自本諸身徴諸庶民至扵百世俟聖人而不

惑者誠精當之不容貳也令兄謂諸公傷扵著書而

其心反有𠩄蔽此理甚不精此言甚不當矣彼學不

至道其心不能無蔽故其言支離彼惟不自知其學

不至道不自以爲蔽故敢扵著書耳豈可言由其著

書而反有𠩄蔽當言其心有蔽故其言亦蔽則可也

故親師友扵當世固當論其學求師徃聖尚友方冊亦當論其學

  二

爲學有講明有踐履大學致知格物中庸愽學審問

謹思明辯孟子始條理者智之事此講明也大學修

身正心中庸篤行之孟子終條理者聖之事此踐履

也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𠩄先後則近道矣欲修其

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

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自大學言之固先乎講明矣

自中庸言之學之弗能問之弗知思之弗得辯之弗

明則亦何𠩄行㢤未甞學問思辯而曰吾唯篤行之

而已是𡨋行者也自孟子言之則事盖未有無始而

有終者講明之未至而徒恃其能力行是猶射者不

習扵教法之巧而徒恃其有力謂吾能至扵百歩之

外而不計其未甞中也故曰其至爾力也其中非爾

力也講明有𠩄未至則雖材質之卓異踐行之純篤

如伊尹之任伯夷之清柳下恵之和不思不勉從容

而然可以謂之聖矣而孟子顧有𠩄不願學拘儒瞽

生又安可以其硜硜之必為而傲知學之士㢤然必

一意實學不事空言然後可以謂之講明若謂口耳

之學為講明則又非聖人之徒矣

  三

奉此月十日書方知有叔氏之戚撫𥿄驚嘆怛焉痛

心不能已巳向見此令弟氣質淳美志向專篤聽言

之次殊無凝滯深用慰喜胡為⿺辶䖏有斯疾竟棄斯世

哀㢤有如賢伯仲情義之篤信不易堪也天命既如

此亦無可柰何况在慶侍之側只得寛釋以安庭闈

之心此即理也秋試失利亦蘭菊有時耳詠道之才

一第豈足為道此尤不足置懐學力不究此等真正

畫春氷耳迨天之未隂雨徹彼桑土綢繆牗户今此

下民或敢侮予事豫則立不豫則廢故書曰致治于

未亂保邦于未危古人𠩄以造次必扵是顛沛必扵

是無有師保如臨父母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

氷若平居一有緩懈一有凝滯則精神立見凌奪事

至物來固宜有困敗之憂雖然到此若能深省痛鞭

何困之有夫子曰仁逺乎㢤我欲仁斯仁至矣又曰

為仁由已而由人乎㢤孟子曰人病不求耳又曰亦

為之而已矣扵此用力而又不能使聖賢之言如符

契則是平日之言皆妄言平日之意皆妄意矣果如

是故不可自欺𨚫當力加省察必使不待傅㑹而沛

然有以信聖賢為先得我心之𠩄同然而後可也

  四

塞宇宙一理耳學者之𠩄以學欲明此理耳此理之

大豈有限量程明道𠩄謂有憾扵天地則大扵天地

者矣謂此理也三極皆同此理而天為尊故曰惟天

為大惟尭則之五典乃天叙五禮乃天秩五服𠩄彰

乃天命五刑𠩄用乃天討今學者能盡心知性則是

知天存心飬性則是事天人乃天之𠩄生性乃天之

𠩄命自理而言而曰大扵天地猶之可也自人而言

則豈可言大扵天地乾坤同一理也孔子扵乾曰大

哉乾元扵坤則曰至哉坤元尭舜同一理也孔子扵

尭曰大哉尭之爲君扵舜則曰君哉舜也此乃尊卑

自然之序如子不可同父之席弟不可先兄而行非

人私意可差排杜撰也

  與陳正已

開𡻕得報書切承體中尚未脫然比日不審調護如

何亦已平復否足下不獨體病亦有心病足下之體

病亦心病有以重之足下近日謂𠩄學與𭧽者異直

