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冤自谤为第一天理(监察院欢迎会上讲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院长,副院长,各位委员:

  我是作老百姓的,看到监察院,就想到从前的都察院了。从前都察院的都老爷,什么人对他都尊敬,看到他,都凛凛然畏惧。今天我到这里来,也不免有凛凛然畏惧之感。历史上的都老爷——监察御史,是保障人民权利的。研究历史,我们中国虽然过去没有挂着民主政治的招牌,但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一点民主政治基础的,一是考试制度,一是监察制度。考试制度是平等的。其来源,可说是孔子《论语》里的“有教无类”四个字。类是什么?类是种类,是阶级。这在荀子,墨子的书里面讲得很清楚。“有教无类”,就是说,教育没有阶级。汉朝的选举,与以后的考试制度,也都作到了平等。

  我们看戏,都知道《鸿鸾禧》这一出戏,是金玉奴棒打薄情郎的故事。金玉奴是一个叫化头儿的女儿,在冬天的一个早晨去开门,一位少年靠着门冻僵了,随着门一开倒在地上,金玉奴把他救醒,给他饭吃,并留住在家里。这一位少年是一个穷秀才,金玉奴看中了他,嫁给他,这位穷秀才,便作了叫化头儿的姑老爷。把病养好以后进京应考,中了进士,并放出去作官。在上任之前,回家接太太。许多人说“丐头的姑老爷作了官了”。他觉得与叫化头儿作姑老爷不大好,想换一个,坐船到了半途,在一个夜里,叫太太出来看月亮,便推到河里。水流很急,以为淹死了。到了任所唱言续弦,但是金玉奴被推下河以后,冲进到新进士上司的船旁,经救上船,收为义女,听说新进士要续弦,招为女婿。一进洞房,一般丫头都认识他,拿棒子打他,这就是所谓棒打薄情郎。大家看了这一出戏,都恨这个进士无情,但没有一个人认为叫化头儿的女婿不配做进士。

  过去的考试,没有任何地位的人,只要书读得好,考中进士状元,就可以作官,作宰相。于是参加考试,就成为人民作官的一条合法道路,平等的一条道路。这是我们在世界上很可以夸耀于人的一点。

