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外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資治通鑑外紀 卷第二
宋 劉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三

資治通鑑外紀卷第二

       宋 京兆萬年劉 恕 編集

 夏商紀

  夏起戊戌終己酉十七君一十四世通羿浞四百三十二年

夏后氏禹元年都安邑或云平陽亦云晉陽及韓尚黑其社用

松牲用𤣥以黑為徽號朝燕服收冠而黑衣十寸為

尺封丹朱於唐商均於虞皆為諸侯作樂曰大夏命

臯陶為夏籥九成以昭其功夏大也言能大堯舜之

徳以五音聴治懸鐘鼓磬鐸鞀待四方之士為銘於

簨虡曰教寡人以道者擊鼓諭以義者擊鐘告以事

者振鐸語以憂者擊磬有獄訟者揺鞀一饋而十起

一沐三捉髪以勞天下之民出見罪人下車問而泣

之左右曰罪人不順道君王爲何痛之禹曰堯舜之

人皆以堯舜之心爲心寡人爲君百姓各自以其心

爲心是以痛之初舜分天下爲十二州禹復爲九州

收天下美銅鑄爲九鼎以象九州昔黄帝作車少皥

加牛奚仲加馬禹命奚仲爲車正建旗斿旐以别尊

卑等級古有醴酪禹時儀狄作酒禹飲而甘之遂疏

儀狄絶㫖酒曰後世必有以酒亡國者禹任臯陶益

以國政臯陶卒封其後於英六或在許契后稷伯夷

皆有功興於虞夏之際益垂䕫龍其後不知所封是

時天雨金三日亦嘗雨稻禹娶塗山氏女生子啟南

廵守㑹諸侯於塗山承唐虞之盛執玉帛者萬國濟

江黄龍負舟舟中人懼禹仰天而歎曰吾受命於天

竭力而勞萬民生寄也死歸也余何憂於龍焉視龍

猶蝘蜓顔色不變龍俛耳低尾而逝禹致羣臣於㑹

稽防風氏後至禹戮之防風汪芒氏之君漆姓守封

嵎之山禹崩謚法淵源流通曰禹馬融曰禹湯不在謚法葢謚法諸本不同或後人所加也

塟㑹稽之山隂在位九年年百嵗案書稱堯舜曰帝夏殷曰王詩商頌曰𤣥王武王學者

言夏殷周稱王而詩書易春秋未嘗言三王惟易泰歸妹卦曰帝乙歸妹書酒誥多士多方曰自成湯至

于帝乙故司馬遷夏殷之君皆曰帝曲禮曰告䘮曰天王登假措之廟立之主曰帝譙周曰夏殷之君生

稱王死稱廟主皆以帝號配之帝王世紀夏殷曰帝曲禮秦漢後書譙周皇甫謐之説出於史記俱不足

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顓頊郊鯀而宗禹

 劉恕曰大江之南前代要服舜禹南廵崩不返塟

 禹非不尊而敬舜也啟非不孝於其父也時享在

 乎廟貌魂氣則無所不之也秦漢以下崇尚墓祭

 違經棄禮逺事尸柩難以語乎理矣

元年丁未皇甫謐曰甲辰筮享神於大陵之上是為鈞臺之享

又筮於晉之墟作璿臺於水之陽有扈氏不服啟伐

世本曰有扈夏同姓或云啟之庶兄以堯舜傳賢禹獨與子故伐啟淮南子曰有扈氏為義而亡

啟崩在位九年皇甫謐曰十年子太康立

太康元年丙辰失徳四夷背叛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

有窮后羿因民弗忍距于河羿先祖世為射官帝賜

之弓矢使司射夏衰自鉏遷于窮石許慎曰羿帝嚳射官也淮南子

曰堯時十日竝出堯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日九烏皆死墮其翼羽又曰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其妻

