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考異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資治通鑑考異 卷第一
宋 司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一


  臣司馬光奉 勑編集

  周紀

安王二十五年魯穆公薨子共公奮立司馬遷史記六國表周威

烈王十九年甲戍魯穆公元年烈王元年丙午共公元年顯王十七年己巳康公元年二十六年戊寅景公元年赧王元

年丁未平公元年二十年丙寅文公元年四十三年己丑頃公元年五十九年乙巳周亡秦莊襄王元年壬子楚滅魯按

魯丗家穆公三十三年卒(⿱艹石)元甲戍終乙巳則是三十二年也共公二十二年卒(⿱艹石)元丙午終戊辰則是二十三年也康

公九年卒景公二十五年卒平公二十二年卒(⿱艹石)元丁未終乙丑則是十九年也文公二十三年卒頃公二十四年楚滅

魯班固漢書律曆志文公作緡公其在位之年與丗家異者惟平公二十年耳本志自魯僖公五年正月辛亥朔旦冬至

推之至成公十二年正月庚寅朔旦冬至定公七年正月己巳朔旦冬至元公四年正月戊申朔旦冬至康公四年正月

丁亥朔旦冬至緡公二十二年正月丙寅朔旦冬至漢髙祖八年十一月乙巳朔旦冬至武帝元朔六年十一月甲申朔

旦冬至元帝𥘉元二年十一月癸亥朔旦冬至其間相距皆七十六年此最為得實又與魯丗家注皇甫謐所紀歳次皆

合今從之六國表差謬難可盡據也

顯王七年燕桓公薨子文公立史記蘇秦傳謂之燕文侯按春秋時此燕簡公

已稱公文公之子易王尋稱王豈文公獨稱侯乎今從丗家

三十六年蘇秦約六國從史記蘇秦傳秦兵不敢闚函谷関十五年又云其後秦使

犀首欺齊魏與共伐趙蘇秦去趙而從約皆解齊魏伐趙敗從約止在明年耳其自相違戾如此秦本紀惠文王七年公

子卬與魏戰虜其將龍賈後二年事耳烏在其不闚函谷十五年乎此出於遊談之士誇大蘇秦而云爾今不取

愼靚王二年魏惠王薨子襄王立史記魏丗家云惠王三十六年卒子襄王

立襄王十六年卒子哀王立哀王二十三年卒子昭王立六國表惠王元辛亥終丙戌襄王元丁亥終壬寅哀王元癸卯

終乙丑按杜預春秋後序云太康𥘉汲縣有發舊冡者大得古書其紀年篇起自夏殷周皆三代王事無諸國别也唯特

記晉國起自殤叔次文侯昭侯以至曲沃莊伯皆用夏正編年相次晉國滅獨記魏事下至魏哀王之二十年蓋魏國之

史記也哀王於史記襄王之子惠王之孫也古書紀年篇惠王三十六年改元從一年始至十六年而稱惠成王卒即惠

王也疑史記誤分惠成之丗以為後王年也哀王二十三年乃卒故特不稱謚謂之今王裴駰魏丗家注引和嶠云紀年

起自黃帝終於魏之今王今王者魏惠成王子按太史公書惠成王但言惠王惠王子曰襄王襄王子曰哀王惠王三十

六年卒襄王立十六年卒并惠襄為五十二年今按古文惠成王立三十六年攺元稱一年攺元後十七年卒太史公書

為誤分惠成之丗以為二王之年數也丗本惠王生襄王而無哀王然則今王者魏襄王也彼旣魏史所書魏事必得其

真今從之

赧王五十七年魏新垣衍說趙欲帝秦魯仲連折之

史記魯仲連傳云新垣衍謝請出不敢復言帝秦秦將聞之為却軍五十里按仲連所言不過論帝秦之利害耳使新垣

衍慙怍而去則有之秦將何預而退軍五十里乎此亦遊談者之誇大也今不取

