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外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資治通鑑外紀 卷第四
宋 劉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五

資治通鑑外紀卷第四

       宋 京兆萬年劉

 周紀二起重光恊洽盡屠維大荒落凡一百一十九年

  平王

元年王以西都偪戎晉文侯鄭武公秦襄公夾輔王

徙居東都王城王勞晉鄭賜之盟質曰世相起也命

晉文侯為侯伯賜秬鬯圭瓚封秦襄公為諸侯賜岐

以西之地曰戎無道侵奪我岐豐秦公逐戎即有其

地與誓封爵之襄公於是始國與諸侯通使聘享之

禮自以為居西垂主少皥之神作西畤祠白帝其牲

用駵駒黄牛羝羊各一 初鄭桓公將襲鄶先問鄶

之豪傑良臣辯智果敢之士盡書其官爵名姓擇鄶

之良田賂之設壇場郭門之外而埋之釁之以雞豭

若盟狀鄶君以爲内難盡殺其良臣至是武公取史

伯所云虢鄶十邑之地前華後河右洛左濟主芣騩

而食溱洧爲鄭國焉武公代父爲周司徒善於其職

國人宜之鄭之變風始作周室衰㣲諸侯彊并弱齊

秦晉漸大政由方伯王室之尊與諸侯無異其時詩

不能復雅謂之王國變風

二年邢侯大破北戎 魯孝公薨子恵公弗湟立

四年燕頃侯薨子哀侯立

五年宋戴公薨子武公司空立 秦襄公伐戎至岐

薨子文公立

六年燕哀侯薨子鄭侯立 秦文公居西垂宫

七年楚若敖薨子熊坎立是為霄敖

九年楚釐侯薨子共侯興立 秦文公東獵至汧渭

之㑹曰昔周邑我秦嬴於此後卒獲為諸侯乃因非

子舊虚而營邑之

十一年蔡共侯薨子戴侯立 曹恵伯薨子石甫立

其弟武殺石甫而代立是為繆公

十三年初衛武公年九十有五猶箴儆於國曰自卿

以下至於師長士茍在朝者無謂我老耄而舍我必

恭恪於朝朝夕以交戒我聞一二之言必誦志而納

之以訓導我在輿有旅賁之規位宁有官師之典倚

几有誦訓之諫居寢有褻御之箴臨事有瞽史之導

宴居有師工之誦史不失書朦不失誦以訓御之於

是乎作懿戒以自儆也衛人頌其徳為賦淇澳武公

薨子莊公楊立 楚霄敖薨子熊眴立是為蚡冒

十四年曹繆公薨子桓公終生立

十五年秦文公作鄜畤用三牢郊祭白帝而雍旁故

有吳陽武畤雍東有好畤皆廢無祠或曰自古以雍

州積髙神明之隩故立畤郊上帝諸神祠皆聚葢黄

帝時嘗用事雖晩周亦郊焉其語不經見搢紳者不

十六年陳平公薨子文公圉立

十八年秦初有史以紀事

二十年初杞東樓公生西樓公西樓公生題公題公

生謀娶公當厲王時是嵗薨子武公立杞之年始可

二十一年蔡戴侯薨子宣公考父立 秦文公伐戎

戎敗走公收周餘民有之地至岐岐以東獻之周

二十三年初宋武公之世鄋瞞伐宋司徒皇父帥師

禦之敗狄于長丘獲長狄縁斯鄋瞞長狄國名防風

氏之後武公薨子宣公力立

二十四年秦文公獲若石于陳倉北阪城以一牢祠

之其神或歳不至或歳數來來也常以夜光輝若流

星從東南來集于祠城若雄雉其聲殷殷云野雞夜

鳴命曰陳寶

二十五年秦初有三族辠 晉文侯薨子昭侯伯立

自綘徙都翼

二十六年晉始亂封文侯季弟成師于曲沃是為桓

叔曲沃大於翼桓叔時年五十八好徳靖侯庻孫欒

賔傅之晉國之衆皆附君子曰晉之亂其在曲沃矣

末大於本而得民心不亂何待 陳文公薨長子桓

公鮑立

二十七年初鄭武公嘗欲伐胡以女娶胡君因問羣

臣吾欲用兵誰可伐者大夫闗其思曰胡可伐武公

怒曰胡兄弟之國奈何伐之戮闗其思胡君以為親

已不設備鄭人襲胡取之武公薨子莊公寤生立

二十八年鄭莊公封弟叚於京謂之京城太叔

三十年楚蚡冒薨子熊通殺太子而代立是為武王

或云熊通蚡冒弟也

三十二年晉大臣潘父弑昭侯納曲沃桓叔桓叔欲

入翼晉人發兵攻之桓叔敗歸晉人誅潘父立昭侯

子平是為孝侯

三十六年衛莊公薨子桓公完立

三十八年衛桓公庻弟州吁驕奢公絀之州吁出奔

四十年齊莊公薨子釐公禄父立 晉曲沃桓叔卒

子莊公鱓立

四十一年晉不雨雪

四十二年燕鄭侯薨子繆侯立 宋宣公病謂其弟

和曰父死子繼兄死弟及天下通義也我其立和和

三讓而受之公薨和立是為穆公 狄攻翼至于晉

四十七年晉曲沃莊伯攻翼弑孝侯晉人攻莊伯莊

伯復入曲沃晉人立孝侯子郄為晉侯自是曲沃彊

於晉

四十八年晉無雲而雷 初魯恵公使宰讓請郊廟

之禮於天子王使史角徃魯公止之其後在魯 恵

公敗宋師于黄 恵公長庶子息姑娶於宋宋女至

而好公奪而自妻之生子允登宋女為夫人公薨魯

人立息姑是以隐公

 劉恕曰春秋隠公不書即位左氏曰攝也公羊曰

 隠長又賢諸大夫扳隠而立之凡隐之立為桓立

 也穀梁曰君之不取為公將以讓桓也夫非己有

 而緫其事謂之攝已有之而推與人謂之讓攝則

 非讓讓則非攝也恵公愛少子立為太子公薨國

 人不與而立隠公隠承襲有國嘗曰先君有太子

 矣吾將讓焉雖有是語非誠而偽眷戀君位莫能

 踐言桓公傒望十年隱不推避羽父伺其間隙遂

 成簒奪虚詞兆禍隐實為之桓公立而曰隠攝也

 久不歸政而吾取之後世惑焉春秋誅意故不書

 即位謂之公而無異辭明其當立也左氏取桓之

 説則曰隠攝公羊穀梁信隠詐妄乃曰讓國俱失