姮娥竊之奔月宫為月精又曰羿除天下之害死而為宗布孟子曰逢䝉學射於羿盡羿之道思天下惟

羿為愈已於是殺羿楚辭天問曰羿焉彈日烏焉解羽歸藏易曰羿彈十日説文曰彈射也博物志曰羿

與鑿齒戰于疇華之野羿持弓鑿齒持矛羿殺之或曰河伯弱殺人羿射其左目風伯壞人屋室羿射中

其膝據此諸説帝嚳堯時各有羿夏時又有羿則羿是善射之號非人名字不知此羿其名為何

康失國而崩在位二十九年孔安國曰太康不得入國羿遂廢之羿立其弟仲

仲康元年乙酉微弱政出於羿崩在位十三年子相立

一作相安元年戊戌征畎夷黄夷竹書紀年曰二年征黄夷其後干夷來

紀年曰七年東夷有九種曰畎夷干夷方夷黄夷白夷

赤夷𤣥夷風夷陽夷相為羿所逐失國居商丘依夏

同姓諸侯斟灌斟鄩在位二十八年吕氏春秋曰夏后相與有扈戰於甘澤而不勝

六卿請復之相曰不可吾地不淺吾民不寡戰而不勝是吾徳薄而敎不善也於是乎處不重席食不貳

味琴瑟不張鐘鼓不修子女不飭親親長長尊賢使能朞年而有扈氏服書稱啟與有扈戰于甘之野而

不言勝敗帝相之時政出於羿已數十年既能修徳以服有扈豈不能服羿乎此説近誣

有窮后羿因夏民以代夏政元年丙寅樂正后䕫之子伯

封實有豕心貪惏無饜忿類無期謂之封豕羿滅之

䕫是以不祀羿恃其善射不修民事而淫于原獸棄

武羅伯因熊髠龍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䜛子

弟也伯明后寒棄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為已相

浞行媚于内施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樹之

詐慝外内咸服羿猶不悛將歸自田家衆殺而亨之

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死于窮門浞自立羿在位八年

寒浞元年甲戌因羿室不改有窮氏之號生澆及豷澆長

浞使用師殺斟灌代斟鄩氏滅夏后相后緡方娠逃

出自竇歸于有仍生少康浞處澆于過處豷于戈少

康既長為仍牧正惎澆能戒之澆使椒求之逃奔有

虞為庖正虞君思妻之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

衆一旅能布其徳而兆其謀以收夏衆撫其官職浞

恃其䜛慝詐偽而不徳于民夏遺臣靡自有鬲氏收

二國之燼滅浞而立少康浞在位三十二年使女艾諜澆滅

澆于過使子季杼誘豷滅豷于戈有窮逐亡寒浞殺羿囚羿

室而生澆澆長大能用師滅后相相死之後少康始生及滅浞少康子杼又長已堪誘殺豷計太康失邦

及少康紹國向百年夏亂甚矣而夏本紀不載最為疏略

少康滅浞還舊都元年丙午復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

物夏道復興方夷來賓崩在位二十一年子杼立

一作予元年丁𫑗在位十七年崩子槐立杼能帥禹者也夏后氏

報焉

帝王世紀作芬或作祖武亦作魁元年甲申九夷來御竹書紀年曰三年

二十六年子芒立

元年庚戌在位十八年帝王本紀云十三年崩子泄立

帝王世紀作世或作宗元年戊辰畎夷等六夷服從始加爵命崩

在位十六年紀年曰帝泄二十一年加畎夷等爵命與帝王本紀不同子不降立

不降一作江成元年甲申在位五十九年崩弟扄立

帝王世紀作喬元年癸未在位二十一年崩子廑立

帝王世紀作廣或作𠪨元年甲辰在位二十年崩不降子孔甲立

孔甲元年甲子淫亂好鬼神徳衰諸侯多叛周語曰孔甲亂夏四世而

天降乘龍河漢各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獲

豢龍氏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

事孔甲能飲食之夏后嘉之賜后曰御龍以更豕韋

之後龍一雌死濳醢以食夏后夏后饗之既而使求

之懼而遷于魯縣孔甲崩在位三十一年汲冡紀年曰𦙍甲即位居西河十日

竝出其年𦙍甲陟子臯立

元年乙未在位十一年崩子發立

一作敬元年丙午諸夷賓于王門獻其樂舞紀年曰元年

十三年帝王本紀云十一年子履癸立是為桀

元年己未自孔甲以來諸侯叛夏桀為無道暴戾頑貪

虐政淫荒武傷百姓天下顫恐而患之桀有力能申

鐵鉤索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妹喜有寵所言

皆從為傾宫瑶臺殫百姓之財肉山脯林酒池可以

運舩糟隄可以望十里一鼓而牛飲者三千人妹喜

笑以為樂初商契卒子昭明立居於砥石遷于商卒

子相土立相土作乘馬卒子昌若立卒子曹圉立卒

子根國立卒子㝠立為司空勤其官而水死子振立

卒子微立卒子報丁立卒子報乙立卒子報丙立卒

子主壬立卒子主癸立卒子天乙立譙周曰商人尊湯曰天乙天即

是為成湯名履母曰扶都長九尺自契至湯八遷商頌曰帝

立子生商是契居商也鄭𤣥曰在太華之陽皇甫謐曰今上洛商世本曰昭明居砥石左傳曰陶唐氏之

火正閼伯居商丘相土因之杜預曰梁國睢陽也及湯居亳四遷事見經傳而不見餘四遷湯始

居亳從先王居鄭𤣥曰亳今河南偃師縣有湯亭漢書音義曰濟隂亳縣有湯冢已氏有

伊尹冡杜預曰梁國䝉縣北有亳城城中有湯冢西又有伊尹冢皇甫謐曰孟子稱湯居亳與葛為鄰

葛伯不祀湯使亳衆為之耕葛即今梁國寧陵之葛郷也若湯居偃師去寧陵五百餘里豈當使民為之

耕乎亳今梁國穀熟縣也䝉為北亳即景亳湯受命之地榖熟為南亳即湯都也偃師為西亳即盤庚所

徙三地皆名為亳尚書立政所謂三亳也古書亡滅未知孰得其實伊尹耕於有莘之

孫武及吕氏春秋伊尹名摯湯使人以幣聘之三反然後肯從

見湯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或曰湯聞伊尹賢使人請

之有莘氏不可伊尹亦欲歸湯湯婚於有莘氏乃以

伊尹為媵送女湯得伊尹祓之於廟照之以爝釁以

明日設朝而見之請湯以至味湯曰可得而為

之乎對曰君之國小不足以具之為天子然後可也

因說湯以伐夏救民湯進於桀桀與之飲酒沈湎羣

臣醉者持不醉者不醉者持醉者相和而歌曰江水

沛兮舟檝敗兮我王廢兮盍歸乎盍歸乎薄亦大矣

伊尹退而閑居深取樂音更曰樂兮樂兮四牡驕兮

六轡沃兮覺兮較兮吾大命格兮去不善而從善何

