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七 資治通鑑 卷第八十八
宋 司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八十九

資治通鑑卷第八十八

 光奉 勑編集

 晉紀十起𤣥黓涒灘盡昭陽作噩凡二年

   孝懷皇帝下

永嘉六年春正月漢呼延后卒諡曰武元 漢鎮北將

軍靳沖平北將軍卜珝冦并州辛未圍晉陽 甲戍漢

主聰以司空王育尚書令任顗女爲左右昭儀中軍大

將軍王彰中書監范隆左僕射馬景女皆爲夫人右僕

射朱紀女爲貴妃皆金印紫綬聰將納太保劉殷女太

弟义固諫聰以問太宰延年太傅景皆曰太保自云劉

康公之後與陛下殊源納之何害聰恱拜殷二女英娥

爲左右貴嬪位在昭儀上又納殷女孫四人皆爲貴人

位次貴妃於是六劉之寵傾後宫聦希復出外事皆中

黄門奏决 故新野王歆牙門將胡亢聚衆於竟陵自

號楚公冦掠荆土以歆南蠻司馬新野杜曽爲竟陵太

守曽勇冠三軍能被甲游於水中 二月壬子朔日有

食之 石勒築壘於葛陂課農造舟將攻建業琅邪王

睿大集江南之衆於壽春以鎮東長史紀瞻爲揚威將

軍都督諸軍以討之㑹大雨三月不止勒軍中飢疫死

者太半聞晉軍將至集將佐議之右長史刁膺請先送

欵於睿求掃平河朔以自贖俟其軍退徐更圖之勒愀

然長嘯中堅將軍䕫安請就髙避水勒曰將軍何怯邪

孔萇等三十餘將請各將兵分道夜攻壽春斬吴將頭

據其城食其粟要以今年破丹楊定江南勒笑曰是勇

將之計也各賜鎧馬一疋顧謂張賓曰於君意何如賓

曰將軍攻陷京師囚執天子殺害王公妻略妃主擢將

軍之髪不足以數將軍之罪柰何復相臣奉乎去年旣

殺王彌不當來此今天降霖雨於數百里中示將軍不

應留此也鄴有三臺之固西接平陽山河四塞宐北徙

據之以經營河北河北旣定天下無處將軍之右者矣

晉之保壽春畏將軍往攻之耳彼聞吾去喜於自全何

暇追襲吾後爲吾不利邪將軍宐使輜重從北道先發

將軍引大兵向壽春輜重旣逺大兵徐還何憂進退無

地乎勒攘𬒮鼓髯曰張君計是也責刁膺曰君旣相輔

佐當共成大功奈何遽勸孤降此䇿應斬然素知君怯

特相宥耳於是黜膺爲將軍擢賓爲右長史號曰右矦

勒引兵發葛陂遣石虎帥騎二千向壽春遇晉運船虎

將士爭取之爲紀瞻所敗瞻追奔百里前及勒軍勒結

陳待之瞻不敢擊退還壽春 漢主聰封帝爲㑹稽郡

公加儀同三司聰從容謂帝曰卿昔爲豫章王朕與王

武子造卿武子稱朕於卿卿言聞其名久矣贈朕柘弓

銀研卿頗記否帝曰臣安敢忘之但恨爾日不早識龍

顔聰曰卿家骨肉何相殘如此帝曰大漢將應天受命

故爲陛下自相驅除此殆天意非人事也且臣家若能

奉武皇帝之業九族敦睦陛下何由得之聰喜以小劉

貴人妻帝曰此名公之孫也卿善遇之 代公猗盧遣

兵救晉陽三月乙未漢兵敗走卜珝之卒先奔靳沖擅

収珝斬之聰大怒遣使持節斬冲 聰納其舅子輔漢

將軍張寔二女徽光麗光爲貴人太后張氏之意也

涼州主簿馬魴說張軌宐命將出師翼戴帝室軌從之

馳檄𨵿中共尊輔秦王且言今遣前鋒督䕶宋配帥步

騎二萬徑趨長安西中郎將寔帥中軍三萬武威太守

張琠帥胡騎二萬絡驛繼發 夏四月丙寅征南將軍

山𥳑卒 漢主聰封其子敷爲渤海王驥爲濟南王鸞

