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考異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資治通鑑考異 卷第二
宋 司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二


 臣司馬光奉 勑編集

  漢紀中

哀帝建平元年正月解光奏趙昭儀殺成帝子皆在

四月丙辰赦令前趙后傳作丙辰按哀帝紀四月丙午即位赦天下蓋傳誤也或者即位十日然

後赦

丁酉𫝊喜為大司馬公卿表綏和二年十一月庚午師丹為大司馬四月徙建平元年

月丁酉𫝊喜為大司馬喜傳云明年正月徙師丹為大司空而拜喜為大司馬荀紀亦在正月按長曆此年四月癸亥朔

無丁酉今從喜傳漢紀

二年四月戊午朱博為御史大夫乙亥丞相孔光免

博爲丞相公卿表四月乙未孔光免朱博為丞相又曰四月戊午博爲御史大夫乙亥遷五行志四月乙

亥朔博爲丞相荀紀乙亥孔光免按長曆是月丁巳朔無乙未十九日乙亥非朔也表志皆有誤

三年正月癸卯桂宫正殿火五行志云桂宫鴻寜殿災荀紀云桂宫正殿火今從哀紀

四年二月癸卯封𫝊商為汝昌矦哀紀及恩澤侯表皆云商以今年二

月封而孫寶傳云制詔丞相大司空建平二年巳罷大司空官疑傳誤

元壽元年正月辛丑朔荀紀云辛卯朔誤

十二月王閎諌上云欲禪董賢董賢傳但云遣閎出不得復侍宴自歸郎署以

下皆漢紀所載也荀紀無漢書外事不知此語荀恱何從得之又云閎歸郎署二十日長樂宫深爲閎謝又御史大夫彭

宣上封事言國安危繼嗣事上覺寤召閎按太皇太后居長信宫云長樂宫誤也

八月廢孝成皇后孝哀皇后為庶人是日皆自殺

秋云八月甲寅未知胡旦所据

十月壬寅葬孝哀皇帝於義陵哀紀云九月壬寅葬義陵按長曆是月辛酉朔

無壬寅壬寅乃十月十二日又臣瓉注曰自崩至葬凡百五日按帝以六月戊午崩然則葬在十月審矣蓋本紀月談也

平帝元始元年二月丙辰襃賞孔光王舜等平紀作正月事

而王子侯表公卿表皆云二月丙辰今從之

封宣帝耳孫信等三十六人為列矦平紀元始元年孝宣曽孫信等三

十六人莽傳在五年按王子矦表皆以元年二月丙辰封莽傳誤也

四年二月丁未立皇后王氏王莽傳云四月丁未平紀云二月丁未立皇后王氏下云

夏皇后見于髙廟外戚傳云明年春迎皇后於安漢公第然則言四月者誤也

冬置西海郡王莽傳置西海郡在明年秋今從平紀

五年閏五月丁酉封劉秀等為列矦恩澤矦表劉歆等十一矦皆云丁酉

獨平晏云丁丑按十二人同功俱封是年閏五月甲午朔無丁丑表誤

泠襃叚猶等徙合浦師丹傳云復免髙昌侯宏為庶人按功臣表建平四年董宏已死元壽二

年子武坐父為佞邪免不得至今丹傳誤也

封師丹為義陽矦恩澤矦表丹元始三年二月癸巳更為義陽矦胡旦因此并發𫝊太后陵徙伶

襃等事俱著之三年按外戚傳云元始五年莽發共王母及丁姬冡攺葬之馬宫傳莽發傅太后陵追誅前議者宫慙懼

乃乞骸骨公卿表宫以今年八月壬午免然則襃等徙合浦及丹封矦皆在今年明矣按長曆二月丙申朔無癸巳日月

必有誤者

王莽始初元年莽傳作𥘉始荀紀及韋莊美嘉號録宋庠紀年通譜皆作始𥘉今從之

建國元年正月漢諸矦王皆降爵為公王子矦者

降爵為子後皆奪爵諸矦王表皆云莽簒位貶為公明年廢王子矦表但云絶或云免皆

在今年按明年立國將軍建奏諸劉為諸矦者以戸多少就五等之差亦不云奪爵也後漢城陽王祉傳云劉氏矦者皆

降為子後奪爵不知奪在幾年

二年匈奴號良帶曰烏賁都尉匈奴傳云烏桓都將軍西域傳云烏賁都尉今從之

率禮侯劉嘉燕王旦傳廣陽王嘉封扶美矦莽傳云率禮矦劉嘉未知其攺封或别一人也今從莽傳

四年牂柯大尹周歆西南夷傳作周欽莽傳作周歆今從之

天鳳元年攺作貨布食貨志攺作貨布在天鳯元年莽傳地皇元年蓋以大錢盡之年至地