不樂兮伊尹入告于王曰大命之至亡無日矣王闒

然抃啞然笑曰子又訞言矣天之有日猶吾之有民

日有亡乎日亡吾乃亡矣伊尹既醜有夏復歸于亳

報湯曰桀迷惑妹喜不撫其衆上下相疾民心積怨

皆曰上天弗恤夏命其卒湯復使伊尹往視夏聞妹

喜言曰天子夣兩日相與鬭東方日不勝伊尹以告

湯任伊尹以國政桀臣干辛恃威凌轢諸侯以及兆

民左師曹觸龍謟䛕不正賢良鬰怨諸侯不賓關龍

逢引黄圖進諫曰古之人君躬行禮義愛民節財故

國安而身夀今君用財若無窮殺人若恐弗勝天殃

必降而誅必至君其革之立而不去桀於是焚黄圖

殺龍逢衆庶莫敢直言大臣同患桀愈自賢國人大

崩湯使人哭之乃囚於夏臺已而得釋桀為仍之㑹

有緍叛而攻克之是時主闇晦而不明道瀾漫而不

脩至徳滅而不揚帝道揜而不興舉事戾蒼天發號

逆四時春秋縮其和天地除其徳人君處位而不安

大夫隱道而不言羣臣凖上意而懐當邪人參耦比

周而隂謀居君臣父子之間競載驕主而像其意亂

人以成其事君臣乖而不親骨肉疏而不附植社槁

而㙤裂容臺振而掩覆犬羣嘷而入淵豕銜蓐而席

澳美人挐首墨面而不容曼聲吞炭内閉而不歌喪

不盡其哀獵不聴其樂西老折勝黄神嘯吟飛鳥鍛

翼走獸廢脚山無峻榦澤無洼水狐狸首穴馬牛放

失田無立禾路無莎薠金積折廉壁襲無理磬龜無

腹蓍䇿日施桀見籙書云亡夏者桀大誅豪傑在位

以來回禄信於聆隧百川沸伊洛竭泰山走山石三

日泣宫中女子化為龍俄而復為婦人甚麗而食人

桀命為蛟妾告吉凶鶴鳴於國十日十夕不止天雨

血雨木冰六月霜降為夜宫於深谷之中男女雜處

桀三旬不出聴政一夕大風揚沙填宫合之鬼哭於

國地出黄霧堯山崩㾜山亡兩日鬭五星隕錯行枉

矢流大水地震雷霆殺人瞿山地裂水出十月鑿山

穿陵通之於河諫者曰洩天氣發地藏天子失道後

必有敗桀殺之朞年瞿山崩為大澤水深九尺山覆

於谷下反在上耆老諌而被殺大費子之𤣥孫費昌

見二日出東者焰西者沈問於馮夷夷曰西唯夏東

唯商桀將亡費昌聞而歸湯湯出見張網四靣祝曰

從天墜者地出者四方來者皆離吾網湯曰嘻盡之

矣非桀孰能為此乃解其三靣置其一靣更教之祝

曰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髙者髙欲下者下不用命

者乃入吾網漢南諸侯聞之曰湯徳及禽獸歸之者

四十國湯欲伐桀伊尹請乏貢職以觀夏動桀怒起

九夷之師伊尹曰未可彼尚能起九夷之師是罪在

我也湯乃謝請復入貢職太史終古出其圖法執而

泣之桀迷惑暴亂愈甚終古奔商湯告諸侯曰夏王

無道暴虐百姓窮其父兄恥其功臣輕其賢良棄義

聴讒衆庶咸怨守法之臣自歸于商明年商湯元年庚戌

伐滅桀在位五十一年謚法賊人多殺曰桀三統歷曰夏十七王四百三十二年汲冡紀年曰四

百七十一年六韜曰禹三十一世至桀禹之後分封以國為姓有夏后

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尋氏彤城氏襃氏費氏杞氏繪

氏辛氏𡨋氏斟氏戈氏

 商起庚戌終戊寅三十君十七世六百二十九年

成湯元年湯在諸侯位十七年即天子位元年庚戌顧彪曰殷家猶質踰月即改元年以明世

異不待正月為首案湯以干戈取天下與堯舜殊異即位易代必不俟踰年改元亦不俟踰月也

又乏職貢夏桀起九夷之師九夷之師不至伊尹曰

可矣昔髙辛火正祝融氏名黎其後八姓已姓昆吾

蘓顧温也董姓鬷夷豢龍也彭姓彭祖豕韋諸稽也

秃姓舟人也妘姓鄔鄶路偪陽也曹姓鄒莒也芉 -- or 𦍋 ?

也斟姓也惟斟姓無後或云帝嚳之祝融吳回生陸

終陸終生子六人坼剖而産其長曰昆吾二曰參胡

三曰彭祖四曰㑹人五曰安六曰季連夏末昆吾氏

伯而為亂湯有景亳之命帥兵自把鉞伐韋顧及昆

吾以費昌為御而伐桀令師從東方出於國西以進

桀戰敗於有娥之虚奔鳴條謂人曰吾悔不殺湯於

夏臺使至此放于南巢而死諸侯大㑹湯再拜而從

諸侯之位曰天子惟有道者可以處之可以治之三

讓諸侯皆莫敢當然後湯踐天子位反桀之事遂其

賢良以寛治民而除其邪徇民所喜逺近歸之順天

革命改正朔以建丑為正月變服殊號一文一質示

不相㳂易民視聴若天時大變尚白其社用石塟樹

松牲用白以白為徽號朝燕服哻冠而縞衣十二寸

為尺初置二相以伊尹仲虺為之湯謂伊尹曰諸侯

來獻逺方之物不利吾欲因其地勢所有易得而不

貴伊尹受命為四方獻令自伐桀大旱七年洛坼川

竭煎沙爛石大史占之曰當以人禱湯曰吾所為請

雨者民也若必以人禱吾請自當遂齋戒剪髪斷爪

素車白馬身嬰白茅以身為犧牲禱於桑林之野持

三足鼎祝山川曰無以余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

傷民之命以六事自責曰政不節與民失職與宫室

崇與婦謁盛與苞苴行與䜛夫倡與何不雨之極也

言未已大雨方數千里人無食者湯以莊山之金鑄

幣救之命伊尹作樂曰大䕶修九招六列以見其善

䕶言以寛政治民除其邪虐覆䕶下民各得其所聞

宫聲使人温良而寛大聞商聲使人方亷而好義聞

𧢲聲使人惻隱而仁愛聞徴聲使人樂養而好施聞

羽聲使人恭敬而好禮湯作曆弗復以正月朔旦爲

節更以十一月冬至爲元首至周從之湯令未命之

爲士者車不得朱軒及有飛軨不得乘飾車駢馬衣

文繡命然後得以順有徳初作囿取禽獸以奉宗廟

簡士卒習射御以戒不虞海外肅慎北發渠搜氐羌

來服湯娶有莘氏女生子太丁外丙仲壬太丁為太

子蚤卒湯崩在位十三年年百嵗謚法雲行雨施曰湯除虐去殘曰湯𦵏亳北商

人禘舜而祖契郊㝠而宗湯上甲微能帥契者也故

報焉皇甫謐曰微字上甲

外丙元年癸亥在位二年

仲壬一作中壬元年乙丑在位四年崩伊尹立成湯適長孫太丁之

子太甲

太甲元年己巳尚書伊訓成湯既没太甲元年孔傳云湯没而太甲立孟軻司馬遷云湯崩外丙仲

壬皆即位乃及太甲與書不同劉歆班固皇甫謐皆違經從軻遷未詳其㫖既立不明顛

覆湯之典刑伊尹放諸桐而攝政當國以朝諸侯王

徂桐宫悔過自責反善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

服奉嗣王歸于亳而授之政作太甲三篇以戒之冢

紀年曰殷仲壬即位居亳其卿士伊尹仲壬崩伊尹放太甲于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於太甲七年太甲

