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考異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資治通鑑考異 卷第四
宋 司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五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四


   臣司馬光奉 勑編集

   晉紀中

惠帝元康四年正月安昌公石鑒薨本傳鑒封昌安縣侯今從帝紀

傅咸卒三十國晉春秋元康四年七月𫝊咸為司𨽻五年五月始親職十月卒二書附年月多差舛故以本傳為定

五年十月武庫火三十國晉春秋云閏月宋晉五行志云閏月庚寅今從晉書帝紀

八年九月李特入蜀帝紀元康七年關中饑八年雍州有年而華陽國志三十國晉春秋皆云

八年特就榖入蜀今從之

九年正月出成都王穎為平北將軍帝紀云以頴為鎮北大將軍今從本傳

六月髙宻王泰薨帝紀云隴西王本傳云泰為尚書令攺封髙密紀誤

裴頠賈模張華議廢賈后賈后傳曰模與裴頠王衍謀廢之衍後悔而止今從頠傳

八月裴頠劉頌上表䟽刑法志叙頌奏續頠表之下而云侍中太宰汝南王亮按頠表引元

康八年事時亮死已乆蓋志誤也

永康元年正月帝紀天文志皆有己卯日食宋志無之按長曆己卯十七日安得日食

皇孫虨卒帝紀虨作霖按虨字道文不當作霖今從傳

八月石崇潘岳歐陽建被収崇傳曰崇建潛知其計隂勸淮南王允齊王冏圖趙

王倫(⿱艹石)崇果與允同謀允敗崇應惶遽不應𬒳収時方宴於樓上蓋倫秀以舊怨誣殺之耳

以劉頌為光禄大夫三十國春秋云倫黨大怒謀害頌頌懼自殺頌傳云頌為光禄尋病卒今從傳

十一月耿滕為益州刺史帝紀作耿勝載記華陽國志作滕今從之

滕欲入州華陽國志曰戰於廣漢宣化亭殺傳詔按州郡俱治成都不容戰於廣漢又趙廞(⿱艹石)已與滕戰

不應欲直入州今從載記

趙廞殺趙模陳揔帝紀廞又殺犍為太守李密汶山太守霍固按華陽國志犍為太守李苾汶山

太守楊邠非密固也載記亦作李苾蓋紀誤

廞自稱益州牧晉春秋云建號太平元年他書無之今不取

永寧元年正月趙王倫即帝位三十國春秋云倫將篡位義陽王威執詔示嵇

紹曰聖上法堯舜之舉卿其然乎紹厲聲曰有死而已終不有二威怒拔劒而出及惠帝遷于金墉城唯紹固志不從直

于金墉絶不通倫時人皆為之懼晉書忠義傳云倫篡紹為侍中惠帝復祚遂居其職二說不同今皆不取

趙廞殺李庠及其子姪十餘人載記曰及其子姪宗族三十餘人今從華陽國

志又國志庠死去年冬晉春秋在今年春今從之

三月羅尚使王敦討汶山羌死之帝紀在八月疑是洛陽始知今從華陽國志

趙王倫使管襲討斬王盛處穆齊王冏傳曰冏潛與盛穆謀起兵誅倫未𤼵恐

事泄乃與襲殺穆送首於倫以安其意今從三十國春秋

四月大戰于溴水趙王倫傳作激水今從帝紀

六月復封賔徒王晏為吳王晏傳自賔徒徙封代王倫誅復本封今從帝紀

齊王冏為大司馬成都王穎為大將軍録尚書頴傳曰至

鄴詔王粹加九賜進位大將軍都督中外穎拜受徽號讓殊禮按頴在洛慮志已謂頴曰今當與齊王共輔朝政明已有

録尚書之命但頴不受歸鄴故朝廷使粹追命之耳且頴功大於冏不應獨賞冏而頴未賞也今從帝紀

路秀帝紀作路季今從齊王冏傳

八月齊王冏殺東萊王蕤帝紀六月庚午蕤與王輿謀廢冏事覺得罪甲戍冏為大司馬

