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大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答有恆先生 辭“大義”
作者:魯迅
反“漫談”
    本作品收錄於:《而已集

    我自從去年得罪了正人君子們的“孤桐先生”,弄得六面碰壁,只好逃出北京以後,默默無語,一年有零。以為正人君子們忘記了這個“學棍”了罷,——哈哈,並沒有。

    印度有一個泰戈爾。這泰戈爾到過震旦來,改名竺震旦。

    因為這竺震旦做過一本《新月集》,所以這震旦就有了一個新月社,——中間我不大明白了——現在又有一個叫作新月書店的。這新月書店要出版的有一本《閒話》,這本《閒話》的廣告裡有下麵這幾句話:

    “……魯迅先生(語絲派首領)所仗的大義,他的戰略,讀過《華蓋集》的人,想必已經認識了。但是現代派的義旗,和它的主將——西瀅先生的戰略,我們還沒有明瞭。……”

    “派”呀,“首領”呀,這種諡法實在有些可怕。不遠就又會有人來誚罵。甲道:看哪!魯迅居然稱為首領了。天下有這種首領的麼?乙道:他就專愛虛榮。人家稱他首領,他就滿臉高興。我親眼看見的。

    但這是我領教慣的教訓了,並不為奇。這回所覺得新鮮而惶恐的,是忽而將寶貴的“大義”硬塞在我手裡,給我豎起大旗來,叫我和“現代派”的“主將”去對壘。我早已說過:公理和正義,都被正人君子奪去了,所以我已經一無所有。大義麼,我連它是圓柱形的呢還是橢圓形的都不知道,叫我怎麼“仗”?

    “主將”呢,自然以有“義旗”為體面罷。不過我沒有這麼冠冕。既不成“派”,也沒有做“首領”,更沒有“仗”過“大義”。更沒有用什麼“戰略”,因為我未見廣告以前,竟沒有知道西瀅先生是“現代派”的“主將”,——我總當他是一個嘍羅兒。

    我對於我自己,所知道的是這樣的。我想,“孤桐先生”尚在,“現代派”該也未必忘了曾有人稱我為“學匪”,“學棍”,“刀筆吏”的,而今忽假“魯迅先生”以“大義”者,但為廣告起見而已。

    嗚呼,魯迅魯迅,多少廣告,假汝之名以行!

    九月三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