  漢紀上

太祖元年十月沛公至霸上史記漢書荀恱漢紀皆云是月五星聚東井按魏SKchar2

後魏書髙允傳崔浩集諸術士考校漢元以來日月薄蝕五星行度并譏前史之失别為魏歴以示允允曰善言逺者必

先驗於近且漢元年冬十月五星聚於東井此乃歴術之淺事今譏漢史而不覺此謬恐後之譏今猶今之譏古浩曰所

謬云何允曰按星傳金水二星常附日而行冬十月日旦在尾箕昬𣳚於申南而東井方出於寅北二星何因背日而行

是史官欲神其事不復推之於理浩曰欲為變者何所不可君獨不疑三星之聚而怪二星之來允曰此不可以空言争

宜更審之時坐者咸怪東宫少傳游雅曰髙君長於歴當不虚言也後歳餘浩謂允曰先所論者本不經心及更考究果

如君語以前三月聚於東井非十月也今從之十月不言五星聚

三年酈生勸漢主據敖倉又請說齊王史記漢書皆以食其勸取敖倉

及請說齊合為一事獨劉向新序分為二臣謂分為二者是

五年九月壬子立盧綰為燕王史記漢書髙紀於此皆云使丞相噲將兵平代

地按樊噲傳從平韓王信乃遷左丞相是時未為丞相又代地無反者噲傳亦無此事疑紀誤

十年五月太上皇崩七月癸卯葬漢書五月太上皇后崩七月癸卯太上皇

崩葬萬年荀紀五月無后字七月無崩字蓋荀恱之時漢書本尚未訛謬故也今從之

徙周昌為趙相以趙堯為御史大夫史記漢書張良傳皆云十二年上擊

黥布還愈欲易太子按百官表十年趙堯為御史大夫則是時太子位已定今從之

十一年二月丙午立皇子恢為梁王漢書諸侯王表作三月丙午按劉羲

叟長曆三月丙辰朔無丙午今從史記年表

七月立皇子長為淮南王史記諸侯年表云十二月庚子厲王長元年漢書諸侯王

表十月庚午立今從漢書帝紀

上欲使太子擊黥布太子客使吕釋之夜見吕后

漢書皆云吕澤夜見吕后按恩澤侯表有周吕侯澤建成侯釋之今此上云建成侯而下云吕澤恐誤當為釋之是又留

侯丗家上欲廢太子立戚夫人子趙王如意大臣多諌爭未能得堅決者也吕后恐不知所為人或謂吕后曰留侯善畫

計筴上信用之吕后乃使建成侯吕澤劫留侯曰君常為上謀臣今上易太子君安得髙枕而卧乎留侯曰始上數在困

急之中幸用臣筴今天下安定以愛欲易太子骨肉之間雖臣等百餘人何益吕澤強要曰為我畫計留侯曰此難以口

舌爭也顧上有不能致者天下有四人四人者年老矣皆以為上慢侮人故逃匿山中義不為漢臣然上高此四人今公

誠能無愛金玉璧帛令太子為書卑辭安車因使辯士固請宜來來以為客時時從入朝令上見之則必異而問之問之

上知此四人賢則一助也於是吕后令吕澤使人奉太子書卑辭厚禮迎此四人四人至客建成侯所上欲使太子擊黥

布四人相謂曰凡來者將以存太子太子將兵事危矣乃說建成侯云云上遂自行上破布歸置酒太子侍四人從太子

年皆八十有餘鬚眉皓白衣冠甚偉上怪問之曰彼何為者四人前對各言名姓曰東園公角里先生綺里季夏黄公上

乃大驚曰吾求公數歳公辟逃我今公何自從吾兒游乎四人皆曰陛下輕士善罵臣等義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竊聞太

子為人仁孝恭敬愛士天下莫不延頸欲為太子死者故臣等來耳上曰煩公幸卒調護太子四人為壽已畢起去上目

送之召戚夫人指示四人者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輔之羽翼已成難動矣吕氏眞而主矣戚去人泣上曰為我楚舞吾為