皇元年乃絶不行耳非其年始作貨布也

淮陽王更始元年張卬拔劔擊地司馬彪續漢書卬作印𡊮宏後漢紀作斤

皆誤今從范曄後漢書

安定大尹王向王莽傳作卒正王旬𡊮紀作太守王向今從范書

前鍾武矦劉望王莽傳作劉聖今從范書劉𤣥傳

國將哀章𡊮紀作襃章今從班范書

二年邳肜曰邯鄲𫝑成民不肯背成主而千里送公

范書邳彤傳邯鄲成民不肯背成主字皆作城𡊮紀作邯鄲和城民不肯捐棄和城而千里送公漢春秋作邯鄲之民不

能捐父母背成主按文意城皆當作成邯鄲成謂邯鄲𫝑成也成主謂三郎為已成之主也

刁子都范書作力子都同編修劉攽曰力當作刁音彫

大司馬曰何意二郡良為吾來𡊮紀作良牧為吾來今從景丹傳

宛人朱祜范書𡊮紀朱祜皆作祐按東觀記祜皆作福避安帝諱許愼說文祜字無解云上諱然則祜名當從

示旁古今之古不當作左右之右也

拜宼恂河内太守𡊮紀鄧禹𥘉見王於鄴即言欲據河内至是又云更始武隂王李軼據洛陽尚

書謝躬據鄴各十餘萬衆王患焉將取河内以迫之謂鄧禹曰卿言吾之有河内猶高祖之有𨵿中𨵿中非蕭何誰能使

一方晏然高祖無西顧之憂吳漢之能卿舉之矣復為言舉蕭何禹曰宼恂才兼文武有御衆才非恂莫可安河内也按

丗祖旣貳更始先得河内魏郡因欲守之以比𨵿中非本心造謀即欲指取河内也今依范書為定

丗祖建武元年六月己未即皇帝位光武本紀馮異破蘇茂諸將上尊號

光武還至薊皆在四月前而馮異傳異與李軼書云長安壊亂赤眉臨郊王矦搆難大臣乖離綱紀已絶又勸光武稱尊

號亦曰三王反叛更始敗亡按是年六月己末光武即位是月甲子鄧禹破王匡等於安邑王匡張卬等還奔長安乃謀

以立秋貙膢時共劫更始然則三王反叛應在光武即位之後夏秋之交馮異安得於四月之前已言之也或者史家潤

色其言致此差㸦耳

王匡等奔還長安劉𤣥傳王匡張卬守河東為鄧禹所破奔還長安鄧禹傳無張卬名今從之

張卬等說更始掠長安東歸不從謀劫更始𡊮紀云申屠建

等勸更始讓帝位更始不應建等謀劫之今從范書

十月鄧禹引軍至栒邑𡊮紀禹曰璽書每至輒曰無與窮赤眉爭鋒按丗祖賜禹書責其不

攻長安不容有此語二年十一月詔徵禹還乃曰毋與窮宼争鋒𡊮紀誤也

十一月隗囂擊破馮愔鄧禹傳愔叛在建武元年隗囂傳在二年盖愔以元年冬末叛延及

二年囂拜官在二年也

二年正月起高廟于洛陽帝紀正月壬子按正月甲子朔不應有壬子誤

二月鮑永馮衍降鮑永傳稱永等降於河内時攻懷未拔帝謂永曰我攻懐三日而兵不下𨵿東

畏服卿可且將故人自往城下譬之即拜永諫議大夫至懐說更始河内太守於是開城而降按光武未都洛陽以前

屢幸懐又祠高祖於懐宫並無更始河内太守據懐事本紀亦無攻懐一節按田邑書稱主亡一歳莫知定所則永衍之

降必在此年而帝紀光武此年不曽幸河内但有幸脩武事然則永衍實降於脩武脩武亦河内縣也其稱降懐等事當

是史誤故皆略之

九月鄧禹斬李寶更始柱功矦李寳時為劉嘉相此蓋别一人同姓名

三年三月朱浮遁走城降彭寵朱浮傳尚書令矦霸奏浮敗亂幽州搆成寵罪

徒勞軍師不能死節罪當伏誅按霸明年乃為尚書令盖追劾之

四年七月丁亥幸譙𡊮紀六月幸譙今從范書

馮異破李育程焉公孫述傳使李育程烏與吕鮪徇三輔三年馮異擊鮪育於陳倉大敗之按本

紀四年馮異與述將程焉戰陳倉破之馮異傳亦在今年蓋述傳誤以四年為三年焉作烏耳

五年正月使來歙送馬援歸隴右𡊮紀曰援與拒蜀矦國遊先俱奉使遊先

至長安為仇家所殺其弟為囂雲旗將軍來歙恐其怨恨與援俱還長安按囂使被殺者周遊也不在此時

三月龐萌襲破蓋延東觀記續漢書皆云萌攻延延與戰破之詔書勞延曰龐萌一夜反畔相

去不逺營壁不堅殆令人齒欲相擊而將軍有不可動之節吾甚美之延傳言僅而得免與彼不同今從延傳

楚郡太守孫萌𡊮紀作楚相孫萌今從范書

十月張歩大將軍費邑𡊮紀作濟南王費邑今從耿弇傳

