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工商部繡工科總理余覺赴東洋考察繡務及回京開辦大部繡工科等禀農工商部尚書載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余兆熊禀帖
大清農工商部 繡工科總理余覺
光緒32年6月
1906年7月

(1)貝子:全稱“固山貝子”(滿族語),清代宗室的一種爵號,位在親王、郡王、貝勒之下,此處是對農工商部尚書載振的尊稱。

(2)隨同余、沈去北京的是沈立(任繡工科副總教習),金靜芬、俞志勤、李群英、蔡群秀、朱心柏(以上五人為教習),沈靜蘭(三等教習),楊羨九(畫師)。

四等商勛舉人余兆熊謹稟大人貝子爺鈞鑒:

敬稟者,竊舉人於上年九月來京,蒙大人給川資銀叄百兩並購標本等銀共陸百兩,派令攜同舉人之妻沈氏偕赴東洋考察繡務、購標本,俾於回國後即來京開辦繡工科等因,遵於十一月初旬由上海乘輪偕抵日本西京悉心考察,旋至東京、神戶、長崎等處,凡官、私立女繡學校暨各商廠等處,在在調查。各校、廠各女繡生或數十人、百人不等,其繡約分七種,精粗不一,其別處在女繡生悉兼習畫,勝於設色深淺之理,故雖繡技略粗,亦楚楚可觀。其造詣至精者,悉以西洋油畫為標本,窮年累月繡成一屏,奇境勝跡,悉入繡品,一屏之值有至四千金以上者;盈丈之屏,有千里之觀,染色之線至千數百種,此類繡品,皆入歐美賽會品,亦美朮之特色者也。惟其遜處,在針刺處不耐細觀,終嫌粗疏,不如中國之精繡能細密無痕;且不免於繡成後加以毛筆烘染,致線光枯呆,此其未盡處。苟吾中國繡於畫理加意講求,於染線悉心推廣,他日亦搜羅泰西油畫為標本,實有過之無不及。此舉人偕妻沈氏同赴日本考察繡品之大概情況也。復在日本經過各埠選購各種畫冊、標本,另繕清單證單呈核。計舉人在日本各處考察兩月返國,即於今年四月初旬,偕妻沈氏帶同幫教習等合計十人來京開辦大部繡工科,並蒙按月給發薪水、伙食銀共貳百兩,業於五月初六日開辦,計共招選女生八十名,由總教習沈氏督同各幫教習分班教授,盡力指示,冀得速成,仰慰爵堂憲振興實業之至意。除另繕購置各種標本物料暨女生姓名、年歲、住址清折各一扣恭呈鈞鑒外,合肅寸稟,恭叩崇安,伏維垂察,舉人兆熊謹稟。

計清折二扣。

光緒三十二年六月   日謹呈


PD-icon.svg 本作品來自大清時期的法令約章文書案牘。依據1910年12月18日頒佈《大清著作權律》第三十一條第一項,該類別不能得著作權;同時根據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九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條,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同時大清國政府結束超過一百年,所以無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或其他地區均屬於公有領域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89-1912).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