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考異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資治通鑑考異 卷第五
宋 司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五


  臣司馬光奉 勑編集

   晉紀下

康帝建元元年七月桓温率衆入臨淮帝紀温入臨淮下云庾翼

為征討大都督遷鎭襄陽按翼傳翼先表移鎭安陸至夏口上表云九月十九日發武昌二十四日逹夏口始請徙鎭襄

陽始詔加都督征討諸軍事故知不在此月

八月燕王皝遣丗子雋等擊代後魏宇紀八月慕容元眞遣使請薦女無

用兵事今從燕書

二年正月宇文涉夜干慕容記載記作涉弈千今從燕書

燕王皝殺慕容翰三十國春秋云永和二年九月殺翰燕書翰傳翰甞臨陳為流矢所中病

卧嵗時不出入後漸差試馬按自討宇文後翰未甞預攻戰建元二年正月至永和二年九月已踰年矣三十國春秋

恐誤今從載記翰傳

孝宗永和三年七月趙王虎遣將擊張重華遂城長

晉春秋作上最今從重華傳

五年四月拜慕容雋幽平二州牧雋載記云幽冀并平四州牧今從帝紀

五月石遵封丗為譙王廢劉氏為太妃晉春秋及十六國春秋鈔皆

云廢太后為昭儀今從載記十六國春秋及載記又云丗立三十三日按四月己巳至五月庚寅凡二十二日

燕王儁講武戒嚴燕景昭紀集兵在四月時石虎方死諸子未爭十六國春秋在五月故從

之而燕書載封奕慕輿根言俱指冉閔按是時閔未簒趙蓋撰史者附會耳故削云

八月禇裒退還河北遺民二十餘萬死亡略盡裒傳云為

慕容皝及符健所掠死亡咸盡按是時慕容皝卒已踰年矣永和六年慕容雋始率衆南征石鍳即位後蒲洪始有衆十

永和六年洪死健始嗣位皆與裒不相接今不取

六年閏月帝紀正月後云閏月三十國晉春秋皆云閏正月按長曆閏二月帝紀閏月有丁丑己丑按是

歳正月癸酉朔(⿱艹石)閏正月即無丁丑己丑今以長曆為据

三月趙新興王祗即帝位晉帝紀祗即位在閏月三十國晉春秋皆在三月按十六

國春秋祗稱帝拜姚弋仲苻健官而不言苻洪洪三月死故疑祗以三月即位

七年十一月樂陵太守賈堅燕書賈堅傳烈祖問堅年對以受新命始及三載烈祖恱

其言拜樂陵太守按堅以去年九月獲於燕至明年始三年(⿱艹石)未為樂陵太守豈能安集諸縣告諭逢釣故知堅先已為

樂陵太守非因問年而授

八年正月冉閔殺劉顯閔殺顯晉帝紀在正月十六國春秋鈔在二月燕書在三月己

酉未知孰是今從帝紀

升平二年八月郗曇為荀羡軍司帝紀謝萬為豫州下云郗曇為北中

郎將督五州軍事徐兖二州刺史曇傳云荀羡有疾以曇為軍司頃之羡徴還除曇北中郎將都督刺史按帝紀十二月

北中郎將荀羡及慕容雋戰于山茌王師敗績燕書十二月荀羡宼泰山殺太守賈堅載記荀羡殺賈堅下云敗羡復䧟