六年春申屠剛自隗囂所來本傳云七年徵剛按明年囂巳臣公孫述必不用詔

書當在此年

七年八月隗囂侵安定馮異拒之囂别將攻祭遵帝紀六年

冬隗囂將行巡㓂扶風馮異拒破之馮異傳六年夏諸將上隴為隗囂所敗乃詔異軍栒邑未及至囂乗勝使王元行廵

將二萬人下隴分遣廵取栒邑異即先據栒邑破巡又云𥙊遵亦破王元於汧隗囂傳侵三輔事亦同按此文𫝑縁諸將

才敗還隗囂即遣二將追之故得云乗勝又云馮異未及至栒邑也然則馮異𥙊遵之破王元行廵實在六年明矣至十

年八月紀又有隗囂㓂安定馮異𥙊遵擊却之此即隗囂傳所書秋囂侵安定至隂槃馮異拒之又令别將攻𥙊遵於汧

兵並無利者也據此是囂兩歳各甞攻馮異祭遵矣故遵傳亦云數挫隗囂也而𡊮紀不載六年事併在七年秋紀之且

傳云囂乗勝(⿱艹石)事巳一年安可云乗勝又馮異何縁稽緩爾乆不至栒邑故知𡊮紀誤矣

八年十二月温序伏劒而死按序傳及𡊮紀皆稱序為護羗校尉檢西羗傳九年方置

此官牛邯爲之又云邯卒職省則序無縁作護羗今但云校尉

十一年三月己酉幸南陽帝紀己酉幸南陽庚午車駕還宫上有二月己卯𡊮紀三

月己酉幸南陽以長曆考之二月壬申朔己卯八日也己酉庚午皆在三月蓋帝紀己酉上脫三月字今從𡊮紀

十二年任延曰忠臣不和和臣不忠延傳作忠臣不私私臣不忠按髙峻

小史作忠臣不和和臣不忠意思爲長又與上語相應今從之

十七年二月乙未晦日有食之帝紀乙亥晦𡊮紀乙未據長曆三月丙申朔帝紀誤

十九年四月馬援擊都陽等嶠南悉平援傳作都羊帝紀作都陽今從

紀又帝紀十八年四月遣援擊交趾十九年四月斬側貳等因擊都陽等降之援傳十七年拜伏波將軍討側貳十八年

春軍至浪泊明年正月斬側貳盖紀之所書者援奏破側貳及傳側貳首至雒之時也沈懐逺南越志云徵側奔入金溪

穴中二年乃得之援傳近是今從之

二十一年八月伏波將軍馬援築堡塞擊烏桓

注補後漢書志亦謂之續漢志其郡國志注云中郎將馬援誤也帝紀冬十月遣援出塞擊烏桓援傳十二月出屯襄國

明年秋將三千騎出髙柳𡊮紀在八月𥙊肜事前今從之

二十二年匈奴單于蒲奴求和親遣李茂報命帝紀是歳

匈奴日逐王比遣使詣漁陽請和親使茂報命按明年又有比遣使詣西河内附然則茂所報者非比也今從南匈奴傳

二十五年烏桓内屬帝紀今春旣著烏桓來朝歳末又紀是歳烏桓朝貢内屬蓋始獨大

人來朝後乃率種族内属耳

二十六年秋賜南單于璽綬帝紀今年春使叚郴賜璽綬置使匈奴中郎將據匈

奴傳賜璽綬在秋其置中郎將亦未知决在何時或者今春置之至是更為之約束制度耳

二十七年樊宏薨𡊮紀宏皆作密今從范書

三十年十一月賈復薨本傳在三十一年今從𡊮紀

中元元年四月攺元續漢志云以建武三十二年為建武中元元年紀年通譜云据紀志俱出

范氏而所載不同此必傳冩脫誤今官書累經校定學者失於精審但見攺元復有建武二字輙以意刪去斯為謬矣梁

武帝大同大通之號俱有中字是亦憲章於此今從𡊮紀范書

顯宗永平二年十月賜桓榮爵𨵿内矦帝紀載詔文上言李躬而

下獨封榮似脫躬字榮傳𡊮紀詔獨言桓榮不及李躬今闕疑

十四年春周澤行司徒事復為太常澤傳云十二年按十二年不闕司徒

當是虞延免後邢穆未至間澤行司徒事爾故云數月

寋㓪范書作寒陸⻱蒙離合詩云𥘉寒㓪詠徘徊立𡊮紀作寋按今有寋姓音件與𡊮紀合今從之

十六年呉棠下獄免𡊮紀棠皆作常今從范書

十七年正月謁原陵降甘露於陵樹帝紀云甘露降甘陵皇后紀云謁原

陵甘露降於樹然則實降原陵也帝紀誤以原為甘

班超立䟽勒故王兄子忠為王𡊮紀云求索故王近屬得兄榆勒立之更名忠

續漢書云求得故王兄子榆勒立之更名忠今從超傳

陳睦為西域都護𡊮紀睦作穆今從范書

柳中城𡊮紀作折中今從范書

十八年酒泉太守叚彭耿恭傳云秦彭今從帝紀

肅宗建初三年春馬防大破羌於布橋帝紀防破羌在四月盖春破而

京師四月始聞也今從防傳

