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豫章黃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三
宋 黃庭堅 撰 景嘉興沈氏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四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三

       黄庭堅魯直

   墓誌銘十三首

    蕭濟父墓誌銘

    王力道墓誌銘

    晁君成墓誌銘

    劉道原墓誌銘

    黃幾復墓誌銘

    陳少張墓誌銘

    張太中墓誌銘

    胡宗元墓誌銘

    劉咸臨墓誌銘

    李元叔墓誌銘

    李仲良墓誌銘

    楊寛之墓誌銘

    張子履墓誌銘

     蕭濟父墓誌銘

吾友蕭濟父新淦人諱公餉曽大父詠大父漢

卿皆不仕父中和福州長樂令以太常寺奉禮

郎致仕濟父事親不遺力居喪以毁瘠聞友愛

其弟恩意甚異博學能文少時累試禮部在太

學有聲稱熙寧中忽自廢不爲舉子元祐六年

乃以特奏名試於庭得一命歸而殁於牖下享

年五十有九娶廬陵叚氏生六子男曰皡曄麟

玕二女爲歐陽毖郭欽正妻初濟父旣無仕進

意築屋於清江峽之碕巴丘之上曰休亭間居

且二十年於書無所不觀尤好孟子黄帝素問

啄其英華以治氣養心遨樂於塵垢之外推其

緒餘子弟皆興於學逮其欲出仕不幸而死與

濟父游者皆哀之故啇濟父之得喪而爲之銘

銘曰

玉笥岑岑閱丗無疆我以爲朋章貢合而流清

不舍晝夜與我偕行仰其髙追配古人鉤其深

得意日新力耕孔耘食其新陳其妃能桑以奉

補紉調䕶諸息其檟其𣗥各授之職而老斲輪

儻而遇合富貴嶫嶫牛羊賔客金玉僕妾怨塞

宇宙榮不滿睫以此易彼君必不厭而心爲田

而智播耰穫而自得是謂有秋郷曰揚名里曰

雙秀⺊宅斯丘龜筮告猷安只樂只無廢無圮

     王力道墓誌銘

吾友力道諱肱王氏蓋瑯琊臨沂諸王在齊不

逺遷者其丗家序列史官文獻相望有諱某者

於其郷有徳没而其配崔夫人與門人子弟誄

其行曰恭睦先生是爲君考庭堅童子時與力

道游是時恭睦先生尚無恙得入拜崔夫人於

堂以兩孺子同學問相愛故兩家親亦相愛力

道長予二歲而少成獨立無兒子氣食飲臥起

與書史筆墨俱後七年比歲以郷舉士俱集京

師甲辰丁未歲相從也力道此時律身甚嚴而

與人極愷悌於書無不觀而尤喜易春秋文章

初不經意睥睨左右下筆娓娓不休熙寧癸酉

邂逅夜語於西平客舍謹厚而文甄叙人物有

理致予知其在困而不揜也又二年客自齊來

乃言力道與往時大異沈浮問井間得酒不擇

處所遇屠販如衣冠愛之者以爲似畢茂丗光

孟祖之爲人而力道自言與二子異人亦無以

命之或謂力道窮不偶懟故自放於酒中吾以

爲力道智及此殆不爾如是三年終以酒死得

年三十有五無子有遺文未輯夫人張氏猶尸

其祭旣祥張氏又卒於是崔夫人七十餘歲矣

哭之甚哀力道之兄撫州軍事推官將舉恭睦

之喪兆於臨朐之龍泉而葬力道於其域謀曰