山茌故知八月曇未為徐兖二州恐始為軍司耳

哀帝興寧元年閏八月張天錫弑𤣥靚帝紀天錫殺𤣥靚自立在七月

今從晉春秋

十月朱斌克許昌燕書作朱𥠖今從晉帝紀

二年八月慕容恪將取洛陽帝紀慕容暐宼洛陽上云苻堅别帥侵河南按明年

恪抜洛陽堅親將以備潼關是未敢與燕争河南也十六國春秋堅傳亦無此舉帝紀恐誤

三年二月桓沖監江州及荆豫帝紀云沖領南蠻校尉按江左唯荆州領南蠻沖傳

亦無蓋紀因桓豁重出今不取

海西公太和二年正月𢈔希免官帝紀是月希有罪走入海按本傳海西廢

後希始逃于海陵此時才坐免官耳

五月秦使曹轂發使如燕朝貢郭辯副之燕建熙八年皇甫眞

為太尉燕書及載記眞傳郭辯至燕皆在眞為太尉下晉春秋在建熙十年八月恐皆非是故附於曹轂降秦下

四年十二月王猛攻洛陽燕少帝紀此年十二月王猛攻洛明年正月拔落十六國秦春

秋十一月王猛伐燕遺慕容紀書紀請降十二月猛受降而㱕今按獻莊紀云慕容令之奔還鄴建熙元年二月也時王

猛猶在洛又猛遺紀書云去年桓温起師故從燕書

五年八月慕容評將兵三十萬拒秦載紀云四十萬今從晉春秋

太宗咸安元年十一月桓温使劉亨収東海王璽綬

帝紀三十國春秋亨皆作享後魏書僭晉傳作亨今從之

十二月庚寅東海王封海西公海西公紀云咸安二年月降封今從簡文帝紀

孝武帝太元元年五月苻堅伐張天錫周虓曰戎狄

以來未之有也虓傳曰吕光征西域堅出餞之戎士二十萬旌旗數百里問虓曰朕衆力何如虓曰

戎夷以來未之有也按建元十八年二月虓謀反徙朔方十九年正月吕光𤼵長安故知在伐涼州時今從十六國春秋

四年二月秦彭超據彭城謝𤣥傳云何謙進解彭城圍又云於是罷彭城下邳二戍

帝紀及諸傳皆不言此年彭城䧟没而十六國秦春秋云超據彭城又云超分兵下邳留徐襃守彭城至七月以毛當爲徐

州刺史鎭彭城王顯爲楊州戍下邳是二城俱陷也

安帝隆安五年九月吕隆降秦姚興載記姚平伐魏與姚碩徳伐吕隆同時魏

天興五年五月姚平未來侵晉元興元年秦𢎞始四年也晉帝紀晉春秋皆云隆安五年降秦十六國西秦春秋云太

初十四年五月㱕隨姚碩徳伐涼南涼春秋云建和二年月姚碩徳伐吕隆孤攝廣武守軍以避之皆隆安五年也按

秦小國旣與魏相持豈暇更興兵伐涼蓋載記之誤也今以晉帝紀晉春秋十六國西秦南涼春秋爲據

義熈十二年二月姚興卒晉本紀三十國晉春秋皆云義熈十一年二月姚興卒魏本紀

北史本紀姚興姚泓載記皆云十二年按後魏書崔鴻傳太天興二年姚興攺號鴻以爲元年故晉本紀三十國晉春

秋凡𢎞始後事皆在前一年由鴻之誤也

   宋紀上

髙祖永𥘉元年正月乞伏熾盤立其子暮末為太子

晉書作慕末宋書作乞佛茂蔓今從十六國春秋

二年九月殺零陵王宋本紀九月己丑零陵王薨晉本紀九月丁丑據長曆九月丙午朔無己

丑丁丑今不書日

營陽王來本紀髙氏小史皆作滎陽臧后謝晦蔡廓傳作營陽營陽南方郡名也今從之

景平元年正月魏叔孫建入臨淄索虜傳云虜又遣楚兵將軍徐州刺史安