爲燕王鴻爲楚王勱爲齊王權爲秦王操爲魏王持爲

趙王 聦以魚蟹不供斬左都水使者襄陵王攄作温

明徽光二殿未成斬將作大匠望都公靳陵觀漁於汾

水昬夜不歸中軍大將軍王彰諌曰比觀陛下所爲臣

實痛心疾首今愚民歸漢之志未專思晉之心猶盛劉

琨咫尺刺客縱横帝王輕出一夫敵耳願陛下改往修

來則億兆幸甚聦大怒命斬之王夫人叩頭乞哀乃囚

之太后張氏以聦刑罰過差三日不食太弟义單于粲

輿櫬切諫聦怒曰吾豈桀紂而汝軰生來哭人太宰延

年太保殷等公卿列矦百餘人皆免冠涕泣曰陛下功

髙徳厚曠丗少比往也唐虞今則陛下而頃來以小小

不供亟斬王公直言迕㫖遽囚大將此臣等竊所未解

故相與憂之忘寢與食聰慨然曰朕昨大醉非其本心

微公等言之朕不聞過各賜帛百匹使侍中持節赦彰

曰先帝頼君如左右手君著勲再丗朕敢忘之此段之

過希君蕩然君能盡懷憂國朕所望也今進君驃騎將

軍定襄郡公後有不逮幸數匡之 王彌旣死漢安北

將軍趙固平北將軍王桑恐爲石勒所并欲引兵歸平

陽軍中乏糧士卒相食乃自䂭磽津西渡攻掠河北郡

縣劉琨以其兄子演爲魏郡太守鎮鄴固桑恐演邀之

遣長史臨深爲質於琨琨以固爲雍州刺史桑爲豫州

刺史 賈疋等圍長安數月漢中山王曜連戰皆敗驅

掠士女八萬餘口奔于平陽秦王業自雍入于長安五

月漢主聰貶曜爲龍驤大將軍行大司馬聰使河内王

粲攻傅祗於三渚右將軍劉參攻郭黙於懐㑹祗病薨

城陷粲遷祇子孫并其士民二萬餘户于平陽  六

月漢主聰欲立責嬪劉英爲皇后張太后欲立貴人張

徽光聰不得已許之英尋卒 漢大昌文獻公劉殷卒

殷爲相不犯顔忤㫖然因事進規𥙷益甚多漢主聰每

與羣臣議政事殷無所是非羣臣出殷獨留爲聰敷暢

條理啇榷事宐聰未嘗不從之殷常戒子孫曰事君當

務㡬諫凡人尚不可面斥其過况萬乘乎夫㡬諫之功

無異犯顔但不彰君之過所以爲優耳官至侍中太保

録尚書賜劒履上殿入朝不趨乘輿入殿然殷在公卿

間常恂恂有卑讓之色故能處驕暴之國保其富貴不

失令名以壽考自終 漢主聰以河間王易爲車騎將

車彭城王翼爲衛將軍並典兵宿衛髙平王悝爲征南

將軍鎮離石濟南王驥爲征西將軍築西平城以居之

魏王操爲征東將軍鎮蒲子 趙固王桑自懐求迎於

漢漢主聰遣鎮逺將軍梁伏疵將兵迎之未至長史臨

深將軍牟穆帥衆一萬叛歸劉演固隨疵而西桑引其

衆東奔青州固遣兵追殺之於曲梁桑將張鳳帥其餘

衆歸演聰以固爲荆州刺史領河南太守鎮洛陽 石

勒自葛陂北行所過皆堅壁清野虜掠無所獲軍中飢

甚士卒相食至東燕聞汲郡向氷聚衆數千壁枋頭勒

將濟河恐冰邀之張賓曰聞冰船盡在瀆中未上宐遣

輕兵間道襲取以濟大軍大軍旣濟冰必可擒也秋七

月勒使支雄孔萇自文石津縛筏潛渡取其船勒引兵

自棘津濟河擊冰大破之盡得其資儲軍𫝑復振遂長

驅至鄴劉演保三臺以自固臨深牟穆等復帥其衆降

於勒諸將欲攻三臺張賔曰演雖弱衆猶數千三臺險

固攻之未易猝拔捨而去之彼將自潰方今王彭祖劉

越石公之大敵也宐先取之演不足顧也且天下饑亂

明公雖擁大兵遊行羇旅人無定志非所以保萬全制

四方也不若擇便地而據之廣聚糧儲西稟平陽以圖

幽并此霸王之業也邯鄲襄國形勝之地請擇一而都

之勒曰右矦之計是也遂進據襄國賓復言於勒曰今

吾居此彭祖越石所深忌也恐城塹未固資儲未廣二

