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劉廣文入都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劉廣文入都序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1

學之士,三年而大比;學之官,六年而秩滿。士之舉於大比者,百有一二焉;官之舉於秩滿者,百無一二焉。夫官,士為之也。為士而舉易,為官而舉難,是何也?則獨不見夫學中之士乎?翩然蔚然,濟濟然,雖堙沉而俚者,亦各挾策而思上臻。其學中之官,則苶然頹然,窮窮然,雖梟俊而銳者,亦久於其中而莫克矜奮。

所以然者,國家用人如倉庾氏之登穀也。其美者以供帝之粢盛,其次焉者以餼百官養兵,而其紅朽而將腐者,則又念其本五穀也,不忍棄之,則姑置之於陳陳相因不甚辜榷之所。學官亦然。無權、無勢、無財,而又無所督過,故其氣易衰。於是世之人見公卿中,嶽、牧、守、令中,有拜起舒遲者,喘而言、需而動者,爭圭撮之利而徵於顏者,必相詆其曰:是何其類學官歟!於學官中,見有襜襜盛服者,儦々利走趨者,齒牙鏗鏘能識時務而不泥於古者,必震而驚之曰:是奚不為公、卿、嶽、牧、守、令歟?嘻!學之官,所以教天下之為公、卿、嶽、牧、守、令也,而世之人尊彼而絀此,乃至於是,則官之流弊使然也。雖然,於無人之地,而求其有也難;於無人之地,而欲掩其有也又難。陳奇寶於廟堂,人皆曰宜,則亦過而忘之矣。

若置之卑辱奧渫之所,雖鄉曲儇夫,亦必代為傷屯悼屈,而動色相顧。此又物理之自然,而不關乎其遇不遇也。

農坡劉君,官上元學六年,予疑其人浮於官,將必速飛。今年二月,果舉最為縣令,而江南北之任是職者,凡百數十人,皆莫與焉。邦之人爭為君榮,不知不足以榮君也。何也?君固公、卿、牧、伯才也,匪止一縣令也。惟其一紆折於學官間,而人乃適適然驚。然則是舉也,非君之榮,乃學官之榮也。且夫物之能雄其曹者,非止一隅一所而已也。既能雄乎學官之曹之上,必能雄乎邑宰之曹之上。君之此行也,其無所不雄,又可知也。然而黃、老家言,固有以舍為取,以退為進者,吾願君自今以往聽其身之日上而心不與焉。是則朋友贈言之義而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