四年四月癸卯封馬廖等為矦皇后紀稱廖等並辭譲願就闗内矦太后聞之

云云廖等不得已受封爵按太后之辭皆不欲封廖等之意而史家文勢反似太后欲令廖等受封今輒移廖等辭讓於

太后語下使文𫝑有序讀者易解

七年十二月東平獻王范書作憲今從𡊮紀

元和元年襃寵毛義鄭均義傳云建初中今從均傳

二年太初曆失天益逺作四分歷按王莽𥘉已廢太𥘉用三統歷今云太𥘉

歷失天益逺盖光武中興廢莽歷復用太𥘉也續漢志又云太初元年始用三統歷按三統歷劉歆所造云太𥘉元年

始用誤也

三年四月鄭𢎞上書言竇憲𡊮紀云𢎞為尚書僕射烏孫王遣子入侍上問𢎞當

荅其使不𢎞對曰烏孫前為大單于所攻陛下使小單于往救之尚未賞今如答之小單于不當怨乎上以𢎞議問侍中

竇憲對曰禮有徃來𢎞章句諸生不逹國體上遂荅烏孫小單于忿恚攻金城郡殺太守任昌上謂𢎞曰朕前不從君議

果如此𢎞對曰竇憲姦臣也有少正卯之行未𬒳兩觀之誅陛下前何為用其議按肅宗時無小單于宼金城事今不取

章和二年正月何敞奏記宋由敞傳此事在肅宗崩後云竇氏專政外戚奢侈賞賜

過制敞奏記云云𡊮紀在元和三年按敞記云明公視事出入再朞又言臘賜知在此時

七月南單于請伐北虜𡊮紀章和元年十月南單于上書求出兵破北成南宗意諌不聴師

未出而帝寢疾范書南匈奴傳事並在此年七月按單于書云孝章皇帝聖思逺慮則范書是也今從之

都郷矦暢𡊮紀作郁郷今從范書

冬鄧訓破迷唐西羌傳永元元年張紆坐徴以訓代為校尉鄧訓傳章和二年紆誘誅羌羌謀報怨

公卿舉訓代紆擊破之其春迷唐復欲歸訓又破之按訓傳下云永元二年則其春者永元元年春也今從訓傳

和帝永元二年五月副校尉閻礱西域傳作閻槃今從帝紀

三年十二月竇憲請立於除鞬為單于宋由等以為

可許𡊮安獨上封事上竟從憲策𡊮安傳云憲請立左鹿蠡王阿佟為北單

于安以為不可憲竟立右鹿蠡王於除鞬據此則阿佟與於除鞬是二人𡊮紀作阿脩南匈奴傳止有右谷蠡王於除鞬

無阿佟名今從之𡊮紀又云宋由丁鴻尹睦以為阿脩誅君之子又與烏丸鮮卑為父兄之讎不可立南單于先帝所置

今首破北虜新建大功宜令并領降衆與范書不同又云卒從安議蓋誤今從𡊮安傳

六年正月骨都矦喜殺南單于安國帝紀在去年誤今從南匈奴傳

七月班超斬尉犂王汎𡊮紀汎作況今從超傳

九年閏八月樊調妻嫕𡊮紀嫕皆作憑今從皇后紀梁竦傳

騎校尉趙丗西羗傳作趙代今從帝紀

十四年八月班超至洛陽九月卒本傳稱超十二年上䟽十四年至洛陽而妺昭

上書曰延頸踰望三年於今注引東觀記曰安息遣使獻大雀師子超遣子勇隨入塞按帝紀十三年安息國入貢𡊮紀

載超書亦在十三年今并置其書於此𡊮紀又云超到數月薨今從本傳

安帝永初元年三月甲申葬淸河孝王司空宗正護

喪事帝紀書車騎軍護葬今從傳

封鄧閶為列矦𡊮紀前作閶後作闓盖誤

十二月詔鄧騭任尚屯漢陽帝紀在六月今從西羌傳

三年六月烏桓宼代郡上谷紀有涿郡傳無之今從傳

四年鄧騭欲弃凉州虞詡言於張禹以為不可龐參虞詡

傳皆云四年羌轉盛故有弃涼州之畫又于說鄧騭則是騭未以喪罷以前明矣而虞詡傳中言詡辟太尉李脩府為郎

說李脩脩以五年正月方自光禄勲拜太尉按𡊮紀四年春匈奴宼常山下載騭欲弃凉州詡說太尉張禹又其語言

小異於范書此近得實今從之

五年三月詔隴西徙襄武上云金城徙襄武此又云隴西徙襄武紀傳皆然或者二郡皆

寄治於襄武歟

元𥘉元年二月乙卯日南地坼三月癸亥日食帝紀二月

己卯日南地坼三月癸酉日食本志及𡊮紀皆云三月己卯日南地坼按長曆是年二月壬辰朔無己卯三月壬戌朔癸

酉十二日不應日食二月當是乙卯三月當是癸亥

十月涼州刺史皮楊紀作皮陽今從西羌傳

二年八月詔班雄屯三輔帝紀冬十月遣任尚屯三輔按西羌傳司馬鈞龐參抵罪後尚

乃代雄屯三輔耳

右扶風仲光𡊮紀作右扶風太守种暠今從范書

十月龐參梁慬下獄馬融上書慬傳曰慬為度遼將軍明年安定北地上郡皆