冦交至宐亟収野榖且遣使至平陽具陳鎮此之意勒

從之分命諸將攻冀州郡縣壁壘多降運其榖以輸襄

國且表於漢主聰聰以勒爲都督冀幽并營四州諸軍

事冀州牧進封上黨公 劉琨移檄州郡期以十月㑹

平陽擊漢琨素奢豪喜聲色河南徐潤以音律得幸於

琨琨以爲晉陽令潤驕恣干預政事䕶軍令狐盛數以

爲言且勸琨殺之琨不從潤譖盛於琨琨収盛殺之琨

母曰汝不能駕御豪傑以恢逺略而專除勝已禍必及

我盛子泥奔漢具言虛實漢主聰大喜遣河内王粲中

山王曜將兵冦并州以令狐泥爲鄉導琨聞之東出收

兵於常山及中山使其將郝詵張喬將兵拒粲且遣使

求救於代公猗盧詵喬俱敗死粲曜乗虛襲晉陽太原

太守髙喬并州别駕郝聿以晉陽降漢八月庚戍琨還

救晉陽不及帥左右數十騎奔常山辛亥粲曜入晉陽

壬子令狐泥殺琨父母粲曜送尚書盧志侍中許遐太

子右衛率崔瑋于平陽聰復以曜爲車騎大將軍以前

將軍劉豊爲并州刺史鎮晉陽九月聰以盧志爲太弟

太師崔瑋爲太傅謝遐爲太保髙喬令狐泥皆爲武衛

將軍己卯漢衛尉梁芬奔長安 辛巳賈疋等奉秦王

業爲皇太子建行臺於長安登壇告類建宗廟社稷大

赦以閻鼎爲太子詹事揔攝百揆加賈疋征西大將軍

以秦州刺史南陽王保爲大司馬命司空荀藩督攝逺

近光禄大夫荀組領司𨽻校尉行豫州刺史與藩共保

開封 秦州刺史裴苞據險以拒涼州兵張寔宋配等

擊破之苞奔柔凶塢 冬十月漢主聦封其子𢘆爲代

王逞爲呉王朗爲潁川王臯爲零陵王旭爲丹楊王京

爲蜀王坦爲九江王晃爲臨川王以王育爲太保王彰

爲太尉任顗爲司徒馬景爲司空朱紀爲尚書令范隆爲

左僕射呼延晏爲右僕射 代公猗盧遣其子六脩及

兄子普根將軍衛雄范班箕澹帥衆數萬爲前鋒以攻

晉陽猗盧自帥衆二十萬繼之劉琨収散卒數千爲之

鄉導六脩與漢中山王曜戰於汾東曜兵敗墜馬中匕

創討虜將軍傅虎以馬授曜曜不受曰卿當乘以自免

吾創已重自分死此虎泣曰虎䝉大王識拔至此常思

効命今其時矣且漢室𥘉基天下可無虎不可無大王

也乃扶曜上馬驅令渡汾自還戰死曜入晉陽夜與大

將軍粲鎮北大將軍豐掠晉陽之民踰䝉山而歸十一

月猗盧追之戰於藍谷漢兵大敗擒劉豐斬邢延等三千

餘級㐲尸數百里猗盧因大獵壽陽山陳閱皮肉山爲

之赤劉琨自營門步入拜謝固請進軍猗盧曰吾不早

來致卿父母見害誠以相愧今卿已復州境吾逺來士

馬疲𡚁且待後舉劉聰未可滅也遺琨馬牛羊各千餘

疋車百乗而還留其將箕澹段繁等戍晉陽琨徙居陽

曲招集亡散盧諶爲劉粲參軍亡歸琨漢人殺其父志

及弟謐詵贈傅虎幽州刺史 十二月漢主聰立皇后

張氏以其父寔爲左光禄大夫 彭仲蕩之子天䕶帥

群胡攻賈疋天䕶陽不勝而走疋追之夜墜澗中天䕶

執而殺之漢以天䕶爲涼州刺史衆推始平太守麴允

領雍州刺史閻鼎與京兆太守梁綜爭權鼎遂殺綜麴

允與撫夷䕶軍索綝馮翊太守梁肅合兵攻鼎鼎出奔

雍爲氐竇首所殺 廣平㳺綸張豺擁衆數萬據苑鄉

受王浚假署石勒遣䕫安支雄等七將攻之破其外壘

浚遣督䕶王昌帥諸軍及遼西公段疾陸眷疾陸眷弟

匹磾文鴦從弟末柸部衆五萬攻勒於襄國疾陸眷屯

于渚陽勒遣諸將出戰皆爲疾陸眷所敗疾陸眷大造

攻具將攻城勒衆甚懼勒召將佐謀之曰今城塹未固

糧儲不多彼衆我寡外無救援吾欲悉衆與之决戰何

如諸將皆曰不如堅守以疲敵待其退而擊之張賓孔