知吾弟者莫若吾友臨川晏叔原幾道豫章黃

魯直庭堅將請叔原序其文而屬魯直銘其墓

則以狀來庭堅其可不銘銘曰

嗚呼力道壯長如其初慈孝弟友材則多有培

徳以自厚不昌其後壯士溺於酒萬丗同流今

也何咎我圖作銘式慰其母兄維金石之壽

     晁君成墓誌銘

君成晁氏事親孝恭人不間於其兄弟之言與

人交其不崖異可親其有所不爲可畏喜賔客

平生不絶酒尤安樂於山林川澤之間一丗所

願治生諧偶入仕遇合蓋未甞以經意生二十

五年迺舉進士得官從仕二十三年然后得著

作佐郎四十有七以殁君成處隂匿跡家居未

說爲吏及爲吏極事事有不便民上書論列

甚武爲上虞令以憂去民挽其舟至數日不得

行使者任君成按事并使刺其僚君成不撓於

法不欺其僚盡心於所諉不爲之作藁矢也仕

宦類如此故不達少時以文謁宋景文公景文

稱愛之晩獨好詩時出竒以自見觀古人得失

閱丗故囏勤及其所得意一用詩爲囊橐熙寧

乙卯在京師病臥昭徳坊呻吟皆詩其子𥙷之

榻前抄得比終略成四十篇蜀人蘇軾子瞻論

其詩曰清厚深靜如其爲人濮陽杜純孝錫狀

曰哭君成者無不盡哀皆知名長者也子瞻名

重天下孝錫行已有恥其於兄弟交遊有古人

所難補之又好學用意不朽事其文章有秦漢

間風味於是可望以名丗君成之後殆其興乎

故論譔其丗出游居婚宦使後有考銘詩以嘉

其志願而不哀其不逢君成字也名某晁氏丗

載逺矣而中微有諱逈者事某陵爲翰林學士

承旨以太子少保致仕謚文元生子執政開封

晁氏始顯君成曽王父諱迪贈刑部侍郎王父

諱宗簡贈吏部尚書父諱仲偃庫部貟外郎刑

部視文元母弟也夫人楊氏生一男則𥙷之女

嫁某官張元弼進士柴助一作葉助賈碩陳𤦺三幼在室

𥙷之以元豐甲子十月乙酉葬君成於濟州任

城之吕原其詩曰

不澡雪以嫮清不闒墮以徒汙林麓江湖魚鳥與

爲徒通邑大都冠蓋與同衢制行不羶人謂我

愚人爭也人謂我非夫彼棄也吾趨彼汲汲也

吾有餘浮沈𠔃孔樂壽考𠔃不怍髙明𠔃悠長

忽逝𠔃不可作河濁𠔃濟清任丘𠔃佳城御風

𠔃驂雲好游𠔃如平生深其中廣其四旁可以

置守俾無有壞傷植松栢𠔃茂好對爾後之人

     劉道原墓誌銘

道原髙安劉氏諱恕博極羣書以史學擅名一

代年四十有七卒於元豐元年九月其父渙字

凝之葬道原於星子城西以故司馬文正温公

十國紀年序爲銘納諸壙中其僚今翰林學士

范淳夫爲文碣於墓次此兩公皆天下士故道

原雖不得志而名譽尊顯諸儒紀焉後十餘年

劉氏少長相繼逝殁惟道原一子羲仲在論者

歸咎葬非其所故羲仲以元祐八年十有一月

遷葬道原于江州徳化縣之龍泉以十國紀年

叙及墓碣義論譔其遺事乞銘於豫章黃庭堅

庭堅辭曰道原於天下獨以温公爲知己温公

序道原學間行義揭若日月庭堅何以加焉羲

仲三請曰遷奉不可以不書因得以先人遺事

爲託終不得辭則叙而銘之道原天機迅疾鑒

天下記籍文無美惡過目成誦書契以來治亂

成敗人材之賢不肖天文地理氏族之所自出

口談手畫貫穿百家之記皆可覆而不謬初仕

年十八名重諸公間負其才不肯折節下人面

數人短長不避豪貴諸公皆籍其名亦不好也

爲吏發強老姦宿負必痛繩治之一時號爲能

吏者多自以爲不及也倦游十五年温公修資

治通鑑奏以爲屬乃遷著作佐郎書未成而道

