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买丁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路得买丁记
作者:慕维廉
1881年6月

    路得买丁,即为马丁路德。本文原分两部份:〈路得买丁记上并图〉及〈路得买丁记下〉,刊于《万国公报》第十三年六百四十二卷及六百四十三卷,于光绪七年五月初八日及十五日,即1881年6月4日及11日出版。文中路德人像插图,此略。原文无标点。

    路得买丁记上并图[编辑]

    原夫西国有二教,一名加秃利,乃中国所称天主教是也;一名伯罗得斯但,乃中国所称耶稣教是也。按加秃利字义,即普众之意也;伯罗得斯但字义,即发誓之意也。其二端本出于一原,惟加秃利教离圣经之言,而杂乎诸异端者,即使教中诸人发誓,不准依此圣书为本,故离加秃利教,而从伯罗得斯但教。夫二教之意有同有不同焉。今考路得买丁,在耶稣教中声名颇著,振兴伯罗得斯但教。西历一千四百八十三年十一月初十日生于日耳曼之爱斯利本地。其父本为圹司,出身寒贱,其母温恭淑慎,四德兼全。自生路得买丁以后不多时,父母迁居于曼斯发地,殷勤作工,家业渐丰。彼肄业书院,尊师训,勤读书。年十八岁入学宫,为律法士,益加揣摩。二十一岁成进士。于斯时大有变化也。有日与砚友偕行,天忽油然作云,雷电顿作,一声霹雳,击死砚友。彼于此恐惧非常,自愿为天主教修士。有日至学宫之书室,案存圣书一本,开卷细阅,觉较前所阅者,尤多使之奇异,详细考究,实为爱慕,遂弃前之同侣,而入天主教中密室,经历三载。斯时在彼特为最要,因彼于此时探索圣经及教祖之书,不禁有感于心矣,预备后日与教王相争之事。彼细述之下忧心如焚,觉负罪孽之重担,至终恃基督之鸿恩,明知赎罪之大道也。于西历一千五百零七年,彼封为神父,后年迁至威顿堡,由此声名扬溢。彼为学宫名士,初讲辨论与格物之理,惟一心专关天道,后考取天道之茂才,亦始讲圣经之事。彼所讲者大感众人,盖其意见新生,牵引人心。学宫大总裁曰:“此修士将欲为难我等之教师。”又别开新道,彼讲论以外,亦于民中公明传道,遐迩遍行,使人激发。有士云彼所言乃由于心,而非由于口,亦俾凡所闻者顿为感触焉。于一千五百十年,被遣至罗马,即意大利京城,乃为天主教之要地也。在此彼所见所闻之事笔之于书,衷怀活泼。向时彼为天主教人,甚敬教王,因今之见闻,则顿时儆醒,即发愤恨,盖罗马教中之事,因败坏甚多,而且大不合于理也。

    路得买丁记下[编辑]

    路得买丁由罗马归,即举圣书进士,由斯时始修整教中之事焉。适天主教告解赦罪恶习大兴,其意为教会中有权力赦罪,日渐推广,教王循意赦罪即行,诸信士可免罪孽之罚。噫!以银赎罪,不亦异乎?教王贪利之心,昭然若揭矣。因在罗马需银浩繁,借此弥补所用之缺乏,各处闻之,遣人取银赎罪,此风大行矣。教王所遣诸人,其首名曰达得热耳,即天主教修士也,遂往日耳曼交界之处,货行赎罪。路始焉奇,继焉恶,终焉大怒,曰:“上帝若允准我,就凿洞于斯人之鼓。”大书特书九十五题论赎罪之道,悬钉于教堂门首,又曰不论何人毁谤,愿申诉其题。其意大略乃推却教王有权赎罪,更云若罪人真心悔改,即获全赦,教王之赦,悉无益也。彼壮胆锐志,直言不讳,儆醒众人,各处通行,使达得热耳强退于他处。彼亦大书特书对敌路得诸题,而公明焚毁其题也。学宫士子群起报仇之此事,而焚毁达得热耳所著之题。该处大员不问焉。天主教士数人,其中有一等名盍格,与路得大为辨论也。初教王名刘第十亦不留意斯事,惟云路得颇有才干,毋得烦劳之。独是教王之大员视之甚烈,即招彼至罗马京城审问所著之题。我思若彼往罗马,恐见其入而不见出也。学宫诸师与其大员力阻其行,故罗马遣使至日耳曼听审。缘此使者才识肤浅,不敢与路得辨论,仅曰尔当推却其意而已。彼既不愿,使者遂离其地。后复遣一使,颇有口才,而且礼仪亦佳,暂得平安,究不能久耳。时路得心中大感有触,曰:“上帝驱我,非我能自主也。自欲平安,反驱我于扰乱之中。”上言盍格与彼在利毕息克大为辨诘,究不论赎罪,惟论教王之权,然而此辨亦徒辨也,则至终亦无益,各言自胜。惟路得更壮胆,而攻击天主教败坏之事,彼著多书辨论之。且教王发令定拟其罪,甚属猛厉,不意士民同聚,而焚毁教王之发令,从此彼之声名大著也。斯时查尔斯第五为日耳曼君主,召诸臣毕集于斛耳米斯,西历一千五百二十年,飭令将路得所著之书一概焚去,并招彼到公所。路得竟踊跃前趋,因欲申诉真理于各大臣前,定从王令,至终无惧。日耳曼全地之人,皆誉彼之壮胆,其路程若凯奏然,或敌儆戒,或朋友忧虑,皆不动其心也。彼云:“虽有魔鬼攻我者,多如屋顶之瓦,我定入斛耳米斯。”其面貌品行,在公所大臣之前,与其坚固守道之形,而不肯推却,皆为奇异。彼云:“若不以圣书及理性责我有罪,我终不敢推却,因我天良即发,服上帝之书,实不能阻我良心之激发。我坚立于此,不能他为,蒙上帝助我,心所愿也。”彼由斛耳米斯回时,有友执获,置于营垒之中,其意即保稳其生命,以免斛耳米斯诸人所恨,而欲灭之。遂匿迹于此,约有一年。所作之工,翻译圣书于本国之土音,与他书也。为此彼身体疲乏,衷怀忧虑,或思魔鬼戏玩其作工也,有日忽取砚丢掷于魔鬼,使之退,其墨迹至今形于墙上也。彼所修整教事,在此时生多扰乱,故彼即觉自必回至威顿堡,而凡所为者莫不尽善,在下者不遵律法,而以在上者行权暴虐,彼均行阻。当于日耳曼适历难之时,彼显己之修整有大用也。于一千五百二十五年娶妻,即背天主教神父之礼仪,乃不准嫁娶,而坚固其品性。此事使之大喜。彼仍著多书辩论诸端,后于一千五百四十六年六月患病而亡。濒危时,有教士过门曰:“先生病笃临逝,尔所从之教,仍自执之乎?”曰:“一定不移也。”路得列传已毕,后略言其事,论其品性大有奇能,与人推广同情,殷勤作工,其才超轶寻常,彼所当行之工,上帝使之力行至终,声名卓越。信从耶稣正教,向被加秃利天主教怨恶,不肯修整。而路得乃上帝所立,以兴正教通行于万国九洲。今时西方著名之国,大半崇奉耶稣正教,而离天主教,则信从者大为活泼,由此政事文学等事大兴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