  第二,我们也可以自夸于世界的,就是都察制度。从前的谏官制度,范围甚广,明朝中央各部的给事中,虽然是一个六品之官,但他的职权很大。不但可以影响到各部,就是对皇帝的圣旨,宰相的命令,也可以驳回或压下来。所以给事中的官位虽然很低,但是他的确是代表了监察谏官制度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也可以说是中枢一个很重要的机构。同时,御史是代天巡按的,他出去代天巡按的时候,可以受理民间诉讼,以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与权利。从这些方面看,“都老爷”的确职权很大,很有威风。“都老爷”所以能有这种职权与威风的原因,历史事例告诉我们,就是民间的冤枉,与人民的生命财产和其他权利,常有缺乏保障的事情发生,所以需要有这样一个机构来为之昭雪,为之保障。当时的“都老爷”,提纠弹案件,不一定全靠证据,因他可以“闻风言事”,因此,他提出来的虽然是一个证据不充分的案件,也可以引起调查,调查结果,再按情节来弹劾。这样的做法,就是为的要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与权利,让人民的冤枉,有一个申诉的机会。明朝有一个很有名望的御史,名叫吕坤(号新吾,河南人)的,曾经在他那本《呻吟语》中说过一句话:“辩冤白谤,为第一天理。”这句话,我个人读了非常感动,并且觉得是值得我们各位都老爷时常引用的。讲到这里,我顺便讲一个美国参议员执行纠弹职权的故事:美国参议院中有一个参议员,名叫麦加锡(威斯康辛州籍),在最近这两年来,可以说很出风头,恭维他的人固然多,责骂他的人也不少。麦加锡出的是些什么风头呢?就是他天天打击政府,尤其打击国务院,说国务院里头有共产党。他所以敢于这样说,就是因为他们参议院对议员发表言论的保障,也同我们立监两院一样,规定“委员在院内所发言论,对外不负责任”。因此,麦加锡就利用这个法律的保障,来打击政府,说国务院里头有多少共产党。那些左派挂民主自由招牌的人,也不时起来反击,说麦加锡利用法律的保障来侵害人家的自由,破坏人家的声誉,使人家在社会上站不住脚。这样一来,在美国舆论界,麦加锡案就慢慢形成了一个大案子,如纽约《太晤士报》和《论坛报》,都曾经著文责骂他。但是,麦加锡虽然已经几乎成了众矢之的,到了选举的时候,他不但在预选提名中获得了其本州绝大多数票,就是在十一月四号的选举中,也获得了大多数的票而当选。后来,有人问我对于这件事的看法如何?我就告诉他们说:你们不必攻击法律保障议员发言的这件事,在我们中国历史上,早就已经有“闻风言事”的事例了。我们看中国史,就可以知道“闻风言事”的确是一种保障,因为有这个保障,所以弹劾之初只凭“闻风”就行,既弹劾了,还可发动对于本案的调查。不但都察御史有这种“闻风言事”的职权,就是都察御史下面的所有官员,都有这种职权。他们听了我这番解释以后,才发现这原来是很早已经有了的制度。的确是有它的理由的。但是,诸位也许记得,我前几天在台大讲学的时候,曾经提出两句口号,认为我们做学问,尤其是做历史考证的人,应该有此警戒,就是要“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我刚才说“都老爷”是可以“闻风言事”的,照吕坤的说法,“辩冤白谤为第一天理”,今天我们这些“都老爷”纠弹案件,又有“在院内所发言论对外不负责任”的法律保障,我们纠弹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晓得,无论纠弹什么案件,都将牵涉到人民的生命财产或社会地位与信誉,尤其我们在“闻风言事”的时候,一方面要弹劾有势力的人,一方面又要替人民“辩冤白谤”,那么我讲的“小心的求证”这一句话,就是很重要的。比方今天我们讲反共抗俄,在这个大时代中,在我们处处都要提到国家安全的时候,我们当然要承认国家安全第一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大敌当前的时候,为了国家安全而拘捕人民,或者难免有忽略“小心求证”的地方,我们代表监察权和弹劾权的“都老爷”,就应该于此时替我们树立一个榜样,对于人民因为安全问题,受证据不充分的冤枉,或遭受拘捕超过宪法所容许的时间的时候,我站在老百姓的立场,在这里要提出一个希望,就是希望各位都老爷要挑起“辩冤白谤”的责任,要政府注重证据。如果因为证据不充分而侵犯人民的权利自由,遭拘捕而超过了宪法容许的程度,我们“都老爷”就应该替人民说话,或予以纠正。讲到这里,我要请各位注意的,就是我并不反对国家因为安全而作的种种措施,但是在这个多疑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多疑,许多问题都觉得是安全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小心的求证”,难免不有松懈或忽略的地方。这点,我们老百姓可以说毫无办法,全靠各位“都老爷”去替人民“辩冤白谤”。所谓“冤”,包括人民的生命财产权利的损失,“谤”就是代表声誉的损失。我们“都老爷”有“闻风言事”的权力,可以帮助老百姓,至少在某些地方,可以唤起各方面的注意。

  最后,我还重复的说一句: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与声誉,我们需要“都老爷”负起“辩冤白谤”的责任,给人民以保障。我们的老祖宗吕坤说:“辩冤白谤为第一天理”,这一个遗训,希望能够把它做到。这就是我们为了人民,为了国家,对各位“都老爷”的一个很诚恳的希望。

  

附答问

  刚才我所说的,是说:一个制度的建立和行使及发生力量,不完全靠制度,人是最重要的。譬如汉朝御史之发生力量,就靠了几个人,看看高祖时代周昌的事迹,就可以知道。汉朝的政治制度本来是比较专制的,尤其是西汉,因有许多像周昌的谏官,建立了完整的谏官制度。后来宋朝对于谏官有一种保障。据小说传载:“宋太祖谕旨‘不杀谏官’”,究竟有没有这种成文法?没有考证过。但宋朝时代大家对御史的地位,都看得很高,是一个事实。这也是由于许多有名的谏官建立起来的。明朝亦复如此。明朝是我们中国历史上最荒谬,最凶恶,最没有道理的专制政治,但明朝的谏官很有权力。我刚才说过,明朝的谏官,官阶不过六七品。可是他的力量,不仅能影响宰相,还可以打回皇帝的诏谕。凡此种种都是人造出来的。诸位是行宪第一届监察委员,有替中国历史树立监察制度权威的使命。只要诸位能够真正依据宪法上一点点——刚才梁委员说并不威风的权限,而有公正的态度,爱护国家的态度,更有保障人民生命财产的态度,刚亦不吐,柔亦不茹。就可以树立权威的监察制度。树立一个制度,是不容易的,碰几个钉子算得什么!给人家骂几句,又算得什么!诸位要负起历史的使命,即一方面继续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一方面要替中华民国万世开一个新的、有力量保障人民权利的监察制度。古语说:徒法不能以自行。一个制度,不过是一个起点,站在这起点上运用它,扩充它,提高这个地位,是各位的责任。


(本文为1952年12月9日胡适在台湾监察院欢迎会上的演讲,原载1952年12月10日台北《中央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