濳出自桐殺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復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案書序伊尹奉太甲歸于亳其文甚

明左傳伊尹放太甲而相之卒無怨色孟子云有伊尹之志則可無伊尹之志則簒伊尹不肯自立太甲

不殺伊尹也必矣若伊尹放君自立太甲起而殺之則伊尹死有餘罪義當汙宫滅族太甲何所感徳而

復立其子還其田宅乎紀年之書晉太康元年汲郡民發魏安釐王冡得之葢當時流俗有此妄説其書

因記之杜預曰紀年與尚書叙説太甲事乖異不知老叟之伏生或致昏忘將此古書亦當時雜記未足

以取審也太甲修徳諸侯歸之在位三十三年出無崩亦

稱祖甲孔安國曰殷家祖有功故稱祖殷本紀曰褒太甲稱太宗子沃丁立

沃丁元年壬寅伊尹卒𦵏亳皇甫謐曰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餘歳大霧三日沃丁塟

之以天子禮祀以太牢親臨䘮以報大徳焉沃丁崩在位二十九年弟太庚立

太庚元年辛未在位二十五年崩子小甲立

小甲元年丙申在位三十六年帝王本紀云五十七年崩弟雍已立

雍已元年壬申商道衰諸侯或不至崩在位十三年弟太戌立

中宗太戊元年乙酉亳有祥桑穀共生于朝七日大拱太

戊懼問於其相伊陟伊陟曰臣聞妖不勝徳君之政

其有闕與君其修徳太戊退而占之曰野木生於朝

意者國亡乎太戊修先王之政明飬老之禮早朝晏

退問疾吊䘮三日而祥桑枯死三年逺方重譯而至

七十六國尚書大傳曰成湯之後武丁之先王道虧桑穀俱生于朝七日而大拱武丁問諸祖

已祖已曰桑穀野艸生乎朝朝噫亡乎武丁恐駭側身修行思昔先王之道興滅國繼絶世舉逸民明飬

老之道三年之後諸侯以譯來朝者六國劉向曰𣪞道既衰髙宗承敝而起盡諒隂之哀天下應之既獲

顯榮怠于政事國將危亡故桑穀之異見桑猶䘮也穀猶生也殺生之秉失而在下也案伏生劉向以武

丁有桑穀靣向著説苑以太戊武丁時俱有桑穀吕氏春秋湯時穀生于廷比旦而大拱韓詩外傳三日

而大拱皆與書序不同

太戊贊伊陟于廟言弗臣巫咸治王家有成及用臣

扈商復興諸侯歸之尊其徳稱中宗在位七十五年

崩子仲丁立

仲丁元年庚子自亳遷都囂藍夷為冦仲丁征之崩在位十一

弟外壬立

外壬元年辛亥在位十五年崩弟河亶甲立

河亶甲元年丙寅遷都相商復衰崩在位九年子祖乙立

祖乙元年乙亥遷都耿為水所圯遷於邢或云奄巫賢任

職商復興崩在位十九年子祖辛立

祖辛元年甲午在位十六年崩弟沃甲立

沃甲一作開甲元年庚戊在位二十年崩祖辛子祖丁立

祖丁元年庚午在位三十二年崩沃甲子南庚立

南庚元年壬寅在位二十九年崩祖丁子陽甲立

陽甲元年辛未自仲丁以來廢適而立諸弟子弟子爭立

比九世亂商衰諸侯莫朝崩在位七年帝王本紀云十七年弟盤庚

盤庚元年戊寅將涉河南遷都自湯至盤庚五遷無定處

民咨胥怨不欲徙盤庚乃告諭諸侯大臣曰昔髙后

成湯與爾之先祖俱定天下法則可修舍而弗勉何

以成徳遂渡河南復居湯之故居治亳殷亳是大名殷是亳内

之别名鄭𤣥曰治干亳之𣪞地汲冢古文云盤庚自奄遷于殷殷在鄴南三十里與書涉河不同史記祖

乙遷于邢亦不知出何書鄭𤣥曰祖乙去相居耿為水所圮毁修徳以禦之不復徙也又云其後奢侈踰

禮土地迫近山川嘗圮焉至陽甲立盤庚為臣乃謀徙居湯舊都又序注云民居耿久奢淫成俗故不樂

徙王肅曰自祖乙五世至盤庚元兄陽甲宮室奢侈下民邑居墊隘水泉㵼鹵不可以行政化故徙都于

殷皇甫謐曰耿迫近山川自祖辛以來民皆奢侈故盤庚遷殷書盤庚下篇云今我民用蕩析離居孔傳

云水泉沈溺孔潁逹云地勢洿下久居水變水泉㵼鹵不可行化故欲遷都不必為奢侈也此以君名名

篇必是為君時事而鄭𤣥以上篇是盤庚為臣時事未知何所考據自此改號曰殷

來言殷者史臣追書也盤庚行湯之政遵湯之徳殷道復興諸

侯來朝崩在位二十八年弟小辛立

小辛元年丙午殷復衰崩在位二十一年弟小乙立

小乙元年丁𫑗在位二十一年崩子武丁立

髙宗武丁元年戊子為太子時盡知人民之所好惡能聳

其徳至于神明親喪居廬三年未嘗及國事黙以思

道而天下無倍叛之心既免喪思復興殷未得其佐

不言政事決定於冡宰卿士患之曰王言以出令若

不言無所稟令武丁作書曰以余正四方余恐徳之

不類兹故不言夢得良弼曰説視羣臣百吏皆非也

迺使百工以象夢於野旁求四方之賢是時説為胥

靡築於𫝊巖武丁得而與之語立以為相總百官使

朝夕規諌殷衰而復興禮廢而復起國家大治遂以

傅險姓之號曰𫝊説皇甫謐曰髙宗夢天賜賢人胥靡之衣䝉之而來口云我徒也

姓𫝊名説天下得我者豈徒也哉武丁寤而推之曰𫝊者相也説者懽説也天下當有傅我而説民者哉

明日以夢視百官百官皆非也乃使百工寫其形象求諸天下果見築者胥靡衣褐帶索執役于虞虢之

間傅巖之野名説以其得之𫝊巖謂之傅説案謐言初夢即云姓傅名説又言得之傅巖謂之傅説其言