按誅輿詔已稱冏為大司馬則輿事覺不應在冏為大司馬前今從三十國春秋在八月

九月東安王繇舉東平王楙鎭下邳帝紀八月楙為平東督徐州九月繇

復爵按楙傳繇為僕射舉楙為平東故移在繇還後

太安元年慕容廆擊素怒延載記作素延下云素延怒率衆圍棘城按燕書

紀傳皆謂之素怒延然則怒是其名也

二年正月李特攺元建初帝紀太安元年五月特自號大將軍載記太安元年特稱大將

軍攺元後魏書李雄傳云昭帝七年特稱大將軍號年建𥘉昭帝七年太安元年也祖孝徴修文殿御覧云太安二年

大赦攺年建初元年特見殺三十國晉春秋云太安二年正月特僣位攺年今從御覧等書

蜀郡任叡載記作任明羅尚傳作任銳今從華陽國志

六月李雄殺陳圖華陽國志作陳旹今從載記

七月處士范長生華陽國志作范賢今從載記

涪陵徐轝華陽國志作徐奭今從載記

長沙王乂徴李含爲河南尹含傳云河間王顯表含為河南尹今從皇甫重傳

張昌逃于下雋山帝紀八月庚申劉𢎞及張昌戰于清水斬之昌傳云昌敗竄于下雋山明年秋

擒斬之按𢎞斬張奕表云張昌姦黨𥘉平昌未梟首故從昌本傳

八月以長沙王乂為太尉都督中外諸軍事帝紀太安元年十二

月乂誅齊王即以乂為太尉都督中外晉春秋二年七月顒頴起兵乃以乂為太尉都督以討之按齊王死後頴懸執朝

政乂未應都督中外又顒見為太尉乂不應更為太尉今從晉春秋

十月戊申戰于建春門陸機傳云戰于鹿苑今從帝紀

孫拯下獄晉春秋作孫承今從晉書傳

張方退屯十三里橋河間王顒傳云駃水橋今從帝紀

閏月羅尚留張羅守城載記作羅特今從華陽國志

永興元年正月癸亥東海王越収長沙王乂越傳云殿中諸

將及三部司馬疲於戰守密與左衞將軍朱黙夜収乂别省逼越為主今從乂傳

甲子大赦攺元帝紀太安二年十二月甲子大赦永興元年正月大赦攺元疑是一事

丙寅張方殺乂帝紀三十國晉春秋云太安二年十二月殺乂乂傳云𥘉乂執權之始洛下謡曰草

木萌牙殺長沙乂以正月二十五日廢二十七日死如謡言焉樂廣傳云成都王頴廣之壻也及與長沙王乂遘難而廣

旣處朝望羣小讒謗之廣以憂卒惠帝紀永興元年正月丙午樂廣卒若廣卒時乂未死即乂傳正月二十五日廢為是

合移在永興元年正月而晉春秋太安二年八月樂廣自裁按帝紀今年正月以頴為丞相遣兵屯城門代𪧐衞者疑此

皆乂𥘉死時事又今年正月末亦有甲子丙寅今從乂傳

十月劉淵遷都左國城下云離石大飢遷于𥠖亭則是淵猶在離石也按杜佑通典離

石有南單于庭左國城然則淵雖遷左國猶在離石縣境内也

淵即漢王位帝紀李雄劉淵稱王皆在十一月惠帝入長安後華陽國志李雄十月稱王一本作十二

月三十國晉春秋十六國鈔皆在十月今從之

范陽王虓等請降封太弟穎虓傳云與鎭東將軍周馥同上言按馥傳帝自長安

還馥出為平東將軍都督楊州代劉凖為鎭東据此表張方猶存蓋自鄴還洛陽時也

十二月髙密王略鎭洛陽惠紀作髙密王簡按宗室傳髙密孝王略字元簡時都督青州

後遷都督荆州未甞鎭洛陽蓋簡即略也時雖有朝命而略不至或甞鎮洛陽而本傳遺脫耳

二年六月拓拔猗㐌斬漢將綦母豚後魏書桓帝紀及劉淵傳皆云淵南

走蒲子按晉載記淵無走蒲子事下云自離石遷𥠖亭蓋後魏書夸誕妄言耳

八月琅邪王睿請王導為司馬導傳曰元帝鎮下邳請導為安東司馬按元帝

時為平東及徙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乃為安東耳或者平字誤為安或後為安東司馬故但云司馬

