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豫章黃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二
宋 黃庭堅 撰 景嘉興沈氏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三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二

       黄庭堅魯直

   墓誌銘十三首

    朝請大夫知吉州姚公墓誌銘

    朝請郎知吉州畢公墓誌銘

    朝議大夫致仕狄公墓誌銘

    朝奉郎致仕王君墓誌銘

    承議郎致仕張君墓誌銘

    朝請郎湖南轉運判官吴君墓誌銘

    東上閤門使康州圑練使知順州陶

     君墓誌銘

    西頭供奉官潮州兵馬監押尹君墓

     誌銘

    左藏庫使知宜州党君墓誌銘

    朝奉郎通判涇州韓君墓誌銘

    朝奉郎通判汾州劉君墓誌銘

    鳯州圑練推官喬君墓誌銘

    太子中允致仕陳君墓誌銘

     朝請大夫知吉州姚公墓誌銘

元豐辛酉八月已未朝請大夫知吉州事姚公

以疾殁于州之正寢屬吏豫章黃庭堅旣哭公

于堂弔問諸孤退則論撰公之丗出官次躬行

吏考遺諸孤使求立言之君子銘之其孤洸沆

曰實以某年月某甲子奉窀穸於錢塘之某原

舉先夫人祔焉維先人之治行它人所不能言

銘先人宜莫如子不得辭遂銘之恭惟姚氏其

自出甚逺其後乃占吴興武康察及思廉父子

以史顯璹元崇皆武后時宰相而元崇汔相泰

陵名重天下姚氏遂爲中州姓族與唐俱盛衰

有仕江南李氏以軍伐補東布洲鎭遏使者諱

瓉李氏納圖籍遂歸田焉是爲公之髙大父東

布洲今通州之淨海也故公爲淨海人曽大父

諱某大父諱某皆有潛德在田里及公起家仕

至中郎累贈先府君刑部侍郎公登慶曆初進

士第由縣尉至作州所至各有吏能官九遷爲

職方郎中㑹新格以階𭔃禄故今爲列大夫甞

以博士勾當廣西經略使公事廣東西新去兵

火所向瘡痍者未起公招慰拊納人就耕食使

者視成以書最知鬱林州三嵗未甞論決大辟

今天子即位遣子弟修土貢例當推恩公六子

皆未仕遂不遣子而遣其弟旁郡不能者多愧

之通判杭州州東挾漕河皆民田白龍澤岸善

決毁民成功公至則爲捍水隄於今以有年其

爲吉州蓋以揉熟丗故左右文法又其資長者

始至承前守留事訟訴盈庭逮報受書數吏不

勝舉舞文吏亦以甞公公色夷氣平徐徐區别

皆盡人情而後境中日以無事出報謁賔客一府

皆驚公忠信孝友好學不倦下士如不及任職

直前不爲後日計禄仕垂及四十年奉身菲薄

而棄諸孤之日衣才可以歛帑才可以具喪而

孤無以歸其砥礪廉節不減古人公諱某字

某年六十有三夫人某氏有封邑於金華先公

七月卒六男子長則洸虔州司理參軍滂蘄州

蘄春縣尉汲滌沅滸五女子適某官應昭若某

官阮之武某官劉敏脩敏脩之配旣没許以繼

室歸之而未行也銘曰

諸姚有聲望自吳興唐遷江南乃籍金陵有以

武功執戈海浦逮其曽孫耕食不去公舉進士

興于𠭇桑勤官下邑薦者交章從軍桂嶺别駕

海碣奉公恤民如我飢渴初不赫赫去思則多

及爲廬陵下車以歌宜壽富貴而不克享勒于

銘詩封恨黃壤

     朝請郎知吉州畢公墓誌銘