原下丗後七年書奏御論修書之功有詔録其

子羲仲爲郊社齋郎元祐七年刻資治通鑑版

書成又詔書賜其家諸儒以爲寵道原平生所

著書五十四卷皆有事實不空言道原與王荆

公善而忤荆公與陳鄘公善而忤鄘公所爭皆

國家之大計與大臣之節故仕不合以濵於死

而不悔甞著書自訟曰平生有二十失佻易卞

急遇事輒發狷介剛直忿不思難泥古非今不

達時變疑滯少斷勞而無功髙自標置擬倫勝

己疾惡太甚不䘏怨怒事上方簡御下苛察直

語自信不逺嫌疑執守小節堅確不移求備於

人不恤咎怨多言不中節髙談無畔岸臧否品

藻不掩人過惡立事違衆好更革應事不揣己

度徳過望無紀交淺而言深戲謔不知止任性

不避旤論議多譏剌臨事無機械行己無規矩

人不忤己而隨衆毁譽事非禍患而憂虞太過

以君子行義責望小人非惟二十失又有十八

蔽言大而智小好謀而踈闊劇談而不辯愼密

而漏言尚風義而齷齪樂善而不能行與人和

而好異議不畏彊禦而無勇不貪權利而好躁

儉嗇而徒費欲速而遟鈍闇識強料事非法家

而深刻樂放縱而拘小禮易樂而多憂畏動而

惡靜多思而處事乖忤多疑而數爲人所欺事

往未甞不悔它日復然自咎自𥬇亦不自知其

所以然也觀其言目攻其短不舎秋毫可謂君

子之學矣以道原之博學強識而其蔽猶若是

亦足以知學者之難也夫學也陷而入於蔽患

自知不明也自知明而不能攺病必有所在故

并著之使後學者得監觀焉初凝之忿丗不容

弃官老於廬山之下至道原而節愈髙蓋亦有

激云又自以源出歆向務追配前人立名於後

丗故傲睨萬物而潛心於翰墨仕雖不逢得其

所願矣夫人蔡氏亦有賢行生三男羲仲和叔

秤材器皆過人和叔以文鳴而秤篤行不幸相

繼死羲仲沈於憂患不倦學猶能力其家一女

嫁秀州司法參軍孔百禄道原才行之美尚多

可傳弗著著其大者銘曰

貪夫所争烈士所弃顯允劉君去位遂志其清

近義其勇近仁其子守節對于前人劉子矯矯

執方惡圎與丗齟齬曰吾道然其在閨庭恱親

以孝舉按抱衾室家静好上士勤道百丗之師

四海温公俾民不迷温公𥙷衮元元本本劉子

執簡匪躬蹇蹇温公論政以學爲原浚川積石

學深其源温公忽志劉子典學我爲銘詩式告

後覺

     黄幾復墓誌銘

吾友幾復諱介南昌黄氏有田西山下巳數丗

不知其所從來父晝以天文經緯言人事畸耦

如神幾復與其兄甲皆授學其父試以迎日求

五緯法曰先得者傳焉甲以二日幾復以十日

其父曰甲可丗家介可爲儒而二子皆以卒業

幾復年甚少則有意於六經析理入微能坐困

老師宿學方士大夫未知讀莊老時幾復數爲

余言莊周雖名老氏訓傳要爲非得莊周後丗

亦難趨入其斬伐俗學以尊黃帝堯舜孔子自

楊雄不足以知之予甞問名消摇游幾復曰消

者如陽動而冰消雖耗也而不竭其本摇者如

舟行而水摇雖動也而不傷其内游於丗若是

唯體道者能之常恨魏晉已來悞隨向郭陷莊

周爲齊物尺鷃與海鵬之二蟲又何知乃能消

搖游乎其後十年王氏父子以經術師表一丗

士非莊老不言予戲幾復曰微言可以市矣幾

復曰吾安能希價於咸陽而與稷下爭辯哉熙

寧九年乃得同學究出身調程郷尉論民事與

令不同而直移長樂尉舉廣州敎授嶺南人士

承幾復講辭章句聞所未聞稍有知名者攺楚

州團練推官知四㑹縣新興民岑探自言有神