平公涉㱕幡能健越兵將軍青州刺史臨淄侯薛道千陳兵將軍淮州刺史壽張子張模東擊青州所向城邑皆奔走本

紀亦云安平公涉㱕宼靑州按後魏書無涉埽等姓名蓋皆胡中舊名即叔孫建等也

四月己巳檀道濟軍于臨朐裴子野宋略作乙巳按長曆是月丁卯朔無乙巳必

己巳

五月魏主還平城後魏帝紀五月庚寅還次鴈門庚寅車駕至自南廵必一誤今皆不取

太祖元嘉元年正月宋本紀正月癸巳朔日有食之宋紀二月己巳宋略二月癸巳李延壽南

史二月己卯朔皆誤也按長曆是年正月丁巳二月丁亥朔後魏書紀志是年無食今從之

六月癸丑徐羡之等殺廬陵王義眞宋南史本紀二月廢義眞徙新

安之下即云執政使使者誅義眞于新安宋義眞傳六月癸未羡之等遣使殺義眞於徙所羡之傳亦云廢帝後殺義眞

於新安殺帝於吴縣按長曆六月庚寅朔無癸未蓋癸丑也

八月魏丗祖自將輕𮪍討柔然後魏本紀云赭陽子尉普文率輕𮪍討之虜乃退走

李延壽北史紀云帝帥輕𮪍討之虜乃退走今據蠕蠕傳從北史

二年十月魏長孫翰等出黒漠翰傳云與娥淸出長川今從蠕蠕傳

蛾淸出栗園淸傳云與長孫翰出長川今從蠕蠕傳

十一月以楊𤣥為北秦州刺史宋本紀癸酉南史庚午按十一月壬午朔無癸

酉及庚午今不書日

三年十一月夏東平公乙斗奚斤傳作乙升今從帝紀

五年二月魏安頡擒赫連昌十六國春秋鈔云承光三年五月戰于黒渠為魏所

敗昌與數千𮪍奔還魏追𮪍亦至昌河内公費連烏提守髙平徙諸城民七萬户于安定以都之四年二月魏軍 至安

定三城潰昌奔秦州魏東平公娥淸追擒之送于魏與後魏紀傳不同今從後魏書

三月赫連定擒奚斤等宋索虜傳元嘉五年使大將吐伐斤西伐長安生擒赫連昌于

安定封昌為公以妹妻之昌弟定在隴上吐伐斤乗勝以𮪍三萬討之定設伏於隴山彈箏谷破之斬吐伐斤盡坑其衆

定率衆東還復克長安燾又自攻不克乃分軍戍大城而還今從後魏書

十月徐州刺史王仲德伐魏後魏紀云淮北鎮將按南史仲徳時為安北將軍徐州刺

史宋書仲徳傳闕又宋書南史本紀北史本紀及宋魏諸臣列傳魏劉裕傳宋索虜傳皆無是年王仲徳等伐魏事唯後

魏本紀有之今從之

七年十月崔模降魏宋書云模抗節不降投塹死按後魏書模仕魏爲武城男宋書誤也

乞伏暮末東如上邽後魏乞伏國仁傳云爲赫連定所逼遣烏訥等求迎宋氐胡傳云茂蔓聞

赫連定敗將家户及興國東征欲移居上邽今從十六國春秋

八年六月益州刺史慕利延寧州刺史拾䖍十六國春秋作

𣳚利延拾虎今從宋書

十一月北部敇勒後魏書北史本紀皆作敇勒鄧淵傳皆作髙車按髙車即敇勒别名也

九年十二月魏李順使涼後魏書順𥘉奉冊拜沮渠蒙遜爲涼州牧即有蒙遜不拜及順

使還論牧犍事南史順冊拜蒙遜還拜都督四川長安鎭都大將開府徴爲四部尚書加常侍延和𥘉使涼始有不拜等

事今據順云不復周矣明年蒙遜死帝曰卿言蒙遜死驗矣故從南史

十年三月蕭思話爲梁南秦二州刺史思話傳云楊難當宼漢中

乃用思話按本紀及氐胡傳難當宼漢中皆在十一月