吉州太守畢公以元豐五年冬十一月已丑殁

於理所屬縣皆來弔哭越厥月己亥咸集乃稽

度初終圖建不朽謂豫章黃庭堅曰我公好學

力行能仕立節安可無述其孤平仲伏哭且言

實將以某年月某甲子葬於浮光先光禄之兆

先夫人趙氏繼室夫人滕氏皆祔焉則㑹有僚

詢事考徳勒之金石公諱某字某銘詩曰

嗟惟畢公弼周胙國厥興來仍有萬吉卜暨卓

至諴文獻方轂中原之李託植南邦髙王父璵

始籍浮光有息濟美執經躬耕王父中正贈官

中都先人諱京實光禄卿公舉進士以親受福

初載州縣薦書一束丞佐袐書主簿國子牧民咸

平以奉常土佐調兵食五十七州輸錢轉粟使

者借籌考牧至逺𧥄𧥄羊牛惠深與磁維二千

石熈寧甲寅河食我壁聮桴委粟調䕶老弱降

兵築室不請鄰糴流者歸野止有麰麥公廚告病

貸之私籝始其去歸折劵不征持節關隴百城

竦竦湔拔廉秀劾遣𧷢冗都尉輕車尚書中郎

肅肅雍雍象服左魚朝奉朝請實維新書吉在

江西素号難附公父母之苦語敎訶曽是徤訟

化爲舞歌公生戊戌嵗復元首我民無禄公疾

臥牖上章請老王命休之拖紳拜賜屏藥治歸

哭者隕涕孰能使之其配趙女椒不盈升來繼

婦職汝隂之滕其宜家人厥年不登有婉淑女

采自葑菲壼儀柔嘉維妾李氏能力大故哀恤

應禮公子三男惠連有萎平仲和仲季未勝衣

蓋七女子伯嫁而死四歸以時三處未字長倩

孫鼛淮海維揚大梁開封羅遹魏相濟隂曹南

任氏元常藹藹諸壻䆠學譽處人亦多公擇士

歸女公姿忠純言可信期秋陽皦皦表襮不施

力學好問胷次積藏有來咨求傾寫河江稗言

所收齊諧所記炙轂流膏坐客亹亹奉已純約

與人務惇錦衣被頻不有其文丗家多財而不

安富惟避分貲以殖季父孩養羸露爰及昏娶

吏事儒雅孔惠且明不張聲勢隱哀索情髙明

顯融萬鍾應有慈祥弟友訖不中壽非此其身

或昌厥後浮光之麓楸栢旣林鑱詩立宅亶古

來今

     朝議大夫致仕狄公墓誌銘

公諱遵禮字子安唐大臣梁公之苗裔避五代

亂始去太原稍占籍湘潭間公之季年乃以孥

家食于荆南而墳墓實在陽翟祖希顔徐州録

事參軍贈兵部尚書父棐樞密直學士工部侍

郎亦贈工部尚書公之伯氏遵度字元規名士

也故公之學問淵源近前輩有所聞則行之少

以父任試祕書省校書郎三遷爲大理評事知

湖州安吉縣明州鄞縣稍有能聲以大理寺丞

通判成徳軍通判蜀州賜緋衣銀魚又通判江

寧府知興化軍發運使改鹽法薦公知漣水軍

廢軍爲縣改知沂州未上選管勾牛羊司罷知

淮陽軍避髙遵裕改通州於是七遷爲尚書駕

部郎中賜紫衣金魚改朝議大夫管勾崇禧觀

以本官致仕以子明逺任右朝請大夫進左朝

議大夫致仕六年乃卒享年七十有六實元祐

九年正月也勲上柱國爵西城縣開國男食邑

七百戸夫人壽安縣君鄒氏七子長則明逺次

明復前河南府左軍巡判官次明權蚤卒次明

通郊社齋郎次明忠假承務郎次明述明昭三

女子嫁通直郎呉克禮蘭溪尉沈道宣徳郎沈

遜在安吉時馬尋守湖州少公恐不任事安吉

大姓俞氏所爲多不法前後令不敢擊俞氏私

釀酒椎牛㑹客公捕得劾治尋大驚曰乃能如

我少時在鄞縣縣中號無訟乃築亭觀延閩人

章望之表民與講學士子頗歸之表民集中有

與狄子論事則公也在興化時邑中仕家十八

九賔禮秀孝摧折強宗興温泉荻蘆之陂漑南

北西洋民食其功去而祠享之其爲通州𩗗風

壞民廬舎老㓜夷處勞來勸戒不以遺後人公

天資敦厚不道人短長仕官且然其所知雖大

利害以與人不知資已待僚屬盡敬見其一長