萇曰鮮卑之種段氏最爲勇悍而末柸尤甚其銳卒皆

在末柸所今聞疾陸眷刻日攻北城其大衆逺來戰鬬

連日謂我孤弱不敢出戰意必懈惰宐且勿出示之以

怯鑿北城爲突門二十餘道俟其來至列守未定出其

不意直衝末柸帳彼必震駭不暇爲計破之必矣末柸

敗則其餘不攻而潰矣勒從之宻爲突門旣而疾陸眷

攻北城勒登城望之見其將士或釋仗而寢乃命孔萇

督銳卒自突門出擊之城上鼓譟以助其勢萇攻末柸

帳不能克而退末柸逐之入其壘門爲勒衆所獲疾陸

眷等軍皆退走萇乘勝追擊枕尸三十餘里獲鎧馬五

千匹疾陸眷収其餘衆還屯渚陽勒質末柸遣使求和

於疾陸眷疾陸眷許之文鴦諫曰今以末柸一人之故

而縱垂亡之虜得無爲王彭祖所怨招後患乎疾陸眷

不從復以鎧馬金銀賂勒且以末柸三弟爲質而請末

柸諸將皆勸勒殺末柸勒曰遼西鮮卑徤國也與我素

無仇讎爲王浚所使耳今殺一人而結一國之怨非計

也歸之必深德我不復爲浚用矣乃厚以金帛報之遣

石虎與疾陸眷盟于渚陽結爲兄弟疾陸眷引歸王昌

等不能獨留亦引兵還薊勒召末柸與之燕飲誓爲父

子遣還遼西末柸在塗日南嚮而拜者三由是段氏專

心附勒王浚之勢遂衰游綸張豺請降於勒勒攻信都

殺冀州刺史王象浚復以邵舉行冀州刺史保信都

是嵗大疫 王澄少與兄衍名冠海内劉琨謂澄曰卿

形雖散朗而内實動俠以此處丗難得其死及在荆州

悅成都内史王機謂爲已亞使之内綜心膂外爲爪牙

澄屢爲杜弢所敗望實俱損猶傲然自得無憂懼之意

但與機日夜縱酒博弈由是上下離心南平太守應詹

屢諫不聽澄自出軍擊杜弢軍于作塘故山簡參軍王

冲擁衆迎應詹爲刺史詹以冲無頼棄之還南平冲乃

自稱刺史澄懼使其將杜㽔守江陵徙治孱陵尋又奔

沓中别駕郭舒諫曰使君臨州雖無異政然一州人心

所繫今西収華容之兵足以擒此小醜柰何自棄遽爲

奔亡乎澄不從欲將舒東下舒曰舒爲萬里紀綱不能

匡正令使君奔亡誠不忍渡江乃留屯沌口琅邪王睿

聞之召澄爲軍諮祭酒以軍諮祭酒周顗代之澄乃赴

召顗始至州建平流民傅宻等叛迎杜弢弢别將王真襲

沔陽顗狼狽失據征討都督王敦遣武昌太守陶侃尋

陽太守周訪厯陽内史甘卓共擊弢郭進屯豫章爲諸

軍繼援王澄過詣敦自以名聲素出敦右猶以舊意侮

敦敦怒誣其與杜弢通信遣壯士搤殺之王機聞澄死

懼禍以其父毅兄矩皆嘗爲廣州刺史就敦求廣州敦

不許㑹廣州將温邵等叛刺史郭訥迎機爲刺史機遂

將奴客門生千餘人入廣州訥遣兵拒之將士皆機父

兄時部曲不戰迎降訥乃避位以州授之 王如軍中

飢乏官軍討之其黨多降如計窮遂降於王敦 鎮東

軍司顧榮前太子洗馬衛玠皆卒玠瓘之孫也美風神

善清談常以爲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干可以理

遣故終身不見喜愠之色江陽太守張啟殺行益州刺

史王異而代之啟翼之孫也尋病卒三府文武共表涪

陵太守向沈行西夷校尉南保涪陵𠝹南安赤亭𦍑姚

弋仲東徙榆眉戎夏襁負隨之者數萬自稱䕶𦍑校尉

雍州刺史扶風公

   孝愍皇帝上

建興元年春正月丁丑朔漢主聰宴群臣於光極殿使

懐帝著青衣行酒庾珉王儁等不勝悲憤因號哭聰惡

之有告珉等謀以平陽應劉琨者二月丁未聰殺珉儁

等故晉臣十餘人懷帝亦遇害大赦復以㑹稽劉夫人