若楚歌歌曰鴻鵠髙飛一舉千里羽翮已就横絶四海横絶四海當可柰何雖有矰繳尚安所施歌數闋戚夫人嘘唏流

涕上起去罷酒竟不易太子者留侯本招此四人之力也按髙祖剛猛伉厲非畏搢紳譏議者也但以大臣皆不肯從恐

身後趙王不能獨立故不為耳(⿱艹石)決意欲廢太子立如意不顧義理以留侯之乆故親信猶云非口舌所能争豈山林四

叟片言遽能柅其事哉借使四叟實能柅其事不過汚髙祖數寸之刃耳何至悲歌云羽翮已成矰繳安施乎(⿱艹石)四叟實

能制髙祖使不敢廢太子是留侯為子立黨以制其父也留侯豈為此哉此特辯士欲夸大四叟之事故云然亦猶蘇秦

約六國從秦兵不敢闚函谷闗十五年魯仲連折新垣衍秦將聞之却軍五十里耳凡此之類皆非事實司馬遷好竒多

愛而采之今皆不取

十二年十一月陳豨反漢擊斬豨盧綰傳云漢使樊噲擊斬豨按斬豨者周勃非

四月甲辰帝崩于長樂宫漢書云吕后與審食其謀盡誅諸將酈商見審食其說

如此大臣内畔諸將外反亡可蹻足待也審食其入言之乃以丁未發䘮按吕后雖暴戾亦安敢一旦盡誅大臣又時陳

平不在滎陽樊噲不在代此說恐妄今不取

惠帝三年季布曰前匈奴圍髙帝於平城季布傳云前陳豨反

於代時匈奴圍髙帝於平城按平城之圍乃韓王信反非豨反也

髙后元年大謁者張釋史記文帝本紀及惠景間侯者表漢書匈奴傳皆作澤史記吕后本

紀八年中大謁者張釋漢書紀作釋卿恩澤侯表及周勃傳皆云張釋顔師古注曰荆燕吳傳云張擇今從史記吕后本

紀漢書恩澤侯表周勃傳

酈侯台漢書外戚侯表及髙五王傳皆作鄜侯今從史記本紀功臣侯表

二年十一月吕肅王台薨史記本紀髙后元年立孝惠子不疑為𢘆山王吕台為吕王二

年𢘆山王薨十一月吕王台薨年表二人皆以元年薨漢書本紀元年立不疑吕台産禄通為王二年不疑薨年表元年

不疑及吕台為王二年皆薨蓋史記年表薨字應在二年誤書於元年耳其實二人皆以二年薨漢書本紀云産禄通為

王亦誤也

五月封楚元王子郢客齊悼惠子章皆為侯史記髙后紀在

元年今從漢書王子侯表

六年夏張敖卒史記吕后本紀敖卒在明年六月按史記功臣表髙后六年敖卒漢書功臣表敖以

髙祖九年封十七年薨蓋本紀之誤

七年七月封劉澤為琅邪王史記丗家漢書列傳皆云田生先說張卿令風大臣

立吕産為吕王然後說令王澤按太后自以吕王嘉驕恣廢之以産代為吕王産非始封於吕又諸吕之王已乆何必待

田生之謀以此不取

八年四月封張侈為新都侯壽為樂昌侯史記惠景間侯者表

新都作信都壽作受今從本紀

七月審食其為帝太傅史記將相表八年七月辛巳食其為太傅九月丙戍復為丞相

後九月免漢書公卿表七年七月辛巳食其為太𫝊八年九月復為丞相後九月免以長曆推之八年七月無辛巳九月

無丙戍閏月羣臣代邸上議無食其名二表皆誤今從史記本紀免相在此月本紀又云八月壬戍食其復為左丞相亦誤

八月齊王使祝午詐奪琅邪王澤兵史記澤丗家漢書傳皆以為澤與齊

王合謀蓋誤今從史記吕后本紀齊王丗家漢書吕后紀齊王傳

九月庚申旦史記本紀八月庚申旦上有八月丙午漢書髙后紀亦云八月庚申今以長曆推之下八月當

為九

景帝三年周亞夫至洛陽喜曰滎陽以東無足憂者

史記漢書皆云太尉得劇孟喜如得一敵國曰吳楚無足憂者按孟一游俠之士耳亞夫得之何足為輕重蓋其徒欲為

孟重名妄撰此言不足信也

中二年殺郅都史記本紀後二年正月郅將軍擊匈奴酷吏傳郅都死後宗室多犯法上乃召寗成

為中尉成為中尉在中六年則後二年所謂郅將軍者非都也疑别一人漢書紀無郅將軍事

丗宗建元元年十月䇿賢良以董仲舒為江都相莊

助為中大夫漢書武紀元光元年五月詔舉賢良董仲舒公孫𢎞出焉仲舒傳曰仲舒對冊推明孔氏

抑黜百家立學校之官州郡舉茂才孝廉皆自仲舒發之令舉孝廉在元光元年十一月(⿱艹石)對䇿在下五月則不得云自

仲舒發之蓋武紀誤也然仲舒對䇿不知果在何時元光元年以前唯今年舉賢良見於紀三年閩越東甌相攻莊助己