保薦不以疑似小過輕絕之元規早丗嫂劉夫

人少寡守二女公事㛐撫孤子不愧古人退居

與父老欵曲未甞入謁府縣訖于牖下言𥬇而

終不以疾痛嗚呼可以無媿矣明逺將以紹聖

攺元之明年元月奉公之柩合葬於陽翟之張

洞壽安縣君之墓則來乞銘於豫章黃庭堅昔

余舅氏户部尚書李公擇元規婿也數爲余道

子安之爲人今子安後殁不得公擇銘其墓銘

非余其誰銘曰

良吏循循父母小民事不赫赫故走于塵天下

長者爲人不疚商財計功則在人後嗚呼狄公

睦家甚雍政問得民不問其逢康寧壽考徳則

自好不富其橐以仁爲寶膴膴韓城其望具茨

公宫其中詔以銘詩

     朝奉郎致仕王君墓誌銘

君諱黙𭶚道人字復之曽大父鄰大父祚皆隠

約田間父晏始命君棄耒爲諸生及君仕於朝

累贈至朝散大夫君幻小執養事師趨庭問膳

自有度量識者以爲此兒當立王氏門户果登

治平四年進士第授什邡縣主簿縣與綿竹縣

俱調夫築洛口堰其工十萬鄰邑憂不辦君酌

民言而賦功省公錢愛民力不閱月而成遷通

泉令通泉歲饑甚君不待報而發廩乆不雨至

是而雨縣有千頃渠堙廢不知其始其旁租户

積嵗不能入賦君因其民願決其源二十里注

之江嵗以大熟民畫像祠之熈寧中中書户房

檢正官熊本察訪陜夔路青苖免役法任君定

奪兩路役法及州縣應廢者以君爲能使者交

章薦之改祕書省著作佐郎本薦君可任提舉

常平詔引上殿㑹耳聵不能奉詔乞得監味江

鎭茶埸以憂去服除轉運使苖時中饋軍興奏

君管勾文字討乞弟師還以瘴癘不能隨師者

萬人且棄死夷地矣君請以運糧虚舟載之分

責使臣將䕶醫粥以卒之存亡爲殿最所全活

者十七八以軍功吏考遂改承議郎泛恩遷朝

奉郎旣而歎曰吾聞人言憒憒也終不可以立

於朝於是請老而歸年始四十有八遂放浪江

淮山水間歸而治大宅開花圃築臺榭與父老

歌舞之如是十年乃終享年六十初室陳氏生

二男四女而卒追封金華縣君繼室張氏亦蚤

卒追封華陽縣君男曰洪以任爲太廟齋郎大

邑縣主簿曰源舉進士女嫁進士廖亶陳處義

程遵道其季居室洪卜以元符二年十一月葬

君於西岸之白水近朝散君之兆而來乞銘復

之於庭堅同年進士也雅聞復之爲𭶚道之郷

先生人所愛敬近乎古所謂歿而可祭於社者

故叙而銘之復之少時貧甚富室子弟會于州

學召一儒生講春秋君造講席而儒生揮之君

以怒去歸杜門讀春秋一月乃從儒生質所疑

儒生噤不能荅君因爲諸生講之皆得聞所未

聞其從仕未甞營私先國先民凡吏事它人所

難辦君常優爲之諸公要人聞君才多欲推之

於要津君曰豈不欲往無如病何其以人才爲

己任者未甞不歎也君於文無所不工睥睨立

成或不加㸃而文理粲然可觀坐客有豪俊者

欲以多窮之君下筆如流水坐人皆驚其於事

親居喪盡歡盡哀於兄弟朋友譽其賢者以勸

不肖於四方游士爲之依歸生館之死葬之於

其黨之孤焭衣食之敎養之使男有室女有家

於郷鄰䘏其有無而救其惡至其無頼者衆㑹

唾辱之里人畏之甚於刑罰性狷介不能容人

之非州縣有過舉輒上書論之昔孔子爲叔向

流涕曰古之遺直也君尚似之其銘曰

復之其頎而嶷而岐桃李有實其下成蹊羔豚

之割我有餘刃善刀藏之施於有政蘭臺石室

如君者幾以病去禄不濡其尾可祭于郷知徳

者鮮我文昭之尚以行逺

     承議郎致仕張君墓誌銘

君諱渭字象之實清河張氏有以工部侍郎致

仕贈司徒諱去華者始居洛陽蓋君之曽大父

也光禄少卿致仕贈兵部侍郎諱師錫者君之

