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考异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资治通鉴考异 卷第四
宋 司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宋刊本
卷第五

资治通鉴考异卷第四


   臣司马光奉 敕编集

   晋纪中

惠帝元康四年正月安昌公石鉴薨本传鉴封昌安县侯今从帝纪

傅咸卒三十国晋春秋元康四年七月𫝊咸为司隶五年五月始亲职十月卒二书附年月多差舛故以本传为定

五年十月武库火三十国晋春秋云闰月宋晋五行志云闰月庚寅今从晋书帝纪

八年九月李特入蜀帝纪元康七年关中饥八年雍州有年而华阳国志三十国晋春秋皆云

八年特就榖入蜀今从之

九年正月出成都王颖为平北将军帝纪云以颖为镇北大将军今从本传

六月髙宻王泰薨帝纪云陇西王本传云泰为尚书令攺封髙密纪误

裴𬱟贾模张华议废贾后贾后传曰模与裴𬱟王衍谋废之衍后悔而止今从𬱟传

八月裴𬱟刘颂上表䟽刑法志叙颂奏续𬱟表之下而云侍中太宰汝南王亮按𬱟表引元

康八年事时亮死已乆盖志误也

永康元年正月帝纪天文志皆有己卯日食宋志无之按长历己卯十七日安得日食

皇孙虨卒帝纪虨作霖按虨字道文不当作霖今从传

八月石崇潘岳欧阳建被收崇传曰崇建潜知其计阴劝淮南王允齐王冏图赵

王伦(⿱艹石)崇果与允同谋允败崇应惶遽不应𬒳收时方宴于楼上盖伦秀以旧怨诬杀之耳

以刘颂为光禄大夫三十国春秋云伦党大怒谋害颂颂惧自杀颂传云颂为光禄寻病卒今从传

十一月耿滕为益州刺史帝纪作耿胜载记华阳国志作滕今从之

滕欲入州华阳国志曰战于广汉宣化亭杀传诏按州郡俱治成都不容战于广汉又赵𫷷(⿱艹石)已与滕战

不应欲直入州今从载记

赵𫷷杀赵模陈揔帝纪𫷷又杀犍为太守李密汶山太守霍固按华阳国志犍为太守李苾汶山

太守杨邠非密固也载记亦作李苾盖纪误

𫷷自称益州牧晋春秋云建号太平元年他书无之今不取

永宁元年正月赵王伦即帝位三十国春秋云伦将篡位义阳王威执诏示嵇

绍曰圣上法尧舜之举卿其然乎绍厉声曰有死而已终不有二威怒拔剑而出及惠帝迁于金墉城唯绍固志不从直

于金墉绝不通伦时人皆为之惧晋书忠义传云伦篡绍为侍中惠帝复祚遂居其职二说不同今皆不取

赵𫷷杀李庠及其子侄十馀人载记曰及其子侄宗族三十馀人今从华阳国

志又国志庠死去年冬晋春秋在今年春今从之

三月罗尚使王敦讨汶山羌死之帝纪在八月疑是洛阳始知今从华阳国志

赵王伦使管袭讨斩王盛处穆齐王冏传曰冏潜与盛穆谋起兵诛伦未𤼵恐

事泄乃与袭杀穆送首于伦以安其意今从三十国春秋

四月大战于溴水赵王伦传作激水今从帝纪

六月复封賔徒王晏为吴王晏传自賔徒徙封代王伦诛复本封今从帝纪

齐王冏为大司马成都王颖为大将军录尚书颖传曰至

邺诏王粹加九赐进位大将军都督中外颖拜受徽号让殊礼按颖在洛虑志已谓颖曰今当与齐王共辅朝政明已有

录尚书之命但颖不受归邺故朝廷使粹追命之耳且颖功大于冏不应独赏冏而颖未赏也今从帝纪

路秀帝纪作路季今从齐王冏传

八月齐王冏杀东莱王蕤帝纪六月庚午蕤与王舆谋废冏事觉得罪甲戍冏为大司马

按诛舆诏已称冏为大司马则舆事觉不应在冏为大司马前今从三十国春秋在八月