涼王蒙遜立牧犍為丗子宋書十六國春秋作茂䖍後魏書紀傳作牧犍今從之

十一年三月魏于什門還平城後魏書節義傳云什門在燕歷二十四年按後

魏本紀神瑞元年八月遣于什門招諭馮跋至此年二十一年矣(⿱艹石)二十四年乃在太延三年太延二年馮氏亡矣

十二年五月焉𦒿入貢于魏後魏書皆作烏𦒿云漢時舊國也按漢書作焉𦒿今

十一月楊難當使楊保宗鎭童亭後魏書作薫亭宋書作童今從之

十三年四月燕尚書令郭生後魏古弼傳作大臣古𭰖今從十六國春秋鈔

十六年九月沮渠牧犍兄子萬年降魏宋書氐胡傳曰茂虎兄子萬年

為虜内應茂䖍見執今從後魏書

牧犍弟宜得安周宋書宜得作儀徳安周作從子豐周今從後魏書

十月魏徙涼州吏民三萬户于平城十六國春秋鈔云十萬户今從後魏書

十七年四月劉湛言天下艱難詎是幼主所御南史以為

義康有此言湛景仁並不荅按義康雖不識大體豈敢自為此言湛常欲推崇義康豈肯聞而不荅今從宋書及宋略

五月湛以母憂去職南史云湛伏甲於室以俟上臨弔謀又泄竟弗之幸宋書無此事按

湛若謀泄當即伏誅豈得尚延半歳今從宋書

十八年十二月詔裴方明等討楊難當氐胡傳作十九年正月遣方明

等今從帝紀

十九年七月以劉眞道爲雍州裴方明為梁南秦二

州方明不拜眞道傳此事在胡崇之殁後氐胡傳崇之殁在明年二月即眞道傳誤

魏安西將軍古弼宋索虜傳作吐奚爱弼氐胡傳作吐奚弼蓋其舊姓今從後魏書

唐契攻闞爽宋氐胡傳作闕爽今從後魏書

九月沮渠無諱將衞興奴宋書衞興奴作衞尞今從後魏書

封無諱為西河王宋本紀封爵在六月傳在九月末今從傳

二十年四月魏河間公齊殺楊保宗符逹等立楊文

徳為主宋氐胡傳云拓跋齊聞兵起遁走逹追擊斬齊因據白崖按後魏河間公齊傳云文徳求援於宋宋

遣房亮之符昭啖龍等率衆助文徳斬龍禽亮之氐遂平以功拜内都大官卒然則宋書誤也

文徳自稱秦河梁三州牧宋書在三月魏書在四月今從之

十一月魏主令太子副理萬機宋索虜傳晃與大臣崔氏宼氏不睦崔宼譛之

𤣥髙道人有道術晃使祈福七日七夜佛狸夢其祖父並怒手刃向之曰汝何故信讒欲害太子佛狸驚斍下偽詔曰王

者大業纂承為重儲宫嗣紹百王舊例自今已往事無巨細必經太子然後上聞事節小異今從後魏書

二十一年正月己亥藉田大赦宋略辛酉藉田大赦下有戊午又有辛酉誤也

今從宋書

二十二年八月鄯善王眞逹降魏本紀作眞逹興今從西域傳

二十三年二月魏人宼兖靑冀三州宋文帝紀三月索虜宼兖豫靑冀刺

史申恬破之魏太武紀二月永昌王仁至髙平禽劉義隆將王章略金郷方與遷其民五千家於河北髙涼王那至濟南

東平陵遷其民六千餘家於河北蓋宋魏各據奏到之月書之耳宋索虜傳又云虜破掠太原得四千餘口蓋魏人夸張

其數故不同耳

五月檀和之等破林邑本紀在六月傳在五月當是六月賞檀和之等今從傳

八月魏破蓋吳傳首平城宋索虜傳云屠各反吳自攻之為流矢所中死吳弟吾生

率衆入木面山尋皆破散今從魏書