大父也尚書職方貟外郎致仕贈中大夫諱景

伯者君之考也君天資孝友敏於吏能其家居

不問有無樂以市義雖廢疾不年而爲子爲吏

皆可紀中大夫公老在家性剛嚴少可君年最

少事之盡其懽初仕爲蒲隂主簿吏不能弄以

事去爲臨潁主簿以廢監牧有勞遷涇州觀察

推官軍興佐使者糧餉辦薦者交章攺宣德郎

知飛烏縣值元祐初改復差役君悉取故役書

治其凡而委其僚隂察其財力戒吏具戸版等

色而虚其名姓期日㑹民於廷曰某服某役某

服某役一邑吏皆驚民𥈭相視而定飛烏於梓

潼爲山邑不當孔道而公帑市絹居一州之半

君盡得它邑之財力請均嵗市之籍力爭之乃

見聴是嵗減三之二去而民烝甞之以疾監西

京糧料院疾益侵以承議郎致仕而卒得年五

十有四娶李氏尚書駕部貟外郎育之女先君

卒十有二年追封昭徳縣君子曰羽孫曰鼒二

女子長歸進士及第蘇大壽而卒次歸進士朱

佾君卒後某年當紹聖五年某月某甲子奉君

之喪葬洛陽兵部公之墓次時公之弟汲狀君

之行事來請銘銘曰

張起清河以文震驚衣冠濟濟吏有能聲正國

兄弟于將發硎斷蛟剸犀揚于帝庭君有家法

其銶其斧小試則然而命不偶我銘其坎以怨

坎壈

     朝請郎湖南轉運判官吳君墓誌銘

公諱革字孚道魏夏津人大父諱用之滁州全

椒令遂爲全椒人父諱頔婺州永康尉甞有隂

徳永康紀之殁殿中丞以公伯仲贈太中大夫

公舉進士爲襄州司戸叅軍以憂去調眞州楊

子主簿遷池州貴池令改祕書省著作佐郎知

廣徳軍建平縣通判韶州就移知南雄州課爲

廣東第一擢知吉州課又爲江西第一除江西

轉運判官徙湖南居數月寢疾歿於官享年五

十有三元祐三年四月某甲子也公由少年書

生治經術爲州縣吏遇事力行所聞天性精於

吏職其所至必令行禁止貴池民兄弟相與訟

田爲垂涕說同生當相盡以恩義意兄弟皆感

涕去方使者行新令給青苖錢公不格詔令而

實子可貸之民使者桉常平錢不盡予民取文

書視之皆如令在建平當熈寧甲寅乙夘嵗饑

饉公舉力政勸發廪所全活以萬計南雄州有

吏胥鬻獄把將長短不可治聞公嚴能乃匿去

爲外臺吏公下車盡得其姦狀捕取伏法郡内

肅清北人官死嶺南者調䕶其孤𡠉爲之道地

使得食得歸其事米鹽人不猒其細也吉州自

蹇周輔增鹽課二百萬民已失生理而魏綸上

諸縣増課九十五萬公至則告諸令後所增鹽

勿以爲課爲郡奬善士勸不能去其甚汙徳意

茂美御姦黠吏有轡䇿能左右之故元祐初御

史桉察南方上公爲愛民吏近臣交薦才任監

司朝廷當用之而公捐館舍矣公娶獨行沈君

士龍之女封安仁縣君子男朋早卒羽秀州軍

事推官竝幵兹同時中進士弟珏亦有蓺文女

許嫁進士江與京諸孤序列公之丗家能事來

乞銘曰將以某年月某甲子葬公于全椒之原

又再使來速銘公之兄蔚深道與余同年進士

予又於羽有雅故故叙而銘之銘曰嗚呼孚道

維出嶄嶄少吏于政有親有嚴食之衣之睦其

不咸治大如小察民肥瘠我牧不煩其羊戢戢

公居是邦民畏失之迨其去歸思而述之方行

萬里天實蹷之有藴下泉孰能抉之羽竝幵兹

常棣偕止而珏暮子鄂不韡韡我視其興則公

受祉

     東上閤門使康州團練使知順州

     陶君墓誌銘

府君諱弼字商翁陶氏蓋柴桑諸陶有諱矩者

避地將家占零陵之祁陽矩生蠲蠲生鈞贈殿

中丞殿中生岳仕至職方貟外郎贈刑部侍郎

是爲君考府君少孤志行磊落權竒左詩書右

孫吳同學生歎伏之以爲一日千里困窮無地

自致廼聚晩學子弟講授六經以奉母夫人長