去遼入薊耳向在都下見足下行歩瞻視若忘若遺

夜卧多寐語肢體屈伸不常皆由足下才氣邁徃而

學失其道凡𠩄經營馳騖者皆適以病其心耳古之

學者以飬心今之學者以病心古之學者以成事今

之學者以敗事足下甞言事外無道道外無事足下

今日智慮非知此者特習聞其說附㑹其私意耳如

此讀書殆将食蟛蜞矣前言徃行𠩄當愽識古今興

亡治亂是非得失亦𠩄當廣覽而詳究之顧其心苟

病則扵此等事業奚啻聾者之想鍾皷盲者之測日

月耗氣勞體䘮其本心非徒無益𠩄傷實多他日敗

人事如房琯之車戰荆公之均輸者可勝既乎向言

排遣排遣亦安能有濟足下固大丈夫今責足下以

大丈夫事足下之過非一節一事之小過乃平日害

心之大過天地之閉日月之蝕其他尚復何言足下

性本孝弟惟病此過故遷徙展轉𠩄存無復真純此

董生𠩄謂以善為之而不知其義者也能頓棄勇改

無復回翔戀戀扵故意舊習則本心之善乃始著明

營營馳騖之私憂思抑欝之意當冰釋霧晴矣喜進

參苓等藥𥙷𦔳氣血俟體力强徤乃愽𮗚前言徃行

詳考古今興亡治亂是非得失苟不懈怠自當循循

以進不至左見背馳矣某後日即東上輙布此少見

切磋之誠飬心成事之效是𠩄望扵足下

  二

近聞與淳叟同為踈山之行想甚得意二公前日頗

有不相能之病比來道同志合相與羽翼光𥘉隙末

昔賢猶或蹈之今二公亦加扵人一等矣雖儒者好

闢釋氏絶不與交談亦未為全是假令其說邪妄亦

能洞照底藴知其𠩄蔽然後可得而絶之今扵其

說漫不知其涯涘而徒以名斥之固未為儒者之善

第不知其與棲棲乞憐扵其門者其優劣又如何耶

雖然誠使能大進其道出得隂界猶為常人之私利

不細政恐隂界亦未易出耳如淳叟正巳軰恐時僧

牢籠誘掖來作渠法門外護耳若著實理㑹雖渠亦

未必不知其非𠩄敢望扵公等也與正已相䖏之乆

不敢不直言

  與張誠子

泰之出𠩄恵字知書劒已東躊蹰仙巖之下而不得

進亦為子不滿傳聞鏁院如許之亟殆未必然第從

容以進當無不及也友朋自仙鄉來者㫁㫁不可光

禄勲何耶吾甞謂是非之决于其明不于其暗衆寡

非𠩄决也夫子有栖栖倀倀之疑而鄉原無𠩄徃而

不為原人楊朱墨翟之言至盈天下誠内省不疚無

惡扵志則亦何必鄉人皆稱原人也然誠子氣質之

偏云為之過多在扵迫切紏急以此為學安能壊積

私之植以底蕩蕩平平之地狷忿潜為厲階雖加鞭

勉益傷宇宙之和矣

  與張輔之

此理塞宇宙古先聖賢常在目前盖他不曽用私智

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此理豈容識知㢤吾有知乎㢤

此理豈容有知㢤吾書此非敢以贈輔之亦𦕅以自

警耳

  與饒夀翁

是心有不得其正想不知耳知之斯正矣為仁由巳

而由人乎㢤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𠩄先後則近道

矣是心誠得其正斯知之矣存乎人者莫良扵眸子

眸子不能掩其惡胸中正則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則

眸子眊焉𠩄謂不正者不必有邪僻之念凡有係累

𮐃蔽使吾不能自昭自逹者皆不得其正也比來諸

姪見夀翁状貌深歎其塵俗昏弱是乃心有不得其

正之明驗也宜深省痛鞭無遲囬以自取湮沒

  二

一種恣情縱欲之人血氣盛强精力贍敏淫朋醜徒

狎比成𫝑其逞志快意之時目睛有光筋力越勁歩

趍舉動莫不便利此時視之豈有眊然之驗及其見

君子聞正言見正事無淫朋之𦔳而孤立扵正人之

中神裭氣奪情有𠩄格𫝑有𠩄禁則眊然之說時或