爲貴人  苟崧曰懐帝天姿清劭少著英猷若遇承

平足爲守文佳主而繼惠帝擾亂之後東海專政故無

幽厲之釁而有流亡之禍矣  乙亥漢太后張氏卒

謚曰光獻張后不勝哀丁丑亦卒謚曰武孝 己夘漢

定襄忠穆公王彰卒 三月漢主聦立貴嬪劉娥爲皇

后爲之起䳨儀殿廷尉陳元達切諫以爲天生民而樹

之君使司牧之非以兆民之命窮一人之欲也晉氏失

徳大漢受之蒼生引領庶幾息肩是以光文皇帝身衣

大布居無重茵后妃不衣錦綺乘輿馬不食粟愛民故

也陛下踐阼以來已作殿觀四十餘所加之軍旅數興

餽運不息饑饉疾疫死亡相繼而益思營繕豈爲民父

母之意乎今有晉遺類西據闗中南擅江表李雄奄有

巴蜀王浚劉琨窺窬肘腋石勒曹嶷貢禀漸踈陛下釋

此不憂乃更爲中宫作殿豈目前之所急乎昔太宗居

治安之丗粟帛流衍猶愛百金之費息露臺之役陛下

承荒亂之餘所有之地不過太宗之二郡戰守之備非

特匈奴南越而已而宫室之侈乃至於此臣所以不敢

不冒死而言也聰大怒曰朕爲天子營一殿何問汝鼠

子乎乃敢妄言沮衆不殺此鼠子朕殿不成命左右曵

出斬之并其妻子同梟首東市使羣鼠共穴時聰在逍

遥園李中堂元達先鎻𦝫而入即以鎻鎻堂下樹呼曰

臣所言者社稷之計而陛下殺臣朱雲有言臣得與龍

逢比干遊足矣左右曵之不能動大司徒任顗光禄大

夫朱紀范隆驃騎大將軍河閒王易等叩頭出血曰元

達爲先帝所知受命之初即引置門下盡忠竭慮知無

不言臣等竊禄偷安毎見之未嘗不發愧今所言雖狂

直願陛下容之因諫諍而斬列卿其如後丗何聰黙然

劉后聞之密敕左右停刑手䟽上言今宫室已備無煩

更營四海未壹宐愛民力廷尉之言社稷之福也陛下

宐加封賞而更誅之四海謂陛下何如哉夫忠臣進諫

者固不顧其身也而人主拒諫者亦不顧其身也陛下

爲妾營殿而殺諫臣使忠良結舌者由妾逺近怨怒者

由妾公私困𡚁者由妾社稷阽危者由妾天下之罪皆

萃於妾妾何以當之妾觀自古敗國䘮家未始不由婦

人心常疾之不意今日身自爲之使後丗視妾由妾之

視昔人也妾誠無面目復奉巾櫛願賜死此堂以塞陛

下之過聰覽之變色任顗等叩頭流涕不已聰徐曰朕

比年已來微得風疾喜怒過差不復自制元達忠臣也

朕未之察諸公乃能破首明之誠得輔弼之義也朕愧

戢于心何敢忘之命顗等冠履就坐引元達上以劉氏

表示之曰外輔如公内輔如后朕復何憂賜顗等榖帛

各有差更命逍遥園曰納賢園李中堂曰愧賢堂聰謂

元達曰卿當畏朕而反使朕畏卿邪 西夷校尉向沈

卒衆推汶山太守蘭維爲西夷校尉維帥吏民北出欲

向巴東成將李恭費黒邀擊獲之 夏四月丙午懐帝

凶問至長安皇太子舉哀因加元服壬申即皇帝位大

赦改元以衛將軍梁芬爲司徒雍州刺史麴允爲尚書

左僕射録尚書事京兆太守索綝爲尚書右僕射領吏

部京兆尹是時長安城中户不盈百蒿棘成林公𥝠有

車四乗百官無章服印綬唯桑版署號而已尋以索綝

爲衛將軍領太尉軍國之事悉以委之 漢中山王曜

⿰𥘈籴校尉喬智明冦長安平西將軍趙染帥衆赴之詔

麴允屯黄白城以拒之 石勒使石虎攻鄴鄴潰劉演

廪(“㐭”換為“面”)丘三臺流民皆降於勒勒以桃豹爲魏郡太守以

撫之久之以石虎代豹鎮鄴初劉琨用陳留太守焦求

爲兖州刺史荀藩又用李述爲兖州刺史述欲攻求琨

召求還及鄴城失守琨復以劉演爲兖州刺史鎭廪(“㐭”換為“面”)