沙太君甘旨慶曆中莫傜諸唐據湖南山溪鈔

掠郡縣提㸃刑獄楊畋召君俱行頗用其䇿謀

君亦分軍薄嶮得挑油平太平峒於畋軍中功

第二以進士調授桂州陽朔縣主簿儂智髙蹈

藉二廣畋以書召君掌機宜乗馹至曲江畋檄

君下英州議救廣府賊已走連賀蔣偕一軍没

餘衆潰入山林賊聲勢張甚君以便宜頗取敗

軍白旗大書曰招安蔣團練下敗兵使十數輩

持徇村落收得散卒則迴路趨賀州就糧州將

持法拒君君曉以大義迺聽活千餘人送幕府

㑹畋罷去不爲功然畋在朝廷每爲人言湖南

軍中獨得陶弼一人耳君乆次迺爲陽朔令以

吏考除大理寺丞監潭州糧料院廣南西路提

㸃刑獄李師中論薦其能擢知賔州詔換崇儀

副使知容州以六宅副使知欽州數以母老乞

歸極懇惻不聽旣丁内艱徒行奉喪歸葬祁陽奪哀

以崇儀使知邕州招納訓利等六州蠻及廣源内附

儂智髙千餘衆皆就耕食君亦再滿任乃得請知

鼎州詔使按治辰州南江諸溪蠻宣撫使舉君知

辰州又奏君不上吏課者二十年遷皇城使措置北

江用反間使彭師晏自攻伐歸其地縣官王師

問罪安南以知邕州又用宣撫使辟知順州四

遷爲東上閤門使康州團練使年六十有四終

於順州之官舍娶丁氏錢塘縣君生子通冠而

死以兄之孫同爲通後授郊社齋郎六女長嫁

寜郷尉嚴介而卒其五居室君不治細故獨以

文章自喜尤號爲能詩年三十起從軍心通悟

達兵家機㑹能得士死力智度閎深調䕶不虞

不見圭角遇倉卒大軍常𠋣以爲重作郡縣順

民立條敎當其艱勤與吏士同甘苦不以逺朝

廷故不盡心力所臨數州夷夏斬斬以約信爲

威甞請郴桂州靈渠通漕湘江軍興轉粟可十

倍使者不能聽李師中在廣西迺用之於今爲

功廣源酋長劉紀數請和市太平寨規覘國欲

生事徼功者吹噓助之君伐其謀後數年和市

議下劉彞沈起之事是矣順州草創存亡不可

知受命即上道折箠指撝溪洞晏然在軍中三

十年夷險一槩使者多朝廷大吏察治狀無以

易君故求去輒進官重任使遂老於桂林表裏

事母孝謹白首盡其驩平生詩文書奏十有八

卷讀其書知非録録者元豐三年十月丙子葬

零陵之金釡山下銘曰

武夫面牆文吏疚武維此康州俎豆軍旅烏合

其兵忠信成城敎子弟戰衛其父兄乘囏行權

處女脫兔及其旣平左規右矩虎媚養己時其

飽饑康州用士可赴深溪子推惸嫠姑息夷獠

我一以律不殘不傲藥不皸手漂絮終身或千

戸封竒偶匪人梓慶爲鐻不懷慶賞康州撫師

尚以義往大能小施夸者技癢我安養命民得

休養邊陲之守不必椎鋒我銘康州式勸士功

     西頭供奉官潮州兵馬監押尹君

     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尹氏鄴郡人宋有天下尹氏以武

功顯廷勛起佐命終滁州剌史贈太子太師生

女輔佐熈陵是爲淑徳皇后兩男子崇珂累功

至保信軍節度使贈侍中崇珪歙州剌史歙州

生昭壽任閤門祗𠋫閤門生元輿元輿耿介有

祖風獨不樂爲吏肆志江湖間而歿于姑蘇初

爲姑蘇人君姑蘇之子也以恩𥙷三班借職累

遷至西頭供奉官終于潮州兵馬監押得年六

十有五娶錢氏先君卒二年三子公庠舉進士

有聲先君卒五月公亶實承其祭其季未名兩

女嫁進士薛彦輔右班殿直張克已孫男女四

人君有知數敏於事幾歷官七州苟可以益公

家便民盡心力不愛一毫其在潮州趨吏功尚

不衰君殁後太守按行城壘府庫無毛甲事不

經君規畫歎其才爲揮涕晩仕嶺南英循潮三