自不相副謐見書傅㑹爲近世之語非實事也墨子曰傅説居北海之洲圜土之上衣褐帶索庸築于傅

巖之

 劉恕曰武丁卽位之初殷道中衰甘盤遯世朝多

 具臣𫝊説賢而隠于胥靡一旦舉而用之出于微

 賤衆必駭怪故託於夢寐旁求天下置諸左右如

 天所授羣臣莫之疑懼而𫝊説之道得行也若不

 知其才徒以夢取則與王莽按符命以王興王盛

 爲四將光武據䜟用王梁爲司空何異哉仲尼刋

 書而存之可以見武丁之意矣

武丁開先祖之府取其明法以爲君臣上下之節祭

成湯有飛雉升𪔂耳而雊武丁懼祖已訓諸王作髙

宗肜日髙宗之訓祖已曰逺方將有來朝者武丁内

反諸已以思王道三年編髮重譯來朝者六國自是

服章多用翟羽孔子曰吾於髙宗肜日見徳有報之

疾也茍由其道致其仁故逺方歸徳焉劉向以為武

丁恐駭謀于忠賢修徳而正事内舉傅説授以國政

外伐鬼方三年乃克以安諸夏感變而懼災𤯝自消

修政行徳天下咸驩殷道復興在位五十九年崩立

其廟為髙宗子祖庚立

祖庚元年丁亥在位七年崩弟祖甲立

祖甲一作辛甲元年甲午淫亂殷復衰崩在位十六年子廩辛立𤣥

曰祖甲兄祖庚賢其父武丁欲廢兄立弟祖甲以為不義逃于人閒孔安國曰無逸所稱祖甲湯孫太甲

也周語曰帝甲亂之七世而隕

廩辛一作馮辛元年庚戌在位六年崩弟庚丁立

庚丁元年丙辰在位六年帝王本紀云二十三年崩子武乙立

武乙元年壬戌徙都河北國中衰敝東夷䆮盛分遷淮岱

漸居中土 昔后稷卒子不窋立母曰姞氏世后稷及夏

之衰棄稷不務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竄于戎狄之間

韋昭曰啟子太康廢稷之官不復務農不窋失官去夏而遷于邠史記曰慶節國于豳鄭𤣥豳詩譜曰公

劉以太康時失其官守竄于此地猶修后稷之業勤恤愛民民咸歸之而國成焉案大雅公劉篇説公劉

遷豳事詳悉故鄭以自邰徙豳必從公劉始葢不窋之時已竄豳地尚往來邰國至公劉而盡以邰民遷

卒子鞠立卒子公劉立公劉雖在戎狄復脩后稷之

業務耕種行地宜自漆沮渡渭取材用行者有資居

者有畜積百姓懐之多徙而保歸焉周道自此而興

詩人歌樂其徳公劉卒子慶節立卒子皇僕立卒子

差弗立卒子毁隃世本作榆立卒子公非立皇甫謐曰字辟方

子髙圉立卒子亞圉立世本曰亞圉雲都皇甫謐曰雲都亞圉字卒子公

叔祖類立一本作太公叔穎世本曰亞圉生太公組紺諸盩鄭𤣥曰先公組紺以上至后稷則

公叔祖類叔穎組紺諸盩是一人也卒子古公亶父立復脩后稷公劉

之業積徳行義國人戴之武乙暴虐犬戎寇邊薫育

狄人來攻古公事之以皮幣犬馬珠玉菽粟財貨不

得免焉狄人又欲土地古公曰與之耆老曰君不為

社稷乎古公曰社稷所以為民也不可以所為亾民

也耆老曰君不為宗廟乎古公曰宗廟吾私也不可

以私害民夫有民立君將以利之與人之兄居而殺

其弟與人之父居而殺其子以其所養害所養吾不

忍也民之在我與在彼為吾臣與狄人臣奚以異哉

二三子何患無君杖策而去率其私屬出豳渡漆沮

踰梁山邑于岐山之陽始改國曰周徐廣曰梁山南有周原

人曰仁人之君不可失也舉國扶老攜弱從之者二

千乗一止而成三千户之邑旁國聞其仁亦多歸之

古公乃貶戎狄之俗營築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作

五官有司民皆歌樂頌其徳古公娶有台氏女曰太

姜賢而有色生太伯仲雍季歴化導三子皆成賢徳

古公有事諮謀焉季歴娶摯國任氏之中女曰太任

亦賢婦人生昌有聖瑞在母不憂在𫝊弗勤處師弗

煩事父不怒孝友二虢昌弟虢仲虢叔比於諸弟古公曰我

世當興其在昌乎太伯仲雍知古公欲立季歴以傳

昌二人乃犇荆蠻以避之太伯自號句呉荆蠻義之

從而歸之者千餘家古公卒六韜曰太王壽百二十年季歴立是

為公季王肅曰太伯見王季生文王知天命之有在去而適呉大王沒而不反或曰古公將卒謂

季歴曰我死汝讓兩兄彼即不受汝有義而安矣古公卒季歴之呉召二兄相從而歸羣臣欲立之太伯

仲雍以先君命固讓季歴復如荆蠻脩古公之遺道篤於行義諸侯順

之公季伐西落鬼戎俘其狄王 武乙無道為偶人

謂之天神令人為行與之博天神不勝僇辱之為革

囊盛血仰而射之命曰射天獵於河渭之間暴雷震

SKchar在位四年竹書紀年曰武乙三十五年周俘狄王與帝王本紀不同子太丁立

太丁元年丙寅周公季伐燕京之戎周師大敗紀年曰太丁二年

其後周伐余無之戎克之太丁命公季為牧帥紀年曰太

丁四又伐克始呼之戎紀年曰太丁七年翳徒之戎捷其三

大夫太丁崩在位三年紀年曰太丁十一年周伐翳徒戎與帝王本紀不同子乙立

一作辛乙元年己巳𣪞益衰周公季宅程以功九命作伯受

珪瓚秬鬯之賜卒六韜曰王季壽百年子昌立昌十二而冠

十三生伯邑考左傳曰冠而生子禮也許慎五經異義曰左氏説嵗星十二年一周天天道備故人君子

十二可以冠長十尺嗣位遵后稷公劉之業則古公公季

之法篤仁敬老慈少禮賢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太