二十四年十二月魏𣈆王伏羅卒宋索虜傳曰燾所住屠蘇為疾雷所擊屠

蘇倒見壓殆死左右皆號泣𣈆王獨不悲燾怒賜死此出於傳聞今從後魏書

二十七年二月辛亥魏主至南頓宋書是月辛丑南平王鑠進號西平辛巳

索虜宼汝南按長暦二月壬辰朔十月辛丑二十日辛亥巳當作亥

三月參軍劉泰之後魏紀作劉坦之今從宋書

七月乙亥魏王買徳弃城走宋略云虜濟州刺史王淮敗走虜支解王淮傳示列

戍今從宋書

王𤣥謨圍滑臺宋略九月庚申𤣥謨前軍次白馬與虜兖州刺史歌舒跋戰破之玄謨進攻滑臺今

從宋

南平王鑠遣梁坦出上蔡鑠傳作到坦之今從宋略

十一月辛卯魏主至鄒山宋略云戊子至鄒山今從後魏書

魏洛州刺史張是連提宋略作張是連提今從宋書

魏永昌王仁追及劉康祖於尉武宋略及南平王鑠傳皆作尉氏按康祖傳

云去夀陽裁數十里然則非尉氏也今從康祖及索虜傳作尉武𠝹

康祖衆潰康祖傳云大戰一日一夜又云虜死者太半今從宋略

十二月己未魏兵至淮上魏本紀云丁卯至淮按宋略己未虜至淮西宋本紀乙丑

胡崇之等敗今從之

臧質使臧澄之營東山序傳作臧證之今從帝紀質傳作澄之

質營於城南宋略云質屯盱眙北今從宋書

魏主設氊屋於𤓰歩山魏帝紀云癸未車駕臨江起行宫於𤓰歩山蓋謂此也今從宋書

魏主求㛰不成魏帝紀云甲申義隆使獻百牢貢其方物又請進女於皇孫以求和好帝以師昬非

禮許和而不許昬使散𮪍侍郎夏侯野報之詔皇孫為書致馬通問焉此皆魏史誇辭今從宋書

二十八年二月魏主赦盧度丗宋柳元景傳元景從祖弟光丗先留鄉里

索虜以為折衝將軍河北太守封西陵男光丗姊夫為司徒崔浩虜之相也元嘉二十七年虜主拓跋燾南宼汝潁浩密

有異圖光丗要河北義士與浩應接謀泄𬒳誅河東大姓坐連謀夷滅者甚衆光丗南奔得免太祖以為振武將軍與魏

事不同今從從魏書

四月以魯秀為潁川太守宋略云滎陽太守今從宋書

六月魏太子晃以憂卒宋索虜傳云燾至汝南𤓰歩晃私遣取諸營鹵獲甚衆燾歸聞

知大加搜撿晃懼謀殺燾燾乃詐死使其近習召晃迎喪於道執之及國罩以鐵籠尋殺之蕭子顯齊書亦云晃謀殺佛

狸見殺宋略曰燾旣南侵晃滛于内謀欲殺燾燾知之歸而詐死召晃迎䘮晃至執之罩以鐵籠捶之三百曳於叢棘以殺

焉又索虜傳云晃弟秦王烏奕旰與晃對掌國事晃疾之訴其貪暴燾鞭之二百遣鎭抱罕此皆江南傳聞之語今從後

二十九年二月甲寅魏主𬒳宋書作庚申今從魏書

五月詔蕭思話等北伐索虜徐爰張永傳並云王𤣥謨亦北伐𤣥謨傳中不曽行蓋脫

誤魏紀載六月劉義隆將檀和之宼濟州梁坦及魯安生軍于京索龐萌薛安都宼𢘆農都不言蕭思話等而宋紀亦無

此數人者至七月云韓元興討之和之退梁坦安生亦走不言思話之歸宋略有臧質遣柳元景徇蒲阪元景傳亦有之

今從宋書宋略

七月張永等至碻磝宋略七月壬辰永師及碻磝下又有乙酉壬辰按長曆此月丁丑朔四日

庚辰六日壬午十六日壬辰疑永以庚辰或壬午至碻磝非壬辰也

潘淑妃生始興王濬太子劭傳云濬母卒使潘淑妃養之濬傳及文九王傳皆云濬實潘子南