 之也

四十九年夏四月鄭太叔段叛莊公伐之五月辛丑

太叔出奔共衛州吁求與之友 衛伐鄭取廩延

冬十月鄭以王師虢師伐衛虢文王弟虢叔之後是

為西虢

五十年夏莒入向莒嬴姓少皥之後武王封茲輿期

於莒初都計後徙莒向姜姓 魯司空無駭入極極

附庸國或云戎邑冬鄭伐衛 是時周既陵遲戎逼

諸夏自隴山以東及乎伊洛往往有戎於是渭首有

狄豲封冀之戎涇北有義渠之戎洛川有大荔之戎

渭南有驪戎伊洛間有楊拒泉臯之戎潁首以西有

蠻氏之戎

五十一年春三月壬戌王崩太子洩父蚤死立其子

林是為桓王 秋宋穆公疾立兄宣公子與夷曰吾

不可以負宣公八月庚辰公薨與夷立是為殤公

  桓王

元年春衛州吁收聚亡人襲殺桓公自立為衛君夏

宋陳蔡衛伐鄭秋魯㑹諸侯復伐鄭敗之九月衛人

殺州吁冬十二月立桓公弟晉是為宣公 郕侵衛

二年春曲沃莊伯以鄭邢伐翼王使尹氏武氏助之

晉侯奔隨 夏四月鄭侵衛衛以燕師伐鄭六月鄭

敗燕于北制南燕姞姓伯爵黄帝之後 曲沃叛王

秋王命虢公伐曲沃而立晉侯子光是為哀侯 衛

入郕 九月邾鄭以王師伐宋邾曹姓武王封陸終

第五子安苗裔挾為附庸居邾自挾至邾子克儀父

十二世始見於春秋 冬十二月宋伐鄭 是歳秦

文公太子卒賜謚竫公立其長子為太子

三年春晉人逆晉侯郄于隨納諸鄂晉人謂之鄂侯

 夏五月庚申鄭侵陳 秋宋取鄭長葛

四年春滕侯薨 秋七月魯伐邾 是歳秦文公薨

太子寧公立年十嵗 晉曲沃莊伯卒子稱立

五年蔡宣公薨子桓侯封人立

六年春三月癸酉魯大雨霖庚辰大雨雪 夏鄭伐

宋 冬北戎侵鄭十一月甲寅鄭敗戎 是嵗秦寧

公徙居郿之平陽伐蕩社

七年夏五月齊魯鄭伐宋六月壬戍魯敗宋于菅鄭

伯入郜及防皆歸于魯 秋七月宋衛入鄭蔡人從

之伐戴八月壬戍鄭圍戴戴國也 九月戊寅鄭入

宋 冬齊鄭入郕 是嵗秦與亳戰亳王奔戎遂滅

蕩社或云西夷國也

八年秋七月齊鄭魯伐許壬午入許許莊公奔衛鄭

莊公奉許莊公之弟許叔居許東偏許姜姓與齊同

祖武王封文叔於許以奉太岳之祀文叔之後曰徳

男曰伯封曰孝男曰靖男曰康男曰武公曰文公興

父曰莊公茀莊公之後桓公鄭疑即許叔也 息伐

鄭敗還息姬姓 冬十月鄭以虢師伐宋壬戌敗宋

 魯公子翬諂謂隠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靖

為君殺允君以我為相隠公不許翬懼允聞而誅之

反譖公於允曰公欲去子子其圖之請為子殺公允

許諾十一月公祭鐘巫館于寪氏壬辰翬使人殺公

于寪氏而立允是為桓公

九年秋魯大水 是嵗燕繆侯薨子宣侯立

十年春宋華父督弑殤公召穆公子馮于鄭而立之

是為莊公 秋九月魯入𣏌

十一年春晉曲沃伯稱伐翼韓萬御戎獲晉哀侯及

欒共叔晉人立哀侯子是為小子侯曲沃伯止欒共

叔曰茍無死吾以子見天子令子為上卿制晉國之

政辭曰民非父不生非君食不長非師教不知故壹

事之唯其所在則致死焉從君而貳君焉用之遂鬭

而死初武王子封於韓宣王時為侯伯平王時為晉

所滅韓萬曲沃桓叔之子食邑於韓以韓為氏萬孫

曰簡是為定伯簡生武子子輿或云萬生求伯求伯

生子輿欒共叔欒賔子也 冬芮伯萬之母芮姜逐

芮伯出居于魏芮魏皆姬姓魏者舜禹所都之地南

枕河曲北渉汾水與秦晉鄰國日見侵削平桓之世

魏之變風始作後為晉獻公所滅

十二年秋秦侵芮敗還 冬王師春師圍魏取芮伯

而東之 是嵗曲沃伯稱弑晉哀侯

十三年春正月陳桓公薨弟佗殺太子免而自立

秋王以諸侯代鄭王卒大敗鄭射王中肩 魯大雩

 是嵗戎逆芮伯于郟

 劉恕曰西周昭王始衰穆王盤游無度共懿孝夷

 陵遲至厲王而大壤宣王脩振綱紀天下翕然宗

 周幽王無道平王東遷晉鄭夾輔諸侯賔從自桓

 王伐鄭師敗王傷天子威令下同列國吳楚越本

 南裔小國迭為盟主而東周之王無中主之才歴

 二十世至赧王卒不振而亡滅詩云不弔昊天亂

 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寕言天下之亂月益甚

 也

十四年春楚武王侵隨隨曰我無罪楚曰我蠻夷也

今諸侯皆叛相侵或相殺我有敝甲欲以觀中國之

政請王室尊吾號隨人請周尊楚周不從隨姬姓

夏北戎伐齊鄭救齊六月敗戎 是嵗蔡人殺陳侯

佗桓公子躍蔡出也蔡人立躍是為厲公

十五年冬曲沃伯稱誘殺晉小子侯

十六年夏楚伐隨敗之隨侯逸秋楚熊通怒曰吾先

鬻熊文王師也成王舉我先公居楚蠻夷皆率服而

王不加位我自尊耳乃自立為武王與隨人盟而去

楚始開濮地而有之 冬王命虢仲伐曲沃立晉哀

侯弟緡為晉侯 是嵗杞武公薨子靖公立 秦寧

公立伐蕩氏取之公薨庻長弗忌威壘三父廢太子

而立公少子為君年五嵗是為出子出子母魯姬與

太子異母

十七年夏楚及巴伐鄧敗之巴姬姓鄧曼姓 秋虢

仲芮伯梁伯荀侯賈伯伐曲沃梁嬴姓荀賈皆姬姓

十八年春曹桓公薨太子莊公射姑立 虢大夫詹

父以王師伐虢夏虢公出奔虞 秋春納芮伯萬于

芮 虞公弟虞叔伐虞虞公出奔共池 冬齊衛鄭

伐魯

十九年春鄖人將與隨絞州蓼伐楚楚敗鄖於蒲騷

鄖絞州蓼皆近楚小國州姜姓蓼臯陶之後偃姓

初鄭莊公娶鄧曼生太子忽又娶宋雍氏女曰雍姞

生突夏莊公薨昭公忽立宋莊公誘執鄭卿祭仲使