顛閎夭散宜生南宫适鬻子辛甲尹佚之徒皆往歸

之昌詢于八虞賈逵曰八虞周八士皆在虞官諮于二虢以為卿士

度於閎夭而謀於南宫諏於蔡原而訪於辛尹重之

以周召畢榮億寧百神而柔和萬民昔陸終弟三子

曰彭祖氏其裔孫曰大彭豕韋為商伯而滅弟六子

曰季連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後中微或在中國或

在蠻夷弗能紀其世鬻子名熊即其苗裔也年九十

見周昌昌曰老矣鬻子曰捕虎逐麋臣已老矣使臣

坐而策國事臣尚少也辛甲嘗事紂七十五諌不聽

而適周召公與語以為賢告昌昌親迎之以為公卿

召公奭畢公髙周同姓或云皆昌庶子昌即位之八

年六月寢疾五日而地動東西南北不出國郊有司

曰地之動為人主也羣臣皆恐請興事動衆増國城

以移之昌曰天之見妖以罰有罪我必有罪天以罰

我請改行其可免乎於是謹其禮秩皮革以交諸侯

𩛙其辭令幣帛以禮俊士頒其爵列等級田疇以賞

有功無幾疾止 乙之妾子同母三人長曰微子啟

次曰中衍季曰受徳受徳乃紂也鄭𤣥曰乙愛少子辛欲立焉號曰受

徳傳聲轉作紂其母為后而生紂尚少乙及后以啟賢欲立

為太子太史據法爭之曰有妻之子不可立妾之子

故紂為後乙崩在位三十七年

辛天下謂之紂元年丙午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材力過人

手挌猛獸知足以鉅諌言足以飾非以為天下皆出

已之下始為象箸箕子歎曰彼為象箸必不盛以土

簋將為犀玉之杯玉杯象箸必不羮菽藿衣短褐而

舍於茅茨之下則錦衣九重髙臺廣室稱此以求天

下不足矣逺方珍怪之物輿馬宫室之漸自此而始

故吾畏其卒也鄭𤣥王肅曰箕子紂之諸父服䖍杜預曰紂之庶兄司馬彪曰箕子名胥

紂伐有蘇有蘇氏以妲己女焉妲己有寵其言是

從所好者貴之所憎者誅之使師延作朝歌北鄙之

音北里之舞靡靡之樂造鹿臺為瓊室玉門其大三

里髙千尺七年乃成厚賦税以實鹿臺之錢盈鉅橋

之粟燎焚天下之財罷苦萬民之力收狗馬奇物充

仭宫室以人食獸廣沙丘苑臺以酒為池縣肉為林

使男女倮相逐其閒宫中九市為長夜之飲車行酒

騎行炙以繩羈人頭牽詣酒池醉而溺SKchar紂醉而忘

其日辰甲子問左右皆不知問於箕子箕子曰為天

下主而一國失日天下其危乎一國不知而我獨知

之吾其危乎辭以亦醉而不知百姓怨望諸侯有畔

者妲己以為罰輕誅薄威不立耳紂乃重刑辟為熨

斗以火燒然使人舉輒爛其手不能勝紂怒乃更為

銅柱以膏塗之加於炭火之上使有罪者緣之足滑

跌墜火中紂與妲己以為大樂名曰炮烙之刑紂以

周諸侯昌及九侯鄂侯為三公九侯入女于紂其女

不喜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鄂侯爭辨之并脯鄂矦

明堂位曰紂脯鬼矦以享諸矦吕氏春秋曰紂殺梅伯而醢之殺鬼矦而脯之以禮諸侯于廟楚辭曰梅

伯菹昌聞之竊歎崇矦虎以告且譖之曰昌積善累

徳仁而善謀太子發勇而不疑中子旦恭儉而知時

若與競行則不堪其殃縱而舍之身必危亡冠雖弊

禮加頭履雖鮮位在足彼將不利于王請及其未成

形圖之紂囚昌于羑里昌爲易卦辭乃申憤鬱厄作

歌曰殷道溷溷浸濁煩兮朱紫相合不别分兮迷亂

聲色信讒言兮炎炎之虐使我愆兮幽閉牢穽由其

言兮遘我四國憂勤勤兮太公望吕尚者東海上人

四岳伯夷之後姜姓吕氏夏商之時申吕或封枝庶

子孫或為庶人吕尚避亂隠遼東三十年行年七十

屠牛朝歌賣食棘津遇七十餘主而不聽人人皆曰

狂丈夫周昌將出獵史編卜之曰所獲非熊非羆非

虎非豹兆得伯王之師昌齋三日田於渭之陽見吕

尚坐茅而漁昌勞而問之曰子樂漁邪吕尚曰君子

樂其志小人樂其事吾漁非樂之也昌與語大説曰

自吾先君太公曰當有聖人適周周以興子真是邪

吾太公望子久矣故號曰太公望立為師或曰太公

博聞嘗事紂紂無道去之游説諸侯無所遇歸周或

曰吕尚處士隠海濱釣於滋泉周昌之囚于羑里其

臣散宜生閎夭南宫括患之而招吕尚初三子學于

吕尚尚知其賢酌酒切脯約為朋友尚亦曰嗟乎西

伯賢君也而不能自濟由吾力不足而不能自舉也

四子見于羑里相與求有莘氏美女驪戎之文馬有

熊九駟西海之濱白狐林陵怪獸江淮大貝因紂之

嬖臣費中獻之散宜生趨而進曰西藩之臣昌之使

者敢效其寶以備其辜紂大説曰西伯之忠於寡人

如是此一物足以釋西伯况其多乎昌長子伯邑考

質于殷為紂御紂烹之為羮賜昌曰聖人當不食其

子昌得而食之紂曰誰謂昌聖食其子尚不知昌之

囚七年諸侯皆從之囚紂懼而歸之曰譖昌者崇侯

虎也昌獻洛西之地赤壤之田方千里請除炮烙之

刑紂許之賜昌弓矢斧鉞因公季得專征伐為西伯

典治南國江漢汝旁諸侯皇甫謐曰文王襲父為西伯西伯歸乃

為王門築靈臺列侍女撞鐘擊鼓待紂之失紂聞之

曰西伯改過易行吾無憂矣西伯治岐耕者九一仕

者世祿闗市譏而不征澤梁無禁罪人不孥為池沼