十月詔劉𢎞彭城王釋等討劉輿劉喬傳釋作繹帝紀宗室傳皆作釋蓋喬

傳誤帝紀八月車𮪍大將軍劉𢎞逐平南將軍彭城王釋于宛𢎞釋傳及衆書皆無之𢎞傳但云彭城前東奔有不善之

言按𢎞晉室純臣劉喬與范陽構難𢎞猶以書和解之以安天下尊王室釋受王命鎮宛而𢎞肯更自逐之乎據此詔令

𢎞釋共討劉輿疑無𢎞逐釋事帝紀必誤

十一月河間王顒遣吕㓪収劉暾暾傳云顒遣陳顔吕㓪率𮪍五千𭣣暾按

暾匹夫安用五千𮪍蓋㓪時在洛顒敇使収暾耳說者欲大其事故云爾

十二月王浚以突𮪍資劉琨琨傳云得突𮪍八百人按劉喬傳云琨率突𮪍五千

濟河攻喬疑八百太少或因下又迎東海王之數致有兹誤今闕疑

劉喬奔平氏帝紀云喬奔南陽按地理志南陽無平氏縣武帝分南陽置義陽郡有西平氏縣或者南

陽有東平氏而非縣與

吳王常侍甘卓棄官東歸卓傳云州舉秀才為吴王常侍討石冰以功賜爵都亭侯

東海王越引為參軍出𥙷離狐令弃官東歸遇陳敏敏傳云吳王常侍甘卓自洛至按卓為常侍不應討石冰為離狐令

不應自洛至今從敏傳

光熈元年三月李毅女秀守寧州城懐帝紀永嘉元年五月建寧郡

夷攻䧟寧州死者三千餘人李雄載記云南夷李毅固守不降雄誘建寧夷使討之毅病卒城陷殺壯士三千餘人送婦

女千口於成都王遜傳云李毅卒城中奉毅女固守經年華陽國志有毅卒年月及女秀守城事今從之

六月復羊后后傳曰張方首至洛陽即日復后位按方傳首已乆不至今日今從帝紀

司空越遣糜晃擊河閒王顒牽秀傳云顒密遣使就東海王越求迎越遣將

糜晃等迎顒今從顒傳

李雄即帝位攺元晏平晉帝紀三十國晉春秋皆云永興二年六月雄即帝位華陽國

志光熈元年雄即帝位後魏書序紀及李雄傳皆云昭帝十二年雄稱帝即光熈元年也十六國春秋鈔晏平元年六月

雄即帝位十六國春秋目録雄年號建興二晏平五與華陽國志同今從之諸書雄攺元晏平無大武年號惟晉載記改

元大武無晏平年號按雄國號大成魏書雄傳云雄稱帝號大成攺年晏平故三十國春秋誤云攺年大成載記轉寫誤

為大武今從諸書云大武之號

以范長生為天地太師華陽國志尊長生曰四時八節天地大師今從晉載紀

八月以范陽王虓為司空虓傳云為司徒今從帝紀

十二月南陽王模殺河閒王顒三十國晉春秋云東海王越殺顒今從顒傳

懐帝永嘉元年二月陳敏弟處勸敏殺顧榮等敏傳云弟

昶勸殺榮按晉春秋敏臨死謂處曰我貝卿時昶已先死今從晉春秋

七月琅邪王睿鎭建業元帝紀曰東海王越之収兵下邳以帝都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越西迎大駕

留帝居守永嘉𥘉用王導計始鎮建業按旣都督楊州不當猶鎮下邳又懐帝紀明言七月己未睿都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鎮建業今從之

九月王導說睿引顧榮賀循導傳曰元帝鎮建康居月餘士庶莫有至者會從兄

敦來朝導謂之曰琅邪王仁徳雖厚而名論猶輕兄威風已振宜有以匡濟者會三月上已帝觀禊敦導皆𮪍從王敦傳

東海王越誅繆播後乃以敦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刺史其後徴拜尚書不就周玘傳錢璯聞劉聦逼洛陽不敢進乃謀反時王敦遷尚

書與璯俱西欲殺敦敦奔告元帝懐帝紀永嘉元年七月琅邪王睿鎮建業三年三月殺繆播四年二月錢璯反是時睿

在建業已三年矣安得言月餘又睿名論雖輕安有為都督數年而士庶莫有至者陳敏得江東猶首用周顧以収人望

導為睿佐豈得待數年然後薦之乎然則導傳所云難以盡信今剛去導語及敦名而已

十一月以王敦為靑州刺史晉春秋王衍言於太𫝊越以王澄為荆州敦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據呉