州士大夫落南方者君以禮意接其人物而推

衣食以字其孤未甞問篋笥凡今出從車𮪍藴

藉而歸家與妻子商岀入㑹計毛髮者君所𥬇

也君仲氏宗奭能官而孝友拊君之孤歸女敎

男甚有恩意舉君夫婦及公庠之喪以某年某

月某甲子序葬於長洲虎丘之原謂其交游豫

章黃庭堅曰宗奭之伯氏父子淑善而不遂以

客死乞君文使我傳不朽遂爲誌而繼以銘詩曰

孝友秩秩兄弟琴瑟同安共恤在官夔夔勸功

度宜不求自嬉顔色𥬇語禮能惠寠見義孔武

禄不對其長固安其藏尚其嗣之昌

     左藏庫使知宣州党君墓誌銘

党侯河中河西人而長於京師應進士舉不利

以小校從王韶在秦鳯入熈河每戰輒有功三

遷乃得下班殿侍權邕州永平寨押伴交州進

奉使到闕下河東安撫使曽布奏充准備差使

權石州葭蘆寨兵馬監押充河東第九將部將

又差權吳堡寨麟州神木寨樞密院批狀指揮

發遣赴闕陳邊事党侯言西夏得并敵之利而

諸路無先發制人之兵大槩制賊之道四一曰

大舉二曰淺攻三曰進築四曰招來往者病在

用其一而廢其三故無全勝之威以制其敝竊

謂四者不可廢一但有先後緩急因賊強弱之

形而制之朝廷録其言行下諸路乃授河東第

六副將攺第二副將元符初乃知橫州安化蠻

犯宜州州將楊應辰射中臂不能軍經略司以

党侯對移領溪洞司事賊退又受其降乃復還

横州崇寧初竟用党侯守宜州安化蠻又犯省

地侯與東上閤門使統制黃忱戰勝於卸甲嶺

安化三州一鎭皆降於是䇿其茂功遷皇城副

使兼閤門通事舎人蓋崇寧元年也自下班殿

侍十八遷而至於此凡遷官多以戰功超資減

年略無一官以嵗月積也明年遷左藏庫使而

卒於宜州管下實八月丁卯享年五十有四初

室曹氏蓬萊縣君繼崔氏長安縣君四男子曰

渙三班奉職曰淳三班差使曰湜曰澤五女嫁

進士曹錞數月錞死今歸在室餘未笄孫男女

四人党侯年二十餘從軍在軍中三十年常以

不欺立名節及其爲州奉身潔清不取秋毫爲

吏無日不勤曰不如是不足以報國省閱獄訟

事如毫髮許不當情終不快曰不如是民不得

其所事有利於物如拳而犯法如粟終不爲曰

法不可不守也責僚屬以名分甚嚴而未甞以

細故使得罪去也捐館之日歛無複衣歸無餘

貲可以知其耆艾守節不衰也党侯諱光嗣字

明逺曽大父諱素大父諱宣袐書省著作佐郎

父諱武西頭供奉官贈右屯衛將軍渙等將以

某年月日葬侯於河中府河東縣之原而乞銘

於脩水黃庭堅實爲之銘銘曰

党侯繩繩持廉好清由微小吏以至專城節不

衰止身未耋老天奪之耶而喪其寶河東之原

宜栢宜松坎其阻深作侯寢宫我爲銘詩式告

無期曰此廉吏之丘勿壞傷之

     朝奉郎通判涇州韓君墓誌銘

君諱復字辨翁其先鄧之南陽人其上丗有爲

龍游令者不能歸而家於陵井遂爲陵之井研

人至辨翁閱五丗矣曽大父歸惠爲州吏當李

順亂時諸郡皆尚威斷凡賊所詿誤以盡殺爲

功歸惠條其重輕過故爲等差抱法律爭於廷

所活且百人謂其子慶之曰吾後當有興者及

爾子孫皆使爲詩書慶之生君考頴仕至太子

中允丗父崇尚書屯田貟外郎兄震朝請大夫

韓氏遂爲陵州衣冠族姓辨翁旣仕中州有田

於葉故今爲葉人初辨翁尚小自知求師云從

丗父讀書登進士第調瀘川尉盜殺人而執舎

旁子掠服之令謝病不敢予奪君釋之而趣捕

盜出將刑者非眞盜已而果然攺袐書省著作

佐郎知五臺山寺務司五臺供施傾天下惡少

年多竄僧籍中上下囊橐爲姦號爲不可措手

君擿其魁宿置于法按簿書皆得名物代州將

防禦使馮行已請爲其府判官㑹軍興辟河東