前中書侍郎郗鑒少以清節著名帥髙平千餘家避亂

保嶧山琅邪王睿就用鑒爲兖州刺史鎮鄒山三人各

屯一郡兖州吏民莫知所從 琅邪王睿以前廬江内

史華譚爲軍諮祭酒譚嘗在壽春依周馥睿謂譚曰周

祖宣何故反譚曰周馥雖死天下尚有直言之士馥見

冦賊滋蔓欲移都以紓國難執政不悅興兵討之馥死

未踰時而洛都淪没若謂之反不亦誣乎睿曰馥位爲

征鎮握彊兵召之不入危而不持亦天下之罪人也譚

曰然危而不持當與天下共受其責非但馥也睿參佐

多避事自逸録事參軍陳頵言於睿曰洛中承平之時

朝士以小心恭恪爲凡俗以偃蹇倨肆爲優雅流風相

染以至敗國今僚屬皆承西臺餘𡚁飬望自髙是前車

已覆而後車又將尋之也請自今臨使稱疾者皆免官

睿不從三王之誅趙王倫也制己亥格以賞功自是循

而用之頵上言昔趙王簒逆惠皇失位三王起兵討之

故厚賞以懷嚮義之心今功無大小皆以格斷乃至金

紫佩士卒之身符䇿委僕𨽻之門非所以重名噐正紀

綱也請一切停之頵出於寒微數爲正論府中多惡之

出頵爲譙郡太守 吴興太守周玘宗族彊盛琅邪王

睿頗疑憚之睿左右用事者多中州亡官失守之士駕

御吴人吴人頗怨玘自以失職又爲刁恊所輕恥恚愈

甚乃隂與其黨謀誅執政以諸南士代之事𣳘玘憂憤

而卒將死謂其子勰曰殺我者諸傖子也能復之乃吾

子也 石勒攻李惲於上白斬之王浚復以薄盛爲青

州刺史 王浚使棗嵩督諸軍屯易水召段疾陸眷欲

與之共擊石勒疾陸眷不至浚怒以重幣賂拓拔猗盧

并檄慕容廆等共討疾陸眷猗盧遣右賢王六修將兵

㑹之爲疾陸眷所敗廆遣慕容翰攻段氏取徒河新城

至陽樂聞六脩敗而還翰因留鎮徒河壁青山初中國

士民避亂者多北依王浚浚不能存撫又政灋不立士

民往往復去之段氏兄弟專尚武勇不禮士大夫唯慕

容廆政事脩明愛重人物故士民多歸之廆舉其英俊

隨才授任以河東裴嶷北平陽躭廬江黄泓代郡魯昌

爲謀主廣平游邃北海逢羡北平西方䖍西河宋奭及

封抽裴開爲股肱平原宋該安定皇甫岌岌弟眞蘭陵

繆愷昌黎劉斌及封弈封𥙿典機要𥙿抽之子也裴嶷

清方有幹略爲昌黎太守兄武爲𤣥莬太守武卒嶷與

武子開以其䘮歸過廆廆敬禮之及去厚加資送行及

遼西道不通嶷欲還就廆開曰鄉里在南奈何北行且

等爲流寓叚氏彊慕容氏弱何必去此而就彼也嶷曰

中國䘮亂今往就之是相帥而入虎口也且道逺何由

可達若俟其清通又非嵗月可冀今欲求託足之地豈

可不愼擇其人汝觀諸叚豈有逺略且能待國士乎慕

容公修仁行義有霸王之志加以國豐民安今往從之

髙可以立功名下可以庇宗族汝何疑焉開乃從之旣

至廆大喜陽耽清直沈敏爲遼西太守慕容翰破段氏

於陽樂獲之廆禮而用之游邃逢羡宋奭皆嘗爲昌黎

太守與黄泓俱避地於薊後歸廆王浚屢以手書召邃

兄暢暢欲赴之邃曰彭祖刑政不修華戎離叛以邃度

之必不能久兄且磐桓以俟之暢曰彭祖忍而多疑頃

者流民北來命所在追殺之今手書殷勤我稽留不往

將累及卿且亂丗宗族宐分以冀遺種遂從之卒與浚

俱没宋該與平原杜群劉翔先依王浚又依段氏皆以

爲不足託帥諸流寓同歸於廆東夷校尉崔毖請皇甫

岌爲長史卑辭說諭終莫能致廆招之岌與弟真即時

俱至遼東張綂據樂浪帶方二郡與髙句麗王乙弗利

相攻連年不解樂浪王遵說綂帥其民千餘家歸廆廆

爲之置樂浪郡以綂爲太守遵參軍事 王如餘黨涪