楚以為形援越從之於是澄敦同發越餞之敦傳自靑州入為中書監東海王越誅繆播後始出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播死在永嘉三

年三月此年越在許昌不在洛故以晉書為定

十二月王彌劉靈降漢彌傳曰彌逼洛陽敗於七里澗乃與其黨劉靈謀歸漢按十六

國春秋靈為王讃所逐彌為苟純所敗乃謀降漢今年春靈已在淵所五月彌乃如平陽然則二人先降漢已乆矣彌傳誤也

以魏興太守王遜為寧州刺史華陽國志以廣漢太守王遜為寧州按時廣漢

已為李雄所䧟今從遜傳

二年正月丙午朔日食帝紀天文志云丙子朔誤今從長曆

劉淵遣劉聦等據太行石勒等下趙魏石勒載記曰元海使劉聦

攻壺關命勒率所統七千為前鋒都督劉琨遣護軍黃秀等救壺關勒敗秀於白田殺之遂陷壷關事在明年今從十六

國春

二月西平太守曹祛晉春秋作曹祗今從張軌傳

治中楊澹晉春秋作張澹今從張軌傳

七月劉淵徙蒲子劉琨荅太𫝊府書曰潜遣使驛離間其部落淵遂怖懼南奔蒲子雜虜歸

降萬有餘落琨傳亦然按時淵彊琨弱豈因畏琨而徙都蓋琨為自大之辭史因承以為實耳

氐酋單徴降漢載記作氐酋大單于徴按當時戎狄酋長皆謂之大徴即光文單后之父于衍字也

十二月成尚書令楊褒卒載記云丞相楊褒今從晉春秋

三年正月宣于脩之言於漢主晉春秋作鮮于脩之今從載記十六國春秋

夏石勒敗黃肅於封田石勒載記肅作秀封作白今從十六國春秋及劉琨集

淮南内史王曠十六國春秋作王廣今從帝紀

龐淳降漢十六國春秋作劉惇劉琨傳作襲醇今從帝紀

白部鮮卑劉琨集作百部今從後魏書晉書

劉琨自將擊劉虎帝紀七月劉聦及王彌圍壷關琨使兵救之為聦所敗王曠等及聦戰又

敗龐淳以郡降賊十六國春秋淵五月遣聦攻壷關敗韓述黃肅六月晉遣王廣等來討七月戰於長平晉師敗劉惇以

壷關降按劉琨集載六月癸巳琨荅太𫝊府書曰聦彌入上黨龐悙不能禦又曰安居失利韓述授首封田之敗黃肅不

還浹辰之間名將仍殄又曰即重遣江陶都尉張𠋣領上黨太守疾據襄垣續遣鷹楊將軍趙擬梁余都尉李茂與𠋣併

力輕行夜襲賊捐 --捐弃輜車宵 遁而退追尋討截獲三分之二當聦彌之未走烏丸劉虎搆 為變逆西招白部遣使致任稱

臣於淵殘州困弱内外受敵輒背聦而討虎自四月八日攻 圍然則琨討虎以上事皆在四月以前也蓋晉漢二史皆

據奏報事畢而言之今依琨集為定

十二月李臻遣其子成擊王浚燕書王誕傳成作咸今從李洪傳

四年七月劉淵卒十六國春秋八月丁丑淵召太宰歡樂等受遺詔己卯卒辛未葬按長曆七月

壬戍朔十六日丁丑十八日己卯八月辛卯朔無丁丑己卯及辛未辛未乃九月十一日蓋淵以七月卒九月葬十六國

春秋誤也

北海王义載記作乂按十六國春秋作义今從之

十月劉琨以地與猗盧懐帝紀永嘉五年十一月猗盧寇太原劉琨徙五縣居之六年八月

辛亥劉琨乞師于猗盧表盧為代公宋書索虜傳在永嘉三年晉春秋在永嘉四年且云猗盧率萬餘家避難自雲中入

鴈門後魏序紀在穆帝三年即永嘉四年也琨集永嘉四年六月癸巳上太傅府牋云盧感封代之恩故知在四年六月

之前又琨與丞相牋曰昔車𮪍感猗㐌救州之勲表以代郡封㐌為代公見聽時大駕在長安會值戎事道路不通竟未