為中大夫故皆著之於此仲舒傳又云遼東髙廟長陵髙災仲舒推說其意主父偃竊其書奏之仲舒由是得罪按二

災在建元六年主父偃傳上書召見在元光元年盖仲舒追述二災而作書或作書不上而偃後來方見其草藁也

二年石慶為太僕御出接百官公卿表慶不為太僕蓋甞攝職也

三年閩越圍東甌天子問田蚡史記東越漢書嚴助傳皆云建元三年閩越圍

東甌天子問太尉田蚡按是時蚡不為太尉云太尉誤也下云太尉不足與計盖追呼其官或亦誤耳

上招選天下之士得朱買臣等令與大臣論辯東方

朔諌起上林苑司馬相如諌獵此多非今年事因莊助救東甌及微行始出終言之

元光二年王恢議誘擊匈奴史記韓長孺傳元光元年聶壹畫馬邑事而漢書武

紀在二年蓋元年壹始言之二年議乃決也

三年春河水徙從頓丘東南流漢書武紀云東南流入勃海按頓丘屬東郡勃

海乃在頓丘東北恐誤今不取

五月丙子復決瓠子注鉅野史記河渠書元光中河決瓠子東注鉅野服䖍注漢書武

紀曰瓠子隄名在東郡白馬蘇林曰在鄄城以南濮陽以北將相名臣表曰五月丙子河決瓠子然則瓠子即濮陽縣境

隄名

四年十二月晦殺竇嬰班固漢武故事曰上召大臣議之羣臣多是竇嬰上亦不復窮

問兩罷之田蚡大恨欲自殺先與太后訣兄弟共號哭訴太后太后亦哭弗食上不得已遂乃殺嬰按漢武故事語多誕

妄非班固書盖後人為之託固名耳

三月乙卯丞相蚡薨武安侯傳云元光四年春丞相按灌夫事其夏取夫人五年十月論灌夫

及家屬十二月晦魏其棄市徐廣引武帝本紀侯表以為蚡薨在嬰死後分明四年當是三年五年當是四年今從之廣

又疑十二月為二月按漢制常以立春下寛大詔書蚡恐魏其得釋故以十二月晦殺之何必攺為二月也

五年公孫𢎞對策一歳中至左内史漢書武紀云元光元年五月詔策賢

良於是董仲舒公孫𢎞等出焉按𢎞傳元光五年復徵賢良文學菑川國推上𢎞其策文與武紀元年策文頗相𩔖又云

一歳中至左内史百官表元光五年𢎞為左内史然則𢎞之再舉賢良不在元光元年明矣荀紀著於此年徵吏民明當

丗之務下葛洪西京雜記亦云𢎞以元光五年為國士所推上為賢良(⿱艹石)此續食之詔在八月則𢎞不容於今年已為左

内史盖此詔在今年不知何月故班氏繫之於年末耳其策文相類盖出偶然或者此䇿乃𢎞先舉賢良時所對班氏誤

以為此年之䇿疑未能明今從漢紀

董偃見上漢武故事曰陳皇后廢處長門宫竇太主以𪧐恩猶自親近後置酒主家主見所幸董偃按東

方朔傳爰叔為偃畫計令主獻長門園更名曰長門宫則偃見上在陳后廢前明矣

元朔元年二月皇子據生漢書武五子傳賛曰建元六年春戾太子生外戚傳衛皇后元

朔元年生男據按枚臯傳云武帝春秋二十九乃有皇子與外戚傳合蓋賛語因蚩尤之旗致此誤亦猶五星聚在秦二

丗末年誤為漢元年也

秋韓安國病死安國死在明年於此終言之

東夷薉君南閭等降為蒼海郡史記平凖書曰彭吳賈滅朝鮮置蒼海之郡按

滅朝鮮置蒼海兩事也不知何者出賈之謀

主父偃嚴安徐樂上書漢書主父偃傳云元光元年三人上書按嚴安書云徇南夷朝夜郎

降𦍑𤏡略薉州此等事皆在元光元年後盖誤以朔字為光字耳

二年冬賜淮南王几杖母朝漢書武紀曰賜淮南王菑川王几杖母朝顔師古曰淮南

王安菑川王志皆武帝諸父列也故賜几杖按諸侯表菑川王志在位三十五年以元光五年薨齊悼惠王丗家髙五王

傳皆同此云菑川王志誤也

夏徙豪傑于茂陵族郭解荀紀以郭解事著於建元二年按武紀建元二年初置茂

陵邑三年賜徙茂陵者錢當是時衛靑公孫𢎞皆未貴元朔二年徙郡國豪傑于茂陵此乃徙解之時也

三年張騫自匈奴逃歸史記西南夷傳曰元狩元年張騫使大夏來言通身毒國之利按年

表騫以元朔六年二月甲辰封愽望侯必非元狩元年始歸也或者元狩元年天子始令騫通身毒國疑不能明故因是

歳伊穉斜立終言之

五年封丞相𢎞為平津侯史記將相名臣表漢書公卿百官表𢎞為相皆在今年建元以

