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買丁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路得買丁記
作者:慕維廉
1881年6月
路得買丁,即為馬丁路德。本文原分兩部份:〈路得買丁記上幷圖〉及〈路得買丁記下〉,刊於《萬國公報》第十三年六百四十二卷及六百四十三卷,於光緒七年五月初八日及十五日,即1881年6月4日及11日出版。文中路德人像插圖,此略。原文無標點。

路得買丁記上幷圖[编辑]

原夫西國有二教,一名加禿利,乃中國所稱天主教是也;一名伯羅得斯但,乃中國所稱耶穌教是也。按加禿利字義,卽普衆之意也;伯羅得斯但字義,卽發誓之意也。其二端本出於一原,惟加禿利教離聖經之言,而雜乎諸異端者,卽使教中諸人發誓,不准依此聖書爲本,故離加禿利教,而從伯羅得斯但教。夫二教之意有同有不同焉。今考路得買丁,在耶穌教中聲名頗著,振興伯羅得斯但教。西歷一千四百八十三年十一月初十日生於日耳曼之愛斯利本地。其父本爲壙司,出身寒賤,其母溫恭淑慎,四德兼全。自生路得買丁以後不多時,父母遷居於曼斯發地,殷勤作工,家業漸豐。彼肄業書院,尊師訓,勤讀書。年十八歲入學宮,爲律法士,益加揣摩。二十一歲成進士。於斯時大有變化也。有日與硯友偕行,天忽油然作雲,雷電頓作,一聲霹靂,擊死硯友。彼於此恐懼非常,自願爲天主教修士。有日至學宮之書室,案存聖書一本,開卷細閱,覺較前所閱者,尤多使之奇異,詳細考究,實爲愛慕,遂棄前之同侶,而入天主教中密室,經歷三載。斯時在彼特爲最要,因彼於此時探索聖經及教祖之書,不禁有感於心矣,預備後日與教王相爭之事。彼細述之下憂心如焚,覺負罪孽之重擔,至終恃基督之鴻恩,明知贖罪之大道也。於西歷一千五百零七年,彼封爲神父,後年遷至威頓堡,由此聲名揚溢。彼爲學宮名士,初講辨論與格物之理,惟一心專關天道,後考取天道之茂才,亦始講聖經之事。彼所講者大感衆人,蓋其意見新生,牽引人心。學宮大總裁曰:「此修士將欲爲難我等之教師。」又別開新道,彼講論以外,亦於民中公明傳道,遐邇遍行,使人激發。有士云彼所言乃由於心,而非由於口,亦俾凡所聞者頓爲感觸焉。于一千五百十年,被遣至羅馬,卽意大利京城,乃爲天主教之要地也。在此彼所見所聞之事筆之于書,衷懷活潑。向時彼爲天主教人,甚敬教王,因今之見聞,則頓時儆醒,卽發憤恨,蓋羅馬教中之事,因敗壞甚多,而且大不合於理也。

路得買丁記下[编辑]

路得買丁由羅馬歸,卽舉聖書進士,由斯時始修整教中之事焉。適天主教告解赦罪惡習大興,其意爲教會中有權力赦罪,日漸推廣,教王循意赦罪卽行,諸信士可免罪孽之罰。噫!以銀贖罪,不亦異乎?教王貪利之心,昭然若揭矣。因在羅馬需銀浩繁,藉此彌補所用之缺乏,各處聞之,遣人取銀贖罪,此風大行矣。教王所遣諸人,其首名曰達得熱耳,卽天主教修士也,遂往日耳曼交界之處,貨行贖罪。路始焉奇,繼焉惡,終焉大怒,曰:「上帝若允准我,就鑿洞於斯人之鼓。」大書特書九十五題論贖罪之道,懸釘於教堂門首,又曰不論何人毀謗,願申訴其題。其意大略乃推却教王有權贖罪,更云若罪人真心悔改,卽獲全赦,教王之赦,悉無益也。彼壯膽銳志,直言不諱,儆醒衆人,各處通行,使達得熱耳强退於他處。彼亦大書特書對敵路得諸題,而公明焚毀其題也。學宮士子羣起報讎之此事,而焚毀達得熱耳所著之題。該處大員不問焉。天主教士數人,其中有一等名盍格,與路得大爲辨論也。初教王名劉第十亦不留意斯事,惟云路得頗有才幹,毋得煩勞之。獨是教王之大員視之甚烈,卽招彼至羅馬京城審問所著之題。我思若彼往羅馬,恐見其入而不見出也。學宮諸師與其大員力阻其行,故羅馬遣使至日耳曼聽審。緣此使者才識膚淺,不敢與路得辨論,僅曰爾當推却其意而已。彼旣不願,使者遂離其地。後復遣一使,頗有口才,而且禮儀亦佳,暫得平安,究不能久耳。時路得心中大感有觸,曰:「上帝驅我,非我能自主也。自欲平安,反驅我於擾亂之中。」上言盍格與彼在利畢息克大爲辨詰,究不論贖罪,惟論教王之權,然而此辨亦徒辨也,則至終亦無益,各言自勝。惟路得更壯胆,而攻擊天主教敗壞之事,彼著多書辨論之。且教王發令定擬其罪,甚屬猛厲,不意士民同聚,而焚毀教王之發令,從此彼之聲名大著也。斯時查爾斯第五爲日耳曼君主,召諸臣畢集於斛耳米斯,西歷一千五百二十年,飭令將路得所著之書一槪焚去,並招彼到公所。路得竟踴躍前趨,因欲申訴真理於各大臣前,定從王令,至終無懼。日耳曼全地之人,皆譽彼之壯胆,其路程若凱奏然,或敵儆戒,或朋友憂慮,皆不動其心也。彼云:「雖有魔鬼攻我者,多如屋頂之瓦,我定入斛耳米斯。」其面貌品行,在公所大臣之前,與其堅固守道之形,而不肯推却,皆爲奇異。彼云:「若不以聖書及理性責我有罪,我終不敢推却,因我天良卽發,服上帝之書,實不能阻我良心之激發。我堅立於此,不能他爲,蒙上帝助我,心所願也。」彼由斛耳米斯回時,有友執獲,置於營壘之中,其意卽保穩其生命,以免斛耳米斯諸人所恨,而欲滅之。遂匿蹟於此,約有一年。所作之工,翻譯聖書於本國之土音,與他書也。爲此彼身體疲乏,衷懷憂慮,或思魔鬼戲玩其作工也,有日忽取硯丟擲於魔鬼,使之退,其墨蹟至今形於墻上也。彼所修整教事,在此時生多擾亂,故彼卽覺自必回至威頓堡,而凡所爲者莫不盡善,在下者不遵律法,而以在上者行權暴虐,彼均行阻。當於日耳曼適歷難之時,彼顯己之修整有大用也。於一千五百二十五年娶妻,卽背天主教神父之禮儀,乃不准嫁娶,而堅固其品性。此事使之大喜。彼仍著多書辯論諸端,後於一千五百四十六年六月患病而亡。瀕危時,有教士過門曰:「先生病篤臨逝,爾所從之教,仍自執之乎?」曰:「一定不移也。」路得列傳已畢,後畧言其事,論其品性大有奇能,與人推廣同情,殷勤作工,其才超軼尋常,彼所當行之工,上帝使之力行至終,聲名卓越。信從耶穌正教,向被加禿利天主教怨惡,不肯修整。而路得乃上帝所立,以興正教通行於萬國九洲。今時西方著名之國,大半崇奉耶穌正教,而離天主教,則信從者大爲活潑,由此政事文學等事大興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