陵李運巴西王建等自襄陽將三千餘家入漢中梁州

刺史張光遣參軍晉邈將兵拒之邈受運建賂勸光納

其降光從之使居成固旣而邈見運建及其徒多珍寶

欲盡取之復說光曰運建之徒不修農事專治器仗其

意難測不如悉掩殺之不然必爲亂光又從之五月邈

將兵攻運建殺之建婿楊虎収餘衆擊光屯于厄水光

遣其子孟萇討之不克 壬辰以琅邪王睿爲左丞相

大都督督陜東諸軍事南陽王保爲右丞相大都督督

陜西諸軍事詔曰今當掃除鯨鯢奉迎梓宫令幽并兩

州勒卒三十萬直造平陽右丞相宐帥秦涼梁雍之師

三十萬徑詣長安左丞相帥所領精兵二十萬徑造洛

陽同赴大期克成元勲 漢中山王曜屯蒲坂 石勒

使孔萇擊定陵殺田徽薄盛帥所部降勒山東郡縣相

繼爲勒所取漢主聰以勒爲侍中征東大將軍烏桓亦

叛王浚潜附於勒 六月劉琨與代公猗盧㑹于陘北

謀擊漢秋七月琨進據藍谷猗盧遣拓跋普根屯于北

屈琨遣監軍韓據自西河而南將攻西平漢主聰遣大

將軍粲等拒琨驃騎將軍易等拒普根蕩晉將軍蘭陽

等助守西平琨等聞之引兵還聰使諸軍仍屯所在爲

進取之計 帝遣殿中都尉劉蜀詔左丞相睿以時進

軍與乗輿㑹除中原八月癸亥蜀至建康睿辭以方平

定江東未暇北伐以鎮東長史刁恊爲丞相左長史從

事中郎彭城劉隗爲司直邵陵内史廣陵戴邈爲軍諮

祭酒參軍丹陽張闓爲從事中郎尚書郎潁川鍾雅爲

記室參軍譙國桓宣爲舎人豫章熊逺爲主簿㑹稽孔

愉爲掾劉隗雅習文史善伺候睿意故睿特親愛之熊

逺上書以爲軍興以來處事不用律令競作新意臨事

立制朝作夕改至於主者不敢任灋毎輒𨵿諮非爲政

之體也愚謂凢爲駁議者皆當引律令經傳不得直以

情言無所依凖以虧舊典若開塞隨宐權道制物此是

人君之所得行非臣子所宐專用也睿以時方多事不

能從初范陽祖逖少有大志與劉琨俱爲司州主簿同

寢中夜聞鷄鳴蹴琨覺曰此非惡聲也因起舞及渡江

左丞相睿以爲軍諮祭酒逖居京口糾合驍徤言於睿

曰晉室之亂非上無道而下怨叛也由宗室爭權自相

魚肉遂使戎狄乗隙毒流中土今遺民旣遭殘賊人思

自奮大王誠能命將出師使如逖者綂之以復中原郡

國豪傑必有望風響應者矣睿素無北伐之志以逖爲

奮威將軍豫州刺史給千人廩布三千疋不給鎧仗使

自召募逖將其部曲百餘家渡江中流擊楫而誓曰祖

逖不能清中原而復濟者有如大江遂屯淮隂起冶鑄

兵募得二千餘人而後進 胡亢性猜忌殺其驍將數

人杜曽懼潜引王冲之兵使攻亢亢悉精兵出拒之城

中空虛曽因殺亢而并其衆 周顗屯潯水城爲杜弢

所困陶侃使明威將軍朱伺救之弢退保泠口侃曰弢

必步向武昌乃自徑道還郡以待之弢果來攻侃使朱

伺逆擊大破之弢遁歸長沙周顗出潯水投王敦於豫

章敦留之陶侃使參軍王貢告捷於敦敦曰若無陶矦

便失荆州矣乃表侃爲荆州刺史屯沔江左丞相睿召

周顗復以爲軍諮祭酒 𥘉氐王楊𫇮捜之子難敵遣

飬子販易於梁州私賣良人子一人張光鞭殺之難敵

怨曰使君𥘉來大荒之後兵民之命仰我氐活氐有小

罪不能貰也及光與楊虎相攻各求救於茂搜茂搜遣

難敵救光難敵求貨於光光不與楊虎厚賂難敵且曰

流民珍貨悉在光所今伐我不如伐光難敵大喜光與

虎戰使張孟萇居前難敵繼後難敵與虎夾擊孟萇大

破之孟萇及其弟援皆死光嬰城自守九月光憤激成