來侯者表恩澤侯表皆云元朔三年封侯按三年𢎞始為御史大夫盖誤書五為三因置於三年耳

元狩二年三月戊寅丞相𢎞薨壬辰以李蔡為丞相

張湯為御史大夫漢書百官公卿表元狩三年三月壬辰廷尉張湯為御史大夫六年有罪自殺

史記將相名臣表元狩二年御史大夫湯按李蔡旣遷湯即應補其缺豈可留之朞年復與李蔡為丞相月日正同乎又

按長曆三年三月無壬辰又以得罪之年推之在今年明矣今從史記表

渾邪王降發車二萬乗迎之漢書食貨志云三萬兩今從史記平準書汲黯傳

三年得神馬於渥洼水中次以為歌汲黯進言上不

說史記樂書武帝作十九章歌常以正月上辛祠太一甘泉使僮男僮女七十人俱歌又甞得神馬渥洼水中復次以

為太一之歌後伐大宛得千里馬次以為歌中尉汲黯進曰陛下得馬詩以為歌云云丞相公孫𢎞曰黯誹謗聖制當族

漢書禮樂志武帝定郊祀之禮祠太一於甘泉𥙊后土於汾隂乃立樂府作十九章之歌以正月上辛用事甘泉圜丘按

天馬歌本志云元狩三年馬生渥洼水中作武紀云元鼎四年秋馬生渥洼水中五年十一月立泰畤於甘泉太𥘉四年

貳師獲汗血馬作西極天馬之歌公孫𢎞以元狩二年薨汲黯以元狩三年免右内史五年為淮陽太守元鼎五年卒又

黯未甞為中尉或者馬生渥洼水作歌在元狩三年汲黯為右内史而譏之言當族者非公孫𢎞也雖未立泰畤或以歌

之於郊廟其十九章之歌當時未能盡備也

四年少翁以方夜致鬼如王夫人之貌漢書以此事置李夫人傳中古

今相承皆以為李夫人事史記封禪書少翁見上上有所幸王夫人卒少翁以方夜致王夫人及竈鬼之貌云按李夫人

卒時少翁死已乆漢書誤也今從史記

五年三月𥘉行五銖錢漢書食貨志前以銷半兩錢鑄三銖錢明年以三銖錢輕更鑄五銖

錢武帝元狩五年乃云罷半兩錢行五銖錢誤也

六年冬楊可告緡漢書武紀元鼎三年十一月令民告緡據義縱傳則在今冬

義縱棄市霍去病射殺李敢史記封禪書云明年天子病鼎湖甚病愈幸甘泉大

赦莫知其為何年本紀皆無其事獨義縱傳有之按漢書百官公卿表義縱李敢死皆在今年敢傳云從上雍至甘泉宫

雍盖衍字也平凖書云自造白金五銖錢後五歳赦按武紀元狩四年造白金元鼎元年赦首尾四年(⿱艹石)今年更有赦則

四年再赦與平準書不合今從百官表

顔異誅徐廣注史記平凖書云異誅在元狩四年壬戍歳廣見漢書百官公卿表其年注云大農令顔異二

年坐腹非誅不思有二年字致此誤也

元鼎元年漢書武紀此年云得鼎汾水上漢紀云六月得寳鼎于河東汾水上吾丘壽王對云云按封禪

書欒大封樂通矦之歳其夏六月汾隂巫錦為民祠魏睢后土營旁得鼎詔曰間者廵𥙊后土云云武紀元鼎四年十月

幸汾隂十一月立后土祠于汾隂睢上六月得寶鼎后土祠旁禮樂志又云元鼎五年得寶鼎恩澤矦表元鼎四年四月

乙巳欒大封矦然則得鼎應在四年蓋武紀因今年攺元而誤增此得鼎一事耳非兩曾得鼎於汾水上也封禪書天子

封太山反至甘泉有司言寶鼎出為元鼎以今年為元封元年然則元鼎年號亦如建元元光皆後來追攺之耳

四年樂成矦丁義薦欒大漢書郊祀志作樂成矦登按史記漢書功臣表當為丁義

欒大鬭旗封禪書郊祀志皆作棊獨史記孝武紀作旗按漢武故事云大甞於殿前樹旍數百枚大令旍

自相擊繙繙竟庭中去地十餘丈觀者皆駭然則作旗字者是也

五年三月封樛廣徳為龍亢侯漢書功臣表作龍矦南越傳作㰍矦晉灼曰㰍

古龍字史記建元以來矦者表及南越傳皆作龍亢侯今從之

六年越郎都稽得吕嘉史記漢書表皆作孫都南越傳皆云都稽今從傳

封樓船蘇𢎞都稽趙光等皆為矦凡此等封矦者年表皆有月日為其先後

難齊故盡附於立功之處後倣此

分武威酒泉置張掖敦煌郡漢書武紀元狩二年渾邪王降以其地為武威酒泉

元鼎六年分置張掖敦煌郡而地理志云張掖酒泉郡太𥘉元年開武威郡太初四年開敦煌郡後元元年分酒泉置

今從武紀

元封元年冬釋兵須如漢書作涼如今從史記

上問黃帝冢公孫卿對史記漢書皆云或對漢武故事云公孫卿對今取之