立突祭仲許之以突歸秋九月丁亥昭公奔衛己亥

立突是為厲公 初衛宣公為太子伋取於齊女而

美公奪之生夀及朔朔與其母愬伋於公公令伋之

齊使賊先待於隘而殺之壽知之以告伋使去之伋

曰君命也不可以逃夀竊其節而先徃賊殺之伋至

曰君命殺我夀有何罪賊又殺之宣公乃立朔為太

二十年冬魯鄭伐宋 楚伐絞敗之 是嵗陳厲公

薨子完不得立立公弟林是為莊公 衛宣公薨太

子恵公朔立

二十一年春楚伐羅為羅所敗羅熊姓 鄭以紀魯

及齊宋衛燕戰

二十二年秋八月壬申魯御廩災 冬宋以諸侯伐

鄭敗之取牛首齊僖公子諸兒糾小白小白母衛女

也公使鮑叔牙傅之鮑叔曰君知臣之不肖臣知棄

矣召忽曰吾觀小白必不為後頴上人管仲夷吾曰

不然國人惡糺之母以及糺而憐小白之無母諸兒

長而賤事未可知也是歲僖公薨襄公諸兒立 燕

宣侯薨桓侯立徙都臨易 秦庻長三父等令人賊

殺出子復立寕公故太子是為武公

二十三年春鄭厲公患祭仲専欲殺之不克夏厲公

出奔蔡祭仲迎昭公六月乙亥入鄭 許叔入于許

 秋鄭厲公因櫟人殺檀伯而居櫟 冬諸侯伐鄭

納厲公不克而還宋頗予厲公兵自守於櫟鄭亦不

敢伐 是嵗王崩子莊王佗立 秦伐彭戲氏于華

  莊王

元年夏諸侯伐鄭 冬十一月衛左公子洩右公子

職攻恵公立太子伋弟黔牟為君恵公奔齊 是歲

瞞伐齊齊王子成父獲長狄榮如衛人獲其季弟

簡如

二年夏齊侵魯 蔡桓侯薨弟哀侯獻舞立 秋魯

宋伐邾 冬十月朔日有食之 辛夘鄭髙渠彌與

昭公出獵射殺昭公于野祭仲與渠彌不敢入厲公

更立昭公弟公子亹爲君無謚號謂之子舋 是嵗

秦討庶長三父等弑出子罪夷其族

三年春魯桓公及夫人文姜如齊齊襄公通其妹文

姜桓公謫之以告夏四月丙子齊饗公公醉齊使公

子彭生抱桓公因摺其脅桓公死于車魯人立太子

同是爲莊公齊竪曼曰彭生無盡言而䛕行力成吾

君之禍以構二國之怨其得免乎未幾魯人告于齊

請得彭生以除醜齊人殺彭生 齊襄公爲公子時

嘗與鄭子亹㑹鬬相仇秋襄公師于首止㑹諸侯祭

仲請子亹無行子亹曰齊彊而突居櫟不往即帥諸

侯伐我納突往何遽必辱我不如往髙渠彌相祭仲

稱疾不行子亹至不謝齊襄公襄公怒伏甲殺子亹

轘髙渠彌祭仲逆子亹弟公子嬰於陳而立之是為

鄭子儀 周公黑肩欲弑莊王而立王弟克辛伯告

王王殺周公克奔燕

四年陳莊公薨少弟宣公杵臼立

五年宋莊公薨子閔公㨗立

六年春齊魯伐衛 夏五月𦵏桓王 秋紀季以酅

入齊紀於是乎始判 是歲燕桓侯薨子莊公立

七年春周召隨侯數以立楚為王楚武王怒隨背已

三月伐隨武王薨兵罷子文王熊貲立始都郢 紀

侯不能下齊以與紀季夏紀侯大去其國違齊難也

八年冬諸侯伐衛納恵公

九年夏衛恵公入衛誅左右公子衛君黔牟奔周

冬楚文王伐申還伐鄧申姜姓伯爵 是嵗秦武公

伐邽冀戎初縣之

十年夏恒星不見星隕如雨 秋魯無麥苗 是歲

秦初縣社 鄭滅小虢

十一年夏魯及齊圍郕郕降于齊 齊襄公誅殺不

當淫於婦人數欺大臣政令無常羣弟恐禍及鮑叔

牙奉公子小白奔莒冬十二月齊大夫連稱管至父

弑襄公 立公季父夷仲年之子公孫無知管夷吾

召忽奉公子紏奔魯

十二年春齊大夫雍廪殺無知告齊人曰無知弑君

自立臣謹行誅唯大夫更立公子之當立者公子小

白自少好善大夫髙傒及國人隂召小白於莒小白

曰管仲知召忽彊武我不得入也鮑叔曰事若不濟

老臣死之公子猶免也夏魯聞無知死亦發兵送公

子紏使管仲别將兵遮莒道射中小白帶鉤小白佯

死以誤管仲已而載温車中馳行管仲使人報魯魯

送紏者行益遲六日至齊小白先入髙傒立之是為

桓公發兵拒魯秋與魯戰于乾時魯兵敗走桓公使

鮑叔為宰辭曰臣君之庸臣也幸得從君君竟以立

使不凍餒君之賜也君將治齊髙傒叔牙足矣君若

欲伯王非管夷吾不可其所居之國國必重寛恵柔

良忠信結於百姓制禮義可法於四方决獄折中執

枹鼓於軍門士卒賈勇五者臣皆不如夫管子民之

父母也將治其子不可弃其父母公曰夷吾射寡人

中鉤而濵于死鮑叔曰君若宥而反之猶是也魯致

政於夷吾則能弱齊矣不受必將殺之公曰夷吾受

魯之政乎鮑叔曰夷吾欲定齊國之社稷必不受也

君亟迎之公曰施伯魯之謀臣也知吾將用之必不

予我鮑子曰君遺魯書曰子紏兄弟弗忍誅請殺之

召忽管仲讎也請得而甘心醢之不然將圍魯施伯

謂魯莊公曰此非欲戮之管子天下之才也所在之

國必得志於天下令彼在齊長為魯國憂矣不如殺

而以其尸授之莊公殺子紏于生竇將殺管仲齊使

者請曰寡君若不生得之以徇於國為羣臣戮是君

與寡君之賊比非敝邑所請也使臣不敢受命莊公

許之使吏鞹其拳膠其目盛之以鴟夷置之車中以

予之召忽謂管仲曰殺君而用吾身是再辱我也子

為生臣忽為死臣生者成名死者成行子其勉之遂

自殺鮑叔迎受管仲及堂阜而稅桎梏比至三釁三

浴之齊祓而見桓公公問曰社稷可定乎對曰伯王

可定也公曰吾不敢至於此定社稷而已管仲曰君

免臣於死臣之幸也若禄齊國之政而不死紏也臣

不敢走出至門公反之曰伯可勉乎管仲再拜曰君

承伯臣敢不承命桓公問曰先君襄公不聴國政唯

女是崇田狩畢弋戎士凍餒吾恐社稷之不血食也

為此若何對曰聖王參其國而伍其鄙定民之居成

民之事四民勿使雜處士就閒燕工就官府商就市