有證若夫徒言之人不能自明自逹有𠩄抑壓有𠩄

𮐃蔽有𠩄滯礙至扵顛躓而不能自起昏弱而不能

自奮沉溺而不能自㧞困憊而不能自持疑惑而不

能自觧此時乃眊然之明驗也此心之精明湮沒沉

淪一至扵此豈不甚可憐㢤

 行不失其居居不違其道是故經綸酬酢變通不

 窮無湏㬰或離其位也此吾新得試叅之

  三

夀翁日對雲山坐擁書史造物者時鋪張瓊瑶以照

映宜其胸𬓛明快氣宇軒豁翰墨餘事嶽聳川増中

昨扵兒姪處𥨸覽詩什簡尺鄙習塵言時刺人眼殊

未厭𠩄望豈離群索居綱弛棟撓市井群兒之態復

得為祟扵吾𧰼山之顛耶幸深省痛鞭毋貽雲臺羞

  四

徳固夀翁二友居山想至可樂也夀翁氣質自佳而

比來學力未知其進此理未能昭徹外累圍繞殊無

摧鋒䧟陳之功而有蓄縮巽懦之態昏昏黙黙為苟

免之計此亦安能自免㢤但其智不明不能自勉耳

徳固頗聞是非明白幸為我㫁之

  五

得信承居山安適甚慰近詩尤佳真有陶韋氣韵可

見𠩄學之進來書著察磨礪四字不可連用若云磨

礪不敢懈日有著察之驗則可盖著察二字是效驗

察字尚有两用如省察加察熟察則是我致察扵事

理人物若事母孝故事地察舜察扵人倫易言察扵

民之故史言其境關之政盡察此皆是言其智識之

明察物無能迯者非是言我致察扵彼也孟子之行

矣而不著焉習矣而不察焉此乃著察字出䖏其義

尤分明若同著字使則其為效驗明甚此用字之疵

也徳固不别𥿄本末先後之序切不可使倒置也

  六

閱人之多益知人材之難蕃姪平日一家頼之事無

巨細皆經其心手而閒雅沉静琴書之致深造自得

比一二月間𠩄整葺事務至多間繙選粹晋書皆盡

帙無遺材力優贍誠難其軰詩文下筆皆非汎汎𠩄

到而其涵泳儲蓄不肯輕𤼵理道精明見扵事上使

下䖏事御物可謂有證矣而甚不自足若射之有志

不中不止凡此皆其有以自䖏非或使之然也此其

為難得也至矣天何奪之⿺辶䖏耶痛㢤𡨚乎鄉黨隣里

莫不傷怛况吾夀翁乎今已為立嗣子名曰紹孫乃

百九姪第五子也見擇⿱苑土地未有⿱苑土期恐欲知之耳

 七

近見與持之書及詩文其間粗存大㫖雖不及詳看

耍亦不必詳看詩似有一篇稍佳餘無足采大抵文

理未通散文字句窒礙極多吾少時學文未甞如此

此等可以立曉比見後生作文多有此患𥨸𠩄未喻

居山必須有暇讀書何為未能暁此其文既如此則

能知古人文字工拙鄉來見此等皆歸之大體不

振精神昏弱故𮗚書下筆皆不得力比數書又粗存

大㫖或恐𠩄謂粗存者但習聞之熟姑存故事非胸

𬓛流出之辭决矣

  與倪九成

春間承訪恨不及欵其時見九成精神意向皆已汨

沒追念向時從㳺之意無復髣髴矣遂獻愚𠂻或冀

自此幡然為益不細來書乃有但說病状未說病源

之疑此乃俗見膠固俗習深重雖聞正言未肯頓舎

自以曲折之意爲曲折之說亦其𫝑然也譬如小兒

懶讀書多說懶方未肯便入書院耳要知病源即此

是也以九成之質直誠能深思俗見俗習之可惡能

埋沒人靈𮐃蔽正理思之既明幡然而改𡚒然而興

如出䧟穽如决網羅如去荆𣗥而舞蹈乎康荘翶翔

乎青𡨋豈不快㢤豈不偉㢤尚誰得而禦之㢤誠能

扵此自决則名方乃在九成肘後良劑乃在九成囊

中反而求之沛然甚足尚何事𮗚我朶頥云㢤

  與張季恱

盛僕凌雲致書𤼵緘快讀辭㫖煥然深見進學之驗

何慰如之比來三日乃濟登滋雨意尗怠而登車輙

霽獨垂至而值雨至此踰四日矣白雲繾綣日相周

旋猶未即安雲䑓僅一再見南山亦時至扵玉田中

縹渺呈露數峰風練諸瀑淙淙自振猶未及一顧之

也應朱二公書未及即治更三四日可遣盛僕來取

盛親賢徳如此此𠩄樂為二公言者傳來之文誠如

雅諭宜不迯𠩄見𮗚其首尾皆𥨸用山翁平日言辭

獨其㫖趣乖違繆陋覽之深有假宼兵資盗糧之愧