正月幸緱氏封禪書郊祀志作三月漢書武紀及荀紀皆作正月今從之

四月乙卯封泰山下東方武紀癸卯上還登封泰山蓋癸卯自海上還乙卯至泰山行事也

二年公孫遂往正之史記作征之蓋字誤今從漢書

天子誅遂漢書作許遂按左將軍亦以争功相嫉乖計棄市則武帝必以遂執樓船為非漢書作許盖字

誤今從史記

相韓隂漢書隂作陶今從史記

三年七月膠西于王端薨荀紀端皆作瑞今從漢書

五年四月衛靑薨漢武故事云大將軍四子皆不才皇后每因太子涕泣請上削其封上曰吾自

知之不令皇后憂也少子竟坐奢滛誅上遣謝后通削諸子封爵各留千户焉按靑四子無坐奢滛誅者此說妄也

天漢元年衞律使匈奴還聞李延年家収亡降匈奴

延年傳云誅延年兄弟宗族按是後李廣利尚爲將帥盖止誅延年及弟季妻子耳

七月閉城門大搜臣瓉注武帝紀曰漢帝年記六月禁踰侈七月大搜則搜索踰侈者不必閉城

門大搜蓋搜姦人耳

四年正月遣李廣利等擊匈奴史記匈奴傳云廣利於此降匈奴誤

四月立皇子髆爲昌邑王表云六月乙丑立今從武紀

征和二年七月壷𨵿三老茂上書天子感寤漢武故事云治

隨太子反者外連郡國數十万人壷𨵿三老鄭茂上書上感寤赦反者拜鄭茂為宣慈校尉持節徇三輔赦太子太子欲

出疑弗實吏捕太子急太子自殺按上(⿱艹石)赦太子當詔吏勿捕此說恐妄也

四年八月辛酉晦日有食之荀紀作七月漢書作八月按長曆是年九月壬戌朔

言八月是也

後元元年六月商丘成坐祝詛自殺功臣表云坐為詹事祠孝文廟醉歌堂下

曰出居安能鬱鬱大不敬自殺公卿表云坐祝詛按成不為詹事功臣表誤也

昭帝始元四年以上官安為車騎將軍昭紀作驃騎從百官表外戚傳

五年成方遂自謂衞太子昭紀云張延年雋不疑傳云成方遂又云一姓張名延年

今從不疑傳

元鳯四年樓蘭王安歸西域傳作常歸今從昭紀及傅介子傳

元平元年昌邑王甞見大白犬頸以下似人冠方山

冠而無尾昌邑王傳云無頭五行志云無尾且云不得置後之象(⿱艹石)頸以下似人而無頭何以辨其為犬

且安所施冠盖傳誤也

中宗本始三年遣五將軍及烏孫擊匈奴獲四萬級

馬牛羊驢橐駝七十餘萬頭常惠傳四萬級為三萬九千人七十餘萬頭為六十

餘萬頭今從烏孫傳

六月己丑蔡義薨荀紀作乙丑誤

地節二年四月戊申以張安丗為大司馬車騎將軍

百官表地節三年四月戊申張安丗為大司馬七月戊戍更為衞將軍霍禹為大司馬七月壬辰禹要斬荀紀三年四月

戊辰安丗為大司馬按明年四月無戊辰七月無戊戍又不當再言七月以宣紀張安丗霍光傳考之安丗為司馬當在

今年為衞將軍當在明年十月禹死在四年七月盖年表旁行通連書之致此誤也

三年四月戊申立子奭為皇太子荀紀立皇太子在去年四月戊申漢書舊

本亦然顔師古據䟽廣及邴吉傳並云地節三年立皇太子知在此年者是也

鄭吉與司馬憙擊車師西域傳云地節二年匈奴傳校之知在三年

元康元年冬趙廣漢坐要斬本紀元康二年冬廣漢有罪要斬百官表本始三年

廣漢為京兆尹六年要斬元康元年守京兆尹彭城太守遣按廣漢傳司直蕭望之劾奏廣漢摧辱大臣望之自司直為

平原太守元康元年自平原太守為少府然則廣漢死當在元康元年本紀誤也廣漢傳又云地節三年七月丞相婢自

絞死蓋婢死已數年而廣漢追發其事也

三年三月封故昌邑王賀為海昬𠊱王子侯表賀以四月壬子封宣紀賀

封在丙吉之前按是歳四月癸亥朔無壬子表誤

四年八月求髙祖功臣子孫皆復其家宣紀元康元年五月復髙

皇帝功臣絳矦周勃等百三十六人家子孫四年又賜功臣適後黃金人二十斤按功臣表詔復家者皆云元康四年

數非一不容盡誤蓋紀誤耳

神爵二年五月趙充國奏罷屯兵秋羗斬先零猶非

楊玉首降宣紀五月羗斬猶非楊玉降充國傳五月奏罷屯兵秋羌斬猶非楊玉降今從傳

置都護自鄭吉始百官表曰西城都護加官地節二年𥘉置盖誤以神爵為地節也西域傳又云

神爵三年亦誤