轉運司勾當公事方是時部使者懼乏興皆須

一調十君請峻期㑹法而調以實民用不擾再

遷太常博士通判鳳州州乆不治君興滯𥙷敗

寛而不弛府庫簿領一二以名召之郡以最聞

是時民冒茶禁日或千人至有貼妻賣子入賞

不足而繫有司君上其狀皆得釋然使者以爲

是沮吾法遷通判鳳翔府君治民用法寛治吏

用法急姦吏不能堪乃以綱目踈漏事訟君會

使者銜前沮法事即惡奏君坐停見任官君方

具本末求對獄涇帥奏君前所坐非罪乞以爲

佐徙之涇未幾卒於官享年五十有七初室馮

氏藍田進士行敏女繼室張氏壽光縣君冀國

勤惠公女三男子孟嶢夫季易夫皆有學行仲

浚夫舉進士雄州防禦推官知秦州清水縣三

女嫁利州司法參軍趙丕西頭供奉官馮維方

廣濟軍司戸參軍王望之君㓜少重遲不戲長

而端方論事取友是是非非不䘏嫌怨授易春

秋於蜀人龍昌期常稱慕李栖筠之爲人人以

爲君莊重寡言作文詞務體要斷獄深原其情

抶治姦欺豪吏奪氣言人之所不敢言蓋有賛

皇之風云君殁後十有六年當紹聖四年冬某

月某甲子嶢夫等乃克葬君於郟城之原使來

乞銘銘曰

韓遷井研寢微以湮厥有隂徳里中稱仁𤓰綿

於瓞旣碩其實有斐辨翁其音秩秩自少爲吏

慈哀於職匪求生之求得其直論事計可不隨

風波有挫其鋒君益淬磨以小觀大以近知逺

不振不年心亨事蹇不羮之西潁川之郟卜宅

固安昌而後葉

     朝奉郎通判汾州劉君墓誌銘

君諱禹徳州德平人字希儉年二十舉明法及

第補欒城尉名能捕盜奏徙槀城尉槀城盜爲

不發調德榮主簿兼縣事鹽井淡而征不除君

爲歲蠲四十萬罷官民追送之又爲永州軍事

推官權邵州武岡縣武岡溪洞蠻蜂出燒民積

聚郡治兵令民入保君從數𮪍入其巢穴曉以

禍福其酋請殺始事者二人以平以憂去服除

授資州録事參軍兼司法事始至將佐皆易之

見其決獄乃大驚郡有難辨事輒𠋣君改大理

寺丞知北海縣俗喜屠牛私酤君隂籍其姓名

區處具䟽壁間民相告曰是不可犯遷太子中

舎知樂壽縣事遷殿中丞改奉議郎樂壽南皮

縣金隄兩間使者度繕隄以障水利南皮而害

樂壽南皮令以私書誘樂壽仕家子得其願狀

告部使者使者下書問枊民狀君㑹民金隄乃

得南皮私書而焚之曰南皮令亦欲自便其民

顧不善謀耳當報以徳以願者寡不願者衆報

使者通判汾州遷承議郎恩加朝奉郎察舉吏

曹不忮而趨辦汾水被隄稍嚙永利西監君督

護作暑雨中工休乃去以故得疾以元祐八年

七月丙辰卒得年五十有九喪過汾市多隕涕

者君喜讀書善射在官居家長者愛之徳平王

英狀君行事如此英言行有物直可信故紀焉

君曽大父思齊大父誠父芝皆力田而芝以君

贈奉議郎娶張氏繼室趙氏安德縣君男曰槃

寀楶棨女嫁蘇某張潞郭彦佐張繹張頎有季

居室葬以元祐二年六月丁酉兆於某縣擊壤

郷之西源寀墨衰來乞銘三反而不懈乃予銘

銘曰

吏優於檢姦或賄或殘勤民惠䘏吏或舞其筆

嗚呼君潔可以馭吏惠可以扶弱孰能不克修

怨以徳勤事怠食瘁不媮息其施不遐惟畀之

嗇力耕者不穡尚其子之食

     鳳州團練推宫喬君墓誌銘

髙密喬君彦柔將葬其父母乞銘於豫章黃庭

堅曰吾家丗籍在昌邑而遷髙密居髙密蓋五

丗矣吾曽大父以善治生以財雄吾里中吾大

父喜爲俠振人急難以故破家産而貧先人乃

讀書年十八舉毛詩學究授咸陽縣主簿吏以

年少易之先人發其姦𧷢即罪邑中皆驚令貪

政疵頼先人得善去鄰邑有田訟十年不決先