九月东安王繇举东平王楙镇下邳帝纪八月楙为平东督徐州九月繇

复爵按楙传繇为仆射举楙为平东故移在繇还后

太安元年慕容廆击素怒延载记作素延下云素延怒率众围棘城按燕书

纪传皆谓之素怒延然则怒是其名也

二年正月李特攺元建初帝纪太安元年五月特自号大将军载记太安元年特称大将

军攺元后魏书李雄传云昭帝七年特称大将军号年建𥘉昭帝七年太安元年也祖孝徴修文殿御覧云太安二年

大赦攺年建初元年特见杀三十国晋春秋云太安二年正月特僣位攺年今从御覧等书

蜀郡任睿载记作任明罗尚传作任锐今从华阳国志

六月李雄杀陈图华阳国志作陈时今从载记

七月处士范长生华阳国志作范贤今从载记

涪陵徐轝华阳国志作徐奭今从载记

长沙王乂徴李含为河南尹含传云河间王显表含为河南尹今从皇甫重传

张昌逃于下隽山帝纪八月庚申刘𢎞及张昌战于清水斩之昌传云昌败窜于下隽山明年秋

擒斩之按𢎞斩张奕表云张昌奸党𥘉平昌未枭首故从昌本传

八月以长沙王乂为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帝纪太安元年十二

月乂诛齐王即以乂为太尉都督中外晋春秋二年七月颙颖起兵乃以乂为太尉都督以讨之按齐王死后颖悬执朝

政乂未应都督中外又颙见为太尉乂不应更为太尉今从晋春秋

十月戊申战于建春门陆机传云战于鹿苑今从帝纪

孙拯下狱晋春秋作孙承今从晋书传

张方退屯十三里桥河间王颙传云𫘝水桥今从帝纪

闰月罗尚留张罗守城载记作罗特今从华阳国志

永兴元年正月癸亥东海王越收长沙王乂越传云殿中诸

将及三部司马疲于战守密与左卫将军朱黙夜收乂别省逼越为主今从乂传

甲子大赦攺元帝纪太安二年十二月甲子大赦永兴元年正月大赦攺元疑是一事

丙寅张方杀乂帝纪三十国晋春秋云太安二年十二月杀乂乂传云𥘉乂执权之始洛下谣曰草

木萌牙杀长沙乂以正月二十五日废二十七日死如谣言焉乐广传云成都王颖广之婿也及与长沙王乂遘难而广

既处朝望群小谗谤之广以忧卒惠帝纪永兴元年正月丙午乐广卒若广卒时乂未死即乂传正月二十五日废为是

合移在永兴元年正月而晋春秋太安二年八月乐广自裁按帝纪今年正月以颖为丞相遣兵屯城门代𪧐卫者疑此

皆乂𥘉死时事又今年正月末亦有甲子丙寅今从乂传

十月刘渊迁都左国城下云离石大饥迁于𥠖亭则是渊犹在离石也按杜佑通典离

石有南单于庭左国城然则渊虽迁左国犹在离石县境内也

渊即汉王位帝纪李雄刘渊称王皆在十一月惠帝入长安后华阳国志李雄十月称王一本作十二

月三十国晋春秋十六国钞皆在十月今从之

范阳王虓等请降封太弟颖虓传云与镇东将军周馥同上言按馥传帝自长安

还馥出为平东将军都督杨州代刘凖为镇东据此表张方犹存盖自邺还洛阳时也

十二月髙密王略镇洛阳惠纪作髙密王简按宗室传髙密孝王略字元简时都督青州

后迁都督荆州未尝镇洛阳盖简即略也时虽有朝命而略不至或尝镇洛阳而本传遗脱耳

二年六月拓拔猗㐌斩汉将綦母豚后魏书桓帝纪及刘渊传皆云渊南

走蒲子按晋载记渊无走蒲子事下云自离石迁𥠖亭盖后魏书夸诞妄言耳

八月琅邪王睿请王导为司马导传曰元帝镇下邳请导为安东司马按元帝

时为平东及徙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乃为安东耳或者平字误为安或后为安东司马故但云司马