掘得SKchar人之骨西伯曰葬之吏曰此無主矣西伯曰

有天下者天下之主有一國者一國之主寡人固其

主矣以衣棺更塟之天下聞之曰西伯澤及朽骨况

於人乎西伯問太公曰為天下若何對曰王國富民

伯國富士僅存之國富大夫無道之國富倉府是謂

上溢而下漏西伯曰善對曰宿善不祥是日發倉府

以振鰥寡孤獨周有玉版紂令膠鬲索之西伯不與

費中以無道來求乃與之西伯問太公曰商王罪殺

不辜汝助予憂乎太公曰天道無殃不可以先唱人

道無災不可以先謀取天下若逐野獸得之皆有分

肉若同舟而濟舟敗皆同其害鷙鳥將擊卑身翕翼

猛獸將擣俛耳俯伏聖人將動必有愚色吾觀商野

草茅勝穀吾觀其羣衆曲勝直𭧂虐殘賊敗法亂刑

亡國之則也西伯問太公曰人主動作舉事有禍殃

之應鬼神之福乎太公曰人主重賦斂大宫室作臺

觀則人多病温霜露殺五榖絲麻不成人主好田獵

畢弋不避時禁則嵗多大風禾榖不實人主好破壊

名山壅決名川則嵗多大水人主好武事兵革不息

則日月薄食太白失行西伯曰誠哉乃與太公隂謀

行善修徳以傾商政其事多兵權與竒計故後世之

言兵及隂謀皆宗本太公昔栢翳子大㢘𤣥孫曰孟

戲中衍鳥身人言𣪞太戊卜使之御吉遂妻之其後

世有功佐殷故嬴姓多顯遂為諸侯其曽孫曰中潏

在西戎保西垂生蜚㢘善走蜚㢘生惡來革有力善

毁讒手裂虎兕父子俱以材力事紂紂用費中為政

善諛好利殷人弗親諸侯益䟽多叛歸西伯西伯滋

大紂由是稍失權重為黎之蒐東夷叛而克之虞芮

之君爭田久而不平相謂曰西伯仁人也盍往質焉

乃如周決平入其竟則耕者讓畔行者讓路入其邑

男女異路班白不提挈入其朝士讓為大夫大夫讓

為卿二國之君相謂曰此其君亦能讓天下而不居

矣吾所爭周人所耻吾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庭

祗取辱耳遂相讓以其所爭田為閒田而退天下聞

之歸者四十餘國諸侯曰西伯葢受命之君自是西

伯更稱元年

 劉恕曰無逸曰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國五十年

 武成曰我文考文王誕膺天命以撫方夏惟九年

 大統未集予小子其承厥志秦誓曰惟十有一年

 武王伐殷惟十有三年春大㑹于孟津洪範曰武

 王勝殷殺受立武庚以箕子歸惟十有三祀王訪

 于箕子尚書大傳曰天之命文王非啍啍然有聲

 音也文王在位而天下大服施政而物皆聽命聽

 則行禁則止動搖而不逆天之道故曰天乃大命

 文王文王受命一年㫁虞芮之質二年伐䢴三年

 伐密須四年伐犬夷五年伐耆六年伐崇七年而

 崩史記亦以㫁虞芮之訟為受命之君明年伐犬

 戎明年伐密須明年敗耆國明年伐䢴明年伐崇

 侯虎明年西伯崩雖伐犬戎伐耆伐䢴之年與書

 傳不次然同云西伯七年崩伏生司馬遷不見古

 文尚書鄭𤣥專信䜟候皆以文王受命七年而崩

 孔安國治古學見武成篇故泰誓傳曰周自虞芮

 質厥成諸侯並附以為受命之年至九年文王卒

 劉歆作三統曆考上世帝王以爲文王受命九年

 而崩賈逵馬融王肅韋昭皆同歆説皇甫謐帝王

 世紀云文王卽位四十二年嵗在鶉火更爲受命

 之元年始稱王矣引周書文傳解曰文王受命九

 年時惟莫春在鎬召太子發九年猶召太子明七

 年未崩也五經緯候言受命者謂有黄龍玄龜白

 魚赤雀負圖銜書以命人主易緯稱文王受命改

 正朔布王號於天下其書皆出西漢之末瓌詭譎

 怪不本經典故學者惑焉惟鄭𤣥依而用之大戴

 禮曰文王十五而生武王禮記文王世子云文王

 九十七而終武王九十三而終計文王之崩武王

 八十三嵗踰年改元至九十三適滿十年故知十

 一十三非武王之年自文王受命而數之也後世

 疑文王為諸侯而輒改元案史記秦惠王十四年

 更為元年汲冡紀年魏惠成王三十六年改元稱

 一年然則諸侯于其國各稱元年已之所稱中年

 可改秦魏或有因于古也

西伯伐䢴問太公吾用兵孰可太公曰密須氏疑于

可我先伐之管叔曰其君天下之明君伐之不義太

公曰先王伐逆不伐順伐險不伐易西伯曰善遂侵

阮徂共而伐密須宻須之人自縛其君而歸西伯西

伯又伐犬夷帝王世紀曰文王受命四年周正月丙子朔昆夷伐周一日三至周之東門文

王閉門修徳而不與戰勝黎伏生司馬遷作耆祖伊恐奔告于紂紂曰

我生不有命在天是何能爲祖伊反曰紂不可諌矣

 劉恕曰世之賤者衆而貴者鮮愚者多而賢者少

 物情艱於自知不遇則生怨懟故知者彊名曰命

 以杜無妄之求中人安于擯棄俟時而不競葢聖

 人以此籠羣愚而息爭端也夫謂之命則有命之

 者安可生而黙定哉桀紂據禹湯之資不善守而

 亾之民斯爲下矣其能不曰命哉

西伯欲伐崇宣言曰崇侯虎蔑侮父兄不敬長老聽

獄不哀分財不均百姓力盡不得衣食余將征之乃

伐崇令無殺人無壊室無填井無伐樹木無動六畜

不如令者SKchar無赦崇人三旬不降退修教而復伐之