𬒳羌宼不能自立詔慬發邊兵迎三郡吏民徙扶風界慬即遣南單于兄子優孤塗奴將兵迎之旣還慬以塗奴接其家

屬有勞輒授以羌矦印綬坐專擅徴下獄抵罪明年校書郎馬融上書訟慬與參按慬為度遼將軍在永𥘉四年徙三郡

民在五年參下獄在今年不得云明年融訟之也疑傳誤

以虞詡爲武都太守詡傳曰羌㓂武都太后以詡有將帥之略遷武都太守又曰賊敗散南入

益州本紀元𥘉元年羌宼武都漢中據此似詡以元𥘉元年為武都太守也然按西羗傳龐參抵罪後任尚屯三輔時詡

猶爲懐令說尚用騎兵𡊮紀亦云懐令虞詡說尚如范書所言又云上問何從發此計尚表之受於懐令虞詡由是知名

遷武都太守以此驗之當在龐參抵罪後也

四年四月己巳鮮卑連休等入宼范書鮮卑傳上作連休下作休連今從上文

十二月大牛種封離等反西南夷傳云五年叛今從帝紀

五年八月代郡鮮卑入宼殺長吏獨行傳云元𥘉中鮮卑數百餘騎宼漁陽

太守張顯率吏士追出塞遥望虜營烟火急趣之兵馬SKchar授慮有伏兵苦諌止不聽顯䠞令進授不獲巳前戰伏兵發

授身𬒳十創殁於陣顯拔刄追散兵不能制虜射中顯主簿衞福功曹徐咸遽趣之顯遂墮馬福以身擁蔽虜并殺之朝

廷愍授等節詔書襃歎厚加賞賜按元𥘉凡六年鮮卑不曽犯漁陽殺長吏惟是入代郡曾殺長吏今疑此漁陽本是代

郡史之誤也

永寜元年春北匈奴車師共攻殺後部司馬班勇傳元𥘉六

年曹宗遣索班屯伊吾後數月北單于與車師後部共攻𣳚班按本紀永寜元年車師後王叛殺部司馬車師傳亦曰永

寜元年後王軍就及母沙麻反畔殺後部司馬及敦煌行事盖班以去年末屯伊吾今春見殺或今春奏事方到也

建光元年陳禪傳曰北匈奴入遼東追拜禪遼東太守胡憚其威彊退還數百里禪不加兵但使吏卒往

曉慰之單于隨使還郡禪於學行禮為說道義以感化之單于懐服遺以胡中珍貨而去當在此年矣又按北單于漢朝

所不能臣未甞入朝天子安肯見遼東太守此事可疑今不取

七月壬寅馬英薨傳作䇿罷誤今從紀

九月戊子幸衞尉馮石府留飲十許日𡊮紀曰十二月丙申乃還

宫今從石傳

延光元年四月龐奮斬姚光収馮煥帝紀建光元年月甲戍龐奮承偽

璽書殺姚光馮緄傳亦云建光元年按帝紀去年十二月髙驪圍𤣥莬而髙驪傳有姚光上言盖光實以延光元年𬒳

紀傳誤以延為建又今年四月無甲戍

三年三月楊震上䟽曰去年十二月四日京師地動

震傳作十一月四日按下文其日戊辰十一月丙申朔戊辰乃十三月四日也

四年三月立北郷矦懿東觀記續漢書作北郷矦犢今從𡊮紀范書

十月閻崇屯平朔門宦者傳作朔平門今從𡊮紀

順帝永建元年八月三公劾奏虞詡詡上書自訟

云帝省其章乃為免司空陶敦按𡊮紀孫程就國在九月而敦免在十月蓋帝由此知敦不直因事免之不然何三府共

奏而獨免敦也

孫程等就國𡊮紀秋七月有司奏浮陽矦孫程祝阿矦張賢為司𨽻校尉虞詡訶叱左右謗訕大臣妄

造不祥于亂悖逆王國等皆與程黨乆留京都益其驕溢詔免程等徙為都梁矦程怨恨封還印綬更封為宜城矦范書孫

程傳亦云坐訟虞詡呵叱左右就國按虞詡傳程言見用上不以為怒周舉傳云程坐爭功就國今從之

二年帝設壇見樊英英傳云四年三月乃設壇場見英黄瓊傳李固勸書已云樊英設壇席及

瓊至上䟽薦英稱光禄大夫則是瓊至之時英已甞設壇見之而為光禄大夫矣至三年旱瓊復上䟽若四年方設壇場

見英則都與瓊傳異知其必不在四年也

永和二年三月丁丑郭䖍為司空𡊮紀作乾今從范書

五月黃龍等九矦與宋娥更相賂遺發覺並遣就國

孫程傳云龍等誣罔曹騰孟賁按梁商傳誣罔騰賁者張逵等非龍等也

三年八月丙戍令公卿舉武猛宦者傳云陽嘉中詔舉武猛良賀獨無所薦按

此詔蓋誤以永和為陽嘉也

六年三月武都太守趙冲擊鞏唐羌西羌傳作武威太守今從帝紀

皇甫規傳云與護羌校尉趙沖按西羌傳沖時尚為太守規傳誤也

夏鞏唐羌宼北地西羌傳作罕種羌今從帝紀

