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的折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的奇想 豪語的折扣
作者:魯迅
葦索
1933年8月4日
本作品收錄於《准風月談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八月八日《申報·自由談》。

  豪語的折扣其實也就是文學上的折扣,凡作者的自述,往往須打一個扣頭,連自白其可憐和無用也還是並非「不二價」的,更何況豪語。

  仙才李太白的善作豪語,可以不必說了;連留長了指甲,骨瘦如柴的鬼才李長吉,也說「見買若耶溪水劍,明朝歸去事猿公」起來,簡直是毫不自量,想學刺客了。這應該折成零,證據是他到底並沒有去。南宋時候,國步艱難,陸放翁自然也是慷慨黨中的一個,他有一回說:「老子猶堪絕大漠,諸君何至泣新亭。」他其實是去不得的,也應該折成零。——但我手頭無書,引詩或有錯誤,也先打一個折扣在這裡。

  其實,這故作豪語的脾氣,正不獨文人為然,常人或市儈,也非常發達。市上甲乙打架,輸的大抵說:「我認得你的!」這是說,他將如伍子胥一般,誓必復仇的意思。不過總是不來的居多,倘是智識分子呢,也許另用一些陰謀,但在粗人,往往這就是鬥爭的結局,說的是有口無心,聽的也不以為意,久成為打架收場的一種儀式了。

  舊小說家也早已看穿了這局面,他寫暗娼和別人相爭,照例攻擊過別人的偷漢之後,就自序道:「老娘是指頭上站得人,臂膊上跑得馬……」底下怎樣呢?他任別人去打折扣。他知道別人是決不那麼糊塗,會十足相信的,但仍得這麼說,恰如賣假藥的,包紙上一定印著「存心欺世,雷殛火焚」一樣,成為一種儀式了。

  但因時勢的不同,也有立刻自打折扣的。例如在廣告上,我們有時會看見自說「我是坐不改名,行不改姓的人」,真要驀地發生一種好像見了《七俠五義》中人物一般的敬意,但接著就是「縱令有時用其他筆名,但所發表文章,均自負責」,卻身子一扭,土行孫似的不見了。予豈好「用其他筆名」哉?予不得已也。上海原是中國的一部分,當然受著孔子的教化的。便是商家,櫃內的「不二價」的金字招牌也時時和屋外「大廉價」的大旗互相輝映,不過他總有一個緣故:不是提倡國貨,就是紀念開張。

  所以,自打折扣,也還是沒有打足的,凡「老上海」,必須再打它一下。

  八月四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