施行盧以封事見託琨實為表上追述車𮪍前意即蒙聽許遣兼謁者僕射拜盧賜印及符冊浚以此見責戎狄封華郡

誠為失禮然蓋以救弊耳亦猶浚先以遼西封務勿塵此禮之失浚實啓之浚遂與盧争代郡舉兵擊盧為所破紛錯之

由始結於此鴈門郡有五縣在陘北盧新并塵官國甚彊盛從琨求陘北地以並遣三萬餘家散在五縣間旣非所制又

於琨殘弱之計得相聚集未為失宜即徙陘北五縣著陘南盧因移頗侵逼浚西陲圍塞諸軍營浚不復見恕危弱而見

罪責以此觀之盧非避難而來也

琨遣猗盧兵歸國後魏序紀曰劉琨乞師救洛穆帝遣歩𮪍二萬助之東海王越以洛陽飢荒不許

按琨與丞相牋曰琨傾身竭辭北和猗盧遂引大衆躬啓戎行即具白太𫝊切陳愚見取賊之計聦宜時討勒不可縱而

宰相意異所慮不同更憂苟晞馮嵩之徒而稽二宼之誅遣使節抑挫臣鋭氣臣即解甲遣盧衆歸國(⿱艹石)猗盧果遣衆赴

洛琨牋安得不言也

十一月加張軌鎭西將軍帝紀云安西按惠帝永興二年已加軌安西將軍今從本傳

五年正月琅邪王睿使甘卓等攻周馥帝紀戊寅睿使卓攻馥於

壽春馥衆潰未知其為命卓之日與攻日潰日故闕之

三月丙子東海王越薨帝紀五年正月帝密詔茍晞討越乙未越遣楊瑁裴盾共擊晞

三月戊午詔下越罪狀告方鎮討之以晞為大將軍丙子越薨晞傳晞移告諸州陳越罪狀帝惡越專權乃詔晞施檄六

州協同大舉晞移諸征鎮帝又密詔晞討越晞復上表稱李𥘉至奉被手詔卷甲長驅次于倉垣五年帝復詔晞陳越罪

惡詔至之日宣告天下率齊大舉晞表稱輒遣王讃將兵詣項越使𮪍於成臯間獲晞使遂大構嫌隙晉春秋五年正月

上遣李初詔晞討越按越(⿱艹石)已得晞使則帝亦不能自安潘滔何倫等不容晏然在洛且滔等未去則帝亦不敢明言使

晞討越年月事迹旣前後參差如此今並置於越薨之時庶為不失

四月四十八王皆没於石勒東海王越傳云三十六王今從帝紀

六月丁未劉聦封帝平阿公帝紀聦以帝為會稽公載記三十國春秋云平阿公

晉春秋云平河公河字蓋誤十六國三十國晉春秋明年二月乃封帝會稽公蓋先封平阿後進會稽帝紀闕略今從諸書

秦王業南奔密晉書愍帝諱鄴又攺建鄴為建康按三十國晉春秋愍帝名子業或作業又吳志孫

權攺秼陵為建業取興建基業為名皆不為鄴字今從之

中書令李絙閻鼎傳作李𢘆今從王浚傳

七月王浚立皇太子晉書𥘉無其名劉琨與丞相牋曰浚設壇塲有所建立稱皇太子不知為誰

九月劉粲殺南陽王模帝紀八月模遇害按劉琨上丞相牋曰平昌以九月遇禍丗子

時鎭隴右故得無恙今以為據

十月猗盧遣子六脩助劉琨晉春秋作利孫按利孫即六脩也胡語訛轉耳

六年七月髙喬郝聿以晉陽降漢劉琨傳曰屬龐醇降于聦鴈門烏丸

復反琨親出禦之粲乗虚襲取晉陽按琨上太子牋曰聦以七月十六日復決計送死臣即自東下率中山常山之卒並

合樂平上黨諸軍未旋之間而晉陽傾潰十六國春秋亦云琨収兵常山本傳誤也

九月賈疋等奉秦王業為皇太子懐帝紀云賈疋討劉粲於三輔走之

關中小定奉秦王為太子按賈疋等以永嘉五年攻劉粲于新豐粲敗還平陽奉秦王入雍城六年三月劉曜弃長安走

秦王入長安漢兵皆已退矣秦王為太子時劉粲方在晉陽懐紀誤

十月猗盧遣其子六脩及兄子普根等攻晉陽

國春秋云遣子曰利孫宥六湏載記云賔六須劉琨集云左右賢王又云右賢王撲速根本從後魏書

箕澹十六國春秋後魏書作姬澹今從劉琨傳