十月诏刘𢎞彭城王释等讨刘舆刘乔传释作绎帝纪宗室传皆作释盖乔

传误帝纪八月车𮪍大将军刘𢎞逐平南将军彭城王释于宛𢎞释传及众书皆无之𢎞传但云彭城前东奔有不善之

言按𢎞晋室纯臣刘乔与范阳构难𢎞犹以书和解之以安天下尊王室释受王命镇宛而𢎞肯更自逐之乎据此诏令

𢎞释共讨刘舆疑无𢎞逐释事帝纪必误

十一月河间王颙遣吕㓪收刘暾暾传云颙遣陈颜吕㓪率𮪍五千𭣣暾按

暾匹夫安用五千𮪍盖㓪时在洛颙敇使收暾耳说者欲大其事故云尔

十二月王浚以突𮪍资刘琨琨传云得突𮪍八百人按刘乔传云琨率突𮪍五千

济河攻乔疑八百太少或因下又迎东海王之数致有兹误今阙疑

刘乔奔平氏帝纪云乔奔南阳按地理志南阳无平氏县武帝分南阳置义阳郡有西平氏县或者南

阳有东平氏而非县与

吴王常侍甘卓弃官东归卓传云州举秀才为吴王常侍讨石冰以功赐爵都亭侯

东海王越引为参军出𥙷离狐令弃官东归遇陈敏敏传云吴王常侍甘卓自洛至按卓为常侍不应讨石冰为离狐令

不应自洛至今从敏传

光熙元年三月李毅女秀守宁州城懐帝纪永嘉元年五月建宁郡

夷攻䧟宁州死者三千馀人李雄载记云南夷李毅固守不降雄诱建宁夷使讨之毅病卒城陷杀壮士三千馀人送妇

女千口于成都王逊传云李毅卒城中奉毅女固守经年华阳国志有毅卒年月及女秀守城事今从之

六月复羊后后传曰张方首至洛阳即日复后位按方传首已乆不至今日今从帝纪

司空越遣糜晃击河闲王颙牵秀传云颙密遣使就东海王越求迎越遣将

糜晃等迎颙今从颙传

李雄即帝位攺元晏平晋帝纪三十国晋春秋皆云永兴二年六月雄即帝位华阳国

志光熙元年雄即帝位后魏书序纪及李雄传皆云昭帝十二年雄称帝即光熙元年也十六国春秋钞晏平元年六月

雄即帝位十六国春秋目录雄年号建兴二晏平五与华阳国志同今从之诸书雄攺元晏平无大武年号惟晋载记改

元大武无晏平年号按雄国号大成魏书雄传云雄称帝号大成攺年晏平故三十国春秋误云攺年大成载记转写误

为大武今从诸书云大武之号

以范长生为天地太师华阳国志尊长生曰四时八节天地大师今从晋载纪

八月以范阳王虓为司空虓传云为司徒今从帝纪

十二月南阳王模杀河闲王颙三十国晋春秋云东海王越杀颙今从颙传

懐帝永嘉元年二月陈敏弟处劝敏杀顾荣等敏传云弟

昶劝杀荣按晋春秋敏临死谓处曰我贝卿时昶已先死今从晋春秋

七月琅邪王睿镇建业元帝纪曰东海王越之收兵下邳以帝都督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越西迎大驾

留帝居守永嘉𥘉用王导计始镇建业按既都督杨州不当犹镇下邳又懐帝纪明言七月己未睿都督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镇建业今从之

九月王导说睿引顾荣贺循导传曰元帝镇建康居月馀士庶莫有至者会从兄

敦来朝导谓之曰琅邪王仁徳虽厚而名论犹轻兄威风已振宜有以匡济者会三月上已帝观禊敦导皆𮪍从王敦传

东海王越诛缪播后乃以敦为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刺史其后徴拜尚书不就周玘传钱㻅闻刘聦逼洛阳不敢进乃谋反时王敦迁尚

书与㻅俱西欲杀敦敦奔告元帝懐帝纪永嘉元年七月琅邪王睿镇建业三年三月杀缪播四年二月钱㻅反是时睿

在建业已三年矣安得言月馀又睿名论虽轻安有为都督数年而士庶莫有至者陈敏得江东犹首用周顾以收人望

导为睿佐岂得待数年然后荐之乎然则导传所云难以尽信今刚去导语及敦名而已

十一月以王敦为靑州刺史晋春秋王衍言于太𫝊越以王澄为荆州敦为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据呉