井農就田野制國為二十一鄉工商之鄉六士鄉十

五公及國子髙子皆帥五鄉參國起案以為三官臣

立三宰工立三族市立三鄉澤立三虞山立三衡公

曰吾欲修政以干時管子曰國未安宜脩舊法擇其

善者而用之滋無財而敬百姓桓公曰國安矣其可

乎管仲曰未可公曰吾士不練吾兵不實請修兵管

子曰内奪民用士勸於勇亂之本也外犯諸侯民多

怨也齊國危矣公不聴令四封之内脩兵闗市之征

侈之以勇授禄鮑叔謂管仲曰國彌亂如何管仲曰

國中之政夷吾為焉未有敢犯者既而朝之爭禄刎

頸者不絶鮑叔曰母乃害乎管仲曰此皆貪民也諸

侯之為義者莫肯入齊齊之為義者莫肯仕此夷吾

所患也管仲謂公曰與其厚於兵不如厚於人君若

正卒伍修甲兵則大國小國皆有守禦之備君若欲

速得志於天下諸侯作内政而寓軍令焉分齊國為

三軍田獵因以賞罰管子制五家為軌十軌為里四

里為連十連為鄉五人為伍軌長帥之五十人為小

戎里有司帥之二百人為卒連長帥之二千人為旅

鄉良人帥之五鄉一帥故萬人為一軍卒伍定乎里

而軍政成乎郊連其什伍居處同樂死生同憂旤福

共之故夜戰則其聲相聞晝戰則其目相見緩急足

以相死君有此教士三萬人以誅無道以屏周室天

下莫之能禦鄉長進賢使役官官長期而書伐選其

官之賢者而用之公召與之語訾相其質而授之升

以為上卿之佐謂之三選公曰伍鄙若何管子曰相

地而衰征則民不移公曰定民之居若何管子曰制

鄙三十家為邑十邑為卒十卒為鄉三鄉為縣十縣

為屬五屬立五大夫正月之朝五屬大夫復事擇寡

功者而讁之蔽明蔽賢下比者皆有罪公曰吾欲籍

於臺雉樹木六畜及籍於人如何管子曰此隱情也

唯官山海為可海王之國謹正鹽筴則百倍歸于上

人無以避數也鐵官之數及其餘輕重凖此而行舉

臂勝事無不服籍政既成矣以守則固以征則彊公

曰吾欲從事於諸侯可乎管子曰鄰國未親也反其

侵地無受其資以安四鄰為游士八十人多其資幣

使周游於四方擇其淫亂者而先征之公曰齊國寡

甲兵管子曰制重罪贖以犀甲一㦸輕罪贖以鞼楯

一㦸小罪讁以金分訟而不勝者出一束箭乃矯箭

為矢鑄金為刃甲兵大足公曰吾欲誅大國之不道

者管仲曰愛四封之内而后可以惡竟外之不善者

安卿大夫家而后可以危救敵之國賜小國地而后

可以誅大國之不道者舉賢良而后可以廢慢法鄙

賤之民先王必有置也而后有廢必有利也而后有

害桓公大説將相管仲對曰斧鉞之人幸屬𦝫領非

臣之任也公固授之管仲受相三日公曰寡人有大

邪三好田好酒好色可以為國乎對曰惡則惡矣然

非急也人君唯僾與不敏為不可僾則亾衆不敏則

不及事公曰吾子就舍異日圖之對曰何待異日隰

朋聰明徢給可令為東國賔胥無堅强以良可以為

西土衛國之教危以傳公子啓方可游于衛魯好邇

而訓於禮公子舉可游於魯楚巧文以利不立大義

而好小信曹孫宿可游於楚行三使者結三國之交

而後退 桓公郊迎客甯戚飯牛於車下擊牛角悲

而商歌公聞之曰非常人也命後車載之賜之衣冠

明日與之語公大説將任之羣臣曰客衛人去齊五

百里不若使人問之固賢人也任之未晩公曰問之

恐其有小惡以小惡而忘其大美此所以失天下士

也且人固難全宜用其長遂授之以政管仲相三月

請論百官曰進退閑習臣不如隰朋請立為大行藝

粟盡地利臣不如寗戚請立為大司田三軍之士視

死如歸臣不如王子城父請立為大司馬决獄折中

臣不如賔胥無請立為大理進諫不避死亾臣不如

東郭牙請立為大諫五子可治國彊兵矣公令皆任

其事受令於管子管子曰今天子㣲弱聘享不上公

其弱彊繼絶帥諸侯以起周室公曰善管仲又請賞

於國以及諸侯諸侯行事善者以重幣賀之其臣諫

而善者以璽問之齊有龍鬬管仲謂桓公曰天使使

者臨君之郊請使大夫飭左右𤣥服祭之天下聞之

曰神哉齊侯天使使者臨其郊不待舉兵而朝者八

諸侯此乘天威而動天下也故知者役使鬼神而愚

者信之

 劉恕曰古之長民者興事動作必謀於衆廢置遷

 徙悉因人心愚者難與慮始黔首信惑靈怪故聖

 人設鬼神以懼之為卜筮以斷之以神道設敎而

 天下服矣泥者為之捨弃人事専信詭譎以管仲

 之知因齊衆以威諸侯可也佗人則近於罔矣葢

 明於天地之性不可惑以神怪知萬物之情不可

 罔以非類也

桓公立政去食肉之獸食粟之鳥係罝之罔三舉而

百姓説

十三年春齊桓公曰魯與寡人近其𢽟宋也疾寡人

將誅焉管仲曰有土之君不勤於兵不忌於辱不輔

其過則社稷安不然則危公不聴興師伐魯莊公逆

戰敗齊于長勺 夏六月齊宋伐魯魯敗宋于乘丘

 秋九月楚敗蔡于莘虜蔡哀侯以歸已而釋之楚

彊陵江漢間小國小國畏之 初齊桓公亡過譚譚

無禮及其入也諸侯皆賀譚又不至冬齊伐譚譚子

奔莒

十四年夏宋侵魯敗還 秋宋大水

十五年秋宋南宫萬弑閔公立公子游爲君冬十月

蕭叔大心及宋之諸公子共擊殺萬之子牛殺子游

而立閔公弟御説是爲桓公萬奔陳宋人請于陳醢

之 是嵗王崩子釐王胡齊立 鄭祭仲卒

  釐王

元年春齊桓公㑹諸侯于北杏遂人不至夏齊滅遂

 初齊桓公敗於長勺曰吾兵尚少吾參圍之安能

圉我乃脩兵同甲十萬車五千乘謂管仲曰吾士既

練吾兵卽多寡人欲服魯管仲喟然嘆曰齊國危矣

君不競於徳而競於兵天下之國帶甲十萬者不鮮

吾欲發小兵以服大兵内失吾衆諸侯設備吾入設

詐國欲無危得乎公不聴伐魯魯不敢戰去國五十