疾僚屬勸光退據魏興光按劒曰吾受國重任不能討

賊今得死如登仙何謂退也聲絶而卒州人推其少子

邁領州事又與氐戰没衆推始平太守胡子序領梁州

 荀藩薨於開封 漢中山王曜趙染攻麴允于黄白

城允累戰皆敗詔以索綝爲征東大將軍將兵助允

王貢自王敦所還至竟陵矯陶侃之命以杜曽爲前鋒

大都督擊王冲斬之悉降其衆侃召曽曽不至貢恐以

矯命獲罪遂與曾反擊侃冬十月侃兵大敗僅以身免

敦表侃以白衣領職侃復帥周訪等進擊杜弢大破之

敦乃奏復侃官 漢趙染謂中山王曜曰麴允帥大衆

在外長安空虛可襲也曜使染帥精騎五千襲長安庚

寅夜入外城帝奔射鴈樓染焚龍尾及諸營殺掠千餘

人辛夘旦退屯逍遥園壬辰將軍麴鑒自阿城帥衆五

千救長安癸巳染引還鑒追之與曜遇於零武鑒兵大

敗 楊虎楊難敵急攻梁州胡子序棄城走難敵自稱

刺史 漢中山王曜恃勝而不設備十一月麴允引兵

襲之漢兵大敗殺其冠軍將軍喬智明曜引歸平陽

王浚以其父字處道自謂應當塗髙之䜟謀稱尊號前

勃海太守劉亮北海太守王摶司空掾髙柔切諫浚皆

殺之燕國霍原志節清髙屢辭徴辟浚以尊號事問之

原不荅浚誣原與羣盜通殺而梟其首於是士民駭怨

而浚矜豪日甚不親政事所任皆苛刻小人棗嵩朱碩

貪横尤甚北州謡曰府中赫赫朱丘伯十囊五囊入棗

郎調發殷煩下不堪命多叛入鮮卑從事韓咸監䕶栁

城盛稱慕容廆能接納士民欲以諷浚浚怒殺之浚始

者唯恃鮮卑烏桓以爲彊旣而皆叛之加以蝗旱連年

兵勢益弱石勒欲襲之未知虚實將遣使覘之參佐請

用羊祜陸抗故事致書於浚勒以問張賔賔曰浚名爲

晉臣實欲廢晉自立但患四海英雄莫之從耳其欲得

將軍猶項羽之欲得韓信也將軍威振天下今卑辭厚

禮折節事之猶懼不信况爲羊陸之亢敵乎夫謀人而

使人覺其情難以得志矣勒曰善十二月勒遣舍人王

子春董肇多齎珍寶奉表於浚曰勒本小胡遭丗饑亂

流離屯厄竄命冀州竊相保聚以救性命今晉祚淪夷

中原無主殿下州鄉貴望四海所宗爲帝王者非公復

誰勒所以捐軀起兵誅討暴亂者正爲殿下驅除爾伏

願殿下應天順人早登皇祚勒奉戴殿下如天地父母

殿下察勒微心亦當視之如子也又遺棗嵩書厚賂之

浚以段疾陸眷新叛士民多棄已去聞勒欲附之甚喜

謂子春曰石公一時英傑據有趙魏乃欲稱藩於孤其

可信乎子春曰石將軍才力彊盛誠如聖㫖但以殿下

中州貴望威行夷夏自古胡人爲輔佐名臣則有矣未

有爲帝王者也石將軍非惡帝王不爲而讓於殿下顧

以帝王自有厯數非智力之所取雖強取之必不爲天

人之所與故也項羽雖彊終爲漢有石將軍之比殿下

猶隂精之與太陽是以逺鑒前事歸身殿下此乃石將

軍之明識所以逺過於人也殿下又何怪乎浚大悅封

子春肇皆爲列矦遣使報聘以厚幣酬之游綸兄綂爲

浚司馬鎮范陽遣使私附於勒勒斬其使以送浚浚雖

不罪綂益信勒爲忠誠無復疑矣 是嵗左丞相睿遣

丗子紹鎮廣陵以丞相掾蔡謨爲叅軍謨克之子也

漢中山王曜圍河南尹魏浚於石梁兖州刺史劉演河

内太守郭黙遣兵救之曜分兵逆戰於河北敗之浚夜

走獲而殺之 代公猗盧城盛樂以爲北都治故平城

爲南都又作新平城於灅水之陽使右賢王六脩鎮之

綂領南部



資治通鑑卷第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