史亦云淑妃養爲子淑妃愛濬濬心不附今從濬本傳

十月魏皇孫濬即位攺元興安宋索虜傳燾以烏弈旰有武略用以爲太子會

燾死使人嬖宗愛立可博眞爲後宗愛博眞恐爲弈旰所危矯殺之而自立號年承平博眞懦弱不爲國人所附晃子濬

字烏雷直懃素爲燾所愛燕王謂國人曰博眞非正不宐立直懃嫡孫應立耳乃殺博眞及宗愛而立濬爲主號年正平

與後魏書不同又云在二十八年皆宋書之誤也

十二月戊午魏陸俟進爵東平王魏紀云戊申按上有丁巳下有癸亥不當

中有戊申蓋戊午字誤耳

三十年正月東宫實甲萬人宋元凶劭傳云二十八年彗星入太㣲掃帝座二十

九年十一月霖雨連雪太陽罕曜三十年正月風霰且雷上憂有竊𤼵輙加劭兵衆東宫實甲萬人按二十九年劭濬巫

蠱事已發豈有因十二月及明年正月災異而更加劭兵今從宋略

癸亥夜劭為逆劭傳云二十一日夜按長曆是月甲辰朔宋略云癸亥夜乃二十日也今從之

三月劭殺新渝懐侯玠劭傳作球今從長沙王道憐傳

辛卯臧質子敦等逃亡宋略庚申武陵王戒嚴辛亥臧敷逃按長曆是月甲戌朔無庚

申辛亥又宋略上有甲申下有癸巳此必庚寅辛卯字誤也宋書敷作敦今從之

庚子武陵王移檄四方宋略移檄亦在庚申日按謝莊傳曰奉三月二十七日檄然則發檄

在庚子日也

四月癸亥柳元景至新亭宋略云壬戌元景次新林依山為壘按本紀癸亥元景至

新亭元景傳元景至新亭經日劭乃水陸出軍今從之

五月甲戌魯秀等攻大航元凶傳云其月三日按宋略甲戌乃二日也

七月南海太守鄧琬蕭簡傳作劉玩今從本紀

世祖孝建元年正月魯爽舉兵宋本紀二月庚午爽臧質南郡王義宣徐遺寶

舉兵反義宣慱云其年正月便反宋略云二月義宣等反按爽之反帝猶遣質收魯𢎞則非同日反明矣又按長曆是月

戊辰朔然則庚午二日也義宣傳起兵在二月二十六日但不知爽反在正月與二月耳

三月己亥内外戒嚴宋本紀宋略皆作癸亥下有辛丑按長曆是月戊戌朔癸亥二十六日辛

丑乃四日也當作己亥

四月薛安都等斬楊胡興安都傳作胡與今從宗越傳

李延夀誅魯爽此語本出沈約宋書吴喜黃回傳賛而延夀取之以約施用失所故絀其名

柳元景進屯姑熟垣護之傳作南州葢南州即姑熟也

五月胡子反等守梁山西壘西南風急義宣傳曰五月十九日西

南風猛宋略曰己亥質遣尹周之攻梁山西壘陷之按長曆是月丁酉朔三日己亥八日甲辰十八日甲寅宋略於己亥

上有甲辰下有甲寅然則決非十九日與己亥或者是己酉與辛亥也今不書日闕疑

六月義宣至江陵魯秀北走宋略云秀自襄陽敗退將及江陵聞敗北走今從宋書

大明二年十月遣龐孟虬救淸口宋顧師伯傳云魏遣清水公捨賁敇文宼清口

丗祖遣孟虬及殷孝祖赴討魏本紀孝祖修兩城於清水東詔封敇文擊之今從之

三年四月劉道龍宋略南史作道就今從宋書

竟陵王誕殺垣閬宋略云己亥殺閬按本紀乙卯貶誕爵今從之

内外纂嚴宋略乙亥纂嚴按長曆是月戊戌朔無乙亥蓋己亥也

四年三月魏人宼北隂平朱提太守楊歸子破之