里而為之闗請比闗内以從于齊齊亦母得侵魯桓

公許諾冬魯人請盟于柯曰魯小國也固不帶劔今

而帶劔是交兵聞于諸侯君不如已請去兵桓公曰

諾令從者母以兵魯莊公好力魯人曹劌以勇力進

管仲諫曰曹劌堅强以忌不可以約取也桓公不聽

莊公曹劌俱懐劔至壇上莊公左摶桓公右抽劒自

承曰魯國去境數百今去境五十里惟死而已均之

死也戮死於君前管仲鮑叔進曹劌按劒當兩堦之

間曰魯城壞壓齊境二君將改圖無有進者管仲曰

君歸侵地以汶為境桓公許諾退而欲倍其約管仲

曰貪小利以自快棄信于諸侯不如與之乃割曹劌

三戰所亡地盡復予魯桓公歸而修於政不修兵革

自圉辟人以過弭師 是嵗𣏌靖公薨子共公立

二年夏單伯㑹諸侯伐宋 鄭厲公自櫟侵鄭獲大

夫甫瑕要以求入瑕許之六月甲子瑕殺子儀而納

厲公厲公即位謂甫瑕曰子事君有二心瑕曰重徳

不報誠然哉遂誅之 楚滅息 秋七月楚入蔡

三年春齊桓公始伯楚亦始大 秋諸侯為宋伐郳

郳邾挾之後夷父顔有功于周其子友别封為附庸

居郳曾孫犂來始見春秋附從齊桓公以尊周室命

為小邾子 鄭侵宋 是嵗曲沃伯稱伐晉侯緡滅

之盡以其寶器賂獻于周復徙都絳

四年夏諸侯伐鄭 秋楚伐鄭 冬王使虢公命曲

沃伯以一軍為晉侯列為諸侯通在曲沃即位三十

八年矣 是嵗秦武公薨初以人從死從死者六十

六人子白不立封平陽立其弟徳公 邾子克薨子

瑣立

五年王崩子恵王閬立 晉武公薨子獻公詭諸立

 秦徳公卜居雍後子孫飲馬於河遂都雍雍之諸

祠自此興用三百牢於鄜畤

  恵王

元年夏魯莊公追戎于濟西 秋魯有𧌒 冬巴伐

楚是嵗秦徳公初作伏祠磔狗邑四門以禦蠱災徳

公薨長子宣公立

二年春楚文王禦巴大敗於津還伐黄敗之及湫有

疾曰常侍筦蘇數犯我以義違我以禮與處則不安

曠之而不榖得焉當及吾身爵之乃進為五大夫又

曰申侯伯善持養吾意吾所欲則先為之與處則安

曠之而不穀䘮焉當及吾身逺之於是送而行之夏

六月庚申王薨子熊囏立是為杜敖黄嬴姓 秋周

大夫邊伯等五人作亂奉莊王子子頹伐王不克子

頹奔衛衛燕伐周冬立子頹

三年夏恵王奔鄭之櫟 冬鄭厲公見虢公謀納王

虢公許之

四年夏鄭虢同伐王城王歸京師殺子頽及五大夫

五月鄭厲公薨子文公㨗立 是嵗𣏌共公薨子徳

公立或云恵公

五年初陳宣公娶陳女生太子御冦後有嬖姬生子

款欲立之春殺御冦御冦素愛厲公子完完懼旤及

奔齊為工正食菜於田或為田氏其後完卒謚敬仲

 是歳楚杜敖欲殺其弟熊頵頵奔隨與隨襲殺杜

敖而伐立是為成王 晉獻公卜伐驪戎史蘇占之

曰勝而不吉公伐克驪戎滅驪子獲驪姬以歸立為

夫人與其娣皆有寵公謂史蘇曰克國得妃吉孰大

焉史蘇曰君亦樂其吉而備其㐫臣之不信國之福

也出告大夫曰晉以男戎勝戎戎必以女戎勝晉寡

徳而安俘女又增其寵雖當三季之王亾無日矣郭

偃曰䜛口之亂不過三五挾小鯁也可以小戕而不

能䘮國懼則甚矣亡猶未也 秦宣公作宻畤於渭

南祭青帝

六年夏魯莊公如齊觀社曹劌諫曰齊弃太公之法

而觀民於社君為是舉而徃觀之何以訓民天子祀

上帝諸侯㑹之受命焉諸侯祀先王先公卿大夫佐

之受事焉不聞諸侯相㑹祀也公不聽遂行 晉桓

莊之族偪獻公與士蒍謀去之 秋魯丹桓宫楹

是歳曹莊公薨子僖公夷立 楚成王初即位布徳

施恵結舊好於諸侯楚地千里使人獻天子天子賜

胙曰鎮爾南方夷越之亂無侵中國

七年春魯刻桓宫桷匠師慶言於莊公曰聖王公之

先封者遺後人之法使無䧟於惡其為後世昭前之

令聞也先君儉而君侈令徳替矣 魯莊公娶于齊

秋夫人哀姜至公使宗婦覿用幣宗人夏父展曰非

故也公曰君作故對曰君作而順則故之逆則書其

逆也臣懼書於後不敢不告 是時戎間在中國與

諸夏盟㑹伊洛戎彊東侵魯及曹

八年夏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 秋魯大水 晉城

聚處羣公子冬晉獻公圍聚盡殺羣公子 是歳衛

惠公薨子懿公赤立

九年夏晉城絳以深其宫 晉公子亾奔虢秋冬虢

再侵晉

十年冬王使召伯廖賜齊桓公命 桓公嘗謂管仲

曰寡人之有仲父也猶飛鴻之有羽翼也濟大水之

有舟檝也對曰齊國百姓公之本也人憂飢而税歛

重人懼死而刑政險人傷勞而舉事不時桓公曰聞

命矣明日朝於太廟之門定令於百吏税者百一鍾

田二歳而税一歳飢㢮而税市書而不賦澤梁時縱

孤㓜不刑近者示以忠信逺者示以禮義公將東游

管仲曰先王之游也春出原農事之不本者謂之游

秋出補人之不足者謂之夕師行而糧食其民者謂

之亾從樂而不反者謂之荒桓公命曰寶法管仲復

於公曰無翼而飛者聲也無根而固者情也無方而

富者生也任之重者莫如身塗之畏者莫如口期而

逺者莫如年公問治民於管仲對曰牧民者必知其

疾憂之以徳勿懼以罪勿止以力桓公嘗之平陵見

年老而自飬者公問其故對曰有之九人家貧無以

妻之傭而未返也公取外御者五人妻之管仲曰公

待所見而施恵則齊國之有妻者少矣公曰若何管

仲曰令丈夫二十而室女子十五而嫁 桓公嘗田

於麥丘見邑人問其年對曰八十三矣公曰美哉夀

乎子以子之夀祝寡人麥丘人曰祝主君甚夀金玉

是賤以人為寳公曰至徳不孤善言必再吾子其復

之曰祝主君無惡下問賢者在傍諫者得入公曰善