大鴻臚蕭望之議不可許烏孫結昬烏孫傳請昬在元康二年望之傳云

神爵二年元康二年望之未為鴻臚蓋誤以神爵為元康也

三年八月詔益吏百石已下俸十五宣紀云益吏百石以下俸十五韋昭

(⿱艹石)食一斛則益五斗荀紀云益吏百石以下俸五十斛蓋以十五難曉故攺之然詔云以下恐難指五十斛也

四年五月匈奴單于遣弟呼留(⿱艹石)王勝之來朝匈奴傳握

衍朐鞮單于立復修和親遣弟伊酋(⿱艹石)王勝之入漢獻見蓋即謂此也

五鳳元年春皇太子冠按宣紀太子冠在此年而荀紀元康三年𣢾二䟽去位事已

云皇太子冠至是又複言之蓋誤也

二年正月幸甘泉郊泰畤宣紀云三月行幸甘泉荀紀作正月按漢制常以正月郊

祀蓋荀恱作紀之時本猶未誤也又楊惲傳曰行必不至河東矣蓋時亦幸河東祠后土史脫之也

十一月匈奴烏厲屈與父呼遫累烏厲温敦降封烏

厲屈為新城侯烏厲温敦為義陽侯宣紀匈奴呼遫累單于帥衆來

降功臣表信成侯王定以匈奴烏桓屠驀單于 左大將軍率衆降侯義陽侯厲温敦以匈奴謼連累單于率衆降侯此

即屈與敦也未甞為單于或降時自稱單于或紀表二者誤也

楊惲戴長樂皆免為庶人宣紀十二月楊惲坐前為光禄勲有罪免為庶人不悔過

怨望大逆不道要斬荀紀因而用之惲傳惲與孫㑹宗書曰臣之得罪已三年矣又因日食之變騶馬猥佐成上書告惲

罪下獄死又楊譚稱杜延年為御史大夫按百官表惲以神爵元年為光禄勲五年免戴長樂亦以其年為太僕五年免

杜延年以五鳯三年六月辛酉為御史大夫又按蕭望之傳使光禄勲惲䇿免望之其事在今年八月惲猶為光禄勲至

四年四月乃有日蝕之變蓋惲以今年十二月免為庶人至四年乃死宣紀誤也

三年六月辛酉杜延年為御史大夫荀紀作辛巳百官表作辛酉按長曆

此月丙午朔無辛巳

四年匈奴單于遣弟谷蠡王入侍按匈奴傳呼韓邪稱臣即遣銖婁渠堂入

侍事在明年時匈奴有三單于不知此單于為誰也

甘露元年張敞免為庶人數月拜冀州刺史荀紀載於五鳯

二年因楊惲事并致此誤也百官表敞以神爵元年為京兆尹八年免敞傳云為京兆九歳免

二年春正月立皇子嚻為定陶王諸矦王表云十月乙亥立今據宣紀

四年夏廣川王海陽諸侯王表作汝陽宣紀景十三王傳作海陽今從之

元帝𥘉元二年二月丁巳立弟竟為清河王荀紀竟作寛今

從漢

戊午隴西地震敗城郭屋室壓殺人衆劉向傳云三月地大震今

從元

四月詔賜蕭望之爵𨵿内侯元紀此詔在今冬按劉向傳云前𢎞恭奏望之等獄決三

月地大震然則望之等黜免在今春地震前也又曰夏客星見昴卷舌間上感悟下詔賜望之爵関内侯望之傳曰後數

月賜望之爵関内侯盖紀見望之死在十二月因置此詔於彼上耳

七月己酉地復震劉向傳曰冬地復震元紀此月詔曰一年中地再動漢紀在七月己酉今從之

五年六月匈奴郅支單于殺谷吉陳湯傳𥘉元四年郅支求侍子元帝紀五

年谷吉使匈奴不還湯傳又云御史大夫貢禹議吉不可遣按禹今年六月始爲御史大夫或者郅支以四年求侍子而

吉以五年使匈奴也

永光元年九月于定國史髙薛廣徳皆罷韋玄成爲

御史大夫百宫表七月癸未大司馬髙免辛亥韋𤣥成爲御史大夫十一月戊寅丞相定國免荀紀七月

己未髙免薛廣徳傳酎𥙊後月餘以歳惡民流乞骸骨罷廣徳爲御史大夫凡十月免月日參差未知孰是故皆𣳚不書

賈捐之謂楊興曰使我得見言君蘭荀紀作君簡今從漢書

建昭二年六月立皇子興爲信都王荀紀興作譽今從漢書

京房言於上曰陛下視今為治邪亂邪所任者誰與

故資政殿學士邵亢得兩浙錢王寫本漢書無亂邪二字有上曰亦極亂耳尚何道房曰今十二字今取之

京房棄市元紀及荀紀京房死皆在此年末按房傳二月朔上封事去月餘徵下獄百官表八月癸亥匡

衡為御史大夫房死必不在歳末也紀不知月日故繫之歳末耳

成帝河平元年匈奴單于遣右臯林王伊邪莫演等

朝正月匈奴傳河平元年單于遣莫演朝正月下云明年單于上書願朝河平四年正月遂入朝據此則是