下之越俗禨鬼相傳數郡推宗焉新州捕得探

兄弟妻子繫治探欺野人言吾能三呼陷新州

城不逞子及老弱從者以百數至城下言不效

皆潰去而新州聲張以爲豪賊挾衆攻城經略

使遣將童政捕斬而官軍所遇薪水行商皆殺

之亦檄幾復護槍手䇿應幾復察童政部曲多

不法即自言經略司不𨽻將下得以土丁捕賊

且言童政所效首級莫非王民斲已瘞之棺刳

方娠之婦一童政之禍百岑探不足云其後皆

如幾復所言用薦者攺宣徳郎知永新縣幾復

仕於嶺南蓋十年故中朝士大夫多不識知其

至京師也言均减二廣丁米事頗便民諸公將

稍用之而幾復死矣蓋元祐三年四月乙巳娶

胡氏四子一男曰槩三女長嫁梅州司理參軍

王鎭次許嫁番禺王逹季尚小幾復孝友忠信

可與同安共危喜言天下竒士胷次隗磊不以

細故輕重人蚤與詩人袁陟游亦工爲五言似

韋蘇州其客死逵調其棺歛又護其喪歸葬請

銘焉逵聞義士也尚能保祐其惸嫠銘曰

嗚呼幾復信道以後時見微而不戮啓予手足

子歸不辱西山之封其倩所築太史司馬實多

外孫女歸有子其似斯文

     陳少張墓誌銘

君諱綱少張字也眉州青衣陳氏曽大父顯忠

贈尚書兵部侍郎大父希丗贈職方貟外郎父

諭職方貟外郎知蜀州及叔父太常少卿希亮

兄太子中允庸同年登進士第眉州號其所居

坊曰三俊蜀州官不達乃買田葉縣而葬于洛

師遂爲汝州葉縣人君天資明爽竒書異聞無

所不讀銳意舉進士三絀於有司乃歎曰吾爲

功名乎今富貴而有功於民垂名不朽者誰耶

吾爲温飽乎田園豈不足哉遂沉浮里中三十

餘年築居第重堂複屋寓意於花竹間居雖富

未甞什一也方開書館欲聘竒士與游令子弟

作佳進士以雪恥不幸死矣享年五十有四實

元祐某年三月初九日初室郭氏天章閣待制

輔之女繼室蒲氏福州閩清縣令逺猶之女六

男子寧之三班奉職寛之完之舉進士宰之宜

之寂之尚㓜兩女子長嫁進士朱箎次在室後

九年蒲夫人及諸子乃克葬君于蜀州之墓次

而寛之走陳留乞銘於予予曩爲葉尉與君游

相好也又與君有連其可不銘銘曰

赫赫𠔃計行黙黙𠔃心亨白駒𠔃過隙拱木𠔃

同聲佳城𠔃鬱鬱水深𠔃卜吉谷爲陵𠔃見白

日勒予銘𠔃詔勿伐

     張大中墓誌銘

亡友張大中父太尉諱亢四海豪士所謂張退

夫者大中讀書數千卷其論說古今治亂與君

臣之乖逢有事於時者之得失至於豪傑而在

山林一言一行有槩於作者之序及文章足以

配不朽之事者皆能講說貫穿數千歲間使未

甞涉其流者聞之亦粲然若撫其㑹予初得友

於汝州葉縣知君不但學問優於人也其智慮

淵泉操行冰玉爲吏於窮郷而百事裁以繩墨

如居四達之衢吏胥竝文而爲姦因憒以售欺

君鉤索深隱不縱毛髮也又善治盜其治盜時

貸其魁宿作耳目跡盜之蹊迒而必得以故部

中無盜然天資強毅不能以聲色下人諸公罕

能知之薦君於朝者亦十數輩然其人無國士

之度不能極力推挽致君於通津故君以䕃𥙷

右班殿直累官至内殿承制歷監南京左藏庫

汝州石唐鎭揚州三溝巡檢定州㳂山都巡檢

通逺軍兵馬都監年四十八以卒初太尉喜論

兵舉事風行電擊至君敦厚儒者左規右矩然

不臧否人物飲酒數斗論事益精明猶有太尉

之風大中諱杰宋人初室侍其氏旌徳縣君繼

室蔡氏崇仁縣君八男子𡌦懐州脩武令基廬

州舒城主簿圭垕堂塗壘室皆進士四女子長