哉言必三曰無使羣臣百姓得罪於吾君亦無使吾

君得罪於羣臣百姓公怫然作色曰吾聞子得罪於

父臣得罪於君未聞君得罪於臣也子更之邑人曰

子得罪於父可因姑姊叔父而解臣得罪於君可因

便僻左右而謝昔桀得罪於湯紂得罪於武王此君

得罪於臣孰為謝而赦之公曰寡人得吾子於此社

稷之福也扶而載之自御以歸禮之於朝封之以麥

丘而議政焉 桓公出游於野見亾國故城問於野

人對曰郭氏之墟公曰郭氏曷為而墟野人曰善善

而惡惡公曰人之善行也何為而亾野人曰善善而

不能行惡惡而不能去是以亾也公歸以語管仲管

仲曰其人為誰公曰不知管仲曰君亦一郭氏也於

是公招野人而賞之昔郭君出亾謂御者曰吾渴欲

飲御者進清酒曰吾飢欲食御者進脯梁糗君曰何

備也御者曰臣儲之為君之出亾而道飢渴也君曰

子知吾且亾何以不諫御者曰君喜䛕而惡至言臣

恐先郭亾是以不諫郭君作色而怒御者轉其詞曰

天下無賢而君獨賢而君獨賢是以亾也君伏軾而

喜枕御膝而寢御易以土而亾去郭君身死中野為

虎狼所食

十一年春齊伐衛敗之 晉獻公太子申生及秦穆

公夫人母曰齊姜早死重耳母翟之狐氏女也其女

弟生夷吾獻公子八人申生重耳夷吾皆有賢行驪

姬生奚齊其娣生卓子驪姬問於優施曰吾欲作大

事而難三公子之徒安始而可對曰申生小心精絜

而不忍人精必愚而易辱愚不知避難雖欲無遷其

得乎優施先䜛太子驪姬又賂外嬖梁五與東闗嬖

五言於公使太子主曲沃二公子主蒲與屈公曰曲

沃吾先祖宗廟所在而蒲邊秦屈邊狄不使諸子居

之我懼焉夏使申生居曲沃重耳居蒲夷吾居屈逺

此三子唯二姬之子在絳乃生之言太子由是得罪

史蘇朝告大夫曰亂本生矣又生男其天道也天彊

其毒民疾其態其亂生矣獻公將黜太子而立奚齊

里克曰史蘇之言將及矣荀息曰事君竭力以役事

不聞違命㔻鄭曰事君者從其義不阿其惑必立太

子里克曰我不佞雖不識義亦不阿惑烝于武公公

稱疾使奚齊莅事猛足言於太子曰伯氏不出奚齊

在廟子盍圖乎太子曰棄命不敬作令不孝又何圖

焉 晉獻公田見翟柤之氛歸寢不寐郤叔虎朝公

語之出遇士蒍曰翟柤之君好専利而不忌其臣競

諂以求媚君若伐之可克也士蒍以告公説乃伐翟

柤克之 秋楚伐鄭諸侯救鄭楚師夜遁 冬魯饑

臧文仲言於莊公曰國病矣君盍以名器請糴於齊

公命文仲以鬯圭玉磬如齊告糴曰天災流行戾于

𡚁邑饑饉薦降民羸幾卒大懼乏周公太公之命祀

職貢業事之不共而獲戾不腆先君之弊器敢告滯

積以紓執事齊歸其玉而予之糴 是歳邾子瑣薨

子文公蘧蒢立

十二年夏鄭侵許 秋魯有蜚

十三年冬山戎伐燕燕告急於齊桓公敇燕請助於

魯魯人謀曰師行數千里入北狄之地必不反矣齊

伐山戎刜令支斬孤竹擒狄王敗胡貉破屠何而冦

騎始服九夷海濵莫不來聽燕莊公送桓公出境桓

公曰吾非天子不可無禮於燕因割燕君所至地與

之使復修召公之政納貢天子如成康時桓公欲移

兵伐魯管仲曰伐逺誅近鄰國不親非伯王之道魯

必事楚是我一舉而兩失也宜以所得山戎寶器進

周公之廟桓公從之諸侯聞之皆奉桓公之令 管

仲曰君教諸侯為民聚食桓公乃告諸侯必足三年

之食以其餘修兵革不足者齊助之發 客或欲見

桓公請仕上官授禄千鍾管仲曰君予之客聞之曰

取人以人者其去人也亦用人吾不仕矣 秦宣公

薨子九人莫立立其弟成公

十四年齊桓公與管仲謀伐莒未發而聞於國管仲

曰國必有聖人公曰日之役者有倚杵而上視者意

其是邪令役者無得相代少頃東郭垂至管仲曰子

言伐莒者對曰然君子善謀小人善意臣竊意之也

臣聞君子有三色優然樂喜者鐘鼓之色愀然愁悴

者衰絰之色悖然充滿者兵革之色臣望君之在臺

上有兵革之色君呿而不唫所言者莒也舉臂而指

所當者莒也臣意諸侯之未服者唯莒乎臣故言之

桓公尊禄而厚禮之公起兵伐莒魯君下令丁男悉

發五尺童子皆至 桓公嘗與管仲謀伐衛退朝而

入衛姬望見君下堂再拜請衛君之罪公曰吾於衛

無故對曰妾望君之入也足髙氣强伐國之志也見

妾而有動色伐衛也明日君朝揖管仲而進之管仲

曰君舍衛乎公曰安識之管仲曰君之揖朝也恭而

言也徐見臣而有慙色臣是以知之公曰善仲父治

外夫人治内寡人不為諸侯笑矣 薛伯薨

十五年秋七月有神降于莘恵王問於内史過曰何

神也對曰昔昭王娶於房曰房后有爽徳協於丹朱

丹朱憑身以儀之生穆王實臨照周之子孫而旤福

之王曰其誰受之對曰在虢土今虢少荒其亾乎王

曰吾其若之何對曰使太宰以祝史帥狸姓奉犧牲

粢盛王帛徃獻焉無有祈也虢公亦使祝史請土焉

内史過曰虢必亾矣動匱百姓以逞其違離民怒神

而求利焉不亦難乎 初魯莊公夫人哀姜無子娣

叔姜生子啟公愛孟女生子般欲立般爲後公弟三

人曰慶父叔牙季友夏六月公疾問嗣於叔牙叔牙

曰一繼一及魯之常也慶父在君何憂公患之問於

季友季友曰請以死立般公曰曩者叔牙欲立慶父

奈何季友以君命酖殺叔牙而立其子爲叔孫氏八

月癸亥莊公薨子般卽位冬十月己未慶父使圉人

犖弑子般於次季友母陳女故奔陳齊人以叔姜故

立啓是爲閔公 曹釐公薨子昭公班立昔堯塟成

陽舜漁雷澤曹之民俗化其遺風重厚多君子務稼

穡薄衣食以致畜積夾於魯衛間又寡患難末時富

而無教乃更驕侈國小而迫無法以自守昭公好奢

任小人曹之變風始作

十六年春狄伐邢齊救邢 冬晉獻公作二軍公將