然六藝聖人作也小人猶假之以文姦言天下無小

人異𩔖則已誠未能絶去小人異𩔖何言而不可假

也惟此道之明善人之衆彼無𠩄施則自熄絶矣城

狐社䑕託夜以神其姦使遇正人自無𠩄施惑之者

必其心之素邪𠩄謂物各從其𩔖也雖然彼其心之

本然豈其然哉惟其䧟溺而不能以自還故至扵此

要當開其改過之門懇惻而開導之凡䧟溺之未深

而自以其聲氣相求應者尤當懇惻而開導之𤼵明

剖折使是非邪正判無𠩄疑則小人異𩔖妖狐孽䑕

無𠩄迯其形而䧟溺之未深者安知不幡然囬心而

鄉道哉昔大禹既平水土貢金九牧鑄𪔂𧰼物百物

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姦以入山林川澤魑魅魍魉莫

能逢之古人𠩄貴扵愽學審問謹思明辯者政欲究

知人情物理使之通逹而無𠩄𮐃蔽窒礙小人異𩔖

無𠩄竄其姦扵其言論施設如見肺肝則彼亦安得

而不熄絶乎季恱𠩄到其扵大槩可謂明矣政當益

盡精㣲使𮐃蔽者有𠩄頼是𠩄望也

  二

承諭新工但覺徤羡第流俗凡鄙之習謬妄之說

可哀憐傷悼當有開導扶掖摧䧟廓清之功乃為進

學之驗若視之如讐方敵國苟以不為𠩄揺為吾效

驗恐未可也

  與劉伯恊

區區之志素願扶持此理𥨸謂理𫝑二字當辯賔主

天下何甞無𫝑𫝑出扵理則理為之主𫝑為之賔天

下如此則為有道之世國如此則為有道之國家如

此則為有道之家人如此則為有道之人反是則為

無道當無道時小人在位君子在野小人志得意滿

君子阨窮禍患甚者在囹圄伏刀鋸投荒裔當此之

時則𫝑專為主群小熾然但論𫝑不論理故平昔深

惡論𫝑之人今門下誠肯相與扶持此理洗濯流俗

之習以理䖏心以理論事何幸如之敬虗心以俟教

  二

人家之興替在義理不在富貴假令貴為公相富等

崇愷而人無義理正為家替若簞食瓢飲肘見纓絶

而人有義理正為家興吾人為身謀為子孫謀為親

戚謀皆當如此然後為忠其自謀者或不然亦是不

忠扵吾身矣某向來區區之志素有不在利害間之

語正為此耳來示𠩄謂輕犯名分之語甚未當理名

分之說自先儒尚未能窮究某素欲著論以明之流

及近時為弊益甚至有郡守貪黷庸繆為厲民之事

縣令以義理争之郡守輙以犯名分劾令朝廷肉食

者不能明辯其事令竟以罪去此何理也理之𠩄在

匹夫不可犯也犯理之人雖窮富極貴世莫能難當

受春秋之誅矣當此道不明不行之時群小席𫝑以

從事亦何甞不假借道理以為說顧不知彼之𠩄言

道理者皆非道理也儻不以斯言為罪敢傾倒以畢

說

某之說正吾人大趍向大㫖歸𠩄當先辯者此之不

辯而規規然以聲音笑貌為道真放飯流歠而問無

齒决飬其一指而失其肩背孟子𠩄謂不知務不知

𩔖

  與黄循中

某山居講習粗適素懐荆門之命固出廟朝不忘之

意然雅未有為吏之興幸尚遲次可徐决去就耳人

之不可以不學猶魚之不可以無水而世至視若贅

疣豈不甚可歎㢤穹壌間𥨸取富貴者何限惟庸人

鄙夫羡之耳識者視之方深憐甚憫傷其賦人之形

而不求盡人之道至與蟻虫同其飽適好惡虗生浪

死其在髙位者適足以播惡遺臭貽君子監戒而已

此固循中𠩄宜深曉第居今之世不得不申言之諒

亦不厭扵此也

  二

江徳功質本庸闇加以𠩄學之謬豈復有可論者𠩄

惜吾友為其𠩄引辯扵其不足辯耳古書有明理之

言有教人用工之言如中庸首章惟戒謹不覩恐懼

不聞及謹其獨是用工處次章惟致中和是用工處

他辭皆明理之言推此可𩔖見與晦翁徃復書録徃

伯珍舜輔㑹次幸示之


𧰼山先生全集卷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