嫁潁昌崔徳孫餘尚㓜大中卒以元豐七年

月而葬以其十二月竁于太尉之域後四年𡌦

基始來乞文碣於墓大中予少時酒友予數年

來以病不舉酒而大中宰木旣隂泫然流涕刻

詩宰上詩曰

昔在元豐王師即戎屢奏膚公河洮西東棄矢

如蓬將軍小校崇級分功鑄印不給其綬若若

輿臺小子皆二千石君在通逺則優爲之或啗

以利曰吾忍爲萬物並流金石獨止思君凜然

猶有生氣躬不受祉將在其孫子

     胡宗元墓誌銘

宗元少孤自力問學年十九以進士薦於其郷

二十有五再試禮部再不利益自刻苦治經術

厲操行客游髙安太子中允蔡仲舒材其孤

以兄子妻之爲闢書舘留與甥息共學旁近士

家多就之者已而講授常數十百人致温飽以

奉之宗元貶衣損食推贏餘以煦其宗待宗元

以炊者甚衆其資撲厚出入里中詞氣自下趨

人之緩急而解其紛號稱長者汔年四十築草

堂於髙安之魯公嶺捐十萬錢買官書無所不

讀務爲汪洋無涯終日與其徒辯析義理初不

經意時事蓺松竹灌圃畦隱約林丘之下蓋二

十年𬞞町稻塍松行竹塢少壯致力而耆艾見

其功始爲壽藏於魯公嶺謂諸兒曰吾百歲後

猶安樂此宅也熙寧癸丑里人強起之迺行

應詔宗元丘墓在新喻數丗矣故授臨江軍長

史而歸歸則病緩然猶讀書不休頗著詩及它

文章以自悼其屈於時命後六年其子遵道登

第仕吉州太和縣主簿以安車奉宗元以就養

元豐壬戌五月丁亥迄以足痺終焉壽七十一

有息八人四男子也伯曰遵度仲主簿君也叔

曰遵義季曰章女適某郡鄒沂某郡周刋某郡

羅彦臣皆學士大夫也有季居室孫二人男格

女重慶宗元胡氏諱堯卿宗元其字也曽大父

寂仕江南時爲兵曹大父腆父靜皆不及仕蔡

夫人以諸子卜明年正月丁酉奉窀穸如治命

則以狀來乞銘遵道吾僚也遵度及諸弟皆力

學請銘又應禮乃作銘曰

孤童羸露勇奮厲𠔃求學與友甚競彊𠔃義不

獨豐燕宗黨𠔃温温愉愉柔縣郷𠔃牛衣懷璧

自貴珍𠔃老竒不耦致時命𠔃鬱鬱壽宫敏松

竹𠔃平生樂只永安宅𠔃

     劉咸臨墓誌銘

南康劉咸臨有超軼絶群之材諸公許以師匠

琢磨可成君子之器不幸年二十有五而卒以

家難故晩未取後不立其母兄哭之哀甚將卜

葬咸臨于九江之原屬予爲銘予觀其詩刻厲

而思深觀其文河漢而無極使之言道徳而要

其終法先王而知其統則視古人何逺哉今若

此故作銘以𭔃哀銘曰

和叔劉氏字曰咸臨京兆萬年而徙髙安祖渙

凝之棄令潁隂築屋南康汔至于今春秋八十

懷寳陸沉父恕道原其學知往汗簡百丗如指

斯掌宦丗蹇蹇不祛其藴佐司馬公著書補衮

咸臨岳岳秀于林臯爰發雷聲震驚兒曹我予

我奪持論不慴其於文章似漢游俠詩則清奥

欲自爲家㲉而雄鳴如迦陵伽石介守道攘斥

佛老君得其書奉以師保介之道術暴虎救殘

百謗而死危斲其棺君曰可人恐不得然我圖

夏屋伐木山積未支棟楹林火蕩熄母曰嗟予

子不亢劉宗兄曰嗟予季道不佐邦人材實難

有又不遂刻詩下泉慰奬其志九江宜松竁而

蓺之尚俾松聲詠予銘詩

     李元叔墓誌銘

元叔李氏諱堯臣丗爲長林人元叔父諱某力

田治生以致富饒而使元叔從學同郡人子弟

登科冠蓋行道上甞有可願之色元叔居太學

數年舉進士不効無以歸報因入粟調歸州秭

歸縣主簿而歸未幾丁父憂終喪遂不復仕母