漢安元年八月張嬰詣張綱降帝紀九月張嬰㓂郡縣又云是歳嬰詣綱降按

張綱傳云宼亂十餘年則非今年九月始宼郡縣也𡊮紀置嬰降事於八月下十月上今從之

三年六月丙寅立兠樓儲為南單于𡊮紀去年六月立兠樓儲為單于今

從范

建康元年八月遣馮緄督州郡討賊帝紀作馮赦𡊮紀作馮放皆誤

今據緄傳

月皇甫規對策梁冀忿之遂廢於家積十餘年規傳云沖質之間規對策免歸積十四年檢帝紀此後别無舉賢良事或者此時規舉賢良其至對䇿時已在質帝世也故云

沖質之間自明年數至梁冀誅亦整十四年也

十一月馬勉稱皇帝帝紀永嘉元年三月勉稱黃帝今據滕撫傳

永嘉元年𡊮紀作元嘉誤

十一月丁未趙序坐畏懦不進詐増首級棄市東觀記曰

取錢縑三百七十五萬今從滕撫傳

金蛇輸司農种暠傳云二府畏懦不敢按之今從杜喬傳

桓建和元年六月光禄勲杜喬為太尉帝紀云大司農杜喬喬

傳喬自司農累遷為大鴻臚光禄勲乃為太尉𡊮紀亦然荀淑傳云光禄勲杜喬舉淑方正今從之

七月杜喬諫封梁冀等喬傳此章在為太尉前𡊮紀在為太尉後今從𡊮紀

八月乙未立皇后梁氏皇后紀𡊮紀皆云八月而無日帝紀云七月乙未以長暦考之

七月戊申朔無乙未乙未八月十八日也盖帝紀脫八月字

十一月梁冀誣杜喬請按罪太后不許喬傳云䇿免而已喬前已免官

傳誤

元嘉元年四月己丑上微行私幸河南尹梁胤府舎

𡊮紀作梁不疑府今從范書

二年正月敦煌太守馬逹車師傳作司馬逹今從于闐傳

永壽元年秋南匈奴左薁鞬臺𦒿且渠伯徳等反

作左臺且渠伯徳等叛今從張奐傳

二年七月李膺為度遼將軍𡊮紀延熹二年六月鮮卑宼遼東度遼將軍李膺擊

破之今從范書

十二月封梁不疑子馬梁𦙍子桃為矦𡊮紀馬桃封在建和元馬作焉

桃作祧今從范書

三年十一月司徒尹頌薨𡊮紀在六月今從范書

延熹元年五月梁冀殺陳授帝由此發怒𡊮紀曰冀以私憾專殺議

郎邴尊上益怒之今從范書

十二月陳⻱為度遼將軍按匈奴傳每除度遼將軍輒書之此陳⻱及前李膺後种

暠皆不記一時旣不當有兩官今約其事分著前後

詔遣南單于車兒還庭𡊮紀元康元年四月中郎將張奐以車兒不能治國事上言更立左

鹿蠡王都紺為單于詔不許范書匈奴傳在延熹元年今從之

二年七月黃門令具瑗宦者傳作中常侍今從梁冀傳

八月陳蕃薦徐穉等范書徐穉傳云延熹二年尚書令陳蕃僕射胡廣等上䟽薦穉𡊮紀

五年尚書令陳蕃薦五處士按二年胡廣已為太尉五年蕃已為光禄勲今置在二年從范書去廣名從𡊮紀

楊秉按單超兄子匡坐論作左校叔孫無忌宼暴

兖第五種坐徙朔方楊秉傳作超弟宦者傳作弟子今從第五種傳范書李雲死在延熹三年

春𡊮紀在二年秋按楊秉傳三年坐救雲免歸田里其年冬復徴拜河南尹坐單匡使客任方刺衞羽繫獄亡走論作左

校第五種傳匡遣客刺羽超積忿以事䧟種(⿱艹石)如范書則雲死時單超已卒何得更能䧟種又雲書所論者立鄧后與封

五矦事皆在二年𡊮紀似近之種傳又云衞羽爲種說叔孫無忌無忌率其黨與三千餘人降按帝紀延熹三年十一月

無忌攻殺都尉矦章又臧旻訟種書稱種所坐盗賊公負筋力未就然則種必不能降無忌此說妄也

三年正月左回天具獨坐徐卧虎唐雨墮太子賢注范書雨墮

作兩墮云謂隨意所爲不定也諸本兩或作雨按雨墮者謂其性急暴如雨之墮無有常處也

四年二月种暠爲司徒𡊮紀在去年按祝恬薨後有盛允允免暠爲司徒相去半年𡊮紀誤

也今從范書

五年十月度尚爲荆州刺史馮緄討武陵蠻帝紀三年十二

月武陵蠻宼江陵車騎將軍馮緄討皆降散荆州刺史度尚討長沙蠻平之此事當在今年三年重出誤也

七年二月丙戍黃瓊薨范書四年瓊免司空至七年卒𡊮紀七年瓊以太尉薨范書楊秉五

年代劉矩爲太尉𡊮紀此年瓊卒秉乃爲太尉今從范書

十二月誅宼榮𡊮紀置此事於延熹元年按范書榮傳云延熹中𬒳罪榮書又云遇罰以來三赦再

贖不知榮死果在何年按襄楷竇武上書皆言梁孫宼鄧之誅今置於此