莫演以元年至漢朝二年正月也而荀紀繫於元年正月之下恐誤漢紀又以莫演為黃渾今從漢書

二年夜郎與鉤町相攻陳立討誅之西南夷傳但云河平中而胡旦漢春

秋云在此年十一月未知何据也

鴻嘉三年上微行過陽阿主家五行志作河陽主伶玄趙后外傳及荀紀亦作

河陽外戚傳顔師古注曰陽阿平原之縣也今俗書阿字作河又或為河陽皆後人所妄攺耳今從之

永始元年春正月癸丑太官凌室火戊午戾后園南

闕火五行志及荀紀二火皆作災今從漢書

劉輔上書曰腐木不可以為柱人婢不可以為主劉輔傳云

腐木不可以為柱卑人不可以為主荀紀柱作珪卑人作人婢今柱從漢書人婢從荀紀

七月癸卯封蕭何六丗孫喜為鄼侯成紀元延元年蕭相國後喜為鄼

侯荀胡皆用之按功臣表永始元年𨤲侯喜紹封三年薨永始四年質侯尊嗣五年薨綏和元年質侯章嗣蓋本紀誤以

永始為元延故也

立城陽哀王弟俚為王漢紀俚作悝今從漢書

九月丁巳晦日有食之荀紀作乙巳按長曆丁巳晦荀恱誤

二年上諸舅風丞相御史免張放敘傳云王音以風丞相御史按放傳丞相宣御

史大夫方進奏放過惡音以正月乙巳薨方進以三月丁酉為御史大夫然則風丞相御史者疑非音也放傳又云上諸

舅皆害其寵故但云上諸舅

十一月己丑丞相宣免御史大夫方進貶壬子方進

為丞相方進傳薛宣免方進亦左遷執金吾二十餘日遂擢為丞相而荀紀云秋八月方進貶為執金吾蓋

以公卿表云三月丁酉京兆尹翟方進為御史大夫八月貶為執金吾故致此誤也按公卿表所云者謂方進自三月為

御史大夫至十一月而貶凡居官八月耳又黒龍見東萊在去年九月谷永傳著之甚明而荀恱亦載之於此年云冬黒

龍見東萊蓋因陳湯獲罪在今年故也漢春秋雖正黒龍之誤而方進貶官猶承荀恱之失

陳湯徙邊陳咸逢信免官咸信免官皆在明年以後因陳湯事連言之

三年十一月李譚等殺樊並皆封矦本紀云五人而功臣表止有四人蓋紀誤

元延元年劉向上書向傳云星孛東井岷山崩向懐不能已上此奏披岷山崩在三年此奏云

自建始以來二十歳間而食八率二歳六月而一發則上此奏當在今年也胡旦亦載之三年

十二月乙未王商為大將軍辛亥商薨庚申王根為

大司馬荀紀云十一月成紀云十二月按是歳十一月甲子朔無乙未辛亥庚申荀恱誤

揚雄待詔雄傳云車騎將軍王音竒其文雅薦雄待詔按雄自序云上方郊祠甘泉泰畤召雄待詔承明

之庭奏甘泉賦其十二月奏羽獵賦事在今年時王音卒已乆蓋王根也胡旦遂誤以為曲陽侯云

二年四月立廣陵孝王子守為王荀紀守作憲今從漢書

立烏孫小昆彌安日弟末振將為小昆彌烏孫傳以末振將為

安日弟叚㑹宗傳以為兄兄字誤耳

三年上令胡人搏禽獸成紀元延二年冬行幸長楊宫從胡客大校獵𪧐萯陽宫賜從

官胡旦用之按揚雄傳祀甘泉河東之歳十二月羽獵雄上校獵賦明年從至射熊館還上長楊賦然則從胡客校獵當

在今年紀因去年冬有羽獵事致此誤耳

綏和二年二月荀紀云赦天下今本紀無之故不取

四月己卯葬孝成皇帝于延陵成紀三月丙戍帝崩于未央宫四月己卯葬延

陵臣瓉曰自崩至葬凡五十四日漢紀三月丙午帝崩四月己卯葬延陵自崩及葬三十四日按是年三月己巳朔無丙

午四月己亥朔無己卯(⿱艹石)依成紀則當云五月已卯葬依荀紀則當云閏三月丙午崩二者各有差舛未知孰是按是年

閏七月不當頓差四月今且從成紀之文

七月丁卯王莽罷就第公卿表十一月丁卯大司馬莽免庚午師丹為大司馬四月徙又曰

十月癸酉丹為大司空又曰太子太𫝊師丹為左將軍五月遷荀紀七月丁巳大司馬莽免按丹(⿱艹石)以十一月為司馬四

月徙官不得以十月為司空也七月丁卯朔無丁巳年表月誤荀紀日誤

九月庚申地震上問李尋尋傳云使侍中衞尉𫝊喜問尋按公鄉表𫝊喜為衞

尉二月遷右將軍十一月罷地震在九月當是時喜已不為衞尉矣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