紀索虜宼北隂平孔提太守楊歸子擊破之宋略云索虜宼壯降平朱太守楊歸子擊破之按郡縣名無壯降平及孔提

北隂平參酌二書當為朱提

五年九月詔沈慶之位次司空宋略此事在戊戍按長曆是月甲寅朔無戍戌

以歷陽王子顓為臨海王宋略作子瑱今從宋書

六年四月殷淑儀卒南史云殷淑儀南郡王義宣女也義宣敗後帝密取之假姓殷氏左

右宣泄者多死或云貴妃是殷琰家人入義宣家義宣敗入宫今從宋書

七年正月江智淵以憂卒宋略曰帝旣以僧安辱智淵自是詆之無度智淵不堪其

恥退而自殺今從宋書

太宗泰始元年七月華願兒言於廢帝曰官為鴈天

宋書作應天子宋略作鴈天子按字書贗偽物也韓愈詩曰居然見眞贗書或作鴈今從宋略

十月少府劉曚妾孕臨月宋書帝紀作少府劉勝始安王休仁傳作廷尉劉曚宋畧

及南史帝紀皆作少府劉曚休仁傳作廷尉劉蒙今從其多者

廢帝使朱景雲賜晉安王子勛死謝道邁等告鄧琬

請計子勛傳云景雲遣信使告琬宋略云帝使道遇齎敇至潯陽琬謂道遇云云今從琬傳

姜産之産或作彦宋書宋略南史皆作産今從之

二年正月辛亥以山陽王休祐督諸軍西討宋略二月庚申以休

祐都督西討今從宋書

壬子路太后殂宋略南史皆曰義嘉之難太后心幸之延上飲酒置毒以進侍者引上衣上寤起以

其巵上壽是日太后崩䘮事如禮宋書無之今不取

三月以鄭黒為司州宋殷琰傳作鄭墨今從宋本紀宋略

六月始安内史王識之宋書作王職之今從宋略

蕭頥據郡起兵宋鄧琬傳云丗子與南康相沈用之等據郡起義宋略亦云沈肅之以郡招義按頥

始自獄中劫出琬所署南康相不容便與之同今從蕭子顯南齊書紀

七月劉胡攻錢溪宋略曰胡進軍鵲頭遣其將陳慶以三百舸逼錢溪今從宋書

十月梁州刺史柳元怙宋略作元哲今從宋書

兖州刺史畢衆敬宋略作畢榛後魏書云小名捺今從本傳

命張永等迎薛安都後魏紀安都與常珍竒降皆在九月而宋本紀宋略遣張永等北出

皆在十月今從之

常珍竒降魏宋略十二月甲寅珍竒復以郡叛蓋於時宋朝始聞之耳

畢衆敬子元賔先坐誅後魏書衆敬傳云元賔有它罪或獨不捨之宋略云榛息在都已誅

矣今從之

三年正月張永等弃城夜遁宋本紀去年冬永攸之大敗遂失淮北四州及豫州

淮西地宋略今年正月永攸之師次彭城虜掩其輜重敗王穆之于武原薛安都開彭城以納虜永等引退虜追之王師

敗績畢捺亦舉兖州歸虜遂失淮北之地魏帝紀去年九月常珍竒薛安都内屬張永沈攸之擊安都詔尉元救彭城西

河公石救懸瓠十一月畢衆敬内屬十二月己未次干秺周凱張永沈攸之相繼退走今年正月癸巳尉元破永攸之於

吕梁東閏月沈文秀崔道固舉州内屬按靑冀今歳始叛宋去年豈得已失淮北安都為永攸之所逼故降魏豈得今年

永攸之始次彭城安都始納魏兵乎蓋去冬穆之等已敗退今春永大敗耳今從後魏帝紀

失淮北四州及豫州淮西之地後魏帝紀閏月沈文秀崔道固舉州内屬宋索

虜傳曰永攸之敗退虜攻靑冀二州執文秀道固又下書曰淮北三州民自天安二年正月三十日壬寅昧爽已前罪一

