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壹碑(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趙壹碑(並序)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5

漢陽趙壹,字元叔,出漢靈帝之世,慨然卓異,士之傑者。負才不檢細行,為州裏所擯,陷刑將寘其死。幸友為脫,遂作《窮鳥賦》以方己欲。傷哉!元叔之誌,與世齟齬,蓋天厚其善,不厚其命。然天不有曰:「常與善人。」元叔之善,其與安在?天之不惠,自回、憲及壹三矣。當日頹風凋理道,盛德殞衰俗,始振二祖之業,未偕三代之季,雖藎臣瀝泣,億庶呻痛,而貪宦詭進,攫王度,殆非天欲眷,先亂之兆也。元叔以故數有哀刺之作,酌其所趣,亦猶詩人有《采苓》、《甫田》之作也。憂心不偶,而沒無所譽,乃衣褐應郡計,上書闕下。見司徒袁逢,長揖而言,音形琅琅。袁深器之,操袪延升,指謂座人曰:「漢陽趙元叔。」由是名聞於時。有羊涉者,尹河南,能掇四方之英,元叔乃去袁司徒,訪涉以為主人。將出所懷以動之,會涉猶寢於堂內,元叔直言而伏曰:「仆高君之義,故遊君之門,將藏窮達之誠,君豈當然?」涉乃眷而禮之,特奇其賢。明日,盛騎造元叔,坐涉於柴車,高譚極曛。因曰:「良寶不剖,必泣血以相予。」於是羊與袁唱聲薦元叔於王庭,雖名烜於京師,而祿竟不登。尋復漢陽,道經宏農太守皇甫規,時之大賢,元叔候之,閽不即通,乃怒不留。規追謝責己,長逝不顧,深居篤靜,累辟不赴,沈亦快,疾乃終。籲!有不世之器,有三公之遇,不能奮振寥廓,騰陵清浮。元叔之命,不易問也。觀飲元叔之德聲,而怨其運不並。乃序而銘曰:

籲嗟元叔兮,出處轗軻。鄉人無良兮,惡我賤我。我不辰兮,棄置罹禍。天何授我兮,於我獨頗。嫉時之敗兮,憂道不可。褰衣悢悢兮,以遊大人。秀而不實兮,空莠此身。覆覽前載兮,恨君遺塵。乃銘於石兮,希名不泯。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