上軍太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右師未出

士蒍言於公曰太子君之貳也而帥下軍無乃不可

乎公曰寡人在上申生在下士蒍曰下不可以貳上

闕而變敗弗能補也可以陵小難以征國君其圖之

公曰寡人有子而制焉非子之憂也士蒍出語人曰

太子不得立矣行之克也將以害之若其不克因以

罪之無以避罪不如逃之太子聞之曰為人子者患

不從不患無名為人臣者患不勤不患無禄遂行與

公伐滅霍魏耿太子還䜛言彌興公為太子城曲沃

賜趙夙耿畢萬魏為大夫霍公求奔齊晉大旱卜之

曰霍太山為祟使趙夙召霍公復之耿姬姓趙夙叔

帶五世之孫公明子也畢萬畢公髙之後其後從所

封故晉有魏氏

十七年春虢公敗大戎于渭汭 魯哀姜與慶父通

欲殺閔公而立慶父秋八月辛丑慶父使卜齮賊公

于武闈年十歳季友聞之自陳與閔公庶兄申適邾

請魯求内之魯人欲誅慶父慶父奔莒季友奉申入

魯立之是為僖公哀姜奔邾季友以賂求慶父於莒

莒人歸之慶父請奔弗聽乃使大夫奚斯行哭而往

慶父聞奚斯音乃自殺其後為孟孫氏 衛懿公淫

樂奢侈百姓大臣不服冬十二月狄伐衛其民曰君

之所與禄位者鶴也所貴富者宫人也君使鶴與宫

人余焉能戰皆潰去狄敗衛于熒澤遂滅衛殺懿公

盡食其肉獨舍其肝懿公之臣𢎞演使逺而至呼天

而號曰臣請為表因自刺其腹内懿公之䏏而死齊

桓公聞之曰衛之亾也以無道有臣如此不可不存

乃救衛自恵公朔之䜛殺太子伋至其子懿公國人

常欲敗之至是衛人欲立伋之後伋子死而代伋死

者夀又無子伋同母弟二人黔牟嘗爲君而敗季曰

昭伯頑已死宋桓公收衛遺民立昭伯子申是爲戴

公東徙都曹是月戴公卒迎其弟燬於齊而立之是

爲文公文公初立輕賦平罪身自勞與百姓同苦

晉優施教驪姬夜半而泣謂公曰申生甚好仁而彊

寛恵而慈於民謂君惑我必亂國盍殺我無以一妾

亂百姓公曰夫豈恵其民而不恵其父乎驪姬曰君

盍老而授之政公曰不可能絶於我必能害我爾勿

憂吾將圖之驪姬曰臯落狄朝夕苛我邊鄙君盍使

之伐狄若不勝狄濟其罪可也勝狄則善用衆矣求

必益廣乃可厚圖也公説使申生伐東山里克諫曰

君居太子行未有此也公曰立太子之道三身鈞以

年年同以愛愛疑决之卜筮子無謀吾父子之間太

子謂里克曰君賜我以偏衣金玦何也里克曰孺子

何懼敬賢於請勉之乎君子曰善處父子之間矣狐

突嘆曰以庬衣純而玦之以金銑者寒之甚矣胡可

恃也至于稷桑狄人出逆申生欲戰狐突曰不可國

君好内適子殆社稷危况危身于狄以起䜛于内也

申生曰君之使我非歡也抑欲測吾心也不戰而反

我罪滋厚戰死猶有令名焉果敗狄而反䜛言益起

狐突杜門不出君子曰善深謀也 秦成公薨子七

人莫立立其弟任好是為繆公 虢公夢在廟有神

人面白毛虎爪執鉞立于西阿公懼而走神曰無走

帝命曰使晉襲於爾門公拜稽首覺召史嚚占之對

曰蓐收天之刑神也公囚之且使國人賀夢舟之僑

告其族曰嘉其夢侈必展天奪之鑒而益其疾也民

疾其態天又誑之内外無親吾不忍俟也以其族適

十八年春初齊桓公謂管仲曰寡人有千歳之食無

百歳之夀今有疾病姑樂乎管子曰諾令縣鐘磬陳

歌舞竽瑟之樂日殺數十牛者數旬群臣諫曰狄伐

邢衛不可不救公曰非寡人之國也子無事焉公起

行筍虡之閒視管子曰樂乎對曰君在鐘磬之間有

四面兵革之憂令不行於天下臣所謂哀非樂也桓

公於是伐鐘磬之縣併歌舞之樂帥諸侯救邢邢潰

而逐狄夏邢遷于夷儀諸侯城之桓公予車百乘卒

千人男女不淫牛馬選具 桓公聞魯哀姜與慶父

亂以危魯秋召于邾而殺之 楚伐鄭 九月魯敗

邾 冬魯敗莒 魯僖公以汶陽及費封季友其後

為季孫氏與叔孫孟孫氏是為三桓

十九年春齊桓公帥諸侯城楚丘衛文公徙都之其

畜散而無育桓公與之繫馬三百車三百乘甲五千

天下知桓公仁非為已動故歸之桓公輕諸侯之幣

而重其禮齊以豹皮徃小侯以鹿皮報齊以馬徃小

侯以犬報使者垂櫜而入𦓾載而歸拘之以利結之

以信示之以武而莫敢背通齊國之魚鹽于東萊使

闗市譏而不征以為諸侯利築葵兹晏負夏領釜丘

以禦戎狄築五鹿中牟葢與牡丘以衛諸夏定三革

隐五刃大國慙媿小國附恊魯梁為綈萊莒有柴田

楚鹿代狐白皮管仲勸桓公皆厚以金幣買之其民

釋農事而作綈治柴取鹿狐已而齊閉闗不通使諸

國糴貴魯梁萊莒楚代之民多降齊管仲嘗㑹國用

三分二在賔客懼而復之公曰入者説出者譽粟盡

則生貨散敗聚君人者名之為貴財安可有管仲曰

此君之明也 夏晉㑹虞伐虢滅下陽 秋虢公敗

戎于桑田𠝹冬楚伐鄭𠝹是歳燕莊公薨襄公立

二十年春魯不雨夏六月雨 冬楚伐鄭

二十一年春初齊桓公問管仲曰吾欲南西北伐何

主對曰南以魯爲主西以衞爲主北以燕爲主皆反

其侵地正其封疆南至于𩛽隂西至于濟北至于河

東至于紀酅三歳治定四歳教成五嵗兵出有革車

八百乘東南多淫亂者征之東救徐州分吳半存魯

蔡陵割越地南據宋鄭萊莒徐夷吳越一戰帥服三

十一國楚欲吞宋鄭而畏齊令於國曰人君之賢莫

如齊侯人臣之賢莫如管仲寡人願以重寶幣帛事

之桓公謂管仲曰楚王善寡人甚矣仲父何不交楚

對曰不可楚焚鄭地使城壞者不得築屋燒者不得

葺要宋田夾塞兩川使水不得東流楚思人衆兵彊

能害己者必齊也欲以文克齊而武取宋鄭也公曰