夫人春秋髙性剛識明治家有法元叔承顔養

志秋毫不違内友愛二弟厚薄如砥外接士大

夫賢者盡禮來者滿意以緩急叩門者未甞辭

以故也親近交游仰之以喪葬恃之以昏嫁待

之以炊者至不可數歲凶躬行閭巷飢者與粟

疾者與醫揜不祭之骨至不可數浮屠人爲塔

廟者資之以落成去家學道者𠋣之以除鬚髮

至不可數湖南北號曰荆州元叔云經營郷學

數年乃就不間方來之士延賢者以爲師友割

田毛以奉之曰此先人之志也里中少年多知

詩書元叔之力也元叔天資樂易好讀書與人

寡怨士大夫蒙急難之義它日或負之客有道

其事元叔則𥬇則歎後有謝之與歡如初元符

之元夏六月朔旦入侍母夫人有不忍去之色

退而諭家人曰人生或存或亡敬其所敬愛其

所愛則生者可託死者無憾亡者復生存者不

愧矣又常所與往來爲酒食以招近者厚往以

問逺者人不知其所謂其壬午過郷校勸子弟

癸未夙興又延見諸生少焉假寐不時就食諸

生乃驚奔告其家家人至則起坐曰趣具衣衾

吾逝矣遂寐弗興享年四十有七來哭者無不

盡哀初娶王氏繼室張氏庭堅姨母之女也二

子曰適曰邈其弟漢臣以其冬十二月葬元叔

於月光山從先君之兆而來請銘於戎州余於

元叔有連又相好實泣而銘之銘曰

嗚呼元叔有親能子有弟能兄有財能用有友

能誠仁霑枯骨義及孤惸是宜耋老忽其隕傾

母哭妻啼以哀籲天弗貴弗年非此其身在其

子孫其尚信然

     李仲良墓誌銘

君諱漢臣仲良字也丗爲荆州著姓傅其上丗

甞有隂徳於其郷里故人而不衰始君之兄元

叔取余張氏姨母之女因與往來及余以史事

得罪遷黔州雖平生親舊於稠人廣衆中忽有

人言黃魯直皆瞠若也而余過荆州元叔問水

陸所從出經理其生資至無不足然後巳余在

巴楚間數歲元叔遣使來衣食我留僮僕給使

令恩若兄弟不幸元叔夫婦繼殁此時未識仲

良也竊念流落無歸時失李氏之助也其後仲

良修故事不減元叔時及余蒙恩東歸見仲良

於荆州魁梧長者也與之游乆而益可喜余病

荆州仲良三年問疾不懈别去數日聞訃凡余

與其友游莫不哀也仲良初試太學求科舉不

遂乃游駙馬都尉曹詩門用公主特恩𥙷郊社

齋郎調漢陽尉獲湖中盗數十人或曰此可市

美官君曰吾寧殺人以爲利耶卒核實本爭漁

鬭死爾再調上饒尉中書舍人姚勔謫守信州

民有訟水累年不直者姚心有所主名以付君

推之君曰一姓專利而餒十家豈賢守意哉姚

初怒而終愛之遂薦授理定令以太夫人春秋

髙不行年四十有七卒以建中靖國元年十月

甲寅其兆在當陽縣之月光山望其先人而不

同域葬以崇寕元年正月之乙酉娶劉氏生一

男二女男曰遜女皆未嫁其弟晉臣請予銘庭

堅曰仲良遊不廣仕不達故可傳者少然游擇

人仕擇義亦可以銘銘曰

嗟乎仲良其才可以頡頏於丗其義可以長雄

於郷不展不熾奄以就木我銘送之尚閲陵谷

     楊寛之墓誌銘

公諱恕字寛之本河東人逺祖某唐末見中原

亂甚將數子官于蜀因求便利田宅居之一人

家于普州一人家于梓州一人家于資州三族

皆以衣冠傳其舊業有諱某者以儒學有聞於

蜀王氏欲官之不可遂隠約銀山閭當時以爲

處士之秀處士生繼安繼安生仲明仲明生翺翶君

之父也君爲童兒日誦千言師以爲不煩我同

舎生皆爲不可及稍長酷愛春秋左氏暇則繞

楹誦之同舍生試取本䆫間按之自初至終不