人行田所視文書一語決之歷海陵槀城縣尉

爲石州録事參軍掌和糴倉郡將以和糴羡錢

數十萬資公帑諭先人更印曆先人執法不聽

至訶怒終不移罷石州調中牟主簿陜西轉運

司聞其材辟賑濟司勾當公事以憂去爲延長

令又以憂去先人事父母篤孝居喪毁瘠再丁

内艱遂以衰曰欲不出仕郷人強之乃調河州

軍事推宫對移蘭州又調鳯州團練推宫提刑

司檄先人決階成州滯訟不幸暴疾殁於成州

之栗亭吾母王氏繼母吕氏髙密士大夫之家

先人以元祐五年十月捐館舎明年先夫人又

棄養彦柔以貧從仕四方不得以時葬將以元

符二年某月日葬鄭公郷大父基次庭堅曰𭶚

道爲令奉公敬決訟平持身廉清浄寡言君子

也其言不妄視其子而知其父可銘也推官諱

敞字廣叔享年五十有六三男長則彦柔前進

士𭶚道令次彦中舉進士有聲次彦直尚小女

子嫁進士劉拯銘曰

才於爲吏小試牛刀廉於臨民不犯秋毫直於

事上怒不目逃不極其能又不耆耋繫逢不逢

不在巧拙我銘其丘告後勿伐

     太子中允致仕陳君墓誌銘

府君諱庸字景回潁川陳氏也徙京兆萬年唐

廣明之亂以家入蜀遂爲眉州青衣人曽大父

延禄大父顯忠以季子貴贈兵部侍郎父希載

以府君贈大理評事蜀亂更五代不解故大理

而上三丗在野府君始與季父希亮族弟諭學

於成都天聖中俱登進士第縣令名其所居坊

爲三俊初授澧州推官調潭州觀察推官長沙

孤女有父時田産爲其族親所冒没訴於州

縣部剌史累歲不得眞府君被檄按之一語而

決盡歸所侵地以故湖湘間田訟皆詣所部求

決於府君在湖南凡決疑獄二十二再調雅州

判官甞攝名山夾江籍三縣政事多見紀舉監

成都府市置院遷永興軍節度掌書記以父憂

去終喪屬太夫人春秋髙不赴銓集者數年終

養乆之乃調歙州判官三司戸部以監茶埸舉

知光州光山縣府君上書言光山號爲邑小民

醇今者繫獄常數百冒茶禁者十九願弛其禁

而征之所棄予民者未多而刑獄大省不報歲

饑州將命録富家粟諸縣爭趨令府君獨格不

下且言曰勸分故天之道而此邦無巨室焉得

粟而分諸終不可得罷光山吏部流内銓上其

課引對在廷會有羽書以西師不利趨召二府

按邊吏瑣計兵食罷所引選人子循資是時府

君年五十有三歎曰吾筋力益盡於州縣矣因

告老去買田築室於淮汝間曰潁川吾故郡也

宴居十年乃終蓋嘉祐十年五月壬戌府君白

首好學不衰以義將其氣不爲𤓰瓞葛藟以親

附人亦不斬然爲崖壁其於吏道如良農知田

如竘匠相木然爲縣常加意於尊爵俎豆以時

脩其禮物旌其處士秀民人又知府君之藴非

俗吏之所能也喜作詩不加琢磨而能自達其

意蓋恬於勢利之言也其在田間不亢不汙有

古之仕焉而已者之風初室劉夫人有婦行卒

時年三十有八二男子皆前卒二女子嫁進士

潘景繼室樂夫人能勤家事姑孝謹喜讀唐書

能講道其丗故興衰士大夫賢不肖老而記

憶不衰壽七十有二生六男而三不淑存者曰

架槊渠皆舉進士女其一病在室不能婦嫁内

殿崇班耿端彦者其季也樂夫人及見孫男女

十六曽孫男女三府君捐館舎二十九年樂夫

人旣祥乃克葬於光州固始縣淮安管鴻鵠之

原二夫人祔焉槊娶庭堅之女弟以婚姻之故

來乞銘府君之行義可銘也故叙而銘之銘曰

其生也不汲汲其没也不洄洄窮瀆之泉弗達

于逵鴻鵠之翼不媒于澤燕雀階天不怍不悔

生安其邦没葬其郷兩嬪鴈行同域也而不同藏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