然則若何對曰請興兵南存宋鄭而令曰無攻楚與

楚王遇而以鄭城宋水為請楚若許是我以文令也

不許則以武令焉公曰善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虜

繆侯以鄭城宋水請於楚楚人不許桓公退七十里

而舍城鄭南之地立百代城而楚不敢隳也東發宋

田水復東流而楚不敢塞也遂伐楚濟汝踰方城望

汶山使貢絲于周周反胙於隆嶽荆州諸侯莫不來

服夏師退次召陵諸侯為蔡謝齊齊歸繆侯越之先

夏少康庶子無余封於㑹稽奉守禹祀文身斷髪披

草萊而邑焉或云越祀祝融之後芉姓 秋齊伐陳

許穆公新臣薨子僖公業立 冬諸侯侵陳 晉驪

姬謂獻公曰吾聞申生之謀愈深君若不圖難將至

矣公曰吾不忘也抑未有以致罪驪姬告優施曰君

許我殺太子而立奚齊矣吾難里克乃具使優施飲

里克酒中飲優施起舞乃歌曰暇豫之吾吾不如鳥

鳥人皆集於𫟍已獨集於枯里克笑曰何謂苑何謂

枯優施曰其母爲夫人其子爲君可不謂苑乎其母

既死其子又有謗可不謂枯乎枯且有傷優施出里

克辟奠不餐而寢夜半召優施曰曩而言戲乎抑有

所聞乎曰然君許驪姬殺太子而立奚齊謀既成矣

里克曰中立其免乎優施曰免旦而里克以優施之

謀告㔻鄭且曰吾對以中立㔻鄭曰惜也不如曰不

信以疏之今固其謀也彼有成矣里克曰子將何如

㔻鄭曰我無心君為我心制不在我里克曰廢人以

自利利方以求成人吾不能將伏也明日稱疾不朝

三旬難乃成驪姬以君命命申生祭齊姜于曲沃歸

福于絳公田驪姬寘鴆于酒寘堇于肉公至召申生

獻公祭之地地墳申生恐而出驪姬與犬肉犬斃飲

小臣酒亦斃公命殺杜原欵申生奔新城杜原𣢾將

死使小臣圉告申生曰君子不去情不反䜛死不遷

情彊也守情説父孝也殺身以成志仁也死不忘君

敬也孺子勉之申生許諾人謂申生曰非子之罪何

不去乎申生曰去而罪釋必歸于君是怨君也章父

之惡取笑諸侯吾誰鄉而入是重困也棄君去罪是

逃死也吾將伏以俟命十二月戊申驪姬見申生而

哭之曰有父忍之况國人乎殺父以求利人人孰利

之民之所惡難以長生驪姬退申生雉經于新城之

廟諡為共君驪姬譛二公子曰皆與知之重耳奔蒲

夷吾奔屈 是歳吳伐穀諸侯之師竭至桓公以車

千乘㑹諸侯于境吳人逃管仲曰可以加政矣適子

不聞孝弟可誅也臣及國事三年不聞善大夫不諫

君不進善可罰也桓公受而行之近侯莫不請事桓

公脩鐘磬而復樂管仲曰此臣之所謂樂也

二十二年春晉獻公使閹楚刺重耳重耳出亾及栢

谷卜適齊楚狐偃曰無卜齊楚道遠而望大不可以

困往夫狄近晉而不通走之易達今若休憂于狄以

觀晉國且以監諸侯之為其無不成遂逃于狄從者

狐偃趙衰顚頡魏犨胥臣狐毛賈佗趙衰趙夙弟成

子也或云夙生共孟共孟生衰魏犨畢萬孫芒季之

子武子也 秋楚滅弦弦子奔黄 晉獻公伐虢師

出于虞宫之竒諫不聼出謂其子曰虞將亾矣唯忠

信者能留外冦而不害今君施其所惡于人以賄滅

親自㧞其本矣何以能乆吾不去懼及焉以其孥適

西山八月甲午晉圍虢冬十二月丙子朔滅虢虢公

醜奔京師晉師還館于虞襲虞滅之執虞公虜其大

夫百里奚為繆姬媵于秦奚亾走宛楚鄙人執之秦

繆公聞其賢欲重贖之恐楚人不與以五羖羊皮贖

之楚人遂許繆公釋其囚與語國事謝曰臣亾國之

臣何足問繆公曰虞君不用子故亾非子罪也固問

語三日繆公大説授之國政號曰五羖大夫奚年已

七十餘讓曰臣友蹇叔賢而世莫知臣嘗欲事齊君

無知蹇叔止臣臣脱齊難周王子頽欲用臣蹇叔止

臣臣去得不誅臣事虞君蹇叔止臣臣私利禄爵且

留再用其言得脱一不用及難是以知其賢繆公使

人厚幣迎蹇叔為上大夫或云繆公使賈人載鹽賈

人買百里奚以五羖羊皮将車之秦繆公觀鹽見奚

牛肥而問之對曰任重道逺飲食之以時使之不暴

有險先後之以身是以肥也公知其君子也且沐浴

為衣冠與坐而語公説之異日公孫枝謂公曰君耳

目聰明思慮審察其得聖人乎公曰吾説夫奚之言

類聖人也明日公孫枝致上卿以讓之公不許枝曰

廢君之徳逆臣之行臣将逃之公乃受之以奚為上

卿枝為次卿以佐之或曰百里奚飯牛于秦傳鬻以

五羊之皮公孫枝得而説獻繆公三日請屬事焉公

曰買之五羊皮無乃天下笑乎枝曰信賢而任之君

之明也讓賢而下之臣之忠也境内將服敵國且畏

誰暇笑哉繆公用之謀無不當舉必有功 是歳𣏌

徳公薨子成公立

二十三年春晉獻公使賈華伐屈刺夷吾夷吾出奔

曰盍從吾兄竄于狄冀芮曰不可偕出偕入難聚居

異情惡不若走梁梁近于秦秦親吾君吾君老矣子

徃驪姬懼必告悔是吾免也遂之梁居二年驪姬使

奄楚以環釋言 夏齊桓公率諸侯伐鄭圍新宻秋

楚成王圍許以救鄭諸侯救許乃還冬蔡穆侯將許

僖公以亾國之禮見楚王王釋之

二十四年春齊伐鄭 冬閏月王崩初恵后生太叔

帶有寵于王太子鄭惡之畏其作難不立不發䘮而

告難于齊 是嵗晉敗狄于采桑 曹昭公薨子共

公襄立

二十五年春正月翟伐晉 周有白兎舞于市 齊

桓公謀王室㑹諸侯盟于洮襄王定位而後發䘮

夏狄伐晉是時晉彊西有河西與秦接境北邊狄東

至河内冬宋桓公病太子兹父讓其庻兄目夷為嗣

桓公義太子意竟不聽










資治通鑑外紀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