繆一字有王田先生者砥礪名節以教郷閭之

子弟來學者必考其素至君來欣然受之曰此

諸生之表也君於書無所不觀聞人間所未見

書必購取之論學取友是是非非終不以寒微

貴勢奪其名實其與人言行有操治家理財皆

有繩墨耆艾趨庭親年已八十餘奉養能致其

紹聖四年春正月不幸以疾卒於牖下享年

六十有一疾革矣親友問焉則曰死生之說

自知顧大人春秋髙人子棄寢門而去此爲無

窮之恨娶黄氏有子曰中師中師之子曰綰綰

以曽大父之命來告曰寛之克家子不幸而死

中師有疾不能將命敢使綰以進士馮儀狀乞

銘重言十九使此子不隨丗磨滅實有望於門

下問其親黨曰寛之誠善士馮君之言不妄則

許銘之綰大父以元符元年冬十二月壬午葬

於内江縣安養郷西南山之下從曽大母黄夫

人之兆日迫矣銘不可緩則叙而銘之銘曰

我行三巴林谷箐深僵臥絶壑楩柟十尋匠人

營國一購百金獨閲歲月異材陸沉用君之能

渠不富貴以逺不收可笑而喟樗櫟犧象又何

足賴内江東流其山頎頎其栢其松其檉其榿

從母安宅以慰孝思

     張子履墓誌銘

外兄張子履殁後十年當元符之己卯其子協

奉其母史氏夫人之命以四月癸酉葬子履於

蜀嚴道而來請銘曰先君和易得於自然敬畏

則有家法從事二十餘年不岀州縣未甞慼嗟

年五十九病在果州顧言曰吾平生力行所聞

未甞遇知己我死汝求立言之君子銘吾墓吾

不朽矣敢以銘請於舅氏某謝不能而不聽則

爲銘曰張氏本河南族姓唐末避亂而家成都

成都亂甚乃家于嚴道今四丗矣家故饒財而

好施歲具布褐百稱以給老貧行之不倦施而

不報以數丗有諱誾者一舉進士第前此雅州

未有進士郷里以爲榮觀卒官太常少卿贈其

父琫尚書工部侍郎君諱祺子履字也侍郎之

孫少卿之子少卿蓋三娶曰胥氏追封仙居縣

君曰錢氏追封仙源縣君曰黃氏封長壽縣君

君胥氏出也仙源愛其愿且死盻君不忍訣長

壽未甞許諸子迎侍而君官果州請之而行可

以觀其孝矣初爲邛州火井尉時少卿知韶州

歎曰人乃柰何逺出親側乃割俸之半以奉韶

州曰極知無益且脩子職在火井時甲寅乙卯

邛州大饑君䘏窮民以數萬茶場典吏以自盜

繫獄君甞諉此吏請圭田未入或曰此吏有善

馬可取償君曰人方急難取是於我何有旣而

官没其家資君不悔也進士吳時邑子也君禮

之超然異於諸生已而時再登第有能聲士以

此多之火井四考父老至今稱其廉其爲嘉州

司理參軍凡獄有法重於情法難明必奏讞侍

御史周尹出按屬部君上便宜六事尹歎其材

會尹入奏未達京師而補外不果以聞其後以

録事參軍佐簡州果州便於私而戾於法必就

法戾於法而便於民必子民平生未甞以書于

上官上官亦罕知之時時作歌詩文章以自見

和而不流怨而不怒者也君亦三娶初娶史氏

尚書屯田郎中安丗之女再娶黃氏處士黌之

女又娶史氏忠州司法參軍襄之女子曰協長

壽君於某爲姑處士之女於某爲從妹長壽春

秋髙而康強史夫人博學而能文恩親當銘況

行治可紀耶其詩曰

年運而氣剛不刓其方仕蹇而心亨不汙其清

有韞不發以文自揭老萊之婦能誄其夫之死

靡它詩禮其孤龍門之丘在漢嚴道從先人居

式追其孝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