楚以为形援越从之于是澄敦同发越饯之敦传自靑州入为中书监东海王越诛缪播后始出为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播死在永嘉三

年三月此年越在许昌不在洛故以晋书为定

十二月王弥刘灵降汉弥传曰弥逼洛阳败于七里涧乃与其党刘灵谋归汉按十六

国春秋灵为王讃所逐弥为苟纯所败乃谋降汉今年春灵已在渊所五月弥乃如平阳然则二人先降汉已乆矣弥传误也

以魏兴太守王逊为宁州刺史华阳国志以广汉太守王逊为宁州按时广汉

已为李雄所䧟今从逊传

二年正月丙午朔日食帝纪天文志云丙子朔误今从长历

刘渊遣刘聦等据太行石勒等下赵魏石勒载记曰元海使刘聦

攻壶关命勒率所统七千为前锋都督刘琨遣护军黄秀等救壶关勒败秀于白田杀之遂陷壷关事在明年今从十六

国春

二月西平太守曹祛晋春秋作曹祗今从张轨传

治中杨澹晋春秋作张澹今从张轨传

七月刘渊徙蒲子刘琨答太𫝊府书曰潜遣使驿离间其部落渊遂怖惧南奔蒲子杂虏归

降万有馀落琨传亦然按时渊强琨弱岂因畏琨而徙都盖琨为自大之辞史因承以为实耳

氐酋单徴降汉载记作氐酋大单于徴按当时戎狄酋长皆谓之大徴即光文单后之父于衍字也

十二月成尚书令杨褒卒载记云丞相杨褒今从晋春秋

三年正月宣于脩之言于汉主晋春秋作鲜于脩之今从载记十六国春秋

夏石勒败黄肃于封田石勒载记肃作秀封作白今从十六国春秋及刘琨集

淮南内史王旷十六国春秋作王广今从帝纪

庞淳降汉十六国春秋作刘惇刘琨传作袭醇今从帝纪

白部鲜卑刘琨集作百部今从后魏书晋书

刘琨自将击刘虎帝纪七月刘聦及王弥围壷关琨使兵救之为聦所败王旷等及聦战又

败庞淳以郡降贼十六国春秋渊五月遣聦攻壷关败韩述黄肃六月晋遣王广等来讨七月战于长平晋师败刘惇以

壷关降按刘琨集载六月癸巳琨答太𫝊府书曰聦弥入上党庞悙不能御又曰安居失利韩述授首封田之败黄肃不

还浃辰之间名将仍殄又曰即重遣江陶都尉张𠋣领上党太守疾据襄垣续遣鹰杨将军赵拟梁余都尉李茂与𠋣并

力轻行夜袭贼捐󠄂弃辎车宵 遁而退追寻讨截获三分之二当聦弥之未走乌丸刘虎构 为变逆西招白部遣使致任称

臣于渊残州困弱内外受敌辄背聦而讨虎自四月八日攻 围然则琨讨虎以上事皆在四月以前也盖晋汉二史皆

据奏报事毕而言之今依琨集为定

十二月李臻遣其子成击王浚燕书王诞传成作咸今从李洪传

四年七月刘渊卒十六国春秋八月丁丑渊召太宰欢乐等受遗诏己卯卒辛未葬按长历七月

壬戍朔十六日丁丑十八日己卯八月辛卯朔无丁丑己卯及辛未辛未乃九月十一日盖渊以七月卒九月葬十六国

春秋误也

北海王义载记作乂按十六国春秋作义今从之

十月刘琨以地与猗卢懐帝纪永嘉五年十一月猗卢寇太原刘琨徙五县居之六年八月

辛亥刘琨乞师于猗卢表卢为代公宋书索虏传在永嘉三年晋春秋在永嘉四年且云猗卢率万馀家避难自云中入

雁门后魏序纪在穆帝三年即永嘉四年也琨集永嘉四年六月癸巳上太傅府笺云卢感封代之恩故知在四年六月

之前又琨与丞相笺曰昔车𮪍感猗㐌救州之勲表以代郡封㐌为代公见听时大驾在长安会值戎事道路不通竟未