切原免按青州破在五年淮北三州蓋謂徐司豫壬寅二十日壬子三十日也

二月魏西河公石攻張超宋帝紀云索虜宼汝隂太守張景逺擊破之景逺即超也宋略

七月張景逺先卒汝隂城又陷亦誤也今從後魏書

三月申纂為魏所殺宋略云七月纂戰死蓋贈官之月今從魏帝紀

四月魏尉元上表尉元傳先上表論取四城利害後乃云沈攸之欲援下邳遣孔道恭擊破之按

元以泰始二年九月受詔敕薛安都此表云受命出疆再離寒暑又云今雖向𤍠猶可行師則似上表時在四年春末夏

𥘉也又按沈攸之以三年八月出師尋即敗退則上表當在攸之敗後今此表但言陳顯逹循𪧐豫不言攸之救下邳又

慕容白曜以四年二月十七日抜歷城而此表欲釋靑冀之師先定東南之地則此表不在其年春末夏𥘉決矣蓋再當

作載是語助之辭非謂兩經寒暑也故置於此

七月遣沈攸之等擊彭城宋沈攸之傳宋略皆云帝怒攸之云卿(⿱艹石)不行便可使吴

喜獨去按喜傳乃無與攸之討彭城事後魏書作吳僖公不知即吳喜為别一人也

八月魏長孫陵等入東陽西郭𭧂掠沈文秀擊破之

文秀傳云八月虜蜀郡公拔式入西郭今從慕容白曜傳

十月徙義陽王昶為晉熈王宋帝紀在十一月今從宋略

四年正月魏以髙閭張讜對為東徐州刺史尉元傳沈攸之

旣走元以書諭王𤣥載𤣥載與魯僧遵崔武仲相繼皆走遂以髙閭與張讜對為東徐州刺史按三年十一月乙卯始以

讜為東徐州刺史則於時未降魏也故置於此

二月庚寅魏慕容白曜拔歷城東郭癸巳崔道固降

宋略云丙申索虜䧟歴城執崔道固按後魏列傳道固表云以今月十四日臣東郭失守以十七日面縛請罪長曆是月

丁丑朔今從之

六年四月吐谷渾王拾寅宋本紀作拾䖍今從後魏書

十月立皇子智隨為武陵王宋本紀作智賛宋略作賛列傳作智隨按太宗生子皆筮

之以卦為其字今從列傳

七年二月内外百官並斷俸禄宋本紀云日給料禄俸今從南史

帝密取諸主SKchar有孕者内宫中生男則殺其母宋書云閉

其母於幽房今從宋略

七月或譛蕭道成有貳心於魏南齊書太祖紀云帝常嫌太祖非人臣相而民

間流言蕭諱當為天子帝愈以為疑今從宋略

帝使吳喜賜道成酒南齊紀云太祖戎服出門迎即酌飲之喜還帝意乃解宋畧云道成

懼弗肯飲將出奔喜語以誠先為之酌於是喜得罪而道成𬒳徴蓋南齊書欲成太祖之美故云爾今從宋略

八月魏顯祖傳位太子後魏天象志云上迫於太后傳位太子按馮太后(⿱艹石)迫顯祖傳位當

奪其大政安得猶惣萬機今從帝紀

泰豫元年二月王景文飲藥而卒南史云帝使謂景文曰朕不謂卿有罪然

吾不能獨死請子先之(⿱艹石)使者有此語則坐客不容不知更終碁局又曰景文酌酒謂客曰此酒不可相𭄿自仰而飲之按

焦度𭄿拒命必不對坐客言之何得死時客猶在坐也今從宋書

六月乙巳蒼梧王尊皇太后宋略本紀作癸未今從宋本紀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