八年正月楊秉劾奏宦官楊秉傳南廵之明年秉劾矦覽則是在此年矣宦者傳韓

演奏具瑗瑗坐奪國為郷矦與秉傳所云削瑗國共是一時事明矣而𡊮紀載在去年春與范不同今從范書

五月張磐㑹赦不肯出獄按張磐㑹赦得原檢帝紀此後未有赦不知㑹何赦也六

年三月赦前此二年永康元年六月赦後此二年今從帝紀

九年七月富賈張汎陳蕃傳作張汜謝承書作張子禁今從岑眰傳

張儉舉奏矦覧𡊮紀儉行部至平陵逢覧母儉按劔怒曰何等女子干督郵此非賊邪使吏卒收覧

母殺之追擒覧家屬賔客死者百餘人皆僵尸道路伐其園宅井堙木刋雞犬器物悉無餘類苑康傳亦云張儉殺矦覧

母按其宗黨或有迸匿大山界者康窮相収掩無得遺脫𦂳大怨之徴詣廷尉坐徙日南按矦覧傳云覧喪母還家陳蕃

傳云翟超没入矦覧財産坐髠鉗皆不云儉殺其母(⿱艹石)果殺之則𫟍康不止徙日南也矦覧傳又云建寜二年喪母蓋以

誅黨人在其年致此誤耳

成瑨等下獄陳蕃劉茂共諌請之陳蕃傳又有司徒劉矩按時胡廣為同徒

非矩

襄楷上䟽曰前年冬竹栢傷枯帝紀此年十二月書洛城傍竹栢枯傷誤也

司隷李膺促捕張成黨錮傳云膺為何南尹按膺此事非作尹時也

牢脩上書誣告李膺等𡊮紀作牢順今從范書

陳蕃上書極諌帝策免之𡊮紀李膺下獄在九月范書蕃免在七月蕃傳上書極諌

曰膺等或禁錮閉隔或死徙非所云云按膺等赦出在明年六月再下獄死徙在建寜二年十月蕃旣以此年七月免則

蕃傳所云疑非蕃書也又𡊮紀無陳蕃免事靈帝即位以太尉陳蕃為太傅按蕃免後有太尉周景蓋𡊮紀誤也

永康元年五月竇武上䟽曰今臺閣近臣尚書朱㝢

武傳武上䟽曰今臺閣近臣尚書今陳蕃僕射胡廣尚書朱㝢等按蕃廣時不為令僕故去之

六月黨人書名三府帝紀於去年冬書李膺等二百餘人受誣為黨人並坐下獄書名三府按

陳蕃以訟李膺免即膺等下獄已在前後遇赦方得書名三府則帝紀所紀為兩無所用故去之又故書三府為王府劉

攽曰當為三府

十二月迎解瀆亭矦宏時年十二范書云即帝位年十二𡊮紀𥘉立為嗣詔

書云年十有二建寜二年誅黨人時云年十四𡊮紀是也

靈帝建寜元年正月壬午竇武為大將軍𡊮紀延喜九年四月

戊寅特進竇武為大將軍武移病固讓至于數十不許范書在今年正月壬午武傳為大將軍亦在迎立靈帝後今從之

陳蕃為太𫝊帝紀拜蕃太𫝊在即位後傳在前縁有蕃責尚書等語故知從傳是也

九月辛亥朱瑀盗發竇武奏范書帝紀作丁亥𡊮紀作辛亥按長曆是年九月乙

巳朔無丁亥今從𡊮紀

陳蕃聞難將官屬諸生拔刄突入承明門𡊮紀蕃到承明門使

者不内曰公未𬒳詔召何得勒兵入宫蕃曰趙鞅專兵向宫以逐君側之惡春秋義之有使者出開門蕃到尚書門正色

云云今從范書

王甫使劒士収蕃送北寺獄范書蕃傳曰蕃拔劒叱甫甫兵不敢近乃益人圍之

數十重遂執蕃送獄今據𡊮紀

二年四月壬辰靑蛇見御坐癸巳大風雨雹帝紀建寜二年

四月癸巳大風雨雹楊賜傳熹平元年靑虵見御坐續漢志熹平元年四月甲午青虵見御坐𡊮紀建寜二年四月壬辰

靑虵見癸巳大風按張奐傳論陳竇薦王李與𡊮紀相應今從之

九月郭泰聞黨人死私爲之慟曰漢室滅矣范書以泰此語

爲哭陳竇𡊮紀以爲哭三君八俊今從之

中常侍𡊮赦𡊮紀作𡊮㓪今從范書𡊮隗傳

熹平元年五月曹節等欲别葬竇太后陳球下議太

尉李咸上䟽𡊮紀云何南尹李咸執藥上書曰昔秦始皇幽閉母后感茅焦之言立駕迎母供養如𥘉

夫以秦后之惡始皇之悖尚納直臣之語不失母子之恩豈况皇太后不以罪殁陛下之過有重始皇臣謹左手齎章右

手執藥詣闕自聞如遂不省臣當飲鴆自裁下覲先帝具陳得失章省上感其言使公卿更議廷尉陳球乃下議與范不

同今從范書

七月有人書朱雀闕言天下大亂曹節王甫幽殺太

舊云常侍矦覧多殺黨人按時覧已死恐誤今去之

十二月𡊮隗為司徒𡊮紀在四年今從范書

三年三月嗣中山穆王暢薨無子國除本傳云子節王稚嗣無子

國除與帝紀異未知孰是又不知稚薨在何年今且從帝紀