施行卢以封事见托琨实为表上追述车𮪍前意即蒙听许遣兼谒者仆射拜卢赐印及符册浚以此见责戎狄封华郡

诚为失礼然盖以救弊耳亦犹浚先以辽西封务勿尘此礼之失浚实启之浚遂与卢争代郡举兵击卢为所破纷错之

由始结于此雁门郡有五县在陉北卢新并尘官国甚强盛从琨求陉北地以并遣三万馀家散在五县间既非所制又

于琨残弱之计得相聚集未为失宜即徙陉北五县著陉南卢因移颇侵逼浚西陲围塞诸军营浚不复见恕危弱而见

罪责以此观之卢非避难而来也

琨遣猗卢兵归国后魏序纪曰刘琨乞师救洛穆帝遣歩𮪍二万助之东海王越以洛阳饥荒不许

按琨与丞相笺曰琨倾身竭辞北和猗卢遂引大众躬启戎行即具白太𫝊切陈愚见取贼之计聦宜时讨勒不可纵而

宰相意异所虑不同更忧苟晞冯嵩之徒而稽二寇之诛遣使节抑挫臣锐气臣即解甲遣卢众归国(⿱艹石)猗卢果遣众赴

洛琨笺安得不言也

十一月加张轨镇西将军帝纪云安西按惠帝永兴二年已加轨安西将军今从本传

五年正月琅邪王睿使甘卓等攻周馥帝纪戊寅睿使卓攻馥于

寿春馥众溃未知其为命卓之日与攻日溃日故阙之

三月丙子东海王越薨帝纪五年正月帝密诏茍晞讨越乙未越遣杨瑁裴盾共击晞

三月戊午诏下越罪状告方镇讨之以晞为大将军丙子越薨晞传晞移告诸州陈越罪状帝恶越专权乃诏晞施檄六

州协同大举晞移诸征镇帝又密诏晞讨越晞复上表称李𥘉至奉被手诏卷甲长驱次于仓垣五年帝复诏晞陈越罪

恶诏至之日宣告天下率齐大举晞表称辄遣王讃将兵诣项越使𮪍于成皋间获晞使遂大构嫌隙晋春秋五年正月

上遣李初诏晞讨越按越(⿱艹石)已得晞使则帝亦不能自安潘滔何伦等不容晏然在洛且滔等未去则帝亦不敢明言使

晞讨越年月事迹既前后参差如此今并置于越薨之时庶为不失

四月四十八王皆没于石勒东海王越传云三十六王今从帝纪

六月丁未刘聦封帝平阿公帝纪聦以帝为会稽公载记三十国春秋云平阿公

晋春秋云平河公河字盖误十六国三十国晋春秋明年二月乃封帝会稽公盖先封平阿后进会稽帝纪阙略今从诸书

秦王业南奔密晋书愍帝讳邺又攺建邺为建康按三十国晋春秋愍帝名子业或作业又吴志孙

权攺秼陵为建业取兴建基业为名皆不为邺字今从之

中书令李絙阎鼎传作李𢘆今从王浚传

七月王浚立皇太子晋书𥘉无其名刘琨与丞相笺曰浚设坛场有所建立称皇太子不知为谁

九月刘粲杀南阳王模帝纪八月模遇害按刘琨上丞相笺曰平昌以九月遇祸丗子

时镇陇右故得无恙今以为据

十月猗卢遣子六脩助刘琨晋春秋作利孙按利孙即六脩也胡语讹转耳

六年七月髙乔郝聿以晋阳降汉刘琨传曰属庞醇降于聦雁门乌丸

复反琨亲出御之粲乘虚袭取晋阳按琨上太子笺曰聦以七月十六日复决计送死臣即自东下率中山常山之卒并

合乐平上党诸军未旋之间而晋阳倾溃十六国春秋亦云琨收兵常山本传误也

九月贾疋等奉秦王业为皇太子懐帝纪云贾疋讨刘粲于三辅走之

关中小定奉秦王为太子按贾疋等以永嘉五年攻刘粲于新丰粲败还平阳奉秦王入雍城六年三月刘曜弃长安走

秦王入长安汉兵皆已退矣秦王为太子时刘粲方在晋阳懐纪误

十月猗卢遣其子六脩及兄子普根等攻晋阳

国春秋云遣子曰利孙宥六湏载记云賔六须刘琨集云左右贤王又云右贤王扑速根本从后魏书

箕澹十六国春秋后魏书作姬澹今从刘琨传