漢人殺盧志劉聦載記志勸太弟义作亂被誅按志勸成都王頴起義兵諌頴攻長沙王乂忠義敦篤

始終不虧非勸人作亂者也今從盧諶傳

十二月賈疋戰死帝紀曰疋討賊張連遇害疋傳天護攻之疋敗走墜澗死今從十六國春秋

叚疾陸眷石勒載記及後魏書作就陸眷今從王浚傳

末柸後魏書作末破今從王浚傳

王敦屯豫章王澄傳曰時王敦為江州鎭豫章按敦時為楊州刺史都督征討諸軍非為江州也

王機入廣州王澄死周覬敗王敦鎭豫章機入廣州紀傳皆無年月按衞玠傳玠依敦於豫章以永嘉

六年卒故附於此

王如降於王敦如降亦無年月明年有如餘黨入漢中故附此

愍帝建興元年四月琅邪王睿用郗鑒為兖州劉琨集建

興二年十一月壬寅朔與丞相牋曰焦求雖出塞郷有文武膽幹茍晞用為陳留太守獨在河南距當石勒撫綏有方琨

以求行領兖州刺史後聞荀公以李述為兖州以素論門望不可與求同日而論至於膽幹可以處危權一時之用李述

亦不能及求而王𤣥年少便欲共討求琨以求己與𤣥搆隙便召還而州界民物甚不安服述二千石及文武大姓連遣

信使求刺史是以遣兄子演代求領兖州事往年春正月遣詣鄴至是斬王桑走趙固云云今勒據襄國逼近鄴城故令

演轉南演今治在廩丘而李述郗鑒並欲爭兖州或云為荀公所用或云為明公所用大宼未殄而自共尋干戈此亦大

潰也輒敕演謹自守而已按王桑趙固之敗及石勒攻鄴皆永嘉六年琨牋又云傳長安消息王上是秦王又建興二

年十一月丙申朔元年十一月壬申朔十二月壬寅朔然則琨發牋之日建興元年十二月壬寅朔也傳冩誤耳

九月荀藩薨於開封帝紀曰薨于滎陽今從藩傳

二年正月陳元逹言女寵太盛載記元逹等曰臣恐後庭有三后之事按立二

后在明年於時未也

二月劉琨移檄州郡琨集檄首云三月庚午朔五月甲戍按石勒以壬申克幽州蓋時晉陽尚

未知也欲叙琨事畢然後叙勒事故置此

三月壬申石勒至薊三十國春秋先言癸酉勒取幽州後言壬午勒晨至薊按劉琨表曰

勒以三月三日徑掩薊城然則當言壬申是也

五月己丑張軌薨帝紀作壬辰今從前涼録鈔前涼録鈔又曰葬建陵蓋張祚僣號後追尊其墓耳

六月殷凱帥衆向長安晉春秋作叚凱今從麴允傳

三年三月漢攺元建元十六國春秋建元元年在晉建興二年同編脩劉恕言今晉州臨汾

縣嘉泉村有漢太宰劉雄碑云嘉平五年歳在乙亥二月六日立然則改建元在乙亥二月後也

八月杜弢遁走道死弢傳云弢逃遁不知所在晉春秋云城潰弢投水死今從帝紀

以第五猗為安南將軍周訪傳云征南大將軍今從杜曽傳

四年正月追謚吳王晏曰孝本傳晏謚敬王今從愍帝紀

漢太宰河間王易晉春秋易作士通今從載記

七月漢三后之外佩后璽者七人劉聦載記曰四后之外按時靳上皇后已

死唯三后耳云四誤也

十一月侍中宗敞帝紀作宋敞今從晉春秋

十二月乙卯朔日食帝紀天文志皆誤作甲申朔宋志乙卯朔與長曆合今從之

中宗建武元年五月壬午日食帝紀天文志皆云五月丙子日食按長暦是月

壬午朔無丙子今以曆爲据

十一月己酉朔日食帝紀天文志皆云十一月丙子日食按長曆十月十二月皆巳卯朔是月

己酉朔二十八日丙子晉書元帝紀十一月有甲子丁卯(⿱艹石)丙子朔則甲子丁卯乃在十月又劉琨集是年三月癸未朔

八月庚辰朔皆與長曆合今以為据

大興二年蒲洪降趙三十國晉春秋洪降劉曜在太興元年按元年曜未都長安晉書洪載記