因壘而降初西伯自岐徙鮮原鮮原在岐山之陽不出百里至是

作豐邑徙都豐豐在岐山東南三百餘里豐水之西分岐邦周召之地

為周公旦召公奭之采地天下三分其二歸周者太

公望之謀計居多散宜生曰殷可伐矣西伯弗許西

伯之九年西伯寢疾五日謂太子𤼵曰見善而勿怠

時至而勿疑去非而勿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柔而

靜恭而敬屈而彊忍而剛此四者道之所起也太子

再拜受之西伯卒紂之三十年吕氏春秋曰文王立國四十一年韓嬰曰在位五十一

年九十七是為文王西伯正妃太姒莘國之女號

曰文母旦夕勤勞以進婦道西伯治外文母治内有

賢妃之助焉太姒生十子長曰伯邑考次發次管叔

鮮次周公旦次蔡叔度次曹叔振鐸次郕叔武次霍

叔處次康叔封季曰耼季載皇甫謐曰文王生伯邑考次武王次管叔鮮次

蔡叔度次郕叔武次霍叔處次周公旦次曹叔振鐸次康叔封次耼季載其名則同其次則異惟發

旦賢仁孝異于羣子左右輔西伯故西伯舍伯邑考

而以發為太子又有滕叔繡及毛郜雍畢原豐郇八

國皆西伯子也太子發即位是為武王太公望為師

周公旦輔翼用事召公畢公之徒為左右伯夷叔齊

孤竹君之子也父欲立叔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

曰父命也叔齊亦不肯立俱逃去國人立其中子伯

夷叔齊聞西伯善養老往歸焉及至西伯已卒西伯

之十一年發除喪修父緒業上祭于畢東伐以觀諸

侯載西伯木主于車中以行自稱太子發言奉先君

東伐不敢自專師行伯夷叔齊叩馬諌曰父SKchar不塟

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弑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

之太公曰此義人也扶而去之吕氏春秋曰伯夷叔齊如周至岐陽則文

王已殁武王即位使叔旦就膠鬲于次四内盟曰加富三等就官一列又使召公就微子啟于共頭之下

盟曰世爲長侯守殷祭祀相奉桑林宜私孟諸皆爲三書同辭血之以牲埋其一以一歸伯夷叔齊聞之

相視而笑曰譆異哉非吾所謂道也昔神農氏時祀盡敬而不祈福其于人也忠信盡治而無求不以人

之壊自成不以人之卑自髙今周見殷之僻亂而遽爲之正與治上謀而行貨阻兵而保威割牲而盟以

爲信揚夢以説衆殺伐以要利以此紹𣪞是以亂易暴也今天下闇周徳衰與其並乎周以漫吾身不若

避之以絜吾行二子北行至首陽之山而餓焉師尚父左杖黄鉞右把白旄

誓衆渡河至孟津叛殷從周不期而㑹者八百諸侯

皆曰紂可伐矣發曰汝未知天命乃還師歸紂淫亂

昏虐滋甚微子數諌度紂終不從欲SKchar之及去未能

自決問於太師疵少師强對曰國治身SKchar不恨爲SKchar

終不得治不如去箕子諌不聽人曰可以去矣箕子

曰知不用而言愚也殺身以彰君之惡不忠也為人

臣而自説于民吾不忍為也乃被髮佯狂為奴隠而

鼓琴以自悲故傳之曰箕子操紂囚之王子比干見

箕子為奴史記曰比干紂之親戚家語曰紂之諸父曰為大臣者主暴不

諌非忠也畏SKchar而不以SKchar爭則百姓何辜非勇也見

過即諌不用即SKchar忠之至也諌三日不去紂怒曰吾

聞聖人心有七竅乃殺比干刳視其心剖比干妻以

視其胎微子曰父子有骨肉而臣主以義屬父有過

子三諌不聽則隨而號之人臣三諌不聽義可以去

矣太師少師抱持其祭樂器奔周周發問太公曰仁

賢已亡殷可伐乎太公曰先謀後事者昌先事後謀

者亡夏條可結冬氷可折難得而易失也紂在位以

來夷羊在牧梓化爲松大旱有燕口𤓰俱句天雨肉

雨土于亳河竭宫中鬼夜哭女子化爲丈夫山崩山

鳴兩日見天火燒宫大水大龜生毛兎生角紂嘗六

月獵於西土發民逐獸諌者曰長育之時不可逆天

道絶地徳而行人賊君踐一日之苗而民失百日之

食紂殺之後數月天大暴風飄牛馬發屋折木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數十里有雀生鸇占曰以小生大國家王而名昌紂

介雀之徳不脩國政亢暴無極外冦乃至朝臣莫敕

周發見暍人䕃之于樾下左擁而右扇之天下懐其

徳内史尚擊載其圖法出亡之周周發吿諸侯曰商

王大亂沈于酒徳避逺箕子爰近姑息與妲己為政

賞罰無方不用法式殺三不辜民大不服守法之臣

出奔周明年周西伯之十三年即武王元年己𫑗周武王伐滅紂在位三十

三年謚法殘義損善曰紂三統曆曰殷六百二十九年左氏曰載祀六百𪔂遷于周殷曆曰起丙戌終甲

申四百五十八年汲冢紀年曰二十九王四百九十六年湯之後分封以國為姓

有𣪞氏來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










資治通鑑外紀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