汉人杀卢志刘聦载记志劝太弟义作乱被诛按志劝成都王颖起义兵諌颖攻长沙王乂忠义敦笃

始终不亏非劝人作乱者也今从卢谌传

十二月贾疋战死帝纪曰疋讨贼张连遇害疋传天护攻之疋败走坠涧死今从十六国春秋

假疾陆眷石勒载记及后魏书作就陆眷今从王浚传

末柸后魏书作末破今从王浚传

王敦屯豫章王澄传曰时王敦为江州镇豫章按敦时为杨州刺史都督征讨诸军非为江州也

王机入广州王澄死周觊败王敦镇豫章机入广州纪传皆无年月按卫玠传玠依敦于豫章以永嘉

六年卒故附于此

王如降于王敦如降亦无年月明年有如馀党入汉中故附此

愍帝建兴元年四月琅邪王睿用郗鉴为兖州刘琨集建

兴二年十一月壬寅朔与丞相笺曰焦求虽出塞郷有文武胆干茍晞用为陈留太守独在河南距当石勒抚绥有方琨

以求行领兖州刺史后闻荀公以李述为兖州以素论门望不可与求同日而论至于胆干可以处危权一时之用李述

亦不能及求而王𤣥年少便欲共讨求琨以求己与𤣥构隙便召还而州界民物甚不安服述二千石及文武大姓连遣

信使求刺史是以遣兄子演代求领兖州事往年春正月遣诣邺至是斩王桑走赵固云云今勒据襄国逼近邺城故令

演转南演今治在廪丘而李述郗鉴并欲争兖州或云为荀公所用或云为明公所用大寇未殄而自共寻干戈此亦大

溃也辄敕演谨自守而已按王桑赵固之败及石勒攻邺皆永嘉六年琨笺又云传长安消息王上是秦王又建兴二

年十一月丙申朔元年十一月壬申朔十二月壬寅朔然则琨发笺之日建兴元年十二月壬寅朔也传冩误耳

九月荀藩薨于开封帝纪曰薨于荥阳今从藩传

二年正月陈元逹言女宠太盛载记元逹等曰臣恐后庭有三后之事按立二

后在明年于时未也

二月刘琨移檄州郡琨集檄首云三月庚午朔五月甲戍按石勒以壬申克幽州盖时晋阳尚

未知也欲叙琨事毕然后叙勒事故置此

三月壬申石勒至蓟三十国春秋先言癸酉勒取幽州后言壬午勒晨至蓟按刘琨表曰

勒以三月三日径掩蓟城然则当言壬申是也

五月己丑张轨薨帝纪作壬辰今从前凉录钞前凉录钞又曰葬建陵盖张祚僣号后追尊其墓耳

六月殷凯帅众向长安晋春秋作假凯今从麹允传

三年三月汉攺元建元十六国春秋建元元年在晋建兴二年同编脩刘恕言今晋州临汾

县嘉泉村有汉太宰刘雄碑云嘉平五年歳在乙亥二月六日立然则改建元在乙亥二月后也

八月杜弢遁走道死弢传云弢逃遁不知所在晋春秋云城溃弢投水死今从帝纪

以第五猗为安南将军周访传云征南大将军今从杜曽传

四年正月追谥吴王晏曰孝本传晏谥敬王今从愍帝纪

汉太宰河间王易晋春秋易作士通今从载记

七月汉三后之外佩后玺者七人刘聦载记曰四后之外按时靳上皇后已

死唯三后耳云四误也

十一月侍中宗敞帝纪作宋敞今从晋春秋

十二月乙卯朔日食帝纪天文志皆误作甲申朔宋志乙卯朔与长历合今从之

中宗建武元年五月壬午日食帝纪天文志皆云五月丙子日食按长暦是月

壬午朔无丙子今以历为据

十一月己酉朔日食帝纪天文志皆云十一月丙子日食按长历十月十二月皆巳卯朔是月

己酉朔二十八日丙子晋书元帝纪十一月有甲子丁卯(⿱艹石)丙子朔则甲子丁卯乃在十月又刘琨集是年三月癸未朔

八月庚辰朔皆与长历合今以为据

大兴二年蒲洪降赵三十国晋春秋洪降刘曜在太兴元年按元年曜未都长安晋书洪载记

