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錄/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政事 近思錄
卷十一 教學
朱熹呂祖謙
卷十二 警戒

1、濂溪先生曰:剛善爲義,爲直,爲斷,爲嚴毅,爲幹固。惡爲猛,爲隘,爲強梁。柔善爲慈,爲順,爲巽。惡爲懦弱,爲無斷,爲邪佞。惟中也者,和也,中節也,天下之達道也,聖人之事也。故聖人立教,俾人自易其惡,自至其中而止矣。

2、伊川先生曰:古人生子,能食能言而教之大學之法,以豫爲先。人之幼也,知思未有所主,便當以格言至論日陳於前,雖未知曉,且當薰聒,使盈耳充腹,久自安習,若固有之。雖以他言惑之,不能入也。若爲之不豫,及乎稍長,私意偏好生於內,衆口辯言鑠於外,欲其純完,不可得也。

3、觀之上九曰:"觀其生,君子無咎。"象曰:"觀其生,志未平也。"傳曰:君子雖不在位,然以人觀其德,用爲儀法,故當自慎省。觀其所生,常不失于君子,則人不失所望而化之矣。不可以不在於位,故安然放意無所事也。

4、聖人之道如天然,與衆人之識甚殊邈也。門人弟子既親炙,而後益知其高遠。既若不可以及,則趨望之心怠矣。故聖人之教,常俯而就之。事上臨喪,不敢不勉。君子之常行,不困於酒尤其近也。而以己處之者,不獨使夫資之下者,勉思企及,而才之高者,亦不敢易乎近矣。

5、明道先生曰:憂子弟之輕俊者,只教以經學念書,不得令作文字。子弟凡百玩好皆奪志。至於書劄,於儒者事最近,然一向好者,亦自喪志。如王虞顔柳輩,誠爲好人則有之,曾見有善書者知道否?平生精力用於此,非惟徒廢時日,於道便有妨處,足以喪志也。

6、胡安定在湖州置治道齋,學者有欲明治道者,講之於中,如治民治兵水利算數之類。嘗言劉彜善治水利,後累爲政,皆興水利有功。

7、凡立言欲涵蓄意思,不使知德者厭,無德者惑。

8、教人未見意趣,必不樂學。欲且教之歌舞,如古詩三百篇,皆古人作之。如關雎之類,正家之始。故用之鄉人,用之邦國,日使人聞之。此等詩,其言簡奧,今人未易曉。別欲作詩,略言教童子灑掃應對事長之節,令朝夕歌之,似當有助。

9、子厚以禮教學者最善,使學者先有所據守。

10、語學者以所見未到之理,不惟所聞不深澈,反將理低看了。

11、舞射便見人誠。古之教人,莫非使之成己。自灑掃應對上,便可到使人事。

12、自"幼子常視無誑"以上,便是教以使人事。

13、"先傳後倦",君子教人有序,先傳以小者近者,而後教以大者遠者。非是先傳以近小而後不教以遠大者。

14、伊川先生曰:說書必非古意,轉使人薄。學者須是潛心積慮,優遊涵養,使之自得。今一日說盡,只是教得薄。至如漢時說,下帷講誦,猶未必說書。

15、古者八歲入小學,十五入大學。擇其才可教者聚之,不肖者復之農畝。蓋士農不易業,既入學則不治農,然後士農判。在學之養,若士大夫之子,則不慮無養。雖庶人之子,既入學則亦必有養。古之士者,自十五入學,至四十方仕,中間自有二十五年學,又無利可趨,則所志可知。須去趨善,便自此成德。後之人,自童稚間已有汲汲趨利之意,何由得向善?故古人必使四十而仕,然後志定。只營衣食,卻無害。惟利祿之誘最害人。

16、天下有多少才,只爲道不明於天下,故不得有所成就。且古者"興於詩,立于禮,成于樂"。如今人怎生會得?古人于詩,如今人歌曲一般,雖閭巷童稚,皆習聞其說而曉其義,故能興起於詩。後世老師宿儒,尚不能曉其義,怎生責得學者?是不得興於詩也。古禮既廢,人倫不明,以至治家,皆無法度,是不得立於禮也。古人有歌詠以養其性情,聲音以養其耳目,舞蹈以養其血脈,今皆無之,是不得成于樂也。古之成才也易,今之成才也難。

17、孔子教人,不憤不啓,不悱不發。蓋不待憤悱而發,則知之不固。待憤悱而後發,則沛然矣。學者須是深思之。思而不得,然後爲他說便好。初學者須是且爲他說,不然,非獨他不曉,亦止人好問之心也。

18、橫渠先生曰:"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仁之至也,愛道之極也。己不勉明,則人無從倡,道無從弘,教無從成矣。

19、學記曰:"進而不顧其安,使人不由其誠,教人不盡其材。"人未安之,又進之,未喻之,又告之,徒使人生此節目。不盡材,不顧安,不由誠,皆是施之妄也。教人至難,必盡人之材,乃不誤人。觀可及處,然後告之。聖人之教,直若庖丁之解牛,皆知其隙,刃投餘地無全牛矣。人之才足以有爲,但以其不由於誠,則不盡其才。若曰勉率而爲之,則豈有由誠哉?

20、古之小兒便能敬事。長者與之提攜,則兩手奉長者之手,問之,掩口而對。蓋稍不敬事,便不忠信。故教小兒,且先安祥恭敬。

21、孟子曰:"人不足與適也,政不足與間也。唯大人爲能格君子之非。"非惟君心,至於朋遊學者之際,彼雖議論異同,未欲深較。惟整理其心,使歸之正,豈小補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