無年但云曜僣號長安洪歸曜故置此年

三年六月閻涉趙卬等殺張寔晉書寔傳作閻沙趙仰又云寔知其謀収

劉𢎞殺之据晉春秋作閻涉趙卬又𢎞死在寔𬒳殺後今從之

四年十二月以慕容廆為車𮪍將軍平州牧燕書云車𮪍大

將軍平州刺史按晉書載記先拜平州刺史尋加車𮪍州牧今從之

永昌元年十月王敦以王諒為交州刺史諒傳永興三年敦以

諒為交州按永興三年惠帝光熙元年也諒傳誤

肅宗大寧元年四月王敦移鎭姑孰屯于湖晉春秋及後魏

書僣晉傳云屯蕪湖晉書明帝紀云敦下屯于湖今從之

六月阮放卒放傳云成帝幼沖庾氏執政放求為交州下乃云逢髙寳平梁碩還非成帝時也放傳誤

二年六月温嶠與右將軍卞敦守石頭敦傳云王敦表為征虜將

軍都督石頭軍事明帝討敦以為鎭南將軍假節今從明帝紀

詔有能殺錢鳳送首封五千户侯晉春秋此詔在王導為敦發䘮前故云有

能斬送敦首封萬户侯賞布萬匹按此詔云敦以隕斃是稱敦已死也不應復購其首今從敦傳

七月王含等水陸五萬敦傳及晉春秋皆云三萬今從明帝紀

周光斬錢鳳晉春秋云戴淵弟良斬鳳今從敦傳

三年二月宇文乞得歸遣兄子悉拔雄拒慕容仁

燕書征虜仁傳作悉拔堆後魏書宇文莫槐傳作乞得龜悉跋堆載記亦作龜燕書武宣紀作乞得歸悉拔雄今從之

四月石瞻攻兖州殺檀斌帝紀作石良今從石勒載記

顯宗咸和三年二月後趙攺元太和晉春秋云勒即帝位攺元太和按勒

建平元年始即帝位今從勒載記

四月温嶠從弟充晉春秋作從兄今從晉書嶠傳

五年六月趙以翟斌為句町王晉書春秋作翟眞按秦亡後慕容垂誅翟斌斌

兄子眞北走故知此乃斌也

九月趙王勒即帝位載記云自襄國都臨漳即鄴也按建平二年四月勒如鄴議營新宫

三年勒如鄴臨石虎第勒疾虎詐召石宏還襄國至虎建武元年九月始遷鄴是勒未甞都鄴也

封彭城王子浚為髙密王宗室傳作俊今從帝紀

十月楊謙退保宜都帝紀作陽謙今從李雄載記

七年正月趙主勒大饗羣臣晉春秋云陶侃遣使聘後趙趙王勒饗之按侃

與勒必無通使之理今不取載記云勒因饗髙句麗宇文屋孤使今但云饗羣臣

九年十一月石虎稱居攝趙天王三十國晉春秋虎即位攺元永熙陳鴻大

統歷云石虎即位攺建平五年為延興明年攺建武按三十國晉春秋不記𢎞攺元延熈虎之立實延熈元年也故誤云

永熈𢎞旣號延熈虎安肯稱永熈陳鴻云虎攺建平五年為延興即是𢎞踰年不攺元也恐云說

咸康三年趙庭燎油灌下盤死者二十餘人載記云七人今從三

十國春秋

七月趙王虎殺太子䆳燕書文明紀云咸康四年四月石虎至燕城下會鄴使至太子

䆳在後恣酒入宫殺害石主大恐狼狽引還又云初帳下吴胄使鄴還說四月浴佛日行像詣宫石太子䆳𮪍出迎像往

來馳騁無有儲君體王曰古者觀威儀以定禍福此子虎之副貳而輕佻無禮將不得其死然及石主東歸留䆳監國荒

敗内亂以致誅戮按十六國晉春秋殺䆳皆咸康三年燕書恐誤今從十六國晉春秋

六年九月燕王皝襲趙略三萬餘家燕書云略燕范陽二郡男女數

千口而還今從後趙燕載記

八年正月己未朔日食天文志作乙未今從帝紀及長曆



資治通鑑考異卷第四


    通仕郎試太學正臣周固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