无年但云曜僣号长安洪归曜故置此年

三年六月阎涉赵卬等杀张寔晋书寔传作阎沙赵仰又云寔知其谋收

刘𢎞杀之据晋春秋作阎涉赵卬又𢎞死在寔𬒳杀后今从之

四年十二月以慕容廆为车𮪍将军平州牧燕书云车𮪍大

将军平州刺史按晋书载记先拜平州刺史寻加车𮪍州牧今从之

永昌元年十月王敦以王谅为交州刺史谅传永兴三年敦以

谅为交州按永兴三年惠帝光熙元年也谅传误

肃宗大宁元年四月王敦移镇姑孰屯于湖晋春秋及后魏

书僣晋传云屯芜湖晋书明帝纪云敦下屯于湖今从之

六月阮放卒放传云成帝幼冲庾氏执政放求为交州下乃云逢髙宝平梁硕还非成帝时也放传误

二年六月温峤与右将军卞敦守石头敦传云王敦表为征虏将

军都督石头军事明帝讨敦以为镇南将军假节今从明帝纪

诏有能杀钱凤送首封五千户侯晋春秋此诏在王导为敦发䘮前故云有

能斩送敦首封万户侯赏布万匹按此诏云敦以陨毙是称敦已死也不应复购其首今从敦传

七月王含等水陆五万敦传及晋春秋皆云三万今从明帝纪

周光斩钱凤晋春秋云戴渊弟良斩凤今从敦传

三年二月宇文乞得归遣兄子悉拔雄拒慕容仁

燕书征虏仁传作悉拔堆后魏书宇文莫槐传作乞得龟悉跋堆载记亦作龟燕书武宣纪作乞得归悉拔雄今从之

四月石瞻攻兖州杀檀斌帝纪作石良今从石勒载记

显宗咸和三年二月后赵攺元太和晋春秋云勒即帝位攺元太和按勒

建平元年始即帝位今从勒载记

四月温峤从弟充晋春秋作从兄今从晋书峤传

五年六月赵以翟斌为句町王晋书春秋作翟真按秦亡后慕容垂诛翟斌斌

兄子真北走故知此乃斌也

九月赵王勒即帝位载记云自襄国都临漳即邺也按建平二年四月勒如邺议营新宫

三年勒如邺临石虎第勒疾虎诈召石宏还襄国至虎建武元年九月始迁邺是勒未尝都邺也

封彭城王子浚为髙密王宗室传作俊今从帝纪

十月杨谦退保宜都帝纪作阳谦今从李雄载记

七年正月赵主勒大飨群臣晋春秋云陶侃遣使聘后赵赵王勒飨之按侃

与勒必无通使之理今不取载记云勒因飨髙句丽宇文屋孤使今但云飨群臣

九年十一月石虎称居摄赵天王三十国晋春秋虎即位攺元永熙陈鸿大

统历云石虎即位攺建平五年为延兴明年攺建武按三十国晋春秋不记𢎞攺元延熙虎之立实延熙元年也故误云

永熙𢎞既号延熙虎安肯称永熙陈鸿云虎攺建平五年为延兴即是𢎞逾年不攺元也恐云说

咸康三年赵庭燎油灌下盘死者二十馀人载记云七人今从三

十国春秋

七月赵王虎杀太子䆳燕书文明纪云咸康四年四月石虎至燕城下会邺使至太子

䆳在后恣酒入宫杀害石主大恐狼狈引还又云初帐下吴胄使邺还说四月浴佛日行像诣宫石太子䆳𮪍出迎像往

来驰骋无有储君体王曰古者观威仪以定祸福此子虎之副贰而轻佻无礼将不得其死然及石主东归留䆳监国荒

败内乱以致诛戮按十六国晋春秋杀䆳皆咸康三年燕书恐误今从十六国晋春秋

六年九月燕王皝袭赵略三万馀家燕书云略燕范阳二郡男女数

千口而还今从后赵燕载记

八年正月己未朔日食天文志作乙未今从帝纪及长历



资治通鉴考异卷第四


    通仕郎试太学正臣周固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