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唐處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送唐處敬序
作者:高啟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鳧藻集/卷02

余世居吳之北郭,同里之士有文行而相友善者,曰王君止仲一人而已。十餘年來,徐君幼文自毗陵,高君士敏自河南,唐君處敬自會稽,余君唐卿自永嘉,張君來儀自潯陽,各以故來居吳,而卜第適皆與余鄰,於是北郭之文物遂盛矣。余以無事,朝夕諸君間,或辯理詰義,以資其學;或賡歌酬詩,以通其志;或鼓琴瑟,以宣堙滯之懷;或陳几筵,以合宴樂之好。雖遭喪亂之方殷,處隱約之既久,而優遊怡愉,莫不自有所得也。

竊嘗以為一郡一邑,有抱材藝之士而出於凡民者,皆其地之秀也。若諸君,其諸州之秀歟!以諸州之秀萃於一鄉,吾里何幸哉!且人之求友者,或命駕裹糧,遊於四方,而未必可得。今余不出閭閈,而獲友之多如是,則非吾里之幸,而余之幸也。

然自前年士敏往雲間,去年幼文往吳興,今年處敬又將往嘉禾而仕焉。眾客觴別於余舍。酒半,余戚然曰:「諸君之居吾里,誠幸矣!今去者過半,而留者猶未可羈也。然則誰終與處此乎?」客有起者曰:「子毋戚。子單居寡侶時,不知有諸君之合也。及朋聚群遊時,又豈知有諸君之離哉?合而離,離而合,其理無常,則他日之復合於此者,固未可知也。」言既,客又有起者曰:「君子所貴乎同者,道也;所喜乎合者,志也。古有尚友於千載、神交於千里者,以有所合而同爾,豈必生同時,居同里,連棟宇之密而接杖屨之勤乎?諸君能不以遠而忘其好,不以疏而易其志,不以窮達而渝其久要之心,則雖限胡與越,而亦不異於北郭之近矣。」眾客皆喜。

既醉而別,余善其言,遂錄為送處敬序。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