六年四月旱蝗三公條奏長吏苛酷貪汚者陽球坐

嚴酷徴詣廷尉本傳司空張顥條奏按顥光和元年為太尉未甞為司空球光和元年陷蔡邕時已

為將作大匠不知𬒳徵果在何年熹平五年六年大旱故附於此

光和元年九月司空來豔薨𡊮紀云豔以乆病罷今從范書

二年三月𡊮滂免劉郃為司徒𡊮紀二月丁巳滂免劉郃作劉邵今從范書

四月辛巳陽球奏収王甫下獄死曹節見磔甫屍道

次抆淚曰我曹自可相食𡊮紀云球㑹虞貴人葬還入夏城門曹節見謁於道旁球

大罵曰賊臣曹節節収淚於車中而有是語今從范書

三年十二月己巳立何皇后𡊮紀在十一月今從范書

帝問侍中任芝樂松范書云中常侍樂松松本鴻都文學必非中常侍𡊮紀云侍中今從之

四年九月劉寛免許𢒰為太尉𡊮紀十月許郁坐辟召錯繆免楊賜為太尉今

從范

閏月楊賜免十月陳耽為司徒𡊮紀三年閏月楊賜乆病罷十月陳耽為司徒

蓋誤置閏於去年按長曆此年閏十月以𡊮紀考之閏九月為是恐長曆差一月今從范書帝紀

五年正月陳耽上言劉陶傳光和五年以謡言舉二千石耽與議郎曹操上言按耽巳爲司徒

不應與議郎同上言王沈魏書曰是歳以災異𫝊問得失太祖因此上書切諌不云與耽同上言也今但云陳耽

六年冬本紀云大有年按今夏大旱縱使秋成亦不得爲大有年今不取

張角置三十六方𡊮紀作坊今從范書

中平元年春濟南唐周告張角反𡊮紀云濟隂人唐客今從范書

車裂馬元義𡊮紀曰五月乙卯馬元義等於哀都謀反伏誅今從范書

二月角自稱天公將軍角弟寶稱地公將軍寶弟梁

稱人公將軍司馬彪九州春秋云角弟梁梁弟寶𡊮紀云角弟良寳今從范書

張鈞上書請斬十常侍范書宦者傳上列常侍十二人名而下云十常侍未詳

七月巴郡張脩反范書靈帝紀有此張脩陳壽魏志張魯傳有劉焉司馬張脩劉艾典略有漢中

張脩裴松之以為張脩應是張衡非典略之失則傳冩之誤按魯傳云祖父陵父衡皆為五斗米道衡死曾復行之劉焉

司馬張脩與魯同擊漢中魯襲殺脩非其父也今此据范書

十二月王允下獄𡊮隗楊賜上䟽請之允傳云太尉𡊮隗司徒楊賜按隗賜

時皆不為此官恐誤

三年二月趙忠為車騎將軍𫝊爕出為漢陽太守𡊮

在明年九月今從范書

四年四月𫝊爕戰殁𡊮紀在明年五月今從范書

十月長沙賊區星范書作觀鵠今從陳壽吳志

五年三月益州刺史郤儉范書作郗儉今從陳壽蜀志

南匈奴右部䤈落攻殺單于羗渠帝紀休屠各胡攻殺并州刺史張懿遂與

南匈奴左部胡合殺其單于今從匈奴傳

八月置西園八校尉范書𡊮紹傳紹為佐軍校尉何進傳停于瓊為佐軍校尉今從樂資山陽

公載

十月甲子帝講武問蓋勲勲傳云勲時與宗正劉虞佐軍校尉𡊮紹同典禁兵勲謂

虞紹云云按虞於匈奴未叛之前已為幽州牧又宗正非典兵之官今除之𠝹

六年四月劉虞為太尉𡊮紀三月己丑光禄劉虞為司馬領幽州牧今從范書

戊午皇子辯即位年十四帝紀云年十七張璠漢紀曰帝年十四今從之

中常侍郭勝𡊮紀作郭脉九州春秋作郎勝今從柯進傳

六月辛亥董后暴崩九州春秋曰太后憂懼自殺今從皇后紀

七月皇甫嵩從子酈𡊮紀作從子邐今從范書

何進召董卓進傳曰召卓屯𨵿中上林𫟍按時卓已駐河(⿱艹石)屯上林則更為西去非所以脅太后也

今從卓傳

𡊮術燒南宫靑𤨏門何進傳作九龍門今從𡊮紀

十月白波賊宼河東帝紀五年九月南單于叛與白波賊宼河東按匈奴傳帝崩之後於扶羅

乃與白波賊為宼紀誤今從傳

十二月尚書武威周毖城門校尉汝南伍瓊范書云吏部尚

書漢陽周珌侍中汝南伍瓊𡊮紀作侍中周毖今從魏志及英雄記

孔伷為豫州刺史九州春秋作孔胄今從董卓傳

韓馥聽𡊮紹舉兵范書魏志俱有此事范書在舉兵之後魏志在舉兵之前(⿱艹石)在舉兵後時紹已

為盟主馥何敢禁其發兵(⿱艹石)舉兵前則近是也今從魏志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